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莫求君心入深情

莫求君心入深情

春雷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从年少情深,两情相悦,到相爱两厌,互相痛恨,苏清歌和夜允琛一起走过了十年的漫长岁月。曾经的承诺还在耳畔回响,男人却率先变了心,他宠妾灭妻,将她的尊严一寸一寸的踩进尘埃里。夜允琛伤害苏清歌还不够,他还弄死了他们的孩子。她血泪流尽,再也不爱他,再也不要他,他却开始失魂落魄,痛彻心扉。她说让他也体会撕心裂肺的痛楚,她做到了,后来,他悔不当初,而她再也没有回头!

主角:苏清歌,夜允琛   更新:2022-07-16 01: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清歌,夜允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莫求君心入深情》,由网络作家“春雷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从年少情深,两情相悦,到相爱两厌,互相痛恨,苏清歌和夜允琛一起走过了十年的漫长岁月。曾经的承诺还在耳畔回响,男人却率先变了心,他宠妾灭妻,将她的尊严一寸一寸的踩进尘埃里。夜允琛伤害苏清歌还不够,他还弄死了他们的孩子。她血泪流尽,再也不爱他,再也不要他,他却开始失魂落魄,痛彻心扉。她说让他也体会撕心裂肺的痛楚,她做到了,后来,他悔不当初,而她再也没有回头!

《莫求君心入深情》精彩片段

允王府。

三更时分,苏清歌拿着匕首,潜入侧妃房中。

她是允王的正妃,但王爷的心思都在侧妃的身上,前几日苏清歌的孩儿发高烧病情凶险,求来的大夫却被侧妃叫了去,最终导致她的孩子不治身亡。

今日,苏清歌要来问责!

她走到林浅薇的门前,推开门,循着记忆走到林浅薇的床前。

夜色下,依稀可见床上一个人影。

苏清歌扬起匕首飞速落下,掀开被褥却是空的。

她的脸色微变,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讥笑。

“姐姐,你是在偏院住腻了,想抢夺妹妹的正院么?”

苏清歌的眸子一凛,回头看去,林浅薇那张妖冶的面庞映入眼帘。

“有些事,我要问个清楚,”苏清歌苍白着脸,冷冷的盯着她,“世子身体健壮,去了一趟花园却得了重风寒,是不是你干的?还有前几日,你为何要抢我儿的医治大夫?”

“是我又如何,不是我又如何?”林浅薇轻蔑一笑,“像你这般人老珠黄的贱人,霸占王妃之位那么久,谁知道是不是你德不配位的报应呢?”

“报应?”苏清歌冷冷的笑了,目光像是刀子一般刺向林浅薇,“我不与你扯别的,我只问你——前几日你说你心口痛是假的对么,你存心将医治我儿的大夫抢走,就是想害死他,是不是!”

林浅薇见她这痛心疾首的模样,也不想跟她周旋了,盈盈笑了起来。

“是我害的,怎么了?要怪就怪他的生母是你,他就该死!”

真的是她!

她的孩子真的是被蓄谋害死的!

“他只是一个几岁的孩童啊,你怎么能这么丧心病狂!”苏清歌的脸色瞬间惨白,眼睛里全是恨意,“我杀了你!”

她正要朝林浅薇扑过去,林浅薇突然大喊救命,紧接着就有两个侍卫闯进来护着她。

苏清歌有点拳脚功夫,如今又癫狂,两个侍卫压根不是她的对手。

她握着匕首狠狠刺向林浅薇,林浅薇原本要躲,可不知道为何改了主意。

“啊!”林浅薇胳膊被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两行眼泪说来就来:“姐姐,你为何要杀我,世子的死真的不关我的事啊,姐姐你魔怔了……”

而在这时,门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伴随着林浅薇婢女的声音:“王爷您总算来了,王妃一直为难我们侧妃,您快瞧瞧吧。”

苏清歌跟林浅薇不死不休,不管她哀嚎什么,她都要林浅薇死,可她的刀根本刺不到林浅薇的身上,夜允琛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

“王妃,你疯了是不是?”

“王爷,姐姐她……她要杀了妾身……”林浅薇哭着扑进夜允琛怀里。

苏清歌挣扎着,眼神疯狂的冲林浅薇崩溃的嚷着:“你害我的孩子身死,我为什么不能杀你为我孩子报仇!我就要杀了你!”

“够了!”夜允琛骨指修长的手抚摸着林浅薇的香肩,安慰着她,一把将苏清歌甩开。

他满眼失望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她已不是十年前初见时,那个天真烂漫的姑娘。

苏清歌这几日心中郁结,眼眸猩红痛苦的看着他,“你不信我?”

十年前,他们约好了白首不相离,一生一世一双人,可只过了十年,他就变了心。

这便罢了,如今连他们的孩子死了,他也不曾痛一下,还宠着杀人凶手。

呵,何其可笑……

这时,被苏清歌打趴下的侍卫跪了起来,其中一个道:“王爷,王妃闯入侧妃房间要刺杀她,幸好侧妃娘娘躲得快,只伤了手臂,属下救娘娘迟了,请王爷恕罪。”

“苏清歌,你真叫本王失望!孩子病重是你没照顾好,本王不怪你,你为何找侧妃的麻烦?还想要杀她!”夜允琛的眸中彻底泛起狠厉:“既然如此,本王决不可饶你,来人!王妃嫉妒心重,残害侧妃,杖责三十!”

苏清歌的脸色更白,难以置信:“你要……对我动手?”

他不把害死他们害死的凶手绳之以法,竟要对她这个发妻动手?

侍卫上前押住苏清歌,夜允琛毫不动摇,苏清歌眼含清泪,眼底满是绝望,却又凄厉的笑了起来。

“夜允琛,终有一日——你会后悔的!”


三十大板打完,苏清歌没了半条命。

原本她习武之身可以顶得住,但最近实在心力交瘁,近乎昏厥。

她奄奄一息,两个侍卫拉着她的胳膊直接丢到了别院中。

别院十分破落,院子中一堆堆的落叶,房间里布满蜘蛛网。

苏清歌咳嗽了几下,她的身上还在流血,想爬起来,可还没起身就又倒在地上。

“王妃,奴婢来晚了,奴婢来晚了!”清月带着哭腔走进来,急忙将手中的白瓷瓶打开。

用过晚膳,侧妃就安排她除后院杂草,她完全不知苏清歌会去找侧妃,还是方才听到消息,急忙赶回来了。

“奴婢给您上药,明日神医就回来了,奴婢定将他请来给您好好医治一下。”

她口中的神医是苏清歌的朋友,可惜这几月都不在此处,清月哭着说:“奴婢现在给您上白药,您忍着点。”

苏清歌浑身疼痛,眼神苍凉而空洞。

她得活下去,孩子的仇还没报,仇人还没死,她不能倒下,不能……

清月给苏清歌上完药,苏清歌一声未吭,被清月搀扶着起身,到榻上歇下。

翌日一早,清月就去找了神医来。

“墨轩神医,您快劝劝我们王妃吧,今天早上厨房送来了饭菜,她也没吃。”

墨轩给苏清歌开了一副内服的药,又号了脉。

苏清歌的皮外伤不打紧,主要是心病难医……

“王妃,人死不能复生,你还年轻,养好身子还能有孩子。”墨轩年近四十,皱着眉头劝。

“我没事。”苏清歌轻声说道,她看向一旁,让清月到偏院找来世子遗物,怔忪的瞧着,眼泪一滴一滴落下。

墨轩神医瞧着,长长的叹了口气,给她多开了几幅药。

神医走后,苏清歌喝了药正在睡着,只听到门啪的被推开,来人是夜允琛。

苏清歌有气无力,眼神憎恨,“你来干什么?”

夜允琛的眸光瞥向遗物,目光微怔。

苏清歌以为夜允琛要将遗物带走,将遗物揽在身后,戒备地盯着夜允琛。

夜允琛的唇边泛起一抹冷笑,目光凉薄地看向苏清歌:“如果你愿意好好的,别惹事,本王便既往不咎,放你出别院。”

说罢,夜允琛将手中的药给苏清歌。

苏清歌冷冷的笑了,“用不着,我不想见你,你走吧。”

夜允琛眸色一沉。

他好心送药,她竟然不领情?

苏清歌小巧的下巴被一只手粗暴捏住,夜允琛强行将她的脸扳过:“苏清歌,你要知道,你的生死捏在本王手里,懂么?”

“那就请王爷赐死我,我也好与孩儿团聚。”苏清歌反唇相讥。

夜允琛掐住苏清歌雪白的脖颈:“你当真想死?只要你不在惹是生非,你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王妃,你给本王想清楚!”

若不是看在十年夫妻情分上,看在世子过世她心里伤心的份上,他现在就能掐死她。

“高高在上的王妃,呵,那又如何,能换回我孩子的命吗?”苏清歌厌恶的笑了,“如今我看到你,就好像看到了包庇刽子手的从犯,让我愤怒。”

“够了苏清歌,本王知道你嫉妒侧妃,才将孩子的死推到她的身上,但本王也清楚明白的告诉你,她不可能害世子!你不要总给本王甩脸色。”

夜允琛烦躁。

哪个王爷没三妻四妾,成亲十年,他只不过是出于新鲜感纳了个清倌人为妾,苏清歌就一直跟他吵闹不休,平日里就与侧妃各种不和,更惹得他心烦。

苏清歌想甩开夜允琛的手,只是力气太小甩不开。

“要不想看到我甩脸色,你就杀了我!夜允琛,有本事你杀了我!”

夜允琛眸光一凛:“想死,没那么容易!本王好好好折磨你。”

说完,他猛地将一旁的药洒在苏清歌被杖责的伤口上。

“啊!”

房间内响起苏清歌痛苦的喊声。

其实这药是药效太猛,但对于愈合伤口很有用,果然没过一会儿,苏清歌腿上的伤就好了许多。

清月站在门外听到惨叫声急了,端着一盏补汤进门,补汤是她用银簪子从厨房换的。

“王妃,您早上吃的少,现在用一碗补汤补补身子吧。”

夜允琛目光瞥向清月,清月吓得一哆嗦。

夜允琛冷笑:“看来王妃在别院过的很自在,但本王看你完全没有反省之意,你配喝吗?”

“我是不会反省的,王爷真看我不顺眼,不如给我一张休书。”苏清歌一字一句说道。

“王妃!”清月急了,忙跪下哀求夜允琛:“王爷,王妃是心急,所以言语冲撞了王爷,请王爷恕罪,请王爷恕罪!”


“王妃!”清月急了,忙跪下哀求夜允琛:“王爷,王妃是心急,所以言语冲撞了王爷,请王爷恕罪,请王爷恕罪!”

-----------------

夜允琛的目光重新回到苏清歌身上,他发觉苏清歌的眸色中并未有悔意,胸口不由激起怒意,“王妃想要休书?”

“是!”苏清歌重重说道:“凉薄之人,不配与我偕老!”

她这是骂他背信弃义。

夜允琛更恼怒了,“本王告诉你,想都不要想,你就是死了,也是本王的王妃!”

夜允琛转身要离开,苏清歌重重的咳了起来,眼底有滔天的恨意,“倘若不给休书,王爷就等着我的报复吧。”

“呵,”夜允琛冷笑:“冥顽不灵!”

他丢下一句话,径直离开。

清月带着哭腔劝苏清歌:“小姐,您为什么不告诉王爷您的心意呢,世子没出事前,您不是想要与王爷和好的吗,还辛苦的为他绣了一套护膝,将手都扎破了,您为什么今天不送给他。”

“护膝?”苏清歌重重的咳着,眼神冷酷,“我差点忘了,我还为他绣了一双护膝,清月,去取来。”

清月以为王妃要和王爷和好了,急忙去取,没想到苏清歌拿到了护膝,直接将它剪碎。

清月瞪大了眼睛。

“王妃……”

“不要说了,”苏清歌重重的咳着,闭上了眼睛,“清月,从此我与王爷,一刀两断,你只需明白这一点即可。”

清月的眼泪掉下来,又不敢多说:“是……”

苏清歌说道:“今天早上的补汤,是不是用你首饰换的?”

清月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发髻,勉强扯唇笑:“奴婢要了首饰也没用,换了就换了。”

苏清歌轻微喘息着,夜允琛来这一趟让她耗了不少精力。

这时,苏清歌又看到清月手腕子上的淤青,她眸子一紧,握起来问:“谁拧的?”

“没事,没事……”清月往后缩着,苏清歌扶住清月的肩膀:“是不是林浅薇的丫鬟为难你了?”

原来是清月到厨房换取补汤时,林浅薇贴身婢女嘲笑她,还伸手拧了她,说主子不得宠,奴婢连狗都不如。

听完清月的话,苏清歌将夜允琛送来的药猛然摔在地上。

这一对男女,欺人太甚!

“王妃,奴婢真的没事!”

苏清歌看着受了委屈的清月,只恨自己没能力护住婢女。

到了夜间,还未至一更,苏清歌就听到正院传来嬉笑声。

别院离着正院甚远都能听的清楚,可见夜允琛与林浅薇今日嬉闹的火热。

清月端着晚饭走来:“娘娘,今晚厨房给的饭菜还算新鲜,您趁热吃吧。”

苏清歌打开来看,一碟炒鹌鹑,一盘花菜,一盘酒酿鸭子,还有两大碗米饭。

她身弱,吃的慢,晚膳未用完,就听到外头两个婢女在高声说:“王爷对娘娘可真好啊。”

“是啊,刚赏了我们娘娘一株南海大珊瑚,据说只有王妃和宫里的娘娘才能用珊瑚呢。”

“还有啊,我们娘娘喜欢江西蜜柚,大夏天的王爷竟然真的给弄了蜜柚来,可见娘娘在王爷心中分量之高啊。”

“谁说不是呢。”

俩婢女如同一唱一和,声音越来越高。

一听就是林浅薇派来给她添堵的,苏清歌已经对夜允琛心死,她不在乎他们说的这些,可她却记得要好起来,要为自己的孩子讨一个公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