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请你快点对我心动

请你快点对我心动

胭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译是明星,他平时见过的美女数不胜数,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见了江家小姐江夏两面,他就把她深深刻进了心里。之前他不相信一见钟情,见了她之后,他只恨相见恨晚。这时,还对这一切爱意一无所知的江夏,被别人调侃啃到了香饽饽。殊不知,沈译在她面前幼稚至极,哪有半分大明星顶流的模样。很快,江夏小号被扒,恋情迅速爆上热搜!

主角:江夏,沈译   更新:2022-07-16 00: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夏,沈译 的女频言情小说《请你快点对我心动》,由网络作家“胭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译是明星,他平时见过的美女数不胜数,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见了江家小姐江夏两面,他就把她深深刻进了心里。之前他不相信一见钟情,见了她之后,他只恨相见恨晚。这时,还对这一切爱意一无所知的江夏,被别人调侃啃到了香饽饽。殊不知,沈译在她面前幼稚至极,哪有半分大明星顶流的模样。很快,江夏小号被扒,恋情迅速爆上热搜!

《请你快点对我心动》精彩片段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江夏被吵醒,失眠到后半夜才入睡的人,此时内心是崩溃的,用力的扯过被子盖住脑袋。

敲门声停了十几秒,然后又锲而不舍地响。

两分钟后,江夏认命的从床上爬起,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曾沫一,顶着鸡窝头,穿着睡衣,拖沓一双拖鞋,样子极为滑稽。

小城镇的房租便宜,江夏租了一厅一室一卫的户型,后来改造出一个开放式的厨房,还划出一个吧台区域,目前为止,仅当餐桌使用。开放式厨房与客厅整体一起,看上去空间大了很多,她喜欢简约风格,客厅也只是摆了一张小圆桌和一张长沙发。

江夏没有回去补觉,洗漱后,她去了厨房,从冰箱里搜刮出来吐司和鸡蛋,勉勉强强做出两个简版的三明治。

江夏是一名中医医生,在莆田镇的一家中医馆工作,她午餐和晚餐都在医馆解决,极少会动手做饭,而且她动手能力一般。

中医馆馆主姓曾,也是一名老中医,祖上三代行医,在镇子里家喻户晓,镇上的人贯称呼他一声——曾叔。

江夏把三明治装盘,然后才去叫醒曾沫一。

沙发上的人咕哝一声,坐起来,“你们医生都什么毛病,早餐必须吃是医规吗?”

江夏只是笑笑,转身去吧台,从微波炉里取出热牛奶,揶揄道:“你大早上的,这身穿搭总不至于是时髦?”

曾沫一叹气,“时髦就是被亲爸赶出家门吗?那可能是有点时髦吧。”

曾沫一是曾叔的小女儿,比江夏小四岁,大学毕业后,在市中心的广播电视台工作,这一次她回来,说把电视台的工作辞了。

“那我要考虑一下是不是要收留你,我可不想被曾叔赶出门。”江夏说得一脸认真。

曾沫一:“不是,少说我们都是穿过同一条裤子的人,你至于这么无情吗?”

江夏停顿了一会儿:“我想起来了,你还抢了我一套睡衣,所以更加不能收留你了。”

“……”

无语了片刻,曾沫一说:“不过,我已经找到工作了。”

“嗯?”江夏将信将疑的看着她。

“我面试了艺人助理的职位,而且面试成功了。”

“嗯?专业对口吗?”江夏问。

“你这用词一听就有年龄段了。”曾沫一吐槽。

餐后,曾沫一难得的主动要求清洗餐具,这就抱上大腿了。

江夏对她献媚的操作无语了半分钟,距离上班的时间还早,她转身去卧室拿了一本医书,再折回客厅。

曾沫一收拾好厨房,走到她身边坐下,用手肘轻轻撞她一下,“你答不答应啊,我就住两天,等林星榆过来,我就搬走。”

“你说谁?”江夏转头看向她,一脸震惊。

“林星榆,你知道她啊?”

江夏点头,有些话到了嘴边,又生生止住了。

“我应聘的就是她的助理耶。”曾沫一接着说:“林星榆这一次拿的是女二号的角色,而且搭戏的还是人气演员沈译,一部民国戏,听说戏份还挺多的,所以公司才给她找助理。”

江夏有片刻的失神。

曾沫一:“对了,他们在莆田取景拍摄,就在三角山,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江夏翻书的动作明显一顿,淡淡道:“我没关注这个。”

*

今天曾叔去乡下义诊的日子,每月一次义诊是中医馆的传承。

义诊的通告昨天就贴出去了,所以今天来医馆的人不多,忙一阵,闲一阵。

下午,江夏去药房检查药品库存,并让实习生秦禾颜做好登记。

检查完陈列柜的药品,江夏回到办公室,拿起手机时看见一串未接电话,她回拨过去。

电话响一声,对方就接通了,但是有一分钟的时间没声音。

江夏好气又好笑,解释道:“刚在检查药品没拿手机,怎么了?”

“江夏江夏,你猜猜我现在哪?”对方开口就是熟悉的复读式。

“在莆田。”

“我去,你怎么知道的?”林星榆叫了声,声音顿时尖细了许多,“你是不是又逛超话了,有人剧透对不对?”

“还没开机。”一道男声冷不丁的插进来。

江夏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声音?

“我知道,我没失忆。”电话那头,林星榆怼了一句,然后才跟江夏说:“我在机场,准备过去,你几点下班?”

江夏:“今天不忙,六点可以下班。”

“那我们六点见。”

见林星榆挂了电话,旁边的人再次出声:“朋友?”

“闺蜜。”林星榆整理了一下头发,说:“还以为你明天才过来。”

新戏后天开机,她提前过来是为了找闺蜜叙旧,没想到在飞机上会遇到沈译,她身边没经纪人没助理,下了飞机后,索性就蹭他的座驾。

沈译:“有事。”

林星榆笑了下,习惯了他的惜字如金,便不再多问。

她和沈译同一家经纪公司,段位不同,极少有碰面的机会。今年年初,她参演的电影爆火后,沈译的经纪人廉衡把她要了过去,她的行程渐渐多起来,和沈译碰面也逐渐频繁,两个人慢慢熟悉。

这次参演同一部电视剧,是廉衡一手安排的,可谓肥水不流外人田。

傍晚六点,江夏收到林星榆发来的微信,她已经到中医馆门口了,还发了车牌号码。

中医馆侧门口,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那里,在这个小镇,这种车很是惹眼。江夏确认了车牌,走到车旁,此时,后车门自动向两侧拉开,她一眼就看到单独坐在位置上的男人——沈译。

她看向他的时候,他也在看她,眼神是那样的漫不经心。


江夏的视线闪躲了下,后退了一步,低声道歉:“不好意思,看错车了。”

“江夏。”商务车后排,林星榆探出脑袋瓜:“我在这。”

江夏看向林星榆,又看了看沈译,不合时宜的脑补了一下偶像剧明星偷偷谈恋爱的戏码。

沈译的目光从她脸上平移,然后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

林星榆:“夏夏,快上车。”

江夏稍作犹豫,绕到另一侧门,上车。

商务七人座,林星榆早已经坐到最后一排,旁边的位置放了行李袋,没有多余的空间。

中间一排的两个座位,沈译占一个,江夏坐到并排的位置。

余光看见旁边的人系好安全带,沈译问:“你们要去哪?”

“去吃饭吧,飞机餐根本没法吃,饿扁了。”林星榆扒着江夏的座椅背,凑得很近:“这镇上有什么好吃的?”

江夏:“有一家菜馆还不错,味道也清淡。”

“那译哥,你跟我们一起?”林星榆看向沈译。

沈译‘嗯’了声。

江夏微怔,没想到他会一起同行,略顿,偏头看向沈译:“沈先生有没有什么忌口的?”

沈译看了一眼江夏,目光并没有意味,淡淡开口:“没什么忌口的。”

菜馆离中医馆不远,开车五分钟就到了。

餐馆的老板娘认识江夏,几句寒暄后,她的视线投向其余四人,目光在一男一女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

江夏适时出声:“老板娘,麻烦给我们安排一个小包间,谢谢。”

“好,二楼3号间,你们先上去,我给你们拿菜单。”老板娘立即招呼着人上楼。

等上菜的时间,江夏和林星榆一直在低声说话,多是林星榆在说,她安静听着。

旁边三个人,低头看手机。

这顿饭吃的安静,唯一能听到的声音就是林星榆的,偶尔那位助理也搭上一两句话,气氛不尴不尬。

饭后,林星榆提出要在附近走走,所以沈译和助理先行回酒店。

商务车里,沈译一直看着后视镜里越来越远的两道身影,直到看不见那两道身影,他才移开视线。

沈先生?这个称呼从江夏嘴里喊出来,倒是头等的新鲜。

沈译心想,她是真没认出自己?还是假装不认识自己?

其实,他也只是见过江夏三次,第一次是在江奶奶的葬礼上,十三岁的她蹲坐在堂屋门口,身体蜷缩成小小的一团,脸埋在双臂之间,哭得泣不成声,参加葬礼的大人来来往往,谁都无暇顾及她。他那时心疼,走过去,安安静静的坐在她身旁,那一年,他十六岁。

第二次见面,是在她大哥江燃的生日宴会,江夏并没有像她姐姐那般隆重打扮出席,她穿着白T恤,牛仔裤,帆布鞋,素面朝天,清汤挂面的样子,与场合格格不入,她送了礼物后,一个人安静待在角落,不与人寒暄。

生日宴会结束,江燃喝了酒,特地点名让他送江夏回去,理由是让别人送,他不放心。

那一晚,与她浅淡的交谈中,他才知道江夏学医。那一年,她二十岁,他二十三岁。

之后他出国读书,回国后,正式进入演艺圈,工作忙忙碌碌,鲜少和江燃来往,至于江夏,就更是没有听过关于她的消息。

第三次见面是在去年春节,因为江家和沈家的商业往来,两家人重新密切往来,初五的时候,江沈两家聚餐,隔着一张桌子,匆匆一瞥。

沈译心里想着事情,连车子停下也没发觉,助理喊了他几声,他才回神。

助理递过来一个新的口罩,“译哥,我能问一件事吗?”

“问。”

“你跟林星榆是不是在一起了?”

沈译皱眉:“……你打哪听来的?”

“我是看你事事照拂星榆姐,以为你和她在偷偷谈恋爱——”助理的话不过脑的就吐出来了,说完,才回过头去观察沈译的表情。

地下停车库,橘色灯光忽明忽暗,沈译的表情也不明朗,须臾,他淡淡道:“以后像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不要再提。”

阿陆捣蒜式的点头,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把嘴巴给‘封’了。


江夏和林星榆在餐馆附近散步,一路上都是林星榆在吧啦吧啦说圈内的八卦,如此,江夏在网上吃过的瓜,有一些得到了真相认证。

林星榆主动提起自己找助理的事情,她叹气道:“不知道我家亲戚那边的人怎么知道招助理这事儿,今天一早还让我妈来当说客,说不如就把这个工作给我们家远房表妹,我哪敢啊,这关系远了不说,就那个表妹,略有耳闻,实在是不敢恭维。”

“不是说已经面试过了。”江夏问。

“是啊,已经面试过了,那助理……”林星榆愣住,“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面试的事情?”

江夏笑:“巧了,我刚好认识应聘你助理职位的人。”

林星榆瞪大了双眼,“啊?还能这么巧?”

江夏:“她是我师父的女儿。”

林星榆:“那再好不过了,我就跟我妈实话实说,亲戚那边,让她想个借口回绝掉。”想到什么,她顿时有些沮丧:“以前这些找关系户的事儿,我妈也没让我少做。”

“你知道的,我就是没办法拒绝我妈妈。”林星榆眼底压着情绪,“当初是我的任性才造成……”

“星星。”江夏喊她的小名,“你妈妈很爱你。”

那一场意外谁都不想发生,而林星榆这些年背负的愧疚,江夏也都看在眼里,也许,没有当年的事情,林星榆不会走上这条路。

林星榆耸耸肩:“不说这个了,对了,我今晚要住你那,我都好久没跟你一起睡了。”

江夏:“这个恐怕不行,你的那个新助理现在住我家。”

林星榆:“住你家怎么了,我跟你睡又不跟她睡。”

江夏笑出声,“你这样很霸道总裁范儿。”尾音故意加了儿化音。

林星榆坏笑,伸出手指勾勾她的下巴,“那小妞,今晚你要不要陪睡啊。”

江夏一笑,拍掉她的手,“要是她问起来,全部问题由你自己回答。”

两个人走回公寓,曾沫一并不在,江夏给她发了一条微信,问她在哪?几分钟后,她回复:今晚通宵玩乐,不回来睡觉了。

江夏给林星榆拿了一套新的睡衣,她们两个人身高体重都差不多。

林星榆洗完澡出来,江夏已经躺床上了,捧着一本医书在看,她眼角抽了几下,走过去,躺在旁边的位置,一手拿走她的书,“陪我聊聊。”

江夏笑了声:“聊什么?”

林星榆小声道:“我的一个朋友最近遇到麻烦,有一个富二代在追她,长得挺帅的。”

江夏眼中含笑,参透其中奥妙,朋友即我系列。

林星榆看出她眼里的笑意,努努嘴,假装没看见,继续说:“他手上有几个资源,我朋友还挺想要的,你说,要不要就答应跟富二代交往,等资源到手了,就开溜?”

江夏:“你溜……你朋友溜得掉吗?不说这个情况属于欺骗或者其他性质,就这个资源,你确保就一定花落在你家?”

她又说:“你都说是遇到麻烦了,不由就不要去惹这个麻烦。”

“我没想惹,不对,我朋友,我朋友也觉得是个麻烦,就是吧,眼馋那个资源,你知道的,在这个圈子里,一个资源得踩着多少人才能得到啊。”林星榆叹气,“我朋友也是想多发展一下自己,被人踩着过活的日子,不好受。”

“交往本来就有分有合,或许就合适了,或许他先放弃了呢。”林星榆的声音越来越小。

江夏一时安静。

她知道,林星榆在圈里摸爬打滚的艰苦经历,知道她走过来的路有多么不容易,知道她在圈子受尽人情冷暖,她没有背景,唯一一点厉害的就是经纪人,好像是姓廉,据说这个人在圈内的声望很高,但是在商人眼里,利益至上。

江夏轻声说:“其实,你自己心底是有答案的不是吗?怕惹麻烦,只是你偏要我来给你下一个决心。”

林星榆轻轻一笑,“我总觉得缺少一个站同一阵营的人,现在有你这些话,我就不怕了。”

*

翌日,江夏起晚了,林星榆还在沉睡,她没做早餐,直奔中医馆。

在药房门口碰到师兄关赫。

“师兄,早啊。”

“早。”关赫把手上的资料收起来,摘下眼镜。

江夏看清他眼下一圈乌青,“师兄,你这是又在医馆通宵?”

关赫捏了捏鼻梁,点头。

江夏:“那你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会儿?”

“吃早餐了吗?”关赫问,问完,看到她手上提着的早餐,皱了皱眉:“吃这些?”

“嗯。”江夏买了一个包子和豆浆。

“先放着,去吃点热汤。”关赫把眼镜戴上,提出建议。

“现在?”江夏看了下时间,再有半个小时,中医馆就要开门了。

“吃早餐不耽误时间。”关赫让她等一会儿,他去洗个脸。

中医馆对面的街道就有一个早餐摊位,几张小木桌,塑料椅子,摆放在街道旁,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可以围坐一桌,这是小镇上独有的烟火味。

“你在医馆通宵,是遇到什么棘手的病了?”江夏把面前的一次性筷子拆开,一双筷子交叉摩擦了下,去掉筷子上的毛刺。

关赫看着她一系列动作,笑着看向她:“都说医生讲究,你这个习惯怕是要一直讲究下去。”

“睡前看到一个病例,理解不了,失眠,就去了医馆。”

江夏感叹了句:“师兄真是对医学如痴如醉。”

“这也是一种病,难治愈。”

老板上来两碗面条,关赫把分量小的那一份推给她,自己要了大份的。

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他们身后,沈译坐在副驾驶,抬眼就看到江夏,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T恤,浅色的牛仔裤,让他想起生日宴会上的那次见面,那一次是他们谈话最多的,他记得最清楚的对话是:

“你为什么学医?”

“因为这个职业是江氏没有涉猎的。”

那时候也是夏天的夜,她的语气是那样的随波逐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