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她嫁给了神秘大佬

离婚后她嫁给了神秘大佬

锦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与心爱的男人结婚,方溪音甘愿放弃方氏继承人的身份,可她的付出并没有得到回报,换来的只有丈夫的冷漠与婆婆的谩骂。身怀六甲之际,她得知一个惊人的真相,腹中胎儿竟然并非丈夫亲生!一切都是渣男的阴谋,旨在夺取方家财产!为了打乱渣男的计划,方溪音及时止损,离婚后火速嫁给了那位权势滔天的陆大总裁……

主角:方溪音,陆时骞   更新:2022-07-15 23: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溪音,陆时骞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她嫁给了神秘大佬》,由网络作家“锦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与心爱的男人结婚,方溪音甘愿放弃方氏继承人的身份,可她的付出并没有得到回报,换来的只有丈夫的冷漠与婆婆的谩骂。身怀六甲之际,她得知一个惊人的真相,腹中胎儿竟然并非丈夫亲生!一切都是渣男的阴谋,旨在夺取方家财产!为了打乱渣男的计划,方溪音及时止损,离婚后火速嫁给了那位权势滔天的陆大总裁……

《离婚后她嫁给了神秘大佬》精彩片段

“阿皓,你看我穿哪条裙子更好看?”

“我家宝贝这么漂亮,穿什么都好看,当然,不穿更好看......”

“讨厌!”

女人娇羞地打了苏皓一下,顺势被他搂进怀里亲吻着。一墙之隔的门外,方溪音挺着大肚子浑身发抖,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自从怀孕以来,苏皓就总打着工作忙的旗号三天两夜不回家,她要是多问几句,只会惹来对方的不耐烦和婆婆吴美萍的责骂。

可此时此刻,她的丈夫竟然将别的女人温柔地搂在怀里,一口一口地喂她吃燕窝!

“姗姗你多吃点,这可是我妈专门为你炖的。”

听到苏皓这么说,白姗姗故意扭过头去,装出生气的样子。

“专门为我炖的?我看你一定是在骗我,如今你老婆怀了孕,你、妈疼她还来不及,我想这燕窝一定是她吃剩下的!”

“怎么会呢?她那个女人哪里配吃这么名贵的东西!”

苏皓放软了声音哄着白姗姗,语气里满是厌恶。

“你放心吧姗姗,我和我妈现在不过是哄着那个黄脸婆,只要她签了字,不管她生下的是男是女我都会把他们扫地出门,马上和你结婚!”

“谁要和你结婚啊,你最讨厌了......”

男女打情骂俏的声音渐渐在耳边消弭,方溪音紧紧地护着肚子,如至冰窟。

她放弃了方氏集团继承人的身份下嫁苏皓,两年以来起早贪黑地操持家务,换来的只有他的冷漠和吴美萍的谩骂。

方溪音本以为总有一天自己的付出会感动他们,没想到只是一片真心喂了狗。

他和自己结婚,只不过是为了得到方氏集团!

两年的青春年华换来的竟是如此不堪的现实,当初的自己真是愚蠢至极!

方溪音浑身颤抖,眼中满是恨意,她一次次地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自己怀着孩子,决不能轻易产生冲突,哪怕是为了保护孩子,也要暂时隐忍!

想到这里,方溪音小心翼翼地放轻了动作,可就在她即将踏出门外的时候,裙角不小心刮到了玄关的柜子。

“咣当!”

柜子上的陶瓷装饰品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巨大的动静很快引起了屋里两个人的注意,方溪音心里一惊,用最快的速度捂着肚子冲了出去。

“溪音,溪音你等等我!”

没过多久,苏皓就衣衫不整地追了出来,方溪音拼尽全力往前跑着,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她一定要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

小腹的疼痛越发清晰,方溪音不受控制地瘫倒在地上,她咬咬牙,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爬到了马路上。

“吱嘎!”

刺耳的刹车声在耳边响起,方溪音已经看不清下车的人长什么样子,只是凭借本能死死拽住了对方的衣角。

“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眼前的女人眉目清秀,眼角有一颗小小的泪痣,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神色冷冽,眸中闪过一抹震惊。

她的双眼、她眼角下的泪痣......怎么会如此的相像!

他一把将陷入昏迷的女人打横抱起,驱车飞速离开。


痛,好痛......

即使是在睡梦中,这深入骨髓的疼痛也让方溪音饱受折磨,她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刚睁开眼睛,就被一杯冰水浇了个透心凉。

“该死的小贱、人,丧门星,都是你害死了我的大孙子!”

吴美萍怒气冲冲地把杯子往她身上一砸,坐在地上捶胸顿足地哭喊着。

“可怜我们苏家的香火哟,就被你这个贱、货给断了,亏我儿子你那么好,你就是个天生的贱、货,害人精!”

“你......你说什么?”

方溪音五雷轰顶般地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从上个星期开始,她就能偶尔感受到宝宝在踢自己,可此时此刻,平坦的小腹除了疼痛,没有任何感觉。

“宝宝......宝宝......”

方溪音呆呆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泪如雨下。

“现在哭有个屁用,你现在只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要是识相的话就赶紧签字,然后和阿皓去办离婚!”

吴美萍翻了个白眼,接了个牌友的电话就迫不及待地离开了病房,方溪音呆滞的目光在苏皓衣领上的口红印停留了一瞬,突然疯了似的扑上去厮打着。

“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苏皓,你就是个禽兽......啊!”

苏皓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打得方溪音眼前一黑,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他厌恶地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衬衫,表情阴沉。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把字签了吧,否则你别想完好无缺地从这里走出去!”

“你休想!”

方溪音死死咬住嘴唇,眼中满是恨意。

“那我们就试试看,到底谁玩得过谁!”

苏皓不屑地扫了她一眼,笑容阴冷。

“方溪音,你要是识趣就乖乖养好身体,赶紧签字滚蛋,否则很快你就会知道,这世上多得是比生不了孩子痛苦百倍的事情!”

苏皓用力将文件扔到她身上,可怕的表情在接了个电话后化为近乎讨好的温柔。

“姗姗,是不是想我了?我当然也想我的小宝贝儿啊......”

他恶狠狠地瞪了方溪音一样,打着电话离开了病房,方溪音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凄厉地叫了一声,哭得声嘶力竭。

要是她早一点看清苏皓的真面目,早一点保护好自己,她的孩子是不是就不会离开了?!

仇恨、后悔、悲恸......种种情绪交织成一把锋利的匕首,让方溪音痛不欲生。

同一时刻的病房外,身量高大的男人隔着玻璃门看着她痛哭失声的模样,眸色微沉。

“总裁,这个女人叫方溪音,是曾经的方家大小姐。”

穿着黑色西装下属战战兢兢地将调查资料捧到男人面前,根本不敢看他冰冷的眼神。

陆时骞锐利的眼眸停留在女人那双明亮的眼睛上,以及她眼角下的泪痣。

真的是太像了,如果只看眼睛和那颗泪痣的话,简直是一模一样!

整容医生都说过,整容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脸型、颧骨、鼻梁、下巴,却怎么都不会改变一个人的眼睛!

如果说她和她没有任何关系,那她们二人的眼睛为何一模一样?

如果说她们有关系?那自己为何查不到?

良久。

“这个女人住院期间,为她安排最好的医生和护工,一切费用由我承担。”


一周的时间在医院悄然而逝,方溪音独自去办出院手续时,恰好遇到了一对来做产检的夫妇。

年轻的丈夫提着大包小包,紧紧牵着妻子的手,两个人衣着普通,并不是什么大富之家,可却轻而易举地拥有了她此生都望尘莫及的幸福。

整整七天,除了派人送来股份转让协议之外,苏皓和吴美萍就再没露过面,回想起过去两年的岁月,每一天都是在相同的冷漠中度过。

只是当时的自己被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脑,像个傻子一样任由那对母子摆弄。

方溪音嘲讽地弯起了唇角,目光在医院手术单上停留了一瞬,染上一抹幽深。

陆时骞,陆时骞......

救她的人,竟然是那位以冷漠决断著称,被称为“商场点金手”陆氏集团总裁?

方溪音的心砰砰直跳,拿着手术单的手微微颤抖着,仿佛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救命的浮木一般。

以陆时骞的能力,要帮她摆脱苏皓的威胁,顺利夺回方氏集团简直是轻而易举。

想到这里,方溪音不自觉地抚、摸着自己隐隐作痛的小腹,眼神坚定。

只要重新掌握方氏集团,她就有足够的机会将苏皓加诸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十倍百倍地报复回去,为她的孩子报仇!

晚上九点的魅色酒吧灯红酒绿,衣着华贵的俊男美女在音乐和酒精的作用下沉沦。

沸腾嘈杂的热闹场面和顶楼包房内的宁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席立诚心痒难耐地跟着节拍叩击着手指,笑着给陆时骞倒了一杯酒。

“外面那么多身材火辣的美女等着我席大少赏脸,我却在这里陪你喝闷酒,陆时骞,我这朋友够意思吧?”

迷离灯光下,陆时骞穿着全套的黑色西服,更衬得他气质冷厉锐利,他一口气喝完杯子里的酒,沉默地示意席立诚再倒一杯。

“你少喝点吧,小心年纪轻轻喝出毛病来!”

席立诚知道今天日子特殊,因此故意装作嬉皮笑脸的样子,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陆总,我怎么听说前几天你在大街上抱着个满身是血的大美女进了妇产科,你小子该不会搞大了人家的肚子吧?”

“闭嘴。”

陆时骞不耐烦地扫了席立诚一眼,幽谭般的眼眸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席立诚耸了耸肩,突然叹了口气。

“时骞,今天是她的祭日,你心里难受我理解,想喝酒我也可以陪你。可两年过去了,你也该振作起来,好好考虑自己的事情了。”

陆时骞沉默不语地喝光杯子里的酒,正准备再倒满,却被席立诚拦下了。

“陆时骞,难不成你还真准备一辈子单身啊?我可警告你。要是再不抓紧时间成家立业生个继承人,小心你家老糊涂把公司全给了那个私生的小崽子!”

“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

看到陆时骞这副平静无波的样子,席立诚就一肚子火气,他还想再说点什么,手机却突然响了,只好无奈地瞪了对一眼,起身走出了包房。

原来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走了两年了。

陆时骞嘲讽地弯了弯唇角,面无表情地按下了叫酒的服务铃。

没过多久,清脆的高跟鞋声就由远及近地传来,穿着香槟色连衣裙的女人妆容得体,捧着托盘安静地站在他面前,笑容恬淡而美丽。

“陆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