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偏执傅爷的罪妻

偏执傅爷的罪妻

油炸橘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算计让苏清苑成为了傅靳尧心中的有罪之人,她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轻易相信他人的诬陷,却不愿意相信她的辩解,难道在这个人心中她所说的话就是这般不可信吗!苏清苑爱了傅靳尧多年,她不相信自己的真心这个人感觉不到,可是现在这个恶人却要一步一步将她逼上绝路,原来没有回应的感情到最后真的只能成为伤痛!

主角:苏清苑,傅靳尧   更新:2022-07-15 23: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清苑,傅靳尧 的女频言情小说《偏执傅爷的罪妻》,由网络作家“油炸橘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算计让苏清苑成为了傅靳尧心中的有罪之人,她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轻易相信他人的诬陷,却不愿意相信她的辩解,难道在这个人心中她所说的话就是这般不可信吗!苏清苑爱了傅靳尧多年,她不相信自己的真心这个人感觉不到,可是现在这个恶人却要一步一步将她逼上绝路,原来没有回应的感情到最后真的只能成为伤痛!

《偏执傅爷的罪妻》精彩片段

深夜,墓园里。

“不是我!”

苏清苑已经跪了一天。

她拽住男人的衣角,卑微的恳求道,“彦寒,你相信我,我没有撞宋婉仪,是她自己,是她自己撞在我车上......”

秦彦寒面色沉冷,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女人,讥讽道,“她自己撞在你车上?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死的不是你,而是她!”

苏清苑全身上下的血液,好似在瞬间凝结。

就在前一天,她还是苏氏集团的千金、秦家集团总裁秦彦寒的未婚妻。

不过一夜之间,父母车祸、公司破产,她也成了心狠手辣、杀害秦家养女宋婉仪的凶手!

宋婉仪虽然只是秦家的养女,但和秦彦寒情同兄妹,可在结婚的前一天,她突然死在自己的车下!

所有证据都指向了苏清苑!

她以为秦彦寒会相信她,可没想到,就在婚礼上,秦彦寒亲手播放了苏氏商业诈骗信息!

父母接受不了这个噩耗,在去公司的路上遭遇车祸,法院一记传票,将苏氏所有资产冻结。

一夜之间,家破人亡。

苏清苑黑瞳里全是绝望,“你不信我,为什么又要和我结婚!”

她试想过无数次和秦彦寒婚后会如何恩爱,却从未想过一天,美梦猝不及防的变成噩梦。

“呵。”秦彦寒讥讽的扯开唇角,“那你要问问你的好父母了,为了你,他们掩盖你撞人的事实,还找了一个替死鬼,为了你,利用苏氏盘踞深城多年的势力威胁秦家!我和你结婚,不过是权宜之计,你苏清苑,我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不可能!”

“你在骗我!我爸妈绝不会威胁秦家!也不会找什么替死鬼!”

苏清苑知道父母的品行,他们信佛十余年,只吃素,连只鸡都不敢杀,更别说找替死鬼,还去威胁秦家。

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苏清苑拖着毫无知觉的双腿,瘫跪在男人面前。

“这件事一定另有隐情,你去查查好不好,以你的势力肯定能......啊!”

不能她说完,苏清苑就被男人擒住下巴。

他的脸色极冷,冷得她浑身打颤,“苏清苑,事到如今,你还在狡辩!”

苏清苑仰着头苟延残喘,眼泪和雨水混在了一起,“秦彦寒,你爱过我吗,哪怕一天......”

“苏清苑,和你结婚,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恶心的事。”

秦彦寒将她甩在地上。

苏清苑的心比墓碑还要冷,头顶传来男人冷漠的吩咐——

“把她送到监狱,从今以后,深城再也没有苏家。”

——

苏清苑从监狱出来,已经是半个月后。

事发当日监控损坏,法院没有确凿证据,而监狱里的‘替死鬼’也承认了自己就是凶手。

所以苏清苑被释放了。

她目光涣散,局促的坐在帝皇会所的化妆间里,身上的衣服已经发黄发馊。

而她面前的女人抽着烟蒂,吐出一口烟圈。

这是苏清苑出狱后唯一能联系到的朋友,郑楚楚。

“堂堂苏家千金还能有这么一天呐,真是可怜,出来后你想干什么,有住的地方吗?”郑楚楚扫了她一眼,啧啧感叹道。

苏清苑手指攥紧衣角,“还没。”

郑楚楚把烟按灭在桌子上,丢给她一把钥匙,“我家住哪你也知道,先去住着,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对着镜子补完妆,郑楚楚拉开门出去,突然听到身后苏清苑的声音——

“我想要一百万,我知道你有来钱快的手段,让我做什么都行!”

苏清苑知道郑楚楚在帝皇卖酒,帝皇是什么地方,有钱人的销金窟,也是来钱最快的地方。

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说什么?”郑楚楚以为自己幻听了。

“我说,我想让你帮我。”苏清苑一字一顿道。

郑楚楚转身打量她,有些难以置信,“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她嗤笑。

苏清苑抿了抿嘴角,“我知道,你在帝皇是卖酒不卖身,可我,要卖身。”

在她还在监狱的时候,医院就已经传来最后通知,这周还不拿够一百万的治疗费用,就会停掉父母的药!

苏氏所有的财产都已经移交法院,她身无分文。

为了爸妈,她必须这么做。

确定自己没听错,郑楚楚脸色一变。

“苏清苑,你疯了吗!秦彦寒再怎么作践你,你也不能作践自己啊!你这样对得起傅靳尧吗?”

提到傅靳尧,苏清苑眼神一瞬间黯淡下来。

傅靳尧是他们大学时的男神,物理系的天才,更是郑楚楚的暗恋对象。

只可惜三年前校庆的时候,傅靳尧为了救自己掉进海里,连尸首都没了。

听到郑楚楚愤怒的质问,苏清苑木着面容,嗓子里像是浸入噙满海水的棉花,始终没掉下来一滴眼泪。

她欠傅靳尧的,欠苏家的都太多了,眼泪却早已经在监狱流干。

苏清苑深吸一口气,自顾自的说:

“我爸妈还在医院,如果能用我的身体换一百万的手术费,也值了。”

“我还是清白的,再加上苏家千金的身份应该能换点噱头,一百万对于那些玩弄酒色的有钱人也不算多吧。”

郑楚楚看着苏清苑淡然的模样,恨得牙痒痒,真不知道傅靳尧为什么喜欢这种女人!

“行,你真行,你要是真想好了,这件事之后,咱们一刀两断,谁也别来烦谁!”

“谢谢你,楚楚。”苏清苑松了一口气。

郑楚楚在这里工作了很久,平常只是卖酒,不接触那档子事,不过她和这里的管事红姐很熟。

红姐听说之后,专门去看了苏清苑模样,当下拍板:“就这么定了,你说巧不巧,今儿正好有一个大主顾!”

苏清苑垂在身侧的手指紧紧攥着,“对了,我要的价钱......”

“价钱没问题,只要你老实点就行。”

“谢谢红姐。”

很快,苏清苑洗干净之后,被送到一处总统套房。

她光不溜秋的躺在床上,身上都是被褥里传来的沁凉的感觉。

房间很黑,几乎不透一丝缝隙。

安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

就在这时,卧室的门被推开,紧接着传来皮鞋与地面碰触,发出的清脆的声响。

苏清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手心已经沁了一层冷汗。

她身上的被子被陡然掀起,紧接着覆上一具滚烫的身体......


苏清苑浑身紧绷,心几乎要跳出胸腔。

房间里一片黑暗,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能感受到他灼热的气息......

翌日清晨,苏清苑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了人。

她找到红姐,红姐当下给她结算了钱,还乐呵呵的问她接不接其他的单子。

苏清苑只想要一百万的治疗费,当下拿了钱,就咬着牙走了。

殊不知,身后一双古水无波的眼眸,一直落在她身上。

......

来到医院后,苏清苑先交上了钱。

隔着窗户看着重症监护室里的父母,她的身体沿着墙滑落下来。

手指穿过发丝,埋在双腿上,失声的哭,却掉不出一滴泪。

一夜之间,她仅存的自尊被揉碎的彻底,只能用身体来救父母。

“医生,我爸妈什么时候能醒?”

看到医生从病房出来,苏清苑忙从地上爬起来迫切的问。

医生翻开几下单子,才道,“车祸撞到了病人的大脑,现在身体的各项数据虽然稳定,但是还没有苏醒过来的痕迹,要是三个月内醒不过来,你就要做好病人瘫痪的准备。”

苏清苑恍若雷劈,大脑一瞬间空白。

“瘫痪......是什么意思?”

医生耐心的解释,“瘫痪就是通常说的植物人,病人家属不要激动,这也只是最坏的情况,具体还要看接下来的治疗情况,不过要想效果好,药物的价格自然就贵,这是接下来的治疗费用,你看一下。”

苏清苑浑浑噩噩的接过诊单,看到上面的数字,心脏像是被什么凿开了。

一百万......又是一百万......

她的身体已经破了,哪里还能再值一百万!

铺天盖地的绝望压得她喘不过气,尊严被现实扯得生痛。

医生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只是叮嘱她几句就离开了。

苏清苑攥着单据的手在颤抖,浑浑噩噩的走出医院。

不曾想,她刚刚出医院,就被一群人围堵起来。

“你就是苏氏地产的人吧!我家的房子就是在你家买的!现在你家倒闭了,我家的房子烂尾,这责任你必须要负!”

“赔钱!赔钱!”

“苏氏骗人,天打雷劈!”

“你家的房子频繁出问题,现在又涉及商业诈骗,为了圈钱不择手段,一家人都是骗子,也不怕天打雷劈!还我血汗钱!”

苏清苑被人挤得东倒西歪,耳边全是唾沫星子。

苏家主要做房地产生意的,可她这些年一心扑在秦彦寒身上,对家里的生意没有过多关注。

可即便如此,也从不认为苏氏盖的房子会出问题!

“大家冷静一下,我会证明苏氏的清白,这件事一定会水落石出!”

只可惜苏清苑说的再怎么坚定,也没有任何人信。

“啊呸!事实就是你们苏家黑心,只顾着圈钱,把我们这些老百姓耍的团团转,今天不赔钱,谁也别想走!”

苏清苑被推搡在地上,她仰头看着这些气愤填膺的人们,心沉到了谷底。

钱钱钱......

耳边的声音一阵让她眩晕,她从人群的缝隙里,看到不远处的树荫下,秦彦寒冷漠的旁观。

这一瞬间苏清苑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秦彦寒策划的!

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冲上去,死死的攥住他的衣领,猩红着眼眶:

“秦彦寒,你的良心是石头做的吗,苏家帮你们秦家不少,是不是非要我死了,你才甘心?!”

“良心?”

秦彦寒扯出一抹讽刺的笑,抬手,就把她丢开,“害死婉仪的时候,你有没有摸过自己的良心?”

苏清苑狼狈的跌在地上,脑袋磕在凸出的石头,额头流出猩红的血。

秦彦寒上了帕拉梅拉,摇下车窗,以一种施舍的姿态俯视着,只是在看到她额心的血渍后,目光闪烁几下,就移开了视线。

“听说你爸妈的治疗费还要一百万,我家里正好缺个保姆,想清楚了就来。”

说罢,秦彦寒讥笑一声,便开车扬长而去。

苏清苑怔愣的看着车尾,直到鸡蛋菜叶砸在她脸上,才反应过来。

“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苏氏骗人,天打雷劈!”

耳边的嘶鸣,和周围群众看热闹的指点,让她眼前漆黑一片。

她拼命的抱着身体,像一只慌张无措的小兽,额头的血模糊了视线。

谁能帮帮我......

帮帮我......

苏清苑踉跄着身体,就在倒下去的瞬间,上天似乎听到了她的祈祷,她被带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模糊的血色中,只能看到男人精致的侧颜。

“别怕。”


男人低沉悦耳的嗓音,似乎有一种安抚人心的魔力。

只是这道声音,让苏清苑觉得熟悉。

她渐渐的失去了知觉,只是双手死死的攥住那人的衣服,仿若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

夜半,外边的雨淅淅沥沥的下。

简陋的公寓内,男人看着床上睡得极其不安的女孩,手指划过她的侧脸。

许是苏清苑的神经太过紧绷,以至于刚刚触碰到她,苏清苑就猛地睁开眼睛。

“醒了?”

对,就是这熟悉的嗓音,一下子让她回到了三年前。

她的视线从天花板到身边的男人,在看到男人那张精致完美的容颜时,却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尖锐和不可置信的嘶鸣。

“你,你是,你是傅靳尧!”

苏清苑瞳孔一阵紧缩,以为自己眼前出现了幻觉。

男人只是靠在床边,浑身散发出的气场却让人难以忽视。

他与三年前一样,那张脸让人无时无刻都能为之疯狂。

每一笔都仿佛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眉稍一点红痣,那双桃花眼冰冷而禁欲,让人望进去就会深陷。

曾经郑楚楚就打趣,他比女人还要美。

只是这种美过于攻击性,导致大家只能远远的瞻仰,生怕自己玷污了那份神圣。

傅靳尧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沉寂半刻,点头,“嗯。”

苏清苑吞咽一口吐沫,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手指颤颤巍巍的伸出来,戳在他脸上。

很冰,但是有温度。

是活着的。

“你真的没死?你真的是傅靳尧?”她愣了。

傅靳尧的视线划过她惊讶的表情,眼底深邃,“我死了,你很开心?”

苏清苑忙收回手,摇头,“当然不是!你死后我和搜救队在海里找了你一个月,只是连尸体都没找到。”

想到什么,她忙问,“既然你还活着,当时为什么不来学校,你知不知道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

“你很担心我?”傅靳尧默了一瞬。

苏清苑点头,“是啊,毕竟当初你是为了救我,才掉进海里的,话句话说,我的命还是你救的。”

说到这里,她才留意到,这间房子是傅靳尧曾经的公寓。

一室一厅的公寓墙面已经泛黄,透着一股暮气沉沉的感觉。

家具看起来有些陈旧,但是干净,桌面上的摆设还是三年前的样子。

听郑楚楚说,傅靳尧是个孤儿,家里没什么亲人,只一个人住。

当初他出事之后,还是她操持的他的葬礼,但只做了衣冠冢。

他还住在这个公寓里吗?

这么多年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傅靳尧的指尖划过脸侧她方才触碰的地方,随后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

苏清苑静静的捧着热水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死了三年的人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她除了一丝丝的害怕外,就是庆幸!

他还活着,这真的很好。

“在想什么?”傅靳尧看她的头都要埋进茶杯,俯身问道。

苏清苑尴尬的摇摇头,她睡得是傅靳尧的床,上面还有专属于男人身上的冷香,此刻又距离自己这么近,心脏不受控制的乱跳。

“没,没什么事,我只是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她抬头就能碰到他似的。

傅靳尧沉默片刻,才吐出一句话,“听说苏家没了,你先住这吧。”

“我......”

苏清苑紧紧的握住茶杯,只停顿一秒,便点头,“谢谢你。”

郑楚楚和她断绝关系,她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傅靳尧能收留自己,她还矫情什么。

傅靳尧从衣柜拿出一套男士的休闲装,递给她。

“先去洗洗,我出去给你买件衣服。”

苏清苑只张了张嘴,就看到男人已经走出房间。

她身上的衣服,还是从帝皇出来后郑楚楚给她的,现在已经脏了,还弄脏了他的床。

她拿上衣服进浴室,发现自己额头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深深吐出一口气。

......

傅靳尧离开公寓的时候,门外的助手林离快速迎了上去。

“傅爷。”

林离的视线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屋内,那里住着一个女人。

傅爷从不让女人近身,昨儿在帝皇把二十三年的第一次交了出去,今儿又见他主动抱女人,那么小心翼翼的,而且还带回到曾经住的地方。

林离心里震惊感叹,面上倒是冷冷静静,走到黑色迈巴赫前,恭谨地打开车门。

傅靳尧坐进车里,摩挲着指尖的温度,似乎还有女孩脸上滑腻的触感。

“傅爷,昨天晚上咱们的安排天衣无缝,苏小姐并不知道昨晚的男人是您。”

身为傅靳尧的私人特助,林离趁开车的空档就开始就调查的资料,进行汇报:

“另外,苏家现在墙倒众人推,资金冻结在法院,不过我们的人打探到,秦家似乎有趁机吞并的打算。“

“秦家?”

“额,秦家就是和苏家联姻的那家人,秦彦寒在您掉进海里之后,就对苏小姐展开猛烈的追求,说起来,他们三天前还举办了婚礼,不过婚礼到一半就烂尾了,之后发生的事您也知道。”

傅靳尧的脸色越来越沉,周身散发的森冷几乎要将人吞噬。

不到三年的时间,她就已经要结婚了?

若是他回来的再晚一些,是不是就要夺人之妻了。

“呵,秦彦寒。”傅靳尧淡淡哂笑,那双桃花眼里尽是戾气。

林离敏锐的察觉到男人野肆的气场,顿时默不吭声。

他要是再说苏小姐还在监狱里受过半个月的折磨,那傅爷岂不是要亲自动手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