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嫡女归来邪王放肆宠

嫡女归来邪王放肆宠

荔月清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苍天有眼,许瑟清重生回到了十六岁的年纪,这一世,她发誓要报仇!前生,她眼盲心瞎,没有看透负心汉的真面目,嫁给他五年,傻傻地付出了一切,虽然最后坐上后位,但地位却不如区区一个贵妃。最终,许瑟清被那二人联合起来剖心挖眼而死!十六岁是如花似玉的年纪,亦是她命运的转折点,且看侯府嫡女如何虐渣打脸!

主角:许瑟清,凤君离   更新:2022-07-15 23: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瑟清,凤君离 的女频言情小说《嫡女归来邪王放肆宠》,由网络作家“荔月清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苍天有眼,许瑟清重生回到了十六岁的年纪,这一世,她发誓要报仇!前生,她眼盲心瞎,没有看透负心汉的真面目,嫁给他五年,傻傻地付出了一切,虽然最后坐上后位,但地位却不如区区一个贵妃。最终,许瑟清被那二人联合起来剖心挖眼而死!十六岁是如花似玉的年纪,亦是她命运的转折点,且看侯府嫡女如何虐渣打脸!

《嫡女归来邪王放肆宠》精彩片段

“嗯......”

许瑟清感到头脑发涨,她痛苦嘤咛一声,费力抬起沉重的眼皮。

映入眼帘的是雕花紫檀木床顶,并着床头的一只官窑甜白釉。这里好像她在文远侯府的闺房。

榻边昏睡的小姑娘惊醒,看到许瑟清后她激动地哭道:“小姐,你总算醒了,吓死奴婢了!”

银环?她怎么还在,她不是在半年前让许怜蕊害死了吗?

“银环,这是哪一年?”

“端、端朝景泰二十年,小姐,您别吓奴婢啊。”银环带着哭腔说。

景泰二十年?她重生了!

今年先帝还在世,凤衍之也还不是太子。

她是重生了!

前世许瑟清瞎了眼,未看出凤衍之娶她是为了利用她。而她嫁给凤衍之五年,傻乎乎的为他挡毒酒,为他除佞臣,虽然凤衍之封她为皇后,可堂妹许怜蕊却登堂入室,成为贵妃,最终和凤衍之将自己剖心挖眼!

苍天有眼,让她重生回十六岁,给了她报仇的机会!

许瑟清清楚记得,那时天边雷声滚过,大雨冲刷着她的伤口,她慢慢失去知觉,再醒来,就是在侯府了。

银环还在说着:“小姐,您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昨儿二小姐故意将您推下水,害的您发了场高烧,她还说是不小心,可奴婢看的真真儿的是故意的。”

“许怜蕊?”许瑟清听到此事挑了挑眉,重生一世,要和她见面了。

她和许怜蕊是同一个祖父祖母,祖母生下文远侯许萧与勇毅侯许赦。许萧便是许瑟清父亲,许赦是许怜蕊父亲,两处侯府也是相邻而建。现在祖父祖母均不在世。

许瑟清坐在梳妆台前,闺房的门被“啪”的推开,许怜蕊的丫鬟走进门,身后是娇媚的女子。

“呦,姐姐,你醒了?我还怕你高烧没退,想让人请太医呢。”许怜蕊款步向前。

听着熟悉的声音,许瑟清暗自握了握拳,恨不得拿起簪子戳向女子的眼眸,但她知道,现在要隐忍。

毕竟,许怜蕊的亲姨母是京城贵眷——肃王妃。

许瑟清侧目:“多谢妹妹,只是,妹妹的脸面似乎请不动太医。”

“你!”许怜蕊听到此话怒目,不过她在人前向来维持温柔可人的形象,现下生生忍住嘴边的话,转而笑道:“姐姐可是还怪我昨儿打碎了你给王妃的贺礼?妹妹也算无心之失,我给你带来了血玉镯子,你当作贺礼王妃必然喜欢。”

镯子?

前世正是送给了肃王妃血玉镯子,王妃戴了后身上长斑,打了她三十大板。

这一世怎会让旧事重演?许瑟清眸光一转,佯装要接过镯子:“那就多谢——”“啪!”

她手微微一抖,镯子应声落地,碎成几半。

“哎呀,都怪姐姐不小心,妹妹不会怪我吧?”许瑟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装作很有歉意。

许怜蕊心痛的直咬牙,脸色一转眼泪落下了:“姐姐还在怪我,妹妹打碎你的翡翠屏风、不慎推你落水真的是无意啊。姐姐原谅我好不好?”

许瑟清也秀眉一蹙哭起来,将沾了眼泪鼻涕的手抓住许怜蕊的衣袖:“妹妹,我也是无心之失啊,妹妹要我怎么办才好?”

许怜蕊惊得后退,许瑟清怎么把脏东西抹她袖口上?这是千金难求的云锦!

“哎,算了算了,不过是个镯子,摔了不心疼。”许怜蕊甩甩袖口走出许瑟清的房门,但气的要把手中帕子撕烂。

贱人,刚刚一定是故意的!明天一定好好整治她!

房间内,许瑟清勾唇一笑。许怜蕊,好戏刚刚开始呢!

翌日,阳光明媚,熏风醉人。

正值初夏时节,又是肃王妃的四十生辰,肃王府花园里聚集了闺秀与贵妇,好不热闹。

许瑟清带着银环踏进花园,她对肃王妃的印象深刻:一品诰命,肃王常年在外戍边,她自以为王府对社稷有功,许多大臣都要给她面子。

随着王府侍女的“王妃娘娘到”,众人纷纷聚集在主座前行礼,肃王妃脸上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让大家入座。

几个四五品官员的女儿送了贺礼后,许怜蕊就送了一对赤金嵌凤宝石珠镯,肃王妃瞧了连连夸赞,接下来是许瑟清,她不慌不忙,让银环打开手中锦盒。

里面是一副画作,倒不知是谁的作品。

李小姐嗤笑:“呦,王妃娘娘生辰,某些人就送一张纸啊。”

许瑟清勾了勾唇角,这位李小姐前世就是许怜蕊的狗腿子,只是最后成为了许怜蕊的炮灰。

此时许瑟清和银环打开画作,众人定睛一瞧纷纷赞叹:“竟然是——前朝名师崔白的《秋雁图》!”

崔白是大名鼎鼎的画家,他的画作一纸万金。

肃王妃虽不喜许瑟清,但此时见到《秋雁图》也忍不住说道:“这副画作在战乱时丢失,现在竟然能重现天日,许小姐,你是如何得到的?”

“启禀娘娘,一位武林中的朋友为我得来的,他说仰慕娘娘雍容华贵,让我务必送给您。”

其实这副图一直在京城的古董店中,只是老板只卖有缘人,所以大家不知道。

许怜蕊的目光彷佛变成了刀子刺向《秋雁图》,但嘴上温和说道:“姐姐,这幅图该不是假的吧?妹妹也是怕你被人骗。”

肃王妃听到这话皱了皱眉,许瑟清笑道:“妹妹若是不信,可请京城名家前来鉴定。”

几个看热闹的便说还是请人鉴定一下的好。

“也罢,来人啊,请东安门外古董店的欧阳名师来。”肃王妃说道。


她所说的欧阳名师,在京城十分有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做古董鉴定三十年就没失手过。

大家的宴会继续,过了两刻钟,欧阳名师来了,他好好查验了一下《秋雁图》。

许怜蕊还抱有侥幸,如果是画是假的,就让姨母给许瑟清上夹棍之刑,好好教训教训她。

没想到,欧阳名师说此图是真迹无疑了。

名师查验完便告辞。肃王妃笑吟吟的对许瑟清道:“没想到,你呈的画作本妃很是喜欢。来人,赏许大小姐金簪一对。”

“多谢娘娘。”许瑟清起身道。

众人也纷纷说许大小姐好生厉害,素日里不显山不漏水,一出手就是名作;同时又鄙夷许怜蕊,和人家是堂姐妹,非说人家的画是假的,明显嫉妒许大小姐。

许怜蕊察觉到周围人的目光,心中气急,许瑟清,你这草包也配在我面前抢风头,今日一定要教训教训你。

她眸子一转,给丫鬟入画一个眼色,看向客房的方向,入画会意悄悄退下。

许怜蕊在肃王府有一间歇着的客房,入画来到客房,带上东西,然后到了库房附近。

肃王妃收的礼在桌上整整摞了两大盘,库房的仆人和丫鬟在廊下吃酒,入画听仆人说:“哎,咱们一会儿把秋雁图单独送到王妃房里,我看王妃很是喜欢。”

“行,知道知道。”丫鬟答道。

入画眼珠子一转,用桌子当掩护,做完了许怜蕊交待的事。

宴会上,在座的正在闲聊着,王妃的婢女匆匆赶来:“娘娘,不、不好了,库房的丫鬟拿着画作晕倒了!”

“啊??”大家纷纷惊讶。

画作有毒?肃王妃厌恶地目光投向许瑟清,还是个草包,办不出点明白事。

许瑟清看向许怜蕊,瞧她暗中得意的模样,不是她做的还能有谁?

周围的议论声伴着嗤笑声响起,许瑟清不慌不忙说道:“王妃娘娘,我想请侍女带我看看画作,可好?”

肃王妃道:“本妃与你一同去,本妃倒要看看,谁能在王府耍花招。”

库房外站了几个仆人,瞧着王妃与宾客们浩浩荡荡前来禁不住跪下行礼。

“怎么回事?”肃王妃沉声问。

贺礼的桌子前,一个丫鬟拿着画作躺地上,双眸紧闭。

“启禀王妃,就是、就是,小的们想打开画作检查一下,没想到丫鬟翠环一打开就晕了。”

许瑟清掩住口鼻,用帕子拿起画作和锦盒打量,上面有细微的白色粉末。查看完了,她就把画作放入远处。

她脑海中回想着宴会的情景,刚刚许怜蕊的侍女入画不在!

此时入画已站在许怜蕊身后,她只是侍女,没几个人注意她行踪。许瑟清走上前一把抓起入画的手。

入画脸上闪过惊慌,许瑟清问道:“入画,在宴会上你是不是离席了?”

“对,对啊,奴婢出恭了。”入画编造事情。

“王府内不止一个文香阁,你到的哪一个?”文香阁就是大户人家对茅厕的雅称。入画和许怜蕊也没想到许瑟清会这么问。

这下入画支支吾吾说不出口了。

王府后山的亭中,一玉面男子手执折扇瞧着这一切。他剑眉星目、面如冠玉,唇齿间轻吐两个字:“有趣。”

身后侍卫道:“王爷,许家大小姐也没传闻那般草包嘛。”

男子斜弋侍卫,侍卫立刻噤言。

这边许瑟清在入画袖口中露出一截荷包,便夺过荷包查看,果然里面有白色纸包,上面粘着白色粉末。

入画面露惊恐,许瑟清对王妃道:“启禀王妃,臣女想求王妃请府医来验一验毒。”

“哪有什么毒,不过是墙上粉末。”入画急着说。

肃王妃对许瑟清的话暂没回应,许瑟清朗声道:“世间有一种毒并不难寻,它可以使接触者昏厥,但谁要是把它随身携带,毒会慢慢侵入她五脏六腑。”

入画吓得一哆嗦,不自觉的问:“那,那还会怎样?”

“别的我也不知道。”许瑟清云淡风轻的说。

入画将毒随身携带也是无法子,毕竟又不能把毒药包扔在王府里。

“还是让府医赶快来,万一入画身亡,就死无对证了。”人群中的张小姐说,她为人还算公正。

“别别别......”入画一听毒会要命,吓得腿脚发软瘫在地上:“是奴婢干的,不不。不是......”

她害怕的看一眼许怜蕊,紧张的话也说不利索。

许怜蕊勾了勾唇,心里骂着她没用,一边想着找个什么办法把自己择干净。

“你一个小丫鬟怎会有毒药,是不是受人指使?”许瑟清冷声问。

许怜蕊目光斜弋:“呦,堂姐这话可过分了。”原本许怜蕊想着,秋雁图是许瑟清呈上的,肃王妃在赏玩时中毒昏厥,定会处罚许瑟清,而残害王妃,可是要滚钉床的大罪。

到时万根钢钉扎向许瑟清,想想就痛快。

“堂妹可有消除毒药的办法?”许瑟清打断许怜蕊思绪。

许怜蕊还未回答,府医就来了,验了验毒说此毒不难解,他给丫鬟扎了几针,丫鬟就醒了。

不过府医无法将画作的毒清除干净。

“臣女将画作带回,解决了问题就给娘娘送回。但丫鬟下毒的事情,还望娘娘明察。”

许瑟清半跪下道。

许怜蕊走到入画面前甩手给她一巴掌:“你这奴婢,不过是堂姐在府上杖责了你五十大板,你就想着陷害她?”

这话一出,众人议论纷纷,原来是许瑟清先杖责入画,入画才报复的呀。

许瑟清移步上前:“堂妹说的哪里话??我何曾杖责过入画?”

许怜蕊眼泪说落就落:“我们勇毅侯府的仆人,堂姐是说打就打说骂就骂,妹妹我一直隐忍,没想到堂姐上个月差点将入画打死啊!”

真是讲谎话不脸红,许瑟清话锋一转:“那不如,入画且交给我,待《秋雁图》的毒没了,我让大家瞧瞧入画有没有受罚。”

其他人本着看热闹心态纷纷说好,事已至此,许怜蕊只得答应。

许瑟清让银环和马夫将入画绑回府。

“行了,今日的事情先告一段落,本妃的生辰也不想与奴婢计较。”肃王妃沉声道。大家正要游园,这时仆人通传:“王妃娘娘,允南王给您送贺礼来了。”


凤君离?许瑟清心中疑虑,微微抬眸想要瞧瞧允南王,前世知道他是位不受重视的王爷,宫宴上见过几次。

凤衍之登基了,就将他派到边关驻守,也没交集。

正想着,一位身穿月牙白锦袍的男子进入众人视线。

他头戴墨玉冠,五官硬朗凤眸微眯,身形巍巍然如玉山将崩,移步时如清风明月入怀。

“允南王见过肃王妃。”他行至肃王妃面前作揖道。

“平身吧。你这孩子,别的皇子是派仆人送贺礼,只有你亲自送来。”肃王妃佯装关心,可目光中带着几分鄙夷。

许瑟清捕捉到这个细节,她眸光闪了闪,允南王不知是什么样的人。

“婶婶的宴会,不止是君离前来,侄儿我也要亲自来。”又一个男声响起,凤衍之疾步走来。

凤衍之!

许瑟清脑子中“嗡”一下,又见到了他!许瑟清咬着牙,全身的气场如同地狱走出的修罗。

前世,她与凤衍之有一个孩儿叫润和,怀润和时太医便说她的身子不宜生产,可她太爱凤衍之,太想与他有个孩儿。

后来用了许多药材才平安生子,哪知润和到了一岁多,忽得了软骨病。她的重心也放在润和身上,她的好堂妹,许怜蕊就在那时进宫成了贵妃。

许怜蕊进宫半年多,润和便暴亡了。

那一日,凤衍之还在许怜蕊的长乐宫寻欢作乐。许瑟清抱着孩儿的尸体跪求凤衍之看一眼润和。

可许瑟清没想到,许怜蕊前来说她父亲谋反,文远侯府被满门抄斩,哥哥许若轩身为皇商,为人奸诈,凌迟三百六十五刀。

许瑟清求见皇上,凤衍之走出长乐宫,将润和的尸体踢向远处。

许瑟清想到这里,忽地心脏一痛,她盯向凤衍之,这一世,定要报仇!

而凤衍之此时环顾周围:“今日来的闺秀们很多啊。”

“见过允南王、见过淮安王。”众人行礼。

肃王妃见到他便和蔼笑道:“衍之,你刚刚从河东归来,一路上累了吧?”

“无妨无妨。”凤衍之笑道。肃王妃让大家自行游园,她和凤衍之还有许怜蕊亲热闲聊。

许瑟清走在人少的湖边,肃王府的风景甚好,前世她总被许怜蕊陷害、被凤衍之利用,从未好好赏过风景。

“许小姐。”身后响起略为熟悉的声音,回头看是凤君离。

许瑟清后退半步说道:“王爷有何事?”

“文远侯乃勇毅侯兄长,比勇毅侯更为温和敦厚,可朝堂之上人人夸赞勇毅侯,许小姐就不为你父亲感到不平吗?”

他倒是开门见山,许瑟清冷冷一笑:“家父毕竟是兄长,我们也不计较的。”

凤君离现下只是郡王,许瑟清猜想他兴许是找人结盟,

但,就算是郡王,凤君离也有种清冷的气质,彷佛高原雪山上的一丛青松,又像悬崖上的鸢尾。

让人不敢靠近又心生敬佩。

凤君离眸子凛了凛,文远侯的嫡女,的确并非外界传闻那般。

许瑟清行了一礼:“臣女还有事,暂且告退。”

就在转身时,许瑟清瞥见杨树下有人鬼鬼祟祟,心中冷冷一笑:好,前世的事情,要发生了!

她移步往杨树下去,杨树下的人躲进灌木丛中,就在离着树几步时,树枝上的马蜂窝倏然落下。

凤君离不知怎得心中一紧,可落下的马蜂并未蛰许瑟清,而是向远处飞去。

许怜蕊正等着许瑟清出丑,没想到乌泱泱的马蜂朝她飞来。

“哎呀,哪里来的马蜂?”她站在闺秀与贵妇间说笑,忽然一个贵妇指向天空道。

许怜蕊还以为许瑟清要被马蜂蛰呢,可一回头,马蜂朝她叮过来。

“这是......马蜂怎么来这儿了?”许怜蕊吓得花容失色,挥着帕子驱赶马蜂。

入画被绑回府了,她此时身边没个丫鬟,众人纷纷躲开,王府的婢女也不敢上前。许怜蕊觉得手背作痛,有马蜂在叮她了!

“救命啊!”怎么会这样,马蜂怎么来了这儿?“表姨母,表姨母救我!”许怜蕊喊道。肃王妃哪里敢上前,就让仆人驱赶驱赶。

闺秀们早已四散开来,谁还顾得上许怜蕊。

可怜的许怜蕊让石头一拌摔了个狗啃泥,趴地上时又被马蜂叮的后背全是脓包,维持了多年的美人形象毁于一旦。

许瑟清站在树下微微勾唇,回想到前世的王妃生辰宴,许怜蕊设计让许瑟清被马蜂蛰,还联合闺秀们嘲笑她:“大家瞧她的样子,像个猴儿。”

“好可怜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哈哈哈。”

“快看,她跳湖了,她是不是死了呀哈哈哈!”

思绪收回,许瑟清走到许怜蕊身边,现在马蜂快没了,她佯装要救许怜蕊:“堂妹,堂妹你怎么了?别怕,堂姐来救你!”

趴在地上的人听到许瑟清来了,顾不得许多翻身啐道:“你装什么?是不是你把马蜂引来的?”

哪知一翻身,脸上又被蛰了两下。

“啊!!!”

许怜蕊吃痛地捂着脸,她的脸!她的脸!!

“你们还不快扶起怜蕊。”肃王妃吩咐人。

许瑟清一面躲着马蜂一面哭起来:“堂妹,你真的误会我了。我怎会害你啊?”

许怜蕊瞪着许瑟清:贱人,贱人!必要亲手杀了你!

肃王府的仆人七手八脚的将许怜蕊扶起来,肃王府一叠声的再次派人传府医。

虽说许怜蕊用帕子遮着脸,但大家能想到京城第一美人毁容成什么样了,多少心中有些窃喜。

仆人扶着许怜蕊到了偏殿,众人在外头等太医来。

凤君离站在远处笑道:“越来越有趣了。”

太医来医治完了,许怜蕊就带着面纱,让仆人扶着准备离开王府。

踏出门,她就看到了许瑟清,再也忍不住的许怜蕊怒道:“许瑟清,枉我素日里称你姐姐,你真是自私自利的小人!”

“堂妹再说什么?”许瑟清装作什么也不懂的说:“好多姐姐妹妹都没救你,你是在说她们也自私自利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