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夫人今天也是卧底

夫人今天也是卧底

七月锦衣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周锦生是温文尔雅的豪门贵公子,同时,他也是商场上杀伐果断的冷面阎罗。程真是顶级女杀手,她的下一个暗杀对象就是周锦生。为了完成暗杀任务,她制定了一个计划:伪装成家教接近某人。两个人各自捂好小马甲,开始都只都应,一个处处试探,一个步步为营。到后来,程真悲催的发现自己居然爱上了她的暗杀对象。

主角:周锦生,程真   更新:2022-07-15 23: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锦生,程真 的女频言情小说《夫人今天也是卧底》,由网络作家“七月锦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周锦生是温文尔雅的豪门贵公子,同时,他也是商场上杀伐果断的冷面阎罗。程真是顶级女杀手,她的下一个暗杀对象就是周锦生。为了完成暗杀任务,她制定了一个计划:伪装成家教接近某人。两个人各自捂好小马甲,开始都只都应,一个处处试探,一个步步为营。到后来,程真悲催的发现自己居然爱上了她的暗杀对象。

《夫人今天也是卧底》精彩片段

程真睁开眼睛,头还有着重重的晕眩感,空气中透出一丝海的咸腥,她挣扎着起身,搭在胸前的薄被顺势落到腰间,随之而来一阵撕裂般的痛。

恍惚间低头,程真看到自己光着的身子,心内惊叫,一切都想起来了。

错乱的吻,腥红色的酒,在海里纠缠的身体,蓬勃的欲望,无法疏解的疼痛,昨夜的一切。程真捂住头不想回想,但记忆却潮涌而来,周锦生有着看似瘦弱却有力的臂膀,他从水里揪住她,吻得她上不来气,然后又箍着她,踉踉跄跄从海边一路热吻,回到了这别墅里。

她听到周锦生说,我爱你,听到他说,去它的世俗,去它的阴谋阳谋,我周锦生,这辈子,就只爱你,也只要你一个女人,程真,你给我!

他的口气没有祈求,他要她,那样的倔强与硬朗。

是酒精作祟,程真现在千百万个后悔,自己怎么就喝多了,怎么就让周锦生得了逞?他远不是她的对手,她怎么会让他得逞。

程真压抑住心上与身体上的强烈不适起身,凌乱的被褥间,赫然一抹已然干涸的血迹,她再咬咬唇,二十年,她竟然将处子之身,给了她的仇人,痛苦让她像困在斗室里的野兽,只想嘶咬,只想怒吼。

周锦生看似文雅,但一旦情动,却强横张狂,程真现在全身,无一处不痛,脚腕与手腕上的淤青清晰可见,昨夜里,他们有多放肆。该死啊,程真在心里骂着,将唯一还完好的真丝内衬裙套到了身上。

对面的穿衣镜里,映出程真此时的样子。两根细带子的卡其色真丝裙,顺滑地贴伏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上,修长的脖颈到雪白的胸脯间,深深浅浅,不忍细看。程真晃了下头,飘逸的卷发遮过来,盖住了那些痕迹,转身出了卧室。

楼下有动静传来,程真顺着楼梯走下去,一路都是她与周锦生的衣物,仿佛在帮着程真回忆,周锦生如何趁着她的酒醉,将她生生的剥开,一层一层,再攻陷,掠地攻城,她每往下走一步,恨意就更深了一层。她看到了自己的腕表,那是哥哥送给她的十八岁的生日礼物,它躺在楼梯的最下面一层,程真走过去拾起来,扣在自己的手腕上。

想到哥哥,心里的恨意与悔意更甚。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周锦生的声音。

清晨的空气是清新的,他的声音带着慵懒,没了平日里的清冷,有着他一惯的从容不迫,又多加了些许温柔:“你醒了。”

从程真这里,只能见他一个背影,他穿着白色的晨缕,站在厨房的料理台前,晨光从四面的窗子照进来,这别墅是这海岸数十里唯一的一幢,四面都是透明的落地玻璃窗,就像建在海上一样,记得周锦生这样向她描述过:“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地方,住在那里,就像躺在大海上……”

晨起的光影带着暖意,这是夏天里最热的时候,这海上不热,但光线却足,周锦生整个人似沐浴在晨光中,他挺拔而修长的身姿,光一个背影,也看得出惊艳绝伦来,这个男人,让多少女人沦陷。

水流声起,他弯腰切着青柠,回头笑着说:“我煮了粥,你去洗漱,然后过来吃饭。”说完又扭回头去,继续做早饮。刚刚那一笑,似春花摇曳,美而从容。

很少有人看到他失控的样子,程真是例外,她记起昨夜里,他腥红的眼角,脖颈上的青筋,他俯下身子时,唇边的那抹绝然。

程真忆到这里,打了个寒噤,这个男人,对她来说,始终是个迷,她以为,他已经堪破了她的身份,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不想昨夜却是那样的结束,今早,又是这样的开始。

隔得不远不近,程真看着周锦生那完美的侧颜,她慢慢地走过去,赤着脚,没有声音,但她知道,以他的敏锐,他能觉察到她的靠近。

怎么能有这样完美的男人,英俊,温柔,高贵,又富可敌国,

可这些都是表象,他实际上是个冷血残酷的男人,他的商业帝国里,有多少肮脏见不得人的东西,他尊贵的外表下,又是搭进了多少人的血与泪。

其中,就有程真的哥哥程宇。

程真无声地笑笑,她知道他一切的底细,A组织在给她布置任务时,她就已经研究了他所有的资料。

想起哥哥的惨死,程真的心,就疼得无以复加,而昨夜里,周锦生对她所做的一切,又成了她新的恨意,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明明知道她不愿意,明明知道她恨他,却还夺走了她的一切。

清白吗?无所谓,程真并不是视那层膜有多重要的女子,只是,她不想给这个男人。

周锦生身后的台子上一排寒光闪闪的刀具,知名品牌,削铁如泥,她轻轻抽出一把窄尖刀来。

她的手很稳,比她自己想象的还要稳,十余年的训练,她肌肉的记忆远胜于她的思想。

离周锦生只有半米远了。

他在哼歌。

“如果让我遇到你,而你正当年轻,用最真心的心换你最深的情……”他的声线,低沉而布满磁性,程真还是第一次听到他唱歌,真好听,他许是感觉到了她的靠近,随而直起身子,端着那杯他刚制好的早饮,转过身来。

“尝尝……”他笑,晨光里,他的眼睛里有星星在闪烁,唇角漾出的纹路,都是那样的完美好看。

不过就这一瞬,程真出手了。

刀刺入肉体的声音,噗……

他未完的话,与他唇角温柔的笑意,都停住了……

程真看着他血从他心脏的位置,透过白色晨缕一点点的浸出来,像是扎染的画,一点点变大,红的刺目。

什么感觉竟然都没有。

这是程真第一次杀人,她不该有惊慌吗?

她不该有恐惧吗?

玻璃杯轰然落地,发出刺耳的声音,还有一声枪响。

别墅大门被人打开,有人闯进来:“周先生,有人袭到岛上来了……”

来人看到室内的情形,不由得大叫。

随后又闯进一个人,两个人……

程真被进来的人摁在地上,他们向她吼叫,徒劳地给周锦生施救……

一切都结束了吧,程真想。

轰,整个前窗被炸掉,塑钢窗的一角飞起来砸向程真,她倒下来的方向,正对着周锦生。

他胸口的血,已经流了一身,脸上还保持着刚刚笑着对她说“尝尝……”的样子,他可真好看啊。

程真闭上眼睛。

他可真好看啊!

她记得刚接到哥哥死讯的时候,收到周锦生的资料,她第一眼看到他,心里就一个感觉。

他可真好看啊!

---------

又是一声爆炸,涌进一群穿着警服的人员,有人飞跑过来抱起程真,轻轻地唤着她的名字:“程真,程真,我是嘉伦,你醒醒,程真,程真……”


“程真,程真……”有人在喊着她的名字,程真从水池里冒出头来,眼前一片的模糊,水顺着头往下流。

此时正值夏天,这一年天气特别的热,程真本就怕热,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来泳池里游泳。

刚刚游完一千米,她抹了把脸,眼前的人影开始清晰,是校草邱嘉伦诶!

“你叫我?”有些不确定,邱嘉伦是什么人物啊,本校的校草,不,他是邻近几个高等学府官方认定的最帅男生,不光帅,据说他是智商190的高级天才,他的照片,从他入学的那一天,就挂在本校的宣传栏里。

“程真,有人找你,说是你老乡,有急事!在北校门口!”邱嘉伦笑道,一口白牙,眼睛里面像是有星星,亮得很。

身后有人推了下程真,笑嘻嘻的声音,就是她的那几个室友:“程真,你什么时候认识的嘉伦学长!”白小米笑道。

“是啊,程真,介绍下啊!”余佳人也说。

程真眼前还是邱嘉伦的俊脸,但脑子里却飞快在转——

老乡?她哪有什么老乡?

但她很快明白了,她不顾身后犯花痴的同宿姐妹,一个窜身,从水池里跃到了水池上,“谢谢了,嘉伦学长!”说完,就离开了,动作之迅猛,等到众人反应过来,水池边只剩得一滩水渍了。

几个女生还在试图搭讪邱嘉伦,他却疏离地笑而不答,只望向程真消失的方向,眼里最后的影像,是程真窈窕的身影,耀眼的日光中,她全身都写着青春二字。

程真很快就换好了衣服,她习惯游泳的时候不戴任何的护具,因为哥哥说过,他们有可能随时跃入水中。

程真没有什么老乡,确切地说,她连家乡都没有,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出生地是哪里,她是个孤儿,只有一个哥哥,两个人相依为命。哥哥大她三岁,对于他们的身世也只是一知半解,只依稀记得是家里出了大事,父母相继离世,他们被人送到孤儿院,后来,有人收养了他们,就是他们的养父。

养父效命于A组织,所以确切地说,他们被这个A组织收养了,成了A组织一小就培养的成员。

A组织是个神秘的集团,保密措施滴水不漏,就算程真身为成员也说不出来历背景,她只知道,养父是他们的直接领导人,而哥哥早早就服务于这个组织,至于做什么,哥哥连她也没有告诉。

他们兄妹已经有好久没有见过面了。

程真一路小跑去北校门,她已经迫不及待要给哥哥一个熊抱。

已经是傍晚,校门口出出进进的人还不少,程真跑到这里,四下打量,并没有看到哥哥的身影。

这时有人叫她:“程真!”

她循声望去,见是一个三十余岁的男子,她并不认识。

男子身着着普通的运动T恤与长裤,人流中并不显眼,他笑着向程真招手,程真走过去,他轻声说:“跟我上车!”

程真看到他手腕上的珠串,就知道他是A组织的人,哥哥与养父,都带着这样的同款手串,程真没有迟疑,直接跟在男人的身后,穿过街道,走到街角的一辆商务车内。

车上还有个司机,只侧头看了下,见是他们,并没有言语。男人在程真上车后继而上车,再关上车门。

男人的长相极普通,是那种轻易就湮灭在人群中的普通面容,他此时脸色肃穆,顿了下,才说道:“程真,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哥哥死了,很抱歉,这是他给你留下的信,还有这些东西,算是他的遗物吧,你节哀……”

一个塑料密封袋,里面能看到,有几张纸还有卡,还有,一个手机,一块手表,程真愣了下,随手接过袋子。他具体又说了什么,程真全听清了,但是,却好像听不懂那每个字的意思一样,她茫然地望向男人,男人有些迟疑,“那个……,请节哀,上面说了,你哥哥这些年,所得到的报酬都在他的卡里,那钱都是你的,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也都可以提出来……”

程真捏着袋子,手指捏得疼了,半天才说:“我哥哥怎么死的?”

“这个……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男人说道,语气稍显冷淡,他扫了一眼程真:“其实,程宇一直是我们的好兄弟,他出了事,大家都很难过,而且,他最后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过正常人的生活,上面已经同意了他的请求,所以,才把钱给你,今日之后,你与A组织,便是全无关系了。”

男人说完,拉开车门,“你走吧,好自为之吧!”

可是,过了半天,程真也没有动。

男人看着她,他眼中的程真,美而脆弱,但他也知道,这个外表羸弱的美人,从小就经过严苛训练,实力不容小觑,程宇是组织里出了名的拼命三郎,他的妹妹,自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你什么意思?”男人问。

“我不要钱,我想知道哥哥的死因,还有,他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掉……”

“你要为他报仇?”男人问。

“我不会坏了组织里的规矩,甚至,我可以被你们所用。我只要知道,哥哥如何死的,他不能白死……”程真说道。

“哗啦——”男人又关上门,他拿出电话,向着程真说道,“那你稍等一下!”他要请示他的上级。

程真看着塑料袋里的手表,银白色的表盘上都是血,一想到,那是哥哥程宇的血,程真的心就痛得无以复加。

华国滨城,南部半山别墅区,最好的位置,就是御龙庭。

御龙庭还是这片别墅区最大的一个,它的主人亦是本省首富,在华国富豪榜上,亦是前列的人物——周锦生。

关于周锦生,坊间传闻甚多,周氏现如今的掌舵者,周氏帝国生意做得极大,只是人丁单薄,周锦生今年不过二十五岁,已经承担了家族重任,是一家之主,他父母多年前意外身亡,他还有个姐姐,嫁给外省,一位位高权重的政坛人物,但因产后抑郁,三年前离婚归家,还带回了她与那个高官的女儿。


滨城向来有北贫南贵的说法,自古以来,滨城的有钱人都住在城南,城北差不多是下九流,鱼龙混杂之所,而城南所住者,皆非富即贵。

城南又以半山别墅区最为尊贵。

在城南半山别墅区,御龙庭又是地标性的建筑,屹立百余年,一向的声名显赫。

以白色大理石为主体,有着巴洛克风格的御龙庭在外观上看,似乎是三层,其实,它足有五层,因为地势的关系,前面有两层,最下面是车库与储物间,地下一层是下沉式庭院,从南边大门进来,开车也要三两分钟,走到别墅主楼前,有管家模样的老者立在门前,有人过来开门。

程真没有过这样的待遇,她自己伸出手去开车门,还吓了一跳。

车门外的阵势,也让她吓了一跳,两排的仆人站在大门两侧,程真第一个下车,后面,还跟着五个女孩子。

程真与她们,一起来应聘,做家庭教师。

别人的目的不知道,程真是为报仇而来的,她现在的身份,是身世清白,家境清贫的大四即将毕业,找实习工作的女学生。

程真是有举荐信的,学校学生会,白纸黑字,扣了戳的,品学兼优的校方证明,那五个,则环肥燕瘦,各有不同,但相信,也都是如程真一样,有学历,来历清白的女生。

管家模样的人,自称为吴叔,他请几个女生进去,程真不前不后,混在里面走进了这幢富丽的别墅内部。

中空阔大的客厅,旋转的楼梯,熠熠发光、垂下十余米直径过三米的水晶灯,奶白色的欧式沙发,壁炉,落地窗,金色的仿古手摇电话,墙上挂着的中古世纪的欧洲名画……

这一切,与A组织给程真的资料上,御龙庭的内部丝毫不差。

虽然对于这个别墅的一切,外观,内部格局与装置,都有所了解,但程真在外表上,还是同身边的女孩子一样,露出胆怯又好奇的目光,她也悄悄地四下打量,但她的小慌乱下,是已经将这大厅里四面的电子监控,出入门口,窗子高度,全然扫了个遍,且有了数值上的衡量。

“各位请稍等片刻,我们大小姐马上下来!”吴叔说道。

他嘴里的大小姐,就是此次招聘的发起者,那个传闻中,有着轻微抑郁症的周锦色,周锦生的姐姐。据说,她是为她女儿请个私人教师。

吴叔的话音刚落,大家都听到鞋声,嗒嗒嗒,几个女孩子一起迎着声音看过去。

旋转楼梯上,款款走下来一个女子。

她穿着木屐,落在台阶上,发出的声音,很是轻脆,她的人是单薄的,披着淡紫色的毛坎肩,里面是件白色的长裙,行走间,长裙裹挟的,是具玲珑有致的身躯,明明很瘦,又很性感,头发随意地盘在脑后,一边走下来,目光轻眺地扫过客厅里站立的一众女孩子。

尊贵,傲慢,眼神里透着不屑,这些女生在她眼中,就像是货物一样,她在里面,挑着合自己眼缘的,她走到客厅里,个子高佻,眼神从女孩子脸上一一扫过后,她坐在沙发上,微仰着下颌:“都在这里了?”

吴叔笑着答:“是,一共六个人,少爷说了,如果不满意,就再去招!”

周锦色点点头:“我没有不满意,看着还不错,让颜儿自己选吧,毕竟是要教她的……”说完,她扭了下头,看到楼梯上面:“颜儿,你怎么还不下来,你自己挑一个,做你的家庭老师,喜欢哪个要哪个!”

程真她们再向楼上看去,招聘书上说的明白,是要教一个五岁的女孩子,也就是周锦色的女儿。

周锦色话音落了半天,也不见上面有动静,周锦色也不急,她轻轻地靠在沙发上,样子有些倦怠:“明年,你就要上学了,总要学些东西,你舅舅不是都和你说好了吗?”

“我不要!”一个奶凶的声音,从楼梯上传下来。

程真她们这才发现,楼上拦杆后,蹲着个小女孩,隔得远,看不太清,但看样子,很小,蹲在那里,正向着这里瞄着。

周锦色的女儿叫何夕颜,今年刚好五岁,明年就要上小学了,她从栏杆缝里向着下面瞧着,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是,她也是有些期待与好奇的,妈妈性格怪癖,爸爸过于端正,何夕颜身份特殊,她从小到大,也没有过几个玩伴,所以,她听说楼下来了几个人要她选来做老师,她当然要自己看一看,选一选了。

就在这时,她眼尖,看到通往后面花园的门动了下,有个黑幽幽的影子在那里,她知道是什么,心里升起一丝捉弄的心。

何夕颜猛地站起身来,一边向下跑,一边喊道:“骁儿,上!有坏人,咬死他们!”

程真几个女孩子乍一听到小孩子咋唬唬地叫声,都愣了下,再抬头,就见楼梯上跑下个雪白的身影。

而随着这道雪白身影的,是一道比她更快的黑色庞然大物,吼叫的声音,中气实足“汪汪汪……”直冲着她们冲了过来。

“啊!”客厅里一片的尖叫声,本来好好站在那里的女孩子,一下子四散逃开。

程真在何夕颜叫起来的那刻,就看到了一侧的那只大狗,通体黑色黝亮,又高大大,是一只杜宾犬,她知道这种犬种虽然凶猛,但教驯非常好,但看到那大狗向着她们中间的一个女孩子扑过去时,她下意识间,随手抓了桌面上的一个杯垫扔了过去。

杯垫是木质的,像是艺术品一样,一击即中,打中了大狗的左前爪,大狗呜咽一声,身子一歪,险些倒下,但显然是经过训练的,狗猛然立住,回过身来,出于动物的警觉,它转个方向,向着程真扑了过来。

以程真的身手,对付这样一只狗,绰绰有余,但顷刻之间,她想到此行的目的,于是,她刻意发出一声尖叫,被惊吓的声音,响在客厅里,甚是凄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