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生崽后我被帝国总裁通缉

生崽后我被帝国总裁通缉

玉米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许言终于接到了一部戏,可是却被那个恶毒的女人暗箱操作抢走!不光事业受创,男友在她最需要安慰的时刻提出了分手。醉酒后的许言,意外与一个陌生男人产生了纠葛。时隔三年再度回归,本想赚钱养包子安稳度日,哪知道开局便被那个男人纠缠上……

主角:许言,程深墨   更新:2022-07-16 00: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言,程深墨 的女频言情小说《生崽后我被帝国总裁通缉》,由网络作家“玉米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言终于接到了一部戏,可是却被那个恶毒的女人暗箱操作抢走!不光事业受创,男友在她最需要安慰的时刻提出了分手。醉酒后的许言,意外与一个陌生男人产生了纠葛。时隔三年再度回归,本想赚钱养包子安稳度日,哪知道开局便被那个男人纠缠上……

《生崽后我被帝国总裁通缉》精彩片段

嘈杂的音乐入耳,昏暗的光线迷眼。

许言从群魔乱舞的舞池边穿过,径直来到吧台。

“徐总在哪个房间?”

酒保看了她一眼,指了指走廊最里面的包厢。

许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那扇黑色的门。

包厢里坐着七八个人,坐在中间的是公司的老板徐强,而旁边的是一线女星乔艳之。

“呦,这不是许大明星嘛,今什么风给你吹来了?”乔艳之笑道。

许言冷哼了一声,“不是你指名道姓要我过来的么,废话少说。”

徐强微微皱眉,伸出手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座位,“哎,年轻人别那么浮躁,坐下来好好谈。”

“没必要,有什么直说就行了,装的不累吗。”许言将包丢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表情不太耐烦。

包厢里挺多人,徐强见许言态度没半点变软,脸上自然有些挂不住。

“敬酒不吃吃罚酒!”徐强嘲讽的笑,“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发微博给艳之道歉,一个是今晚去给陪刘总!”

包厢里的人都在看她,嘲笑的,冷漠的,嬉笑的。

许言顿了顿,“道歉?”

“宋导演是国内知名导演,他看中了我的演技,却瞧不上乔艳之的靠后台。所以我为什么要道歉?”

“你!”乔艳之被气的满脸通红,“我说女主角是我的就是我的,你算什么货色!”

徐强慢慢摇摇头,“既然你不愿意道歉,那就只剩下一种选择了。”

刘总摇着肥胖的身躯站起,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许大明星,跟着我不会吃亏的。”

“把她给我带到酒店去,今晚好好服侍刘总!”

徐强一声令下,旁边两三个男人就围上来,拉住许言的胳膊。

“放开我。”

旁边的人淫笑一声,还顺带揉了揉她的身体。

许言目光变的阴冷,抬腿利落的向前踹去,趁那人尖叫之时,挣脱开胳膊,直接给男人来了个过肩摔。

她爷爷曾经是开武馆的,所以她也学了这一身的武艺。

众人诧异,转眼间,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已经被撂倒了。

“你完了,你被封杀了!”

许言不屑的摔门离开,“你也就这点能耐!”

她戴上帽子离开了ktv,打算从小路穿过。

但蹲在这里的记者和狗仔却一哄而上。

“请问你是不是抢了乔艳之的角色,刻意刁难她?”

“听说你怀孕数月,却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不堪入耳的话越来越多,许言一把推开记者,头也不回的逃离的现场。

这徐强和乔艳之为了封杀报复她,真是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使出来了。

许言犹豫片刻,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白,我现在没地方住了,能不能去你家住一晚?”

男友冷漠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们分手吧。”

夜晚的温度降低,天上下起了小雪。

许言无力的蹲下身体,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那些人将她逼入绝路,但她单枪匹马,实在没有回旋的余地。

她犹豫片刻,在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阿卡蒂亚酒店。”

许言避开了前台的视线,直接坐电梯来到了26层顶层。

她敲响了面前2601的房间,这是酒店内最奢华高贵的房间。

房间内传出一个低沉的男声,“谁?”

“工作人员,麻烦程总开一下门。”

门从里面打开。

面前的男人穿着浴袍,露出线条分明的硬朗身材。小麦色的脸庞轮廓分明,眉目俊朗,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正盯着她。

许言以迅雷不掩耳势的速度钻入房间,并关上了门。

男人挑了下眉,依在门框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许言在心里斟酌着措辞。

面前的人是程深墨,是国内数一数二娱乐公司的ceo,也是唯一可以和徐强公司对立的人选。

她必须尝试着孤抛一掷。

“程总,你或许需要这份资料。”

许言从包中拿出资料的其中一张,递给了面前的人。

上面是徐强公司的内部资料,饶是她精通黑客技术,也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得到的。

程深墨扫了一眼,“你想和我谈交易?”

“也不算交易。”许言清了清嗓子,“我想让搞垮徐强,而程总你想搞垮徐强的公司,所以我今天才找到了你。”

男人低沉的笑了声。

“万一我说不呢?”

许言犹豫了片刻,“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条件。”

程深墨转身坐到了真皮沙发上,“许小姐,你很聪明。我被下了药,而现在需要一个女人。”

许言一顿,刚才没注意。现在再看男人的时候,才发现了不对劲。

程深墨的脸上呈现出不自然的红晕,额头也渗出了一层薄汗。

许言不禁后退一步,“我会拒绝的。”

男人轻轻滚动喉结,声音带上了嘶哑,“你不会拒绝的,因为只有我才能帮你。”

许言僵硬的站在原地,可男人却早已挽住她的腰,将她抱起,带入床上。

窗外月色如水,屋内骄炎似火。

星光洒在床单上,天昏地暗。

“我会履行承诺的。”

许言看向男人的脸,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三年后。

飞机上。

空姐推着餐饮车在走廊中询问。

“妈妈,我要喝可乐~”

“你不是昨天刚喝完吗,听话,今天不许喝了。”

一个小粉团子扎着两个羊角辫,开始冲着空姐嘟嘴卖萌,“大姐姐,麻烦你给我一杯嘛。”

空姐为难的看了她一眼,“宝贝,你要听你妈妈的话。”

“她比我还爱喝,一点大人的样子都没有!”

小姑娘可爱的模样惹着周围的人哈哈大笑。

许言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蛋,“许萌萌,你再给我说一次!”

两人一路上都没消停,直到飞机抵达了机场。

美艳动人的女人领着一个衣着精致的漂亮小女孩,很快母女两人便引来了大家的注视。

“妈妈,你看那几个叔叔长得好奇怪啊。”

许言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便看见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朝这边走来。

好巧不巧,还拦在了自己的面前。


“许夫人,总裁让我接您和孩子回家。”

许言一顿,她这次是偷偷回国,没有把消息告诉程深墨。

她犹豫了几秒,带着萌萌上了面前的劳斯莱斯。

“我是不是可以见到爸爸了?”

许言差点被口水呛到,这小兔崽子真是越长越机灵了。

当年自己被程深墨送出国,一段时间后剩下了她,虽然没有刻意回避过这个问题,但她也没有主动提起过。

可这小豆丁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车子很快在一栋华丽的别墅前停下。

许言被佣人带入了门,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这男人的家。

“夫人,总裁在书房。”房子里的保姆笑盈盈的上前,“他今天为了您可是没有去公司呢。”

许言淡淡一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许萌萌很快就在别墅里面转了起来,从客厅到二楼,玩的不亦乐乎,看来小家伙很喜欢这个新环境。

砰。

她不知撞上了什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许萌萌看着面前的男人,总觉得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不禁呆呆的问道,“你,你是谁?”

程深墨蹲下身将她扶起,笑意更深,“你妈妈没告诉你我是谁吗?”

许言尴尬的咳嗽声在身后响起。

三年了。

这个男人模样没变,但其实更加沉稳内敛,充满魅力。

“在国外过的怎么样?”

许言郑重的点头答谢,“托你的帮助,一帆风顺。”

她的目光滑向一旁的小姑娘,意有所指,“但萌萌是个意外。”

程深墨沉默了半响。

那一晚一时冲动,他也没想到……..

他承诺帮助她,将许言送出国去学习演技,而自己在国内去处理剩下的事。

“我想和你谈一谈。”

许言点点头,“我也是。”

三年了。有些事不能就在记忆里这么放着了,该落灰了。

两人来到了书房,而萌萌被保姆哄着玩去了。

“我需要一个妻子。”程深墨看着对面的女人,“我认为你是合适的人选。”

许言手指一僵。

三年前的那个晚上,他的语气也是这么平淡。

这本是一场交易。

但她还是觉得程深墨天性冷血。

“读一读,我不会强迫你。”

许言拿起了桌上的白纸,上面的字密密麻麻,看的她头痛。

“你想我同你隐婚?”

程深墨点了点头,“我现在家中的局势很紧张,所以我需要一个能和我演好戏的妻子。”

许言放下了纸张,笑了,“那我有什么好处?”

程深墨打量了她片刻,“听说你喜欢演戏?”

“特别喜欢。”

程深墨勾起嘴角,“那我便把整个演艺圈送给你。”

“哦?”许言提笔在合同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那我自然是不亏。”

程深墨笑意更深,从这个角度看起来竟像极了眉目含情,“许太太果然是个聪明人。”

管家给她和许萌萌安排了两个房间。

但许萌萌胆子小,坚持要和妈妈一起睡。

房间被布置的很温馨,整体是淡粉色,母女俩都很喜欢这种氛围。

“妈妈,你给我讲一个睡前故事好不好?”

许言企图蒙骗过关,她今天很累,况且……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事。

“那我自己玩会手机哦。”许萌萌还没捂热乎手机,表情就变得凝重。

“妈妈,他们怎么都在说你坏话呀!”

许言一愣,接过手机。

果然热搜上赫然是她拖着行李箱的照片。.

——上位女不是被封杀了吗,怎么又滚回来了?

——洗白?不可能的,她做了那么恶心的事怎么还不死?

无数恶毒肮脏的话从屏幕中流露,许言赶紧捂住了萌萌的眼。

“她们都是坏人,我妈妈是全世界最好的人!”

小家伙眼泪汪汪的开始抗议。

许言心中一动,果然还得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至少现在…….终于有人站在她这边,没有理由的相信她。

许言摸着她的头安慰,“放心吧宝贝,明天妈妈就去打败那些坏人。”

天还在蒙蒙亮的时候,许言就醒了过来。

她放轻动作换好衣服离开了房间。

“等下让司机送你去片场。”

程深墨慢条斯理的坐在桌前吃着早餐,“你也过来一起吃。”

保姆给她盛了一碗海鲜粥。

“我已经和导演打好招呼了,你是女主角,没人敢和你争。”

许言有些受宠若惊。

她以前总是捡人家剩下的,从未享受过这种待遇。

虽然这是场交易,但程深墨做的也是完美的无可挑剔。

“谢谢,我一定会把握住的。”

面前的小女人表情欣喜,五官灵动,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程深墨的心情也忍不住变好,“这个在你。”

旁边的管家看的目瞪口呆。

想当年他家总裁从来都是不苟言笑,行事狠辣,怎么如今笑的这么……..

英雄难过美人关,果然古人诚不欺我啊。

许言将许萌萌送到了新幼儿园,然后才放心的上了车。

车子很快就到了拍摄基地。

“言姐,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一个短头发的小姑娘风风火火的向自己跑来,“从今天以后,我就是您的助理了,您称呼我小含就行。”

许言一笑,这程深墨倒是想的周到。

前天签约,今天又给她配好了助理。

“你好,私下叫我言言就好。”

小含赶紧摇摇头,“不敢不敢,你可是我们大老板钦点要照顾好的大明星。”

许言一笑,没再说什么。

以前她在圈子里不能算得上家喻户晓,但也是个能叫的上名字的二线。

而小含却装作从未见过自己的模样,倒是个会看人眼色的。

剧组的人开始陆陆续续的来齐。

“陆导演好。”

一个约摸三十左右的男人来到片场,周围的人都纷纷朝她问好。

许言一愣,陆文陆导演的戏可是部部良心,连一线大牌都想同他合作。

没想到程深墨却为自己争取到了这个机会。

“陆导演好。”

陆文冲她点点头,“你就是程总点名称赞的那位?”

许言微微一笑,“不敢当。”

她很快就注意到了周围人的眼光,大多数是鄙夷的。

“先熟悉熟悉环境,然后看一看剧本,下午试第一场戏。”

许言谢过导演,找了个闲置的化妆间打算看剧本。

刚要推门,却听见里面传来的声音。


“这姓许的还真是不要脸,真是冤家路窄!”

“可不是,这次她可是找到了靠山打算复出,艳之你可不能再这么纵容她欺负你了!”

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传来,“行了,不要说了。”

“唉,我们艳之就是善良。”

门嘎吱一声从里面打开。

乔艳之和两个小演员看到门外的人,愣住了。

“你怎么偷听人家讲话啊?!”乔艳之恶人先告状。

许言连看她都没看她一眼,径直走过。

“听不见人说话吗?”

许言冷笑一声,“我确实只能听见人说话。”

乔艳之一愣,反应过来她是在影射自己不是人。

她一阵恼火,刚要说什么,却看见导演朝这边走了过来。

“就不用我介绍了吧,你们都认识了对方吧?”

乔艳之假惺惺的朝对面的人伸出手,“许言姐,久仰大名,你在网上可是‘红的发紫’啊。”

她这一番话引来旁人异样的眼光。

谁都知道许言是被黑的过火,尤其是几年间的那件事。

“你也不逊色,这几年也甚是精彩。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喜欢当配角。”许言俏皮一笑,语气像是与朋友间开的玩笑。

但只要乔艳之知道这其中的讽刺。

她最忌讳别人说这样的话。

当年本以为赶走了许言这个祸害,自己就能获得更多的机会。可没想到。徐强的公司不知道被谁做了手脚,日渐衰落一直到现在的角色。

导致她的事业也一落千丈。

一定是这个女人搞的鬼!

她狠狠的瞪了许言一眼,心里却琢磨起了搞垮她的计划。

“大家熟悉一下剧本,一会试第一场戏。”

导演看见两人之间的风起云涌,赶紧转移了话题。

男主角演技不错,许言更是更胜一筹。两人的对手戏很快得到了导演的认可。

再加上工作人员的努力配合,整个剧组提前收工了。

大家陆陆续续的离开。

“乔小姐,我们该走了。”助理好心提醒道。

乔艳之冷哼了一声,看向墙上贴着的海报,许言正站在其中张扬着笑着。

她上前一把将海报扯下,冷笑一声。

助理眼睛一转,凑到她耳边。

乔艳之狐疑的看向她,”此方法当真管用?”

“当真,到时候她身败名裂,你便是最佳获利者。”

许言不适时的打了个喷嚏。

刚到家,一个黄色的身影朝自己扑来。

许萌萌穿着黄色的皮卡丘睡衣,模样可爱,“妈咪,你感冒了吗?”

许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眯起眼睛,“也许有人正在背后说妈妈坏话呢。”

许萌萌立刻攥起小拳头,像头发疯的小狮子,“是谁敢欺负妈妈,我替你去报仇!”

“谢谢宝贝~妈妈今天工作忙,你今天都在家干什么了?”

许萌萌眨着眼睛,“和管家叔叔玩,和爸爸玩。”

许言差点就要叫出来了,“才一天你们就这么熟了?”

许萌萌煞有其事的解释,“爸爸可好了,他是我见过长得最帅的人!”

这个小花痴!

许言捏了捏她的脸,却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咳嗽声。

程深墨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后。

“今天怎么样?”

许言忽略了乔艳之的细节,“谢谢,很不错。”

许萌萌夹在两人中间,回想起今天幼儿园同学讲的话。

“爸爸妈妈,你们晚上一起睡吧,我还是不打搅你们了。”

许言瞪大了眼睛,无比诧异,“萌萌,你在说什么!”

“幼儿园的同学说爸爸妈妈如果不一起睡,感情就会变得不好啦。”许萌萌委屈的看着她,“好不容易和爸爸见面,我不希望你们关系变得不好。”

许言感觉脸颊滚烫,现在的小孩子真是成熟的不得了。

回头看程深墨。

他倒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没半点动容。

最终,在保姆的催促下,她还是搬到了程深墨的主卧。

许言拘谨的坐在窗边,眼睁睁的看着程深墨去浴室洗澡。

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浴室的门打开了。

男人上身赤裸,仅腰部裹着一条浴巾。

露出紧致结实的肌肉,水汽氤氲,水珠顺着胸膛滑落,房间中瞬间充满了暧昧的热气。

许言感觉心脏加快了跳动。

男人离她越来越近,她很难不想到那个晚上。

“你脸红什么?”程深墨戏虐的笑了声,胳膊越过她关上了旁边的灯。

“谁,谁脸红了?”

程深墨在黑暗中低笑了一声,“睡吧,我什么都不做。”

许言又羞又恼,将被子蒙在了头上。

可笑!

他还想做什么?

刺耳的闹钟在耳边响起。

许言睁开眼睛,像往常一样动了动身子。

但动到一半的时候,却发现好像有哪不对劲。

许言僵硬的别过头,竟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躺在了程深墨的怀中。

男人的上半身赤裸着,有力的胳膊将她牢牢的圈入怀中。

英俊的脸庞近在咫尺,眉头轻轻蹙起,看起来比平日少了些戾气。

许言感觉脸庞莫名的热了起来,挣了挣身子。

但没想到男人手臂更加用力。

“想去哪?”

程深墨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墨色的眸子深邃而神秘,声音懒散低沉,听上去颇为性感。

“放开我,再不去剧组就来不及了。”许言不自在的别开眼,企图掩住耳后的红晕。

可没想到面前的男人似乎铁了心不让她离开,就维持着这个姿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许女士,昨晚睡得好吗?”

许言委屈的瞪了他一眼。

她几乎一整晚没睡,和程深墨同床共枕令她太不自在。

“妈咪,你该上班啦.”许萌萌不适时的推开门,看到眼前的一幕愣了愣。

身后的保姆反应很快,立刻将他抱起。

“爸爸怎么光着身子呀,我是不是要有小妹妹了?”

保姆意味深长的关上了门,最终还不忘道——宝贝真聪明,我们不要打扰他们了好不好?

许言坐在床上嘴差点合不拢。

这说的都是哪和哪啊?

回头一看程深墨,他的眼睛喂喂眯起,俨然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