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下山师姐太护短

神医下山师姐太护短

罗狮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师父在临死之前,递给了邱峰八份婚约。前一秒他还在幻想与娇妻们幸福生活,在见到未婚妻的下一秒后他就后悔了。不是说好了贤妻良母吗?花容月貌吗?可为何他看这一个个都赛比母老虎!不行,他要退婚,必须退!

主角:邱峰,李婉   更新:2022-07-15 22: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邱峰,李婉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下山师姐太护短》,由网络作家“罗狮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师父在临死之前,递给了邱峰八份婚约。前一秒他还在幻想与娇妻们幸福生活,在见到未婚妻的下一秒后他就后悔了。不是说好了贤妻良母吗?花容月貌吗?可为何他看这一个个都赛比母老虎!不行,他要退婚,必须退!

《神医下山师姐太护短》精彩片段

“老头,你放心吧。”

“徒弟这就下山结婚,完成您的遗愿,明年带一堆大胖小子跟我回山。”

“到时候您再入土为安。”

捧着最后一把骨灰,邱峰将骨灰放入了盒中,封上了盖。

邱峰本就是孤儿,是老头把他捡到培养长大,还将毕生所学全全权教授。

至于老头的身份,邱峰也不得而知,只知道从很小的时候,不少人进出他家的后院。

看着手中的八封婚书,邱峰的太阳穴一阵隐隐作疼,真要把这些女人娶了,是够头疼的了。

这可是老头临死之前的遗愿。

好在老头说过,只需要挑其中一个最合适的当老婆,其余的作退婚处理。

顺手抽出了第一张婚帖,邱峰打量了一番:“长阳市城东李家李婉。”

运气不错。

正好长阳市就在山脚下,邱峰将剩下的婚帖塞入了兜里,朝着山下走去。

也不知道另外那五个师姐现在怎么样了,当年邱峰上山的时候,他上面还有五个师姐。

只是师姐们学成较早,五年前就下了山。

“老头,我顺路带你去见见她们。”

一想到以往的回忆,邱峰的目光温和,嘴角都噙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

却是在这时,一道带着哭音的惊呼声打断了邱峰的思绪。

“救命啊!”

“有没有人啊!快来救救我!”

女人的声音甜美动人,邱峰听了心里一阵犯嘀咕,他跟老头住山上这么多年,除了那几个师姐。

那可是连母的都没见着几个。

今天下山就让他撞上了?

邱峰决定还是去看一看,等离声音近了一些以后,冷不丁眼前一亮。

只见一个女人被绑在树上,身上的衣服凌乱,白白细腻的肌肤在衣衫间隐隐若现。

这一幕更是勾的她面前的两个男人直吞口水,双双如狼似虎地就要扑上去。

“你就尽管叫吧。”

“就算你叫破了喉咙,这地方可没人能救的了你。”

眼看着那两人就要得手,邱峰摸着脚边的两粒石头,直朝着人砸了过去。

“嘭!”

“嘭!”

后脑勺被这么一砸,两人脸色双双一变,抱头恶狠狠地看向了身后。

“谁啊!”

“是谁特么活的不耐烦了!”

邱峰依着一棵树,手里还掂量着几颗石子,风轻云淡地挑了挑眉头。

“当然是爷爷我。”

“两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女人,也真是不害臊。”

那两人对视了一眼,二话不说朝着邱峰冲了上来,只是还没到近前,被石子打的痛呼连连。

两人二话不说。

直接栽倒在地。

看着脚边倒下的两人,邱峰试探性地踢了一脚,一把撂开了石子。

直接乐了。

“嘿!”

“两人都长的五大三粗,才几下就这么倒了,这也算男人?”

不过邱峰可顾不上这两人,兴奋地靠近了女人,摩挲着下颚一阵打量。

啧啧。

这母的长的还真不错。

要不是他还有个八个未婚妻没解决,把这姑娘哄上山当老婆也不错。

被盯了这么久,女人的目光发怯,忍不住瑟瑟地缩了一下脖子。

“小哥哥,你可以把我给放了吗?”

“人家手都被绑麻了……”

这声儿听着就跟黄鹂声一样,邱峰耳根子都软了,他嘴角微微一勾,便起了弄逗的心思。

“行啊。”

“你看我也救了你,你要是给我香一个,我就放了你怎么样?”

女人眨巴着大眼睛,干巴巴地笑了一声,嘴角止不住一阵抽搐:“香?”

“什么香?”

看这姑娘不好糊弄,邱峰撇了撇嘴,也耐心地解释了起来:“知道打啵么?”

他指了指半边脸:“往这嘴一个。”

看着眼前凑近的大脸,女人气的鼻子都歪了,气急败坏地跺脚:“你……你混蛋!”

“你就是乘火打劫!”

“跟他俩有什么区别!”

若无其事地掏了掏耳朵,邱峰扭头转过了身子,朝后摆了摆手:“那你就在这等着吧。”

“回头等着晚上山上的豺狼虎豹都出来,你怕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啰。”

一听到这话,女人也急了。

她忿忿地咬了咬牙,使劲全身的力气才憋出来那两个字:“我……我香……”

邱峰脚步一滞,再度回到了她的身边,半信半疑地凑上去了半张脸:“真香?”

话音刚落,吧唧了一声。

那女人娇羞地低下了头,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美眸娇嗔地瞪了邱峰一眼。

“行了!”

“该给我松绑了吧!”

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邱峰愣愣地给人解开了绳子,人都差点没反应过来。

只是绳子刚一落下,那女人惊呼了一声,直扑进了邱峰怀里,两人双双跌坐在地。

女人捂着自己的腿一阵惊呼,她紧张地抱紧了邱峰的手臂,看起来我见犹怜。

“疼……好疼……”

“你可以帮我看看吗?刚刚他们一直追我,我就崴到脚了……”

目光随即一撇,这不看还好,一看就让邱峰差点喷鼻血,血液止不住沸腾。

“别……别急……”

“我就给你看看。”

入手的肌肤光滑细腻,邱峰心尖儿也是一颤,他心里忍不住一阵腹诽。

真是祖坟冒青烟了。

他也有女人投怀送抱的一天?

好在邱峰的医术还算不错,捏腿这种手艺活还算不错。

主要是老头带着他,可没少在女人腿上下功夫……

“我先给你把腿正骨,如果疼的话可以叫出来。”

连忙回过神来,邱峰还没忘了要做正事,顺着细腻的肌肤滑到了脚踝的位置,堪堪用力就听到一道脆响。

女人俏脸上因此冒出了一层薄薄细汗,小口中溢出婉转低吟,邱峰顿时丢了魂儿。

没想这刚将女人的腿骨扭正了过来,他的后脑勺猛地一声闷响。

下一秒,他直接被拍倒在地。

意识模糊之间,他看到眼前的女人手里举着一块石头,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臭不要脸,还敢占本小姐便宜。”

“我呸!”

“喂!都可以出来了!”

“事情都办妥了,本小姐可以走了吧?”


“你们两个也赶紧起来。”

“人都被放倒了,也别继续再装了。”

地上倒下的两人,这会从地上爬了起来,摇头晃脑地抖了抖身上的灰。

“这小子,有点本事。”

“要不是我跟老二顺势倒下,真不知道被他打成什么样了。”

两人呲牙咧嘴地走了上来,往地上的邱峰身上啐了一口唾沫星子,又踹了他几脚才算解气。

原本埋伏在周围草垛子里的几人,也全都钻了出来,一个个灰头土脸。

“辉哥,二哥。”

“下家马上就要来了。”

被称作辉哥的高个沉吟了一声,指了指地上的邱峰:“你们几个,把他装起来。”

眼看这里没自己什么事,女人丢开了石头,拍了拍手:“那我就先走了。”

没想一人挡在了她面前。

女人不悦地拧紧了秀眉:“还想干什么?”

“不是说只要帮你们抓到一个人,就会放过我吗?”

许辉低笑了一声,绕着女人打量了一圈,满意地点了点头:“你看我是讲信用的人吗?”

“那男人可没你值钱。”

“你这种女人才能卖好价钱。”

一听到这话以后,女人当下就怒了,急地撒腿就要逃跑,没想被人压在了地上。

“放开我!”

“快放开我!”

地上的邱峰虽一动不动,却早已眯开了一条眼缝,心中止不住一阵冷笑。

这女人就是活该!

自造孽不可活!

和一帮土匪谈条件,那是能谈的通的?

“辉哥,这小子的背上背了个东西,不会是值钱的物当吧?”

许辉冷不丁眼前一亮,一把推开了手下,直接上手就要去碰邱峰背上的裹布。

等他的手刚刚一触碰,猛然一只大手用力地钳住了许辉的胳膊,邱峰起身反腿一脚踹在他腹部。

“啊啊啊!”

这一脚踹的可不轻,许辉摔的人仰马翻,指着邱峰的鼻子一个劲哆嗦着手。

“你没晕过去?”

“都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傻了眼,一个个气势汹汹地朝着邱峰扑了上去。

“砰!”

“砰!”

“砰!”

接一连二的倒地声响起,一个个都摔的七荤八素,倒在地上痛呼连连。

也算是这些人胆大。

竟然还想把他卖了?

嘴角拉扯出一抹冷笑,邱峰走到了许辉的面前,二话不说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

“你......你要干什么......”

不等许辉把话说完,邱峰已经拽着人撞到了树上,人翻了一个白眼直晕了过去。

剩下的几人想跑也来不及了。

无一例外。

看着堆成小山一样高的人,女人吓得面无血色,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

她的美眸中一阵闪烁,朝着邱峰贴了过来,哭的梨花带雨:“小哥哥,多亏了你。”

“我也不是故意欺骗你的......”

“是我在上山的时候,这帮无赖绑架了我,我也不是为了想脱身的法子。”

“所以就想......”

就想找个替死鬼?

邱峰就知道这女人不怀好意。

其实早一开始,他就注意到周围的不对劲,一步步试探这女人,以至于后面将计就计。

“没事。”

“我能理解你。”

女人美眸陡然一亮,心想这男人真是个傻子,简直就是百骗不厌!

就在女人转身的时候,邱峰猛地一记手刀,快准狠地落在了她的后脖子。

“你......”

不等女人把话说完,她的眼前一黑,邱峰二话不说就已经把麻袋给套上去了。

利落地打了一个结,邱峰将人扛在了肩头,撂到了那座人山顶上,下意识地捏了捏。

也不知道抓着了什么,手感好像还算不错,一只手都快盖不住。

索性人还是热乎的就行。

 

“老头也没留下点遗产。”

“正愁没钱,倒是送钱上门来了。”

不一会儿,这帮人嘴里说的交接的人来了,二话不说给邱峰算了个总账。

总共就六个人。

一听里头还有个女人,就多加了两百,交给了邱峰总总两千块。

别看这女人长的不错,就值这么点钱?

不过这也不关邱峰的事了,他揣着钱下山就买了船票,连夜往市里赶去。

他所住的山离长阳市不远,中间也就隔了一条河,所以走水路一天就到了。

车水马龙的城市,看的邱峰一阵眼花缭乱,他压根没想到山下这么好玩。

还是正事要紧!

经过了一番打听,邱峰终于到了一栋辉煌的建筑底下,眼前的建筑直耸入天。

这就是李家集团所在位置。

“老头,可以啊。”

“你给我找的第一个老婆就这么有钱。”

拍了拍身后的骨灰盒子,邱峰大摇大摆地就要进去,刚一踏入了大厅,引的众人纷纷侧目。

还没等邱峰开口询问,这里的人如同避蛇蝎一般,嫌弃地恨不得离他远远的。

“什么人啊,味那么重。”

一看着他们一个个捂着鼻子,邱峰也怀疑地嗅了嗅,味道重吗?他怎么没闻到味?

“哪来的流浪汉。”

“这什么地方不知道吗?”

“赶紧滚出去!”

从工作台走过来了一个大腹便便的男经理,指着邱峰的鼻子,一边在喊保安。

“我不是流浪汉。”

“我是来找李婉的,她是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

大厅里的所有人一听到这个称呼,几乎无一不脸色一变,对着邱峰一阵打量。

随即啼笑皆非。

而笑的最夸张的莫过于那男经理,脸上的横肉都堆在了一块,肚子差点把扣子挤崩了。

“开什么玩笑?”

“大小姐是什么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看上你?”

“赶紧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怎么都不信啊!

邱峰感觉百口莫辩,索性将肩上的裹布放至身前,在骨灰盒旁边扒拉一阵,终于找到了李家婚书。

他的眼前一亮,惊喜地就要拿来众人看,没想手中的骨灰盒被人拍在了地上。

乒乓一阵闷响。

灰蒙蒙的骨灰撒了一地。

“哪来的乡巴佬真是晦气!”

“竟然把死人带到这里来了,清洁呢?赶紧过来扫了!”

那胖经理避讳地又踹了骨灰盒一脚,把盒子踹出了大门,这才嫌弃地抖了抖裤腿。

“我呸!”

“晦气死了,比踩了狗屎还恶心!”

“小子,赶紧给老子滚出去!”


眼看着骨灰盒被踹到了门口,邱峰嘴角的笑容陡然凝滞,眼圈渐渐泛红。

周围人的议论声不绝入耳。

“就说身上怎么一股味,原来是把死人给带这里来了,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吗?”

“也真够晦气的。”

“也不看看是哪来的人,乡下来的有几个能上台面的。”

冷冷地扫了一眼周围的人,邱峰的双拳被用力地攥的发疼,心中怒火中烧。

他恨。

恨这些人的面孔。

“还愣在这干什么?”

“你们几个赶紧把这小子丢出去,把大厅的地都给弄脏了!”

那胖经理瞪了几眼保安,腆着个大肚子,又往地上狠狠地啐了几口唾沫。

这一幕看的邱峰血气翻涌,眼睛里恨不得喷出火来,小臂上的青筋喷张。

眼前上来了两个保安,只是还没等他们动手,邱峰已经略过了他们,快步冲到了胖经理的面前。

还没有等胖经理反应过来,一个拳头砸在了他的面侧,口中顿时飞出几颗血牙。

“啊啊啊!”

捂着一口断牙,胖经理又急又气,指着邱峰的鼻头,浑身气的哆嗦。

“你个混蛋!”

“竟......竟敢打我!”

而后那几个保安也反应过来,一同朝着邱峰扑了上来,个个凶神恶煞。

“砰!”

“砰!”

“砰!”

伴随着在场的尖叫声响起,只见人全部被掀翻在地,有人砸在了门上,玻璃渣子碎了一地。

有人摔到了站台上,弄的文件散乱了一地,一个个被摔的七荤八素。

唯独邱峰。

如同步入人间的修罗。

只见他一步步朝着胖经理迈去,后者吓得抖成了筛糠,身子一颤跪在地上。

胖经理脸上的横肉发颤,密密麻麻的冷汗溢了一脸,他声线都吓尖了。

“我…求求你......放过我......”

“地上的骨灰,我都捡起来......”

跪行着到那滩骨灰前,胖经理刚要捧起灰来,没想手掌上陡然一沉。

一只脚踩在了他的手背上!

杀猪般的叫声瞬间响起。

在场所有人无不心惊胆颤,一个个瞬间头皮发麻,惊恐地倒退数步。

“你不配!”

随着脚下的力度加深,邱峰眼中已然被戾气密布,理智已经被愤怒一点点蚕食。

“这骨灰曾也是夏军之人,誓死护卫至今的太平盛世,才有如今的你们。”

“你们是怎么对他的!”

“竟对他的骨灰......”

手如同痛的没了知觉,胖经理一个劲地不停求饶,眼泪鼻涕横了一脸。

啪啪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胖经理疼痛难忍,冒出了一身虚汗,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众人早已目瞪口呆。

纷纷你看我我看你。

夏军!

当年如果不是夏军守卫一方,又怎么会有如今的太平盛世?

更不会有这般的景象!

一个个如同如梦初醒,这会看向地上的骨灰,神情皆为变得肃敬起来。

沉吸了一口气,邱峰嘴角拉扯出了一抹冷笑,既然这李家不欢迎他,那他不来也罢。

老头。

没想到你死了,还让你承受了这样的委屈。

看着脚边如同死狗的胖经理,邱峰猛地抬腿一脚拦腰踢了出去,人直接被踢出了数米!

“住手!”

冷不丁却是在这时,一行人风风火火地朝着这边赶来,为首的中年男人精神焕发,中气十足。

“请小友高抬贵手!”

胖经理一看到来人,如同看到了救星,连滚带爬地冲了上来,一把抱住了中年男人大腿。

“家......家主......”

“这小子不仅带着骨灰盒闯咱们集团闹事,还一口一个劲说他是大小姐未婚夫。”

“这种流浪汉,太猖狂了!”

眼看着胖经理一把鼻涕一把泪,李东华的目光微微一颤,浑然震惊地看向了邱峰。

方才他也听到了这年轻人所说之话,地上的骨灰可是夏军之人......

所有的一切串联在一块。

李东华瞳孔骤然一缩,顿时气地一脚把一侧的经理踹开,火冒三丈。

“来人!”

“给我把他丢出去!”

“从此你就不再是公司的一员,永不被李家所有集团录用!”

听到这话的经理彻底绝望,不甘心地扑腾,却被保安冷漠地拉了下去。

这倒也让邱峰惊了,他早就做好了跟李家决裂的准备,没想到竟来了一个明事理的人?

所有人都不相信他是李家未婚夫,难道这人就信了?

长叹了一口气,李东华俯下了身子,虔诚地跪在了地上,朝着骨灰磕了三个响头。

随即他满脸虔诚地捧着骨灰,一点点放进了盒中,神情自责又愧疚。

“都怪我!”

“怪我没来的及时,让您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嘶!

大厅的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李家家主是什么样的人?

竟然当众给骨灰之人下跪?

邱峰的神情也有所动容,渐渐地松开了紧攥的双拳,眸子渐渐露出了不解。

直到中年男人起身,他恭敬地将盒子递向了邱峰,神情一阵触动。

“小友,是我们李家负了你。”

“起初我也着小女去寻你,却没有你们师徒两的消息,没想到邱老已经......”

从他的手中接过了盒子,邱峰眉头一皱,派人寻了他?

可他下山至今,也没看到别人啊?

难不成是错过了?

“您若有对李家有任何不满,都可以跟我说,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

看邱峰的脸色缓和,李东华也松了一口气,率先在前面带路,不过他的脚步却一顿。

“这位小先生,以后就是李家的女婿,更是李家的人。”

“若有人不敬他者,后果自负!”

“至于你们,都可以收拾东西离开了!”

大厅的众人一个个脸色发白,都想着要开口求饶,但是全部都哑口无言。

他们怎么知道这人真是大小姐未婚夫!

真是吃了哑巴亏了!

跟在李东华的身后,邱峰心中越发起疑,老头到底是什么身份?

怎么这位李家主这么忌惮?

甚至丝毫不敢怠慢。

他记得老头就说过他只是夏军一员而已,不过好像老头走的那天,夏军的高级战将也来探望过他......

就在邱峰对自家师父身份起疑时,李东华已然带他到了一间办公室前。

里面传来了一道悦耳的女声。

“爷爷,我说的是真的。”

“我去找人的时候,那个破屋子里只有一堆骨头了,人没准已经被狼吃了。”

当看到那女人面容时,邱峰神情一阵恍然,嗤笑出声:“你说我被狼叼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