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丑女医妃战神王爷你捂好马甲

丑女医妃战神王爷你捂好马甲

一百万美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个是中医世家接班人,一个是丞相府面貌丑陋的嫡长女,仅仅因为出了一场车祸,向晚的身份便从前者变为后者。她穿越的时机不会,原主刚刚被皇帝赐婚给那位家喻户晓的战神王爷,对方虽然身份尊贵,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向晚决定去会一会那位未婚夫……

主角:向晚,夜溟   更新:2022-07-15 23:2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向晚,夜溟 的女频言情小说《丑女医妃战神王爷你捂好马甲》,由网络作家“一百万美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个是中医世家接班人,一个是丞相府面貌丑陋的嫡长女,仅仅因为出了一场车祸,向晚的身份便从前者变为后者。她穿越的时机不会,原主刚刚被皇帝赐婚给那位家喻户晓的战神王爷,对方虽然身份尊贵,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向晚决定去会一会那位未婚夫……

《丑女医妃战神王爷你捂好马甲》精彩片段

夜安国丞相府

“孙先生,您确定我家小姐无碍吗,明日她就要出嫁了,可现在人还没醒。”

“确实无碍,睡一觉就好了。”

门外传来的声音吵醒了屋内正熟睡的少女,向晚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奇怪的屋顶,愣了片刻立刻坐起来,四周古色古香的摆件让她不由皱起眉头。

怎么回事?这是哪里?

她下意识摸了摸脑袋,一阵剧烈疼痛传来,接着脑海里涌入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出生于中医世家,一直以来都是医界翘楚,下班刚出医院,就被一辆黑车撞到,醒来就在这里。

这里是夜安国,她是丞相府的嫡女,也叫向晚,因为面相丑陋,被皇上赐婚给了那位夜安国家喻户晓的战神王爷——辰王夜溟,明天就要出嫁了。

向晚整理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很显然,她穿越了,而且明日一早就要出嫁。

她低头轻叹,起身走到镜子前,开始打量自己。

原主其实算不上丑,只是半边脸布满红斑,若是没有这红斑,只怕得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了。

她一脸可惜的摸着自己的脸。

“这是越洋蛇毒。”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向晚吓了一跳,“是谁?”她警惕的看向四周。

“我是佛北月,灵魂寄居在你那副银针上,可帮你解万毒。”

“银针?“

“我在床铺的枕头下。”那道声音冷冷道。

“车祸发生时,你的血滴到了银针上,唤醒我与你缔结了契约,自契约始,你我灵魂相连,所以你能听到我说话。”

向晚沉默,走到床边,拿起银针轻抚,这银针,是向家的传家之宝,也是爷爷的留给她的唯一念想,她每天都带在身边,没成想倒是救了她一命。

“那我的脸上的毒可解吗?”她轻声道。

“洛神针即可。”

洛神针?这副银针的名字就叫洛神针!

向晚当即开始为自己解毒。

她一手拿着银针,另一手辅助定位,放血,清理毒素一气呵成,慢慢的,脸上的红斑全部都消失不见。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勾了勾嘴角,果然是美人,除了有点瘦,说是倾国倾城都不为过。

想到原主因为这张脸受过的苦,向晚眸低闪过一丝狠意。

原主在得知自己要嫁给辰王的时是开心的,可她自知配不上辰王,本想拒绝,可是皇上的命令又不敢不从。

赐婚后,因为辰王人长得俊美,且手中权势滔天,她开始受到京城一众小姐的白眼,说她配不上辰王。

更有甚者,说她是凭身子勾引了辰王,她们要是她,还不如死了算了,于是在她到来的前一日,原主忍受不了流言蜚语,跳河自尽了。

既然她来了,那么那些曾经欺压过原主的人,她会一一和他们好好算账!

“一会见到那个贱蹄子你就照我说的去做,娘向你保证,她一定会乖乖就范,这辰王妃的位置一定是你的。”

门外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向晚的思绪。

她立刻把洛神针贴身藏好,坐在茶桌上,就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孔走了进来。

向夫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向晚,看到她脸上的印记不见后一脸震惊,但很快恢复镇定,不屑的说道:

“怎么?落个水就把你的礼义廉耻都弄没了?见到我都不行礼了吗?”

想道她们母女二人对原主做的事,向晚眼底闪过一抹狠色,不慌不忙的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水笑道:“你也配?”

向夫人没想到她回这么回答,顿时瞪大双眼:“你是不是以为嫁给辰王,就可以站在我们的头上了!”

“不然呢?我没空和你们闲扯,趁我现在心情好,赶紧走。”向晚不耐烦道。

“走?这是我家,你想让我和我娘走哪去?”一旁的向月缓缓道。

向晚抬眸看去,就看到一个身着一席粉色罗裙的少女,要不是知道她做的那些事,她可真要把她当成个娇俏美人了,真是可惜,她轻叹一声。

向月看她没有回话,当下气急就要冲上去,被向夫人一把拦住。

“就算你嫁到辰王府,我也还是这丞相府的夫人,是你的娘,怎么?这还没出门呢就忘了娘家了?”向夫人轻笑。

向晚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开始大笑起来,片刻,她冷冷道,

“娘?世人皆知我娘乃是先皇义妹,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敢在这顶着她名号?”

“向晚!你敢这么和我娘说话!你真以为没人……”向月话没说完就被向夫人打断。

“你真以为你能嫁到辰王府吗?”向夫人握着向月的手轻点两下。

向月点头,拿出袖口里早已经准备好的刀,缓缓道,

“本来呢,我想念着姐妹旧情,让你没有痛苦的离开,可是现在既然你出言不逊,那我就只能让你痛苦一些了!”说着她就朝着向晚的脸刺去。

可向晚却似乎早有察觉,不紧不慢的一手抄起桌旁的凳子,挡住向月的刀,另一手拿出银针,快速朝向夫人刺去,让她暂时动弹不得。

不出一分钟,袭击她的两人都已经倒在了地上。

看着地上的两人,向晚嗤笑一声,“姐妹旧情?什么旧情?是你大冷天把我踢到湖水里,还是你们娘俩不给我饭吃让我挨饿?”

说起原主也可怜,四岁时没了母亲,丞相父亲在她五岁时娶了如今的夫人,有了后娘以后,亲爹开始慢慢变得像后爹,原主的生活一落千丈,挨饿受冻都是轻的,而始作俑者就是面前这两人。

她捡起地上的刀,走到向夫人面前,用刀轻轻挑起她的下巴:“就凭你们这些雕虫小技也想杀我?”

向夫人没有说话,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恨意,

“你真的以为当了辰王妃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我告诉你,皇宫里那些人可都是会吃人的,要不你那个短命的娘也不会死。”

“我娘怎么死的你难道不是心知肚明?”向晚阴恻恻笑着,缓缓问道。

向夫人听到她的话,表情瞬间凝固,充满恐惧。


角落里的向月见她们在说别的,趁机偷偷捡起地上的板凳腿就要朝向晚袭来,就在她快打中的瞬间,向晚抿唇闪过,转身朝着她的脸就是几针。

“啊啊~!”感受到痛意,向月瞬间尖叫起来。

“你果然和你那短命的娘一样,都容不得别人!”一旁的向夫人激烈地挣扎,死死地盯着她,像是要把她吃掉。

“?你看清楚,是你女儿要杀我在先。”向晚无语,怎么这群想当小三的,逻辑都这么横?

向夫人无视她的话缓缓爬向向月,“走,月月,咱们去找你爹给你主持公道!”

说完她还看了眼向晚,以为能看到她恐惧的神情,却不想向晚一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好啊,你去啊,叫他来我们好好聊聊,你们俩带着刀子出现在我一个病人的房间是意欲何为?”

向夫人听到她的话,脸色瞬间煞白,她知道月月脸上的伤只是划了表皮,不会留疤,养几天就好,但她的刀是老爷亲手送的,根本不可能解释的清……

看她们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向晚又缓缓道,“不走?那就别怪我……”说着她又拿起银针。

向夫人见状连忙爬起,冷哼一声,拉着向月落荒而逃。

呵,就这点本事,向晚冷嗤一声上床睡觉。

城南辰王府

夜溟负手站在院中,凝望远方的月亮。

他身姿挺拔,一身黑衣劲装尽显神秘,威严,虽看不到正脸,但身上散发出的狂妄与霸气,让他看起来就像暗夜中的神低一般高高在上,不可亵渎。

“王爷,明日的婚礼如何是好?”一旁王府的管家恭敬的询问到。

“就按照正常的仪式就好,不必找我过问了。”他冷冰冰的回答。

“那王爷明日可要出面?”

“不出面,你们看着办。”夜溟转过身来,冷冷的说道。

俊朗的面容似天上下凡的仙人,高挺的鼻梁恰到好处,给人带来的高度的视觉冲击,他看着管家,眼睛深邃而幽黑,像一泓寒潭,尽显神秘。

翌日清晨,还没等向晚起床,就有一大群人就站在她的房间外叽叽喳喳。

向晚被吵醒,慢悠悠爬起,缓缓打开门。

众人听到声音回头,瞬间被吓到,这还是那个丑女吗?

只见她素面朝天,整张脸却白皙细嫩,如柳的眉下,一双杏眼顾盼生辉,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美而不娇,艳而不俗。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向晚摸了摸自己的脸。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进门为她梳洗打扮。

知道这些人都是宫里派来的,向晚没有丝毫反抗,过了好久终于弄好后,她拿起洛神针,在宫女的搀扶下上了花轿。

辰王府门前。

“诶?这辰王怎么还不来迎新娘子啊?”

“对啊,他不会不来了叭?”

“他不来这轿门谁踢啊?”

向晚坐在轿内,静静听着外面的议论。

这辰王,还真是会给自己找事,她无语,迟疑片刻,掀开了轿帘,没人踢轿门,她自己下去。

众人只见一双纤细白嫩的小手掀开了轿帘,随后一个身子纤瘦的女子走了出来。

一旁的喜婆忙上前扶着,满脸笑意,迎接她进府。

因为辰王不在,所有拜堂的礼仪全都省去了,辰王府的人直接把她送到了夜溟的房间内。

向晚等了很久也没人来,从早上到现在,自己没吃过一口东西,肚子早就已经饿得咕咕叫了。

这房间里只有床上的花生红枣,她饿极了,上前抓起就开始吃,觉得口渴,还将屋内的酒水也一饮而尽,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皇宫内

皇后放下手中的茶杯,有些狐疑的问道回来复命的人:“真有那么好看?”

“皇后娘娘,千真万确,奴婢亲眼看到的,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不知外面怎么传的,竟说她是一个丑女。”

皇后挺直腰身:“不可能,上次宫宴本宫瞧得好好的,她右边脸上好大一块红斑呢!”

下面的人也不好说什么了,只是说自己亲眼瞧见的,千真万确。

皇后一脸的不相信,冷哼一声,“反正明天她都得进宫,本宫倒要看看她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向晚再醒来,天已经黑了,屋内还是只有自己,她心里琢磨着辰王今晚到底会不会回来?忽然就听见外间传来咣当的一声,像是有人把门撞开。

“谁?”她拿起油灯,有些紧张的问道。

没有人回答。

她稳了稳心神,举起油灯缓缓的靠近,突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伴随而来的还有浓重的血腥味。

咣当一声,向晚手中的油灯跌落在地上,她用力的挣扎,双手死死地把住男子的手,试图挣开男子的牢笼。

“不想死,就不要动!”男子冷冷开口。

向晚费力的点了点头,一动都不敢动,男子慢慢把手松开。

“五昧蛇毒,会使患者出现呼吸困难,四肢麻木的症状,三个时辰内若是没有解毒,患者会死于心脏骤停。”向晚脑海中忽然传来了佛北月的声音。

“怎么解毒?”向晚小心翼翼问他。

“洛神针法辅以草药即可。”

向晚了然,四周安安静静的,一点声音也没有,她不敢轻举妄动,试着稍微挪了一下脚,谁知男子立刻把剑悬在她的脑袋。

她趁机快速开口说到:“你中了蛇毒,现在呼吸困难,四肢麻木,胸口有些闷,若是在三个时辰内没有解毒的话,就会死于心脏骤停,我,我可以解毒。”

男子没有动。

向晚紧接着说:“只要你放了我,我就可以给你解毒,而且今晚之事会烂在我的肚子里,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半晌,男子开口:“你懂医术?”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冰冰。

知道自己没了性命之忧,向晚开始大胆起来:“现在我只知道你中了蛇毒,至于别的我需要看完伤势,才能进一步下定论。”

“伤在哪里?”

男子没说话,只是把左臂举了起来。


向晚捡起油灯,缓缓的靠近。

一条像蜈蚣的伤口趴在男子的左臂上,伤口很深,血液呈现黑色,四周皮肤有红肿的迹象。

“你跟我到内室去,这里灯光太暗,处理起来比较麻烦。”

一到了专业方面,向晚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丝毫没有注意到男子眼中闪过的一丝玩味。

二人进入室内,光亮充足,向晚也看清了他的相貌。

男子个子很高,目测一米八五左右,脸上带着面罩,说实话,看着就不像池中之物。

“坐下,把衣服脱了。”向晚的声音清冷。

脱衣服?

男子没动,眼里闪过一丝危险。

向晚看他没有动的意思,语气有些严肃道:

“你现在应该已经感觉到了胸口有些闷了,我需要在你心口处施针,保护你的心脉,你不脱,我怎么施针?”

男子听到这话,也不矫情,三下两除二就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

男子的腹肌在灯火的照亮下,呈现古铜色,不得不说,这是向晚见过最好的身材了。

她也不磨蹭,立马就在他的胸口处施了两针,随后又在他的左臂施针。

过了半刻钟,黑血不断的流出来,向晚捡起他放在桌子上的衣服随意擦了擦血迹。

男子明显的感觉到胸口处缓解了很多,也就慢慢的放下了怀疑。

又过了半刻钟的时间,慢慢的黑血不流了,向晚收起银针开始下逐客令,

“好了,你回去以后找个郎中开几副药就行了,你可以走了。”

男子没有动,向晚以为他还有事,凑近他问道:“还有不舒服?”

她本想检查伤口,谁知对方一把扯下脸上的面罩,抓住她的胳膊挑眉问道:

“向大小姐,这是本王的寝宫,你让本王往哪走?”

什么?

向晚站起来,惊讶的问道:“你就是辰王?”

夜溟起身,若有所思的打量她一眼,同她擦肩而过,走进了外面的书房。

向晚追过去:“你是夜溟?”

夜溟听她叫自己名字,微微蹙眉,又想起刚刚她施针的样子,

“你真的是向家嫡小姐,向晚吗?”

这个女人身上的的疑点实在是太多了,这张脸不似传闻中说的那么丑陋就算了,堂堂一个丞相府的嫡出小姐居然还会这么高超的医术?

夜溟死死盯着她的眼睛,似乎要将她看穿。

向晚勾了勾:“是不是丞相府的嫡出小姐,你去查不就好了吗,左右我说了你也不会信,又何必问我呢?”

她就不相信他能看出来她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像是想到什么,顿了顿她又说到

“不过,我想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你身上的毒,你如果还不解的话,明天早上管家就得为你收尸了。”

夜溟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就字面意思。”向晚拿准了他不会把自己怎么样,越发大胆。

他大半夜穿着一身夜行衣,中了毒不去找御医,反倒是悄悄的躲进府中,一看就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现在怕是不能让别人知道他受伤了吧!

“你胆子很大嘛!”夜溟咬了咬牙。

向晚也没怕他:“王爷此言差矣,若是您一开始就表明身份,那我为你解毒,当然是义不言辞,可是您不表明身份,那我就有理由因为不确定自己救的是好人还是坏人而有所保留了。”

“伶牙俐齿。”夜溟冷脸凝视她,“本王现在命令你,为本王解毒!”

向晚看他样子不怒反笑:“我刚不是说了么?让你找郎中开几副药,我手里可没有药材。”

夜溟越发不耐烦,抽出张纸:“需要什么药材,写在这上,让管家去寻。”

向晚挑挑眉,缓缓拿起笔,顿了顿又说到:

“我写了是不是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了?”

“你想要什么?”夜溟冷冷问道。

“明日要进宫面见皇后娘娘,不知王爷可有时间一同前往呢?”向晚狡黠的说道。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那皇上的后宫佳丽三千,那些女人都能唱十多场戏了,想想明天一大早上就要面对她们就很烦!

不过若是有辰王给她撑场子,这件事情就好办了。

“若是本王说没有时间呢?”夜溟抬起眼眸。

向晚把笔放在了桌子上:“没有时间也可以,我自己去也无妨,不过这毒,就只能你自己去宫里找御医开药了。”

“你在威胁我?”夜溟的声音莫名的有些冷。

“嗯哼~我可不敢,一切都由你做主不是吗?”向晚给夜溟行了个礼。

夜溟知道,这个女人是在威胁他,不过他确实没办法找别人医治,他挑挑眉,

“按你说的办!”

向晚看他样子,知道这件事是成了,就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了她需要的药材,让管家去寻找。

随后又帮他再次施针放毒,确保他性命无忧。

片刻,大功告成,夜溟对她挥了挥手示意退下。

她本想回答好的,却想起来,自己没地住。

“我还有件小小的事情,想请求王爷。”向晚卑微讨好的说道。

“能不能让管家帮我安排一间房间。”

夜溟起身看了她一眼,随后找人叫来管家,安排他随意给她找一间屋子后就离开了。

等夜溟走了以后,张管家一脸讨好的带着向晚去了她的院落。

他在前面边走边介绍:“这辰王府啊,是后建立起来的,这府邸原本是没有这么大的,后来王爷多次立了战功,先皇觉得没有什么好赏赐给王爷的,就把这整块地都给了王爷。”

向晚跟上去,边走边打量王府,她发现这王府还不是一般的大,惊叹在王府的壮阔中,不知不觉就到了。

张管家指着面前的院子,“王妃,就是这里了,要是有什么地方您不满意,老奴再给您重新安排。”

向晚进屋打量了一番,觉得这屋子甚好,就让张管家先回去了。

第二天清晨。

向晚早早就起来了,今日要进宫,又是一大堆麻烦的事情。

她坐在镜子前看着自己乱糟糟的长发,想找人来帮她,一开门,就看到四个侍女等着她。

“给王妃请安”四个人齐刷刷的声音,让向晚有些目瞪口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