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将军夫人她重生了

将军夫人她重生了

晏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云舒有眼无珠,错把鱼目当珍珠,最后,她被人算计利用,落得一个众叛亲离,凄惨而死的下场,还连累了深爱她的男人,和她那个软萌可爱的宝贝儿子。一朝重生回到过去,云舒抱起自己的宝贝儿子,从此踏上虐渣打脸之路。前世的她一定是被猪油蒙了心,才会错过萧璟这么好的男人,重活一世,她一定要好好弥补对他的亏欠。

主角:云舒,萧璟   更新:2022-07-15 23: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舒,萧璟 的女频言情小说《将军夫人她重生了》,由网络作家“晏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云舒有眼无珠,错把鱼目当珍珠,最后,她被人算计利用,落得一个众叛亲离,凄惨而死的下场,还连累了深爱她的男人,和她那个软萌可爱的宝贝儿子。一朝重生回到过去,云舒抱起自己的宝贝儿子,从此踏上虐渣打脸之路。前世的她一定是被猪油蒙了心,才会错过萧璟这么好的男人,重活一世,她一定要好好弥补对他的亏欠。

《将军夫人她重生了》精彩片段

“哗啦——”

一盆冷水从头浇下,瞬间让云舒打了个寒颤。还不等她看清眼前的情况,就听耳边传来一道艳丽的声音。

“姐姐在这种地方都能睡过去,妹妹该说你是心大呢,还是本就没有心呢?”

看着眼前被束缚在刑架上的云舒,云雅诗眼中是抑制不住的得意。就算是天生凤命又如何?不还是照样被她把玩在掌心!

想到日后自己的荣华富贵,云雅诗脸上满是兴奋,脚下往云舒身边靠近,满是恶毒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对了,只怕姐姐还不知道,被你亲手杀死的那个孽种,就是你亲生的孩子吧?真是可惜了,听说他到死的时候,嘴里都还在念着姐姐的名字呢。”

“云雅诗,你该死!”

原本安静垂着头的云舒,忽然之间像被人扼住了咽喉一般骤然一僵。唰的一下抬起头,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瞪着云雅诗,支离破碎的声音中满是绝望。

“姐姐这么说,真是伤了妹妹的心!”见云舒这般,云雅诗脸上的恶意越来越大。洋洋得意的看着云舒,睨着眼漫不经心的开口。“不过姐姐这就受不了了?要是妹妹说,从你回来之后的一切,全都是我设计好的呢?”

“不仅仅是霍璟和你关系,甚至霍家的满门抄斩,全都是因为你,才落得了那样的下场!”

“噗——!”

看着面前得意的云雅诗,云舒只觉喉口一甜,一口鲜血尽数喷洒在云雅诗的裙角!

“哈哈哈!我云舒妄活一世,竟如此有眼无珠,识人不清!”

云舒惨笑着,血却一股股从嘴角溢出,顷刻便染红了胸前。而她却置若罔闻,只是死死的瞪着眼前的云雅诗。

“真恶心!”到了这个时候,云雅诗也没了继续装下去的欲望。一脸厌恶的朝身旁摆了摆手,看着云舒的视线,如同蝼蚁一般。

“杀了她罢!”

直到冰冷的乱刀刺入体内,云舒这才恍然意识到,自己的这一生简直就是个笑话!若是能重来一世,她定要让这些欺她、辱她之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

“啪!”

“好你个贱蹄子!不知道夫人身体虚弱,还给夫人喝这种东西?要知道夫人的身子可是金贵得很!像这些东西哪能让夫人喝?!”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紧接着就传来训斥。嘈杂的声音让云舒心下一惊,顿时就睁开了眼。

这里是?!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云舒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有朝一日,她居然还能再回到将军府?

不,不对!

云舒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将军府早就因为她而落得个满门抄斩的命运,又岂会是现在这副模样?

可现在眼前分明就是她待了七年的地方!既然不可能是那个被抄家的地方,那这里......

忽然间,一个不可能的想法浮上了云舒的心头,顿时让她心中一震!

莫非她,重生了?!老天爷果然听到了她前世的愿望,所以给了她一个重获新生的机会?!

云舒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下的床褥,在感受到实打实的存在后,眼眶顿时有些湿润了起来。只是还不等她继续感慨下去,外面嬷嬷的斥责声,却让云舒眼中一冷。

“小少爷现在还生着病,若是连夫人也一同病了,那府上岂不是连个管事的人都没了?反正只是落水着了风寒,去找个大夫看看就行了,这点小事还要来麻烦夫人?”

呵,说得可真好!明面上倒是处处在替自己着想,这话里话外却都在说她专于权势,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管不顾,俨然是在败坏她的名声!

“闭嘴!”

云舒冷叱一声,用力从床上撑起身,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狠狠的一巴掌甩在嬷嬷的脸上!

“夫人?!”

被打了一巴掌的嬷嬷心里又惊又气,只是以往软弱任由他们摆布的人,此时却看着她冷冷一笑,露出了他们从未见过的强势。

“在这将军府,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嬷嬷指手画脚了?”

看着四周被她的举动给惊到的众人,云舒眼眸一凛。心中冷笑不已。前世她真是被猪油蒙了心!看看这府上的人,又有几个是真心向着自己的?

只是,现在并不是处理这个的时候。云舒沉着脸,将这一圈人的脸都记在心里之后,直接披上外套,冷声吩咐。

“所有人都跟我去看小少爷!”


前世她听信云雅诗的谗言,对自己这个孩子可谓是冷心冷眼到了极致。眼下一推开门,在看到床上的人儿后,顿时只觉心如刀绞!

只见五岁大的小人儿,此时正满脸通红的躺在床上,额头满是溢出来的冷汗。此时紧皱着眉头,嘴里还在不停的呓语。

“娘亲,不要,娘亲......”

“我的好熤儿,是娘亲错了!”

听清霍言熤喃喃的话后,云舒眼眶顿时一红,快步走到床边,抖着手替他擦去额头的汗珠。转身却是眼神一戾。

“丫鬟呢?大少爷都烧成这样,为什么还不给他喂药?!”

听到云舒的呵斥,众人忍不住一抖,一个小丫鬟颤巍巍的上前。

“夫人,药刚熬好,还没拿过来。”

“还不快去!”云舒着急的喊着,正准备亲自去将药给端来,却忽然感到衣摆好像被人抓住,一转身却对上一双雾蒙蒙的眸子。

“娘亲不要生气,是熤儿让娘亲难过了,生病也是熤儿该受的惩罚。”

小家伙声音软软的,还带着生病的虚弱。可即便如此,却还不忘安慰正在愤怒的云舒。

“熤儿没错,是娘亲错了!”

霍言熤的这番话,差点没把云舒的心说碎了。当即也顾不上呵斥那小丫鬟,连忙凑到窗边,动作轻柔的替他擦拭起额角的汗珠,连说话都小心翼翼的。

“熤儿乖,等会儿娘亲喂你把药喝下去,就不难受了。”

这边云舒轻言轻语的哄着,那小丫鬟也将煎好的药送到了手边。

只是云舒不过才将将把碗端起,脸色瞬间就是一变!手中的药碗也用力摔在地上!

好啊,她就知道!她的熤儿向来身子健康,前世没道理会落得那样的地步,原来问题都出在这!这碗药有问题!

云舒眼中闪过狠意,正要开口质问眼前的小丫鬟,一道威严的声音顿时响起。

“云氏,你这是在干什么?!”

随着话落,一个满脸严肃头发花白的老夫人也来到了屋内。云舒望去,竟是霍老夫人盛氏。再次看到老夫人出现在自己眼前,云舒眼底不由得一阵恍惚。

明明前世也不过半年不见,此时再见却恍若隔世。当年在霍家满门抄斩的时候,云舒怎么都没想到,最后拼死护着她出来的人,竟是向来不待见自己的老夫人!

前世的记忆还历历在目,不过须臾,云舒便红了眼。

只是,此时的霍老夫人,却并不知道云舒心中复杂的情绪。眼下见她不过呵斥了两句,就沉着脸不说话,心中对她顿感失望至极。

“糊涂!熤儿可是你的亲儿子!这天底下,有你这样当娘的吗?!”

看着霍言熤被烧得小脸通红,盛氏心疼的恨不得将云舒的心肠给剖开来,看看里面到底是不是黑的!

先前就听信谗言,对她的宝贝曾孙态度冷淡。她念在云舒还年轻,做了些糊涂事,总想着忍忍就能过去了。可现在云舒居然变本加厉,要亲手害死她的曾孙!虎毒还不食子啊,她云舒是怎么狠得下心的?!

盛氏越想越气,看着云舒脸上失望到了极致。也不再继续质问,而是冷声看向自己身旁的嬷嬷。

“既然你不愿当我们霍家的媳妇,那我也不强留你!去将文房四宝呈上来!今儿个我就做回主,成了你的心意!”

“曾祖母不要!”

“老夫人?!”

两道声音异口同声的响起。

云舒脸上的笑意满是苦涩。前世她拼了命想要逃却逃不掉的地方,如今倒是轻而易举就能离开,还真是有够讽刺。只是,这一世,她定然不会像前世那般蠢笨!

而霍言熤此时也紧紧抓着云舒的衣角,看着盛氏眼中满是恳求。

“熤儿不要娘亲走!是熤儿不想喝药才把碗打翻的,和娘亲没有关系!曾祖母不要怪娘亲,也不要赶娘亲走!”

他还想和娘亲再待一会儿,就一会儿。虽然娘亲现在不喜欢自己,但是只要他足够努力,娘亲一定会喜欢上自己的!


想到云舒往日为数不多的柔情,霍言熤眼中闪过渴望。拉着衣摆的手更加用力。

听到这样的话,云舒忍不住又是心中狠狠一抽。密密麻麻的疼包裹着胸腔的位置,让云舒当即就想要不管不顾的将小家伙揽入怀中。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

云舒狠狠的咬破舌尖,锐利的疼痛让她眼中闪过一丝清明。当即就看向盛氏,脸上满是坚定。

“老夫人,并不是我不想喂药,而是这药有问题!若是知道让熤儿喝下这碗药,只怕会......”

云舒的话还未说完,身旁一道尖锐的声音却突兀的插了进来。

“夫人,您不要再在老夫人面前说这些了!这药明明就是您送过来的!”

一道粉色的身影上前两步,直接挡在了霍言熤和云舒身边,早已哭得红肿的眼睛,此时正狠狠的瞪着云舒。

“若是夫人真的不想喂药,让我们这些下人来做就好!作何要浪费辛辛苦苦熬了两个时辰的药!”

这丫鬟是霍言熤身边的贴身丫鬟秋水,平日里将霍言熤当自己亲弟弟疼,眼下见云舒还想狡辩,当即委屈的上前质问。

而也正是这丫鬟的话,也让云舒骤然想起。这药是云雅诗给她的!

该死的!

云舒眼中闪过恨意,刚准备解释,一旁早已怒火攻心的盛氏此时却半句话都不愿听。

“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云舒,我这小小的将军府容不下你,只怕还是太尉府才能让你欢心!”

“霍老夫人这是什么话?堂堂将军府,莫非还要欺负一个弱女子不成!姐姐这般柔弱的人,又能在你们将军府做些什么不好的事?!”

突然,屋外却传来反驳声。众人视线纷纷望去,便看到一个穿着鹅黄色长裙的女子快步赶来。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不给云舒反应的时间,一把就握住了她的手。

“姐姐不要怕,不管发生什么,我永远站在姐姐这边!”

说着,又转而看向同样盯着自己的盛氏,柳眉轻蹙,脸上写满了质问。

“霍老夫人,不知姐姐犯了什么错,要让您这样生气!不管怎么说姐姐也是我们太尉府的人,就这样不清不楚的被休回去,这让外人怎么看?!”

握着云舒颤抖不止的手,云雅诗脸上一片心疼,心中却满是鄙夷。

到底也不过是个从农村长大的土丫头,她随便说点好听的,就能心甘情愿的被牵着鼻子走。

而云雅诗不知道的是,云舒现在之所以颤抖,是在极力压制心中汹涌喷发的恨意!

云、雅、诗!

云舒在心中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着,心中的恨意疯狂叫嚣着,让她现在就把这个女人给狠狠的拉下地狱!若不是脑海中还有最后一根弦绷着,只怕云舒早就控制不住动手。

可即便如此,云舒还是花了好一会儿时间,才勉强让自己不再颤抖。

听着云雅诗“维护”自己的虚伪模样,云舒只觉得荒唐到可笑!甚至连听都不愿再听她说下去,手腕一个用力,就从她的手中挣脱开来。

接着两步来到盛氏身边,盯着云雅诗语气森然。

“这里是将军府,为什么你没有通报就能进来?”

“姐姐?”

云雅诗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云舒,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受伤。

“我只是因为太担心姐姐了,所以没有让下人通报。而且,我之前也来过这么多次将军府,应当也用不着这么麻烦吧?”

云舒没有理会她的解释,转而直接指向了那碗被她倒了的药。

“那药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药里有毒?!”

“什么?居然有人要害熤儿!”

一听这话,云雅诗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脸诧异的看着云舒,随即担忧的看向内室,作势就要进去。

“熤儿现在怎么样了?他有没有喝下那碗药?早知道我应该去拜托爹爹,从宫里找太医要个方子!”

倒是个命好的小贱种。真是可惜了她的那碗药,错过这次,下次只怕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云雅诗眼眸深处闪过隐隐的惋惜,虽然稍纵即逝,却还是被云舒敏锐的捕捉到。当即冷笑一声,上前就拦在了她面前。

“熤儿现在很好,不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向来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云舒,在此时忽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对着自己咄咄逼人。云雅诗面上不显,心中却浮现一丝警觉。

莫非她意识到什么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