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返1987当首富

重返1987当首富

乘风破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李秀成出身于一个普通农家,他是村子里唯一一个读书人。在毕业之后,他与厂花结为夫妻,可是却因为上大学的名额被人顶替而整日郁郁寡欢。在那之后李秀成一蹶不振,甚至直接导致妻女跳河自杀。虽然后来他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富翁,却依旧无法抹平内心的伤痛。如今他重生回到了1987年,发誓要改变命运!

主角:李秀成,苏晓萌   更新:2022-07-16 00: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秀成,苏晓萌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返1987当首富》,由网络作家“乘风破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秀成出身于一个普通农家,他是村子里唯一一个读书人。在毕业之后,他与厂花结为夫妻,可是却因为上大学的名额被人顶替而整日郁郁寡欢。在那之后李秀成一蹶不振,甚至直接导致妻女跳河自杀。虽然后来他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富翁,却依旧无法抹平内心的伤痛。如今他重生回到了1987年,发誓要改变命运!

《重返1987当首富》精彩片段

1987年,夏。

兴蓉市机械加工厂。

车间里,年轻漂亮的女工苏晓萌,正在一台半自动磨床前忙活。

“苏晓萌,你男人喝农药送职工医院去了,还不快去看看!”

马秀莲跑到跟前一脸急色。

“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刚刚,听说喝了整整一大瓶呢!”

“一大瓶……!”

苏晓萌的脸色唰的一下白了,

想起早上出门前和李秀成说过的那些话,顿时心里一紧。

机床都没来得及关,就直奔职工医院。

“她男人真喝农药了?我咋不太信呢?”

“就是,李秀成那么惜命的人,咋会寻死。”

“你们是不知道吧,李秀成被厂里开除之后,成天烂赌烂醉还经常打人,苏晓萌和他闹离婚呢!苏师傅一家人要李秀成净身出户…”

“李秀成净身出户,那不得回农村老家种地?”

“该!就李秀成这二杆子,被农药毒死了才好!”

“你们也少说几句风凉话,大人出事儿了朵朵怎么办?孩子可怜啊。”

“哎哟,李秀成还欠我家那口子5块钱呢!这死了找谁去?不行,我得去找他还钱!”

“………”

议论声中,

几人身旁忽然传来砰!的一声闷响。

苏晓萌没来得及关的那台磨床里面的砂轮爆了…

------

厂职工医院。

刚洗了胃的李秀成,躺在病床上。

打着点滴。

胃里一阵阵恶心难受。

但他的目光却盯着墙上的老式挂历,发呆了很久。

1987年5月15日!

李秀成做梦都没想到,创造无数商业奇迹,成为身家过百亿的富豪,活到弥留之际,却重生了这一天…

回忆往事。

李秀成神情间带着一丝苦涩。

他是农民出身,但天生聪慧,是家里唯一一个读书人。

在城里上高中的时候,成绩名列前茅,还是校团委的干部,加上外表俊朗,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比他小一届的苏晓萌,父母都是国营机械厂的老职工,家庭条件不错。

进校团委和李秀成认识不久,两人便心生爱慕。

毕业后。

尽管苏家人一直反对,但还是拗不过已经陷入爱河的这对情侣未婚先孕,只好同意了婚事。

婚后,苏东国也利用厂里的关系,帮李秀成安排了工作。

可奈何,李秀成因为被人顶替了上大学的名额,郁郁寡欢,心比天高,还忘不掉在学校时的那份优越感,

不甘愿一辈子当个工人,屡次和厂里领导发生矛盾,最后被开除。

整天醉酒度日,

把家里的钱偷出去花了不算,还四处举债,坑蒙拐骗,浑浑噩噩。

苏晓萌伤心不已,但念及女儿朵朵,一直忍着。

省吃俭用,帮李秀成还债。

直到这次假装喝兑了水的农药,逼迫妻子,终于让苏晓萌下定决心离了婚。

而这也是让李秀成愧疚一生的开始…

离婚后苏晓萌父母,给她介绍了一个年纪大八岁条件不错的男人,逼着苏晓萌嫁人,她最终无奈选择跳江自尽…

跳江的那天。

李秀成阴差阳错,正好和几个狐朋狗友在桥边喝酒。

当他亲眼看到妻女双双跳江,浑身的酒劲瞬间醒了,不要命的跳进江里救人。

但到最后留给他的依然是两具冰冷的尸体。

这是李秀成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

不论后来洗心革面,赚了多少钱,成就了多大的事业,都无法让他忘记对妻女的歉疚。

“爸爸…”

回忆间,

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

李秀成浑身一震,

看向门口。

刚满4岁的女儿朵朵,穿着洗得发白的花裙子,跑进来扑到他的身边。

“朵朵?”

看到女儿的一瞬间,李秀成一下子红了眼圈。

颤抖着双手,将她紧紧抱住。

三十多年了。

他从来没敢想过,有朝一日能再次见到女儿朵朵。

“外婆说你要死了…呜呜呜…”

“朵朵不要爸爸死…呜呜…”

女儿身体比起同龄的孩子瘦弱很多,头发微微发黄,脸色泛白,显得营养不良。

李秀成满眼热泪盈眶,

“爸爸错了,爸爸对不起你…”

李秀成心里仿佛被针扎了一样疼。

他这一辈子,最最对不起的就是妻女。

“爸爸不哭…”

“朵朵听话,再也不吵着吃冰棍了…”

朵朵天真的以为,是她昨天吵着要吃冰棍,才让爸爸和妈妈吵架,然后生气住院。

看到女儿如此乖巧懂事,

李秀成内心更是倍感愧疚,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朵朵,爸爸向你保证,一定会让你和妈妈过上好日子,绝不会再让你们受半点委屈!”

“爸爸会赚很多钱,朵朵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活了一辈子。

经历了人生的低谷与巅峰,李秀成才明白,纵然拥有亿万财富,家人才是最重要的根。

如今既然能重生回来。

他一定不能重蹈覆辙!

靠着超越这个时代的认知,他有信心短时间内改变现状,让生活富足起来。

“对孩子说这些骗人的话,有意思吗?”

听这声音,

李秀成抬头,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

有着娇小的脸型和精致的五官,接近一米七的身高,即便穿着工作服,依旧掩盖不住令人心动的高挑身材。

她就是妻子苏晓萌。

不管是在学校,还是现在的机械厂,都是数一数二的美人。

只是苏晓萌神情带着一抹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我没有骗人,我……”

“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

苏晓萌嘴唇微微颤抖,伸手把朵朵拉到自己身边。

她对丈夫实在是太失望了。

万万没想到,李秀成居然作出喝农药这种事情。

李秀成沉默了下来。

当年的他,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为了逼妻子不离婚,农药兑水喝了一口。

现在想来,真是个十足的馊主意!

而这时,

岳父苏东国、岳母周慧琴、大舅哥苏家强,一行三人带着满脸愤怒,走入病房。

“爸,妈,大哥,你们…怎么来了?”

苏晓萌眉梢轻轻一颤。

“我们能不来吗?这个混账东西喝农药的事情,已经闹得全厂人都知道了!!”

“真是丢尽了我苏家老祖宗的脸哟!”

周慧琴拍着腿大骂道。

苏东国的态度也异常坚决:“离婚!必须离!!”

“对,这小子再不离,咱们苏家还怎么在街坊邻居面前见人?尽给搞这些破事!”

苏家强紧紧捏着拳头,

要不是看在李秀成已经躺在病床上,否则现在就想动手打人。

“可是他现在这样…我总要管他。”

苏晓萌咬着红唇,说不出的难受。

在她看来,即便是要离婚,也得等李秀成好起来再说。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这丫头还管这不要脸的人死活?”

周慧琴气的跺脚:“他是到死都要拖累我们苏家啊!”

说话间。

一个医生走进来,查看李秀成病情。

虽然内心对李秀成充满憎恨,但苏晓萌还是借机询问:“医生,我丈夫…他怎么样了?”

“问题不大,这农药兑了水的,休息休息,就回家去吧。”

听完医生的话,所有人都懵了。


“听到没有!”

“这王八蛋根本就没安好心,连这种事都骗人,你还能指望他什么?”

“必须离!!马上让他滚!!”

“看我今天不整死他!”

病房里闹成一团,大舅哥苏家强气的满脸通红,忍不住就要冲上去揍人了。

“家强别冲动!”

“就这无赖东西,你打了他,他更得赖上你!”

周慧琴急忙劝住儿子。

“李秀成,我对你太失望了!”

苏晓萌眼泪已经夺眶而出。

“离了吧,明天早上,我在民政局等你。”

“朵朵跟我,家里东西都给你,欠的债,我来还。”

说完这些话,苏晓萌神情决绝的拉着朵朵往外走。

“晓萌!!”

李秀成急忙叫住妻子:“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不会再让你失望!”

“你拿什么保证?又喝农药?”

停步在门口的苏晓萌,已经哭成了泪人。

见妻子这幅伤心的模样。

李秀成的心里也隐隐作痛。

“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把全部的债都还掉,给你们母女富足的生活!”

李秀成斩钉截铁的说道。

“别说了…”

苏晓萌眼神中满是失望。

在过去几年里,李秀成已经说过太多太多类似的话,但每次说完第二天,依旧是那副德行。

“朵朵,跟妈妈走。”

苏晓萌没有再停留半步,径直走了。

后一步的苏家人,满脸讥讽。

“你这烂泥扶不上墙的货色,能把自己养活都算好了,你还想祸害我妹!!”

“就是,还富足的生活?你想让我女儿跟你一辈子喝西北风吗!”

“不怕告诉你,家强他们厂的生产主任老婆死了三年,人家早就看上晓萌了,等你们离了婚,晓萌跟着人家过,比你好一百倍!”

“………”

岳父岳母、大舅哥一顿讽刺之后,扬长而去。

“爸爸…”

“我要爸爸…”

“呜呜呜…我要爸爸…”

走廊外面,朵朵的哭喊声,渐渐远去。

病房里的李秀成捏紧了拳头。

他知道,如果不拿出结果来,妻子不论如何都不会相信他。

在大家眼里,自己已经没有丝毫信誉可言。

而岳母最后说的那段话,也让李秀成的心里万分焦急。

前世离婚后,在苏家的刻意撮合下,那个死了老婆的生产主任,几乎是天天纠缠苏晓萌。

终于有一天,趁着苏晓萌单独在家,差点把她给欺负了。

可苏家人非但没替苏晓萌出头,却反倒借此让苏晓萌早点嫁过去。

也正因为这事,苏晓萌才被逼跳江…

“不能等了!”

李秀成拔掉输液针头,离开职工医院。

当他回到出租屋的时候。

苏晓萌和朵朵已经收拾东西,人去楼空。

桌上瓷杯压着一封信和三十块钱。

“我带朵朵回娘家了,明天上午,我在民政局等你,就算你不来,我们也不可能有以后。”

“这家里总共只剩下这三十块钱,下个月房租12块,记得去交,剩下的省着用…”

看完信。

李秀成拿起钱,眼圈泛红。

妻子一个月厂里工资只有65块,大部分都被他挥霍了。

省吃俭用,省下来的这点钱。

还能留给他,帮他考虑吃住。

这么好的女人,当年自己还不知足,真是个混蛋!

李秀成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弥补这些遗憾。

而现在,

这30块就是他的启动资金!

要利用这30块,最短时间内翻十倍百倍千倍!!

李秀成低头思索着,

目光看向屋子角落里,朵朵玩过的一个瘪了气的橡胶皮球。

脑子里有了主意。

当即离开家。

来到集市,找到之前卖橡胶皮球的商店。

试了试,弹性不错。

这个年代的货,单论质量,可比后世的好太多了。

拳头大小的橡胶皮球,9毛钱一个,一口气买了5个。

然后李秀成又精心挑选了一个很深的红色塑料大桶,上面还印着一个囍字。

“咚!”

李秀成拿着皮球往里面一扔,直接弹了出来。

“就这个了!”

付了5元钱。

李秀成带走了这只桶。

东西备齐,

穿过低矮的旧巷,李秀成来到一间出租房,敲开门。

“秀成哥?”

上夜班的胡长安正在补瞌睡。

他是李秀成同乡为人憨厚。

前几年,经李秀成介绍,来机械厂当了临时转运工,是个苦力活,工资不高,但好歹是正儿八经的国营厂工作,比一辈子在农村当泥腿子强。

胡长安一直很感激李秀成。

后来李秀成被开除,平时出去鬼混的时候,偶尔也叫上他。

主要是为了蹭吃蹭喝,或者借钱。

所以当看到李秀成到来,胡长安第一时间就以为李秀成来借钱了:“秀成哥,我后天才发工资…”

“今儿不找你借钱,哥带你去挣钱!”

“挣钱?”

胡长安一愣:“去哪?”

“先换身体面的衣服,跟我走,路上说。”

“哦。”

胡长安麻溜回屋,穿了件上次相亲买的新衣服,就跟着李秀成直奔北门河滩。

北门河滩是前世李秀成经常去玩的地方。

电影院、百货商店、人民公园…等等基本都集中在这一片。

加上经济开放政策,不少尝试下海的个体户,也在周围逐步形成气候。

算是最繁华的地段。

抬起头,车水马龙的北门大桥遥遥在望。

当年,妻女就是从这座桥上跳的江。

很多东西,只有失去之后才知道有多么珍贵。

往事一幕幕在心中萦绕。

深吸了一口气,李秀成收回目光。

“长安,现在开始,咱们就不认识了。”

“按照路上我交代的,我给你使眼色,你就过来投球。”

“等今天收工了,我给你10块辛苦费。”

李秀成反复叮嘱道。

“哦…”

胡长安已经知道今天是来当托的。

但李秀成说要给他10块辛苦费??

不是吹牛嘛!

就凭这只大桶,还有几个球?

胡长安打心底不信,又不好意思反驳李秀成。

只能远远看着李秀成找了个电影院转角处,摆好木架,把桶给倾斜着安装上去。

然后用捡来的半截粉笔,在地上写下了几排字。

“2元三次,投进一个球奖励2元!”

“投进两个球奖励10元!”

“投进三个球奖励50元!”

看着李秀成写下的字,远处的胡长安忍不住浑身哆嗦。

投个球进去就给钱?

还给50块?

秀成哥这是疯了吗?


后世的人,大多都知道李秀成搞的这个玩意,就是街头老掉牙的骗局“空桶投球”。

但在这个时代,还是非常新颖的小伎俩。

乍一看,会觉得投个球很简单。

但实际上很难。

皮球扔进去不管力气大还是小,不管落在桶底还是桶壁,都有99%的几率被弹出去。

唯一的猫腻是在桶底事先放一个球。

只要皮球投进去的时候,落点能正好砸在这个留下的皮球上,那么弹力就会被缓冲很大一部分,然后成功入桶。

但由于李秀成摆放的大桶很深,加上倾斜角度的问题。

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桶底的情况。

对于胡长安这种不懂其中诀窍的人来说,简直是“神奇”的事情。

而此时,

不少路人,也陆陆续续围观过来。

大部分人都和胡长安的想法一样,认为这事很简单,这钱就是白送的。

但毕竟是谁都没见过的新事物.

虽然好奇,但总会有些忌惮。

现场僵持了十来分钟,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却没人敢第一个尝试。

李秀成估摸着差不多了。

瞅着一个空隙,对远处的胡长安使了个眼色。

胡长安心里七上八下的走过来,紧张得喉结微微滚动:“两…两块钱是吧?我…我试试。”

“好嘞!”

“来来来,三个球!”

李秀成淡定把球递给胡长安,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

同时还在桶底悄悄预留了一个球。

很快,胡长安完成了三个投球。

其中有两个都正好落在预留的皮球上,成功入桶。

另外一个砸在桶里上,给弹了出去。

“恭喜这个兄弟,总共进了两球!”

“奖励10块钱,拿好!”

李秀成从兜里摸出十块钱,递给了胡长安。

“真给10块钱啊?”

“这钱也太好赚了!”

“还是得讲究小技巧。”

“对,而且力量要轻,力气太大进不了的。”

“砸下面桶壁应该不容易弹出来…”

“我感觉,我应该也能行了!”

“………”

周围的人都羡慕胡长安轻轻松松就赚了10块钱。

但胡长安心里却暗暗叫苦。

这秀成哥真是傻啊,这么容易就被人找到小技巧,等下可得亏死,上哪找钱来赔?

“大家都看到了,就是这么简单。”

“投进就给钱,有想试试的没?”

趁吆喝的功夫,李秀成也随手把桶里的几个球都捡了出来。

“我来一手!”

“我也来!”

“我先,我先!!”

“……”

周围这帮自认已经摸清技巧的人,眼睛都红了。

五十块钱,在这个年代的吸引力大得可怕。

“不要急不要急,一个个来!”

李秀成忙活着开始收钱。

心里却明白,接下来这些人想要投进去,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果不其然。

在桶里没有事先放球的情况下,

接下来的几个人,用尽了一切方法,不管是砸桶底还是桶壁,不管是力气大还是力气小,全部都没能投进一个球。

但旁边抱着侥幸心理的人还不少,2块2块2块…不停给李秀成送到手里。

期间,

李秀成也偶尔给放点水,让人进一球两球,吊着大家的胃口。

大部分理智的人,来个一把两把也就算了。

有些容易上头的,那就控制不住了,花十块八块的,不在少数。

远处的胡长安,已经看傻了眼。

就这么一个多小时的功夫,除去偶尔有几个获奖的之外,李秀成少说赚了二三十块。

可这事他刚干过啊,很简单啊,为啥这些人就投不进呢?

真是抓破头皮都想不明白。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摊位前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

到了下午5点。

电影院转角口看热闹的人络绎不绝,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李秀成装钱的包,已经鼓鼓囊囊。

“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

“有要玩的,明天继续!”

李秀成懂得什么叫见好就收。

搞这小伎俩,需要有人气,但人太多,也不是好事。

万一被人看出什么猫腻,那就没得玩了。

三下五除二,收拾好东西。

李秀成对胡长安使了个眼色----撤!

回到出租房。

李秀成把兜里的钱都洒在桌上,堆起来像个小山:“长安,数数。”

“哦!”

胡长安眼睛放光。

虽然大部分都是两块的小钞票,但耐不住量大啊。

立即动手,连数了三遍。

“秀成哥!发…发财了!!”

“一百…六十八块!!”

胡长安激动的说话都犯结巴。

他做梦都想不到,李秀成靠着一个桶,几个皮球,一下午居然赚了这么多钱。

“还不错。”

李秀成没有神情没有太多变化,作为一个前世已经拥有百亿身家的富豪,这点钱还不至于让他多么激动。

从里面数了10块钱,推到胡长安面前:“拿着。”

胡长安忙乎摇头:“不用了秀成哥,我也没干啥事儿…不能拿你这么多钱。”

“我让你拿就拿着,以前也没少蹭你吃喝,算我还你的。”

李秀成明白接下来要做很多事,身边必须要有一个信得过的人。

而胡长安生性憨厚,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

现在给点甜头,后面才能死心塌地跟着他干。

收了钱,胡长安要去厂里上夜班。

李秀成则是琢磨着妻子那边也得尽快去挽回,免得夜长梦多。

苏晓萌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一时气头加上岳父岳母大舅哥煽风点火,上午在医院才那么决绝。

现在自己能赚钱了。

单独聊聊,或许能劝回来。

当即,

在街口小商店买了一大堆东西,也跟着一起去了厂里。

兴蓉机械厂是国营企业,始建于1956年,是老苏联援建我国的156个项目其中之一。

厂房是别具一格的苏联式建筑,拥有高耸的尖顶塔楼和红色的外墙。

即便到了八九十年代,这里也是整个兴蓉市的建筑性标志。

李秀成远远看到工厂高耸的塔尖,就如同后世的电视塔一样,在城市建筑群中鹤立鸡群。

到了2006年左右,这里就会拆迁。

承载了几代人的记忆,就此湮灭…

再次看到这片红墙、塔尖,李秀成心里也忍不住百味陈杂。

“这不是秀成嘛。”

“秀成,听说你小子喝农药了啊?”

门卫都是熟人,一直看不起靠媳妇养活的李秀成。

其中一个叫张志勇。

他是机械厂的工人子弟,从小和苏晓萌一个院长大,暗恋了很多年。

结果没想到李秀成来了个捷足先登,一直耿耿于怀。

去年靠着关系进了保卫科,更是自我感觉比普通工人高一档。

看到李秀成就第一个跳出来讥讽。

“哄媳妇的伎俩,你们也信。”

李秀成笑着从兜里掏出来一包阿诗玛,一人递了一支:“我去看看晓萌,回头聊。”

几个门卫看着李秀成远去的背影,

又看看手里的阿诗玛香烟,瞬间都愣住了。

这年头,阿诗玛一包6块5,已经是高档烟。

像他们这种一个月工资几十块的普通工人,是根本抽不起的。

而且没看错的话,李秀成腋下好像夹了整整一条!

再瞅瞅自己5毛钱一包的大前门,顿时一点都不香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