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九零后小团宠

九零后小团宠

居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身为大佬的顾清允没想到她也有穿越的那一天,当她再次醒来之时,她成为了九零年代的七岁女娃娃。开局被嫌弃,不过没关系,她一路逆袭开挂,转身成为了这个时代里的最美最飒的团宠小公主,可偏偏有一人对她冷漠无视。直到她十八岁那一年,她强行将某个腹黑傲娇的男人扑倒后,她才知道自己被套路了……

主角:顾清允,赵冬香   更新:2022-07-16 00: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清允,赵冬香 的女频言情小说《九零后小团宠》,由网络作家“居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为大佬的顾清允没想到她也有穿越的那一天,当她再次醒来之时,她成为了九零年代的七岁女娃娃。开局被嫌弃,不过没关系,她一路逆袭开挂,转身成为了这个时代里的最美最飒的团宠小公主,可偏偏有一人对她冷漠无视。直到她十八岁那一年,她强行将某个腹黑傲娇的男人扑倒后,她才知道自己被套路了……

《九零后小团宠》精彩片段

“她为什么要走,你怎么连自己的妈都留不住啊,怎么这么没用!”

费力睁开眼睛,顾清允看到的就是一个胡子邋遢的男人正双手掐着“她”的肩膀在用力摇晃着,她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被摇散架了,太阳穴也跟着一跳跳的疼。

下意识的抬手对着男人的脸上就是一拳。

男人的动作停了下来,空气也仿佛凝固了一般。

他捂着自己刚刚被打了一拳的半边脸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顾清允,眼神复杂到她根本看不懂。

只是很快男人又笑了,疯了一般的狂笑着,“哈哈哈哈,我是你爸啊,你竟然跟她一样,嫌弃我,你们都嫌弃我,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就拎着酒瓶跌跌撞撞的走出去了。

顾清允机械的从床上坐起来,耳边除了那个自称她爸的男人说的话之外,还有烦人的蚊子嗡叫声。

“啪~”

顾清允快很准的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还没来得及吸血的蚊子瞬间被拍得扁平,直接糊在了脸上。

这也是下意识的一个动作,却也把她拍清醒了。

脸上的疼还很真实,可刚刚那制造出这种痛感的的手是那么小一点点,根本就不是她自己的手,可意识告诉她刚才她抬起来的就是这只手,又瘦又小,像几根小小的枯树枝。

意识思想都还在,支配的却不是自己的身体,也就是说她的灵魂现在是存在在另外一个身体中?

眼睛扫了一圈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心更是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黄到发黑的蚊帐到处都是洞,好些个蚊子嚣张的围着她打转,伺机吸血。

蚊帐外面,用纸糊住的格子窗让外面的光线愣是透不过来,即便是白天屋里也是昏暗一片。

她能确定自己从未到过这种地方,可偏偏这些场景又让她有该死的熟悉感。

头更疼了,好像随时都要炸了一样。

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也被强硬的塞进了她的脑海。

她穿越重生了!

回到了1997年,从一个威风八面的大佬变成了只有七岁的同名同姓小可怜。

两个人的记忆在脑中交汇,却独独有一处空白。

她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事情才来到这儿的。

好在重生前的经历让顾清允有着强大的适应能力,一会儿的功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这小可怜还真是……和她两半斤八两了。

如果说她的童年因为被关在实验室里而格外悲惨的话,那这个小可怜也不比她好多少。

刚出生妈就跑了,说是跟爸爸相依为命长大,可那个酒坛子几乎就是让她自生自灭。

也不知道这小可怜这些年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能长到七岁才被她取代简直就算是个奇迹了。

整理好记忆,顾清允的肚子就开始抗议了。

支配着自己这个看起来也就五六岁的身体,顾清允找到了外屋桌子下面的米缸,米缸里大概也就剩下一把米了,连米缸底都铺不满。

有了先前的那些记忆,顾清允也不觉得意外了,她现在这个身体的那个老爸是个酒鬼,一天到晚都是泡在酒坛子里的。

管他什么世界变化,都跟他没关系,有酒万事足。

家里的以前的那些粮食他是手头上有钱就买点,没钱就饿着。

这次出门怕又是手上没钱了,出门找路子去了。

这点米根本就不够吃上一顿,拿来煮粥还差不多,可煮粥太费时间了,她已经很饿很饿了,不想等这么久。

伸手在口袋里掏了掏,薄薄一叠被整理得整整齐齐的毛票被她掏了出来,顾清允数了数,一共一块三毛钱。

这些钱还不是酒鬼老爸给的,而是小可怜自己去国营茶厂摘茶叶挣回来的。

重新把钱塞回口袋里,顾清允出门去了村里的小卖部买点面条什么能快速填饱肚子的东西。

小卖部前身就是供销社,1996年,也就是去年供销社解体后原供销社的职工向同志被买断工龄,又分了供销社的房子,继续在这里开起了小卖部。

顾清允去的时候,村里还有其他的孩子也在,一个个都围在盖着厚棉被的冰柜边舍不得离开。

“向同志,买一把面。”

村里的人都习惯叫小卖部老板以前在供销社工作时候的称呼,顾清允自然也不会搞什么特殊。

向同志听到是她的声音从柜台后面站起来冲她笑了笑,“这次要大的还是小的?”

以前小可怜也是常常来这里买面条,一直都买的是小把的,虽然大把的更划算一点,可她一次性拿不出买大把面条的钱来。

“还是买小把的,大把的我没那么多钱。”

这话说出去她也不觉得丢人,反正小可怜家里什么情况全村人都知道。

向同志跟以前一样把面条递给了她,“人少买小把的也不容易长油子虫。”

这是很善意的话了,她是希望顾清允听到这话心里能舒服一些,毕竟小姑娘都已经这么可怜了,说句好话对她来说也没什么损失。

顾清允也接收到了她的好意,一边递过钱一边道谢,“谢谢你,向同志。”

声音软软糯糯的,听着就让人心疼。

“你这孩子。”向同志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后面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哎,是个可怜的孩子,但她也帮不了什么。

这时,一个年纪跟顾清允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也跑了过来,把自己手上的钱往柜台上一放,“向同志,我也买面条,我妈让我买大的,省下的两毛钱给我买冰棒吃。”

说完,还十分得意的看了顾清允一眼。

这女孩儿叫吴燕燕,平时就很不喜欢原主,觉得她只会装可怜骗同情。

趁着向同志转身回去拿面条的功夫,吴燕燕瞪着顾清允,神情厌恶。

“顾清允,你自己没妈也不要到处装可怜啊,每次都骗向同志的糖吃,你还要不要脸了!”

顾清允个头稍微矮吴燕燕一点,抬头冲着她讥诮一笑,“你这样没教养的话说出来了都还觉得自己不要脸,我怎么就不要脸了?像你这样只知道盯着别人的东西的人才叫不要脸呢。”


顾清允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只够她和吴燕燕两个人听得到。

原先的小可怜顾清允因为家庭原因,从来不多说一句话,被骂了也只会缩着肩膀偷偷掉眼泪。

可现在顾清允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再发生了,想欺负她,没门儿!

就算她灵魂成熟又如何,身体不也是一样的都是小孩吗?她自己不说谁知道。

说完之后也不管吴燕燕怎么样,拿着自己的面条扬长而去。

吴燕燕怎么都没想到顾清允竟然会反抗了,还敢反过来骂她不要脸,一时之间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顾清允已经走了,可她钱给出去了,面条和冰棒都还没拿到,只能站在原地气得直跺脚,“向同志,你快点,我妈等着面条下锅呢。”

向同志在后面应了声,“就来了,三斤一把的面条要重新拆包,之前的卖完了。”

等到向同志把面条递给她的时候,她直接着急的抢了过来,“还有冰棒没拿,我要菠萝味的。”

向同志也没跟她计较,麻利的掀开冰柜上的厚棉被从里面快速拿出一根两毛钱的菠萝味的冰棒递给了她,“给你,菠萝味的。”

吴燕燕还是用抢的,只是冰棒和面条都到手之后她并不急着回去了,打开冰棒的包装纸就赶紧咬了一口,刚拿出来的冰棒又硬又冰,差点把她的舌头给黏住。

她却顾不得这么多,像是烫嘴一样咔咔咔的把嘴里的冰棒嚼完了又咬了一口,等到只剩下一小截的时候她才住了嘴,抱着面条咬着冰棒就往太阳底下冲。

顾清允肚子饿得厉害,走得自然也就不快了。

吴燕燕很快就追了上去。

顾清允的后背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好不容易才稳住自己没往前摔,又被人用力的推了一把。

就她现在这瘦弱的小身板,这一撞一推,不倒才怪,皮包骨的小手和膝盖重重磕在石子路上,全都破皮了,沁出点点鲜红。

“顾清允,你把我的冰棒撞掉了,你给我赔!”

始作俑者吴燕燕根本就没有上前去扶一把的意思,更是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一脸蛮横无理的在指着顾清允叫着,原本应该满是童真的脸上满是与之年龄不符的刻薄。

顾清允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吴燕燕,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我撞你?”

冷冷的看了吴燕燕一眼,因为营养不良,小脸蛋上根本没什么肉,显得眼睛更大,眼神虽不说多有杀气,可看上去还是让同龄人觉得害怕的。

“你脑子去哪儿了?我好好在这走路,是你从后面撞上来,现在受伤的是我,要赔也应该是你赔我医药费。”

腿上洗的发白的裤子两边膝盖都摔破了洞,土黄色的泥灰和鲜血混在一起,看起来触目惊心。

也是真的疼。

在实验室的那些日子,常常相伴她的也是疼。

所以她恨讨厌这种感觉。

这下,吴燕燕确定顾清允真的变了。

要不是长相,穿着打扮都跟顾清允一模一样,她都要怀疑这个人不是顾清允了。

因为以前的顾清允绝对不敢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何止是不敢用这样的眼神看她,就连跟她顶嘴都不敢,只会偷偷哭。

对,顾清允胆子很小的。

有了这个认知,吴燕燕就没有再去管顾清允这会儿的变化了,一心只要想要出气。

“我看你才是没有脑子,还敢让我赔你医药费。”

吴燕燕狠狠的瞪了顾清允一眼,“别以为你今天胆子大了我就不敢打你了,我说我的冰棒是你撞掉的就是你撞掉的,你要是没钱就把你的面条给我,我自己去找向同志去换。”

用一小截冰棒换一把一块钱的面条,划算。她妈肯定会夸她聪明的。

这小叫花子变了又怎么样?照样她想欺负就欺负!

说完吴燕燕直接上手去抢顾清允手里的面条,“给我面条,你爸出村的时候我可看到了,不想挨打就松手。”

先不说这把面条是她现在不饿肚子的保障,就算她家里面条多得都堆成山了,她也不可能让别人就这样抢了去。

她的东西从来都只看她愿不愿意给,就没有被抢走这一说。

更何况这吴燕燕竟然还威胁她。

这是仗着她没人出头呢。

顾清允目光一寒,那就看看到底谁倒霉了。

论力气,她现在这小身板还真是比不过吴燕燕的,不过既然她送上门来了,要不坑她一把,还真是说不过去的。

顾清允紧紧的护着自己的面条,吴燕燕也是拼了命的在抢面条,两个人已经形成了一个僵持的状态,再拖一会儿顾清允就要输了,不过她一直在衡量着双方的力量,在确认吴燕燕已经用了自己最大的力气之后……

顾清允仿佛脱力般的松开了手。

巨大的惯性让吴燕燕猛地往后倒去,摔下去之前她下意识用双手想撑住自己,可惯性太大,她最终还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路上的石子把她的手心刮得血肉模糊,两边屁股也是火辣辣的疼。

颤颤巍巍的抬起自己的双手一看,‘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

“啊~疼死我了~~~”

吴燕燕的家离小卖部不远,她妈见她这么久还没把面条拿回去就出来看了看,结果一出门就听到了自家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声,围裙都没来得及解下就飞快的跑了过来。

这会儿正是计划生育最严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只生了一个孩子就不敢再生了,谁家的孩子都是家里的宝贝疙瘩。

听到自家女儿哭成这样,吴燕燕的妈妈心疼到不行,连忙把她抱了起来,“燕燕,你怎么摔地上了?跟妈说,妈给你出气。”

顾清允看着吴燕燕妈妈这一连串的动作,神情有些恍惚。

记忆中,好像从来都没有人这样温柔,关心的对待过自己。不管是她还是她,她们都没有感受到过来自母亲的这种爱。

不过吴燕燕妈妈的话却让她很快就回过神来,难怪吴燕燕是这样的蛮横无理,原来是有一个这样的母亲。

先不问三七二十一就要给自己女儿出气,合着这事永远都是自己女儿对的,别人都是错的喽。

这样的母亲,她突然就不羡慕了。

吴燕燕可能是因为太疼了,又嚎叫了好一会儿,这会儿只顾着抽噎了,根本说不出话来,看得吴燕燕的妈妈是着急得要死。

再看看这里,除了自家的女儿就是顾清允那个不讨人喜欢的丫头了。


“你干嘛要推我家燕燕。”

吴燕燕的妈妈语气不善的冲着顾清允喊了一句,便准备放下吴燕燕来找顾清允算账。

“哈哈哈,吴燕燕的裤子屁股破了两个洞,屁股都出来了,羞不羞啊,真是丢死人了,哈哈哈~~

正好这会儿村里有几个小男孩从吴燕燕后面经过,看到了吴燕燕的背后,便笑着起哄了。

先前吴燕燕还只觉得自己屁股疼得厉害,现在一被她妈抱起来站着之后才感觉到屁股上好像有风吹得凉凉的,被他们一嘲笑,羞的她一张脸通红,连忙用手去挡自己的屁股。

可她手也破了,还有一些小石子卡在肉里面,这一动又疼的她嚎叫了起来。

“妈,我好疼,顾清允她撞掉了我的冰棒还推我,你看我的手,好疼,屁股也好疼,你让她赔。”

吴燕燕的妈妈也连忙往吴燕燕身后一看,自家女儿的裤子屁股后面可不就是一边破了一个洞吗,露出来的两个屁股墩子还有一道道的红色印子凸出来。

看得吴妈妈的那个心直疼,手心和屁股墩子都摔成了那样,她的宝贝女儿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啊,还有那裤子还是新做没两个月的。

她连忙把吴燕燕放在地上让她自己站着,又解下围裙系在吴燕燕的腰上,挡住她摔破的屁股。

“妈的乖宝,先别哭,等下妈给你出气。”

说完又去轰那几个起哄的小孩。“去去去,小屁孩,眼睛乱放,当心眼瞎。”

几个孩子根本不怕她说的,笑着一哄而散,往小卖部跑去。

吴燕燕的妈妈心里那个气更大了,指着顾清允的鼻子就骂了起来。

“你这个小贱人,小小年纪怎么就这样狠毒啊,我们家燕燕是怎么你了,你要把她打成这样!没娘教就躲在家里不要死出来,不过也是了,你那个妈也就只能生出你这样的东西了!”

江坪村的女人大多都不喜欢顾清允的妈妈,觉得自己长都漂亮就了不起了,还假清高,吴燕燕的妈就是其中之一,这会儿骂起人来自然也不会顾及什么了。

顾清允的眼神在她一口一个小贱人的时候渐渐变了,至于她那个妈,她虽然没有什么印象,可那也是生了这个顾清允的妈,再怎么样也轮不到别人来职责。

“你妈生出你这样的东西都没被人骂过,你凭什么骂我妈,还有,你女儿有娘教,教的就是怎么抢别人的东西?怎么倒打一耙吗?”

要论起骂人,顾清允也是不会输的,脑子转得快,嘴皮子也快,关键是她还能不带一个脏字的把人气得半死。

“你,你,你再说一遍!”

吴燕燕的妈妈原先在村里吵架也没输过几回,再加上家里条件也还算是不错的,趾高气扬得很,哪里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一个黄毛丫头骂成这样,直接气到浑身发抖。

“我今天就帮你爸妈好好教训一下你,一点教养都没有的东西!”

把袖子一撸就朝着顾清允走了过去,她这辈子还没有被人这样骂过,这头一次还是被一个小贱人!这口气她怎么也咽不下,哪里还顾得上对方是个孩子。

今天她要不好好收拾一下这个小贱人,她就不信赵。

先前那几个孩子这会儿也到了小卖部,嘴里还在说着吴燕燕出丑的事。

“吴燕燕今天有欺负那个顾清允了,没想到这次是自己倒霉了,活该。”

“就是,看到她都讨厌,觉得自己好了不起的样子。”

“打仗打输了还找大人来帮忙,真是丢人。”

向同志也听到了她们说的这些话,“你们说清允那丫头和吴家的姑娘打起来了?这怎么可能啊。”

“那边就是吴燕燕和顾清允,还有吴燕燕她妈,吴燕燕屁股都摔破了,我们来的时候吴燕燕她妈正要收拾顾清允呢。”

几个孩子一听到向同志一问,便把自己看到的说了出来。

向同志一听到吴燕燕她妈也去了,心里就咯噔一声,担心顾清允要吃大亏,连忙塞了包辣片到他们手上。

“这包辣片不要你们的钱,你们赶快去把村长找过来。”

几个孩子得了便宜,麻溜的就跑去叫村长了。

不过她担心的顾清允这会儿倒是还没吃亏。

顾清允知道自己现在打不过一个五大三粗的农村婆娘,哪里会跟她硬刚,看到吴燕燕的妈冲着自己过来了,人都还没沾到她衣角,顾清允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了。

“你们太,太欺负人了,欺负我没妈,欺负我不爸不在家,一直被你们这样欺负,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顾清允一边哭一边喊着,可怜得很。

这些话其实还真的是以前那个顾清允的心里话,只是她沉默寡言得很,从来不会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现在她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把这些话说出来,有时候语言也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武器,而沉默伤害的最终只是自己。

她这个人的行事法则就是永远都不会让自己委屈。

江坪村是一个带状村,房子都是沿着公路两边建的,先前这边的动静就有人注意到了,这会儿听到顾清允这样一哭喊,就有大人跑出来了。

吴燕燕的妈哪里会想到以前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顾清允竟然会这招,气得都失去理智了,上前一把就拎起了顾清允的胳膊,抬手就要扇巴掌。

顾清允脚下看似不稳的往她身上一撞,胳膊肘直接撞在了吴燕燕妈的肋骨上,巧劲儿刁钻的再一顶,吴燕燕妈疼得是眼前发黑。

拎着顾清允的手也松了,顾清允顺势就倒在了地上。

可这在别人看来,就像是她把顾清允狠狠丢过去一样。

“赵冬香,你要死啊,对个孩子下这样的狠手,也不怕遭雷劈。”

来人连忙把顾清允拉起来,看着她小脸上的恐惧和倔强,再看到她膝盖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即便不是自己的孩子她都心疼得不得了。

也不知道赵冬香那个婆娘到底是怎么下得去手的,就这小鸡一样的丫头,也不怕把别人给打坏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