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退婚新娘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退婚新娘

西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宋慕绾穿进一本小说,成了里面反派墨千程的炮灰未婚妻。原身刚刚作死提出退婚,直接惹怒了大魔王。这时,原主的心上人还适时出现。眼看下一秒就要开始两人男人见面的修罗场,宋慕绾赶紧抱住此时已经不相信她的墨千程,一番火辣表白。为了活下去,宋慕绾一不做二不休,发挥脸皮厚的优势,硬是抱紧他大腿,改写炮灰人生!

主角:宋慕绾,墨千程   更新:2022-07-16 01: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慕绾,墨千程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退婚新娘》,由网络作家“西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宋慕绾穿进一本小说,成了里面反派墨千程的炮灰未婚妻。原身刚刚作死提出退婚,直接惹怒了大魔王。这时,原主的心上人还适时出现。眼看下一秒就要开始两人男人见面的修罗场,宋慕绾赶紧抱住此时已经不相信她的墨千程,一番火辣表白。为了活下去,宋慕绾一不做二不休,发挥脸皮厚的优势,硬是抱紧他大腿,改写炮灰人生!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退婚新娘》精彩片段

“姐姐,你终于醒了!”

“刚才睿王府那边传话来了,说同意退婚了!你的苦肉计果然有用!”

宋慕绾刚醒来,就听到耳朵边有个叽叽喳喳的声音,入目所见,是柔软垂下的床帐和古色古香的房间摆设。

头很痛,但她还是从话语中提炼了几个关键词。

睿王府、退婚、苦肉计……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最近在追的一部小说《王爷追妻路漫漫》里,也有这么一段剧情。

女配宋慕绾虽与睿王有婚约,但心系男主,不断纠缠表白,终于被未婚夫抓了包。

女配也不负炮灰之称,贯彻着把作死进行到底的精神,非得和睿王退婚,为此不惜当街撞柱自杀。

也不知道宋慕绾一个官家之女,是怎么做出如此有伤风化的事情,从头到尾她的父母都没出来管一管。

别问,问就是爱情。

宋慕绾收回思绪,捂着额头:“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宋声声兴奋不已:“姐姐你撞柱之后,睿王府便派了人过来,商量退婚事宜了。”

“姐姐,你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和林哥哥在一起了。”

宋慕绾缓了许久,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

她穿书了,还是穿在了一个炮灰女配的身上。

而面前这位上蹿下跳的女人,是她的庶妹宋声声。

宋声声一直怂恿她勇敢追爱,就是为了自己可以代替嫡姐嫁进王府。

“姐姐,你在想什么呢?”

宋慕绾:想原地去世。

她上辈子奋斗半生,终于成了女首富,坐拥千亿身家,正准备功成身退,包养……咳咳,资助几个帅气男孩环游世界。

谁知道一觉睡醒到了这个鬼地方。

原书是一本逆袭流爽文,女主从一个平民女子成为了皇后,男主林北寒是异姓王,后来颠覆了王朝。

但这跟宋慕绾有什么关系?她只是他们成功路上的催化剂,是爱情的试金石。

原主在撞柱之后成功退婚,但也没能嫁给男主,男主一心爱慕着白月光女主。

为了和男主在一起,原主不惜找人污辱女主的清白。终于在不断地作死之下,她被男女主抓到了把柄,成功死在了流放之地,宋家也成了炮灰。

睿王则是全书最大的boss,坚守到了最后,尤其是面对男主的守城一战,可以说是高光时刻。

宋声声还在上蹿下跳持续输出:“姐姐,听说南苑来了个新角儿,唱曲儿可好听了,我们去看看吧!”

“正好林哥哥也会去,你就可以见到他了。”

宋慕绾一听要出去逛街,立马来了精神。

原书中睿王也在南苑,可谓是火葬场名场面。

回想起原主的悲惨下场,宋慕绾觉得她有必要做出些什么。

“去,现在就去。”想让她被睿王抓包当初出丑?那就看看你宋声声能不能得偿所愿了。

正好也见识一下传说中的修罗场。

……

京城里的南苑是最大的娱乐场所,听曲儿看戏听说书泡温泉,应有尽有。

就连端盘子的小厮,一个个都白净可人。

宋慕绾满意的看着台上演奏的琴师,把宋声声聒噪的声音都挡在了外面。

而对方还不停地在提示她,她有多爱林北寒。

这时,南苑进来了三五个男人,为首的那位剑眉星目器宇不凡,皮相极俊。

宋慕绾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宋声声惊喜地拍打着宋慕绾:“快看,是林哥哥!”

宋声声的声音不小,正好能被楼下的人听到。

一行人抬头,便看到了宋慕绾的位置。

“林兄,这位就是痴恋你的女子啊。”

“林兄一表人才,女子心生爱慕也是人之常情。”

“哈哈哈你有所不知啊,听说这女子为了嫁给林兄,不惜以死相逼……”

京城里的风言风语传得很快,不过一天的时间,宋慕绾撞柱逼婚的事情就已经在圈子里传遍了。

林北寒的脸上,带了明显的怒气。这个女人又跟踪他!

他迈开修长的腿,二话不说就直冲宋慕绾的位置去了。

“宋姑娘,还请自重!”他挡住了宋慕绾看曲儿的视线,单刀直入地说道。

“你身为大家闺秀,应懂得礼义廉耻才对,也请你不要再散播关于白姑娘的谣言了,女儿家的声誉最重要,这点你也是知道的!”

他说话的时候,心头怒气更盛,任谁也受不了自己心爱的女子被侮辱。

要不是为了大计需要蛰伏,林北寒早抽出佩剑一剑砍死面前的女人了。

之前原主为了拆散男女主,于是在外面制造流言企图毁了女主的清白,结果被林北寒抓了个正着。

宋慕绾了然,立刻做出心虚的样子,然后看向宋声声:“之前不是你说这个办法能让他对白雅灵死心吗?现在看来不管用啊!”

宋声声惊了,主意是她出的没错,可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呢。

眼看着林北寒的脸越来越黑,宋声声赶紧示意她别再说了。

这个蠢货!

她一个小官家的庶女,怎么能承受得起王爷的怒火?

宋慕绾后知后觉地捂着嘴巴,瞟了一眼林北寒:“啊,被你听到了吗?这可怎么办啊!”

开玩笑,出了馊主意还想栽赃?她宋慕绾就得替原主清理下门户。

虽说她现在不是原主,但她现在顶着原主的名义生活,总得澄清一下不属于自己的谣言。

宋声声想解释:“我……”

宋慕绾又立刻打断了她说道:“要不这样吧,改明儿我带她参加个宴会,亲自赔个不是,再澄清一下谣言。”

林北寒铁青的脸上泛起冷意,眸光冷冷扫过一旁瑟瑟发抖的宋声声。

一家子的女眷没一个好东西。等有机会了再收拾她。

不过眼前这个女人又想耍什么花招?

虽然她长得确实有几分姿色,但又怎么能和白姑娘作比较呢?

“本王早就告诉过你,本王不会喜欢你这种心肠恶毒的女人,也请你不要再纠缠了。”

宋慕绾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道:“好的王爷,我定如您所愿,以后见了您就绕道走,方圆十米内的空气都不会有我的气息。”

这样总可以了吧?

林北寒轻嗤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欲擒故纵?”

宋慕绾拳头硬了。

“你没事吧?我缠着你的时候你恨不得我滚得远远的,我现在如你所愿了还不行?”

看着宋慕绾脸上显而易见的嘲讽和无语,林北寒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袖子一甩:“以往你这种话说了太多次,本王是不会信的!”

宋慕绾:“那我给你写个保证书?”

果然,这个女人又是想找机会见他,想和他发生点什么。

自以为真相了的林北寒怒意更重:“你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你定是又想借着写保证书的机会大肆宣扬!你也不要再寻机会与本王见面了,寻死觅活没用,这样只会让本王更讨厌你!”


“本王一点都不想见到你!”

林北寒放出了狠话,若是换了旁人只怕会羞愤欲死。

而宋慕绾想的是,这人是不是有病?

宋慕绾扶额,男人的自信是从古至今都这么优越吗?

一句话都没插上的宋慕绾喝了口茶:“你是不是急了?”

不喜欢她,但说了一大堆的话来急于证明自己,好像很享受被原主追着的感觉。

呸,绿茶男。

林北寒反应过来之后,也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

想到这,他脸色更难看了。

“总之,以后见了本王最好躲得远远的,听到了吗!”

宋慕绾:听到了听到了,两只耳朵都听到了。

她懒得再搭理发疯的林北寒,站起身就往外走:“今天是你主动凑上来的吧,罗里吧嗦的,跟个老太太一样。”

林北寒气得一口怒火堵在了胸腔,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只见宋慕绾已经与他擦肩而过。

姿态高冷,仿佛他十分碍眼。

而一旁的宋声声全程懵逼状态,机械地跟着宋慕绾走了出来,才意识到她刚刚干了什么。

那可是林北寒啊!

宋慕绾怎么会这样说话?

那接下来的计划,岂不是全乱套了?

不止宋声声,与林北寒同行的人也是惊讶不已。

满京城的人谁不知道宋家小姐对林王爷爱之如狂,如今说变就变?

谁信啊!

“女人心,海底针啊,昨天还要死要活,今天就变心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欲擒故纵,说不定宋家小姐又打什么主意呢。”

“就是就是,宋家小姐耍的花招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听着同行人的话,林北寒才觉得面子找补回来了些,他也是这么想的,倒要看看这女人还想耍什么花样。

而宋慕绾已经被三楼雅间的一个男人吸引。

只见他长发如墨肤色如玉,眉心还有一点红,俊美得不像凡人。

跟在后面的宋声声:“姐姐,你刚刚……”

“嘘,不要说话。”宋慕绾打断了她。

三楼的那个男人似乎也察觉到了宋慕绾的目光,他眼眸低垂往下淡淡一瞥,还冲她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笑,宋慕绾就觉得魂被勾走了大半。

她拢了拢头发,碎步朝前。

根据原书里的描写,这似乎是个民风开放的时代,所以宋慕绾此时也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

只见她自信上前,开始胡扯:“这位公子,奴家昨晚梦到月老指引,说奴家未来夫君会在此处出现,且夫君相貌与你相差无几,不知公子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啊?”

身后的宋声声冷嘶一声,扯了扯宋慕绾的袖子。

“姐姐,你在干嘛?”

“给你找个姐夫。”

“他是睿王啊!”

宋慕绾:……

更无语的是宋声声,她原本想着宋慕绾被退婚了之后,就会死缠着林北寒不放,而宋家和睿王又不能因此闹翻,只能再送个女儿过去。

那么她宋声声就是最佳人选。

可是今天发生的一切像是脱了缰的野马,完全不受控制!

还好又在此处遇到了睿王殿下,也不算白来一趟!

宋慕绾尬笑两声:“好巧啊。”要不装晕算了。

宋慕绾刚扶着额头摇晃了两下,就被墨千程抓住了手腕。

男人清冷的目光淡淡扫过,宋慕绾一下没了勇气。

“挺疼的……”宋慕绾动了动手腕,喏喏道。

宋声声抓住了机会,一个箭步上前就开始输出。

“睿王,您千万别生气啊!姐姐她不是故意要来见林王爷的,只是偶遇罢了……”

宋声声忙不迭地解释道,生怕宋慕绾和林北寒撇清了关系。

“真的!是我叫姐姐出来玩的,都怪我不好!”宋声声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睿王您消消气啊!”

宋慕绾忍无可忍:“你闭嘴他就不生气了。”

火上浇油你可真行,是生怕我死得不够快。

可惜了,原著中的宋声声是炮灰中的炮灰,最后连结局都没交待。

宋声声被噎住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墨千程抓住了重点,冷声问道:“你来这里是为了看林北寒?”

宋慕绾在对方强势威压下低下了头:“也不是啦,其实我主要是为了……”

宋慕绾想了想,脱口而出道:“当然是为了看你啊!”

墨千程挑眉,显然是不信的:“来嘲笑本王的?”

一旁的宋声声抓住机会就想插两句话:“睿王,其实……”

她话还没说完,墨千程就让她闭了嘴。

一双凤目瞥过,薄唇吐出一个单字:“滚。”

似是看她太碍眼,墨千程手上一用力,把宋慕绾拉进了包厢内,房门一关,彻底把宋声声隔绝在外。

包厢内,气压低到了极点。

宋慕绾直面地狱修罗场,想想还是有点小激动。

余光偷瞄了下墨千程,宋慕绾回忆起书中的描述:面容俊美,气质超然出尘,一颦一笑不似凡人,肤如玉眸如墨,内里腹黑心狠手辣。

真好看啊。

只见墨千程在她对面施施然坐下,手指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册:“你此行可是为了它?”

宋慕绾定晴一看,只见他手中拿的正是自己的生辰贴。

古代男婚女嫁,须得在婚前交换生辰贴,这是一道仪式。

若是退了婚,自然也要把生辰贴拿回来。

不过,墨千程就把这玩意儿随身带着?

宋慕绾有些好奇这东西长什么样,便想拿起来仔细端详。

还没等她手指靠近,墨千程眸光一凌,飞快地将东西收起:“你就这么想退婚?”

墨千程的话倒是提了她,电光火石间,宋慕绾已经想好了自己未来的出路。

要么退婚,当个炮灰最后惨死,要么抱紧面前boss大腿,还能多活两天。

宋慕绾很快做好了取舍,她泫然欲泣道:“睿王,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

“我恨不得马上嫁给你,与你长相厮守生生世世,怎么会舍得退婚?”

宋慕绾直白火辣的告白,顿时惊呆了其他人。

墨千程耳根微微泛红,但想起她之前对自己的厌恶,脸上又泛起了冷意。

“宋小姐心有所属,本王也不好强求,改日本王定写退婚书一封,亲自送到府上。”

宋慕绾急了,怎么这里的男人都好赖话不分呢。

“我都说了我和你成亲,我心悦你,你怎么还要退婚呢?”


墨千程冷笑:“上次宋小姐曾当众放话,说誓死不会踏入我睿王府半步,上上次又企图给本王下药,好毒死本王来让婚约作废……”

墨千程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抚着下巴,回忆着过去的桩桩件件。

宋慕绾努力扒拉着剧情,原书也没讲这么详细啊。

“本王突然觉得你这样的女人无趣得很,要不本王现在就写一封退婚书,再将你送入林王府,你看可好?”

墨千程刚说完,身旁的燕飞已经开始磨墨铺纸了,为了主子多活两天,他十分赞成退婚。

宋慕绾飞快地把纸扯了个稀巴烂,往墨千程身边一坐,恨铁不成钢道:“你除了和我成亲,你别无选择,难道你愿意自己打一辈子光棍吗?”

原书里面确实没写墨千程的感情归宿,似乎每一个反派都只顾着搞事业,而忽略了儿女情长。

墨千程轻笑了下,莹白的脸颊上显现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是吗?京城中贵女如此之多,本王看那个白雅灵就挺不错的。”

宋慕绾被他的笑看得痴了,饶是前世见过美男无数,也比不过眼前这个绝色。

待回过神来她制止道:“万万使不得啊!白雅灵是林王爷的心上人,君子岂能夺人所爱?”

墨千程清冷的目光又落在了她身上,林北寒这个名字在他这是禁忌,至少不能从宋慕绾嘴里说出来。

宋慕绾往前坐了坐,把手放在嘴边握成喇叭状,神秘道:“我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是仙女下凡来拯救你的,白雅灵她只能属于林北寒,一旦被其他男人沾染……”

“燕飞,给宋小姐请个御医看看脑子。”没等宋慕绾说完,墨千程就打断了她的话。

觉得宋慕绾好像被鬼上身了的燕飞:“是!”

宋慕绾:“等下等下……我实话告诉你吧!”

“其实我不是宋家小姐,之前的宋慕绾已经死了,我现在是钮钴禄慕绾!”

墨千程:……

墨千程看向燕飞:“现在就去请刘太医。”

“别别别!”

宋慕绾急得一个飞扑,倒在了墨千程怀里。

墨千程只觉得软玉温香扑满怀,手掌握住的娇软,让他心也柔软了几分。

宋慕绾近距离欣赏着盛世美颜,语气里也带了撒娇的味道:“不退婚好不好,我答应你,以后一定会好好做你的夫人。”

女人漂亮清澈的双眸被他看了一清二楚,墨千程喉结动了动:“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宋慕绾点点头:“我知道!”

墨千程垂眸看向怀里的女人,说话的气息喷洒在了对方的鼻尖:“本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想清楚了回答。”

再问多少次,宋慕绾的回答也是一样的:“我说我要和你过一辈子,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事出反常必有妖。

墨千程暂时还摸不透这个女人的想法。

他勾起一抹邪笑,带着几分魅惑人心:“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不要后悔。”

……

回到家后,不知道是撞柱的后遗症还是修罗场的一天太累了,宋慕绾倒在床上就睡了个昏天黑地。

再次醒来——她是被宋声声摇醒的。

“姐姐姐姐,你拿到退婚书了吗?”

宋慕绾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宋声声这张脸。

对方小脸上写满了兴奋,恨不得马上取而代之。

宋慕绾打了个哈欠,从床上伸着懒腰坐起:“我暂时不想退婚了。”

宋声声立马慌了:“什么?不退婚!”

怎么会这样?

她不是最爱林北寒了吗?为什么不退婚?

难道是欲擒故纵?还是说撞坏了脑子?

宋声声一时间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念头,惊呆后张大的嘴巴也没来得及合上。

宋慕绾有理有据说道:“睿王长得好看又有权势,我干嘛要退婚?”

宋声声露出了担忧的神情:“可是,我听说睿王生性残暴,心狠手辣,你在他手里怕是活不长的。”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宋慕绾打了个哈气道。

宋声声当然知道睿王好看,要是不好看她也不会横刀夺爱。

可是宋慕绾她凭什么嫁给睿王殿下,这个不检点的女人根本不守妇道!

嫉妒吞噬了她的心智,宋声声气得眼睛通红。

还是试图劝宋慕绾:“那你就这样放弃林哥哥了吗?若论起相貌家世,林哥哥不比睿王差半分啊!而且林哥哥温润如玉谦谦公子,单说品性这一点就比睿王强多了。”

宋慕绾若有所思,随即一拍手,笑道:“那既然林哥哥这么好,不如就由你嫁给他吧!”

宋声声快被气死了,这个死女人怎么一点都不听话?

宋慕绾快要笑出声了,和宋声声这样的绿茶说话,当然是要比她更茶。

宋声声脸如猪肝色,愣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得恨恨甩了甩手帕,走了。

她怕再说下去,自己真得去嫁给林北寒。

没一会儿,有丫鬟进来,说今日要参加平阳郡主的赏花宴。

往日里,宋慕绾为了讨林北寒欢心,天天模仿白雅灵,是以丫鬟送来的衣服都素得不行。

宋慕绾看了两眼,就没兴趣了。

原主的长相娇嫩无比,像是剥了壳的荔枝,素色的衣服根本不衬她。

宋慕绾在衣柜里挑挑捡捡了半天,最终挑了件桃红色襦裙,又在梳洗丫鬟的巧手下盘好了头发。

活脱脱一个鲜嫩小佳人。

宋慕绾转了两圈,满意极了。

……

赏花宴上。

“小绾绾到底来了没有?你再去看看。”平阳郡主一边招待着客人一边内心惴惴不安。

手一挥,打发身边的一个下人出了门。

不用想她就知道,宋慕绾那家伙又会打扮得和白雅灵一模一样!

根本不会穿自己送的江南织锦!

她愤愤地盯了一眼旁边的白雅灵,心塞的说不出话来。

偏生这女人还是林王爷亲自带过来的,她也不好拒绝。

不止平阳郡主,就连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不少人还等着看她的笑话。

所以,当宋慕绾出现的时候,很多人都没认出来那是她。

平阳郡主第一个迎了上来:“小绾绾,你终于来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