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满级大佬重生叫孤祖皇

满级大佬重生叫孤祖皇

赫连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开国女皇羌颐被奸人所害,死后重生在了后世第一百零八任女帝身上,此女不理朝政,荒淫无道,纵容男宠和权臣扰乱朝纲。羌颐刚来这个世界,她就一刀杀了权臣之女,把他们满门抄斩,以儆效尤。继承原主的记忆,她发现她和权势傲天的摄政王有旧情,甚至,那摄政王谢玄渊竟是前世害死她的奸人后代。不管了,她这一世要重整山河,再展女帝威风!

主角:羌颐,谢玄渊   更新:2022-07-16 01:2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羌颐,谢玄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满级大佬重生叫孤祖皇》,由网络作家“赫连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开国女皇羌颐被奸人所害,死后重生在了后世第一百零八任女帝身上,此女不理朝政,荒淫无道,纵容男宠和权臣扰乱朝纲。羌颐刚来这个世界,她就一刀杀了权臣之女,把他们满门抄斩,以儆效尤。继承原主的记忆,她发现她和权势傲天的摄政王有旧情,甚至,那摄政王谢玄渊竟是前世害死她的奸人后代。不管了,她这一世要重整山河,再展女帝威风!

《满级大佬重生叫孤祖皇》精彩片段

黑暗中,一双凤眸倏地睁开,眸色凌厉清冷,眼底翻滚着浓烈的杀意和戾气!

那黑白分明的眼瞳中,清晰地倒映出了两道纠缠在龙塌上的赤裸身影,颠鸾倒凤、春波涌起。

女人倏地皱起眉,冷厉的目光犹如在看两个死人一样。

想她羌颐一生戎马辉煌,开创了大夏盛世,最后竟被奸人所害!如今,甚至还有人敢在她的龙塌上做这等苟且肮脏之事!

突然间,羌颐眸光一凝,眼底浮现出诧异的疑色。

等等,她不是死了吗?

那为何还能看到眼前这一幕?

就在这时,一些熟悉又陌生的记忆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混乱而杂碎。

半晌后,那瘫倒在地的身影微微一动。只见羌颐仰面躺在地上,嘴角勾起了一抹嗜血的笑意,凤眸冰冷而凛冽。

原来,她没死!

她重生了,从大夏王朝的开国女帝变成了大夏第一百零八任女帝!

然而,同为女帝,她的后人、如今这副身子的原主羌妩,居然沦落到了被男宠毒害、任由男宠和贼臣在她龙塌上苟合的地步?!

真是窝囊!

羌颐冷嗤一声,伸手抓住了床沿,缓缓地站起身。

她面容苍白、神色僵冷,宛如鬼魅般无声无息地走到床边,漆黑森冷的眼眸,隔着金黄色的床幕一动不动地盯着床上的两人,似在琢磨着如何将他们碎尸万端。

周遭的空气急剧下降。

一阵冷风吹过,撩起了床幕。

正沉浸在巫山云雨中的绛怀郡主眼睛不经意地一转,冷不丁看到了鬼一样的羌颐,呼吸一顿,头皮骤然紧缩,陡然大叫出声,“啊!”

她的尖叫声吓到了身下的男宠。

男宠顺着绛怀郡主的视线看去,毫无准备地对上了羌颐的脸。

“陛、陛下?”他颤抖了一下,猛地瞪大了眼,脸色霎白、惊恐不已地叫了起来:“啊!有鬼啊,救命啊!”

害怕的两人拼命地挣扎起来,因惊悚而发颤的四肢不受控制地痉挛抽搐着!

他们越急、越心慌,反而愈发分不开了!

“呵。”羌颐的唇间溢出了一声凉薄的冷笑声。

这一笑,吓得男宠浑身一抖,直接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

看着羌颐渐渐逼近的脸,绛怀郡主满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眼神恐惧地瞪着她,双手疯狂地乱抓着,大喊道:“滚啊!你不是死了吗?离我远点啊!”

羌颐居高临下地睨着她,看到绛怀郡主吓得鼻涕眼泪都出来了,整个人像失心疯一样鬼哭狼嚎着。

她面无表情地伸出手,一把掐住了绛怀郡主的脖子!

“救、救命——神、神威军何在?”绛怀郡主满眼充血地嘶喊道。

羌颐眼眸忽地一眯,“你刚叫了什么?”

没等绛怀郡主开口回答,一道气势汹汹的杀气蓦地从背后窜来!

羌颐瞬间松开了手,一个旋身后退数步,避开了刺来的长矛!

她定睛望去,一眼看到了那熟悉的盔甲,“神威军……”

“神威军,给我杀了她!”绛怀郡主红着眼吼道。

闻言,羌颐的眼里仿佛淬了一层寒冰一样,无形的风雪在她的眼中席卷而起。

想当初,羌颐一手创立了亲信侍卫队,取名为“神威军”。他们跟着她走南闯北、浴血奋战,视她为唯一的主人,是大夏女帝手中最锋利的一柄剑!

可随着岁月的变更,不知从何时起,神威军开始不再一心侍奉、效忠于女帝。

如今的神威军,竟已经站到了她的对立面,投靠了绛怀郡主!

念及至此,羌颐的眼神越来越危险,漆黑如墨的眼眸下隐隐有怒火在跃动着,风雨欲来、杀机骤现!

她看着向她杀来的神威军,蓦然抬手,一把抽出了放在床头刀架上的长剑!

厚重、威严的长剑在她的手中薄如蝉翼,只是一个呼吸间,人剑已然达到了合为一体的境界!

羌颐举起剑,对准了为首的神威军统领,眼眸眯起。

她稳稳地站在原地,气息悠长而沉静,看着几乎要刺到眼前的长矛,长剑陡然出手!

刺耳的刀刃交接声传入耳中,羌颐面不改色地转动手腕,脚下步数一变,抬手猛地砍断了长矛的矛头!

瞬间火光乍现!

但羌颐仍旧没有停下,她右手一甩,长剑在空中翻出一个漂亮凌厉的剑花,伸出左手一把握住了刀柄,微一侧身。

下一秒,刀身一送。

只听“哧”的一声,长剑深深地插进了神威军统领的心口!

看着神威军统领一脸不可置信地脱力跪地的样子,羌颐毫不犹豫地抽出了剑,寒光一闪,直接砍下了他的头颅!

鲜血四溅!

“啊!啊!”

目睹了这一切的绛怀郡主疯癫地大叫起来,大力地踹开了昏迷的男宠,一个翻身摔到了地下!

但她就跟没有痛觉一样,毫无形象地手脚并爬,企图逃跑。

“给朕拦住她。”

羌颐的声音冰冷而毫无波澜。

话音刚落,被羌颐的威严所震慑住的神威军们齐刷刷地转过身,将绛怀郡主围了个水泄不通。

“绛怀郡主勾结宫奴,企图弑君谋权!将他们带到地牢,杖毙剥皮!”羌颐眼中闪过一丝阴鸷之色,声音狠戾冷酷。

“不!你不能这么对我!”

绛怀郡主惊恐地尖叫起来,“我、我父亲可是江淮王!他有重兵在手,你若是杀了我,我父亲定会踏平皇宫!”

闻声,羌颐慢慢地勾起了嘴角,似是在笑,可她的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

她的声音冰冷而无情,充满了讥讽的气息,“是么,重兵在手?那朕……便更加不能放过你了!”

什么?

绛怀郡主不敢置信地瞪着她。

“区区一个养马出身的姜家,也敢在朕面前放肆?!”羌颐垂眸看着狼狈不堪的绛怀郡主,神色冷漠肃杀。

没想到她大夏王朝的后人居然如此无能,竟让个奴才爬到了主子的头上去!

她绝不允许她半生的心血被糟践!

“来人!传朕旨意,江淮王姜氏,私藏兵马、怀揣不臣之心,意图谋权篡位,即日起满门抄斩!”


有一瞬间,所有人的眼前恍惚地出现了始皇女帝的身影,与面前的“羌妩”渐渐重合在一起。

绛怀郡主痛哭流涕,大喊大叫着被拖了下去。

终于清净了。

羌颐微微眯起眼,双手负在身后,一步一步缓缓走出了寝殿。

可没等她看清外面的景致,两道跪在地上的身影突然闯入了羌颐的视线内。

其中一人面容俊逸、气质清冷,跪在那里如同一株挺拔的青竹,清逸高傲。

羌颐眸光一动,从记忆中得知了他的身份——北燕大陆三皇子燕景湛。

当初,燕景湛代表北燕大陆前来大夏王朝觐见,却因气质清冷、长相出众被原主羌妩看上了,强行将他纳入后宫,并赋予了燕景湛管理后宫之权。

念及至此,羌颐脸色一冷,神情沉重。

没想到,她的后人不仅窝囊无能、贪恋男色,甚至还如此愚蠢,竟将掌管后宫三宫六院的权力交到了一个外邦男人手中!

若是一朝后院不慎失火,岂不是家池不保?

况且,此人还是强取豪夺来的,难保其心不正,另有图谋。

实在荒唐!

“燕妃缘何跪在此处?”她俯视着燕景湛,漆黑深邃的眼眸中满是冰冷疏离的气息。

燕景湛垂眸,虽是跪着的姿态,背脊却丝毫没有弯下的弧度,语气冷淡,不卑不亢道:“今日之事,是臣侍管理后宫不当,还请陛下责罚。”

这是请罪的态度?

羌颐眯了眯眼,眸底划过一丝不悦之色,面上不动声色道:“难得燕妃主动承认了失职,既然如此,便罚你禁足三日自省,卸去管理后宫之权。”

闻言,燕景湛冷若冰霜的面色微微一怔,剑眉拧起,眼底闪过诧色。

羌妩这是什么意思,她竟然卸了他的权力?

从始至终,燕景湛就一直不喜,甚至是厌恶这位大夏的女帝。

在他看来羌妩不过是个窝囊无能、骄纵暴虐,整日只知道沉溺于男色的废物草包!

心性高傲如燕景湛,若不是为了北燕的振兴大计,早在当初被强留下时便和羌妩同归于尽了!

因此,任由羌妩平日里如何宠爱、讨好他,燕景湛的心中对她都反感、嫌恶之至。

而对于这管理后宫之权,即使被卸了,他也不甚在意。

但是,燕景湛却察觉到了“羌妩”对他态度的冷漠。

这是这么久以来,“羌妩”第一次用这种疏离、公事公办的语气和他说话,甚至还罚他禁足!

他不禁微微抬眼去看她,却蓦然发现面前之人看着他的眼眸不再温柔讨好、缠绵悱恻,而是冷漠疏离、晦暗深沉,对视之间,仿佛如临深渊一般。

这态度,约莫是受了那背叛的男宠的影响吧。

燕景湛想着,压下了心底的异样感。

就在这时,一直跪着等在一旁的另一个男子终于忍不住了,他跪着朝羌颐的方向挪了几步,眼神炽热如火,语气似是撒娇又似埋怨道:“陛下,您的眼里只有燕妃不成?好歹也瞧瞧臣侍啊!”

羌颐何曾听闻过这般矫揉造作的男声?

她浑身一僵,眉心紧紧地皱在一起,这位气场强大、威严不已的女帝罕见地露出了几分不自在的感觉。

羌颐蹙着眉望去,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容,并未从记忆中找到关于他的信息。

“你是?”

“臣侍名为承恩!”

男子迫不及待地说道,看到羌颐听到名字后骤然古怪的脸色,又忙补充道:“陛下也可以唤臣侍的原名,赵子谦。”

赵子谦?

羌颐的脑中有了些许印象,此人乃是当今内阁学士之幼子。

最特别的是,他居然一心爱慕于原身羌妩!

只可惜他容貌普通,入宫后便被羌妩冷落忽视了,难怪……会取了这么个阿谀求欢的名儿。

羌颐嘴角一抽,颔首道:“朕记住你了。”

闻言,赵承恩眼睛一亮,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咧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正当他还想再接再厉,在大夏之君面前多博些注意力时,一名身穿重甲的神威军匆匆从外而来。

神威军的盔甲上刻着许多刀剑划过的痕迹,还有斑驳的血迹,他单膝跪地,拱手道:“不好了陛下,江淮王造反了!”

“什么?!”赵承恩惊呼。

与其截然相反的,是一脸冷静镇定的羌颐,还有漠不关心的燕景湛。

羌颐不慌不忙道:“在朕面前,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卑职失仪!”

神威军咬牙,努力镇定下来,道:“臣等奉命前往江淮王府抓捕罪臣江淮王,但江淮王率先得知了绛怀郡主的死讯,早早命其军队埋伏在王府。神威军……损失惨重!”

“眼下,江淮王的军队已然围在宫城之外,正准备破门逼宫!”

话音落下,羌颐眸光一沉,目光幽幽地望向西方的天空。

“朕知道了。”

她的语气波澜不惊,兵临城下却如斯自若从容,让燕景湛二人均觉诧异,“传令下去,所有宫中侍卫和神威军,护好各宫殿,一步不许离开!”

“陛下!”

神威军瞪大了眼,急道:“江淮王已经率军在攻击皇城了,宫门那里不能没有守卫啊!”

“这是命令。”

羌颐面色冰冷,眸光凌冽。

她看着神威军护送着燕景湛和赵承恩离开后,转身进了寝殿。

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慢慢浮现在羌颐的眼前。

她走到了一处不起眼的角落,扣下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机关,那扇尘封了数百年的密室大门,终于重见天日!

——

刀光剑影、尘土飞扬,大夏的皇城内充斥着一片血气。

正当江淮王率领着军队,杀得一往无前时,一道悠扬清冷的笛声突然响彻云霄!

众人不约而同地一停,循着笛声远远望去,看到那红墙金瓦的太极宫屋脊上伫立着一道修长的身影,一身红色正袍翻飞。

那是……女帝陛下!

只见她的手中执着一支皎白通透的笛子,双目微阖,清灵悠远的笛声随着风的踪迹在空中散开。

江淮王骤然瞪大了眼,直勾勾地盯着那支笛子,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

那是,那是——!

就在答案呼之欲出的瞬间,天空中忽然生出了一大片黑沉沉的影子,伴随着各种叫声,仔细看去竟是千鸟万禽聚集在一起!

下一秒,大地开始颤抖起来,所有人不受控制地东倒西歪着,面带惊恐,惶惶似见末日。

大夏王朝京城以西的深山上,密密麻麻的黑影蜂拥而出,无数凶兽的吼叫声由远而近地传来!

“难道那是——?!”

“兽王笛。”

江淮王惊惧的声音和羌颐淡然而充满怀念的声音同时响起。


兽王笛,顾名思义,可驾驭万兽为其所用。

数百年前,羌颐曾在战场上用兽王笛操纵着千禽万兽,可以说大夏王朝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伟绩中正有兽王笛的一份功劳!

然而,因其威力之大,破坏性之强,在战争停止后便被羌颐封藏进了密室里。

而这一封,便是数百年的岁月。

“兽王笛怎么会在她手上?”

江淮王吓出了一身冷汗,强装镇定,白着脸自欺欺人道:“不、不可能!她怎么能操纵兽王笛!这是只有那位陛下才可以……”

就在这时,宫城外传来无数撕心裂肺、哭天抢地的惨叫声!

江淮王回首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只见无数凶兽猛禽涌入了京城,直冲皇宫而来!

它们所过之处,留下了一地被獠牙咬断的残肢、被利爪剜下的血肉,以及被巨掌碾压过的渣滓!

仔细一看,那些丧命于凶兽猛禽之下的,无一不是江淮王的人!

忽然间,一阵奇异特殊的叫声响起。

羌颐撩起了眼皮,漆黑如墨的凤眸极远眺望,看着那沉寂了百年的御山再度躁动起来。

须臾,一群星罗棋布般的黑白团子出现在了她的眼中。它们身形圆润、毛发柔顺,一张大脸盘子上挂着明晃晃的两个黑眼圈。

正是大夏王朝的国宝,食铁兽。

它们看似懒散无害,事实上无论是长矛、大刀还是长剑,在其口下都只能化为一堆废铁!

……

“羌妩……”

长宁宫前,一身青衣的燕景湛怔怔地看着眼前这震撼人心的场面,那一抹潋滟张扬的红衣身影深深地坠入了他的眼中。

那真的是羌妩吗?

心口如死水一般的地方,突然间泛起难以遏制的波澜。

这异样而陌生的感觉,是燕景湛从未有过的,他不禁有些失神。

另一边。

俯瞰着抵死不降,仍在反抗的叛军们,羌颐的眼中没有丝毫温度,她毫不犹豫地吹响了兽王笛,再次操纵着万兽们向叛军冲去!

一时间,天地失色、尸横遍野,整个京城陷入了一片动荡之中。

京城大道上。

慌张无措的百姓们遥望着皇城之巅的身影,看着不出御山半步的食铁兽们竟纷涌而出,为了那人而战,内心掀起了滔天巨浪!

要知道,这等恢宏震撼的场面,除了史书上记载的那位始皇女帝在位时曾出现过,便只有眼下了!

无形间,一种强烈的敬畏、臣服感油然而生。

随后,不知道人群中是谁喊了一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百姓们竟纷纷自觉地跪地叩首,口中齐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口号声浩浩荡荡,响彻天地!

听到声音的羌颐不由自主地朝那里望去。

她虽看不清所有人的脸,却清晰地感觉到他们对大夏的热爱和拥护,一股热流缓缓淌过她的心间。

……这就是她百年后的臣民啊!

“该死的,那群贱民都疯了吗?”

江淮王握着剑气急败坏地吼道,他双目赤红地瞪着羌颐,满眼怨毒!

凭什么!

她不过是会用兽王笛罢了,这群无知的愚民们,他们难道忘了羌妩之前放纵无度、暴虐好色的行径了吗?

江淮王怒火中烧。

可眼见着他的人马已然惶惶高呼着“神迹”、“天罚”而军心崩溃,成片的军士放下武器跪伏求饶,一种颓废无力的感觉席卷全身。

他知道大势已去,他完了。

但江淮王想起女儿的死,想到多年心血毁于一旦,心中汹涌狰狞的恨意和不甘几欲将他的理智吞没!

他眼神阴郁地盯着羌颐,像毒蛇一般诡谲阴冷,对身旁的副将道:“将本王的弩拿来!”

副将双手奉上了神射弩。

江淮王面色扭曲,厉声道:“众军听令,别管那些畜生,杀羌妩,诛昏君!”

闻声,他的亲信们齐齐转身,大吼着朝太极宫杀了过去!

羌颐居高临下地看着众人,精致美艳的脸上一片冷色,眼眸无情,没有丝毫的仁慈怜悯。

混乱中,一根闪着寒光的弩箭暗暗对准了羌颐。

江淮王眯起了眼,眼底杀意一闪,手慢慢放在了弩机上……

电光火石间,空气撕裂的声音骤然响起,只见一柄镔铁长槊破空而来,寒芒一闪而过后,槊身直直地捅穿了江淮王的心口,猛地将他钉在了宫墙上!

宛如杀死一只蝼蚁!

而江淮王至死,都没有看清杀了他的人到底是谁。

“大王死了!”

原本还在负隅顽抗的叛军们这下彻底崩溃,完全陷入了混乱之中。

“贼酋授首,从者缴械不杀!”

兀地,一道清冽朗润的男声自兽群中响起。

太极宫屋脊上,羌颐的凤眸微微眯了起来,漆黑的眸底浮起显而易见的不虞。

她最厌恶有人越权行事!

哒哒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乌泱泱的兽群中忽然出现了一道月白色的身影。来人身形修长挺拔,墨发束冠。

随着他离太极宫越来越近,羌颐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长眉修雅,凤眸温润,五官精致如匠人雕琢般。明明生得一副白面书生的模样,却偏偏散发着从容高贵、风光霁月之气度。

男人翻身下马,抬眸看向羌颐,神色淡淡道:“陛下,叛军首领江淮王已伏诛,剩下的不过是迫于军令的无辜将士,还请您手下留情。”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温润而平和,却带着一种刚谏说教的不容拒绝。

羌颐的目光在他的脸上转了几圈,眉心紧紧拧起。

眼前人的面容,让她想起一个人——前世百官之首,大夏丞相谢玄渊!

他怎么在这儿?

莫非……他也重生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羌颐眸光陡然一冷,杀心骤起!

她绝不会忘记,前世临死时那奸人口中所说的同伙中正有谢玄渊,这位她当初亲手提拔上来的开国丞相!

但……这一副羸弱的体貌,和谢玄渊相去甚远。

且细细看来,面容也不过相似了七分而已。倒是言谈与气度别无二致,让她几乎错认。

难道是他的后人?

但即便如此,看着他的脸,羌颐还是不免得有些迁怒,只因她生平最恨的便是背叛之人!

“叛国乱上,其罪当诛。朕要杀谁,岂容你置喙?”

羌颐冷嗤一声。

其中凶煞的杀意,令男人温润如玉的眼眸倏地覆上了一层寒冰。

他冷冷地看着“羌妩”手中的兽王笛,修长的眉毛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这等暴虐骄纵、滥杀无辜之人,怎配操纵兽王笛?!

想着,他的眼前隐隐闪过一道女子的身影。

这世上,唯有她才配当兽王笛的主人!

羌颐扫过静止不动的男人,再次睥睨向乱军,抬手正欲吹响兽王笛将逆贼们赶尽杀绝时,脑中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感!

顷刻间,无数陌生而带着强烈情感的记忆挤进了她的脑海中,羌颐瞳孔放大,眼眸逐渐变得无神涣散。

下一秒,她的身影遽然从太极宫上急速坠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