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前夫请你离远点

前夫请你离远点

明月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慕轻雪万万没有想到,时隔三年,她与沈妄寒会在那般狼狈难堪的场面下相遇。这时的他,依旧是高高在上,被众人追捧的帝国总裁,而她,却已然成了可被他肆意凌辱的猎物。她想跑,想逃,想远离这个危险的男人。因为她受够了他给的羞辱,她不想再与他有过多的纠缠,可他却偏偏不让她如愿。

主角:慕轻雪,沈妄寒   更新:2022-07-15 22: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轻雪,沈妄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前夫请你离远点》,由网络作家“明月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轻雪万万没有想到,时隔三年,她与沈妄寒会在那般狼狈难堪的场面下相遇。这时的他,依旧是高高在上,被众人追捧的帝国总裁,而她,却已然成了可被他肆意凌辱的猎物。她想跑,想逃,想远离这个危险的男人。因为她受够了他给的羞辱,她不想再与他有过多的纠缠,可他却偏偏不让她如愿。

《前夫请你离远点》精彩片段

慕轻雪站在包厢外,纤白的手指微微颤抖着,搭在了门把上。

她的手心早已出了一层薄汗,终于,慕轻雪咬了咬牙,推门而入。

慕氏现在已经到了大厦将倾的地步,如果再拉不来融资的话,那慕氏将面临着破产的结局。

公司是爸爸一生的心血,她决不能让慕氏垮台!

慕轻雪垂着纤长乌黑的睫羽,深吸一口气,却在抬起头时,瞳孔骤然紧缩!

原本应该满是投资商的包厢内现在却安静得可怕,连灯都只开了一盏。

而在包厢内主位上,只坐了一个人。

男人脊背挺直,一身剪裁得体的手工西装,面容俊美夺目,幽深的瞳底看不出什么情绪,透着矜贵疏离的气质,半张脸都隐在阴影中,但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人忽略他的存在。

这样的一个尊贵而又清冷淡漠的男人,足以让所有的女人为之疯狂。

毕竟之前,她慕轻雪,就是最疯的一个。

慕轻雪以为,自己在走进这个包厢后,已经抛下了所有的自尊,但现在,在看到沈妄寒时,曾经那些被自己刻意遗忘的记忆,再一次翻涌着破土而出。

她恍恍惚惚的记了起来,距离她当年和沈妄寒离婚,已经过去三年了。

沈妄寒冰凉的目光隔着包厢落在她身上,着似笑非笑的嘲讽:“慕小姐,多年不见,别来无恙?”

慕轻雪浑身的血液都像是被冻僵,手脚冰凉,心底却逐渐漫开一点尖锐的刺痛,让她要窒息过去。

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转身,落荒而逃般的冲出了包厢。

而不等她走几步,身后就传来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沈妄寒似乎永远都是这样,冷静,闲适,好整以暇,轻描淡写间便垄断了整个亚洲的商业命脉。

现在,她是猎物,沈妄寒,是猎人。

“啊!”

慕轻雪猝不及防间,高跟鞋的鞋跟卡到了地砖缝,身体猛然失去平衡,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剧痛让慕轻雪眼前一片发黑,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沈妄寒提了起来,用一种不容反抗的力道按到了墙壁上。

“你放开我。”

慕轻雪的声线轻微的发着抖,而回应她的,只是沈妄寒的一声轻笑。

“人在做,天在看,报应来的真快,是不是,慕小姐?”

慕轻雪骤然闭上了眼睛。

三年前,沈妄寒的母亲从楼上摔下去,而楼梯上,只有慕轻雪。

那个瞬间,被沈妄寒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从此,她慕轻雪,就成了沈妄寒眼里的罪人。

哪怕她拼命解释,沈妄寒母亲的意外和她没有关系,换来的都是沈妄寒冰冷厌恶的眼神。

这场婚姻本来就是家族联姻,慕轻雪一直都知道,沈妄寒不喜欢自己,但她有信心,迟早有一天,沈妄寒会看到的自己的。

但她等来的,是一份离婚协议书,将她净身出户,送出了沈家。

也是那个时候,慕轻雪才知道,沈妄寒心爱的女人是她的养妹,慕云琳。

在沈妄寒眼里,她就是一个用恶毒手段伤害了他的母亲,拆散他和慕云琳的恶毒女人。

慕轻雪心脏像是被一刀刀的凌迟,痛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满心欢喜捧给沈妄寒的一腔真心,和她万分期待的婚姻,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

“今天晚上打算陪几个人,嗯?”

男人薄凉的声音在慕轻雪耳边响起,带着毫不掩饰的嘲意,“还是说,等慕家破产后,慕小姐就要转行做陪酒小姐了?”

慕轻雪不出声的咬紧了唇,半晌,才哑声答道:“只要能救慕家,我怎么样都行。”

她猛然挣脱沈妄寒的控制,回过头来看着他:“而且,沈总,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和你现在没有任何关系,我不管做什么,也碍不着你的眼吧?”

沈妄寒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半晌,才无动于衷的勾了勾唇:“如果我今天晚上一定要你陪呢?”

慕轻雪表情顿时微微一变,不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沈妄寒直接扛了起来!

“砰”的一声,包间门沈妄寒一脚踹开,一阵头晕目眩的失重感传来,慕轻雪被重重扔到了床上。

男人的身体覆了上来,手指骨节匀称而修长,灵巧的滑进她的衣领,在她柔软苍白的皮肤上游走着,不露声色的逗弄,而后,才不紧不慢的一一解开她的衣领。

“不,不要!”

慕轻雪惊叫一声,下意识的躲闪,他们已经离婚了,在她走出沈家的那一刻起,她就发过誓,不会再和沈妄寒扯上半点联系!

沈妄寒眸光冰凉,眼底浮现淡淡的嘲弄,语调冷漠:“你不是出来卖的吗,还在装什么?”

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和男人俊美淡漠的脸重合在一起,让慕轻雪一阵绝望。

是,在沈妄寒的眼里,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这注定是漫长而疼痛的一夜。

身上的男人不知餍足的索取着,将她拖入情欲的深渊,她所有的反抗挣扎在男人面前仿佛都不值一提,只能被动的承受着,她的思绪在其中不断挣扎来回,最后变成一片昏沉。

次日,等慕轻雪醒来时,房间内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她浑身上下遍布着吻痕,看起来惨不忍睹,慕轻雪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体,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慕轻雪艰难的下了床,一步步挪到浴室,简单的洗了个澡,出来后才发现,自己昨天的衣服早已被沈妄寒撕扯得破破烂烂,只能勉强蔽体。

但她已经没有时间再在这里耽搁下去了,她一夜没回家,爸爸不知道要多担心。

慕轻雪将衣服用力裹了裹,不料,她刚走出电梯,大堆的记者扛着长枪短炮,瞬间就将她围堵了起来!

“慕小姐,我们接到爆料,声称你在酒店和多人开房,请问是真的吗?”

“听说你此次来酒店,是出卖身体换取合作融资,请问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记者问出来的问题,一个比一个难听,一个比一个犀利,更有甚者,已经注意到了她身上凌乱不堪的衣物,顿时更兴奋了。


闪光灯不停的闪烁着,将慕轻雪全部的狼狈毫无保留的拍了下来,记者们越发的兴奋,拥挤着上前,将她逼到了角落里,连躲闪的地方都没有。

慕轻雪惊慌的掩着领口,频频后退。

“你们不要拍了!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然而她的声音很快便淹没在周围的嘈杂中,慕轻雪被推挤得跌跌撞撞,猛然一脚踩空,发出一声痛叫!

她的高跟鞋鞋跟断了,脚腕迅速红肿了起来。

记者一看,生怕因此摊上事,急忙散开了。

慕轻雪忍着疼痛站起身,扶着墙走出酒店,打车回到了家。

不等她喘口气,手机便疯狂的震动了起来。

“慕小姐,不好了,公司现在的股份已经跌停,即将破产,而慕董受不了刺激昏迷了过去,现在在医院,你快点过去看看吧!”

“砰”的一声闷响,慕轻雪手机重重掉落在了地上!

她顾不得自己的脚伤,急忙冲出了门。

医院内,慕轻雪隔着病房门看着自己一夜之间仿佛苍老了几十岁的父亲,眼眶通红的问医生:“我爸爸的情况怎么样?”

“很不好。”

医生叹了口气,:“病人的心脏上长了一颗瘤子,本来就不能受到任何刺激,而现在,瘤子情况已经开始恶化了,需要紧急抢救,你先去交医药费吧,我安排抢救。”

慕轻雪抹了抹眼眶,拖着已经痛到麻木的腿到了楼下缴费处,将银行卡递了过去,却在输入密码时发现,自己的银行账户,已经被冻结了。

她浑身一僵,一连试了十几张银行卡,得到的,却都是无一例外的回复。

缴费处的护士小姐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哎,你要不要缴啊?你不缴费的话,后面还有人排队呢!”

慕轻雪只得让开,恳求医生:“我现在就去筹手术费,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爸爸!”

她走出医院,满心都是绝望。

现在,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慕轻雪站在破落的小巷子里,咬了咬牙,才上前推开小诊所的门。

诊所内弥漫着潮湿难闻的消毒水气息,墙壁上满是霉斑,不知有多长时间没有做过清洁处理了。

而在不大的房间内,只有一个护士,听到声响,满面不耐的抬起头:“干嘛的?”

慕轻雪竭力压下心头的恐惧,低声道:“我是来卖血的。”

这个年头,卖血已经不多见了,但对于慕轻雪来说,这已经是她能走的最后一条路了。

沈妄寒一心想把她往绝路上逼,他成功了。

慕轻雪在冰凉的手术台上躺下,感受到护士拿着针管在自己手臂的血管上比了比,紧接着,猛地刺了进去。

取血管比一般的针头要粗得多,疼痛几乎是瞬间传来,慕轻雪死死忍着,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鲜红的液体不断从自己身体中抽离出去,慕轻雪不自觉的攥紧了自己的衣服,闭上了眼睛。

时间仿佛在无限的拉长,等取血过程结束的时候,慕轻雪只觉得自己浑身虚软,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一共是500CC,因为你是RH阴性血,稀有血型,所以一共是五万块钱。”

护士声音冰凉的道。

慕轻雪这才想起来,自己是RH阴性血,和沈妄寒的血型一样。

她还记得,当年沈妄寒出了车祸,她一心想要救他,但那时医院血库里的血不够,她就将自己的血抽给了他。

只是那时候,她一转头,看到的就是沈妄寒昏迷着的脸,为了救他,别说是一点点血,就算是把她的命给他,她也甘愿。

一转眼,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只怕沈妄寒早已经忘了,或者,他根本就没有记得过。

慕轻雪眼眶酸涩得厉害,她撑着手术台,好半天才艰难的起身,整条手臂都在发着抖,冰凉刺骨,慕轻雪甚至要感受不到手臂的存在了。

但爸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等着这些钱去交手术费救命。

她扶着墙跌跌撞撞的走出诊所,刚走了两步,就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

慕轻雪强撑着,好不容易来到医院,将钱交给主治医生时,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脸色。

惨白如纸,头上满是虚汗,憔悴得几乎瞧不出半点人气,哪里还有半分当年海城第一名媛的影子?

慕轻雪不由得想起了昨天晚上沈妄寒的话,忍不住自嘲的苦笑。

现在的自己,就算是去卖,也不会有人要吧?

但她还不能倒,爸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一大堆的事需要她去处理。

慕轻雪给之前联系的一些投资商打了电话,得到的,却都是冰冷的拒绝。

“不好意思啊,慕小姐,咱们也是逼不得已的。”话筒内传来为难的声音,“毕竟,我们也就是做点小生意混口饭吃,沈总可是真得罪不起……”

慕轻雪浑身一片冰凉。

果然,这桩桩件件,不管是慕氏的破产,还是今天早上围堵的记者,都和沈妄寒脱不开干系。

沈妄寒这个人,做事最是喜欢赶尽杀绝,将人逼到无路可走。

慕轻雪咬牙,终于,还是来到沈氏大厦楼下。

“我找沈妄寒。”

慕轻雪低声对前台小姐道。

前台小姐打量了慕轻雪几眼,问:“有预约吗?”

“没有。”

慕轻雪顿了顿才吐出几个字,她和沈妄寒已经离婚三年,当年那场被所有人艳羡的盛世婚礼,现在也早已经没有任何人记得,也没有人记得,她曾是沈妄寒的妻子。

前台犹豫了一下,道:“那您稍等,我需要打一下电话。”

片刻后,前台挂断电话:“沈总说,要您在公司外稍作等候。”

沈氏集团这么大的公司,里面自然有专门的待客室,而沈妄寒,却依然让她,在公司外面等。

慕轻雪已经无所谓了,比起沈妄寒对她做过的事来,这什么都算不上。

公司大楼外人来人往,今天阳光非常好,连地面都被烤得滚烫,慕轻雪在台阶上坐下。

因为失血过多和不停歇的奔波,她刚一坐下,眼前就一片发黑。


慕轻雪尽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然而,毒辣的阳光直直的照下来,灼热的温度让她意识都开始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她被猛然推了推。

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慕小姐,沈总请你上去。”

慕轻雪勉力站起身,眼前是沈妄寒的助理。

她淡然询问:“我等了多久?”

“三个小时。”

慕轻雪自嘲的笑了笑,该感激沈妄寒吗,没有让自己等到天黑。

她跟着助理身后来到沈妄寒的办公室,助理退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办公室内,顿时只剩下了慕轻雪和沈妄寒两个人。

沈妄寒一身墨色西装,被打理得一丝不苟,衬着他那张俊美却冷淡的脸,漫不经心的看着她。

“慕小姐大驾光临,有什么事吗?”

慕轻雪的身体已经被透支到了极限,过度的抽血,再加上在太阳底下被晒了三个小时,她现在几乎要连站都站不稳,走路都是虚浮的。

对着沈妄寒薄凉淡漠的目光,慕轻雪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扯了扯唇,缓慢的笑了一下。

“沈妄寒,不管你信不信,你妈妈的事,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慕轻雪吐出的每个字仿佛都带了滚烫的血气,“你妈妈说我是不会下蛋的母鸡,拉着我想要打我,我躲开了,她没站稳,从楼梯上摔下去……我想要拉,却没能拉住。”

这些话在他们离婚的时候,她说过无数次,只是每一次,沈妄寒都没有信。

慕轻雪不去看沈妄寒的脸,只是自顾自的说道,“不过,既然你认定,是我害了你妈妈,那我也无话可说,但我仔细想了想,我这个人,一无所有,没有什么可以补偿给你的,就只剩这条命了。”

沈妄寒的脸色,微微的变了,“慕轻雪,你要做什么?”

慕轻雪没答话,只是从衣袖中,抽出了一把雪亮的水果刀,将刀尖对准了自己。

那是她来沈氏之前买的。

沈妄寒完美的脸上满是风雨欲来的暴怒,他猛然上前,一把将刀从慕轻雪手里夺了过来!

但他在碰到慕轻雪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不对。

那只握着刀的手,根本没有任何力道,让他轻而易举的夺了过去!

一种不祥的预感自沈妄寒心头升起,而下一秒,他看到慕轻雪唇角扬起一个浅淡的弧度,紧接着,整个人朝他手中的刀撞了过来!

“噗——”

锋利的刀刃瞬间没入慕轻雪的身体,鲜血喷涌而出!

慕轻雪唇畔笑意不减,断断续续说道i,“沈妄寒,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沈妄寒脸色阴沉得可怕,眸底尽是暴怒,将刀抽出来重重丢开,双手紧紧扣住了慕轻雪的肩膀,语气冰冷嘲讽。

“两不相欠?慕轻雪,你想得倒简单。”

慕轻雪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听不清楚沈妄寒在说些什么,只能看到男人眼里的震惊,暴怒,似乎还有一抹惊慌……

是她看错了吧!

慕轻雪疲惫的闭上眼睛,她若是死了,沈妄寒应该是最高兴的才对。

等慕轻雪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也许是因为那时她的身体实在是太过虚弱,撞上去时,刀锋没有刺到要害,只是贯穿了她的肩膀,反倒让她捞了一条命回来。

她的伤口已经被好好的包扎了起来,输液管尽职尽责的工作着,殷红的液体一点点流进她的身体。

慕轻雪忽然觉得可笑,她卖出去的血,现在竟又以这种方式,输回到了她的体内。

病房门忽然被重重推开,沈妄寒表情难看,大步走了进来,见她醒来,唇角勾起一丝冷笑,“慕轻雪,你以为,你一条命,值几个钱?”

慕轻雪脸色微微一白。

她撞上沈妄寒手里的刀时,就没想过再醒过来,闻言,也只是别过了视线。

沈妄寒眸底染上一抹戾气,将一份文件摔到了慕轻雪面前。

“签了,我就放过慕家。”

慕轻雪稍怔,她低下头,发现那是一份这份慕轻雪自愿成为沈妄寒情人的协议书。

“怎么样?”沈妄寒满是嘲意的看着她,“反正都是卖,不如卖给我?”

的确,对于慕轻雪来说,这也许是最好的一条路了。

除了要重新开始面对沈妄寒。

慕轻雪咬了咬唇,垂眸轻语,“我考虑一下。”

沈妄寒目光薄凉,“我没有太多的耐心,你最好快点做出决定。”

而后,沈妄寒转身离开,慕轻雪却不经意间,注意到沈妄寒整洁袖口下一抹染着血色的绷带。

那是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她明明记得,沈妄寒身上是没有伤的。

护士小姐进来给她换药,满脸羡慕的说着,“慕小姐,沈总对您可真好。”

慕轻雪自嘲的笑了笑,她倒真没看出来,沈妄寒哪里对她好了。

将她逼到走投无路,不得不来找他,又甩出一份情人协议,将她的尊严丢到地上踩。

如果这样也算好的话,那他对她倒是真好。

护士小姐给她掖了掖被角,自顾自说着,“您不知道,是沈总亲自把你送到医院的,而且,小姐您是稀有血型,又失血过多,我们医院血库没有这么多的存量,是沈总给您输的血。”

慕轻雪顿时微微瞪大了眼睛。

她差点忘了,沈妄寒的血型和她是同一种。

从某种意义上,她和沈妄寒,也算是血水交融了。

慕轻雪掩去眸底的一抹复杂,越发的搞不懂,沈妄寒到底想要做什么。

手机震动起来,慕轻雪接起电话,是父亲医院那边打来的。

“不好了,慕小姐,你的父亲病情加重,心脏的肿瘤破裂,现在已经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

慕轻雪没听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她翻身下床,直接将手臂上的吊针拔了下来!

“哎,小姐,你要去哪!”护士急忙叫喊,“你的伤至少需要半个月才能恢复,而且沈总说了,你出入都需要他的同意——”

慕轻雪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她匆匆拦了辆车,就往父亲所在的医院赶,大脑一片混乱。

“医生!我父亲的情况怎么样?”

她一把抓住主治医生,语气急迫,“抢救过后不是已经稳定下来了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