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快穿之拯救黑化男主穆南初

快穿之拯救黑化男主穆南初

七七八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车祸后的穆南初进入快穿系统。为了活下去,她要去三千快穿世界攻略男主,也是去拯救他们。去之前,穆南初根本不知道这些男主的性格,去之后,她只恨自己为什么要来,一个个都像是神经病,一个比一个腹黑,有做事心狠手辣的豪门总裁,有白切黑的医术天才,还有一堆奶狗狼狗的弟弟……他们一个个颜高腿长,穆南初可以忍!

主角:穆南初   更新:2022-07-15 22: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穆南初 的女频言情小说《快穿之拯救黑化男主穆南初》,由网络作家“七七八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车祸后的穆南初进入快穿系统。为了活下去,她要去三千快穿世界攻略男主,也是去拯救他们。去之前,穆南初根本不知道这些男主的性格,去之后,她只恨自己为什么要来,一个个都像是神经病,一个比一个腹黑,有做事心狠手辣的豪门总裁,有白切黑的医术天才,还有一堆奶狗狼狗的弟弟……他们一个个颜高腿长,穆南初可以忍!

《快穿之拯救黑化男主穆南初》精彩片段

穆南初再次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头痛欲裂,而眼前白茫茫一片。

她记得自己在街上正在买菜,突然一辆车撞了过来就失去了意识,这是直接给她撞到天堂里来了?

突然一道机械的声音响起:“不要胡思乱想了,你今生没有积任何功德,死后是不会进天堂的,这里只是你的意识空间。”

这声音一响起,吓得穆南初一个激灵,她连忙环顾四周,仍旧是白茫茫的一片,别说是人了,就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谁……谁在说话,出……出来!”

话音刚落,她的眼前就浮现了一个不明物体,一个像老鼠但是又长了两个小翅膀的东西,看起来有些许的可爱。

她还没来得及再次开口说话,眼前的这个不明物体机械般的声音又响起:“宿主你好,我是你的任务助手系统小花,接下来我们将进入第一个世界,请问您是否接受第一个任务?”

穆南初有些发懵:“什……么任务?不接受会怎么样?”

小花用机械的声音回答道:“不接受的话,宿主你会立即死去。”

“那接受之后呢?”

“接受之后,当宿主的积分达到10000分,便会在原来所在的世界复活。”

“接受!”

听到这个回答,穆南初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她一直认为没有什么事情比活着更重要,接受任务就能继续活着,那还用考虑吗?

机械的声音再次响起:“宿主已确认接受,开始进入任务世界。”

“宿主的任务对象叫席漠寒,当他对宿主的好感度上升到百分之百的时候便为任务完成。”

说完这句话之后,小花便消失不见了,而穆南初来不及惊叹被眼前突然转换的场景,脑袋里边被传输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

这具身体叫秦月,父亲是石油大亨,家里有钱有势,她就是个刁蛮的大小姐,整日不学无术,只想着如何挥霍她父亲的钱。

而现在她就在一个酒吧里,手里拿着最贵的拉菲。

别说,她以前也想好好挥霍钱,可惜她穷,现在终于能当个有钱人了!

刚这么想完,脑袋里突然想起小花机械般的声音:“叮!任务对象正在靠近,宿主现有好感度为0%,现有积分为0。”

穆南初听完消息抬头看去,眼前的男子身穿黑色正装,五官犹如神明雕刻一般让人过目难忘,他抬着骨节分明的右手松了松自己脖颈上的领带,黑色的皮鞋在地板上发出哒哒声音,大步向她走来。

她之前也不是没有见过比较帅的男人,只是没有见过能像眼前这人这么帅的。

正当她看的得入迷的时候,这男人走到了她跟前。

穆南初还以为他是想过来给自己搭讪,毕竟她现在可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刚想开口说话,他拿起她身旁的一个酒瓶,朝她身后的那个人头上砸了过去。

砰——

一股酒精掺杂着血液的难闻气味弥漫了开来。

穆南初一抖,她心都凉了半截儿,满脑子都是这攻略对象也太凶残了吧!

就在这时她脑海里机械般的声音响起:“叮!请宿主接受临时任务。”

“不是吧,还有临时任务?”

“是的。”

“不接受会怎么样?”

“积分倒扣100。”

“我去,这是什么不人性化的设置?”

小花温馨提示:“宿主可以选择不接受。”

穆南初咬牙:“我……接受!”

“叮!任务接受成功,请宿主想办法降低男主席漠寒此刻的怒火。”

“玩我呢?你看他现在像是能降低怒火的样子吗?”

“不好意思,系统无法解答宿主的这个问题。”

这个时候,席漠寒薄唇微启,眼眸中透着鹰一样的目光看着她身后那满头血的人,声音冰冷:“段霖,敢截我的货,你胆子可真不小!”

气氛瞬间剑拔弩张。

眼看着局势要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穆南初只好硬着头皮开口:“等等!”

成功收获了男人带着威压看向她的目光。

三分不动声色的打量中又有五分毫不掩饰的冷漠,同时夹杂着一分的疑惑不解。

还有一分……算了,没戴眼镜看不太清。

她的额头已经冒了冷汗,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霸道总裁专属饼状眼神示意图?

不过只有一瞬间,他就把头扭回了远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一时间,穆南初感觉自己已经尴尬的忍不住用脚抠出了个三室一厅的芭比娃娃专属梦幻豪华大别墅。

这种被人无视的感觉,真是令人心塞且不知所措。

别说,男主的拽让他整个人的逼格再次提高了整整一个档次。

气质中却又透露着一丝丝的可怕。

怎么办怎么办,该说点什么才能来拯救一下这男人该死的甜美……哦不,这该死的怒气?

就在周身的气压变得更低的前秒,她眼角突然瞥到桌子上空着的一个角。

那是被席漠寒拿走的酒瓶子。

眼前一亮,她正准备昂首挺胸的质问,却悲催的发现,自己还要仰起头才能勉强看到他的眼睛。

呃……搞什么嘛,闲着没事长那么高。

下一秒,席漠寒就听到从胸口处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叫喊声:“你刚刚拿的是我的酒瓶!”

低下头一看,正是刚刚那个聒噪的陌生人,还是个女人。

眼里闪过一丝毫不掩饰的厌恶,他从随身的皮夹里掏出一张黑卡,看也不看一眼,就随意的扔在了桌子上:“这一桌的酒,我都买了。”

嚯,好一个阔气的暴躁男,动不动就拿钱砸人。

穆南初下意识的想拿起来好好看看,手刚触及卡的边缘,就听到了男人毫不掩饰的冷嗤。

不对啊,她现在可是石油大亨的女儿,还会把这么一点小小的钱放在眼里?

虽然看着卡里的钱不像是太少的样子。

刚准备抬起头义正言辞的拒绝,她突然发现男人已经拿起一个新的酒瓶。

“哎!”穆南初以为他还要继续砸刚刚那个人,赶紧拉住了他的袖子:“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啊,君子动口不动手啊亲!”


席漠寒皱了皱眉,眼神往袖子上看了下,对方就识趣的放开了。

那个被叫做段霖的人一个不注意被爆了头,这会刚晕晕乎乎的反应过来,见又有一个酒瓶对准了自己,他赶紧往后蹬蹬蹬退了一大步。

“席漠寒,不就动了你一点石油,至于这么赶尽杀绝?”

他抬起手用衣袖擦了擦额头渗出来的血,嘴里开始骂道。

“至于。”

“说吧,怎么赔?”似乎是段霖的怒骂取悦了他,他一边拿起开瓶器打开酒喝了一口,一边慢条斯理地坐下,好整以暇地像是在看一个上台表演的小丑。

“我……”男人被他噎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怒目而视。

“那个……你们刚刚说的是石油?”

段霖正绞尽脑汁地想要反击,冷不丁被身边幽幽出声的女声吓了一大跳。

“你妈的……基因一定很好吧,生出了你这么个大美女,你好啊,我叫段霖。”

见有人主动往枪口上撞,他正准备全军出击,却在看见穆南初姣好的脸蛋时硬生生改了口。

“刚刚他用瓶子敲你头的时候我听到了你的名字,”她无情补刀,然后又不死心的问了一遍:“你们是不是在说石油的事?

“怎么?”席漠寒看向这个一而再再而三不识好歹的女人。

“我家是做石油生意的,你们想合作可以来找我呀。”见男人终于注意到了自己,穆南初一个激动,眼巴巴的看着他。

像极了主动献媚的宠物。

“得了吧小妹妹,你就算想引起他的注意也不用开这么大的玩笑吧,还不如照着他的脑袋来一下。”

段霖忍不住好心劝道,还比划了一个甩瓶子的手势。

“真的,我爸是秦利笙,我是他的女儿秦月。”见他们俩都不太相信的样子,她赶紧自报家门,说着还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金光闪闪的名片,正是石油大王本人。

段霖嘴角的笑意滞了滞,看她不像说谎的样子,这才恢复了严肃的语气:“你真的想跟我合作?”

他紧紧盯着穆南初,想要看清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不是。”虽然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也不是个善茬,但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我想让他跟我爸合作。”细嫩的手毫不犹豫的指向席漠寒。

被指到的人却是一点也不震惊,反倒是似笑非笑问了一句:“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你比较帅。”

因为这句话,眼前的人怒气明显的消下去了一些。

穆南初眨巴着布灵布灵的大眼睛,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一副天真无邪,少不更事的样子。

“难道我不帅?”段霖听到这么个理由,差点气的要吐血。

正欲问个清楚,却见眼前的女孩已经将名片塞到了人家手里,还试图想要那家伙的微信!

不等他回应,她又接着道:“我会回去说服爸爸的,那我们随时联系!”

达到目的后,她一边向外走,一边调皮的冲他扬了扬手机。

这下该没问题了吧,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穆南初出了大门后,正忍不住得意着,却突然听到小花的提示:“叮,宿主完成了临时任务,奖励5积分,宿主现有好感度为-10%,现有积分为5。”

她的笑意就这样停在嘴角,整个人呆楞了起码有10秒钟。

回过神来后,她立刻质问:“我不是完成了任务吗,为什么好感度还下降了?”

“宿主,任务奖励本是15积分,由于男主好感度下降才被扣了10积分,请再接再厉。”

“你是个什么垃圾系统,他明明都不生气了,而且我们还加了微信……”

穆南初气不过,以为是它搞错了,赶紧拿出手机跳到微信页面,这一看却傻了眼。

对方根本没有通过她的好友验证!

事已至此,她虽然垂头丧气,也只能自认倒霉,想着下次一定要亲眼看着他通过。

酒吧里,男人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冷笑。

什么样的女人都想往他身边凑,真以为区区的石油大王就能入得了他的眼?

简直是痴人说梦。

“这一次我就先饶过你,再有下次,你的手就该换个位置了。”

看着段霖吃瘪的样子,席漠寒心里闪过一丝愉悦,他将黑卡又收了起来,随之也离开了酒吧。

秦家。

回到家的时候已是深夜,她睡了个天昏地暗,直到第二天晚上才下了楼。

刚到楼梯角,就先听到了一道尖利刻薄的声音:“哟,这是鬼混到什么时候才回来啊,怎么不干脆死在外面算了!”

她脑子一懵,心想这是又得罪谁了?

一段记忆涌现,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人名,林如燕。

是秦月的恶毒后妈。

和天下大多数男人一样,秦月的爸爸在做生意发达以后就抛弃了发妻,看上了一个比自己小了十多岁的女大学生,明明和自己女儿一般大的年纪,却娶来做了妻子。

这个林如燕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在嫁给秦父之前就已经流过好几次产,只不过她向来会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纯情小白花的模样,竟也是哄得那个瞎眼的男人团团转,把她当成掌心里的宝贝一般。

而秦月十分恨她,因为瞧不起这样的女人,所以不怎么搭理她,只看作一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

这一世碰上了穆南初,呵,可就没那么容易任人欺负了。

“我说是谁呢,这垃圾袋还没打开,您怎么就开始装起来了?”

懒洋洋的走到客厅,她顺手拿起了一个橙子,装作手滑的样子扔了过去,不偏不倚刚好砸中了林如燕的腿。

气的那个女人立刻站起来就要过来打她:“你个小贱种,还敢骂我?”

“爸,你回来了?”

穆南初又退回了门口,故意大声喊道。

却见那个女人立刻换上了一副柔弱不已的笑容,可谓是变脸比翻书还快。

“嗤,您不去唱戏,真是戏剧行业的一大损失。”

翻了个白眼后,她慢悠悠的去冰箱拿了点吃的,就自顾自地回了房间。

而林如燕在香门口望了几眼后,并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踪迹,她这才明白自己是被人耍了。

“秦,月。”

嘴上咬牙切齿,她心里却闪过了一丝疑惑。

这丫头从来都是不怎么搭理人,自己才能屡次都占个上风,这去了一趟酒吧,怎么还转性了不成?


夜晚。

林如燕忽然想到了晚上穆南初的异常。

“老秦,我有一件事情想和你说,是关于月月的……算了,我还是不说了。”

放在被子里的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她的脸上瞬间出现了泫然欲泣的表情,整个人显得十分委屈。

“怎么了宝贝,有什么事你尽管说,老公替你做主。”

林如燕就把晚上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尤其是还着重强调了穆南初去酒吧很晚才回来以及她拿东西砸了自己,却绝口不提是谁先引的战。

“女孩子去酒吧很容易被带坏的,我也是为了她好,可她却……你别怪她,月月还小,不懂事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个秦月,看来我是太惯着她了,明天我就停了她的卡。”

果不其然,听了她的挑唆,秦利笙忍不住怒火中烧。

他本来之前内心是亏欠女儿的,尤其是她妈妈去世后的一段时间,可秦月不仅不怎么理他,反而还对他冷言冷语,时间长了以后,他也不再自讨没趣。

只给她大把大把的钱,其余就不怎么管了。

没想到,她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么一个冥顽不灵的人。

林如燕看他的表情变化,就知道自己是告状成功了,她得意的笑了笑,面上却做出了善解人意的样子。

“不如我们再生个儿子,相信他一定可以好好孝顺你的……”

……

第二天早上,穆南初起的时候,秦利笙已经去上班了,只剩下那个女人坐在餐桌旁,一脸得意。

朝她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她转身就要去公司。

“站住。”见她无视自己,林如燕拿出女主人的架势,慢悠悠的将她喊住。

穆南初心中一动,灵活的用另一侧的手按了下快捷键打开了录音,自己则是走到餐桌旁坐下,而后吃起了早餐,一副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样子。

“我告诉你,你的卡已经被停了,你现在跪下来求我的话,我考虑考虑跟你爸爸说说,让他原谅你顶撞我的罪过。”

本想看到她害怕求饶的样子,林如燕却没能如愿。

只见眼前的女孩一会儿吃个水煎包,一会儿喝一口小米粥,看起来胃口不错的样子。

“哼,等我生了儿子,你一分钱都别想拿到,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得意!”

穆南初等她骂够了,先是关了录音,而后又拿起餐巾纸优雅的擦了擦嘴,并对她做出了一个“贱人”的口型,之后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气的林如燕一把将桌子上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

良久,她的嘴角却慢慢露出一丝阴狠的笑,秦月,既然你那么不识好歹,就别怪我让你身败名裂,到时候,我看你还能翻出什么水花。

而后,她拿出手机,熟练的拨通了一个号码:“喂,老马,有个事情想找你帮忙……”

虽然一时没有逞口头之快,而是录了音,穆南初却觉得远远不够,自己必须也要有所准备。

想到这,她先是开车去了一趟市场买了点东西,付款的时候,看到手机银行发来的冻结消息,她忍不住低骂了一声。

搜出了自己包里的所有零钱,才勉强付了款。

想到林如燕早上说过的话,她的心里闪过一丝失望,看来在秦利笙心里,枕边风始终比父女情来的更有用。

早知道就收下席漠寒的那张黑卡了,没钱的日子,真是寸步难行啊。

到了公司后,刚放下包,就有人通知穆南初去办公室开会。

假装没看到秦利笙的黑脸,她在听完要让自己陪同公司的人一起去谈合作的时候欣然答应。

下午的时候,一行人就出发了。

本来穆南初还在费尽脑汁想着自己要怎么才能看到再次见到席漠寒,结果看到坐在对方董事长位置的男人熟悉的脸,她却傻了眼。

妙啊,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她只顾着沉浸在自己接下来的计划中,却没想到在男人眼里,对面的她,脸上的表情活像是多少年没吃过肉的恶狼一般。

会议正式开始了,两方就合作话题进行激烈角逐,一时之间是看不见的刀光剑影。

穆南初正喜滋滋,小花的声音又冷不丁的响起:“叮,宿主请注意,男主对您的好感度现在是-15%,您现有的积分为0,请宿主再接再厉。”

“凭什么!”她一个激动,手直接重重的拍在了办公桌上,顿时,会议室一片寂静。

等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之后,她恨不得把脑袋放在地上摩擦摩擦。老天爷,如果你想让我死,方法有很多,但为什么总是让我社死?

穆南初忍不住开始思考怎么死才最得体。

“看来秦小姐对我们刚刚的话题似乎是有一些自己的看法。”男人带着打量的目光看向她。

她条件反射的就站了起来,笔直的像是小学生被点名答到一样。

这反应似乎是取悦了席漠寒,因为小花提醒她男主的好感度现在变成了-5%,也就是说她现在的积分变成了10。

她心中暗叹,这男人的心可真够多变的。

旁边的人暗戳戳的提醒她话题是环境保护。

“我觉得环境保护是一件十分可行的事,俗话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巴拉巴拉一大堆后,她小心翼翼地看向男人的表情,后者则是罕见的给了她一个微笑。

“也就是说,贵公司同意让步,降低石油价格,将我们多出来的预算放到环保上面了?”

穆南初一看见这笑容,就被迷得五迷三道,顾不上男人到底说的什么,她想也不想就大声宣布:“对,我同意你的看法!”

“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席漠寒说完以后,对方的人就开始鼓掌,为首的男人则是一脸矜贵的走出了会议室。

这就谈完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