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天降萌宝妈咪又美又飒

天降萌宝妈咪又美又飒

锦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陆秋葵深爱沈淮爵,虽然他患有腿疾,但她从来没有嫌弃,甚至一直悉心照料,不停地研究医术,只想早些治好他的腿。她的衷心和爱情苍天可鉴,但沈淮爵回报给她的,除了伤害,再无其他。看着他和别的女人成双入对的在外面订婚,她终于死心了,转身就离开沈家,默默消失。可等沈淮爵察觉自己爱上了陆秋葵时,她已经失忆,完全不记得他是谁!

主角:陆秋葵,沈淮爵   更新:2022-07-16 00:2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秋葵,沈淮爵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降萌宝妈咪又美又飒》,由网络作家“锦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秋葵深爱沈淮爵,虽然他患有腿疾,但她从来没有嫌弃,甚至一直悉心照料,不停地研究医术,只想早些治好他的腿。她的衷心和爱情苍天可鉴,但沈淮爵回报给她的,除了伤害,再无其他。看着他和别的女人成双入对的在外面订婚,她终于死心了,转身就离开沈家,默默消失。可等沈淮爵察觉自己爱上了陆秋葵时,她已经失忆,完全不记得他是谁!

《天降萌宝妈咪又美又飒》精彩片段


电视上面铺天盖地的都是沈淮爵和顾绮明订婚的消息。

盛世婚礼,金童玉女,珠联璧合。

这一个个字眼,看得陆秋葵头昏脑胀,肺腑之间似乎有利刃辗转,让她喘不上气。

这不可能,都不是真的,陆秋葵不相信。

就在前一天,沈淮爵还轻轻亲吻她的额头,说要带她回家,带着小宝宝,他们一家三口永远在一起。

可是......今天却......

陆秋葵是在悬崖底下捡到沈淮爵的。

她被至亲姐妹背叛,从高高的悬崖上推下,对世间的一切,陆秋葵早已经心如死灰,她以为自己会在悬崖下面度过一生,却没想到,会遇到有同样遭遇的沈淮爵。

这个男人矜贵俊雅,哪怕手筋脚筋尽断,身中剧毒,一身狼狈,也一声不吭,从骨子里就透着一股无可比拟的强大气场。

哪怕身处泥淖,也不改傲然本色。

陆秋葵爱上了这个男人,他们还有了一个孩子,沈小宝。

她以为,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却没想到,现实当场就给了她一记耳光。

陆秋葵安顿好小宝宝,就出去找沈淮爵。

无论如何,她都要一个结果。

陆秋葵心性坚定,不是能被轻易糊弄的人。沈淮爵想要跟她分开,可以,但是她要听他亲口说。

刚出了村落不久,就遇到一辆熟悉的轿车。

里面是顾绮明,和沈淮爵订了婚的顾绮明。

车子停在陆秋葵面前,摇下车窗,露出一张漂亮的芙蓉面。

陆秋葵眸光微冷,不予理会,刚要转身绕开,一眼就看到顾绮明脖子上的项链。

那是一枚漂亮的红宝石项链,红的那样纯粹,可看在陆秋葵眼中,却刺得她眼睛生疼生疼。

脑海里不期然的跳出沈淮爵的话语:“这是我们沈家祖传的宝石吊坠,只有沈家儿媳才能戴,等以后我们结婚了,就送给你。”

可是现在,这条祖传的项链,戴在了顾绮明的脖颈上。

陆秋葵抿了抿唇,心里的痛楚几乎压抑不住。

“你要去找淮爵?”顾绮明上下打量了陆秋葵一眼,语气讥讽:“不用去了,他不会回来了。”

“你不会以为给淮爵生个孩子就能绑住他吧?我们已经订婚了,马上就要结婚。

你若是识相一点,就主动离开,我会给你一笔钱,感激你这一年来对淮爵的照顾。至于孩子,我会照顾好的,不用你操心,以后我就是他妈妈。”

陆秋葵捏紧手指,指尖深深陷入掌心,鲜血淋漓:“我要见沈淮爵,我们之间的事,不需要外人插手!”

“怎么?你还没有认清现实么?”顾绮明轻笑,玩味地盯着陆秋葵,语气毫不留情:“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吧?身上穿的衣服有100块吗?不会是在地摊上买的10元衫吧。还有你的鞋子!嗤——老太太的绣花鞋吗?

你这全身上下加起来都没有100块吧。”

“除了一点可悲的美貌,你还有什么?你连学历都没有!一个19岁就生下孩子的农女,只剩下一点微薄的美貌支撑。淮爵现在对你确实有那么一丝怜悯,但怜悯能持续一辈子吗?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会越来越认识到你的平庸,你的美貌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减弱。

你根本就是配不上沈淮爵!”

陆秋葵眼前越来越模糊,头疼得几乎要炸开,血肉模糊的掌心也在一滴一滴地淌着血。

她连顾绮明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只是蜷缩在地上,疼得吸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渐渐暗沉下来,一群黑衣人不知道从何处而来,朝着陆秋葵的方向慢慢围了上来。

陆秋葵缓缓抬头,就看到为首的男子单膝跪地,语气恭敬:“陆秋葵小姐,对不起,我们来迟了!”


四年后。

这段日子,海城上流社会所有的人都在议论一件大事,名门陆家走失了18年的女儿找回来了。

听说生活环境非常差。

自小被一个老大夫养大,举止粗俗,十分小家子气。

“你们看见秋葵小姐背的包了么?居然是个编织袋,笑死我了,像是外出务工人员。”

闻言,佣人齐声大笑:“跟雅晴小姐真是没法比,雅晴小姐身上的包听说是限量款,几十万一只。”

“啧啧,对比惨烈啊。”

陆秋葵正好在楼梯转角处,听到佣人们议论,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编织袋,有些纳闷——

她看起来像外出务工人员么?

这个包是博斯曼的首席设计师亲自设计的,说世上独一无二,融合了科技感和美感,而且知道她是华国人,专门到华国住了一段日子,了解华国特色,设计了这个外形独特的大绿格子包包。

陆秋葵撇了撇嘴,那个首席设计师是在火车站寻找的灵感吧。

真别说,跨上这个包,看起来还真有点像外出务工人员。

陆秋葵今天心情好,所以眉眼弯弯,听了佣人们的议论也不生气。

因为她找到了家。

想到【家】这个词汇,陆秋葵心跳加速了片刻,眼中闪过温、软的光,这里是她的家,她不再是孤儿,她也是有父有母的人了。

回忆起记忆深处那双温柔的眼睛,陆秋葵眼眶微湿。

那是妈妈的眼睛,她终于找到妈妈了。

听说陆父陆母下午才要回来,陆秋葵带着准备好的礼物回到房间,亲手给妈妈写了一封信,上面全是她对妈妈的眷恋。

真好,她陆秋葵也是有妈妈的人了。

迷迷糊糊睡着了,听到楼下有说话的声音,陆秋葵心跳骤然加速,猛地清醒。

起身就往楼下跑。

越是靠近,楼下的说话的声音越是清晰:

【晴晴别哭,多大的事啊,别把眼睛哭肿了,肿了就不好看了。】

【不是大事,都是一家人,她不会把你怎么样的,而且你也不是有意的。】

【就是,姐姐别哭,她陆秋葵不是没事么,又没死!真TMD矫情!】

这显然是一家三口,在哄哭泣的陆雅晴。

刚开始陆秋葵没听明白,想了一会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她被陆爷爷找回来之前,曾经在学校附近的房子中,被歹人入室,意图强暴,若不是她身手好,说不定就会遭了秧。

将歹人绑起来,审问之后才知道,是陆雅晴雇他去的。

不仅要强、暴她,还要拍下她的luo照。

陆秋葵根本不认识这个陆雅晴,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她,但是随后,陆爷爷就找到了她。

原来,她是陆家走丢18年的女儿,她才是真正的陆家大小姐,那个陆雅晴不过是养女而已。

回到陆家,陆秋葵把男人按了手印的口供摔在陆雅晴脸上。

当时陆父陆母都不在家,陆爷爷就说事情先放下,等陆父陆母回来再解决。

现在他们回来了,解决的方式竟然是这样!

在陆秋葵沉浸在自己的思绪时,一杯冰凉的水劈头盖脸朝她泼来。

虽然在走神,但陆秋葵本能反应还在,下意识闪身,往旁边躲去。

水没有泼到她脸上,只是沾湿、了她肩膀。

见这下没泼中,陆承远心头怒起,扬起玻璃杯直直朝她砸去。

这一下根本没有省力气,而且是直直朝她眼睛扔去,竟是想砸瞎她!

这么近的距离,又是一个成年男子含恨一击,若是被砸中,陆秋葵的眼睛就别想要了,眼球破碎都是轻的。

眼见着就要被砸中,陆秋葵赶紧往后退,险险躲过,但她身后就是楼梯,台阶磕到她脚腕,痛得她一哆嗦,下意识俯身。

见此,陆承远终于满意了,虽然没砸到她,但是让她磕了一下也不错。

陆承远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地打量着陆秋葵,眼中的蔑视毫不掩饰。

“你就是陆秋葵?”

陆秋葵抬眸,望向眼前高大健壮的少年,她认识这个人,陆家众人的照片她都看过,这是陆家的小儿子,陆承远。

同时也是她的亲弟弟!

陆秋葵眼眶一酸,她赶紧眨了下眼睛,将眼中的湿意压下,同时也湮灭内心对亲人、对陆家所有的期待。

“怎么不说话,哑巴啦!”陆承远对陆秋葵的沉默非常不满,上前一步,抬手想要抓住她的头发,强迫她抬头。

手刚伸过去,还没有接触到人,就被楼上一道严厉的声音阻止:“住手!”

是爷爷!

陆承远心中一慌,赶紧住手,往后退了几步,双手垂在两侧,像一个乖宝宝。

“你怎么能对你姐姐动手!”陆老爷子气得直戳拐杖。

见老爷子生气,陆父陆母赶紧开口给陆承远开脱。

“爸,承远还小呢,他不是有意的。”这是陆父。

随后,陆母紧张地走到陆承远身边,开口解释:“承远就是心疼雅晴,他脾气急了一点,但是没有坏心的。”

方才,陆承远打陆秋葵,陆父陆母冷眼旁观,一声不吭,默许纵容。

这会,陆爷爷只是说了陆承远一句,陆父陆母就紧张维护。

此刻坐在楼梯台阶上的陆秋葵,望着眼前的母慈子孝,竟不知是腿疼多一下,还是心痛多一些。

陆老爷子深深看了陆母一眼,没继续追究陆承远打人的事,而是转过话题,提起陆雅晴。

“陆雅晴找人强、暴秋葵的事情,你们知道了么?”

“爸。”陆父怕陆老爷子吓到陆雅晴,抢先一步开口,“不是没成么,陆秋葵也没事,大家都是一家人,这事就揭过去吧。”

“是啊。”陆母也道,“雅晴都吓哭了,她其实没想伤害陆秋葵,只是找人吓唬她一下而已,是那个恶人自作主张。”

“吓唬!”陆老爷子冷笑,他语气严厉,一点也不容情面,“即便是杀人未遂,也要判刑的。”

这话的意思,是一定要惩罚陆雅晴。

听到这句,陆母心疼坏了,她不敢跟陆老爷子争辩,只好把目光转向陆秋葵。

这是她跟陆秋葵说的第一句话:“秋葵,反正你也没事,何必得理不饶人,雅晴都吓坏了。”

陆秋葵抬眸,认真看了她一眼,随后低头。

她想,原来,这就是有妈妈、的感觉啊。

可是,这种感觉怎么一点都不舒服呢。

陆父也道:“秋葵,以后你就是陆家的人了,想必,你也不想闹得大家都不愉快,你要是懂事,就原谅雅晴。”

这话是什么意思,威胁她么?

如果她不原谅陆雅晴,就是得理不饶人,不懂事咯?

陆秋葵忽然抬眸,漂亮温软的眸子猛然一厉,其间散发出的如渊如岳的气息,让人打心底震慑。

所有人都被气势所摄,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

“呵——”原谅啊!

陆秋葵扯了扯嘴角,冷笑,随后抬手,对着陆雅晴就是一巴掌。

“真TMD给你脸了,老娘就不原谅!”


“啪!”清脆而响亮的声音在室内回响。

陆秋葵学会功夫,身手极好,力道控制得集中而精准。

一巴掌下去,陆雅晴的脸颊如发了面的馒头一般,瞬间肿起。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太急,让人根本反应不及。

所有人都震惊了,谁也没想到陆秋葵会动手,这么迅速,而且还当着众人的面。

她怎么敢!

陆母率先回神,第一时间扑到陆雅晴身上,心疼地查看她的脸颊,同时连声吩咐佣人去取冰过来。

听到这一连声的吩咐,陆父也反应过来,他先是担心地看了眼陆雅晴迅速肿起的脸颊,然后转头,眯起眼睛看向陆秋葵。

眼中闪过危险的暗芒。

“你他妈的!”陆承远后知后觉,最后一个扑上来,像是一头暴躁的狮子,想欲将陆秋葵剥皮抽筋。

这个少年嚣张惯了,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面父母兄姐皆是对他宠爱无比。因为家境富裕,人生得好看,在外面很受人追捧,男男女女都喜欢追着他跑。

在他的字典里,并没有不打女人这条标准,他的行事风格就是,谁让我不爽,我就让谁全家不爽!

陆秋葵打了他温柔善良的姐姐,他定然要还回去。

“找死!”陆承远一巴掌呼过去。

陆秋葵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不耐,随手一抬,一把捉住他手腕。

明明是那么细一只小手,却将他的手腕攥得死死,怎么也挪不开。

陆承远皱眉,抬眸看向陆秋葵。

这是他第一次仔细打量这个据说是他姐姐的女人。陆承远并不在乎家里多一个姐姐,或者两个姐姐,反正陆家有钱,不在乎多养几个人。

但是这个陆秋葵让雅晴姐姐伤心了,这是他万万容不下的。

他答应过雅晴姐姐,这辈子要做她的小骑士,永远保护她,别人欺负他可以,欺负雅晴姐姐,不行!

眼前的女子身量纤细,眉眼之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跟陆母很像。

因为和母亲相似,触动了他内心的柔软,陆承远怒火消散了些。

他不再像之前那般暴躁,但依然冷漠地注视着陆秋葵。

“松开!”

陆秋葵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手腕一转,将人推到一边。

然后,转向陆父。

方才,陆父一直冷静地看着陆承远扑上去打陆秋葵,直到陆承远被她制住,推到一边,才拧着眉头,冷然开口:“为什么打雅晴?”

陆秋葵摸了摸指尖,抬眸,嘴角微翘,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

这是她到陆家以来,露出的第一个笑容。

站在客厅中央女子是漂亮的鹅蛋脸,肤如凝脂,凤眸深邃,不笑的时候,看着有些冷淡,气质清凉如水。但一笑起来,就露出脸颊边的小梨涡,可爱动人。

之前一直听说她温和软弱,还以为是个软包子,没想到这边凌厉强势。

她微微抬眸,学着方才众人的样子,淡淡开口:“我没想打她,是手擅自主张,跟我没关系!而且......”

陆秋葵拖长着语调,一字一顿学着方才陆家三口的语气:“她·又·没·死,大家都是一家人,她要是懂事,就得原谅我!”

......

话音落下,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室内窒息一般的沉默。

反讽的话语直接扑到脸上,让众人又羞又恼。

“你——”陆父动怒,正要训斥陆秋葵。

陆雅晴突然怯怯开口:“爸爸,您不要生气,都是我不好,是我一时想错了,差点伤害了姐姐,姐姐打我出气是应该的。”

说完,她转向陆秋葵,水汪汪的眸子闪动着歉意,“姐姐对不起,是我想差了,我担心你回来后,爸爸妈妈会不喜欢我,你会完全取代我的位置。我从小就是孤儿,好不容易遇到这样好的爸爸妈妈,我不希望再失去。那日,我没想伤害你,只是想吓唬你一下,把你赶走,这样爷爷就找不到你了。”

“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她低着头,眼泪大滴大滴落下,“姐姐再打我一巴掌出气吧。”

“雅晴,你胡说什么,这根本不是你的错,是那个坏人自作主张。”见心爱的雅晴哭得这么伤心,陆母心疼坏了,抱着她不断安抚。

哄的陆雅晴不哭了,陆母转向陆秋葵。

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当看到她那和自己相似的眉眼,陆母此刻才意识到,这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她走丢了18年的小囡囡!

作为多年贵妇,陆母的眼睛是很锐利的,一眼就看出陆秋葵身上穿的衣服不是什么名牌。还有她的手,不像陆雅晴这样的豪门大小姐,十指纤纤不沾阳春水,保养得细嫩白皙。

陆秋葵的手有点干,还有些粗糙,指腹上都是细细的薄茧。

这个女孩子显然生活条件一般,从小干了不少粗活。

意识到这点,陆母心里微微地疼,嗓子像含了沙子。

“秋葵?”她轻唤一声。

察觉到陆母翻涌的情绪,陆雅晴意识到不对,立刻轻呼一声“痛”,将她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

果然,还是更疼养在身边十几年的陆雅晴,陆母很快被陆雅晴引走了注意力,心疼地看着她高肿的脸颊。

轻声安抚她好一会,才继续看向陆秋葵。

经过这样一打岔,陆母已经没心情心疼陆秋葵,毕竟身边的陆雅晴伤得更重。

但她也不好训斥陆秋葵,说起来,还是雅晴有错在先。

想了想,陆母开口:“秋葵?我能叫你秋葵么?”

陆秋葵看她一眼,没说话。

陆母温柔地看过去:“这件事,是雅晴有错在先,虽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但是她的行为不可取,我会说她的。不过,你既然没事,又已经打她一巴掌出了气,就原谅她好么?”

字字句句都是在为陆雅晴着想。

听完,陆秋葵抬眸,定定看向陆母。

她是五岁那年走丢的,对于童年的记忆不深,很多都已经忘却了。

但是记忆深处一直有一双漂亮的凤眼,温柔地注视着她,告诉她:你是妈妈最爱的小公主。

陆秋葵知道,这是妈妈。

今天,她终于见到那双和记忆深处一模一样的眼睛了。

但是很可惜,这双眼睛的主人最爱的小公主,已经不是她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