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娇妻撩人陆爷他黏我成瘾

娇妻撩人陆爷他黏我成瘾

二氧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程衿替妹妹嫁给陆家长子,婚礼当天,新郎却玩失踪,她都没有嫌弃对方是个残疾呢!突然闯进程衿房间里的健康男人,打断了她的骂骂咧咧,难道说陆家大少不是残废?陆骁行是陆家二少爷,在陆家非常不受宠,没钱没势,他突然变成了她的老公?某女心想:都是小事,她养他。只是,陆骁行不是没钱没势的吗?这个为她豪掷千金的男人是谁……

主角:程衿,陆骁行   更新:2022-07-15 23: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衿,陆骁行 的女频言情小说《娇妻撩人陆爷他黏我成瘾》,由网络作家“二氧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程衿替妹妹嫁给陆家长子,婚礼当天,新郎却玩失踪,她都没有嫌弃对方是个残疾呢!突然闯进程衿房间里的健康男人,打断了她的骂骂咧咧,难道说陆家大少不是残废?陆骁行是陆家二少爷,在陆家非常不受宠,没钱没势,他突然变成了她的老公?某女心想:都是小事,她养他。只是,陆骁行不是没钱没势的吗?这个为她豪掷千金的男人是谁……

《娇妻撩人陆爷他黏我成瘾》精彩片段

陆家宅邸。

今天是陆氏长子傅斯年与程家小姐的婚礼,婚礼是在宅邸内举办的。

贵妇人们聚在一起寒暄攀比,男人们端着酒杯四处走,遇人脸上便堆起虚伪的笑容,逢场作戏。

每个人穿着都正式贵重。挑不出一点毛病。

唯一不足的便是,这天中午,人们只看到程家小姐一个人在婚礼上敬酒,那位新郎官迟迟没有露面。

人们纷纷猜测,傅斯年怎么了,这么重要的场合都没来。

程家小姐笑笑不说话,身着敬酒服默默退了出去。

——

夜色笼罩下。

宅邸一片安静,除了地面上还未打扫的礼带花瓣,以及那明着星子的灯光,全然不见白天的热闹。

程衿坐在床上,她累了一天,逢人就笑,笑容都快僵在脸上了。

苦着脸捶打自己酸爽的胳膊,内心把傅斯年骂了无数次,结婚现场玩失踪,当她是笑话呢。

突然,门被毫无预兆地打开,眼前一黑,一个人影掠过去。

程衿被吓一跳,抬起头,一双眼睛就落到面前西装革履的男人身上,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

这什么情况?

婚房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个不熟悉的陌生男人?而且,这男人貌似没注意她,还把她当成空气了。

不清楚他有什么意图的程衿,紧张的咽了下口水,身子不自觉的往墙边靠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男人从始至终没有正眼瞧她,这让程衿暗暗松了口气,开始独自琢磨着这人的来意。

小偷?

看着不像啊,程衿上下扫了一眼,就把这个念头打消了,哪有小偷穿的这么干净有钱,引人注意。

程衿眉头一皱,意识到不能在这么下去了,她思衬片刻开口:“你…”

男人侧对着她,面无表情,将领带解开,把西服外套脱下后后随便扔在沙发上,这才把目光施舍给程衿一点。

程衿一鼓作气,迎上他的目光,问道:”你是谁?”

男人没有理会她,锐利的目光将她上下扫了一边,程衿不自在地挪了挪屁股,那眼神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这男人……该不会是个哑巴吧?

这时候,男人开口了,声音清冷,带着些许疑惑:“新娘?”

“呃……”原来不是哑巴啊,程衿想道。

但他这个问题就很灵性,犹豫片刻,程衿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他:“嗯。”

她还穿着敬酒服没脱,程衿不知道这男人为什么要这么问。

男人静默。

从程衿这角度看,这男人身形堪称完美,上身只剩一件单薄的衬衣,肩宽腰窄,能隐约看到肌肤,这腿怎么看怎么直,关键还长。

程衿目光落在他的屁股上,啧啧,这臀……挺翘啊。

这时,男人又说话了,成功的打断了她对他臀部的研究。

“程可可?”

程可可是她妹妹的名字,程衿眨了眨眼,不假思索的点头:“叫我干嘛?”

听到她的回答,男人很快的皱了一下眉,赤裸裸的盯着她的脸蛋看,这倒给程衿整不会了。

过了一会儿,像是判断出了什么,男人说道:“不太像。”

”什么意思?”程衿懵逼,抬眸疑惑的看向他。

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是他看出什么了吗?

她长得跟程可可很像,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要按照另一个人的妆容刻意去画,基本上就没人能认出来她们两个到底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但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仅仅看着她就来一句不太像。

程衿不由得挺直腰背,双眸警惕。

男人对她这种如临大敌似的目光视而不见,走到床边俯下身手撑在床沿上,两人的距离迅速拉近。

程衿猝不及防的就被圈在他怀里这一块小天地内,男人的脸近在咫尺。

换做平时,程衿对着这张脸二话不说就凑上去了,但现在,程衿可没功夫欣赏他的脸,她紧张的咽口水,只觉得压迫感十足。

程衿想往后面退,但墙上传来的凉意透过肌肤告诉她——你没有路退。

男人顺着她的动作,一条腿曲在床上,将她抵在墙角。

在程衿眼里,他现在就跟头恶狼一样,让她心生胆寒,她快崩溃了,嘴里一直小声地嘀咕:“完了完了要完…”

“你在嘀嘀咕咕什么。”男人居高临下,说话间,热气全都扑打到程衿的脸上。

程衿闭上眼,这感觉太磨人了。

下一刻,她就感觉到,一只手轻轻抚上她的下颚,然后捏住了她下巴,微微用力迫使她抬头:“你叫什么名字?”

程衿依旧闭着眼睛,想也不想就道:”程可可。”

“叫什么?”男人手上的力道加重。

疼疼疼…程衿在心里叫嚣。

她忍不住皱眉,从牙缝里挤出“程可可”三个字来。

“到底叫什么?”他的耐心快要告罄。

“程可可。”

不管他怎么问,程衿都是用这三个字回应。

男人“啧”了一声,对自己问出的结果并不满意,脸上像覆了层冰霜。

程衿感觉到下巴上的力道变小了,睁开眼睛,目光惶惑。

男人松开手,转而摸上她裸漏在外的锁骨。

他指尖冰凉。

指腹轻轻的摩挲着那一小块敏感的肌肤,一小股电流从尾椎骨往上,程衿呼吸一紧,身上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你这里。”男人指着她锁骨上的一颗淡痣,一字一顿道:“照,片,上,没,有,痣。”

傅斯年早上给他看过照片,照片上的人跟面前的人神似,但仔细观察下来确实有不同的地方。

差点就被骗了。

此时此刻,程衿内心是崩溃的——简直不是人,哪有人能注意这么小的细节!

她抿唇,用沉默来对峙。

男人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又捏住程衿的下颚,语气不太好地命令道:“抬头。”

程衿不畏惧地瞪着眼睛跟他对视。

片刻后,男人眼里划过一丝了然:“早听说程家两女长得很像,今天连外面的宾客都没发觉出不对劲,”他顿了一下,声音低沉喑哑:“你不是程可可。”

“我就是。”程衿嘴硬道。

这个男人到底要搞什么,从一进来就让她云里雾里的,凭借着照片上的一颗痣就断定她不是程可可。

接下来男人的一句话,就让她瞬间彻底清醒了。

男人冷笑一声,说:“骗婚呢?”

风轻云淡的一句话让程衿打了一个激灵,心里升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她不是程可可这事被他看出来,这不要紧,但万一他嘴不牢靠,跟外面那些人一说……

她就完了,这事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想到这儿,程衿眸色就冷了,说话带刺:“你到底是谁?”

男人像是听到笑话般的笑了声,这声音在程衿听来,狂妄又不屑,但他说接下来出的话让程衿彻底的震惊住了。

以至于短时间内程衿脑子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他说:“我是你男人。”


闻言,程衿脑子一片空白,表情变得很怪异,眸光把他全身上下扫了个遍,心里还是不相信。

开玩笑,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吧!

但见男人并没有一丝开玩笑的神情。

消化完这个信息之后,程衿小声嘀咕:“假的吧……”

“哼。”男人听到她的话,眼里划过一丝嘲弄:“有什么奇怪的。”

“不是……”程衿不知道怎么接他这句话,怕打击到男人挠了挠脸很是不好意思,她斟酌了一下字句,道:“我听的…今天新郎不是……”她指了指男人的长腿,意有所指:“残疾人嘛…”

“给你个正常人做老公还不乐意?”男人眉头紧锁,明显的不乐意。

他这脑回路真是绝了。

程衿有一瞬间觉得,他这句话说的竟然很有道理,连她都快点头附和了。

但是。

新郎不该是他啊!

看着这发展剧情,程衿欲哭无泪:“你是不是跑错婚礼了大哥……”

男人皱眉,不悦道:“你在这乱说什么。”

程衿干脆破罐子破摔,说道:“这不是程可可跟傅斯年的婚礼嘛?!”

“嗯。”

“外面说不是说傅斯年残疾嘛?”

“嗯。”

程衿抹了把脸,崩溃道:“那你是谁啊?”

“承认自己不是程可可了?”男人不答反问,看着程衿撒泼无理的样子,他突然觉得还挺好玩。

“所以说你是谁?”

这话算是变着法的承认了,程衿哀怨的瞪他一眼。

男人满意地点了下头,说:“陆骁行。”末了,他又加一句:“你男人。”

陆骁行?

这名字听着有点熟悉啊,她好像听谁提起过……

程衿现在脑子很乱,没有一点头绪,但她肯定,自己是听过的。

在哪里?

她绞尽脑汁地想。

突然——

程衿灵光一闪,猛地回想起程可可之前跟她的对话,整个人呆住。

“姐,你知道陆骁行吗?”

“那次帮我的就是他哦,啊哈哈,他人好长得也很帅的。”

“唔,陆骁行是他们家老二啊。”

……

陆骁行,陆家二少爷。

大少爷,傅斯年。

程衿拧着眉,陷入了沉思,不自觉的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我听我妹妹说过的……难怪这么耳熟。”

陆骁行挑起一边的眉毛,模样乖张跋扈,看她一个人在那叨咕想着要不要叫她一声。

这时,程衿抬头,目光如针刺般地盯着他,缓声道:“傅斯年的弟弟,陆家二少爷。”

婚礼前天晚上。

魅惑酒吧。

舞池里的人们肆意舞动,女人穿着暴露性感,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扭动纤细的腰肢,男人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流连忘返。

氛围灯扑打在身上,他们眼里是一片疯狂。

“骁哥,听说你哥要结婚了啊?”说话的是陆骁行多年的好友池见屿,两人正坐在吧台上。

池见屿有些喝多了,八卦的凑近他:“那女的好看不?”

“你自己问他去,我怎么知道。”陆骁行瞥他一眼,怪他多嘴,即使是这么疯狂的场面,他眼里依旧清明。

“嘁。”池见屿不屑的哼了声:“我估计那女的长得不好看,要不怎么没人追她,还把主意打到傅斯年那里了。”

“你把他抢过来?”陆骁行懒懒的抬眼皮,遮掩住眼底的情绪。

“抢婚这事我干不来。”池见屿拍了拍自己的脸,拿自己打趣:“我脸皮薄,嫌丢人。”

“呵,那就别发牢骚。”陆骁行眸光渐深,端起酒杯,将猩红的酒一饮而下。

陆家。

陆骁行从外边回来已经大半夜了,家里的人都已经睡了,院子里亮堂一片。

偌大的客厅显得空旷,他把西装脱下扔到沙发上,身上沾染了一身酒气,准备先去洗个澡。

走上楼梯他就看见一个人坐在轮椅上停在他门口,他眸光一凝,是傅斯年。

陆骁行脚步一顿,看他样子,像是已经等了他很长时间了。

他放慢步子。

傅斯年看到他,温润一笑,等他走近,推着轮椅给他让了个道。

“回来了。”他声音温和好听,面上是常人所没有的淡然。

“嗯。”相比之下,陆骁行语气就冷淡的多,解开密码锁将门打开,抬脚准备进去,余光一瞥又停住了,他收回脚,侧身询问道:“进?”

“嗯。”傅斯年颔首微笑,推着轮椅从他身边过去。

陆骁行目光落在他盖着毯子的下半身,愣怔了一瞬,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眉头不可见的狠狠一蹙。

他平常不回来,傅斯年也不轻易找他,这会儿进他屋,估计是有什么事要跟他说了。

陆骁行关上门也不跟他绕弯子,开门见山道:“有事?”

“这么严肃?”傅斯年笑了笑:“还是一点没变。”

陆骁行不想跟他套近乎,蹙着眉头道:“说事。”

“有事。”傅斯年回答他上一个问题。

傅斯年长相斯文,皮肤白皙,淡薄的唇缺少血色,高挺的鼻梁上架了副金框眼镜,给人以一种白面书生的感觉,毫无攻击性。

陆骁行在酒吧里听池见屿说了,这几天外头圈子也在传,不等傅斯年说,他就猜测道:“要结婚了让我去?”

话落,陆骁行看向他:“你知道…”

傅斯年身形高大,却因为常年坐在轮椅上身体不太好,而显得很羸弱。

“不是这。”他摇头,弯了弯嘴角,开口打断陆骁行,继而缓缓说道。

那两瓣笑起来如沐春风的唇此刻却说着让人难以理解的话语。

陆骁行听着他说的前半句话时丝毫没有反应,眸光淡漠,却在听到他后面那句话时绷不住了,猛地抬头,眼里划过一丝讶异。

“你开玩笑呢。”

傅斯年面色镇定,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说:“我知道荒唐,但我没开玩笑。”

陆骁行表情变得极其难看。

傅斯年平时看着这么可靠的一个人,怎么就能在关键时刻提出这么荒唐的建议呢,这要让家里人知道后简直是不可理喻。

傅斯年风轻云淡的像是在谈别人的家事一样,对他说:“你替我娶。”


陆骁行大吃一惊,张了张口总结出一个很形象的词语:“你是说,替婚?”

“对。”傅斯年点头:“是这个意思。”

对你个头啊对!

陆骁行脑子嗡嗡作响,很不能理解他这种行为。

陆骁行脸色阴沉,声音极冷:“你要不想娶去跟那老不死的说去。”

他咬牙,下颚绷紧,眼里划过一抹狠厉,像是从喉咙里硬挤出来般的沉声道:“何必要这么搞我。”

傅斯年不说话,安静的看着他,眼底情绪翻涌。

金框眼镜上映出陆骁行不解震惊的样子,傅斯年不惧怕他像要吃人的目光,眸色淡漠如水,他放在毯子上的手虚握成拳。

他有把握,陆骁行会答应。

但心还是提了一把,骨节分明的手不自觉用力,青筋暴起,毯子被他抓出几道深深的褶子。

傅斯年微微垂下眼帘,苍白的面庞竟让人觉出一丝孤寂,他叹了口气,陆骁行会答应的,只不过现在他接受不了。

他艰难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

因为。

这双废掉的腿,就是筹码。

陆骁行抬眸,正好看到傅斯年的笑容,他脸色猛地僵住,久久没有缓过神来,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捏住骤然一痛。

陆骁行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眼前全是火焰的地方。

当时他无助又绝望。

一个身影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撞进他被烟熏的迷蒙的眼里,那一夜发生的事以至于到后来他要用数不尽的日子去忏悔弥补。

陆骁行总是在想,如果那一次他没有冲进来,是不是自己就不用带着歉疚活到现在。

永远的低人一等。

敛了心神,陆骁行自嘲的笑了声,还真是懂得怎么抓他的软肋啊。

傅斯年的腿是他欠的。

该还。

但是——

陆骁行咬牙切齿:“最后一次。”

他一字一顿道,仿佛这几个字是他仇人,直到把他们彻底碾碎才甘心。

这时,傅斯年严肃的表情几不可见地松懈了,握紧的手松开些,手指骨节处泛红。

他答应了。

依陆骁行的性子,傅斯年知道,他能答应已经很不容易了。

所以他这句话在意料之内,傅斯年不会再强迫他什么。

对此,傅斯年表情极淡,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惊讶,过了一瞬,他莞尔一笑,说:“听你的。”

那笑容在陆骁行看来,是极其刺眼的存在。

陆骁行手握成拳,青筋暴起,骨节吱吱作响,带着天大的恨:“傅斯年,我不欠你的。”

——

程衿捋了捋思绪,算是搞清楚了。

不只是她替嫁,男方家庭也搞这么一出,说出来属实狗血。

程衿拧着眉头仔细想,自己好像也没亏什么,自己老公还是个正常人,算过来,她貌似还赚了一点。

想着,她澄澈的眼神不自觉的又扫向陆骁行。

陆骁行正好低头垂眸,四目相视。

程衿:“……”被发现了。

然后,陆骁行就看到,女人假装镇定的移过目光,面上镇定自若,脸颊却红了个透,逐渐弥漫到小巧的耳垂,粉粉嫩嫩的。

“看就看还害羞。”陆骁行冷嘲,对着她特别欠打的扬下巴:“我不让你看了?”

程衿目瞪口呆,这男的有病吧。

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她或许会一巴掌呼过去,并骂一句:“你恶心谁呢。”

陆骁行解开两颗衬衫扣子,领口下滑,露出好看突出的锁骨,胸肌线条流畅若隐若现。

“哎。”程衿看他脱衣服,忍不住喊叫一声,小脸还是有些红。

陆骁行停住动作,瞥她:“嗯?”

程衿默默捂脸:“这屋里还有人呢,你就脱衣服。”虽然你身材很好,但也不能这么开放啊。

后半句她没敢说出来。

陆骁行呵一声,眼里有着明显的戏谑,他轻轻挑起程衿下巴,提醒道:“你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

“我在这脱衣服还得避我妻子的嫌?”

“好像……不用吧。”程衿微微别过脸,陆骁行离她离得太紧,她一眼就能看见他分明的肌肤,而且…她甚至弄透过领口能看见隐约的腹肌。

矜持住,程衿。

“哎。”陆骁行看她跟个煮熟的虾米似的,手下的皮肤发烫,凑近道:“虾米。”

“你在叫我?”

“废话,这屋里还有别人?”陆骁行想把她脑子刨出来看看上面有没有沟。

然后。

陆骁行突然想到一个很严肃的事。

他好像,还不知道身下这女人叫什么?

这个念头一出来,就被他狠狠掐掉。

“你叫什么?”他问。

“你想做什么?”

“我在想怎么杀人抛尸不被发现。”陆骁行面露狠色,说的恐怖。

“……”好吧,是她想多了。

“你,的名字。”陆骁行启唇又重复了一遍。

“程……”程衿正准备说,却发现陆骁行用一种极为危险的眼神看她,这让她喉咙一哽,把下面那个字默默小声的说了出来:“衿。”

“呵。”陆骁行笑,挪喻:“不说自己是程可可了?”

程衿剜他一眼,都过去了这男人怎么还要拿出来说。

“jin?哪个jin。”

程衿老实回答:“青青子衿。”

陆骁行点点头,挺好的。

青青子衿。

“那个……”程衿突然戳他的肩膀。

陆骁行垂眸,等着她说。

程衿收回手,往后贴了一点,背脊紧贴在冰凉的墙面上,与她泛热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胳膊上顿时起了一层细小的疙瘩。

“你能把衣服穿好么?”

“不好看?”陆骁行扬眉,答的牛头不对马嘴。

这是什么鬼问题……

“挺好看的。”程衿说的是实话,比她在视频上刷到的那种好太多了。

陆骁行很正经的问:“不喜欢?”

程衿脸色僵了片刻,这男人真不知道她的意思嘛,虽然已经是夫妻了。

但是!

两人也算是今天才认识的,刚刚才知道对方的名字,跟陌生人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程衿的沉默让陆骁行皱了下眉。

陆骁行自然不知道身下女人的想法,眼睛危险一眯:“你在想什么?”

程衿没有犹豫地开口:“在想你。”

陆骁行眉头狠狠一跳:“你这女人。”

程衿缩了缩脑袋没说话。

他也无话了。

两人跟个傻子一样对视了几秒,没意思。

他放开了对程衿的钳制,起了身。

程衿活动了胳膊,她的背现在还冰凉一片,几秒后,她再看陆骁行,那人上衣已经脱了。

身材完美的展露在程衿面前,她顿时,很没出息地愣住了。

陆骁行背对着她。

他肩胛骨上翘,有一种骨感美,劲瘦的侧腰上,青筋延至裤子里,程衿视线往下移,突然有一种想冲上去把他裤子给扒了的冲动。

这肩,这腰,那些国际男模估计都没这么性感吧。

程衿突然觉得,这波她稳赚不赔啊!

不对……

程衿你要矜持,矜持,刚让人家穿好衣服的是你,现在人家就是脱了个上衣色的不行的还是你。

程衿使劲甩了甩头,把脑子里不正经的东西给过滤掉,她没话找话:“你干嘛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