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被灭满门十年归来医武魔尊

被灭满门十年归来医武魔尊

拒绝吃洋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年前,陆家家主一脉惨遭灭门,陆风一个人侥幸存活下来,从此销声匿迹。十年后,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在外面了,谁成想,他居然一路逆袭成为医道至尊,武道强者,强势归来。当年的笔笔血债,陆风发誓一定要清算,害他陆家满门的仇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且看他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报仇雪恨!

主角:陆风,姜莹   更新:2022-07-15 23: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风,姜莹 的女频言情小说《被灭满门十年归来医武魔尊》,由网络作家“拒绝吃洋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年前,陆家家主一脉惨遭灭门,陆风一个人侥幸存活下来,从此销声匿迹。十年后,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在外面了,谁成想,他居然一路逆袭成为医道至尊,武道强者,强势归来。当年的笔笔血债,陆风发誓一定要清算,害他陆家满门的仇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且看他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报仇雪恨!

《被灭满门十年归来医武魔尊》精彩片段

“啧啧啧,我当是谁就敢和我王天赐抢女人呢?”

“原来就是你这样的一个货色啊!冷凝霜啊冷凝霜,你找的男人也不怎么样啊,现在不是就跟一条狗一样被我踩在脚下!”

被人扣住的陆风被王天赐一脚踩在污泥地之中,顿时间恶臭灌满了他的口腔。

“先来一个开胃小菜,来人啊,把这个狗东西全身的骨头给我先打断,记住,不能让他死哦。”

在那风雨交加的夜晚,一根根骨头被硬生生打断的陆风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

“这才像样嘛。”

王天赐望着眼前的陆风,嘴角微扬:“就应该像一条虫子一样在地上爬。”

就在陆风以为这一切要结束时,王天赐那阴冷至极的声音再次传来。

“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我可是会让你好好的看着你父母是如何死在你面前的。”

随后王天赐找来了两根木桩,将陆风父母二人绑在上面。

起初,陆风并不明白王天赐要做什么,但是直到一旁的人凑出了一条全铁打造的鞭子,那一瞬间,他用着仅存的力气怒吼向王天赐:“你个疯子!有什么你冲我来,别动我父母!”

“呵呵…这里轮得到你说话?”

王天赐冷笑一声,用满是污泥的脚直接一脚踩在了陆风的脸上。

“动手!”

在这寂静的夜晚,一道道金属鞭挞血肉的声音响彻云霄。

“啧啧啧,你们两个人骨头倒是硬啊!”

尽管铁鞭每一次甩出,都是血肉溅射。

但是陆风的父母却强忍着一声不出!

“嘶……老婆,我知道我这样很自私,但是作为陆家的人,骨头就得硬!”

“我….我知道….”

望着被自己给拖累至此的父母,陆风心如刀绞,双目泪流不止。

“儿子………你要记住……我们陆家人是有骨气的!绝对不能像某些人那样背叛自己的血脉!”

“哈哈!”

王天赐大笑:“有骨气?好,我让你们有骨气,给我上两根鞭子同时抽!我看你们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不要!”

陆风想要抵抗,但是此刻的他什么都做不了:“姓王的,你这样做不得好死!”

“滚!”

王天赐一脚踹出,直接将陆风踹出半米开外。

“儿子,不用担心我们,我等心中向死。”陆风父亲目光一横,望向王天赐:“姓王的,你莫不是以为你帝都王家天下无敌?未来我们陆家必定灭你!”

“灭我?笑话,就凭你们这些半死不活的?”

王天赐狂笑,但是很快,他的脸阴沉了下来。

“王少,这两个老的咬舌自尽了!”

手下人传来声音,传入陆风耳中却是瞬间如同落入九幽深渊一般,冰冷、懊悔等等一切情绪此刻如同泉水一般涌现在他心头。

“不!”

陆风嘶哑的声音怒吼着。

“他妈的!”

王天赐从手下人手中抢过铁鞭,不断挥在尸体上,脸色阴沉无比。

“王少,人已经死了。”

“我TM知道,还需要你废话!”

脸色狰狞的王天赐转而将目光看向了陆风,紧接着一鞭鞭挥下。

“让你个老东西死的这么快,我要让你儿子生不如死!”

那一夜,他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肉,而且骨头全部被打断,以至于他就像是一条虫子一样,趴在地上,因为疼痛不断颤动。

“算了,玩够了,把他给我丢进臭水沟里面去吧,让他当一条臭虫!”

那张嚣张至极,笑容狰狞的脸至今都是陆风无法忘怀的仇恨,更还有那些因为利益出卖了他家,助纣为虐的走狗!

“王天赐!若我不死,我必灭你王家满门!”

最后的最后,在王天赐的命令之下,准备送自己上最后一层是他的至亲——二伯。

若不是被其恩师救下,或许现在的陆风,别说站在这了,恐怕早已经成为了一具死尸了!

再过十年,恐怕连渣都不剩下了!

“呼………”

那一幕幕不断在陆风脑海之中浮现,让陆风的心脏如同刀割一般,那种痛苦,那种绝望,他至今都无法忘怀。

忽然,一位身材健壮,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快步走到了他的身旁。

"魔尊,已经查到了。"健壮男子神情肃穆,低声尊敬道。

“十年前自陆家家主一脉被灭之后,山河社稷图被陆家老二陆由容掌握。”

“大约就在一年前,因李家老太爷八十大寿,故而作为礼物赠送于李家老太爷,以此作为巴结。”

“但后因两家合作破裂,于今日在金陵酒店拍卖!”


金陵酒店第三层,此处乃是专门用来办大型宴会的地方。

此刻其中灯火通明,人头攒动。

“诸位,前面的拍品都已经结束了,现在应该拿出我们这一次拍卖会的大轴!”

主台之上,身材妖娆的女拍卖师手持话筒,声音是十分甜美,备受人们瞩目。

但随后一位身着旗袍的女子将藏品端出来时,所有人的目光无一不是落在了那藏品之上。

随着拍卖师揭开上面的红布,将山河社稷图展现于世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山河社稷图,这背景和价值应当就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女拍卖师莞尔一笑,道:“这一件藏品起拍价一亿,而每一次加价不得低于一千万!”

而很快,也不等人反应的时间便有人加价!

“我出一亿一千万!”

“一亿一千万你也想拍下来?做梦!我出两亿!”

“我出三亿!”

短短半分钟的时间,价格便由原先的一亿飙升至现在的三亿!

此物的价值可见一斑。

会场前排,一位青年见此一幕嘴角不由的微微上扬。

“李少,此物这一次拍卖,恐怕能够拍出五亿的高价啊!”

一旁一男子低声道。

“爷爷研究了这玩意半天,最后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决定卖了,五亿,算不得多贵。”李少淡然一笑。

“若是价格能够再高一些,老爷子应该会更加高兴的。”那男子回答道。

“我出四亿五千万!”

一道娇喝自会场之中传来。

之前一直都是男人开口,而今女人开口倒是引得人注意。

“她居然也来了,看样子是准备拍下啊。”

李少侧头一看,看到那喊话的女人之后,也是不由的微眯起了眼睛。

“估计是为了冯家老爷子大寿吧。”一旁的男人说道。

“五亿!”

此刻,在沉寂了数秒之后,又有一道声音传出!

“真碍事!”

喊出四亿五千万的女人柳眉微皱,此物今日她是必然拍下的,因为其爷爷十分喜爱这张图。

“五亿五千万!”

女人再次开口叫价。

而这一次,显然那边的人没有这么直接,陷入了犹豫。

“胡先生,冯小姐也已经出价五亿五千万了,请问您还要加价吗?”

台上的女拍卖师也是妩媚一笑,笑看那边的男人。

胡姓男子淡然一笑:“既然冯小姐如此喜欢此物,那么就想让了。”

这话一出,传入女子耳中,却不是感谢,而是感觉恶心。

“恭喜冯小姐以五亿五千万的价格拍下山河社稷图,让我们恭喜冯小姐!”

女拍卖师双手鼓掌,那双眸之中也满是羡慕之情。

“冯小姐还真是大气啊!”

“冯小姐还真是女中豪杰啊!如此阔气!”

“我去上个厕所,马上回来。”冯晓曼微微皱眉,对身旁的女伴留下一句话之后,便离开了此地。

正当此时,一道俊朗的身影踏入会场,就在踏入会场的一瞬间,其目光便直指展台之上的山河社稷图。

“你干嘛,这里不是你能进的,快点滚出去,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手持着一根棍子的保安横在路中央,呵斥着陆风,他目光锐利,眉头紧蹙:“年轻人,要适可而止,速速滚出去!”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陆风停下脚步,这才将缓缓将目光放在这保安身上。

“你!”

保安顿时间火冒三丈,手中的棍子直接甩向陆风,他要好好的教训教训陆风这个没有礼貌的年轻人!

棍风凌厉,突然,陆风动了。

只见他一抬手,直接硬生生的接住了这一棍。

“你!”

还不等保安惊讶,陆风直接抬腿就是一脚,骤然之间,保安只觉得自己腹部感觉到了剧烈的撞击,还没有回过神来,他便发现自己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

“轰......”

就在众人都在贺喜阿谀奉承之时,一道人影飞射进大厅之内,直接摔落在了拍卖台之上。

“这.......”

看到这一幕,众人满是错愕。

很快,也是有人注意到了缓缓踏入大厅的陆风。

“谁啊这是?”

“你认识吗?”

“不认识,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小子。”

一群人都不认识。

那台上的拍卖师见此一幕,望向陆风:“你是谁?你要干嘛?”

此刻,陆风也已经来到了拍卖台前,一只脚踏上了拍卖台。

“我来拿回我自己的东西。”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宛若天外传音一般,无论离主台多远的人,都如雷贯耳一般。

“你神经病吧!要拿回你自己的东西不回家拿来这里拿?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里可是拍卖场。”

拍卖师撇了撇陆风身上的装扮,除下了陆风那张俊脸之外,其他的都是杂牌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那个小县城来的呢,心中自然是瞧不起。

“我来拿回这个。”

陆风淡淡开口,手伸出。

“唰.....”

所有人目光汇聚。

“你是不是有病啊!”

拍卖师直接横在了山河社稷图前,拦住了陆风的手,大喝道:“这东西是李少的,而且也已经拍卖了,价值五亿,你有五亿吗?就你这种穷酸样,别说五亿了,就算是五万块你都拿不出来,还不快........”

“你话很多!”

拍卖师最后一个滚字还未说出口,突然就见一道手的影子在自己眼前突然闪过,紧接着她便觉得自己眼前瞬间天旋地转,脑袋更是急速的往眼前的桌台上撞去。

“嘭......嘭......嘭......”

连续三声,可以说直接响彻大厅。

顿时间那拍卖师额头鲜血直流,整个人都在这巨大的冲击力之下昏死了过去!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我说这是我的,谁赞成谁反对?”

陆风松开手,那拍卖师就如同失去了支撑的柱子一样,轰然摔倒在地。

太猖狂了!

他们可都是有权有势的人,而陆风这样一个穷酸小子,居然在他们面前如此狂妄,不言其他,瞬间就有人起身,手指直指陆风。

“我反对!你算什么东西,也在这里叫嚣!”


“这人谁啊?脑子是不是有病?”

“不管这山河社稷图到底有没有拍卖出去,李家和冯家那都是他这种角色能够招惹的?”

陆风那嚣张至极的话语自然是引起了众人的反感。

“我反对!”

“我也反对!”

“年轻人,我劝你要有自知之明,不要在无知的路上越走越远!”

一位体态圆滑的中年胖子站起身,他一身名贵装扮,带着玉镯金链,一看便知道身价不菲。

“哦?是么”

陆风目光淡漠,缓缓的转向说话的中年胖子。

二者对视,中年胖子更是挺直了腰,要知道李少可在这,有李少在,他怕什么:“年轻人,这里可是李少的地盘,我劝你最好现在立刻跪下给李少磕头道歉,或许李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的话,大罗神仙都难救你!”

“哈哈!”

陆风突然笑了。

“你笑什么?”

众人不解。

但是下一秒,他们那不解的神情顿时间变成了惊讶。

只见陆风抬手,刹那间,那三百来斤的中年胖子就如同一块铁被磁铁吸引一般,直接不受控制的往陆风飞去。

陆风一只手扣住他的脖子,脸色如同玄冰般寒冷。

“你......”

中年胖子正要破口大骂让陆风放开自己,但是下一秒,只听得一声清脆的骨头错位的声音。

他最后留下的只有那难以置信,一脸震惊的遗容!

噗通一声,三百来斤的身体如同断线的木偶一般,直接重重的摔落在地。

“那么现在还有谁反对?”

陆风负手而立,面容淡漠。

“他是恶魔吗?”

“杀了人居然如此淡定!”

见到陆风杀了那中年胖子,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再能坐得住了。

这可是真真正正的杀人啊。

一时间不少人都低下了头颅,虽然有李少在,他们觉得陆风这家伙再怎么样藏狂也翻不了天。

但是死人了,他们可不想死!

一片寂静!

见到这一幕,陆风挥手就要将台上的山河社稷图取走。

也就是此时,一道极为阴冷的声音传来。

“谁给你的胆子敢拿走的?”

闻声,毋庸置疑,一直稳坐泰山的李少开口了。

“李少霸气!”

见到李少终于出面,不少人都轻呼了一口气,而望向陆风的眼神顿时间多了许多幸灾乐祸的神情。

小子,李少出面了,你死定了!

“此物乃是我李家拿来拍卖的,而你不过是一个无名之徒,安敢碰我李家拍卖的东西?”李少望向陆风,满是阴冷:“我奉劝你一句话,老老实实的放下山河社稷图,否则的话,我李源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年轻人,凡事不要太狂妄!李少的话那可是一言九鼎!”

不少人都阿谀奉承,跟在李源身后附和。

“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陆风嘴角微扬,露出了玩味的神情。

“有些话我不希望再说第二遍,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

李源指着陆风,随后又指向大厅门口,大喝。

“多少年了,你还是第一个敢这样与我说话的。”

陆风淡淡道。

“你!”

李源心中震怒,旋即对身旁一直坐在他身旁的麻袍老者尊敬道:“老先生,还请请你出手好好的教训这小子,老先生不要弄死他,我要和他好好玩玩!”

“留他命作甚?”

那坐如泰山麻袍老者淡淡道。

李少淡淡道:“用他的话来说,多少年了,他还是第一个敢这么和我说话的,怕是某些人忘记了我李某人的狠,劳烦老先生打断这小子的腿,我要好好和他玩玩!”

“好,既然李少这般说了,老夫照做便是!”

话音一落,骤然之间,那老者拍案而起,身型暴起,宛若一头猎鹰一般杀向陆风。

“这老先生什么来头?”

“你不会不知道吧,这老先生可是李家的供奉,据说武功高强,连部队里面的兵王都不是他的对手!”

闻言,不少人摇头,觉得陆风死定了!

这惹谁不好,偏偏招惹李少。

就在他们谈话间,主台上便也已经打了起来。

那老先生虽然看起来垂暮老矣,但是一出手却是给人一种连罡风凌厉,正直壮年的感觉,双手更是宛若一双利爪,所过之处连木板都被撕裂。

“有点实力。”

陆风道。

“哼,老夫可是天鹰门的传人,年轻人,自寻死路可怪不得别人!”

老先生那阴桀的声音令人心生恐惧,双爪更是携带着凌厉的攻击抓向陆风。

“你误会了,就你这实力,我还不放在眼里。”

陆风摇头淡淡道。

“找死!”

老先生震怒。

“哼.....我看你是找死!”

陆风单手一拳轰出,这一拳直接与那老先生的鹰爪碰上。

“轰......”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陆风必然要为自己的话语而承担后果时,一道黑影倒飞出去。

众人一看,赫然发现是老先生。

“噗.......”

老先生捂着胸口,口吐鲜血。

但是下一刻,一道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再次出现在老先生的身前,一脚踏出。

老先生心肠寸断!一命呜呼!

“这这这......”

要说最为惊讶的当属李少了。

他一改刚才那稳如泰山的面容,露出了错愕的神情。

虽然老先生并非他李家最强的供奉,但却也是位列前茅,而现在却被陆风一拳轰杀。

这一幕深深的刺激到了李少那脆弱的小心脏。

“那么现在.......还有人有异议么?”

陆风手持山河社稷图,扫视全场。

尽管此物价值数亿,但是此刻却无人敢有小心思。

没到李少都已经被吓傻了么。

这人说杀就杀,直接就弄死了两个人!

最重要的是那脸色都不变的,连环杀人犯都比不过他啊!

“快走!”

李少心中骤然之间恐惧大作。

但是他刚迈出第一步,突然发现自己面前一道身影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李源是吧,怎么,不是说玩玩的玩?怎么就想跑?”

李少颤颤巍巍的抬头,遇上的却是陆风那玩味的笑容。

恶魔般的笑容!

“来,你不是说想好好玩玩么,那么我们就好好玩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