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后我搞到了反派大佬

穿成炮灰女配后我搞到了反派大佬

仙草果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沐青璃意外穿书,穿成了书中的恶毒女配,结局会被炮灰掉的那种。开局替女主庶妹嫁给病弱反派,婆婆妹妹懦弱无能,弟弟是个小狼崽子,祁离殇虽然现在窝在穷乡僻壤的地方,未来可是个大奸臣,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那种。穿书过来的沐青璃一边努力洗白自己,一边努力把祁离殇培养成三观端正的好人,顺便带领一家人踏上了发家致富之路!

主角:沐青璃,祁离殇   更新:2022-07-15 23: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青璃,祁离殇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成炮灰女配后我搞到了反派大佬》,由网络作家“仙草果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沐青璃意外穿书,穿成了书中的恶毒女配,结局会被炮灰掉的那种。开局替女主庶妹嫁给病弱反派,婆婆妹妹懦弱无能,弟弟是个小狼崽子,祁离殇虽然现在窝在穷乡僻壤的地方,未来可是个大奸臣,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那种。穿书过来的沐青璃一边努力洗白自己,一边努力把祁离殇培养成三观端正的好人,顺便带领一家人踏上了发家致富之路!

《穿成炮灰女配后我搞到了反派大佬》精彩片段

“沐小姐,您别生气,我这就给你取红薯。”

“娘!不行啊!这碳火烧的这么旺,你怎么能把手伸进去?!”

几道哭腔在沐青璃的耳边炸开,让她原本就昏沉的脑袋,更加疼痛。

她才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哭的凄惨,扑着跪在了她的脚边,脏兮兮的小手似乎是想拽自己的裙子,却又像是害怕什么一般,怯生生的收了回去。

“沐小姐,求求你了,这炉子里的火这么旺,你让娘从这里徒手将红薯拿出来,不是要娘的命吗?沐小姐,实在不行,兰儿替娘来拿吧!”

脚边的小姑娘哭的着实凄惨,沐青璃想伸手把她扶起来,脑海中此时却被塞进来了一大团回忆。

等到她回神之后,有些欲哭无泪。

她本来是现代帝都最大的古武医世家传人,却在家族争斗中,被最信任的人暗算,百毒催发,千疮百孔而死。

没想到还赶上了穿越的潮流,可为什么,她会穿越进闲暇时间看的一本小说里?!

而且还成了里面的炮灰女配?

说起这女配,要不是名字跟她一样,她也不至于会把这本小说看完。

原主的身份本也是荣贵无双,母族为皇商世家,父亲贵为元丰大将军,只可惜有一个渣爹,为了给白月光的孩子腾出嫡出身份,就将她随手嫁给了还在乡下的大反派。

原主自小骄纵,反派家里一穷二白响叮当,巨大的落差感使她疯狂作妖。

不仅各种打骂大反派的弟妹,折辱反派母亲,成亲半年有余,甚至还让他们只能叫自己“沐小姐”。

想起原主最后的下场,是被反派bo千刀万期,活埋致死,沐青璃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老天爷这是嫌弃她上辈子死的还不够惨,所以这辈子还要再折磨她一遍吗?

沐青璃扶着有些疼痛的脑袋,伸手将地上瘦弱的小女孩扶了起来。

岂料她才一伸手,小姑娘就瑟瑟发抖的抱住了脑袋:“沐小姐,沐小姐你别打我,我就是心疼娘!”

沐青璃:“......”

面前的孩子,根据原主的记忆和原文的剧情,应该是大反派养母的妹妹,祁兰儿。

炉子边红着眼睛的女人,就是大反派的养母刘思娘了。

回想了一下现在的剧情,沐青璃愣在当场。

好死不死的,她竟然穿越到了剧情最大的节点上!

逼着刘思娘徒手从碳火里取出烤红薯,还在炉子上的药罐里,下了砒霜。

反派的身子骨一直不好,常年累月要吃药,在原书里,这次的砒霜虽然没有让反派死亡,却也让他去了半条命。

刘思娘更是舍不得花钱给自己治手,在出去给反派求医的路上,还死于非命。

后来,祁兰儿把自己卖给了青楼,才换了一些银子。

可怜的小姑娘,被一群老男人凌辱致死,在乱葬岗发现的时候,身上已经没了一块好肉。

但这卖命的银子也没给反派治病,反倒被丧心病狂的原主劫走,用这银子回了京城。

中间关于反派的剧情书中没有再写,他莫名活了下来,可身体更差。

这一桩桩一件件,反派那样对原主也是正常,可这事情放在她的身上,沐青璃就风中凌乱了。

再想想反派bo后面的作为,她更觉心惊胆战,要不是原主的那砒霜给他落下了无法治疗的病根,他可能就把原书的男一给干掉了。

“兰儿,你先起来,地上凉。”

忍住心中的一万个槽点,沐青璃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柔和点,将地上的祁兰儿拉了起来。

这大冬天的,祁兰儿穿的又这么单薄,会冻坏的。

听见沐青璃柔和的声音,祁兰儿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张着小嘴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也没说话。

平时沐青璃都是叫她小贱蹄子,什么时候这么温柔的叫过她的名字?

沐青璃也没来得及管她,那边刘思娘的手已经伸进火炉子里,眼看着就要被火舌烧到,两人之间距离赶不过去,她情急之下高声道:“等等!”

刘思娘被吓了一跳,忙把手缩了回来。

她以为沐青璃是着急生气了,赶紧说道:“沐......沐小姐,你别生气,我马上就拿出来。”

沐青璃有些心累,原主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也不怪刘思娘这个反应。

她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刘思娘的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看着刘思娘的手指离着火舌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沐青璃松了一口气。

“我真的不想吃了,真的。”沐青璃紧紧的握着刘思娘十分粗糙的大手,摩拏了一下不少是因为她留下的伤口,说道,“对不起。”

无论是她作为医者的仁心,还是什么,她都觉得,原主实在是太过分了!

刘思娘在这份巨大的惊吓之间,还没回神,她愣愣的看着沐青璃,似乎是想不明白,沐青璃怎么忽然就转性了。

倒是祁兰儿试探性的问道:“沐小姐,你真的不要娘从火中取红薯了吗?”

沐青璃转眸看向七八岁大的小姑娘,明明是含苞待放的年纪,小姑娘大大的眼睛中却满是小心。

明明是三九严寒,身上的衣服却单薄的不成样子,巴掌大的小脸上脏兮兮的,瘦骨嶙峋,衬的那双眼睛愈发大。

微微叹了一口气,沐青璃心想这原主真是造孽啊!

她放软的声音,道:“兰儿,你们不必再叫我沐小姐,该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按照原主的家里的那个情况,跑是跑不掉的,只能留下来,抱抱反派的大腿,然后再想后路。

闻言,母女两人嗫嚅着嘴唇,脸上的表情竟然愈发惊恐,看着沐青璃的眼神仿佛在看着什么可怕的魔鬼一般。

“沐......”

“叫我名字,娘。”沐青璃看着刘思娘,打断了她的话。

一声娘让刘思娘心颤抖了一下,沐青璃什么时候叫过她娘?

气氛莫名变得有些诡异,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声音冷冽,夹杂着浓浓的怒气,宛若平地惊雷,让沐青璃下意识的僵住了身体——

“沐青璃,你在干什么?”


不等沐青璃有所反应,一股极大的力气抓住了她的衣领,将她掀开。

她借势稳稳的在一旁站定之后,一抬眸,就和一双漆黑阴鹫的眸子对上。

冷不丁的,沐青璃的心跳漏了一拍。

这就是书中的大反派吗?

他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果然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面前的人,约莫二十左右的年纪,眉眼清冽,瘦削的下颌骨划出锋利的弧度,一双桃花眼寡淡阴郁,沐青璃总觉得他下一秒会把她给掐死!

“你在做什么?”

没想到祁离殇会突然回来,一时之间,在场的几个人全部都愣在了那里,见沐青璃愣愣的盯着自己,仿佛从来没有见过自己一样,他拧着眉心,一字一顿的再次问道。

沐青璃被这冰冷的声音激得回神,她尴尬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此时的动作,就像是拽着刘思娘的手进火炉一样!

她松开刘思娘的手,镇定的说道,“我什么都没做。”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刘思娘不想让两人吵架,便赶忙上前一步,试图打圆场。

“殇儿,你误会了,方才娘一时心急,怕这红薯烤焦了,竟想用手去取,沐小......青璃也是心疼娘,这才阻止的。”

祁离殇拧了拧眉头,没有说话,一双冰冷的黑眸紧紧地盯着沐青璃,似乎要将她看穿一般。

沐青璃被反派这眼神看得浑身不舒服,皱了皱眉头说道,“我没有就是没有,你就是把我看出个洞来,我也没做什么害娘的事情。”

似乎没想到自己出门一趟,沐青璃和刘思娘竟然都已经改了口,祁离殇眸色更深,猜不透沐青璃到底想做什么。

就在他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外头传来一阵骚动,一个瘦削干巴的身影从门外小跑进来,满脸惊慌失措。

“娘,大哥!不好了,外头来了一群人牙子,说要把小妹带走哩!”

来人正是祁家老二,祁离辞,也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在外头看见人牙子,吓得面无人色。

刘思娘面色一紧,忙将吓得瑟瑟发抖的祁兰儿揽进自己的怀里,声音发颤:“没事,娘护着你们!有娘在,不会叫人牙子把兰儿带走的!”

说完,刘思娘就准备出去,却被一双温暖的手拉住了。

“娘,我出去吧。”沐青璃看着她,眼神坚定。

既然她占据了原主的身体,能够重活一世,她就想好好的过日子。

刘思娘见她捞起一边的扁担就要往外走,赶忙说道:“青璃,人牙子不是那么好惹的,你......”

“没事,你护好兰儿就行。”

沐青璃转头看了一眼这一家子老小,老弱妇孺,还有一个病美人,除了她四肢健全之外,还有谁能应付的了眼下的场面?

没等刘思娘再说话,沐青璃提着扁担出去了,刘思娘到底是放心不下,跟了出去。

祁离殇见状,面色深沉如水,也跟了出去。

门外,两人满脸横肉的大汉凶神恶煞的杵在那,前头还站着一个满身肥肉的婆子,嘴里叫骂着。

“祁兰儿呢?赶紧把她给我交出来!收了定金还不给人,天底下哪有这样的说法?!”婆子唾沫横飞,叉着腰激动的身上的肥肉也跟着抖了三抖。

眼见祁家的大门打开,出来的是个娇娇俏俏的小娘子。

婆子眼神一亮,认出人来,道,“沐青璃,你赶紧把祁兰儿给老娘交出来,老娘可告诉你,你要是不愿意,老娘就抓了你去抵债!”

这祁家娘子长得可真水灵,要是买进楼里,不知道要比祁兰儿那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贵多少呢!

闻言,沐青璃冷笑一声,把扁担横在自己的身前,道,“收了你哪门子的定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谁骗一个孩子,跟你做了交易,实在不行我们就去见官,我倒要看看,哪家父母兄嫂健在没松口,孩子自己做主把自己卖了,有人牙子敢收的!”

她态度强势,可那牙婆也不是吃素的,当即从鼻腔里重重的哼了一声,道,“呵呵,你也不在这石头庄打听打听,老娘怕过谁!今天带不走祁兰儿,你就去抵债吧!”

说着,她指使着身后的两个壮汉,上来就要拉沐青璃的手。

沐青璃眼神猛然凌厉了起来,挑起扁担,一个利落漂亮的翻转,重重的打在了那两个壮汉的手上,疼得两人眦牙咧嘴。

牙婆在后头怒骂一声:“你们两个废物!一个小娘们都拿捏不住,老娘养你们吃白饭的?成天就知道在娘皮肚子上是吧?一群饭桶!”

两人被骂的不爽,恶狠狠的瞪了沐青璃一眼,再次冲上前来。

若是原主是没法子,可她是古武医世家的传人,纵然这具身体素质不在,也不会叫这两人拿捏了去。

沐青璃嗤笑一声,手里的扁担甩出了花,直把那两个汉子打的嗷嗷嗷叫,不敢上前来。

“牙婆子,我这人向来脾气不咋好,你要是以礼相待,我便以礼奉还,可你若是不知好歹,那我这手下没个轻重,打坏了哪里,也只能是你们倒霉!”

沐青璃上前一步,一脚踹在了牙婆肥硕的屁股上,直把她踹趴在地上,声音不轻不重的警告道。

牙婆疼得地牙咧嘴,心中这才害怕了起来。

她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沐青璃,竟然是个母夜叉!

好汉不吃眼前亏,牙婆绿豆小眼滴溜溜的转了一圈,道,“祁娘子,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可这钱确实是你家祁姑娘收了不是......”

“给了多少钱,我还你。”

“三两银子。”

沐青璃松开脚,牙婆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沐青璃的表情像是看了鬼一般,只是她心里有盘算,今日是她带了两个饭桶出来,等明儿的,再带几个厉害的,保叫这小贱蹄子服服帖帖的!

反正又没凭据,到时候怎么样还不是她说了算?

沐青璃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她嘱咐祁离辞进去拿了纸笔,写了个欠条,约定一个月之后归还。


“拿着欠条赶紧滚,一个月之后我自会还你,要是你敢耍什么花招......哼!”

沐青璃冷哼一声,眯着眼睛,叫牙婆有些胆寒,“我祁家人心齐,少了一个,就算是鱼死网破,我也不会叫你好过!”

“是是是,祁娘子,我这就走!”牙婆一脸难看,灰溜溜的带着人走了。

沐青璃这才收好欠条,转身来看祁家众人:“没事了。”

只是好半晌,她都没等到几人说话。

刘思娘目瞪口呆的看着沐青璃,祁兰儿怯生生的缩在她身边,祁离辞也是一脸的惊愕,众人仿佛是第一次认识沐青璃一般。

唯有祁离殇,眼里没有惊讶,只是眸光深沉,似乎要将沐青璃洞穿一般。

虽然沐青璃从前也够跋扈,但绝不会如同今天一般。

担心被大反派看出来什么,沐青璃连忙调整表情。

不屑的说道,“我好歹也时堂堂元丰大将军之女,要是叫人知道一个人牙婆子都敢欺辱到我头上来,岂不是丢了我将门嫡女的脸?好了!进去吧!”

说完,沐青璃就率先进屋去了。

几人也跟在她身后进去。

关上门,祁离殇冷声问道:“沐青璃,你要将兰儿卖了?”

“喂,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就要将兰儿卖了?”沐青璃皱着眉头,一脸不爽的说道。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刘思娘紧紧地牵着祁兰儿的手,仿佛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回神。

“我警告你,你平日里胡作非为,我权当没看见,但是今日......”

“大哥!”祁离殇责骂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祁兰儿一声哭叫给打断了。

她挣开刘思娘的手,跪在了祁离殇的跟前,道,“不关嫂嫂的事情,是兰儿自己自作主张,我是个丫头片子,留在家里白白浪费一张嘴吃饭,就想着卖了自己,换点银钱给大哥抓药......”

说到后面,祁兰儿已经泣不成声,刘思娘显然也没想到真相居然是这样,愣愣的站在哪里,红着眼圈哽咽。

沐青璃心中有些不忍,将她从地上拉起来,点了点她的额头,道,“好孩子,这不怪你,但是你要记住,天塌下来,还有家里的大人顶着呢,你一个孩子,只管每日开开心心的就是,以后可不能想这些有的没的。”

“呜呜呜,大嫂,兰儿知道错了。”

今天人牙子来,显然也是将小丫头吓坏了,她向来喜欢这个长得漂亮的大嫂,只可惜从前大嫂对他们非打即骂,如今软下声音,她也放大了胆子,痛哭了起来。

沐青璃拉着祁兰儿安慰了一番之后,刘思娘搂过她,心里跟刀剜了似的。

小辈们吃苦,她心里也不好受。

沐青璃看向旁边依旧一脸淡漠的祁离殇,挑了挑眉。

她倒是想看看,反派大人发现错怪了自己,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可惜什么反应都没有。

别说愧疚了,就连一点情绪,她都没从反派大人的眼睛里看出来。

“咳咳咳!”

忽然,祁离殇猛烈的咳嗽了起来,打断了那边刘思娘的难过。

她连忙从炉子上端起药,倒在碗里,递给祁离殇,道,“殇儿,快把药喝了!”

见祁离殇接过药正准备喝的时候,沐青璃心中一惊,冲上去直接打翻了药碗!

“不许喝!”

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自己正是穿到了书中的节点剧情,这药里被原主下了砒霜!反派大人要是喝下去了的话,那还了得?!

见沐青璃突然发难打翻药碗,滚烫的药汁洒了一地,刘思娘和两个孩子被吓了一跳。

难道她还是一点都没变?和从前一样?

“你做什么?”祁离殇抿着苍白的薄唇,眼尾因为咳嗽,带上了一点妖冶的红,语气中染了些许薄怒。

沐青璃后知后觉的看向祁离殇,见绝美的反派大人一副要掐死自己的模样,她心中气不打一处来。

“这药你吃了这么久,每次吃完都不顶用,上次我都瞧见这药被老鼠啃了,这还能吃?万一你吃死了怎么办?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做了寡妇!”

她语气有些冲,接着说道,“更何况刚才你错怪了我,跟我发火还没道歉呢,我不过是打翻了你一碗药,你凶什么凶?”

听得她的话,祁离殇讥消一笑,道,“你不是一直都想我死吗?”

这话倒是把沐青璃给说倒了,她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接的时候,刘思娘开口了:“殇儿,你胡说八道什么呢?青璃也是为你好,又不是故意的,你怎么就不识好歹,不领情啊?”

她将地上的残渣收好,又拉了祁离殇一把,道,“小夫妻之间哪有仇的?你是男子,跟青璃低个头不成吗?”

祁离殇抿了抿唇,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

这时,外头传来了敲门声,一道柔柔的声音响起:“刘大娘,你在家麽?”

听见有人敲门,刘思娘便松开祁离殇的袖子,去将门打开,看见来人,她有些惊讶:“春桃丫头,你怎么来了?”

李春桃从外头进来,寒冬腊月的,额头上还带着一点薄汗,显然是一路跑着过来的。

她急急的说道,“祁大哥喝药了吗?那药可不能喝!”

闻言,屋内众人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去,刘思娘倒是有些奇怪:“今儿个是怎么了?怎么都说这药不能喝?”

李春桃气冲冲的走到沐青璃的跟前,瞪了她一眼,说道,“因为我前些日子看见了,沐青璃她偷偷摸摸的在镇子上的医馆里,买了砒霜!”

一石惊起千层浪。

李春桃这话才说完,家里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就连一直以来性格十分绵软的刘思娘,脸色都僵了。

沐青璃默默捂脸。

这都是什么事情啊!原主做的好事,这下全部都要她来接盘。

不过好在那碗药早就被她给打翻了。

李春桃见祁家人都是这样的反应,更加得意了起来。

她看着沐青璃,道,“你心虚了吧!我全部都看见了!”

砒霜的药性立竿见影,现在祁离殇什么事情都没有,看来她来的还算是时候。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偷偷的看了一眼祁离殇,眼底有些痴迷。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