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凤家的废柴小姐逆袭了

凤家的废柴小姐逆袭了

为你穿高跟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凤天澜被至亲至爱之人陷害致死,今生,她重生到了归元大陆凤家大小姐的身上。原主拥有超高的修炼天赋,却因为身体缺陷无法修炼,一度被人称作废材,在外遭人白眼,在家备受欺凌,简直是个可怜虫。凤天澜不是好惹的,发誓要逆风翻盘!

主角:凤天澜,司墨白   更新:2022-07-16 00: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天澜,司墨白 的女频言情小说《凤家的废柴小姐逆袭了》,由网络作家“为你穿高跟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凤天澜被至亲至爱之人陷害致死,今生,她重生到了归元大陆凤家大小姐的身上。原主拥有超高的修炼天赋,却因为身体缺陷无法修炼,一度被人称作废材,在外遭人白眼,在家备受欺凌,简直是个可怜虫。凤天澜不是好惹的,发誓要逆风翻盘!

《凤家的废柴小姐逆袭了》精彩片段

司家有子,凤家有女,三生三世,吾回来了,汝久等了!——司墨白

阴暗潮湿的地牢,弥漫着酸臭腐尸的味道,铁链随着寒风,响起叮当的声音,代替那被锁链住的人儿,嘶吼着不甘。

啊!啊!啊!

一声声凄厉的叫声,犹如索魂的鬼魅,听得让人浑身颤栗。

阴暗的角落里,一个四肢被铁链锁住,浑身是血的血人,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样貌,只看到她那血肉模糊的下巴,血一滴滴的落下。

她面前站着一个锦衣华服的俊美男人,还有一个身穿白色衣裙,仿若画中仙一样的绝世美人,可她手中却拿着一张血淋淋的人皮,与她纯白如仙的气质是多么的鲜明讽刺。

“为什么?”那血人沙哑着声音,让人听不出她有着什么样的语气。

为什么要欺骗她的感情,为什么要放她的血,为什么要挖她的骨,为什么要剥她的皮,为什么!

“因为我爱的是雅儿,因为你的血是雅儿的药引,因为你超高的觉悟天赋,因为你是个废物,因为你的存在,成了雅儿的拦路石。”

“姜影!”血人抬起了头,凄厉的尖叫着,温和的一句话解答了她所有的疑问,更是将她一颗心粉碎成灰!

“影哥哥,我想跟姐姐说几句话。”如仙一样的沈云雅,声音清甜如甘泉。

姜影厌恶的看了一眼血人,然后温柔如水的看着沈云雅,“你小心些她,疯狗咬人,也是有毒的。”

沈云雅轻点着头,等姜影离开,整个地牢就剩她和被链住的血人,她抬头看着血人,唇角勾起惯有的纯真笑容,晃着手中的人皮:“沈清黛,被心爱的人放血挖骨剥皮的感觉如何?”

“沈云雅,你不得好死!”

沈云雅无视着沈清黛愤恨的怒骂,只是用她那清甜的声音,一句句凌迟着沈清黛。

“姐姐和姜影不过是我往上爬的踏脚石,你最爱的姜影会下贱的为我付出生命,最爱你的瑾哥哥会和我成亲生子。”

“多谢姐姐帮我修炼到地尊,我爹也很感谢姐姐交出云沈家掌印,还有沈家宝物。”

“忘了说,大伯和大伯母的死,我爹可是帮凶呢,认贼作父,姐姐你还有颜面到九泉见大伯和大伯母吗?”

听到父母死亡的真相,沈清黛忘了尖叫,只是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眼看着沈云雅。

沈云雅晃着手中的脸皮,抬眼看着沈清黛血肉模糊没有皮的脸,无害的勾着笑:“瑾哥哥最喜欢姐姐了,所以为了成全瑾哥哥,我要将姐姐的膝盖骨熬成汤,将姐姐这张如白玉的脸皮做成饺子皮,还有……”

说着,沈云雅突然伸出了两根手指,刺进沈清黛的双眼,然后手指一勾,两颗眼珠子被她给挖了出来。

啊!

沈清黛痛的仰头凄厉的叫着,伴随着铁链晃动的声音。

“还有姐姐灵气的双眼,做成饺子馅,一碗香喷喷的饺子就成了,然后端给瑾哥哥吃……”沈云雅将两颗眼珠子包进了那张脸皮上,“我要瑾哥哥这辈子都没有资格爱你。”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来生,我也不会放过你们,我要你们生生世世都不得好死。”滔天的恨意,让沈清黛忘了所有的痛,只有深入灵魂的恨意。

“放心,妹妹不会让姐姐做怨鬼,更不会让姐姐带着仇恨投胎。”沈云雅手指一动,割开了沈清黛的喉咙,“因为我要你魂飞魄散。”

喉咙鲜血不断的涌出,只剩血窟窿的双眼,像厉鬼索命一样直勾勾的看着沈云雅的方向,“你们的命,是我的!”


轰隆隆!

狂风袭来,碧蓝的天空也瞬间黑云翻滚,一道道雷电愤怒的撕开了天空,那暴雨似天河决堤倾泻而下。

破落院子,躺着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是血的人儿,被那****鞭打着,无一人来问津她的死活,暴雨洗刷着她身上的鲜血,瞬间成为一滩血水。

在暴风雨下,那奄奄一息的人动了动手指,沈清黛只觉得浑身被什么劈打着,脑海更是有什么撕裂疼痛着,好像有什么挤入她的脑袋。

“凤天澜,你这个废物,贱人,也不看自己什么德性,有什么资格以三皇子未婚妻自称。”

“你连给玉儿提鞋的资格都没有,说你是母狗都是玷污了母狗,做你的未婚夫,是我司瑢这辈子唯一的污点。”

“玉儿,等退婚了,我们把她卖进青楼吧,这种贱人,死了污染土地,活着还能造福那些龌蹉的男人。”

“别把这个贱人打死,不然婚就退不成了,日后你嫁过去,也不过是填房。”

……

“给我报仇,夺回我的东西,要他们生不如死,生不如死!”

最后一句话如厉鬼一样不甘的凄厉声,久久回响在她的脑海里,犹如无形的手,似要撕开她的脑袋,痛苦的轻吟着,“给你报仇,夺回你的东西,让他们生不如死。”

说完这句话,脑海凄厉的声音瞬间消失,人也彻底清醒了,沈清黛睁开了冷厉的双眼,看着前方噼里啪啦的落在地上的雨珠。

天不亡她!

她沈清黛的灵魂重生了!

她重生到归元大陆,南萧国凤家大小姐——凤天澜。

凤家在南萧国没有任何爵位封号,但其尊贵却是仅次于皇室,可想其有多尊贵,势力和财力也是三大世家之首。

而她现在重生的身体,与她有着相似的经历。

同样是废材大小姐,只不过她有着超高的修炼觉悟天赋,但因为身体缺陷而无法吸收天地灵气修炼灵术,而凤天澜虽有着世间最好的修炼身体,但因为无人指导,而乱吸收一些杂质无比的灵气,导致至今还只是六级聚灵。

凤天澜从小就跟三皇子有婚约,但是喜欢她那有着天才小姐的三妹——凤秀玉。

为讨好凤秀玉,隔三差五就陪着凤秀玉来鞭打她,欺凌她,更是扬言等退婚后,就将她卖入青楼,低价供那最下贱的人亵玩。

而她的父亲,居然在一旁看着,直到差不多的时候,才会说伤一句,别打死了,不然凤秀玉嫁给司瑢只能是继妃,而不是正妃了。

因为她的父亲是入赘凤家,好不容易翻身了,自然小人得志,而凤天澜的存在,都提醒着他是上门女婿,是耻辱,所以在她母亲死后,她父亲就把祖祠一把火给烧了,而他重建祖祠,不再将以前凤家人列进去,夺走了凤姓,只因凤姓在南萧国就是一个尊贵的身份。

既然重生了,那就好好的活着,强大的活着,欺辱她的,践踏她的,都等着吧,她会一一讨要回来的。

“凤天澜,从今往后,我们不再被欺凌,我们要站在世界巅峰,让那些欺凌过我们的人,全都跪地求饶!”

凤天澜如破布般摇摆的身躯,已然站稳,抬起她那尖细的下巴,露出了她那张即使有伤口,却依旧绝美的脸,任由珠子大的雨水打在她的脸上,身上。

她那凌乱的发丝,贴在她那一指长的伤口上,沾了血迹的唇,缓缓的勾起。

邪魅而嗜血!

她伸出舌尖,轻舔着已被雨水洗刷干净的双唇,缓缓启唇,露出带着血丝的皓齿:“二叔,沈云雅,姜影,等着我强势回归吧!”

凤天澜转过身,摇曳着随时都能倒下的身躯,缓慢的抬步向破败的屋子走去。

“凤姓是我母亲的。”

“凤府是我母亲的。”

“沈家宝物是我的。”

“你们的命,是我的!”

她每艰难的走一步,都会念一句,如此重复着,像是死神预言;她走过的路,都是一条长长的血渍,如此蜿蜒下去,就像是引往地府的血路。


“大小姐,大小姐……”

凤天澜是被一串急促的声音给吵醒的,刚睁眼坐起来,一个人影就已经破门冲了进来,抓着她的手,就往外走,“快救救罗小姐,她快不行了。”

“初灵,发生什么事了?”

初灵是凤天澜唯一的丫环,那是她小时候买下的,每次前身被欺负的时候,她总是用身体护着她,所以也是伤痕累累,极其的忠心。

“罗小姐跟三小姐打起来了,在擂台打起来了,生死自负的那种。”初灵一边跑一边把事情仔细说了一遍。

这一次她见凤天澜被打的厉害,就去找罗小姐来帮忙,到的时候,她已经昏死在床上,等她们把凤天澜的伤口都处理好之后,罗小姐就怒气冲冲的跑去找凤秀玉算账,扬言要打死这个不要脸,勾搭未来姐夫的贱人。

于是就有了擂台之战。

听了前因后果,凤天澜不顾自身的疼痛,加快了脚步,初灵口中的罗小姐,是前身的闺中密友——罗云竹。

在她被所有人欺凌的时候,唯有她得罪了所有人,依然跟她做闺中密友,明明比她还要小上一岁,可却是像姐姐一样时时保护着她。

刚到练武场,凤天澜就看到一道红色的身影,从擂台之上,狠狠的砸落在地上,扬起了一地的灰尘。

“罗云竹,看在院长的份上,我只是打伤你,但是若你再口无遮拦的污蔑我,那就休怪我不客气。”凤秀玉一身碧蓝色衣裙,站在擂台边缘,居高临下的看着吐血的罗云竹。

凤天澜快步走了过去,扶起了罗云竹,“云竹。”

“天澜,对不起,我打不过她。”看到凤天澜脸上那一道长长的伤疤,罗云竹很是愧疚,她曾发过誓要保护天澜,可终究是没有保护好,因为她没有足够强的实力。

凤天澜安慰着,“没事,很快你能打得过。”

“凤天澜你一个卑贱的废物,总是教唆罗云竹杀我,这是要让我们凤家跟罗家敌对,要置凤家于死地吗?”凤秀玉站在擂台上,看到凤天澜,眼底闪过一丝杀气。

这个凤天澜都遭受了那样的暴打,竟然还没死,命真是够硬的。

“初灵,照顾好云竹。”凤天澜将罗云竹交给了初灵,捡起一旁的软皮长鞭,站了起来,冷凝着凤眸直视着凤秀玉,“凤家是我的,与你一个外姓人有何干系。”

“你……”凤秀玉有些震惊的看着凤天澜,一向懦弱无用的人,竟然有着这般冷冽的声音,更让人震惊的是,明明是凤天澜仰望着她,可她却觉得低人一等。

“天澜。”

“小姐。”

罗云竹跟初灵看到凤天澜走向擂台,连忙惊呼着,上擂台,就等于挑战,生死由天,怪不得任何人的。

“区区一个初级灵者,也好意思自称天才少女。”凤天澜站在硕大的擂台,长长的鞭子,啪的一声,在空中打了一个漂亮的鞭花,冷眸轻抬,“涂秀玉,来战!”

哗!

凤天澜的话,犹如一道惊雷,响彻天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