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冷面王爷王妃天天要出逃

冷面王爷王妃天天要出逃

蛋黄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楚瑾是个倒霉蛋,因为好奇动了爷爷的传家宝而不慎穿越。新身份虽然贵为千金小姐,却是个不受宠爱的养女,与克妻王爷的婚约被提上日程,纪家人不愿让天之骄女嫁过来送死,便直接将原主送进王府!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无法逃婚那么只能暂时安顿下来。本以为与王爷夫君井水不犯河水,那男人竟然主动上门挑衅!

主角:楚瑾,霍湛   更新:2022-07-15 23: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瑾,霍湛 的女频言情小说《冷面王爷王妃天天要出逃》,由网络作家“蛋黄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瑾是个倒霉蛋,因为好奇动了爷爷的传家宝而不慎穿越。新身份虽然贵为千金小姐,却是个不受宠爱的养女,与克妻王爷的婚约被提上日程,纪家人不愿让天之骄女嫁过来送死,便直接将原主送进王府!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无法逃婚那么只能暂时安顿下来。本以为与王爷夫君井水不犯河水,那男人竟然主动上门挑衅!

《冷面王爷王妃天天要出逃》精彩片段

天启十六年,腊月初八。

天域城,炎王府外。

楚瑾是被冷醒的!

睁开眼的第一眼,眼前是一片大红!

这是……

红盖头。

楚瑾扯下盖头,还在发懵。

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让她忍不住竖起耳朵仔细听了起来:

“纪家小姐也是可怜,王爷都不出来迎轿,连轿门都不打算踢,是打算让这位纪家小姐在外面活活被冻死吗?”

“在这儿受冻也是死,进府也是死,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位王爷可是出了命的克妻,纪小姐是第几任王妃了?”

“第四位了吧?”

“起止呢!不算那些被直接丢到王爷床上的女人,都应该是第六位了!”

第六位了?

这王爷可真是个扫把星!

楚瑾揉着疼痛的后脑勺,脑子也分外沉重,一连串陌生的记忆就像映画似得在她脑子里面一闪而过。

她才不是什么纪小姐呢!

她只是纪府的养女,替嫁女而已。

纪家的那些人,舍不得让出众的天之骄女嫁过来送死,竟然将养女丢过来,还下那么重的手!

打得原主都香消玉殒了。

后脑勺那么大的一个包,摸一摸都疼!

外面寒风呼啸,冷的楚瑾一个哆嗦。

不踢轿门?

哼!

那位王爷根本不愿意娶她!

她还不愿意嫁呢!

要不是手欠地打开了传家宝盒,触及到了爷爷留下来的陨石,她才不会来这个鬼地方!

脖子上一片冰凉,楚瑾抬起被冻得麻木的手摸了摸,竟然是。陨石!

既然逃不掉,就暂时留下吧。

反正,她要是敢逃婚,不仅仅是南霜国皇族不会放过她,就是纪家,也不会饶了她。

“喜娘,”

楚瑾拧着红盖头,声音凉凉的:“王爷什么时候来踢轿门?”

外面的喜娘一愣,好半天才回话:“纪小姐,王府的人说了,王爷现在忙着,可能……诶诶……姑奶奶!你怎么出来了!你怎么自己掀了盖头!这是要给王爷掀的,你……你……不吉利呀!”

喜娘又惊又气,气的气息都不顺了,大口地抽着凉气,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

新娘子自己掀了红盖头,自己下了花轿!

“我都快被冻死了,还吉利?”

他不来踢轿门,她就不能下娇,嫁衣薄薄一层,是想活活把她冻死在府门外么!

“纪姑娘!纪姑娘……”

楚瑾搓着手赶紧往府里面走,也不管喜娘在后面又急又气地跳脚。

“这不成呀!纪姑娘!王爷不出来,你这进府不合规矩呀!”

“我进府不合规矩?”楚瑾停下脚步,转过身极其淡定地看着喜娘,“王爷事务繁忙,你们这些做奴才的没有眼力劲就算了,成亲在王爷看来不过是一件小事,不需要王爷亲自动手的,我自己来就好。”

话音落下,楚瑾不客气地大步流星地进了王府,留下外面一众吃瓜群众呆若木鸡。

皇上下旨赐婚还是小事?

成亲也能够一个人办了?

炎王妃可真是神人呀!

楚瑾没空理会身后着急的喜娘,随便找了个带路的府兵,来到了新房。

“那个,麻烦给个火炉子,这大冷的天,可被把我给冻死了。”楚瑾不怕生地说道,又指挥了下在新房里面伺候的丫鬟们:“你们都出去吧。”

她需要好好地消化下这个世界,脑子里面的画面太混乱了,需要捋一捋……

“她一个乡野来的丫头不知道什么叫嫁娶的规矩,你们这群奴才也不知道什么叫进门的规矩吗?”

咋咋呼呼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楚瑾皱了下眉,将手中的陨石藏到了枕头下。

“三夫人,您不要为难奴婢,王妃才入府……”

“大胆奴婢!堂都没拜,王爷都没有亲自去迎的人也配叫王妃?你再拦着本夫人,本夫人打断你的狗腿!”

“三夫人……”

“她初来乍到,连向我这个姐姐敬茶的礼数都不懂吗?”


楚瑾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古代的破事还是挺多的。

她忍着快要打架的眼皮,麻利地拉开房门。

外面的阳光倒影在雪地上分外刺眼,楚瑾忍不住眯起眼睛,将颐指气使的人打量了一遍。

“纪小姐来自咱们南霜国的附属国,地处偏僻,不知礼数,本夫人也就算了,你们这群奴才难道不知道成亲乃天大的事情吗?王爷不出面,就把人给迎进来了,万一出了什么岔子,你们谁担待得起!”

楚瑾看着指桑骂槐的女人,身子纤弱,脸蛋俏丽,倒是一个美人儿。

只是这话说的,可不大悦耳。

跪在地上的婢女也赶紧朝楚瑾磕了个头:“王妃,这是青兰夫人。”

楚瑾淡淡地“哦”了一声,走出房门,目光淡漠地扫过青兰,走到婢女身旁,手一捞就将婢女给拉了起来:“咳咳,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净月。”

被人无视掉的青兰心里窝火,一脸的不爽快:“纪小姐,听人说,这盖头可都是你自己掀的。”

“净月,我来问你,”楚瑾眼角淡淡地瞄了一眼因为被她继续无视而气的小脸发白的青兰,“在炎王府中,是王爷大,还是王妃大?”

净月虽心里有疑惑,但还是乖乖地说道:“自然是王爷大。”

楚瑾点头:“那是王妃大,还是夫人大?”

“王妃大。”

“那既然是王妃大,有些夫人怎么敢闲得没事做就来王妃的新房门口吵吵嚷嚷的?如果本王妃没有记错,所谓夫人,就是王爷在路边找的野花儿,没名没分。”

青兰带着来的一群奴才都震惊了……

这王妃刚刚进门还搞不清楚状况呀!居然敢得罪三夫人?

三夫人可是在王府里面唯一能够安安稳稳活到现在的女人!

青兰脸色更白了,她刚刚听说这位纪小姐自己掀了盖头,连堂都没拜就来进了府,所以才来找茬的,可现在怎么成了来找晦气的。

“纪小姐这么确定自己就是王妃了吗?”

“难道本王妃不是?”楚瑾挑眉,一点儿都不恼怒,谁做这个王妃和她根本没有关系,只是眼前这个人,让人心里很不爽:“莫非,你才是王妃?”

“纪小姐,恐怕你还不知道我们王府的规矩,没有拜堂哪里算的上是正式进门?”青兰暗暗地握紧了拳头,嘴角扬起笑意:“根据王府的规矩,尚未拜堂的,都只能称之为夫人,甚至像纪小姐这种,王爷碰都没碰的人,连夫人都称不上。”

后面一大票的奴才都带着看好戏的笑意……

看吧,得罪了三夫人,一会儿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净月,我又有问题要问你了。”楚瑾再一次漠视掉青兰,依旧淡漠:“是王府的规矩大,还是皇上的圣旨大?”

“肯定是圣旨大呀!”净月小心翼翼地说道,眼底露出几分担心,“王妃可不能拿圣旨来开玩笑呀!”

要诛九族的。

楚瑾笑脸盈盈:“本王妃自然是不会拿圣旨开玩笑的,本王妃是皇上亲自赐婚配给炎王霍湛的,拿圣旨来开哪门子玩笑?”

她顿了顿,转而向青兰道:“是吧,青兰。”


“是呀!王妃可是有圣旨在手的,王爷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呀!”

“以前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这茬呢?”

“就算三夫人在王府的时间再长,王妃一旦进王府,就是王府的当家主母呢!”

青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楚瑾反而是巧笑晏晏:“青兰,我刚刚的话说的有些重了,圣旨是圣旨,这王府的规矩也是要有的,你是王府的老人了,有些规矩我不是很清楚,也需要你来提点,刚刚你不是说要敬茶吗?”

“要敬茶?”

她刚刚只是打算挫挫这位纪家小姐的锐气,没想到还真的肯?

下人也都惊呆了,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王妃要向三夫人敬茶,我没有耳鸣吧?”

“哎,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三夫人好歹也是王爷宠幸多年的女人,又掌管着王府的账本,王妃恐怕都要忌惮她三分呢!”

“王爷都没有和王妃拜堂,就算是有圣旨在手,可三夫人心里一定不会承认王妃的身份,要是敬一杯茶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不是挺好的吗?”

“王妃也是能屈能伸。”

青兰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挺直了背脊:“去准备茶水吧,这么冷的天,要滚烫的茶水,喝了也好暖和暖和。”

楚瑾问道:“敬茶这毕竟是王府的仪式,我初来乍到,并不懂,应该在哪儿敬茶才合适?”

“就在外面吧。”

“外面?”楚瑾皱起眉,瞄了一眼地上还未化开的雪。

真冷。

“纪小姐觉得不合适?”

“没关系,只要青兰你觉得合适就行。”

青兰满意地点了点头。

吃瓜群众再一次炸开了锅……

“天呀!三夫人居然让王妃在还没有化开雪的青石板上敬茶,还要让人准备滚烫的茶水呀,这不是刁难王妃吗?”

“你们说三夫人是不是有王爷撑腰,怎么敢这么对付王妃?”

“王爷都不管管吗?”

“管?王爷什么时候管过?这么多年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府上来了多少新王妃,可结果怎么样……看来这位王妃又要……”

“嘘!”

净月拧着被烧的滚烫的茶壶小心翼翼走过来的时候,眼里都藏不住担心。

站在青兰身后的丫鬟赶紧就将随身带着的上好茶叶递了上去。

楚瑾淡然一笑,果然是有备而来。

净月将茶泡好,时间也仿佛凝固了下来。

青兰迈着细细碎碎的步子,扭着水蛇腰坐到了石凳子上,她瞄了一眼还在冒着滚热气息的茶水,继续笑的温婉可人:“纪小姐,请吧。”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全都落到了楚瑾身上。

楚瑾脸上依旧挂着淡漠,从容不迫地走到青兰面前,只是……

她并没有下跪,反而直勾勾地看着青兰,看的青兰心里发憷。

“看来刚刚净月说的不够清楚,夫人大还是王妃大,王府的规矩大还是圣旨大,你都没有弄明白。”

楚瑾惋惜地摇摇头,随意地瞄了一眼围观群众:“你们也别瞎看了,过来帮青兰一把,她并不知道该如何向本王妃敬茶。”

“你们敢!”

青兰一听是要让她敬茶,猛地就站起身来:“纪小姐,我看你是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现在……”

“啪!”

耳光响亮又清脆,楚瑾脸上依旧淡漠:“不清楚状况的,是你。”

要驯服一只动物,不仅仅要给甜头,还需要尽快树立自己的威严,这是在她成为一名合格兽医之后一位学长告诉她的。

教训青兰,就是她在炎王府走出的第一步。

青兰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眼底涌出怨毒:“纪小姐!不懂规矩的是你吧?”青兰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好歹我在王府也有六年了,伺候王爷的次数比你见王爷的次数要多的多,你连王爷的面儿都没有见到,就在这儿耀武扬威的,是谁给你的权力。”

楚瑾凝视着青兰,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松口,一旦松口,她在王府再无立足之地!

“王爷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