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贵妃升职记

贵妃升职记

玉楼人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七岁那年的杏花微雨,乔如星被一个陌生男子救起,在那之后,她的一颗心便紧紧地系在了对方身上。后来那个男人成为了她的未婚夫,为了爱人,她甘愿为他的白月光试药。可事实证明她的付出根本一文不值,那个男人从来都没有把她放在心上!一朝重生,现代世界顶流美妆博主附身到了乔如星的身上,这个为爱迷失女子的命运,自此被改变……

主角:乔如星,君北夜   更新:2022-07-16 01: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如星,君北夜 的女频言情小说《贵妃升职记》,由网络作家“玉楼人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七岁那年的杏花微雨,乔如星被一个陌生男子救起,在那之后,她的一颗心便紧紧地系在了对方身上。后来那个男人成为了她的未婚夫,为了爱人,她甘愿为他的白月光试药。可事实证明她的付出根本一文不值,那个男人从来都没有把她放在心上!一朝重生,现代世界顶流美妆博主附身到了乔如星的身上,这个为爱迷失女子的命运,自此被改变……

《贵妃升职记》精彩片段

上元节,月色灯光满帝都。

荣王府玉燕厅内,歌舞升平,悠扬的丝竹之音传到长街尽头。

十几名衣衫半解的美貌舞姬正在翩翩起舞,广袖轻抛,五彩绸缎起伏间,女子媚眼如丝,不时的飘向座上的荣王。

荣王却没有看舞姬,正跟身旁盛装华服的美人乔思思你侬我侬,恩爱情浓。

美人的脚下,跪着一个清丽苍白的姑娘,纤细的身子微微发抖,嫩白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开出了一朵红花,妖娆至极的红花很快便布满了半张脸,非常骇人。

乔思思看见了仿若受到了惊吓一般,一下子扑进了一旁男人的怀里,娇颤道,“王爷,你看姐姐她的脸!”

荣王看了过来,一把揽住她,温柔低哄道,“别怕,这是红莲花毒发作了。”

乔思思听得一喜,艳丽的小脸嫣然出了一个娇俏又惊喜的笑意,“这般说,是我的寒毒可以解了?”

“嗯,等她怀了孩子,取出脐带血,就可以解你身上的寒毒了,你身上的寒毒解了,本王就正式迎娶你为王妃。”

男人温柔的执起了她的小手。

乔思思听得一脸娇羞,娇嗔道,“那得先让姐姐怀上孩子呢。”

“当然。”

男人冷哼一声,看向下面那些妖娆的舞姬,唇角勾起了一丝邪恶的冷意,抬手一挥,扬声道,“都退下。”

然后转眸看向一旁的侍卫,冷声吩咐,“把广华君带上来,让他们立即圆房。”

乔思思听得露出了浅浅的端庄又矜持的笑意,居高临下的睨了一眼脚下如蝼蚁一般的乔如星。

只是,她想要看见的愤怒,恐惧,发狂,疯癫,都没有,纤细的女人跪在那里,竟是出奇的平静了。

不多时,侍卫押着一名年轻俊朗的僧人进来,他身上的灰色僧袍破破烂烂。

容貌虽然憔悴,神情和气质却是从容淡漠的,并不显惊慌。

可是,当他的视线落在地上跪着的清丽女子时,瞳孔骤缩,哑声惊叫,“星星……”

乔如星听得这道熟悉的嗓音,慢慢抬起了眸,呆怔了一下,竟是浅浅一笑,嗓音温柔的叫了一声,“阿哥……”

乔风心口急疾一疼,猛的上前,想要将她扶起。

可是才抬脚呢,一条巨大的棍棒“啪——”的一声敲上了他的膝盖,他一个踉跄,跪倒在了哪里,两个侍卫死死摁住了他。

他双眸赤红,看向了上头的荣王,后牙槽都咬出了血,“王爷,你怎么可以如此对她!她对你……”

“阿哥……”

清凉空灵的一句呼唤阻止了他愤怒得几要泣血的话。

乔如星唇角勾起了凄美的笑,脸上的红莲花显得越发娇艳,好像要破肌肤而出一般,妖冶又骇人。

“阿哥,我娘亲就交给你照顾了。”

轻轻的一句,声音轻灵而脆弱,仿若晶莹的肥皂泡,风一吹便消散在空气中。

乔风心头痛得窒息,喉咙像被巨石镇住,定定看着她,双眸腥红如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荣王看见两人眉来眼去,怒火骤然升腾,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冷声道,“既然你们俩假兄妹如此情深意长迫不及待,那本王再赏你们一个恩宠,就在这里圆房好了,来人,将他们拉到偏殿。”


“是!”

立即有侍卫上前,就要押起跪在地上的乔如星。

乔如星不等他们出手便站了起来,神色如常,只是胸腔剧烈的起伏泄露了她的身子其实很难受。

拖着断腿,慢慢前行,每走出一步,脚下便蜿蜒出暗红的血迹,就这么一步一步走到了荣王的面前。

侍卫看着她这渗人的模样,一时间倒是忘了去拉她。

她的腿是前日被打断的,因为不小心踩到了乔思思的新裙子。

伤口已经凝固了,只是这么一动,便渗出了暗红的血。

荣王看着如残花败柳般的她,蹙紧眉头,沉声问,“你干什么?”

乔如星抬起了眸。

红莲花灼烧了半边脸颊,剩下的半边脸颊同样通红得如春日的桃花,一双星眸清澈如水洗的黑曜石,倒影出他阴鸷的俊脸。

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她终于能纵容自己一次,放肆的看着他,看着这个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

他是她的骄傲,她的天,她的未婚夫君。

而她……她什么都不是了,只是一条无足轻重的,只配给他心爱的女人试药的贱命。

哪怕是试药的贱命,今日之前,她还是庆幸的,庆幸自己对王爷还有用处。

她试过太多的药,那些药的作用千奇百怪。

有时候像被架在火上烤,有时候又像被扔进了千年冰窖,有时候像被万蚁啃噬,有时候又像个死人一般动弹不得。

有时候是呕血不止,有时候是七孔流血……

她的脸,她的身体,早已坑坑洼洼,满是伤痕,破败不堪。

她都习惯了。

不过是一条命而已,只要对王爷还有一丝用处,只要她还能远远的看着他,那就足够了。

七岁那年的杏花微雨,他救了她,她这条命早就是他的了,帮他心爱的女人试试药又有什么关系呢。

没关系的。

可是,这次不一样了,她服下了红莲花毒,药王说了,红莲花毒带催情作用,需发作之时与男人圆房,怀上孩子之后,脐带血可解妹妹身上的寒毒。

妹妹是他心爱的女子,既是脐带血能解妹妹身上的寒毒,她也是愿意的。

只是没想到,王爷要将她送给别的男人。

哪怕她爱得再卑微,她也不能当着他的面被别的男人碰啊!

“王爷,广华君是妾身阿哥,妾身与阿哥从头到尾都是清清白白的,阿哥没有碰过妾身,妾身是完璧之身。”

荣王眉眼间染上了一层寒霜,冷然道,“清白?乔如星,大佛寺里我亲眼看见你们滚在一起,你当本王瞎的吗!

广华君不是你阿哥,他是你乔府捡来的野种!”

荣王最后一句几近咆哮!

他堂堂王爷,他的未婚妻竟然背叛了他,在寺庙里跟个臭和尚搞在一起,弄得京城人尽皆知,他颜面尽失!

乔如星唇边勾起了一丝苦笑。

王爷不相信她,她解释再多遍都没有用。

罢了,也无需解释了。

“妾身祝郎君千岁,这一生,平安喜乐,所求皆能实现,余生无病无灾。”

她的目光温柔,语气平静,“愿郎君年年添福禄,事事都吉祥。”

荣王冷冷的睥睨着她。

她平时对着他总会紧张,说话磕磕绊绊,现在竟然是难得的流畅。

乔如星对他柔柔一笑,忽然朝他靠了过来,低声道,“妾身先行一步了,王爷珍重。”

她转身,冲着墙壁撞了过去。

……

柴房只有一扇很小的窗户,惨淡的月色照进来,无声的洒在地上。

阿星头疼欲裂的睁眼,发现自己五脏欲焚般躺在了这个破地方。

很热,热得想死!

她是顶流美妆博主,粉丝千万级别那种,正在跟她的粉丝们直播换头美容大法的……

只记得一道闪电划过,轰雷响起……

醒来后她就在这里了。

妈呀,她不会被雷劈了吧,渡劫呢!

撑着脑袋坐了起来,不属于她的记忆汹涌而来,一下子撞入了她的脑子里。

心腔骤然剧烈的绞痛了起来。

乔如星想要骂娘,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女人啊,竟然为了一个臭男人寻死!

妹妹为了救荣王身中寒毒是假的,荣王其实是姐姐救的,姐姐与广华君的事情也是妹妹一手策划的,这个傻大姐被人耍得团团转!

她上辈子除了爱美,啥也不爱,不偷不抢,还做慈善,还抓过小偷打过流氓,怎么会这么衰,穿到一个傻大姐身上!

断脚,毁容,中毒……

特别是这毁容,简直叫她不能忍,她可是美容教主,怎么可能容许自己毁容。

乔如星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还不如被雷劈死算了!

丑一刻都不能忍,当务之急是要找个男人解毒。

红莲花毒是情毒,必须与男人圆房才能解,不然会七孔流血而死。

所以原主这个妹妹真是狠啊,半点没有给她这个姐姐活路。

毒解吧,非贞洁之身,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嫁给荣王,不解吧,等死!

草!

乔如星忍着身上噬心的灼热,起身打开了门。

不想就这当儿,一个黑袍男子一闪身闯了进来,一个反手便将门栓死了。

乔如星倚在门边,就着月色看他,男子蒙着半张脸,只看见了一双漆黑深邃如寒潭的眼睛。


四年后。

京城郊外树林。

羊肠小道边的一棵大树上,一小尼姑斜靠在枝桠上,拎着一只小铜镜在左看右看,一张嫩白的小脸差点没亲吻到镜面上去。

明亮双眸盯着脸颊边一道小小的,不仔细几乎看不到的划痕,秀眉凝蹙。

足足四年了,万水千山走遍,她的小脸蛋还没修复如初,好烦躁!

指尖拈起瓶子里的绿药膏,小心翼翼的涂在划痕上,一点一点推开,按摩……

那表情,虔诚得就像在修复名贵至极的瓷器。

一旁,穿着一袭灰色道袍的看起来像四五岁左右的小奶包,咧嘴露出了一个萌萌哒笑容,甜滋滋的道,“今天你最美,明天也是你最美,后天还是你最美,全世界最美的人就是你!”

乔如星听得眯眯笑,“宝贝真棒,妈咪爱你哟!”

吧唧……

俯身在他脸蛋上亲了一口。

乔帅一脸淡定,只有说娘亲美,娘亲就是爱他的。

娘亲最喜欢人夸她盛世美颜,他早已深谙其中的生存之道。

娘亲负责美美美,他负责盯着那边的路口。

没过一会,透过枝叶间的缝隙,远远看到有一行人马正往这边赶来。

乔帅抬起小手扯了扯娘亲的衣角。

乔如星正跟镜子里自己的小脸你侬我侬,难舍难分,头也不抬的道,“不要打扰美人忙伟业。”

乔帅立马压着嗓音低低道,“美美国色天香,千秋万载,那边人来啦!”

乔如星这才将铜镜塞进了怀里,掐了掐他的小脸道,“词语用得不错,好好呆在这里。”

乔帅看见那边浩浩荡荡的队伍,突然间有点后悔了,低低道,“美美,那好像是大人物呢,咱们还是不要招惹了吧。”

“大人物又如何,天皇老子我都要上。”

乔如星不以为意的一句,一瞬不瞬的盯着来人。

为首一个穿着一袭黑底金线绣云纹锦袍,面容昳丽,姿容清隽,俊美有如天人的容貌,身姿笔挺的端坐在大黑马上。

清晨的阳光下,他的身上却好像披着一层亘古不化的寒冰,冷漠矜傲,眉眼间尽是睥睨天下的无上气势。

乔如星把一条雪白的面纱覆在了脸颊上,看准了时机,一下子从树上掉了下来。

啊……

发出了一声急促的低呼。

走在前头的君北夜听得这道似曾相识的声音,鬼使神差的伸手,一下子接住了她。

乔如星惊魂莆定,一下子搂住了他的腰。

猝不及防一股淡淡的幽香钻进鼻尖,君北夜身子一僵,莫名觉得熟悉,甚至还有一刹那的心悸。

感觉太过诡异,竟一时间忘了要将她扔掉。

一旁的查公公吓了个半死,率先反应过来,厉声喝道,“你是何人?冲撞了大人,该当何罪!”

乔如星一副惊吓太过,好像才终于回过了神来的模样,连忙的从男人的身上爬了下来。

整了整身上的道袍,恭敬的道,“贫尼来自水月庵,因玄静师太吩咐,正在树上收集露水为宫中的娘娘们制作冷香丸,没想到一个站立不稳摔下来冲撞了大人,还请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贫尼。”

玄静师太经常进宫的,把宫中的娘娘拎出来,也好吓一吓这些大人物。

说罢,垂下了脑袋。

小手紧紧的攥紧了挂在胸前的精致白玉瓶子,身子好像因为恐惧,微微的颤抖。

宽松至极的道袍罩在身上,显得身子纤细如柳,我见犹怜的很。

君北夜冰冷的眸光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盯着她因为垂眸露出的一小段纤细雪白的颈脖,恨不得将她冻成一具冰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