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被退婚后我突然成了抢手货

被退婚后我突然成了抢手货

盛夏蝉鸣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慕容轻舞爱上了一个渣男,被其欺骗半生,最终悲惨离世。再睁眼,她穿越到了古代世界,成为了将军府二小姐。原主与太子定有婚约,可太子高傲,嫌弃原主是个痴儿,退婚后将其送回了将军府。慕容轻舞不是好惹的,她决定替备受欺凌的原主讨回公道!

主角:慕容轻舞,南宫轩   更新:2022-07-16 00: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容轻舞,南宫轩 的女频言情小说《被退婚后我突然成了抢手货》,由网络作家“盛夏蝉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容轻舞爱上了一个渣男,被其欺骗半生,最终悲惨离世。再睁眼,她穿越到了古代世界,成为了将军府二小姐。原主与太子定有婚约,可太子高傲,嫌弃原主是个痴儿,退婚后将其送回了将军府。慕容轻舞不是好惹的,她决定替备受欺凌的原主讨回公道!

《被退婚后我突然成了抢手货》精彩片段

紫月国,怡轩府。

源源不断散发热烫之气的天空下。

一位身穿浅碧色衣裳的纤细女子此刻正直挺挺地躺在冒着热烫气息的青石琉璃地面上,一动不动,那白皙到甚至有些透明的额头上不断流淌着的鲜血,一点点染红了原本一尘不染的琉璃地面,场面看起来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仿若真的已经没有了呼吸......

可是在场的数十位奴才们却没有一个人关心这女子的死活,横竖不过一个疯女人,他们甚至都暗戳戳地期盼着她死很久了罢,省得老是惹太子爷不快,殃及他们这些池鱼。

“太子爷,她......莫不是真的断气了吧?”

这不妙啊,万一皇上怪罪下来......

太子南宫轩身后的一个小太监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接着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一步,开口对站在女子正前方的年轻男子提醒道。

“呵,断气了?你见着了?”

眉梢一挑,一身宝蓝色长袍的年轻男子,将拇指上的扳指一转,轻瞥了一眼地上躺着一动不动的女子,下一秒却只是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眼底深处飞快地闪过了一抹浓重的厌恶。

怎么?

这个差不多跟他纠缠了前半生的女子,这就断气了?死了?

他倒是想呢。

脑海之中不由得回想着这么多年来,这女子对他的苦苦纠缠,南宫轩的眼底深处更是闪过了一抹嘲弄。

“奴才不敢!不过......太子爷......”

噗通一声跪下,小太监见自家太子爷这般反应,竟不知他的意思,脸上闪着为难之色。

“怎么?这点子小事,难道还得要本太子亲自出手处理么?”

南宫轩眼睛一斜,周身释放的危险气压让人的心底泛起一丝凉意,更是让小太监的身子跟着抖了几抖。

“奴......奴才这就去通知慕容大将军府的人过来领人!”

小太监显然是被吓得不轻,立马连声应道。

不过这也难怪,任谁整天被这样一个傻子纠缠着,却又始终无法摆脱,恐怕都会心情烦躁吧!

只是......这傻子,伤成这样,当真还活得成么?

想到了这里,小太监低下的眼角余光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好似没有气息的女子一眼。

得了,不管是断气了还是还剩一口气,她都不能死在怡轩府,得赶紧找慕容大将军府里面的人接走才成。

这就算是要死,也万万不能死在这个地儿啊。

虽然目前来看,太子爷才是皇上面前最得宠的皇子,不过其他皇子们也不差啊,这样一来,太子爷更是要小心谨慎一些才最为妥当。

一点岔子都不许有的。

若不是有这么一层顾虑在,太子爷也不必忍受她这么多年了不是吗?

“太子爷,二皇子来了。”

一个侍卫疾步走了过来,半膝跪下对南宫轩说道。

“你们处理好,本太子去前厅了。”

南宫轩微微皱眉,看了一眼一副半死不活模样的女子,随意交代了这一句,便转头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去了。

对于这位二皇子,哪怕是身为紫月国太子的南宫轩也是向来都不敢怠慢半分的。

没过多久,慕容大将军府得到消息,自然是立马派人将生死不知且依旧昏迷着的女子带了回去,甚至连询问一句的勇气都没有。

正值六月的盛夏,正午时分,明晃晃的太阳高高挂在天空的正中央,空气之中缺少水分,显得异常的闷热,炙热的阳光晒得人浑身都发懒起来。

紫月国慕容大将军府之中,前后两进的院落里,一切视线之中的装饰都中规中矩,庭院异常宽敞,甚至还有秋千和碧色的池塘。

而就在抄手游廊的旁边,一个穿着琥珀色褙子,一副标准仆妇打扮的中年妇人,正偷偷侧耳,从侧房东厢的纱窗外,听着室内的动静。

“这逆女!简直是胡闹!还有你!别人也就算了,你这做母亲的怎的也这般疏忽,没有好生看好她?怎么就由着她又跑去怡轩府闹事了?若是死了也便罢了,闹成这番模样,让整个慕容大将军府蒙羞不说,怕是传扬出去,也是整个紫月国里所有人茶余饭后的笑柄!”

怡轩府,乃是紫月国前不久晋封的太子,南宫轩的府邸。

一脸英气的中年男子显然是被气坏了,手指因为气愤止不住地颤抖着,随后更是一把将手边的白瓷盏用力地从炕桌上挥了下去,随着“啪啦”一声,有瓷器清脆的碎裂声霎时响起。

所有人的心都跟着一抖,窗子外面偷看的妇人更是吓得散去了。

“老爷,舞儿的情况你也知道,她也不是有意的......”

妾氏李氏看着躺在床榻之中,生死还未可知的女儿一眼,心里也不好受,难得回嘴了一句,只是声音细弱如蚊呐,轻到听不见。

“混账东西!若不是她巴巴跑到怡轩府,她会落得如此下场么?太子早就交代过,大婚之前,都不想看到这混账!是她不守信用,巴巴跑过去自找羞辱在先,我又能如何?”

紫月国大将军慕容子铭用力狠狠拍了一下炕桌,恨铁不成钢地指责道。

听着他这恶狠狠的声音,李氏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伺候在一旁另外一个穿着绿色衣裳的小丫头,也只管低着头看脚尖,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老爷......不如我们去求求皇上,将舞儿和太子的婚约取消了吧?”

李氏想了想,暗自咬了咬牙,开口提议道,一贯懦弱的眼眸深处更是难得地染上了一抹坚毅之色。

从前的小打小闹也就罢了,从前她的舞儿每次回来身上都带着不同程度的伤痕,她也可以不计较,但那都是在不危机舞儿生命安全的前提之下,如今太子居然闹到这般不顾及舞儿生命,将她伤到这般凄惨的地步,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睁只眼睛、闭只眼睛下去了。

对方是紫月国的太子又如何?舞儿也是她最心爱的女儿啊!

“胡闹!婚约是皇太后金口玉言定下的,岂是想取消就取消的?”

慕容子铭皱眉,看着李氏的眼神也是越发不满。


说起来,若不是当初李氏一时突发奇想,要去劳什子金鸣寺祈福,又怎么会恰好碰上正微服私访的皇太后一行人?又怎么会恰好救下正遇上劫匪的皇太后?又怎么会惹来这桩荒谬至极的婚约?

真真追究起来的话,一切祸事的来源,都是李氏招来的。

这般想着,慕容子铭看向李氏的眼神越发不满起来,心绪也是更加烦躁非常。

慕容子铭这么多年以来,走南闯北,平定紫月国周边各种小国小部落,为紫月皇朝立了多次功勋,得了皇室很多赏赐,是以整个慕容大将军府吃穿用度皆为上品。

此时正值盛夏酷暑,哪怕是这间很是朴素的侧房东厢里,房间入眼的四个角落里,也分别放置着一方青铜大盆,里面是几块冒着寒气的冰块儿,用以驱走房间之中的酷暑之气。

可慕容大将军慕容子铭的妾氏——李氏的小脸上,汗珠子还是如豆子一般,一颗接着一颗地从额上滚了下来。

“老爷所言极是,这皇帝亲自赐下的婚约,哪是那么容易说取消就取消的?若是老爷去求皇上,取消这桩婚事,这不是在藐视皇室权威吗?到时候,恐怕整个慕容大将军府都会惹来杀身之祸!”

自房间入口处传来一道带着十足讽刺和嘲讽意味的女子声音接着响起,大家的目光纷纷移向房间的入口处。

等看清楚了来人,李氏的小脸上更是染了几分凄苦之色,刚刚抬起来的小脸也压低了几分。

“不错,就是这个道理。这个孽障,就是学不会安安分分地待在慕容大将军府里!偏生就是喜欢出去到处惹祸,给整个慕容大将军府抹黑!”

慕容子铭经正室萧氏一提醒,眉头更是拧紧了几分。

“爹爹不必烦忧,眼下看妹妹伤得不轻,正好留在将军府里好生休养一阵子,应该不会再出去惹是生非了。”

也不会再丢人现眼了。

萧氏的身后跟着的一容颜清丽脱俗的女子开口柔声劝慰道,却是让慕容子铭烦躁无比的心情跟着她的话语缓和了下来。

慕容如雪,慕容大将军的嫡女,萧氏所出。

“如雪,眼下你妹妹的身子伤成这样,你若是有时间的话,也过来多多教导她一二,省得她没事再跑出府去招惹事端。”

慕容子铭点头,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态度稍稍缓和地对慕容如雪开口道。

“爹爹,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教导妹妹,不会再出现什么纰漏的。”

慕容如雪的声音很是轻柔,很是动听,可任谁都能听的出来她话语之间隐藏着的言外之意。

这次之所以会演变成此等尴尬乃至难堪的境地,很大一部分责任,都是来自于李氏的疏忽和看管不当所致。

不知是有意亦或是无意,她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慕容子铭这一点。

“如雪你向来懂事、识大体,将这不成气候的孽障交给你看管着,我也放心。”

慕容子铭看着慕容如雪的眼神格外的和蔼、慈祥,似乎真的就是一个异常和善,宠爱儿女的爹爹一般。

李氏的心猛的一沉,心中立刻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李氏,这次你看管不力,自己去祠堂好生思过一月吧。没有我的吩咐,你不可踏出祠堂半步。”

果然,下一刻慕容子铭就毫不留情地处置于她。

“......是。”

低低应着,李氏眼一抬,恰好就对上了萧氏那双带着些许幸灾乐祸的嘲讽眼神,心口之间的苦涩更是深浓了几分。

她没有看好舞儿,是她的错,老爷处置她,她也没有半句怨言,只是......

“唔......”

就在李氏担忧的时候,一直躺在床榻上面的女子难受地动了动身子,嘴里呜咽着,听起来似乎极其痛苦的模样。

“舞儿!”

李氏第一个反应过来,立马扑到了床榻边上,执起女子的一只手,叫着女子的乳名。

慕容子铭的目光也跟着看了过去,可惜眼底没有半分的怜惜和关切的意思。

哼,当真是命大,这样重的外伤,居然都死不了。

若有似无地看了一眼,萧氏的脸色愈加冷漠了几分,心底不屑地冷哼道。

娘亲,来日方长,何必急于一时?

慕容如雪自然是十分清楚自家娘亲心底的想法,不动声色地靠了过去,伸手拉了一下萧氏的衣袖,同时用眼神示意着。

眼下,慕容轻舞已经重伤无法动弹了,再加上慕容子铭就在一旁看着,她们也不好做得太过不是?

况且,就凭她现在这副身子,离了李氏,还不是她们想怎么整治就怎么整治么?

何必因为她而心不顺了。

不值当的。

萧氏的脸色果然好了很多,伸手拍了拍慕容如雪白皙的手背,很是慰藉。

不管怎么说,她这女儿当真是极好的,从来没有让她操心和失望过。

哼,李氏的女儿跟太子爷有皇上御赐的婚约又如何了?

就凭李氏的女儿是个痴傻的,她也没有资格跟她斗!更没有资格跟她的如雪斗!

更何况,整个紫月国上下,除了皇宫里面的那位,谁还不知道太子殿下最厌恶的就是这桩婚约了?平日里不准慕容轻舞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出现也罢了,甚至连被其他人提起都是一脸毫不掩饰的厌恶呢。

“咳咳!冷......好冷......”

床榻上面躺着的女子却全然不管这些,只无意识地咳嗽着,轻喃着,两只苍白到近乎透明的瘦弱手臂更是无意识地抱紧了自己纤细如柳叶的身子,身躯也不断颤抖着。

明明还是闷热的夏天,可她却感觉全身都裹在千年不化的寒冰之中,挣扎不开,更逃脱不了。

“老爷!我不管你要怎么罚我,可是求你先快点从府外请个大夫进来看看我可怜的舞儿吧!她才十三岁啊......求求你救救她......”

李氏看到自己的女儿一副快要不成了的模样,眼眶里瞬间就积满了泪花,转身“扑通”一声跪到了慕容子铭的面前,仰起一张悲戚的脸直直看着他,不住地哀求着。


“看大夫何必从府外请?咱们慕容大将军府里难道就没有大夫了吗?轻舞做出了这等丑事,太子爷不计较,受点惩罚也是应该的,省的她以后脑子不清醒还得跑去怡轩府闹事。老爷,你说呢?”

萧氏走了几步,来到床榻前,恰好就挡在李氏的面前,脸上带着一丝严肃和慕容子铭开口说道。

提到了当朝太子的时候,语气更是严肃又威严。

“没错,吩咐府里的大夫来走一趟便是了,哪里需要那么大费周章,非得从府外请?终究,她也该长点教训了!剩下的事情,就由夫人处理吧。”

说罢,慕容子铭竟再也不看李氏母女一眼,便甩手离开了。

这意思就是不管了。

萧氏看着慕容子铭走了出去,随后一脸讥诮地看着眼神悲戚的李氏,开口道:“李氏,老爷刚刚说的你也听见了,祠堂在哪里,你应该是很清楚的。”

自萧氏进了慕容大将军府,成为了慕容子铭的嫡妻,李氏的日子基本上都是在祠堂里面度过的,偏生她又是天生一副软绵的性子,哪怕被萧氏母女两个欺压地狠,也从来都没有在慕容子铭的面前说过半句她们的不是。

于李氏来说,她跟慕容子铭之间那点儿感情早就在时间的推移之下,因为慕容子铭的狠心,消失殆尽了。

甚至从来都没有过要同萧氏争的念头。

当然这样一来,也直接导致了慕容轻舞在慕容大将军府的地位跟着李氏一起一落千丈,所有的小人们伺候也不是很尽心。

慕容如雪和慕容轻舞虽是姐妹,同为慕容大将军府的千金,生长的环境确实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妾身知道,不过在妾身进祠堂之前,恳求夫人现在就将张大夫叫过来看看我可怜的舞儿,没有确保她真的没事了,妾身真的不放心她......”

李氏抬头,开口急切道。

她知道,慕容轻舞现在的情况很不好,甚至不知道还能不能从昏迷之中清醒过来?若是她醒不过来了,那么她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没错,慕容轻舞就是她活下去的唯一支柱啊......

“行了行了,如雪,”萧氏的眼中闪过了一抹不耐烦,转而看着慕容如雪,接着说道:“你出去吩咐紫兰一声,让她现在就去张大夫的仁心院跑一趟吧。”

紫兰,是慕容如雪的贴身丫鬟

而慕容轻舞的身边却是没有的,两人在慕容大将军府之中的身份、地位之差,可见一斑。

“是,母亲,我这就出去吩咐。”

慕容如雪微微点头,紧接着就出去了。

“你也听见了,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潜台词就是,她该收拾收拾搬去祠堂待上一个月了。

李氏自然明白,虽然没有亲眼看着张大夫来给慕容轻舞好好诊治一番,虽然不能亲耳听到他说她没事,虽然心中还是放心不下,但是萧氏都这样“体贴”地找张大夫来查看了,她若是再不识抬举,恐怕受苦的就是舞儿了。

“妾身代舞儿谢过夫人。”

福身微微行礼,李氏的眼中有无奈,更有悲哀。

而在房间外面的慕容如雪那张精致的白皙小脸上却闪过了一抹恶毒。

呵。

心底一声冷笑。

那傻子,还有救活的必要么?

早点死了,也是一种解脱不是吗?

紫兰从小就跟着慕容如雪,自然明白她心中的想法,更是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家小姐对慕容轻舞的厌恶。

“小姐,我这就去仁心院请张大夫。小姐请放心,我一定会‘快点’将张大夫请过来的。”

紫兰的眼睛瞄了瞄房间里面,又对着慕容如雪眨了眨眼睛。

口中虽然是这般说,可她的眼神和行为举止之间,哪里看得出半分急切?

而此刻床榻上面饱受煎熬的慕容轻舞,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此刻的她,像是被极其可怕的梦魇困住了,光洁的额头上不断地渗出虚汗,早先磕破的额角刚刚结疤处更是因此传来一股火烧火燎的痛感。

全身更是像置身于炼狱一般,忽冷忽热。

而事实上,慕容轻舞确实被一个梦魇困着了。

深不见底的梦境里,慕容轻舞一个人站在一片黑暗之中,有些茫然,有些无措,更有些说不出来的惊慌。

“老公,今天我们出去吃吧!听说幸福大街新开了一家肯德基呢,你带我去尝尝好不好?”

一道熟悉的女子娇声从黑暗的另外一头突然响起。

“小馋猫,嫌弃我的厨艺不好?”

另外一道男子的声音跟着响起,带着慕容轻舞所熟悉的无奈和宠溺。

慕容轻舞的右手不自觉地紧紧覆盖在心脏的位置,一双清亮的眼睛却是越发睁大了几分,她想看清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