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厉少的隐婚娇妻

厉少的隐婚娇妻

乔锦绣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乔以漫曾经亲眼目睹了父母被杀的惨剧,幸运的是,她逃出生天,并且被一位善良的奶奶抚养。为了报仇,她甘愿代替吴奶奶的孙女嫁给厉家那位命不久矣的大少爷。结婚之后,她已经做好了守寡的准备,哪知道那位大少爷竟然是个扮猪吃虎的,不光生龙活虎,甚至每天对她甜言蜜语……

主角:乔以漫,厉景赫   更新:2022-07-16 00: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以漫,厉景赫 的女频言情小说《厉少的隐婚娇妻》,由网络作家“乔锦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乔以漫曾经亲眼目睹了父母被杀的惨剧,幸运的是,她逃出生天,并且被一位善良的奶奶抚养。为了报仇,她甘愿代替吴奶奶的孙女嫁给厉家那位命不久矣的大少爷。结婚之后,她已经做好了守寡的准备,哪知道那位大少爷竟然是个扮猪吃虎的,不光生龙活虎,甚至每天对她甜言蜜语……

《厉少的隐婚娇妻》精彩片段

七月盛夏,傍晚。大雨滂沱,莫名衬得人心浮气躁。

一间高级公寓里。

整个屋子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客厅,一对三十出头的中年夫妻,倒在血泊中。

“啊……”男主人不知道第几次撕心裂肺的惨叫。

这次,是他的手筋被挑断了。

此时他身上,脸上,手上都沾满血,奄奄一息。躺在地上一抽一抽的。

而女主人已然倒在地上,不知是失血过多昏过去还是已经一命呜呼。

“乔博士,事到如今,你还不肯说吗?”

一道冷酷低沉的声音从上头传来。

他一身高级定制的西装,大约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两鬓已经微微发白。但不怒自威的气势却丝毫不减。

看着地上两个人濒死的生命,他眼眸里毫无波澜,只有冷漠的鄙夷和眉宇间的不耐烦,昭示着他即将告罄的耐心。

“我……我不知……不知道。”被称为乔博士的中年男人虚弱的说着。

只听那人又冷笑一声:“很好,乔博士宁愿死,也不肯说出那个秘密,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了,就算没有你,我厉家同样能找到配方。”

随后他给站在一旁的助理一个眼神。

助理手上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刀尖还在滴血。

“送乔博士夫妇上路。”

话音刚落,就听到噗的一声,匕首没入身体的声音,这次是要害部位,连一旁躺着的女主人也又捅了几刀。直到确定死透了助理才站起来。

他脸上毫无波澜,仿佛一个无情的杀人机器。

“厉总,已经解决。”助理汇报道。

厉总旁边还真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这张脸,只要看过一眼就绝对不会忘记。

“景之,你要记住,对这种不识好歹的人,不需要留情。”

年轻人点点头,脸上并未有半分怜悯:“我知道了,爸。”

正对着他们的柜子里,九岁的乔以漫将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尤其是那两个男人的脸。深深的刻进她的脑海里。

她不能被发现。

她紧紧的咬着手,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嘴里已经充斥着血腥味,她浑身发抖,整个人被恐惧包围。

“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厉总又发号施令。

那无情的杀人机器四处寻找,忽然,他向乔以漫藏身的柜子走来。

巨大的恐惧,再次侵袭乔以漫。

一个个脚步声都仿佛来自地狱的索命声。

她不能被发现!

她要活下来!

她要报仇!

那男人好像要把柜门打开,乔以漫惊呼一声,猛然睁开眼睛!

额头的汗一滴滴滑落,后背也一片潮湿。

她双手捂住脸,埋进膝盖里。

是梦。

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如同劫后余生的急促呼吸声。

或许是外面听到动静,门吱呀的被推开。

啪嗒,原本黑暗的房间瞬间敞亮起来。

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映入乔以漫的眼帘。

她努力的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扯出一个笑容,喊道:“奶奶。”

奶奶轻轻叹了一口气:“又做噩梦了?”

乔以漫垂眸,不想让奶奶看到自己的狼狈。

“哎,都过了十年,怎么还总是做噩梦?”奶奶低声的叹息,心疼的摸着她的头发。

“奶奶,我没事,习惯了。”乔以漫佯装不以为然的说道。

奶奶正想再安慰两句,此时房间门口又传来一道略显暴躁的男声。

“妈,您到底还在犹豫什么?这丫头能嫁进厉家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您当初把她捡回来,抚养长大,现在是她报恩的时候了!”

奶奶被他说得有点烦躁:“你滚出去,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嫁!让你女儿自己嫁!”

“妈,您怎么这么糊涂呢?!”

而乔以漫听到两个她此生都不能忘记的两个字:厉家。

是那个厉家吗?

“奶奶,发生了什么事?刚才叔叔说的……厉家是怎么回事?”乔以漫心中狐疑。

但提到厉家,她不免多生两个心眼。

门口的吴志勇听到乔以漫问,他心思瞬间活络起来。

“小乔,你出来,我们聊聊,叔叔不会坑你的。”吴志勇嘴角噙着狡黠的笑容。

不会坑你?

乔以漫听到这话,嘴角扯出一抹不易察觉的讥诮。

客厅里,吴志勇把情况大致跟乔以漫说了一遍。

原来是京城厉家奶奶要给长孙厉景之选个孙媳妇儿冲喜,看中了吴志勇的女儿吴佳琪,让她嫁过去。

但现在吴志勇的理由是吴佳琪才刚满十八岁,年纪太小,不懂事,还是个孩子呢,怕给家里惹事。

乔以漫扯了扯嘴角,她也才十九岁。

他说完,奶奶又开始训斥他:“谁不知道那厉景之疾病缠身,命不久矣,为人更是乖戾暴虐,心狠手辣,你舍不得自己的女儿,就想推以漫进火坑?!”

“妈,您有所不知啊,厉家跟我说了,这次嫁过去,不会对外公开,知道的人屈指可数,以后即使厉少有什么事,谁也不知道她曾经嫁过去啊?还会有巨额的抚养费,别人求都求不来呢!”

“而且您应该知道他的本事吧?才二十九岁,取得的成就地位,别人一辈子都望尘莫及!求着嫁给他的女人如同过江之鲫。现在这种好事落在小乔身上,她确实应该感恩。”

“混蛋玩意儿,你……”

奶奶话还没有说完,乔以漫的声音已经响起,清脆而坚定。

“奶奶,我嫁。”

吴志勇听到这话,顿时两眼放光。

“小乔,我听到了,你可不能反悔。”

乔以漫笑了笑,笑意却不及眼底:“我知道,我不会反悔的。”

奶奶却不放心:“以漫,你……”

“奶奶,没关系的,您养我那么大,我确实应该报恩。”

“您看,小乔多懂事啊?!妈您就别说了。”

吴奶奶直叹气,她很了解乔以漫的脾气,只要她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

“什么时候嫁?”乔以漫又问。

“明天。”吴志勇笑着告诉她。

明天?

“这么着急?”奶奶蹙眉。

乔以漫垂眸,垂在身侧的手微微蜷起,她不觉得着急,她一直在等着一天。

该来的,始终会来。

与此同时,厉家老宅。

二楼的主卧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味。

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伫立在窗前。

此时,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景赫,你是不是还在生奶奶的气?擅作主张,给你定下这门婚事。”

“没有。”男人声音低沉冷酷。

说是没有,却没多少感情。

厉奶奶轻声叹气:“奶奶真的没有办法了,你的身体越来越差,你说奶奶迷信也好,自欺欺人也罢,只要有一线希望,奶奶都不想放弃!奶奶就你这么一个孙子了。”

她苦口婆心的说着,只希望孙儿能理解她。

“我知道,我同意。只是,希望您也明白,我不可能喜欢她。”男人语气非常果断,不容商量的口吻。

奶奶扯了扯嘴角,不可能喜欢吗?


“景赫,她虽然是奶奶找来给你冲喜的,但你为什么不愿意尝试一下呢?说不定……”

男人转过身来。苍白的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犀利果决的眼神,无声的将奶奶的话堵在嘴边。

他大约一米八六的身高,剑眉星目,鼻子高挺,嘴唇微薄,五官拼凑在一起,无疑是一张令万千女生男生为之疯狂的脸,绝对是上帝的宠儿。

只是他的脸色却是异于常人的白,眉宇间缠着一丝挥之不去的病气。

他的眼神犀利,冷若寒潭,身上有一股强大的气势,让人望而生畏。

他便是如今厉家的家主,厉氏集团掌舵人厉景赫,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

“奶奶,我能答应您的,只有这门婚事,其他的,您不必说了。”

厉奶奶知道,自己再劝也没用,这些年也不知道劝了多少次。怕再说,他会反感。

现在他能答应这门婚事,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让步。

“那好吧,明天下午四点是吉时,到时候那姑娘接到家里来。你明天……”

没等奶奶说完,厉景赫已经接过她的话:“我会提前半个小时回来。”

奶奶简直无可奈何,孙儿愿意配合就很好了,其他的……慢慢来吧。

“好,那你好好休息,奶奶先出去了。”

奶奶走后,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厉景赫一个人。

他轻轻捏了捏眉心,又是一种力不从心的疲惫感。

只希望这什么冲喜的闹剧快点过去。

这天晚上,乔以漫简单的收拾一下自己的行李。

之前吴志勇说什么都不用带,厉家都会给她准备新的。

但,怎么可能不带?

奶奶给她送了一盘水果进来,脸上的歉意那么明显。

“以漫,这次是奶奶对不住你,要你嫁给一个那样的人,以后有什么事要跟奶奶说,不要让自己受委屈!”奶奶语重心长的叮嘱。

“我知道,奶奶您不用这么说,能嫁进厉家,是我的福分。”乔以漫脸上带着温婉甜美的笑容。努力不让奶奶看出她的异样。

“哎,你不用安慰我,你应该也知道那个厉景赫的名声不好。也不知道还有几天可活,我真舍不得让你嫁过去受苦。”

乔以漫立即发现不对劲:“奶奶,他……不是叫厉景之么?您说的……”

奶奶见她有些茫然,立即给她解惑。

“他之前确实叫厉景之,但八年前改名了,现在叫厉景赫,其实也不奇怪,那种豪门的人非常迷信。说什么改名能改命,图一个心安罢了。”

“还有这次的冲喜,简直离谱。”

乔以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之后她反过来安慰了奶奶几句,打消老人的顾虑。

等奶奶离开房间,她的脸才冷下来。

她坐在梳妆镜前,看着镜中面容姣好的自己,眼神里却盈满了仇恨。

既然老天爷给她这个机会,她一定要让他们厉家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这条路一定很危险,也不可能在一朝一夕就能达成,但她不会放弃!

忽然她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忽然嗡嗡的响了两声,是信息进来的声音。

将她从思绪中收回来。

她看到发微信的人,原本仇恨的眼神忽然暗淡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伤感。

“贺老师,对不起,我要食言了……”

翌日下午四点,吉时已到,乔以漫被送到厉家,然而此刻的新郎却还没有回来。

厉奶奶压着心中的不悦,跟乔以漫训话。

乔以漫毕竟年轻,刚来到陌生的环境。一直做出低眉顺眼的样子。

“嫁进厉家以后,希望你能安守本分,好好照顾景赫,他还没有回来,你先回房间等着吧。”

乔以漫应下来。

于是乔以漫这么一等,就等到了晚上十点。

并且她也很清楚,自己所在的房间也不是主卧,这样更好。

门,吱呀的被推开,乔以漫下意识看过去,一个颀长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时隔十年,再看到这张脸,乔以漫依旧深刻。

她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她深呼吸,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

乔以漫垂眸,没有继续看他,怕自己会失控。

厉景赫走到她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乔以漫?”他低沉而略显沙哑的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乔以漫抬头,脸上已经绽放她温柔甜美的笑容。

“我是。”

她的声音很温柔,婉转悦耳,还很清澈。

厉景赫有片刻的停滞,稍纵即逝。

“虽然奶奶选了你,但有些事,希望你能清楚。”他说话时,自带威严,冷酷低沉,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一般人完全不敢看他的眼睛,太犀利,让人不禁毛骨悚然,瑟瑟发抖。

但乔以漫似乎并不怕他,始终看着他,脸上的笑意丝毫未减。

“您说。”

“在外面,不许透露你的身份。”

“什么身份?”乔以漫一脸懵懂的样子。

厉景赫剑眉微蹙。

明知故问。

他眉梢染上一抹不悦。

“不要跟我装傻。”语气已经冷了几度。

乔以漫立即露出一抹无辜和委屈。眼巴巴的看着他。

她的眼睛很漂亮,标准的杏眸,瞳孔黑白分明,很亮。睫毛很长。肤白如雪,鼻子高挺,嘴唇微薄。左眼下面,有一颗小小的痣,为她的颜值又加了几分。

不可否认,乔以漫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

“我真的不知道,您跟我说说嘛。”她的声音只要一软,听上去就平添几分撒娇的意味,却不是让人厌烦的撒娇。

“不准说我们的关系。”

“不准擅自去公司找我。”

厉景赫正如同没有感情的冷漠杀手的说着他的约法三章,

但说着说着,他发现乔以漫的状态不对劲。

这丫头痴痴的看着他,似乎在走神。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还没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底下走神。

“我说的话你听到了?”

乔以漫猛然回神的样子:“啊,您说什么?抱歉,您长得太帅了,简直是女娲毕设作品,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一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

这话音刚落,就遭到厉景赫的呵斥。

“花言巧语。以为这样,我就会对你另眼相看?”

乔以漫眸光盈盈的看着他,顿时更加委屈:“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您确实貌比潘安,世界上……”

这次她还没说完,就被厉景赫打断了:“够了!”

“同样的话,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乔以漫无辜又弱小的问道:“您刚才说什么了?拜托可不可以再说一遍?”

厉景赫以为自己听错了,再说一遍?


从来没有人敢要求他厉景赫把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他犀利的眼眸牢牢的锁在她脸上,这小丫头,胆子不小!

得不到他的回应,乔以漫试图去抓他的手,结果被厉景赫躲开了。

像这种讨好他,想爬上他的床,引起他的注意的女人不计其数。

但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她是第一个。

厉景赫微微躬了躬身子,伸手捏住她的下颌,他的手也很好看,简直是艺术品。

但此刻不是欣赏的时候。

他忽然的靠近,乔以漫硬撑着不退,跟他形成一种无声的对峙,周身立即萦绕着他强大的男性气息。

“我不管你答应这门婚事有什么目的,但我警告你,不要妄想我会喜欢你。”

厉景赫一字一句的咬出来,威胁的意味显而易见。

乔以漫委屈的看着他,眸光盈盈,湿漉漉的,跟小鹿的眼睛似的。

无声的表达自己的情绪。

厉景赫放开她,转身决绝的离开

“厉景赫!”身后忽然传来乔以漫清脆悦耳的声音。

厉景赫站住,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人这么连名带姓的叫他。

这小丫头胆子很大。

他微微转过身来。

乔以漫站起来,但因为坐的时间太久,她腿麻了,站起来以后站不稳,直接往前摔进厉景赫的怀里,她的手犹如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的抱住他的腰。

厉景赫的身体有片刻的僵硬。

乔以漫抬头,跟他对视。

“这么急着投怀送抱,嗯?”厉景赫嘴角勾起一抹讥诮。

“是呢,因为是你,我很期待。”乔以漫也不否认。

她非常直接。

“我劝你不要痴心妄想!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厉景赫直接把她从怀里拎出来。

“奶奶让我好好照顾你。”

厉景赫这次脚步都不停,充耳不闻,砰的医生,关门的声音,那人也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乔以漫才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感觉浑身软下来。

她重新跌坐回床上,手心有些冒汗。今天才第一次正面交锋,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房间里出来的厉景赫习惯性的捏了捏他的眉心。

脑海里一直闪着乔以漫那张脸,那双眼睛。

他微微甩头,不让自己多想。

这天晚上,乔以漫在这个陌生的房间,失眠到了后半夜。

厉景赫的房间里,他也睡得不好,一直在咳嗽,心口疼。

这样的状态几乎每天晚上都在重复。

他已经失眠太久了。

翌日清晨,吃早饭的时候,他们又聚在一张桌子。

奶奶见两个人脸色都不太好,孙子一直都是这样的脸色,已经见怪不怪了。

“小乔昨晚没睡好?是不是还不习惯?”

乔以漫脸上依旧带着甜美的笑容:“不是的奶奶,我是想到嫁给厉少,太高兴太激动,所以有些失眠。”

对面安静吃早餐的厉景赫听到这话,抬头瞥了乔以漫一眼,这丫头太浮夸,睁眼说瞎话。

乔以漫乖巧谦逊的样子,其实很讨老人家的喜欢。尤其是她也是跟奶奶长大的,习惯了这个年纪的长辈相处。

厉奶奶果然满意的点头。

“你待会儿就跟景赫回他的住处吧,以后两个人好好生活,不要忘记我昨天跟你说的话。”奶奶语重心长的说道。

语落,她又看向厉景赫:“景赫,奶奶不知道还能活多久,最后的愿望就是你能好好的成家。别让奶奶走得不安心,你应该不会拒绝奶奶吧?”说着还泪目了,眼含期盼的看着他。

厉景赫闻言,都没来得及反驳她,立即脱口而出:“奶奶,您别这么说。”

“景赫,你应该不会有意见的对吧?两个人在一起才能慢慢培养感情。”

没等厉景赫回答,乔以漫竟然胆大包天的接过奶奶的话:“奶奶您放心,景赫那么孝顺,一定会答应的,我也会谨记您的话,好好照顾他。”

她温柔悦耳的声音听着,竟让人不忍心反驳。

但厉景赫却依旧冷冷的看着她。刚刚还厉少,第二次就景赫,得寸进尺可是一把好手。

“好,那奶奶就放心了。”

早餐之后,乔以漫就跟着厉景赫上车。

厉景赫一开锁,话还没说,她就先上车了,主动得不行。

厉景赫就一直蹙眉看着她,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丫头不但胆子大,脸皮厚,还会自说自话。

他车子的副驾还没有哪个女人坐过。

他冷着脸上车。直接把乔以漫当成透明人。眉宇间依旧蕴藏着一抹不耐烦。

“景赫,你的住处在哪里?只有你一个人住吗?”乔以漫十分认真的问道。

厉景赫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景赫?

“谁允许你这么叫我的?”

警告的口吻。

乔以漫又委屈的看着他:“那……我应该叫您什么?宝贝?亲爱的?原来您喜欢这种风格吗?”

厉景赫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竟然还会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信不信现在让你滚下去?”

乔以漫缩了缩脖子,做出一副可怕的样子,然后弱弱的应了一句:“信。”

但别以为厉景赫看不错来,她眼里根本就没有害怕。

没等他说话,这话唠又开始。

“那我叫您什么?只要您说,我一定会满足您的愿望。”

厉景赫斜睨她一眼,再次警告:“叫厉先生,还有,闭嘴。再说一个字,就把你的嘴巴缝起来。”

乔以漫下意识双手捂住她的嘴,睁着一双漂亮的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厉景赫,仿佛他对她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

厉景赫心情莫名烦躁,直接踩了油门,只想快点到地方。

之后,乔以漫果然没有再说话。

她懂得见好就收。

半个小时之后,厉景赫的车子驶进了京城最高档的别墅区:御景蓝湾。

厉景赫一个人住。他在这别墅区有三个房子。

他把乔以漫带到他不经常住的一个房子。

厉景赫把门锁的密码告诉她,扔下一句话:“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之前说的话最好给我记住,不然后果自负。”

语落,不等乔以漫回应,他径自离开,背影果断而决绝。

乔以漫一直看着他的背影,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垂在身侧的手,也紧紧的握成拳头。

她后背也冒出很多冷汗,

把她的衣服都弄湿了。

乔以漫垂眸,轻轻的呢喃着:“终于开始了……”

话音刚落,她包里的手机响起来,她拿出来一看,微微蹙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