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顾少的小野猫又闯祸了

顾少的小野猫又闯祸了

网络作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米朵顶着满头脏辫,化着大浓妆,嘴里还嚼着口香糖,特别没礼貌地面对一位豪门老头。听说顾家在给命不久矣的大少爷顾星泽找老婆,她是来应征的。整个过程中,她毫不掩饰自己只在乎钱,一直问等男人死后,她能不能继承他的家产。老人一双虎目落在她身上,不仅没嫌弃,还说让她先给顾星泽生个孩子,才能继承遗产。米朵糊里糊涂就结婚了,但婚后她发现,这顾大少爷也不是病秧子啊!

主角:米朵,顾星泽   更新:2022-07-16 00:4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米朵,顾星泽 的女频言情小说《顾少的小野猫又闯祸了》,由网络作家“网络作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米朵顶着满头脏辫,化着大浓妆,嘴里还嚼着口香糖,特别没礼貌地面对一位豪门老头。听说顾家在给命不久矣的大少爷顾星泽找老婆,她是来应征的。整个过程中,她毫不掩饰自己只在乎钱,一直问等男人死后,她能不能继承他的家产。老人一双虎目落在她身上,不仅没嫌弃,还说让她先给顾星泽生个孩子,才能继承遗产。米朵糊里糊涂就结婚了,但婚后她发现,这顾大少爷也不是病秧子啊!

《顾少的小野猫又闯祸了》精彩片段

优雅品位的西餐厅里,米朵顶着满头脏辫,一身机车服,化着大浓妆,嘴里还嚼着口香糖,特别没礼貌的斜睨着对面的老人。

老人一身考究西装,白发梳得一丝不苟。

表情温和,眼神却十分犀利。

可米朵没事儿人一样在他对面坐下,啪吐了个泡泡。

“听说你要见我?选我做你的孙媳妇?”

老人一双虎目落在她身上。

刚准备开口,却被米朵无礼的打断。

“我先说好,我这个人呢比较现实,不在意顾大少是不是明天就要嗝屁,我只在乎他死了以后,我能不能继承属于他的那份家产。”

“哦对了,我还想知道一下,他有多少身家?”

画着烟熏妆的眼睛透出势利贪财的光芒,看的老爷子身后的管家直皱眉。

偏老爷子定力十足,闻言非但不生气,反而还笑眯眯的看着米朵。

“要是你能继承他的家产,你就愿嫁了?”

米朵愣了一下。

……这走势不对啊!

她不仅迟到、无礼、贪财,还奇装异服浓妆艳抹,张口闭口咒顾星泽死

就她这样,老爷子都能忍?!

不行,绝不能功亏一篑。

米朵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更尖刻,蛮横。

“全世界都知道顾大少命不久矣,不过是在他户口本上过一遍,就能继承亿万家产,怎么算我都不吃亏。”

顾老爷子笑容和蔼,“那如果我说,你必须为星泽生下一个孩子,才能拿到一切呢?”

米朵无所谓的笑了笑。

“生就生呗,不就是生个孩子嘛。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只生不养。”

怎么样,她都这么狠辣无情了,老爷子肯定不能同意了吧!

“好,成交!”

米朵正美滋滋的憧憬着老爷子派人到家里一通训斥,说她这种人,根本配不上顾星泽时,耳边突然砸落一记惊雷。

米朵,“oo??……”

什么就成交了?!!

顾家,书房。

“爷爷,那个米朵到底有什么好,让您看一眼就决定?”

他是真没想到,老爷子动作居然这么快。

看了那丫头回来,就在书房选了一下午的婚礼策划。

老爷子眼里含笑,“那丫头,挺特别的。”

人家都是上赶着想嫁,就她,一门心思想跑。

“特别?”

管家忍了一个下午,再也忍不住了。

“对,特别的丑,特别的没家教。特别的贪财,还特别的现实又冷漠。”

顾星泽,“????”

怎么听起来,是个一无是处的货色。

他气笑了,“爷爷,您看不起嫣儿,要亲自给我挑。”

“结果精挑细选的,就这?!”

听他提起那个女人,老爷子凌厉虎目眯了眯,脸上笑容不改。

“爷爷走过的路,比你吃过的米都多,是人是鬼,都逃不过我这双眼睛。”

“米家那个丫头,值得你捧在手心上!”

顾星泽,“……”

捧在手心?

呵,那他会让她好好尝尝,摔下去是个什么滋味!


米林接到顾老爷子认可的电话,差点高兴疯了。

揪着她好一顿叮咛嘱咐,让她过门以后好好照顾顾大少,做个贤良淑德的三好媳妇!

她贤良淑德个锤锤!

新婚之夜,一刀为他结束痛苦,够不够贤良淑德?!

怀揣着对顾星泽绝对的恨意,米朵到了自己打工的地方,夜色。

夜色是江城顶级会所,没有之一。

全会员制消费,江城不少二三流阶层的富二代,以拥有一张夜色会所的VIP卡为荣,可见其地位。

米朵晚上没课的时候,都在这里做兼职。

原本夜色是不招兼职的,但架不住米朵长得漂亮。

她的漂亮,可是碾压夜色有色服务里台柱子颜值的那种漂亮。

自从她到夜色兼职后,夜色酒水的销售营业额直线上升。

可惜她卖酒不卖身,否则,这个数据不知道还要翻上几倍。

米朵低着头准备进去。

跑车引擎的轰鸣声由远及近,那嚣张的声音,叫米朵忍不住回头。

就见一辆红色法拉利在夜色门口停下。

车门打开,一个帅的惨绝人寰的男人走了下来。

男人穿着白衬衫,领口解开直胸口,若隐若现的胸肌十分撩人。藏青色休闲款西装外套,袖口跟衬衫袖子一起卷至手肘,小麦色的小臂匀称结实。

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戴着几枚字母指环,跟脖子上骷髅头的项链交相辉映,渲染出十足的狂放和野性。

再配上那张深邃浓烈的俊眉面孔,扑面而来的荷尔蒙简直叫人窒息。

米朵顺势又在心里拉踩顾星泽一波。

但凡那个老色批有这男人十分之一的魅力,她也不至于一想到要给他生个猴子延续香火就忍不住想吐。

米朵又痴迷的欣赏了一波男人的盛世美颜后,愈发愤懑的进了夜色。

换好制服匆匆赶到待班岗位上,经理已经分配完包房离开了。

耳机里传来呼叫,0001号包房的客人点了两瓶人头马。

见她站着不动,同事忍不住推了推她,“愣着干什么,快去啊。今天你负责0001到0010。”

米朵感激道谢,飞快取了酒送过去。

推门进去的瞬间,米朵愣了一下。

因为包房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就是门口那个盛世美颜。

“先生,你们的酒。”

包间里除了盛世美颜,还有其他几个男人。

米朵放下酒之后转身准备离开,关门之际突然听到其中一个喊了一声。

“星泽,听说老爷子精挑细选,给你定了米家的女儿。那小姑娘才19岁,怎么样,是不是很嫩?”

米朵关门的动作一顿。

顾星泽也在这里?

不应该吧?

他不是个老色批吗?

到底是

哪一个。

刚想完,就听盛世美颜嗤了一声,“嫩不嫩我不知道,脸皮倒是够厚。”

“陈叔说她没家教,又丑又现实,还没过门就一心想着要继承我的家产了……”

讽刺嘲弄的语调,如同她就是一个惹人发笑的跳梁小丑。

米朵握着门把的手猝然收紧,怒火在心底蔓延。

顾忌着他们都是客人,客人就是上帝,对上帝动手肯定会丢了工作,米朵按捺心头火气,砰一声关上门,愤然离去。

她收回之前的话!

就算顾星泽有那样的颜值身材和气质,她依旧想吐。

一想到自己刚刚还跟同事夸奖他,米朵就讴得吐血。

好在接下来忙碌的工作分散了她的注意力,让她无暇多想。

再次给0009号包房送了一桶冰,米朵出来后朝厕所走去。

路过男厕时,里面突然传来女人低低的一声叫。

似痛苦,又似欢愉。

米朵瞬间分辨出这声音代表的是啥。

“啧,这么急不可耐吗,厕所里就来?”

她摇摇头,准备进隔壁女厕。

脚刚迈出去,就听见女人支离破碎的喊了一句,“顾……顾少,慢……慢一点……”

顾少?

顾星泽?!

米朵刚压下去的火气蹭地就上来了。

有些奇怪的男人的声音随之响起,“老子要是慢的话,怎么满足得了你呢?”

“明明舒服得要死,还装清高。”

“我舒服了,你想要的那个角色就准了。”

污言秽语,听的米朵直呼辣耳朵。

心里怒气翻涌蒸腾!

了!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臭不要脸,无耻没下限的人?

都自己重病垂危了,还不忘出来浪!

就这种货色,自己居然要给他生孩子延续香火……

米朵越想越气,捡起洗手间墙上的卫生毛巾,砰一脚将门踹开,冲进去将毛巾盖在了那男人的头上,抬腿就是一记断子绝孙脚。

女人发出刺耳尖叫,捂着脸低头尖叫着跑走了!

难以言说的痛让男人倒在地上,弓成虾子,双手死死的捂住被踹的地方,完全没精力管头上的毛巾。

他嘴上还在不干不净。

“卧槽尼玛,谁偷袭老子?知不道老子是谁,信不信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米朵一脚踢在脸上,蹦出两颗牙。

“禽兽,人渣。”

“你妈的棺材板都要摁不住了知不知道!”

“她要是知道你是这么个禽兽,肯定恨不得把你回炉重造。”

米朵一边骂,一边又踢又踹,高跟鞋威力巨大,踹得男人只剩嗷嗷惨叫的份儿。

直踹得地上男人奄奄一息了,米朵才住脚。

撸着袖子啐了一口,“还特么我又丑又现实,没家教还脸皮厚……”

“就你这种种马,跪在我面前求我看你一眼,我都嫌辣眼睛!”

米朵忍不住又踹了他一脚,“垃圾!”

哎哟好累,原来打人这么累!

不过,心里这口恶气总算是出了。

这个老色批,要不是杀人犯法,她踹死他!

米朵骂骂咧咧离开了男厕。

她不知道的是,她刚离开,厕所里另外两个隔间的门突然打开。

其中一间走出来的男人,不是顾星泽又是谁。

男人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在门口方向……

又丑又现实,没家教还脸皮厚……

他很清楚的记得,是自己在包间吐槽米朵的话。

所以刚刚打人的,就是她?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听朋友一脸戏谑的开口,“星泽,你这个未婚妻……有点儿意思啊!”

顾星泽眯了眯眼,眸底划过一抹兴味。

的确,有点意思!


狠狠出了一口恶气后,米朵悄咪咪避开摄像头,回到待班室。

整个人神清气爽。

同事看着她按捺不住上扬的嘴唇,忍不住问道,“怎么了,这么高兴,拿到小费了?”

夜色龙蛇混杂,出入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

有钱人,也不都是风度翩翩矜贵优雅的,大多数喝了酒都会原形毕露,吃女服务员豆腐更是家常便饭。

但是架不住这里工资高,提成好,时不时还能收到巨额小费。

所以米朵才会一直忍耐着在这里兼职!

保持着唇角上扬的弧度,米朵心情极好的开口,“没有,就是刚才不小心,伸张正义了一把!”

同事瞬间凑过来,正准备深入八卦。

耳机里就传来0001号包间呼叫的声音。

米朵的小心肝颤了一下。

她刚打人的时候虽然气上头,但还记得要遮住自己的脸,他们没理由发现是自己动的手吧?!

可是不去的话,会不会更明显?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怀揣着忐忑的心情,米朵推开了0001号包房的门。

“您好,请问……”

女孩璀璨的杏眸霎时瞠大,里面充满了难以置信的震惊。

……什么鬼?

坐在沙发上那个狗男人怎么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

难道是她太久没动手,杀伤力不够?

不应该啊!

她脚上穿的可是七公分的高跟鞋!

不说别的,就那尖锐的鞋跟,踹在身上没半小时绝对缓不过来。

昏暗暧昧的光线中,男人缓缓抬眸,幽凉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瞳眸深处划过一抹惊艳。

他记得,陈叔对她的评价,第一个说的就是她很丑。

就这颜值……丑?!

米朵悚然一惊,视线下意识移开,避免和对方接触。

她暗暗吸了口气,将刚才没说完的话补完。

“……请问有什么需要呢?”

顾星泽看着她,忍不住要为她的镇定自若鼓掌了。

刚打了“他”,一转头就能若无其事的给他提供服务。

她这是笃定了“他”刚才被打的时候,没有看见她的容貌,所以有恃无恐?

包房里的其他人已经被知会过了,此时虽然各玩各的,但其实都支棱着耳朵,等着顾少表演。

米朵等了大概半分钟,没等到有人说话。

她皱了下眉,难道是包房里太吵,她的声音太小,他们没听见。

她下意识加大了自己的音量,“打扰一下,请问你们有什么需要?”

依旧没有人理她。

但她能感觉到,那道落在她身上,凌厉强势的目光并没有挪开。

这让她心底止不住的不安。

难道是刚才自己露了什么端倪,他故意把自己叫来,准备报复?

米朵的脚,下意识摆出往门口撤退的姿势。

顾星泽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倏然起身。

男人一八八的身高携裹着压迫性的气势,一步步朝米朵走过来。

米多心里掠过简直大写加粗的卧槽!

不是吧,真露馅了?

这狗男人要是当众对她做点什么,她该怎么办?

心里无数个念头涌过,脚上不自觉的一步步被逼的往后退。

直到退无可退,后背抵上冰冷墙壁。

米朵咬唇,强撑出一点点抗衡气势,“你、你想干什么?我、我可是卖酒不卖身的!”

“哦?”

男人冷冽狭长的眸子微微一眯,视线锐利,“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心虚?”

米朵梗着脖子,挺直腰板,“我有什么好心虚的?”

伸手把男人推开一点,保持在安全的社交范围,这才觉得说话都顺畅了一些。

“请问你们到底有什么需要,没有的话我就先……”

顾星泽歪了下头,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我怎么觉得,你的声音有些耳熟……”

米朵瞬间萎了,大眼珠子转了转,咬着唇打哈哈。

“客人您说笑了,我今天负责给贵包房提供服务,之前又进来过两次,您难免对我的声音有点熟悉。”

男人眼底染上丝丝缕缕的笑意。

连您都用上了,这是真做贼心虚了。

顾星泽故意语气疑惑,“是吗?”

“是的是的。”

米朵肯定点头,脸上的笑容就差把狗腿俩字刻上去了。

“所以,您有什么吩咐呢?”

男人垂眸,幽暗深邃的目光看着她的眼睛。

“一个人喝酒有点无聊,所以……”

米朵的笑容有点僵。

……这是,暗示想让她陪酒的意思?

她攥紧了自己的小拳头,“客人又说笑了,您这么多朋友陪着,怎么会无聊呢……”

见她揣着明白装糊涂,顾星泽干脆把话挑明。

“一群大男人,哪懂什么喝酒的乐趣。”

米朵笑不出来了。

拳头硬了!

“夜色有专门为客人提供陪酒服务的员工,需要我……”

顾星泽直接把她的路给堵死,“我觉得,你就很不错!”

他发现了,这丫头就是一头狡诈的小狐狸。

借口多,心思活,滑溜溜的,随时都有可能从指缝里溜走。

他突然有点明白,老爷子为什么会选她了。

这丫头,的确很有意思,跟他以往见过的那些女人都不同。

米朵觉得自己快要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我只是普通的服务员,陪酒……不在我的业务范围内!”

她觉得自己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

可是男人居然邪魅一笑,朝身后打了个响指。

紧接着,就有一个男人啪一声,拍了一摞厚厚的红票子在茶几上。

“陪我喝几杯,那些……就都是你的。”

陈叔不是说,她贪财?

丑的面具已经被揭下,那贪财……

米朵的目光落在那一摞钱上。

那是钱吗?

不,不是。

那是对她的羞辱!

女孩如花瓣的唇上扬,弧度讽刺。

视线转而落到男人脸上,手指关节捏得劈啪作响。

“你想买我陪你喝酒?”

顾星泽笑而不语。

米朵粉唇微勾,突然语出惊人,“堂堂顾少,买人陪酒,就这?”

“叫花子都不带这么打发人的!”

“想让我陪酒也不是不行,但顾少至少应该拿出一点诚意来吧。”

女孩眼神讽刺,幽寒的冷意埋藏在浅薄笑意之下。

如果不是顾星泽一直紧盯着她的眼,怕是就要忽略了。

“那……你是什么价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