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空间弃妃王爷娘亲要和离

空间弃妃王爷娘亲要和离

总是幻想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梦轻落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成妃,原主被逼喝下避胎药,被打发到冷院成了一名弃妃。她是神医传人,还手握空间,自然没在怕的。可是,一夜慌乱,她居然揣上了崽,这是不是有点扯?梦轻落带着萌宝,一路逆袭,虐渣打脸,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曾经将她发配到冷院的某王爷,趁机缠了上来,北修辞温柔又体贴,要不收了他?

主角:梦轻落,北修辞   更新:2022-07-16 01: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梦轻落,北修辞 的女频言情小说《空间弃妃王爷娘亲要和离》,由网络作家“总是幻想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梦轻落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成妃,原主被逼喝下避胎药,被打发到冷院成了一名弃妃。她是神医传人,还手握空间,自然没在怕的。可是,一夜慌乱,她居然揣上了崽,这是不是有点扯?梦轻落带着萌宝,一路逆袭,虐渣打脸,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曾经将她发配到冷院的某王爷,趁机缠了上来,北修辞温柔又体贴,要不收了他?

《空间弃妃王爷娘亲要和离》精彩片段

热。

梦轻落感觉自己全身酸痛,像是被重卡碾压过一般,让她十分不舒服。她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看到一片华丽锦帐,一时之间,似如梦中。

“来人,将汤药拿进来!”一道冰冷略带怒气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梦轻烟心中一惊,她想让自己坐起来,但是浑身无力,只能转过头朝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

第一眼,梦轻烟内心闪过一丝惊艳。

一袭黑衣,面白如玉,菱角分明的脸庞,俊美到让梦轻烟找不到什么词形容,不管哪个词在他面前都显得单薄,那双深邃幽兰的黑眸流转着捉摸不透的幽光,梦轻烟从那抹幽光中看到了一丝薄怒。

梦轻烟被那丝怒气惊醒,她一身酸痛地躺在床上,那个男人站在屋内,她清楚地感知自己身体的不适,现在房中只有他们两个人,内心一个不好的念头呼之欲出。

“王爷!药好了!”

正在这时,一个丫鬟端着一碗东西进来,目不斜视,弯着腰将药呈在被称作王爷的人前面。

北修辞接过一碗黑呼呼的避胎药,对着丫鬟道,“你下去吧!”

看到男人盯了一眼药,再看向自己,那碗不会是给自己的喝的吧,梦轻烟本能的想逃,她快速的裹起被子,往床里面缩去。

北修辞眼里闪过一丝不屑,两步便走到床边。

梦轻烟裹着被子缩到了床角,整个床面一下子露出来,一摊刺眼的血迹出现在有她和北修辞的眼前,两人同时一愣,血迹好像在告诉他们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过来,把药喝了。”北修辞很快恢复平静,眼神冰冷地看着梦轻烟,眼里的厌恶都有些冒火了。

“我不!”可笑,梦轻烟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药,但也知道肯定不是好药,她又不傻。她看着北修辞,丝毫不惧地与他对峙。

只是,当她话说完,她立马发觉有些不对,这不是她的声音。可是不等她反应,一道大力就将自己直接拉到了床边。

自己的身子被一只大手牵制,还被迫张大嘴巴,紧接着,嘴里被灌进难喝的中药,梦轻烟拼命的挣扎,但都无济于事。

“咳咳......”身子被放开,梦轻烟趴在在床边上拼命的咳嗽。

北修辞看着拼命咳嗽的梦轻烟,刚才的动作让她身上的薄被滑落,大片雪白的后背露在外面,上面布满红痕。北修辞内心产生一丝悸动,不过很快被厌恶取代,这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

“梦轻烟,你真是死性不改,就算爬上我的床也休想生下我的孩子,来人,将王妃送到后院反省。”北修辞的眼神快速从那片布满红痕的后背收回来,对着外面吩咐道。

“你个混蛋!”梦轻烟抬起头,愤怒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现在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碎尸万段,她从没见过这么混蛋的人。

忽然,梦轻烟觉得脑子一痛,整个直接晕过去了,同时,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潮水般涌进她的脑中。

看着晕过去的梦轻烟,北修辞努力压下将这女人掐死的冲动,转身大步离。

......

梦轻烟再次醒来,脑子里却多出来另一个女人二十年的记忆。

她穿越了!

这里不是她所熟悉的任何一个朝代,应该是一个平行世界的类似古代的国家,北霄国。

原主是北霄国宣平侯府的嫡女,宣平侯府两子一女,梦轻烟自出生起,便被宣平侯府娇宠着,要什么给什么,养成了不可一世的性子。

直到十六岁开始议亲,可是家里的准备给她订下的婚事她都不满意,用各种理由推掉,直到两年后遇到有了靖王北修辞,一见钟情。

只是原主遇到靖王的地点十分地荒谬,正是皇上给靖王北修辞和孟相之女孟嫣然的宴会上。原主梦轻烟回到家里,哭着闹着非靖王不嫁。

这个时候,靖王与孟嫣然已经赐婚,被宣平侯果断拒绝,原主大闹,绝食,都无济于事。

没想到原主在一次宴会上,趁靖王喝醉跑到他的房里,脱光了两人的衣服,故意让人撞破。一个是堂堂靖王,一个是宣平候嫡女,无奈,皇上只能作主让两人成婚。

原主欢天喜地的嫁过来,从未想过设计来的婚姻会不会如她所想的幸福,成婚当日,新郎借醉酒拒绝圆房,之后都是住在书房,一住就是两年。

这与原主所想的完全不一样,她为了讨靖王的喜欢,主动讨好北修辞,可是换来的永远都是冷冰冰的对付,她开始发脾气,打砸房间,无时无刻闹出各种笑话,将整个王府闹得乌烟瘴气,让北修辞更加厌恶她。

成亲两年,原主用尽办法也没有得到北修辞的笑脸,她让丫鬟有意无意的劝说下,她决心将生米煮成熟饭,她让丫鬟悄悄买了一些药物,当天晚上,原主十分紧张,为怕以防万一,她自己先喝了药,穿了一件薄纱躺在北修辞的床上。

只是,最终醒来的换成了梦轻烟。

梦轻烟无奈叹了一口气,原主食用了大量的药物,导致原主一命呜呼。

而现在,她成了梦轻烟,一样的名字,不一样的时空。


她是现代社会中医世家是第二十八代传人,梦轻烟。

在她小的时候,祖母一直告诉自己,他们祖辈是被人敬仰的神医,只是随着时代变迁,仇人迫害,他们家的人丁越来越少,到了祖父这一辈,他们家里只剩下一间中医馆。

父母意外死亡,祖父母悲痛欲绝,相继去世了,梦轻烟一个人守着中医馆,她从小跟着祖父学医,加上大学学得是中医学,中医馆渐渐有了名气,来看病的人络绎不绝。

却没想她的死对头不满自己时时压她一头,竟然雇佣杀手,直接给她床底下放了炸药。

梦轻烟低头看了眼手碗,一朵梅花形状印记,果然,自己能穿到这里,全凭祖传的一条梅花手链。

这条手链很小的时候自己就戴在手上,前几年,自己不小心滑倒,梅花沾到鲜血,竟开启了手链中的空间。

这是一条可种植,有灵泉的空间,就是凭着这一条空间手链,她才在短短几年内,将默默无闻的中医馆,做到看病需要提前一年排号的地方,也为自己招致的杀身之祸。

现在自己手腕处的那枚梅花形印记,就是那条手链,自己早与它心意想通了。

梦轻烟坐在梳妆镜前面,镜中的女子,差不多十八九岁,明眸皓齿,双眉弯弯,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脸如白玉,好一副绝美容颜。

这时,一个丫鬟从外面唯唯诺诺地走进来,檀香看了一眼一直盯着镜子梦轻烟道,“王妃,您终于醒了,这静雅轩太破旧了,我们真的要住在这吗?”

檀香见梦轻烟没有说话,低头不知想着什么,觉得她可能没有从王爷的态度回过神来,接着说道,“王妃,昨天晚上已经成功了,应该去找王爷才对,他是男人,理应负责的。”

梦轻烟微微皱眉,如果现在与北修辞争论,昭着今天他的态度,还不将自己给休了?

这个丫鬟的话让她感觉到一丝不怀好意来,她的记忆告诉她,给北修辞的媚药就是她买来的,也是她劝着原主喝一些一去。

药虽然没问题,但是按照她的行医经验,药的剂量绝对有问题,否则,原主怎么会直接兴奋致死。

檀香比这里任何人都清楚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王妃已经成功了,按着王妃的脾气,她现在应该是大闹靖王府了,可是现在她一句话也不话。她的心有些慌乱,她可不想住在这破烂地方。

“檀香,那药你是从何处买来的?”梦轻烟从镜中转过脸,看似无意的问道。

檀香的身体微微一颤,咬着双唇道,“是从王妃吩咐的仁和堂买来的。”

看到她的表现,梦轻烟心中更加肯定,随意摆摆手,直接走到了床边,“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将绿珠和安妈妈找来。”

绿珠和安妈妈与檀香一样,都是从宣平侯府带来的丫鬟仆人,只是她们两个一直在劝自己不要作闹,谩骂下人,直接被原主罚到后院做一些清扫工作。

“是。”檀香听到梦轻烟的吩咐,眼睛闪过一丝慌张,今天的王妃怪怪的,她心里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梦轻烟看着檀香走后,直接进了空间,一股清凉舒服有空气钻进她的鼻子。这个空间并不是很大,只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种满了各种草药,梦轻烟看着这些草药,满意地点点头,直接走到一方水池中,脱掉衣服整个人泡进去。

这是自己专门修建起来的浴池,里面加了灵泉水,对人身体可以达到修复强健的作用。这副身体十分地娇弱,加上昨夜北修辞的粗鲁,她能坚持走到这个院子已经是极限了。

梦轻烟想到今天喂自己喝药的那个男人,心里已经将那个人骂了千遍万遍,穿上衣服立马翻脸不认人,呵,男人果然是下半身动物。

泡好澡,梦轻烟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了很多,出了空间,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户射进屋里中央,给昏暗的房间染上暖金色。

古朴的屋子只有简单的装饰,让她想起来,她被靖王发落到后院了。

外面听到屋内的响动,立马进来三个仆人。

“王妃,绿珠和安妈妈来了。”檀香看到梦轻烟半坐在床上,神情慵懒,连忙拿起旁边的衣服帮梦轻烟穿到身上。

“王妃安好。”

梦轻烟没有理会檀香贴心照顾,而是将目光看向正站在门口不安的绿珠和安妈妈。

她们两人穿着最普通粗布麻衣,上面还沾着水渍和脏物,她们的手上满是新伤旧痕,看来她们的日子在靖王府里不好过。被原主子罚去做杂活,那些被原主欺负的人自然不会对她们有什么好脸色。

绿珠与檀香一样都是从小跟着原主一起长大的,檀香嘴很甜,能言善道的,很会哄人开心,原主偏心檀香,绿珠虽然也是她的一等丫鬟,平日干的活可比檀香多多了。

安妈妈是原主母亲专门派给她的,就是为了时时提点她。梦轻烟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原主从小娇生惯养,一帆风顺,从未被苛待,没遇过事儿,不知人心隔肚皮。

原主在靖王府里作天作地,这个檀香功不可没,就是不知道,她是听谁的话?

“安妈妈、绿珠,你们俩以后跟前伺候着。”梦轻烟看着她们说道,样子很是随意。

安妈妈和绿珠听到梦轻烟的话,不可思议地抬起头,脸上迸出惊喜,双双跪下,“多谢王妃!”

“檀香,让厨房做些吃的送来。”梦轻烟点点头,坐到梳妆镜前,对着身后的檀香吩咐。

檀香看了一眼安妈妈她们一眼,眼里闪过一丝担忧,有些不情愿地出去了,她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坐在镜前的梦轻烟将她的反应看在眼睛。


靖王府书房重地。

北修辞立于窗前,单手负背,他明明今天早上就必须赶往南漠,南漠是与祁渊国相临之地,千里荒原,寸草不生,经常受到祁渊国士兵的骚扰,这次,祁渊国大军逼近,他领命平息。

他静静地看着外面院中的枯树,眸中隐约透着一丝复杂的光芒,面色平静,背后的手紧紧握着。

“王爷,该出发了!”靖王府管家站在男人身后,王爷已经站在这里半日,耽误出行,如果被那个人知道,他恐怕又要找王爷的麻烦了。

北修辞没有回头,而是轻轻问道,“她可有闹事?”

“没有,王妃醒了之后不哭不闹,和平时大不相同”管家面色平静地应道,心里却转了千回,王爷竟然关心起王妃的事了。

“出发!”北修辞眸子微抬,眼里充满了怒气与厌烦,转身离开。

......

“你就给我吃这?”梦轻烟看着前面清粥小菜,冷眼看着檀香一碟一碟地将饭菜从食盒取出,整整齐齐地摆到桌上。

桌上放着一盘豆腐,一盘青菜,一碗粥,两馒头。这样的配菜,连一个三等丫鬟都不如。

梦轻烟目露微怒,在原主的记忆里,她从未被这么苛待过,厨房那些没眼力劲的敢给她做这些饭菜,可笑地檀香竟然给她拿来了,这不是在告诉那些下人,她真的被贬到后院了?

她冷笑一下,如果自己不愿意来这后院,谁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王妃,那些厨房的人真的是太可恶了,我去厨房帮王妃传膳,他们理都不理我,还对我一副冷嘲热讽,这些还是我好不容易给您拿回来的呢?”檀香见梦轻烟没有说话,以为心里想着怎么教训那些奴仆,摆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火上浇油。

她心里都不用打腹稿,张嘴就将厨房里面厨娘厨子贬得一文不值,毕竟自己只要动动嘴,王妃将那些人责骂一顿,她就能拿一些银子,她已经攒了快一千两的小金库了,她敢说自己的存银已经比一些普通小姐夫人还要多,

“看来,这个王府该好好整治一番了!”梦轻烟看着檀香的眼睛,轻轻叹道。

檀香连忙点头附和,并没有看到梦轻烟眼底的轻蔑。

梦轻烟慢慢悠悠地拿起前面的粥,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她真是太饿了,对付那些人也得等自己有些力体才行。

安妈妈看着自己的小小姐,竟然忍气吞声的喝着清汤,心里一酸,眼泪忍不住流下来,如果被宣平王府的人知道了,还不得心疼死。

“王妃,老奴给您重新做些吃的,这些......”安妈妈一句话竟然哽咽到没有讲完。

“不必,一会儿他们会送来的。”梦轻烟摇摇头,心里叹气,原主真是心瞎,谁对她都分不清,不过,她也没有立马表现得对她们很好,她与原主不是同一人,自己身边之人必须有自己的考量。

安妈妈和绿珠站在一边,终究没有说话,她们怕再次被梦轻烟赶走,她们不怕吃苦,而是怕自己的主子受委屈,她们无法阻止。

梦轻烟将一碗粥喝下去,空虚的胃得到充盈,连带整个身子也好受许多,她拿起娟帕擦擦嘴,站起来。

“走吧!”

梦轻烟说完,没有理会后面人的反应,走接向着外面走去。

屋中的三人后知后觉地连忙跟上,檀香快速走到梦轻烟身体右后侧,近乎巴结讨好,眼里闪过一丝兴奋,因为这个时候,梦轻烟已经踏出静雅轩的院门。

“王妃,您不能出这个院子!”安妈妈看到梦轻烟的动作,整个人一惊,她今天一大早就听说王妃被靖王关到后院来,,现在王妃贸然跑出去,被靖王知道,后果将会更严重。

“是啊王妃,这样靖王会更加生气的。”绿珠连忙附和,她紧张得额头都冒出细汗来。

“我为什么不能出这个院子?”梦轻烟眉头轻皱,停下脚步。

“这是王爷的命令!”安妈妈苦口婆心道。

“他可没说不让我出门。”梦轻烟微微一笑,眼睛轻轻瞥了安妈妈和绿珠一眼,这一瞥带着三分笑意,两分随意,五分坚定,让她原本空有美貌的脸变得鲜活起来,足可以倾国倾城。

梦轻烟这一笑,让安妈妈、绿珠连同身边的檀香都惊住了,明明一样的脸,却美得让她们有些发愣。

她们三人都有些恍惚地跟在梦轻烟后面,等惊觉过来,发现她们已经走到府中的厨房门口。

这个时候,是府里主子用膳的时间,靖王府只有两位主子,一位是靖王,一位是靖王妃梦轻烟。准备好两位主子用完膳后,下来就是王府内大大小小的管家侍卫仆人丫鬟下来百来十人,所以,现在整个厨房才是最忙的。

厨房的人看到梦轻烟走进去,都有些愣神,这位被关进后院的王妃,竟然大驾光临厨房这种污浊之地。

其中一个厨师反应过来,连忙对着王妃行礼,其他人也陆续弯腰行礼。他们并不是对梦轻烟尊敬,而是梦轻烟十分会作,作到整个王府都有些忌惮,毕竟主子作,他们这些下人倒霉。

“呵呵,你们可真够忙啊,鸡鸭鱼肉,可够你们忙活一阵子了!”梦轻烟轻启微步,施施然地在厨房转了一圈,看着桌上摆着的食物不禁感叹道。

厨房里不下二十人,主厨一位,主厨娘子两位,其他们配菜,烧火送餐乱七八糟十几人。这里至少一半都是王府的家生子,尤其是三位主厨都已经在王府三十余年。

梦轻烟话讽刺意味明显,那些自认为是府里的老人被人追捧惯了,当着这么多人前面被讽刺,心气有些咽不下。

“王妃这样说就不对了,这些都是府里基本餐食。”其中一位厨娘,差不多三十多岁,她是府里的家生子,又是府里一个管事娘子。她可听说了,王妃都被关进后院,这是准备休妻的打算,王妃都快算不得府里的主子,她有什么底气在这里耀武扬威。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