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在她心头俯首称臣

在她心头俯首称臣

晴空浅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宁楚杳是宁家千金,从小的豪门生活让她经历了太多起伏,她早已看淡一切,选择离开宁家企业去经历平凡人的生活。她真的只想上班、结婚、生子这样正常的顺序,奈何男朋友偏要做渣男打乱她的规划。被三出轨,被渣男污蔑,这种种陷害直接让宁楚杳重回豪门,像碾蚂蚁般轻松地虐死他们!

主角:宁楚杳   更新:2022-07-16 01: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楚杳 的女频言情小说《在她心头俯首称臣》,由网络作家“晴空浅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宁楚杳是宁家千金,从小的豪门生活让她经历了太多起伏,她早已看淡一切,选择离开宁家企业去经历平凡人的生活。她真的只想上班、结婚、生子这样正常的顺序,奈何男朋友偏要做渣男打乱她的规划。被三出轨,被渣男污蔑,这种种陷害直接让宁楚杳重回豪门,像碾蚂蚁般轻松地虐死他们!

《在她心头俯首称臣》精彩片段

夜色朦胧,空中点着两缕星光。

宁楚杳的位置刚好,她一抬眸,便能将此美景纳入眼底。

这样,她也能稍事清净片刻。

“宁宁啊,你以后嫁过来,咱不指望你第一胎就是儿子,不行多生两个,你和莫阳在一家公司,工资都不低,能养得起!”

莫阳母亲见她差了神,上下嘴皮子一碰,又添了几分呱噪。

宁楚杳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忽然兜里的手机震了震,她掏出来看了一眼,是叶萌萌发来的。

叶萌萌。

这个名字在她记忆里消失很久了。

隐约记得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当年还在学校里拼命散播自己的谣言,就是因为校花评比她落后了自己一分。

宁楚杳不想在这些无意义的人身上浪费时间,看也不看就直接滑了删除。

不过,她被莫阳撞了一下,没删成,倒是点开了。

是张照片。

照片的主角显然是她谈了四年的男朋友,莫阳。

而照片里,莫阳的双手正把着叶萌萌纤细的腰肢,奋然耕耘着。

啧。

宁楚杳了然一笑。

真是难为莫阳了,跟她在一起四年,还是把持不住,出轨了。

莫阳实在顶不住自己父母的嘱咐,看着毫无反应的宁楚杳:“楚杳,你倒是陪我爸妈说两句,他们特意从山城跑来看你的。”

说罢,莫阳的手机也嗡嗡两声。

他打开手机,一眼就看到叶萌萌床上的骚样,下意识地熄了屏,扭头看向身边漂亮的女人。

然而宁楚杳很聪明,她早别过头,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他。

莫阳这才放心地回味起贱货的照片来,还特意调黑了屏幕的亮度。

毕竟他这是在饭店里。

叶萌萌的信息紧追不舍:“骚货想死爸爸了。”

莫阳的呼气粗重了几分。

他对面的父母抓着宁楚杳啰嗦个不停:“宁宁,听说你和莫阳一个大学的。要我们说啊,女孩子那么高学历做什么?你会不会做饭啊?”

宁楚杳抬腕看了眼时间,随后礼貌一笑:“不会做饭,叔叔阿姨抱歉,我先去上个厕所。”

说罢,她头也不回地迈开了步子,对身后不满的质疑声恍若未闻。

她确实是去上厕所的。

只是没想到就这么回头看了一眼,冷不防对上了一个男人的视线。

简锡。

他一身漆黑的运动装,衬得他活泼中带着几分冷漠。头发罕见地梳了上去,锋利的眉眼带着冰冷,却又有一丝罕见的温情。

这位是他们公司刚来两个月的新人,和莫阳一个部门。

她交接工作的时候打过交道,其余时候,都是在茶余饭后那些小女人挤挤攘攘的话里听到他的名字。

说是,睡了不少个女同事。

哦,还有,他和莫阳不对付。

虽然宁楚杳从不觉得这位简锡做事有什么问题,的确在某些方面见解独到,只可惜抢了莫阳的风头,所以莫阳也总是骂他。

只是一个刚来公司两个月的实习生,会在什么情况下身穿西装出现在高端餐厅里?

没听说他家很有钱,只知道他很帅,确实是宁楚杳喜欢的那一类。

这家餐厅有分列,简锡就坐在酒水区,而他修长的指尖里正摇着一杯忘情。

她勾起唇,叫来服务员,指着简锡淡道:“那位先生的酒,我请了。”

服务员把这件事告知简锡的时候,对方的目光也正紧紧地锁着她。

不消片刻,简锡高大的身影便将宁楚杳笼统盖住。

淡淡的烟草味环绕简锡的身边,他略略低头,宁楚杳那张清冷从容的面颊出现在自己的眼底。

“简先生,一个人喝是不是很无聊。”

宁楚杳叼着烟擦了个火,火花闪烁,忽隐忽现。

简锡眉头微挑,哑声道:“多谢宁小姐的酒,只是我不需要。”

宁楚杳轻笑一声,“请都请了,简先生下面的套路会什么?该不会是说要我的微信,好把钱给我吧?”

她轻呼一口烟气,缭绕的烟雾不痛不痒地打在简锡的胸膛上。

简锡的脸色未变,只是目光浓了些:“还你杯。”

他打指要来一套工具,单手捞起空杯,酒水潇洒地灌入其中,绕指微颤,漂亮的弧度在杯底荡漾开来。

“借个火。”

简锡用唇抿住杯沿,忽然勾住她的后脑勺,二人的距离猛然凑近,烟火和酒气擦出星火,炙热的氛围燃烧开来。

就只一瞬,简锡拿下杯子,星火如燎原般在杯中熊熊燃起。

片刻后,一股幽然的香气钻入宁楚杳的鼻尖。

说实话,凑近的那一刹那,心火缭绕。

“尝尝。”

宁楚杳压住上扬的嘴角,勾过酒杯轻抿一口。

醉人的酒气瞬间萦绕在她的口腔里。

她低低道:“度数不低吧?”

“不正是你想要的么?”简锡眸子里噙着几分笑意,尾音上扬带着几分暧昧的气息。

似乎眼前有把干柴,遇到些火星子就能点燃。

宁楚杳一饮而尽。

简锡看着她裸露的脖子,白皙的肌肤饶是缺了些痕迹。

她喝进了,还意犹未尽地舔舐着唇瓣,迷离的眼神添了风情。

“酒后……”宁楚杳话音还没落,男人的气息就将她紧紧裹住。

湿润绵密的触感缭绕在她的舌尖。

是青柠味的。

宁楚杳大方地抚上简锡的胸膛,结实的触感有些让她意想不到。

啧啧水声被掩盖在纸醉金迷的喧哗声里,她朦胧地睁开眸子,无意瞥向不远处的一个身影。

是莫阳,看上去在找她。

简锡似乎是感觉到她的不专心,用力吸紧轻咬一口,血腥味迸发,算作是惩罚。

宁楚杳感到刺痛,下意识地想要推开他。

然而却被埋没在更深一轮的袭击中。

不行,要缺氧了。

她的吻技确实不如眼前这位风流人士,毕竟是无师自通的,和那专业的怎么比?

“叮——”

电话铃声响起,宁楚杳微僵,下一秒她便被松开了。

此刻低喘的简锡仿佛是正在捕猎的猎豹,野性与魅惑交杂其中。

宁楚杳也觉得有些扫兴,拿起手机,正是莫阳的来电。

“宁宁,怎么去了这么久都不回来?”莫阳关心地问着。


宁楚杳望着不远处的莫阳,毫不在意道:“公司有点事,我先回去了。”

莫阳的脸色一僵硬:“你怎么不告诉我?”

“抱歉,你知道我的,我们部门突发事件太多了。”

她问心无愧地撒着谎,指尖有意无意地搭在简锡的胸前。

“那你注意安全。”

莫阳挂了电话,眸子深了几分。

明明听到宁楚杳那边带着节奏冲天的音乐声,她就这么扔下他和他爸妈不顾?

这可是第一次见父母!

莫阳深吸一口气,心底的怒气无处散发,刚巧手机又进来了一个电话。

“莫阳哥哥,你和她吃完饭没有呀?”

叶萌萌时间算得准,就得掐得晚些,最好让莫阳和宁楚杳大吵一架!

然而那边却失了她的意。

“别提了,那狗娘们跑了。”

莫阳从不是个粗鄙的人,但是他在叶萌萌这里,总是喜欢展现自己粗暴的一面。

想是她在床上那副勾人的骚劲,激起了他真正的男人欲。

“那爸爸现在来干一干骚货好吗?下面好痒,好想……”叶萌萌欲言又止,在那头淫荡地边笑边喘起来。

莫阳闻言,刚才和宁楚杳的不快一扫而光,贪婪的应了一声。

扭过头来,连忙把父母送回酒店。

只是去找叶萌萌的路上,恰好经过了简氏集团,漆黑一片。

莫阳只怀疑了半秒,便接到了叶萌萌的电话。

那边传来清脆的巴掌声,“爸爸快来打死小骚货!”

莫阳激动地险些踩断了油门,总算第一时间搂上了叶萌萌的小腰,毫不客气地在她的脸上留下了几个巴掌印。

旋即斑斑点点地也印在了她白皙的皮肤上,糜烂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房间。

约莫片刻,莫阳低吼一声,满满地洒在叶萌萌的脸上。

而另一边。

宁楚杳刚挂了电话,简锡便把酒店的订单甩在了她的眼前。

“还满意么?”他懒懒地开口。

宝格丽?

宁楚杳挑了挑眉:“勉强。”

他一个实习生,能有这么多钱?

看来,来头也不小。

……

宁楚杳刚到酒店,简锡轻车熟路地洗澡。

她觉得无趣,但听到简锡的手机响个不停,无意瞥了一眼。

(陆澄年:兄弟,你拿我账号开房了?!)

(陆澄年:你该不会是泡到那位了吧!等等,你这样让我怎么跟你家老爷子交代啊!)

(陆澄年:你快,快退房!你爷爷知道会要了我狗命的!)

接下来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宁楚杳有些看不懂。

只是她看明白一点。

简锡这小子,泡妞开房还不是花的自己的钱。

宁楚杳不关心这些,懒散地伸了个懒腰,正要往大床上躺会,自己的手机也跟着响了起来。

还是叶萌萌发的。

一张她满脸精华的照片。

噗。

宁楚杳虽然这么多年没试过莫阳,但是她也没想到莫阳这么弱,这才几分钟?

十分钟?

恐怕都没有。

简锡刚刚推门出来,就看到那个女人坐在床沿难得露出一个真情实意的笑。

他不忍凑近了些,却看到一个色情的黄图。

“你很喜欢?”

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宁楚杳这才反应过来,简锡出来了。

她猛地一抬头,只见男人裸露在外的肌肉点缀着星星般的水珠,看起来秀色可餐。

没想到这个简锡看起来瘦瘦的一个,脱衣居然这么有肉。

充满光泽且细腻的皮肤摸起来的手感,一定很好。

“看够了就回答我。”

简锡见她出神,淡淡地提醒道。

宁楚杳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简锡话里的意思。

她连忙熄屏,有些不自在地别过头。

简锡小她几岁,没想到弟弟居然这么霸道,且黄色。

那她应该不会亏了。

“不喜欢。”宁楚杳掩住心底的不自然,她赤膊勾上简锡的脖子,柔软的身体瞬时贴了上去。

她扬起头,在她能够到的地方落下柔柔的一吻,尾音微颤道:“如果是你,或许可以喜欢。”

简锡有些异动,眸子里燃起了些欲火,一把捏住她不足一握的小腰。

不得不说,宁楚杳的身材很好,比例堪称完美。

“跟我做,还要先看黄色预预热?”

简锡撩开她脖子间的发丝,一口带着青柠的热气喷薄而来,“是不是太小看我的技术了?”

宁楚杳感觉到痒痒的,眸子里染了些情欲,情不自禁地解释道,“那是莫阳出轨的三在向我宣战,顺手看到的。”

不知为何,空气里像是下了冰雹般。

男人的手顿住了,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是因为他?”

宁楚杳婀娜的身躯并未因此收殓,反而整个柔弱无骨地挂在了他的身上:“不然?”

简锡沉默片刻,捞起怀里的女人,轻轻地摆在床上,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宁楚杳挑了挑眉:“情场高手,你怕了?”

她以为,简锡是怕挖了同部门人的墙角,不好。

简锡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冷冽道:“宁小姐,如果你是单纯的对我感兴趣,我们随时可以。”

宁楚杳星眸微闪,悄悄掩去心底的不畅快。

这个弟弟,洁癖还挺重。

不过也好,今天事出突然,如果真跟他做了,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后悔。

简锡低俯在她的身前,星耀石般的眼眸闪烁片刻,随后将辉光沉了下去。

“宁小姐,祝你好梦。”他贴心地拉来被子一角,紧紧地压住心底的那股乱窜的火气,随后坐在床沿边,淡定地穿好衣服。

宁楚杳敛住目光,她盯着自己手机上的挂饰,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明天,简锡应该会和莫阳打个照面吧?

次日。

宁楚杳驱车赶往公司。

她卡着点刷完了卡,就听到莫阳在她身后急急地叫了她的名字。

“宁宁!你等等我!”莫阳喘着粗气,一溜烟跑到了宁楚杳的身后,手里还拎着一份热腾腾的煎饼果子和豆浆。

他的脸上掖着一如既往的关心:“看你又是卡点打卡,肯定没来得及吃饭吧?喏。”

宁楚杳明眸微眯,莞尔一笑。

有些人的表面功夫好得你不得不赞叹。


“有心了。”

平静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疏离。

宁楚杳懒散地接过早餐,盯着他斑痕四溢的脖子无意笑道,“昨晚上睡稻田里了?被蚊子咬成这样。”

莫阳摸了摸她指的地方,猛然一阵心虚。

该死的叶萌萌!

都跟她说了暂时不能被宁楚杳发现,自己还想在宁楚杳这捞点好处。

可她怎么就是不听,还是给他留下了印迹!

莫阳有些不敢抬头,但是听到宁楚杳毫不在意的口吻,一时想到他们四年都没做过,宁楚杳也未经人事,不会猜到这是什么的。

他松了口气,憨厚地挠了挠头:“不是怕爸妈睡不好吗?我昨晚在他们酒店睡的,环境差了点。”

宁楚杳看着他撒谎丝毫不脸红的模样,骤然觉得索然无味。

身后传来同事阿香的调侃声:“宁宁,一大早就在这里和男朋友你侬我侬的,是不是影响公司形象啊!”

宁楚杳回过头去,略感烦躁。

这位是她手底下的人,总是喜欢给人使绊子。

“我要工作了,你先回去吧。”宁楚杳挑眉。

正好,给了她机会把莫阳差遣走。

然而莫阳却不是这么想的。

他想起昨夜路过公司,明明黑灯瞎火的一个人都没有,还骗他半路跑回来加班?

宁楚杳看着他神色复杂,也懒得再搭理他,刚刚迈开步子准备上楼,迎面撞上一个熟悉的身影。

还是那股令人意动的青柠香气。

宁楚杳凝眸看着眼前比自己高了许多的简锡,勾起嘴角,“早啊,简锡。”

简锡不动声色地盯了一眼她身后的莫阳,随后他锋利的眉眼不带任何情绪,淡淡道:“早。”

莫阳的眉头锁得更深了。

按理说,宁楚杳和简锡可不熟。

她来自己部门那么多次,也没见她和简锡打过招呼。

不过一夜,他们就这么熟悉了?

莫阳思索着,余光落在了简锡背包上,那上面正挂着一个他万分眼熟的东西。

是两年前他去外地旅游给宁楚杳带的一个小白云挂饰。

简锡可从来没挂过这些东西。

宁楚杳的呢?莫阳的目光四散,并没有在宁楚杳的身上发现那个挂饰。

他们俩……

“昨夜辛苦你帮我处理文件了。”似乎是要印证莫阳的怀疑,宁楚杳笑得明眸皓齿,语气中竟然带着莫阳从未听过的温柔。

简锡似乎察觉到什么,淡淡应了一声后,跟随着莫阳的视线也看到了那个小白云。

他昨夜除了宁楚杳,没有跟任何人接触,答案呼之欲出。

简锡很聪明地撤了,他知道有些事得日后算账。

“我先走了。”

那个修长挺拔的身影离开后,宁楚杳感觉到空气中的温度明显降低。

然而阿香正好找到机会,又开始高声说起话来。

“宁宁姐啊,忘记给你说了,马上八点半要来个小花旦,你得去接待下。”

宁楚杳抬腕,已经八点二十了。

“我不是接待部的,让我去?”

她的声音里带着质疑。

阿香闻言,笑眯眯地回道:“小花旦说你是她同学,这才指名道姓要你去。”

“谁啊?”

宁楚杳和莫阳异口同声地询问道。

这一声整齐得有些可怕。

其实宁楚杳心里已经有答案了,还能有谁会让莫阳这么紧张?

睨眼她都能看到莫阳那僵硬的脸色有多么难看。

啧啧,看样子他一时半会是想不起来自己头上或许有个绿帽子的事了。

“叶萌萌。”

这名字一落地,莫阳的脑袋就动起来了。

但是不知道最近是色欲上头还是什么,竟然全部是那个小贱蹄子的勾人模样。

真特么想再好好再来一回。

但是扭过头,看着宁楚杳清冷淡漠的面容,柳眉长舒,明眸善睐,一副清清浅浅的女神样。

说实在的,除去一时冲动外,莫阳还是挺后悔和叶萌萌上床的。

那叶萌萌就是个外围便宜货,给点好处就能上。

可自己身边这个,大学传了四年,说是来头不简单。

莫阳这几年的接触里,虽然对宁楚杳家里的事情知道得不多,但是能从她日常里感觉得出,家境不一般。

那怎么看,叶萌萌没一处能比得上宁楚杳。

想了片刻,莫阳看着宁楚杳要走远了,这才拉着她:“宁宁,接待部你不熟,我去帮你取文件吧,你等我。”

宁楚杳淡笑一声,答应了。

她能不知道莫阳的心思?

害怕正室和三儿碰到一起。

恐怕莫阳还不知道,那个叶萌萌想上他的位,早就把照片和事情向她透露得一清二楚了。

宁楚杳随手扔了煎饼果子,不急不缓地到茶水间接了杯咖啡,还没进接待室的门,就闻到一股呛人香水味。

她压下生理性的不适,踱步而入。

“宁宁,真的是你哦!”叶萌萌满脸惊喜地看着她,特意拿出自己刚拍的自拍照,假装无意道,“你快帮我看看,哪张照片最好看。”

宁楚杳清晰地听到她加重了“照片”两个字。

这是在提醒她什么吗?

“叶小姐,公司内部禁止拍照。”宁楚杳音色冷淡,一点也提不起兴趣来。

叶萌萌看着她淡漠的面容,暗自咬了咬牙。

没想到她这么能忍,自己都做到那份上了,还不知道赶紧从莫阳身边滚开给自己让位!

难不成她根本没收到自己的照片?

“那好吧!没想到宁姐你还在这里工作呀。”

叶萌萌收起手机,趁机炫耀似地摆弄了一下自己指尖上的戒指,“哎,幸好当年我没来这里,这里有什么前途?赚得又少,你看你成天接待别人,多累啊。”

噗。

她还真有脸吹。

宁楚杳暗笑两声,当年叶萌萌和她一起参加校招,叶萌萌的简历HR看了一眼直接就扔了,还被不少人看到了。

因此,叶萌萌没少为这事找补。

“叶小姐,我想你误会了。”

宁楚杳不爱给这种人薄面,“我不是接待部的,而且……”

她顿了顿,“我是决策人。”

这就代表着,如果叶萌萌想和简氏谈代言,必须得经过宁楚杳同意。

话落,叶萌萌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