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丑女医妃嗜血王爷有点僵

丑女医妃嗜血王爷有点僵

二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一世纪的医学天才梁浅意外穿越,穿成了程傅衍的王妃。原主因为貌丑愚蠢,被嫁给不受重视的某人,谁成想,他居然一战封神,将原主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原主惨死之后,现代的梁浅魂穿而来,无缝对接。既来之,则安之!不就是嗜血残忍的战神王爷,还有他身边总是搞事的莺莺燕燕,她相信自己完全可以轻松拿捏他们!

主角:梁浅,程傅衍   更新:2022-07-15 23: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浅,程傅衍 的女频言情小说《丑女医妃嗜血王爷有点僵》,由网络作家“二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的医学天才梁浅意外穿越,穿成了程傅衍的王妃。原主因为貌丑愚蠢,被嫁给不受重视的某人,谁成想,他居然一战封神,将原主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原主惨死之后,现代的梁浅魂穿而来,无缝对接。既来之,则安之!不就是嗜血残忍的战神王爷,还有他身边总是搞事的莺莺燕燕,她相信自己完全可以轻松拿捏他们!

《丑女医妃嗜血王爷有点僵》精彩片段

程傅衍程博衍双眼猩红,香甜的味道不断刺激鼻腔,无法压抑的野性野性无法压抑,心脏在剧烈跳动,口腔疯狂分泌唾液。

动作僵硬地猛地推开门,一具女尸吊在房梁正中,被突然闯进的风,吹动摇晃。

程傅衍程博衍盯住她,垂在脸前的头发,让放他辨认不出这是谁,但理智告诉他,这是具尸体。

即使血的味道再在香甜,死去后,也就没了价值。

但......

梁浅是被手臂上的刺痛惊醒,睁开眼,陌生男人双手抓住自己的手臂,张嘴咬住小臂,嘴角有鲜血流下。

我去,僵尸啊,死后的世界还要被当做食物?

程傅衍程博衍愣住,好像有什么声音,他僵硬地抬眸,对上瞳孔扩大的眼睛,满是震惊。

突然意识到他在做什么,思绪飘飞,然后被猛地推开。

梁浅对上他猩红的双眼,看到他嘴角的鲜血,僵硬的动作,迅速起身,夺门而出。

救命,地府怎么会有僵尸啊?

外面不是阴森的地府,而是古色古香的庭院,跑出圆形拱门,撞上两个身穿白丧服的两个人。

双方都停下脚步,他们瞪大双眼,神色惊恐。

梁浅嘴角抽搐,白,白无常?

转身想跑,突然,脑子像炸裂一般,有什么东西硬塞进大脑,捂住头,踉跄几步,被台阶绊倒,一头栽下去。

意识彻底消失前,隐约看到白丧服跑过来,说话声断断续续。

“不是说上吊死了吗,这,这咋回事儿?”

“管他死没死,元侧妃让把她搬过去,我们照做就是,没死就在,就在棺材里闷死。”

“这......”

“快动手!”

梁浅再度醒来,发现自己在棺材里,外面还有小孩哭喊着叫娘。

伸手推动棺材盖,发出“咚咚”的声音,灵堂所有声音忽地停挺住,竖起耳朵,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那口棺材。

“哗”,棺材推开一点,有光透进来,梁浅深呼吸,一鼓作气,猛地一下,遂随起身动作,把棺材盖推出去,坐在棺材里长出一口气。

今天的一切太匪夷所思了。

她21世纪的医学天才,因患先天性心理疾病成了弃婴,幸亏遇到师傅领养,一路长到成年,利用超高高超的医术自救,续命五年,在二十三岁时因病去世。

以为是死后的世界,可硬塞进脑子里的,来路不明的系统,清楚地告诉她,这是穿越!

脑中的人物属性界面,清晰地写有人物介绍。

北卫国太尉之女梁浅,相貌丑陋又不学无术,五年前被赐婚给当时被皇上嫌恶的衍王,成了衍王妃,生下龙凤胎:哥哥程容与和妹妹程容元。

一年前,衍王程博衍率军大胜元国,在朝中地位节节攀升,元国和亲公主元淑儿非他不嫁,进门做侧妃,却心有不甘,处处针对原主。

元淑儿心机深沉,又买通原主身边的丫鬟红莓,撺掇原主伤害她,好在众人面前装出可怜模样,让原主在五皇子府的声誉每况愈下。

这次原主又一次上当受骗,伤害元淑儿失败后,被程博衍禁足,红莓提出假装自杀,骗取同情,让程博衍解除禁足。

原主信以为真,却在上吊后,被红莓抽走椅子,气断而绝。

除去人物介绍,界面还显示武功、医术、音乐等各属性值。

完成任务增加随机属性值和奖励积分,某属性值达到满分,可半价购买商城内的同属性商品,否则需要消耗积分购买,可赊账,初始限额100。

比如,她穿越前是医术天才,医术的属性值显示满分,可以半价使用各类草药、药丸等。

她穿越到一款改写人物命运的游戏中,最终任务是辅佐衍王登基,成为皇后,通关后可实现玩家任何愿望。

梁浅隐隐期盼,任何愿望,是否也能起死复生?

看到从棺材中起身的人,灵堂瞬间炸锅,所有人推搡离开,站在门外,眼神惊恐地朝里望,眼睁睁看着已经死去的人,又活生生地从棺材里爬出来。

梁浅刚双脚落地,大腿就被一边一个抱住,低头,两张相似度百分之八十的软萌脸蛋,蓄满泪水的两双大眼睛,紧盯自己。

妹妹程容元从垫子上爬起来,迈着小短腿,扑到倒梁浅腿上,小肉手紧紧抱住她,奶音抽抽噎噎。

“呜呜呜,元儿不要娘走......”

哥哥程容与扒住另一边,小脸皱皱巴巴,眼泪直流,委屈巴巴。

“娘,你别走,别不要我们......”

那女人跑走后,程博衍舔添走唇边的鲜血,果然是香甜的味道,深呼吸,暂时放过她。

回到书房,打开暗门,进入地下室,一座人造冰窟,阿左已经等候在此,将瓷瓶里的新鲜人血倒在碗里。

“王爷,按你吩咐,找来的心头血。”

程博衍熟练地端起碗,一饮而尽,解开上衣,盘腿坐下,在阿左的帮助下,运功调理。

一刻后,浑身是汗,长出一口气:“阿左,住在西苑的是什么谁么人?”

阿左愣一下,如实回答:“回王爷,住在西苑的是王妃,王妃方才死了。”

“死了?”

程博衍眉头紧皱,回想刚才,那女人的面孔的确是梁浅,死了,难道那瞬间的醒来,是回光返照?

一头雾水的离开书房,决定去一探究竟。

元淑儿正准备去王府门口等程博衍,没想到在院中碰上,立刻迎上去,眼眶红红,声音哽咽。

“王爷,您可回来了,梁姐姐她,她想不开上吊自杀了!”

“她人呢?”

元淑儿不知前事,添油加醋地解释。

“梁姐姐她,她受不了禁足的委屈,在屋里上吊,现在,现在人已经没了,呜呜呜,姐姐怎么如此想不开啊,因为禁足自杀,这传出去,岂不是叫人误会王爷......~”

程博衍走到院中,见一群人围在灵堂前,声色厉荏厉苒。

“都围在这儿干什么,散开!”

众人回头,默默让开一条路,管家小跑上前回话,脸色惨白,惊魂未定。

“回王爷,王妃她,她诈尸了!”

梁浅听见声音,看过去,是那个喝人血的僵尸。

站在阳光下,面色红润,手脚灵活,锦衣绸缎,人模人样......

程博衍上下打量梁浅,一样的衣着,手臂上一样的伤痕,果然是她。

只是这死去活来的,到底怎么回事?

嫌弃又烦躁地问:“梁浅,你又发什么疯?”


元淑儿眉头紧皱,疑惑不解,向红莓使眼色。

梁浅正欲说话,红莓窜出来,跪倒在脚边,声泪俱下。

“王妃,您还是和王爷认错吧,怎么能想出用上吊自杀,来威胁王爷放您出来呢,现在事情闹大,这不是丢王府的脸吗?”

元淑儿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向梁浅,火上浇油。

“上吊自杀,这,万一不小心真的死了去怎么办,梁姐姐不想被禁足,可以和王爷说啊,何必用这样的方式威胁王爷呢,还害得王府上上下下为你担心。”

程博衍仔细打量梁浅,眼神带刀,言辞冷冽。

“来人,杖责五十,禁足三月!”

如果不是必须弄清楚梁浅的血,为何对他她有如此吸引力,非将她赶出王府不可。

元淑儿装出不忍心的模样,急切地跪倒在程博衍身前,抬头泫然欲泣泫然若泣。

“王爷,梁姐姐她只是一时糊涂,请王爷开恩。”

程博衍不改主意,声音冷硬:“愣着做什么,抓起来!”

梁浅把兄妹俩护在身后,冷眼旁观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心里将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拍拍哥哥小与的脑袋:“小与,带妹妹躲远点。”

“娘~”小与抬头,看见娘浅浅的笑,牵起妹妹的手,乖巧地躲到棺材后面,冒出两个小脑袋来看,两双大眼睛清澈见底,全是关切。

界面显示武功属性值为60,对付几个家丁护卫,绰绰有余。

梁浅一把抓住护卫伸到眼前的手臂,握住手腕,反方向一扭,骨头咔嚓咔哒一声,伸腿把人踹出去,撞倒在门边。

侧身躲开又一人,顺手抽出他腰侧的剑,持剑在手,攻击稳准狠,一时间无人近身。

程博衍看周围手臂受伤的护卫,沉下眼神,盯住梁浅的眼神,像狼盯住了猎物,在又一人被划伤手臂,踹出来后,闪身靠近,直逼梁浅门面面门。

感受到程博衍呼吸的瞬间,梁浅立刻做出反应,抬起手臂挡在中间,但马上被抓住手腕,被以其人之身还起人之道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卸掉胳膊,长剑落地。

接触瞬间,游戏界面弹出新的人物介绍。

程博衍,北卫国第二任短命鬼皇帝,汞中毒,喝人血续命,为此杀害一千余人,但登基不到三年暴毙。死后皇后趁以太子年幼摄政,却联合旧部,覆灭王朝,重建元国。

程博衍正欲把她踹出去,脑海却突然出现梁浅的声音,内容震撼。

停下动作,抓住她手腕不放,直视她嘴唇,确认她没有说话,可是......

妈的,程博衍,你个短命鬼,喝人血喝到我头上,死了算了,免得为祸苍生!

程博衍松手,之前她第一次诈尸时,似乎也听到什么......

看梁浅退后几步,脑海的声音突然消失。

上前一步,想要再度抓住她手腕,却被一把抱住双腿,低头,对上一双水汪汪,但气得通红的狗狗眼。

“不准你伤害娘,你个坏人!”

小元像个球一样的冲出来,跳起来抓住程博衍的手,张嘴狠狠地咬上去。

程博衍伸手抓住他的胳膊,肉肉的,软软的,但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梁浅冲上前,将小元抢回来。

程博衍借机再度抓住她手腕。

王八蛋,是非不分,心狠手辣,满脑子都是浆糊的混蛋!

又听得到了。

程博衍看两人接触的地方,手一松开,又听不到了。

深呼吸,冷静下来,声音平静:“你觉得本王是非不分?那你说,真相到底是什么?”

梁浅深呼吸,强忍疼痛,一字一句道。

“我并非上吊自杀,是红莓给我下药,企图谋杀,并伪造出自杀的假象,而这一切是元淑儿指示她,因为她想做正妃。”

元淑儿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梁姐姐,你怎么能污蔑我,我是真心爱王爷的,能陪伴左右就已经很满足了,万万不敢肖想王妃的位置,你如此陷害,难道是容不下我吗?”

红莓也立刻反驳,跪在地上,声泪俱下。

“奴婢尽职尽责,王妃怎么能冤枉奴婢谋杀您,分明是您自己的主意,还诬陷元侧妃,想要欺骗王爷,王妃您怎能这样做......”

梁浅冷漠看二人唱双簧戏,咬牙,猛地接上脱臼的手臂,长出一口气,直视程博衍。

“在红莓房间枕头下,有一个暗格,里面有元淑儿买通她的钱财,你可以派人去搜。”

红莓大惊失色,惶恐不安。

程博衍一挥手,立刻有下人跑去红莓房间,直奔床头,果然发现暗格。

“王爷,的确有东西!”

下人手拎一个小箱子跑来,在程博衍面前跪下,打开箱子,是整整一箱财宝。

红莓哭喊着扑过来,想抢箱子,被下人一脚蹬开,扑倒在地,立刻爬起身,用膝盖挪到梁浅身前,声泪俱下。

“王妃饶命,奴婢偷拿您的东西,罪该万死,王妃饶命!”

梁浅垂眸看不断磕头的人,反应还挺快,眉头一挑。

“究竟是偷拿我的,还是元淑儿给的,王爷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我从小生在北卫国,可没有刻印元国图腾的首饰。”

程博衍拿起箱子里的一个手镯,上面的花纹是一条蛇,蛇是元国皇族图腾。

元淑儿站在一旁,低头沉默,双手交握,指甲紧扣手心,看一眼红莓,眼神阴狠,无声威胁。

红莓接收到她的视线,身体不由自主颤栗,想到家人,突然爬起身,大喊撞向棺材。

“王妃,红莓愿以死谢罪,求您不要再执迷不悟,认错吧!”

“咚!”黑色棺材上留下鲜红血迹,红莓倒在棺材前,临死前不甘的目光死死盯住梁浅。

元淑儿也立即下跪,扑倒在程博衍腿边,哭诉。

“王爷冤枉,臣妾房里的首饰丢了不少,一直没声张,一定是红莓手脚不干净,偷拿的,绝非我怕臣妾买通她。”

随即又委屈地看向梁浅:“梁姐姐,你明知红莓偷藏钱财,怎么之前不管教,如今还拿这些当证据栽赃我,莫不是一开始就算计好了?”

红莓的死,元淑儿的解释,和原主在王府众人心中,日积月累的坏印象,程博衍刻板印象认定这是梁浅的计谋。

怒不可遏地上前抓住她手臂:“梁浅,以前伤害淑儿还不够,现在竟然想出这种歹毒的计谋,蛇蝎心肠,来人!拉出去杖责......”


“王爷,梁太尉来了。”

梁永下朝,收到衍王府噩耗,女儿上吊自杀,朝服都来不及换,匆忙赶来,结果看到梁浅好生生的,陪嫁丫鬟一头血倒在地上。

梁永径直来到程博衍身前,朝他拱手。

“衍王爷,臣管教无方,小女一再做错事,王爷干脆赐她休书,臣带她回府,严加管教。”

程博衍还抓着梁浅手臂,几度听到她内心独白,再加上她的血似乎对他有奇用,不能放她离开。

“梁太尉言重了,王妃也是被人陷害,也怪本王近段时间冷落了她。”

把梁浅拉到自己身边,语气温柔:“今天王妃受惊了,从今日起,搬来和本王同住,本王一定悉心照顾你和孩子。”

梁浅莫名其妙,但程博衍已经松开手。

“今天的事到此为止,王妃和梁太尉也许久未见,想必有很多话想和他说,先回别院休息吧。”

梁永拱手,程博衍转身离开,元淑儿瞪大眼睛,慌张地从地上爬起来,追上程博衍。

“王爷,梁姐姐她......”

拐出灵堂,程博衍停下脚步,回身狠狠掐住元淑儿的脖子,一只手直接将她提起来。

“闭嘴,谋杀王妃失败,又编出假死一说,真当本王什么都不知道,禁足三月,滚!”

程博衍甩手将她摔倒在地,像丢垃圾一样,头也不回地离开。

元淑儿扑倒在地上,双手捂住脖子,瞳孔扩张,张大嘴,大口呼吸,面色惊恐。

程博衍回到书房,立刻叫来十几名暗卫。

一个接一个的抓住他们的手臂,全部脑海空白,无法听到他们的心声。

难道,真的只能听到梁浅的心声,是因为喝了她的血?

她又为什么会知道未来的事?

自己会登基,因汞中毒,饮人血,三年内暴毙......

程博衍站在书案前,皱眉沉思,背后的暗卫悄悄看彼此眼色,疑惑不解。

梁浅哄好小与和小元后,和梁永回到屋内。

“爹。”声音哽咽,“是女儿不孝,害您担心......”

梁永放下茶杯,摸摸她的脑袋,打断她,满面慈祥。

“是爹无能,当初没能劝阻皇上将你许配给衍王,王爷一心在政,又娶了元淑儿这么个心机深沉的女人,在王府受委屈了吧?”

界面再次新增人物介绍,梁浅仔细看完,胸口发闷,喉咙发涩。

梁永是历史上有名的忠臣,历史上,因为劝诫程博衍不要滥杀无辜,不得他信赖。

最后被奸臣设计陷害,满门抄斩。

甚至因梁王妃去世,被送回太尉府的小与和小元也没逃过,被斩首示众。

“爹,别担心我,女儿会照顾好自己,不要因为我支持衍王,他不值得。”

梁永紧张地捂住她的嘴,一本正经:“说什么傻话,不要擅自议论皇家的事。”

梁浅扒下他的手,一脸急切:“可是爹,你看他像是能当个好皇帝的样子吗?他......”

话语顿住,突然想起,游戏的最终任务,写明要辅佐程博衍登基,成为他的皇后。

这是什么,强制性绑定吗?

“慎言,这话再说不得,我从家里安排几个丫鬟过来照顾你,免得你在王府受欺负。”

梁永语重心长,嘱托颇多,才离开。

梁浅关上门,站到镜子前,浅显但斑驳的伤疤,遍布全脸。

原主五官很漂亮,但因为伤疤,显得面目可憎,再加上喜欢花花绿绿的衣服,成为野史记载的丑女。

梁浅凑近镜子,仔细观察,是陈年烧伤疤痕,可以消除。

纾解了一口气:“就说两个奶娃长那么可爱,也不能全是爹的基因,这底子不差嘛。”

傍晚,梁永安排的人从太尉府赶来。

“王妃,你受苦了。”

梁浅幼时与母亲遭遇火灾,母亲去世,她满脸伤疤。而赵杏是从小照顾她的乳娘。

跟在赵乳娘身边的丫鬟低头:“奴婢可素见过王妃。”

赵乳娘和可素收拾东西,梁浅要搬去程博衍的院子。

小元跑出来扒住梁浅的腿,仰脸,眼泪汪汪:“娘,你要走吗?你不要我和哥哥了吗?”

小与跟在她身后,抿嘴站在门边,耷拉着一双狗狗眼。

梁浅蹲下,一手抱住小元,又招手,看小与冲进怀里,语气温柔。

“小与,小元,娘要搬去爹的院子住,你们想要一起吗?”

小元小胳膊圈住梁浅的脖子,和她贴脸蹭蹭,声音软乎乎:“我要和娘一起住。”

小与低垂眼眸,有些犹豫。

“怎么,小与不想和娘一起住?”

“不是,”小与着急地摇摇头,“想和娘一起,但是......”

“害怕爹?”

小与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把小脸埋在梁浅脖颈处。

梁浅揉揉他的脑袋,轻声安慰:“没事儿,娘在呢。”

哄好两个奶团子,因为程博衍的院子没有收拾孩子的住处,梁浅先搬过去,赵乳娘留在别院,陪兄妹俩再住一晚。

梁浅从商城挑选了祛疤膏药,赊账30积分,心中默念,东西便出现在手上,泡澡时,涂满全脸,一刻钟,感觉皮肤呼吸通畅。

和衣推门而出,和刚回房间的程博衍对上视线。

程博衍第一次见她素面朝天,一身白衣,竟一时恍惚,水汽朦胧下,有惊为天人的感觉。

梁浅系好外衫,语气冷淡:“王爷可没说,同住是指一间屋子?”

程博衍回神,定睛一看,还是一脸伤疤的丑陋模样。

“这是本王的屋,你睡隔壁。”

梁浅愣住,仔细看,还真不是自己的屋子。

程博衍看她神色,就知道她一定又在心里嘀嘀咕咕,伸手抓住她手腕,开始读心。

有病,浴室居然开两扇门,什么鬼设计?

无缘无故又抓我干嘛,还想抱着来一口啊,喝人血的变态!

程博衍听到这话,神色尴尬,松了劲儿,挪了位置,手腕纤细,被他完全握住,低头看,嫩白的皮肤下,血管跳动的感觉清晰可见。

梁浅放弃挣扎,反手,手指搭上他脉搏,眉头微皱,表情逐渐沉重。

程博衍毫不反抗,专注地看她表情,听她在心里的诊断结果。

汞中毒情况严重,果然在依靠喝人血续命,身体已出现负荷状态,不用五年,必死无疑。

程博衍心脏一紧,手指下滑,打断把脉,牵住她手指。

“白天自己接胳膊,傍晚写药方去拿药,现在又给本王把脉,你懂医术?”

“略懂一二。”

“本王身体如何?”

梁浅也在茶桌边坐下,由他把玩自己手指,不急不缓。

“有什么问题,王爷应该一清二楚吧?”

程博衍很仔细地抚摸梁浅的手指,纤细修长,连指甲盖都粉粉的很可爱,和容貌不一样。

“早上的事,是个意外,毒发之时,本王难以自控。你若能解毒,条件随你开。”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