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投其所好小说

投其所好小说

月上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那时候的岑和霜,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千金,一贫如洗的梁阶为了生存,只能依附于她的身后,接受她的施舍。后来,她成了体弱多病的菟丝花,而他却成了位居高位的成功人士,无可奈何,为了生活,她只能求他,求他养自己……

主角:岑和霜,梁阶   更新:2022-07-15 23: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岑和霜,梁阶 的女频言情小说《投其所好小说》,由网络作家“月上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时候的岑和霜,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千金,一贫如洗的梁阶为了生存,只能依附于她的身后,接受她的施舍。后来,她成了体弱多病的菟丝花,而他却成了位居高位的成功人士,无可奈何,为了生活,她只能求他,求他养自己……

《投其所好小说》精彩片段

一月初的夜晚,暴雪如期而至。

与严臻母女告别,梁阶驱车到达南岸。

他解开安全带,拿过身旁的一张绿色卡片,卡片薄薄的浮现红唇印记,飘散着冷香,内页写着:梁总,今晚好好陪前妻,我会想你的。

被岑和霜的小把戏气笑。

拿着卡片,梁阶下车,走进房间。

室内的恒温驱散寒冷,专属于女人的香气充斥角角落落,每次从这儿离开都很麻烦,要特意换衣洗澡,在冷风里吹上一会儿。

卧室里。

岑和霜换下了裙装,洗过澡,她偏着头,湿发垂在一侧,如纱般的月色拢在她光洁的皮肤上,听闻脚步声,她眼眸微抬,像是什么都没看到般收回。

腔调中有着不加掩饰的委屈与醋意,“今天可是梁小姐的生日,梁老板不在家陪女儿,怎么有心情来找我呢?”

梁阶踏着昏暗的光线走近,凛冽的五官一丝丝分明,眉心却有几道难见的褶皱。

一抬头,将卡片扔到岑和霜身上,开口便是兴师问罪的口吻,“我允许你送礼物过去了?”

岑和霜头都不抬,继续用精油擦拭自己的发尾,“没有啊。”

说完。

她又补充,“但怎么着我也算是梁小姐的小妈,送个生日礼物而已,不过分啊。”

梁阶淡漠的表象撕裂,大掌拢住她的半张脸抬起,与她对视,“岑和霜,你还要不要脸?”

他骂人。

岑和霜却还笑得出来,不仅笑了,又伸出殷红的舌尖,扫过他的指尖,眼神直勾着他凉薄的目光,手搭在他皮带的金属扣上,缓缓半跪了下去。

正想要替梁阶解开束缚,却被他掐着脖子扔到了沙发上,她被绵软的底座弹了下,呼吸立刻感到发紧,大脑缺氧,视线昏黑。

梁阶覆身上来,冰凉的手掌死死握着她纤细而脆弱的脖颈,再捏得紧一些,就能要了她的命。

“少在她们面前出现,最后一次警告你。”

面对生命的威胁,岑和霜照旧没心没肺,“我只是送个礼物而已,怎么就让梁总这么生气?”

她喉咙紧得咳嗽两声,“何况你们都离婚了,还是你从来没打算公开我们的关系?”

梁阶疼女儿。

为了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就算离了婚,也会时常露面,梁若生日,他照旧出席,扮演一个好爸爸的形象。

偏偏对她,如此刻薄。

梁阶加重掌中力气,“你听不懂我的话?”

“你想要我的命吗?”岑和霜微微张开唇瓣,靠嘴呼吸,不要命的奚落他,“反正岑家那么多人都被你弄死了,也不差我这一条。”

她睫羽垂下,视死如归。

死亡却没降临,倒是张着的唇被梁阶死死堵住,他的手下滑,解开她的腰带。

岑和霜没有挣扎,惯性的去做一只漂亮却没有灵魂的洋娃娃,梁阶想要怎么对她,她就只有接受的份儿。

反抗的下场,只会更惨烈。

梁阶倒是维持着斯文相儿,只有衬衫领口被扯掉了一颗纽扣,反观岑和霜,像是被一个三岁小孩儿折腾坏的玩具,全身找不出几处好地方。

她微喘着气,侧躺在雪白的枕头上,看着梁阶唇齿间叼着一根烟,单手将腕表戴好,拿下烟抖了抖灰,行云流水的像是个高级嫖客,穿戴好,又成了那个身居高位,西装革履的败类。

“既然要回去,还来找我做什么?”

这是小性子的话。

梁阶按灭了烟,指腹还残留着苦涩的气息,直直按在岑和霜唇上,“你要是个哑巴该多好?”

她的小表情活灵活现,像是在疑惑什么,“可你刚才还说我声音好听呢。”

梁阶语调变轻,覆在她耳畔,轻含二字“荡妇”。

“那梁总喜欢吗?”

勾缠着他的脖颈,将人又搂住,跌进温柔乡中,沉溺至死,她指尖灵巧,一层层剥掉他道貌岸然的皮囊,跟着她一起堕落。

自从岑和霜治好病归国,梁阶数不清自己多少次在她这里留宿,因而食言于严臻,这个女人仿若一味毒,一旦触碰,就会情难自禁地上瘾。

耳边的呼吸声趋于平稳,梁阶沉睡时,面容要清冷许多,岑和霜在他肩头睁开眼睛,眼底清明一片,她从枕头下摸出手机,自己闭上眼睛,拍下了几张照片。

在梁阶进来前,手机则处于录音状态。

这些东西,足以让他身败名裂,岑和霜比谁都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天光大亮。

梁阶比岑和霜先行离开,他今早有项目交流会需要亲自出席,岑和霜紧随其后出现在会议室。

身为梁阶的秘书之一,她手头上的工作却是最轻松的,端茶倒水,整理会议记录,被称为梁阶所有秘书里的花瓶,负责美貌就好。

将茶水依次摆放到各位老总面前,唯有蒋副总颔首道谢,“辛苦岑秘书。”

岑和霜莞尔一笑,“不客气。”

扭动着腰,她又将茶水放到梁阶面前,他掩眸,食指抵着太阳穴,略显疲惫。

辛勤劳作了一整晚,是要累的。

他没看她一眼,跟她陌生得真像是领导与下属那般。

送完茶水,岑和霜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录音与电脑,专心记录着会议重点,圆润嫩白的指尖敲打着键盘,声响均匀而又悦耳,一条弹出的信息框打破这片平衡。

蒋渡:【岑秘书,午饭能约你一起吗?】

察觉到折射而来的灼热目光,岑和霜没有抬头,却是轻笑一声,佯装记录,却是在回复消息:【蒋副总,现在是工作时间。】

蒋渡唇角勾起,心思都扑在了美人身上,【怎么,工作时间就不能约你了?】

岑和霜:【我的荣幸。】

岑和霜余光瞥向他,他的笑风流又玩世不恭,像是对她胜券在握,两人的眼神交流很细致入微,可对于敏感多疑的梁阶来说,不难发现。

他用钢笔敲了敲桌子,语调低沉,打断了项目专员的演讲,“下一组。”

后半程会议蒋渡显得焦躁难耐,大半时间都留在观赏岑和霜上面。

她是他见过少有的能将刻板的职业套装穿得这样韵味而风情的女人,身材不干瘦,很匀称,领口开着一枚扣子,弯腰递茶时,身体下沉,藏在单薄衣物下的春光似有若无的勾着人。

到会议结束,蒋渡都在怀念岑秘书发尾扫过他脖颈的酥麻触感。

岑和霜跟着梁阶走出会议室,临走前不忘给蒋渡一个暧昧眼神。

“还不走?”

男人锐利不悦的嗓音响起,打断他们的眼神交流,“会议记录五分钟内发我邮箱。”

这像是为难,岑和霜微怔,“可我还要整理一下。”

“开会的时候在做什么?”

梁阶灵魂拷问,岑和霜只敢在心里答:在跟别的男人约呢。

他冷笑着,“公司不养闲人,要是这点工作都做不好,主动去人事办离职。”

真是容易生气啊。

岑和霜轻叹一口气,梁阶刚走远,蒋渡从会议室出来,他倒是懂得怜香惜玉,“被梁总教训了?”

岑和霜眼神楚楚可怜,“……是我业务能力太差。”

“别放在心上,他那个人对谁都是这样。”

被安慰过后,她又重拾信心,笑容明艳不少,“谢谢蒋副总,我会努力的。”

真刺眼。

梁阶合上百叶窗。

对着别的男人又哭又笑,工作的能力没有,勾搭男人的本事倒是厉害。

岑和霜手机响了声,接到梁阶的微信消息:【嫌五分钟太长?】


为了跟岑和霜吃饭,蒋渡费了些心思。

追女人,无非就是吃饭,送花,买礼物,岑和霜这样的女人是要特别一些,更要认真对待。

她到得稍晚一些,边走向座位,边拉扯过头发,遮住脖颈上新鲜的痕迹。

蒋渡为她拉开椅子,揶揄道:“怎么,梁总不肯放人?”

“要我修改了下会议记录,耽误了些时间,抱歉。”

“这怎么能怪你?”

蒋渡坐在她对面,将菜单递给她,“我点了些,你瞧瞧还需要些什么?”

岑和霜将菜单接过,低头专注在那些鲜艳的食物图片上寻找自己喜欢的,从她走进餐厅开始,蒋渡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她。

正是午间,餐厅人不少。

岑和霜出现,其他女人却都黯然失色,如同她第一天出现在梁阶身边,梁阶用冷淡的脸介绍她:“这位是新入职的岑秘书,岑和霜。”

她落落大方地介绍自己,像是没看到梁阶其他那三个秘书咬牙切齿的模样。

“在梁总手下工作,很不容易吧?”

蒋渡没什么铺垫,目的显而易见。

岑和霜稍稍挽过耳边的碎发,露出圆润的耳廓,耳垂坠着枚珍珠,不以为意道:“梁总要求不高,是我没做好。”

“他可是出了名的严厉,不如我让他把你调到我身边?”

岑和霜笑着勾起眼角,“蒋副总,你又开我玩笑。”

“我是认真的。”

话落。

一声“小舅舅”间接为岑和霜解困,她与蒋渡一同循声看去,优雅温柔的女人面带笑意,望向那个正颠颠的朝着蒋渡跑来的粉团子,蒋渡反应倒是快,弯腰一把将梁若抱起,让她坐在腿上。

梁若下意识去拽蒋渡的衣领子,玩得欢快。

“若若,不可以没礼貌。”

对待家人,蒋渡有几分顽劣的痞气,“姐,没关系的,让若若玩。”

严臻走到餐桌旁,笑眼微垂,注意到坐在蒋渡对面的岑和霜,语速变慢,“这位是……”

“忘了介绍了,这位是姐夫的秘书,岑秘书。”

蒋渡的称呼转变的迅速,富含深意,“和霜,这位是我姐姐严臻,也是咱们梁总的妻子。”

梁阶跟严臻离婚的事少有人知,就连她的亲弟弟都被蒙在鼓里。

“岑秘书。”

严臻伸出手,那是一只不曾触碰过烟火气的手,白皙柔嫩,岑和霜起身,挽过头发,露出了脖颈上暧昧的红色斑点。

她搭上严臻的手,瞥见她指间那枚婚戒。

宝石闪烁耀眼,寓意婚姻永恒,这戒指她还戴着,梁阶却早不戴了。

岑和霜也向梁阶要过戒指,可彼时梁阶只是个穷学生,面对橱窗中六位数的钻戒,无动于衷道:“我买不起。”

等他发迹了,买得起了,却戴在别的女人手上。

严臻抽出手,岑和霜反应稍迟,“经常听梁总提起你,总算见到了真人,您真漂亮。”

“你也是。”

她很客套,游离在蒋渡跟岑和霜之间的眼神意味深长,似乎将她当成了蒋渡的女朋友。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她将梁若从蒋渡怀里抱走,哄着小孩子,“若若跟舅舅再见,我们下次再跟舅舅吃饭好不好?”

梁若很乖,眉宇间却没有梁阶的影子。

都说女儿像父亲,梁阶相貌上的优点可是半点没有遗传到梁若身上,小姑娘更像母亲多一点,圆润可爱,像是天使,机械地挥了挥手,“舅舅再见,姐姐再见。”

“那我先带着若若上去了。”

严臻这趟是要跟朋友吃饭,想打扰他们也没空,蒋渡却起身,有些神秘,“和霜,你先等我下,我有话单独跟我姐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