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神算娇娘夫君你印堂发黑

神算娇娘夫君你印堂发黑

鸭鸭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身为21世纪的美食家和道家传人,苏郁意外穿越成了一个渔家女,上有体弱半瞎的老母亲,下有毒舌傲娇弟弟。某天,她意外救下一个浑身是伤的俊美男人,还没来得及问姓名,官差就来大肆追捕。这时她才知,原来他是一位将军。不过天无绝人之路,虽然家穷,但苏郁有金手指,她靠一手精湛厨艺和半吊子的算命术将生意越做越广。甚至,大将军也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主角:苏郁   更新:2022-07-16 00: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郁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算娇娘夫君你印堂发黑》,由网络作家“鸭鸭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为21世纪的美食家和道家传人,苏郁意外穿越成了一个渔家女,上有体弱半瞎的老母亲,下有毒舌傲娇弟弟。某天,她意外救下一个浑身是伤的俊美男人,还没来得及问姓名,官差就来大肆追捕。这时她才知,原来他是一位将军。不过天无绝人之路,虽然家穷,但苏郁有金手指,她靠一手精湛厨艺和半吊子的算命术将生意越做越广。甚至,大将军也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神算娇娘夫君你印堂发黑》精彩片段

苏郁像是做了个很长的梦。

梦里仿佛被扼住喉咙,窒息的感觉蔓延而来,鼻尖钻入腥咸的气味。

“醒醒。”

阴沉的声音在耳畔回响,她猛然睁开眼,环视四周甲板器械,清明一瞬掠过寒芒!

这不是梦!

她穿越了!

她,堂堂享誉天下的美食家,穿越到了一个渔女身上!

苏郁缓缓睁开眼睛,目光恢复焦距,撑着坐了起来。

面前的少年穿着破布麻衣,身材劲朗,现在却皱紧眉头很是不耐烦地盯着她:“让你不要下海捡那些垃圾贝壳,偏要去,怎么没淹死你!”

话音未落,里间传来猛烈的咳嗽声,那人像是要把自己的肺咳出来!

紧接着传来虚弱的中年女音:“明轩,你姐姐怎么样了?”

苏明轩脸色笼罩着阴骛:“没死!”他迈步直接走到隔间门口,推开门走进去。

“砰!”

木门重重关上,跟着地板也震了几震!

苏郁:……

吃了枪药?原主的小弟怎么跟谁都欠着他几百万似的?

还未等苏郁休整片刻,突然四周地动山摇,传来猛烈的摇晃,船上的桌椅、渔具也跟着滚落,撞倒船板上!

怎么回事?

苏郁心里一惊,死死抓住桌子,头部却撞到桌角!

“啊!”

她被撞得头破血流,痛到直冒眼泪!

突然想到了什么,苏郁勉强撑着身体匍匐着向前面里间走去,打开房门,床上躺着个中年妇女,正面露焦急地撑起身体,向外探头看。

看到苏郁顿时越发焦急,撑起身体挥了挥手,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阿郁,快过来!海啸又出现了!”

恰在这时门被撞开!

苏郁扭头一看,只见苏明轩大步流星地走过来,阴着脸扛起床边角落的渔具咬紧牙齿:“奶奶的,三天两头就是海啸!”

他扛着长长的渔具到肩膀上,踩着步子凶狠地走出去,苏氏惊恐地喊住他。

“明轩,你出去做什么?现在外面出现海啸,很危险!”

苏明轩阴沉着脸:“下午打的鱼在甲板不拿进来,我们都得饿死!”说完他步伐飞快夺门而出!

“明轩,你站住——”

海啸声呼呼作响,她的嘶吼声被盖下去,只能无力惊慌地伸出手,疯了似的要从床上撑起来拦住他!

轰!

船内又传来猛烈的晃动,她身体后倾跌坐回去,苏郁眼疾手快扶起她,语气沉静:“母亲,我去把他拽回来。”

说完不顾苏氏劝阻的动作,快步走出门外!

外面一片狼藉,桅杆摇摇欲坠,稀碎的礁石大大小小在甲板滚动,海风强烈呼啸,刮在人的身上就像刀子,天色也是阴沉的怕人。

甲板上的情形比她想象的要严重。

周遭几近伸手不见五指,苏郁在甲板上匍匐摸索着,突然看到不远处一道瘦削的身影,他正挨近甲板边缘极力扯着渔网!

亚麻布的衣裳随风鼓动着,仿佛随时要刮碎了!

一阵海浪拍打过来!

苏郁的心猛然提起,大声喊道:“苏明轩——”

海啸声像是惊天动地的鬼哭狼嚎,淹没她的声音,海浪刚过,看到他踉跄几下站定才松了口气。

摸索了片刻,她终于走到苏明轩身旁,帮着他一起拽动甲板上的渔网,他看到苏郁脸色沉下来。

“这个时候出来不要命了?”

没时间和他斗嘴,苏郁帮着他使力,两人齐心协力把渔网拽上来,里面还有几只活鱼在扑腾着。

轰然巨响响起!

阵阵海浪卷走甲板礁石,苏郁眼疾手快抓住渔网才幸免于难,苏明轩抓着船板狠狠抓出几道指甲印子,海风呼啸着似是惊涛骇浪,天色阴沉沉仿佛黑洞吞噬苍穹!

两人几乎寸步难行!

苏郁咬了咬牙,这海啸不停,他们只怕不出半刻钟就要被卷走!

这时她目光瞥见桅杆,摇摇欲坠,位置正处西南——

她捏指一算,有了!

之前师父曾告诉她,西南位置是为大吉亦是大凶,却不利于出海,唯有东南可解!

想不到前世学的半吊子算命,也能在关键时刻救命。

“苏明轩,你信我吗?”苏郁定定地看着他,用尽气力大声喊道,苏明轩凑过去听清后,问道。

“你想做什么?”

她素手一指,指向西南方那个摇摇欲坠的桅杆:“我们去把桅杆搬到东南方向。”

苏明轩皱了皱眉头:“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没在开玩笑!”

话音未落,猛烈的摇晃传来,船撞到礁石了!一阵地动山摇,他们站立不稳,只能趴在地上死死扯着甲板,苏郁看着他,继续大着声音开口。

“苏明轩,你信我,不然我们待会都得死!”

苏明轩抬头看了她一眼,不知怎的,觉得她莫名让人有信服力。

“行。”

两人顶着呼啸的海风匍匐过去,狼狈极了,苏郁却顾不得这些,猛地抓住桅杆和苏明轩眼神交流。

苏明轩心领神会,脚狠狠踩着地面,硕大的桅杆扛在肩膀上沉了几沉,他看着越发黑沉的海啸直咬牙:“你最好希望这不是个玩笑!”

苏郁轻笑一声:“放心好了。”

激浪猛地翻涌过来,狂风席卷!天色黑沉的可怕,猛烈的强风几乎把人带走!

苏郁被撞得倒在地上!

黑暗的视线里,那道瘦削的身影扛着桅杆,一步一步走到对面,猛地放在正东南位置。

轰!

突然,天空放晴。

转瞬间云开雾散,猛烈的海啸也缓缓拍着浪,慢慢退了下去。

那道瘦削的身影转过来,惊疑不定地看着苏郁,此刻她也找到重心扶着坐起来,擦了擦脸上湿漉漉的海水,气喘不定。

“你用了什么邪术?”苏明轩站在她面前,粗声粗气地问道。

苏郁:……

什么邪术?会不会说话!这是相术!

她故作迷惘地抬头,胡乱编了个理由:“啊?我也不知道,刚刚昏迷时,有个神仙老爷爷托梦给我,说什么桅杆东南的,我就照做了。”

“没想到还真有效果。”

苏郁故作惊奇地环顾四周。

苏明轩喘息一阵,叉着腰也没再多问。

风波平定,渔船也缓缓停泊靠岸。两人心中的大石也落下来,走上前去扯着渔网,这时不经意间,苏郁瞥见岸边一个倒在血泊的男人,顿时目光缩紧!

有人!


苏郁急忙越过甲板奔到岸边,三步作两步到血泊前,俯身半跪着查看动静。

那个男人昏死在地血肉模糊,看不清样貌,雪白的锦缎长袍被鲜血浸染成鲜红,长袍被割裂了好几道口子,深处的伤口汩汩流血,临近岸边的水全成了红色。

“醒醒,醒醒。”她半跪着倾身,在男人耳旁两侧的地面拍打,没有听到回应。

她凝了凝眸子,目光慎重地伸出手指探向他脖颈青筋,感受到轻微的跳动,方才松了口气。

还活着。

虽然心中不祥的预感萦绕着,告诫她这个人不简单,极有可能带来灾难——

只是以他这伤势,要是再不及时救治,就要没命了!

想到这里,苏郁的心骤然提起来,本着人本主义的精神,她决不能见死不救!

她抬手小心翼翼地抱着男人的两只手臂,准备把他拖回家,这时一道阴沉的声音自头顶响起。

“你在做什么?”

苏郁头也没抬,接着我行我素:“救人。”

苏明轩脸色不太好看,挡在她的面前阴骛着脸:“你疯了吗!现在这海浪处平白无故出现个男人,你救了他万一给我们惹了大麻烦怎么办?”

“他再不得到救治,马上就要死了!”苏郁抬眸看了他一眼,声音骤寒。

苏明轩沉沉的眸子里写满讥讽,从鼻腔里嗤笑出声:“他马上要死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何况男女有别你不懂吗?自己都保全不了,装什么伪善,莫名其妙的愚蠢行为!”

“你信我,苏明轩,我会很小心。”苏郁停下拖着男人的脚步,静静抬眸看他:“我不是伪善,只是我的心告诉我,不能见死不救。”

两人站在海岸边对峙,时有海风扑打过来,带起他们的衣角翻飞,苏明轩脸色阴晴不明,看着自家姐姐的脸上鲜少出现沉稳坚定,和他毫不示弱地对视着。

许久,他一言不发地大步转身离开!

苏郁松了口气,把男人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拖上甲板,吩咐在角落埋头处理活鱼的苏明轩:“把礁石区那个木桶拿出来。”

苏明轩一边用石块拍晕活鱼,一边沉声开口:“刚刚放到你房间里去了。”

她眸中掠过诧异,接着听到他冷冷的声音传来:“我可不是帮你救的那个野男人,要是因为他闯出什么祸,我第一个弄死他!”

再次听到他语气中的凶狠,苏郁却哑然失笑起来,认真地看着他瘦削的背影:“明轩,谢谢你。”

那道忙碌处理活鱼的身影,手臂像是顿了顿,接着不吭声处理着,石块快准狠拍打在甲板上欢蹦的鱼儿,发出有节奏的响声!

她没再耽搁时间,拖着男人小心翼翼地进了船内,里面陈列渔具,一不注意,身后被拖着的男人像是被绊了下!

发出轻微的声响!

“郁儿,明轩,你们回来了?”

前面的房间内传出虚弱的声音,沙哑着透出丝丝的激动。苏郁知道是苏氏,怕她担心,忙声笑道。

“母亲,是我,我和明轩都很安全。”

里面的苏氏似乎不太相信,咳嗽几声:“刚才那声响怎么回事……你受伤了?”房间里面传出动静,苏郁隔着房门仿佛都能感觉到,苏氏正焦急地撑起身体要从床上起来,却无能为力。

心里泛着微微的酸涩,苏郁收拾好心情笑了一声:“没什么事,是刚才在甲板上不小心弄湿了鞋袜,现在在换衣服。”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苏氏轻轻地呢喃细语三两句,房间里也恢复了安静。

苏郁沉默一瞬,把那个昏迷的男人拖到自己房间里,找到片空地就将他平放,随意一瞥,角落果然瞥见一个木桶——

她半跪着在他身旁忙碌,打了水拿出热毛巾小心翼翼擦拭伤口,边检查着男人身上的伤口,越检查脸上表情越发凝重。

他受了很重的伤。

身上多处刀伤,还有轻微的毒,估计是刀上抹了毒感染所致。大大小小的伤口足足有四十五道,整个人的皮肉都被翻开,有的伤口深到有五厘米深,光是这样的伤口就有八九道,不停地在流血。

苏郁拧着眉心,他现在急需尽快缝合伤口,不然即将面临危险!

只是要缝合伤口,现在物资紧缺,上哪去找缝合的材料?她目光瞥在那个简陋的妆奁子处,里面放了根绣花针,线,还差酒精——

上哪去找酒精呢?

对了!

苏郁眸光微微一亮,原主的记忆仿佛浪潮在脑海中激动地翻涌,母亲那边,刚好备了预备祭祖的白酒!

看了看男人奄奄一息的模样,情况严峻,也由不得她多想。拾起地上的石块猛地朝脚踝处擦了两下,脚踝擦伤传来丝丝痛意,她痛得吸了口凉气,紧接着可以看见脚踝逐渐发青。

三步作两步前往苏氏的房间里敲开了门。

“谁啊?”房间里顿了顿,那道虚弱的声音缓缓响起。

苏郁答道:“母亲,是我。”

她推开门走进去,一瘸一拐,苏氏看见她这模样顿时担忧,急得要起身:“你这是怎么了?”

苏郁尴尬地挠头笑了笑,吃痛地捂着发青脚踝:“母亲,我刚刚走进房间里,不小心绊倒了。”

明显可见苏氏脸上担忧散去,笑容无奈:“你啊你,总是那么不小心,快回去好好歇着。”

说话时,苏郁却发现不对劲,苏氏笑着跟她说话时,左眼清明,右眼却是空洞的!她心猛地下沉,想到原主的记忆,母亲半瞎,终年在海风侵蚀下身体虚弱,弟弟性格阴郁……

苏郁的心情有些沉重。

收拾好心情,苏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知道了娘哩,娘,我是想起有人说,脚踝扭伤了可以用白酒抹在上面,会好得更快。”

“这样啊?”

苏氏语气觉得新奇,迫于担忧下她催促道:“那你快试试,不要伤着了,白酒就放在床头柜暗格里面。”

苏郁眸底掠过亮光,她瘸着脚走过去,翻找几下找到暗格,拿出一个红帕子精细包裹的小瓶子,显然是主人极其珍贵的东西。

她心里涌过暖流。

一听见她有伤,哪怕只是听说用白酒伤口会好得快,苏氏仍然毫不犹豫地给她。

原主的母亲,是真的疼爱他们姐弟俩啊。


回到房间内。

苏郁小心翼翼把昏迷不醒的男人搬到床上,她在旁边放了白酒,拿出绣花针和线。

侧身坐在旁边,检查着伤口,几十道小伤口在处理下已经止血,只有手臂上端还在流血。

那道伤口很深,隐约可见皮肉都翻出来了,能看见骨头,不断地流着血。

她猛然撕下男人的衣角,麻利在手臂上打了个结。

伤口流血的速度慢下来。

苏郁不敢停歇,倒出白酒在他的伤口上,穿针引线后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男人,低声道:“有点疼,你忍着点。”

可惜这里不是现代,没有麻醉药,处理伤口什么的不如现代方便,伤患者只能忍着了。

她抬手把银针用酒精消毒,穿进男人手臂里,慢慢地缝合。

果真是很疼的。

床上那个男人传来闷哼声,他硬生生被疼醒,手臂处宛如锥心刺骨,紧紧抓着床单手臂青筋暴起,睁开双眼一片模糊。

只见个穿素衣裙钗的女子,他滚动喉结,音色沙哑低迷:“你是谁……”

清冷的女音响起:“放松。”

仿佛有种出奇的魔力,男人的眼皮越来越沉重,最后直接昏迷过去。

不知折腾了多久,苏郁在心理和体力的负担下,额头上逐渐冒出细密的汗珠,看到他的伤口终于不再流血,她松了口气。

累得向后仰直接瘫倒在床上。

这时门猛地被推开,发出声响!苏郁蓦然睁开眼眸一骨碌起身,与门口的苏明轩四目相对。

吓死人了。

苏郁拍了拍胸口,诧异地看着他:“你来做什么?”

苏明轩阴骛着脸仿佛笼罩一层阴云,扫了一眼她的衣衫,看到是齐整的脸色才稍稍好看,目光不善地看着床上那个男人。

“怕你被他霸王硬上弓。”

这么直白地说出来,苏郁忍不住被口水呛到:“咳咳!”

她沉默半晌看着床上昏死的男人,绑着大大小小的布带现在还能看到伤势之重:“你是认真的吗?”

苏明轩不自然地别开头,迈步要离开,这时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正不断向他们船的方向逼近。

他拧了拧眉心:“我出去看看。”

说完他关上门,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外面走去!

听着外面嘈杂的声音像是在争执,苏郁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她掐指一算,那道凶兆正逼近,心下微沉暗道不好!

这时门猛地被撞开!

她一抬头看见苏郁,他呼吸微微急促,脸色不是很好看地合上门,沉着声音:“外面有群人在搜捕一个人,我刚刚看过画像,就是你救的这个男人!”

他看着床上那个昏迷的男人的目光,越发阴沉:“该死!”

苏郁脸色越发凝重,忍不住心里咒骂这个麻烦的男人。看来刚才的想法半点没错,这种不祥的预感并非空穴来风!

可见死不救不是她的作风,何况现在把他供出去,对他们也是百害无一益!

心里极速运转思考着对策,耳边苏明轩带着讥讽的声音响起:“之前让你不要多管闲事救这个男人,你偏要救,现在好了,惹祸上身,我看你要怎么办!”

“闭嘴!”苏郁眸中似是淬了冰,气势笼罩而来,她此刻极其冷静:“你赶紧去看看母亲。”

苏明轩原本要责怪的话哽在喉咙,他看着苏郁冷静沉着的模样,竟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苏郁,好像和从前不一样了。

他一言不发,转身推开门,迈步离开了这里。

苏郁则在心里卜卦,卦象阴沉笼雾,却时有云开雾散的转机,她眸中微微一亮!

看来是有惊无险!

她悬在心上的石头这才放下,快步走到床边,把男人拖着藏到床底,再放着些衣架子作为掩饰,不易被察觉。

她的房间临近岸边的方向,能清楚地听到那些人搜查的声音:“官差!”

苏郁的心提起来,她攥了攥衣角,悄声走到窗户前看着。那些穿着统一浅红侍卫服的人,腰间齐整插刀带帽,为首的人脸色沉沉,拿出一张画像摊开,询问路过的海边邻居,抓着那个妇女。

“你有没有见过这个男人?”

遭了!

她突然想起来什么,全身冷汗,当时她拖走这个男人的时候,有好几个海岸上的邻居经过,其中就有这个妇女!

被问到那个妇女摇了摇头,有些惊恐地低头快步走开,路过的人都是表示没见过。

她紧紧抓着窗户边框的放松下来,正要转身回房间,突然听到一声殷勤尖锐的笑声。

“官差大人,我见过,我见过!”

一个中年男人快步跑到官差面前,堆起笑容谄媚地弯下腰:“我见过这个男人的,当时天气正好,我就在这海边打鱼……”

“说重点。”为首的官差不耐烦地皱眉,粗声粗气地呵斥!

中年男人吓得一个激灵,连忙笑道:“我们渔村有一家,苏家,那个老太婆子的女儿,今早我就见她拖着个男人,全身是血,还往船里面拖哩!”

“对啊对啊,我好像也看到了!”

众渔民不管看没看过,本着巴结的心思,都附和那个中年男人的话,看着为首的官差想着讨一点好。

糟糕!

苏郁皱了皱眉,抓紧窗户边框,看着那些邻居带着官差大波走来,心也骤然悬起来!果真是人心难测,她千算万算,却没算到人为上!

她纠结地拧着眉头,磨了磨牙齿,抓心挠肝地在屋子里急得团团转,若是让旁人看到这模样只怕是要忍俊不禁。

她已经藏得足够隐蔽了,现在只希望那些人不会发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