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战神太子成了我的小跟班

战神太子成了我的小跟班

飘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她被心上人与闺蜜联手陷害,连累整个家族全部被斩。一朝重生,她步步为营,发誓要为家族洗刷冤屈,报仇雪恨。你来我往之间,她对季烨宸心生情意,却发现自己只是他计划中的一步棋。当误会慢慢解开,原来,她误会了他。这一世,终将以幸福开始!

主角:萧楚依,季烨宸   更新:2022-07-16 02: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楚依,季烨宸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神太子成了我的小跟班》,由网络作家“飘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她被心上人与闺蜜联手陷害,连累整个家族全部被斩。一朝重生,她步步为营,发誓要为家族洗刷冤屈,报仇雪恨。你来我往之间,她对季烨宸心生情意,却发现自己只是他计划中的一步棋。当误会慢慢解开,原来,她误会了他。这一世,终将以幸福开始!

《战神太子成了我的小跟班》精彩片段

衙役押送着囚车到达刑场,车内一阵阵腐烂血腥味传来,粗沉的锁链在晃动中传来啷当的声响,枷锁压得萧楚依只能弓着身子。

她跪在刑场之外,披散着头发,满目猩红。

场上,是她已经被送上了断头台的双亲。

她挣扎着但是却根本无法挣脱,没有人理她,甚至没有人向她投来同情的目光。

斩令下,刽子手高举起刀。

萧楚依疯狂摇着头,她被自责淹没,不住磕头,额头上血污粘连着发丝,颤抖着哭饶:“求求你们,都是我的错,不关他们的事,我来死,我来赎罪,别杀他们!”

“楚儿。”

萧父脸上沧桑,全然没有了昔日官场时的风华,他跪在刑场之上,看着自己的女儿满是疼惜:“爹娘不怪你,唉......”

这叹息,带着凛冽寒风,让萧楚依更是愧疚难当。

一声令出,长刀挥下,萧楚依身子猛地一颤,眼睁睁看着父母人头落地:“爹娘--”

血溅在她的脸上,仿佛滚烫的铁水,她呆滞了片刻之后无可抑制的长嚎痛哭起来,近乎崩溃。

眼看着一旁的萧楚轩也要被押送上场,萧楚依想要拦住,但是她那微薄之力根本无法撼动精壮的衙役,眼中死灰一片。

相较于撕心裂肺的萧楚依,被押上场的萧楚轩缄默不言。

他满身狼狈,只是那双眼睛似狼,将所有仇恨掩藏,忽然目光一顿,落在了刑场边的华贵马车上。

这本来就是一场为萧家所设的局,将他们一家上百口人,尽数算计进去。

而就车帘掀开的一刹,萧楚依眸中像是死灰复燃一般地重新又了星星点点地光芒。

苏铭羽一身玄色锦袍,从华贵地马车上施施然地走了下来,从容地掸了掸衣袍,神色淡漠,似乎根本就不认识刑场上的这一家人。

她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似的想要拼命扑过去,两个高壮地衙役差一点就没有拉住她。

“殿下!太子殿下!”

萧楚依修长的手虚空往苏铭羽的方向抓了一把,声泪俱下。

“殿下你知道的,我父亲不会谋逆,我弟弟更不会参与什么造反之事,一定是有人冤枉,你救救我们!”

“都是我的错,萧楚轩不是我萧家血脉,我求求你,放过我弟弟吧,放过他,我一个人来赎罪!”

萧楚轩眸光微动,眼眶都红了,死死咬着牙关隐忍不发,握成拳的手上青筋乍现,将所有的仇恨悲愤咽下。

萧楚依哭声太让人动容,众人都有些惊动,就连行刑的官员也都不由自主地看向苏铭羽。

苏铭羽居高临下地看着跌入泥潭的二人,目光没有一丝怜悯,尽是嫌恶。

忽然,先前苏铭羽乘坐地那辆马车帘子被轻轻地拨开了,一个妆容精致地华贵女子由侍女搀扶着走了下来。

她用绣帕轻轻捂着口鼻,眸中带了一份自得地讥诮,走到了萧楚依的面前。

“姐姐,你就别挣扎了。”

她柳眉一蹙,一副可怜楚楚地模样,微微倾身凑到了萧楚依的耳边......


“都到了这时候,你竟然还想着向殿下求情,你以为,他不知道你们是被冤枉的?”

萧楚依嘴巴张着,血泪流入口中,只剩下满嘴腥味。

她眸子瞪的吓人,死死地盯着柳洛雪,那目光像是一把刀,能将人脸上的肉都剜掉。

柳洛雪看着她的神色,脸上的笑意更甚,声音带了三分刻薄:“你们家如今有着下场,还不是怪你蠢?中了我和殿下的圈套,可惜啊,你们萧家世代忠烈,却偏偏因为你--绝了后。”

她轻笑着,直起身子,鬓上的步摇轻晃,铃啷作响。

忽然之间,一旁的萧楚轩眸光如薄刃,斜斜飞来,让柳洛雪只觉得后背一凉,她故意挑衅道。

“再瞪我也没用了,谁让你走错了路,拉着一家老小给你陪葬呢?”

“听说冤死之人,会化为厉鬼。”萧楚轩冷不防地说了一句。

蓦然抬眼,那一眼直穿灵魂,他咬牙切齿,声音带着几分凄厉与孤寒飘渺:“我会让你给我陪葬的,你的下场绝对会比我们惨千百倍,我咒怨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语调带着死气,反而瘆人得令柳洛雪有些心虚,后又为自己的心虚十分懊恼,冷哼一声转身向苏铭羽。

“殿下,您瞧瞧,他们还不服气呢?”

柳洛雪拉着苏铭羽撒娇,眸光中却尽是狡黠狠毒。

她俯身贴耳到萧楚依的耳边,一字一句都像刀子:“亲眼看着自己家人一个一个死在自己面前的感觉,姐姐,你慢慢体会哦。”

说完,便抚了抚步摇,挽着苏铭羽走到了审案台上。

苏铭羽脸上并无多余地神色,拂了拂衣袖坐下,声音冰寒对着一旁愣愣看着自己的行刑官道:“皇上谕旨刺死,本宫受命监察,现如今时辰到了,还不行刑,怪罪下来,是大人的不是,还是怪我监管不力?”

一旁的刑官愣了一下,登时忙不迭地点头道:“是,下官这就命人行刑。”

苏铭羽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将即将坠入万丈深渊的萧楚依手中拽着的最后一根纤弱的藤都斩断了干净。

“不--”

她仓皇回头,只看见刽子手将酒喷在砍刀之上。

她还没有回过神来,话音未落,令牌被抛落在地,一旁的匝刀忽然落下了,血溅开数尺。

灼热的血落在了萧楚依的脸上,她扭头便看到了跌落在地上的人头,她忽然就像是疯癫了一般哭了起来,只是极度地悲伤让她发不出任何声音。

“你们--”

萧楚依身子因为愤怒仇恨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眼睛几乎要落出眼眶。

她牙齿都快要被自己咬碎,若不是被按着,恨不得扑上去咬掉柳洛雪身上的肉。

她到了如今才看透他们两个人的真面目,真是可笑至极。

到如今,她哭都哭不出来了,只剩下无尽的怨恨,恨得肺腑都要炸裂。

“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萧楚依疯癫般地诅咒:“总有一日,你们会比我的下场还惨!你等着!”

“好,我等着。”

柳洛雪拢了拢手,笑容冷了几分,转身朝苏铭羽走了过去。

“时辰已到!斩立决!”

刑官抛出令牌,萧楚依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指甲已经掐入了肉中。

刀落,血溅,一切落了尘埃!


廊下,侍女步履匆匆端着汤药走着。

忽然,拐角处,一个倩丽身影走了过来,两人迎面撞上,茶盏砸落在地。

“啪--”

清脆的一声像是砸在耳边,萧楚依猛然惊醒了过来,一身冷汗,坐起来胸口仍是起伏不定。

她只觉得头脑发昏,按着脑袋,倒吸了一口冷气。

自己不是死了嘛?这又是在哪里?

“眼睛没长么?”

外间一个熟悉的跋扈声音传来,萧楚依彻底清醒了过来,手下意识地抓着身下地被褥--这是柳洛雪的声音!

那些仇恨与血腥的画面还在眼前回访,萧楚依陷入仇恨之中,有些发怔。

“郡主?您醒了?”

小丫鬟的声音传来,绕过屏风,见她坐起来忙上前拿了一旁的披风给萧楚依披上,关切道:“您才大病,现在可不能再受风寒了。”

郡主?

萧楚依看着自己地手指,十指纤细肌肤白的近乎盈透,能看得到指尖细微地血管。

这不是她的手?

这里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东宫,若是要论宫中能够住在此处的郡主,怕是只有一人了--苏冉墨,当今太后最宠爱的小郡主,可比公主。

一道惊雷炸在萧楚依的耳中。

她脑海中浮现一个大胆恐怖的念头--她当真重生了,只是重生在了这娇弱得宠的小郡主身上。

她拢了拢身上的披风,屏住呼吸仔细听着外面地谈话。

柳洛雪脸上全然不同于在人前地温和无害,吊着眉梢训斥着眼前地丫鬟:“这是给郡主的汤药,你也敢弄撒了?!瞎眼的东西!”

那丫鬟吓得趴在地上身子直颤抖着,连忙认错。

“还不去重新给我弄一碗来!”

只听柳洛雪的呵斥声逐渐近了,萧楚依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她眸中灵光一闪,招呼了先前给自己穿披风的丫鬟到床边,贴耳过去轻轻说了什么。

她目光如寒冰般凌冽,轻轻呼出了一口气。

既然重生了,那以前的旧账,总归是要算的。

如今,就要用苏冉墨的身子,叫那对狗男女都没有好下场。

她话音刚落,便听到珠玉环佩的声音。

“郡主醒了?”

柳洛雪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脸上端着笑,可是笑意深处却是满满的敌意,是萧楚依以前一贯瞧见的和善,可如今她只觉得厌恶。

柳洛雪丝毫未觉眼前的人对她抱有多大的杀心,装模作样地嘘寒问暖着,眼见着丫鬟将汤药端了进来,她笑魇如花。

一副亲昵的模样亲自端着汤药:“这药啊是宫中太医院张院首亲配,妹妹这病......”

“哐当!”

汤药才递到面前,萧楚依一伸手,便直接将药碗打翻在地。

药汁洒落一地,溅在了柳洛雪身上,引得她尖叫了一声,脸上露出了几分气急败坏:“妹妹这是做什么?”

萧楚依望着她,黑沉的眸子就像是寂灭的死水,将仇恨全部埋葬其中。

她身子倚在床榻之上,嘴角挑起一抹弧度,只是笑意冰冷:“你算个什么东西,庶女而已,也配叫我妹妹?”

“你说什么?!”

柳洛雪未曾想会被突然发难羞辱,整个人一愣,脸上的笑意再也假装不住。

“耳朵不好了?”

萧楚依合上眼,拔高了几分音量:“我自幼养在太后膝下,与公主们方称姐妹,你不过是个养在这宫中供人赏玩的低贱货色,还敢与我攀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