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逆天龙皇

逆天龙皇

天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轩秦是幸运的,他竟然经历了两世!前生,他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成为了睥睨一切的万古大帝!可是在证道永恒之际,却遭遇最信任之人的偷袭,因此神魂魄散,不幸殒命。在沉睡了一万年之后,叶轩重生回到了现世,成为了一个受尽白眼的上门女婿。一无是处不可怕,备受欺凌也不可怕,赘婿自此踏上了一条无敌之路……

主角:叶轩,秦诗雨   更新:2022-07-16 02: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轩,秦诗雨 的女频言情小说《逆天龙皇》,由网络作家“天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轩秦是幸运的,他竟然经历了两世!前生,他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成为了睥睨一切的万古大帝!可是在证道永恒之际,却遭遇最信任之人的偷袭,因此神魂魄散,不幸殒命。在沉睡了一万年之后,叶轩重生回到了现世,成为了一个受尽白眼的上门女婿。一无是处不可怕,备受欺凌也不可怕,赘婿自此踏上了一条无敌之路……

《逆天龙皇》精彩片段

“我死了吗?”

“不,我活出了第二世。”

叶轩悠悠转醒,清澈眸子中浮现万古沧桑:

“死后一万年,又转世回秦家了吗?太苍天,太皇天,你们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宰了你们。”

前世。

他贵为万古天帝。

睥睨八荒六合,横扫诸天万界。

可惜超脱天道的时候,遭遇偷袭,功亏一篑。

“也不算彻底失败,要不然也不会活出第二世。”叶轩动了动身体,融合两世记忆。

砰!

一声爆响。

房门突然被踹开。

一个青年怒气冲冲的进来:

“叶轩,我姐姐被执法堂抓了,你竟然还有心情睡觉。”

叶轩眉头一皱,这人是自己的小舅子,秦飞扬:“到底怎么回事,诗雨好好的,为什么会被抓?”

“都是因为你。”

秦飞扬气不打一处来,怒骂道: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废物,嫌弃我姐姐太丑了。”

“所以姐姐为了你能够留住你,铤而走险偷窃宝库中的青颜丹,结果被当场抓获。”

叶轩浑身一震,咬牙道:

“这个傻丫头。”

秦诗雨是他的妻子,也是他的青梅竹马。

不仅不丑,相反格外的美丽,是当之无愧的秦家第一美人,只是修炼出了一些问题......

“让开!”

叶轩夺门而出。

一路穿越亭台楼阁,宫阙玉宇。

终于看到了一座巍峨的玄黑殿堂,直接闯了进去。

“执法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一众执法长老凌空虚渡,云霞缭绕,高高在上,恍若谪仙人。

执法堂主更是恐怖,宛若一颗小太阳,高悬大殿之上,迸发灿烂金光,散发出灼热威压,简直就是一尊下凡神人。

然而。

叶轩压根不放在眼里。

四下扫视一圈,发现了孤零零的秦诗雨。

她纤瘦如莲,一袭白衣,隐隐有出尘之姿,脸上罩着一块白纱,看不清容貌,只能看到一头白发。

此刻她身上还捆着一条银灿灿的锁链。

“诗雨,你没事吧!”

叶轩关切道。

“叶轩,对不起。”

秦诗雨目光哀切,自责的低下了头。

“几位长老,我姐姐是无辜的。”秦飞扬也跟了过来。

他指着叶轩,大泼脏水:“都是这个叶轩,指使我姐姐偷窃青颜丹,你们要罚就罚叶轩。”

秦诗雨惊慌道:“飞扬,你胡说什么,是我鬼迷心窍盗丹,不关叶轩什么事情。”

姐弟二人争执。

大殿之上。

云霞涌动,五光十色。

一群执法长老隐匿其中,窃窃私语:

“想不到昔日秦家第一美人,竟沦落为窃贼。”

“我之前很看好秦诗雨的天资,可惜她怪病缠身,越修炼越衰老,古怪至极。”

“所以她想盗窃青颜丹,恢复青春。”一个女长老戏谑,带着玩弄的心态,轻轻一抬手。

呼——

骤起大风。

席卷整个执法殿堂。

秦诗雨脸上的面纱,被吹了起来。

她脸形很完美,眸子宛若一剪秋水,闪烁灵光。

但是皮肤褶皱,白发胜雪,根本不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葱少女,更像是八十岁的老妇人。

“不要看!”

秦诗雨惊慌失措。

急忙盖住面纱,双手抱头。

眼中闪烁泪花,无法接受丑陋的自己。

“欺辱我妻,你活腻歪了吗?”叶轩护在妻子面前,双目迸发冷光,直指执法长老。

那女长老眉头大皱。

一个肉身蝼蚁,竟敢挑衅法门。

嫌命太长了吗?我一根手指头就能碾碎你。

“休要胡搅蛮缠。”大殿之上,执法堂主光芒璀璨,一开口就是轰隆声响,压迫全场:

“秦诗雨目无家规,盗窃青颜丹,人证物证俱在,念在认错态度良好,受罚一百火鞭,就不在追究。”

秦飞扬吓得脸色煞白。

执法殿的火鞭,可是用火蛟筋祭练而成。

一鞭子下来,能够抽裂一头铜牛,虽说姐姐修为傍身,但是一百火鞭,都能抽成肉泥了。

“不行!”

叶轩冷冷一喝。

绝不允许秦诗雨受到一点伤害。

“阻拦执法者,沦为同罪,亦是一百火鞭。”

执法堂主金光灿灿,声音轰隆,带着不容置否的权威。

“叶轩,都是我的错,我不想连累你。”秦诗雨急坏了,恨不得把叶轩给赶出去。

秦飞扬已经吓懵了,缩着脑袋,想离开执法大殿。

叶轩却是目光平静。

心念一动,便想出了一个救人计划,高声道:

“秦诗雨盗丹未遂,而且已经认错,要是杀了,那显得家族太过绝情,也没必要。”

“不如我还你们十颗青颜丹,抵过秦诗雨的惩罚。”

此话一出。

一群执法长老目露诧异:

“口出狂言,这个外姓废物是疯了吗?”

执法堂主双目眯起,冷声说道:“叶轩,你知不知道一颗青颜丹,价值一万灵石。”

“知道!”

叶轩胸有成竹:

“十天之内,奉上十万灵石。”

执法堂主心念一动,能给家族创收,倒也不赖:

“狂妄的小子,就给你十天时间,要是做不到,你与秦诗雨同罪,受一百火鞭。”

几个执法长老补了一句:“传令下去,告诉城门的守卫,不准叶轩秦诗雨离开秦城。”

他们压根不信叶轩拿出十万灵石,倒是极有可能跑路。

叶轩也懒得和他们解释。

“告辞!”

他拉着秦诗雨。

就离开压抑的执法大殿。

还没走多远,天边飞来一头白鹤。

翼展两丈,羽毛洁白,神俊非凡,扶风而飞。

而白鹤背上,坐着一对夫妻,一看见秦诗雨,立马落地。

“小雨,你怎么样?”丈母娘萧玉兰关切道。

“怎么好端端的,被执法堂给拘了。”岳父秦陆山担忧道。

秦飞扬没好气道:“都是这个废物,埋汰我姐太丑了,所以我姐才会盗窃青颜丹。”

丈母娘一听,瞬间炸毛了,指着叶轩的鼻子骂道:“叶轩,你这个经脉阻塞的废物,当初我女儿是秦家第一美人的时候,也没有嫌弃你,与你成婚。”

“现在她得了怪病,你却开始嫌弃她,白眼狼一个。”

叶轩无语一笑。

他从未嫌弃过秦诗雨。

相反不断寻找治愈怪病的法子。

所以没日没夜苦读古籍,结果晕倒过去。

这次觉醒了前世的天帝记忆,知道许多太古辛秘,也一眼看出了秦诗雨怪病的根源:

“秦飞扬,你别给我泼脏水,我可没有嫌弃诗雨,而且我已经找到了治疗怪病的法子。”


叶轩一开口。

一家人都愣住了,瞪大眼睛。

“就你,能治好小雨?”秦陆山一脸的不相信。

萧玉兰不屑的撇撇嘴:“别吹牛了,丹香楼的徐大师都治不好小雨的病,你又算老几。”

“他当然治不好,因为诗雨根本没病。”叶轩目光灼灼,有充足的信心,恢复妻子的容颜。

秦诗雨也不相信丈夫有这种本事,但是任何一丝恢复希望,她都想试一试:“既然我没病,为什么越修炼越衰老?”

叶轩微笑道:

“因为你天资超凡。”

“乃是冠绝秦家,未来无限的霜月王体。”

“可惜宗人府的长老太废了,看不出你的神异,也不给你足够的修炼资源,所以越修炼越亏空。”

霜月王体?

一家人面面相觑。

然后露出一副看白痴的眼神。

“废物,你知不知道王体多么稀有,那是等同麒麟幼崽,真龙子嗣的存在。”萧玉兰瞪了他一样。

秦陆山摇摇头,感慨道:“我们秦家百万人口,传承悠久,可惜三百年都不成诞生一位王体。”

“叶轩,别说了。”秦诗雨羞红了脸,觉得丈夫吹过了,王体天生大气象,注定要纵横十方的存在,自己可比不了。

秦飞扬双手环抱,一副鄙夷眼神,讥诮道:“废物,别给我转移话题,你还没说怎么治好我姐姐呢?”

“散功!”

叶轩直截了当:

“我找到一门《散功返元法》”

“再配合我的一帖药剂,诗雨必然重回青春。”

丈母娘萧玉兰彻底憋不住了,愤怒道:“叶轩,你是不是故意给我们家找不痛快啊!”

岳父秦陆山冷哼道:“家族供奉按照修为划分,小雨肉身十重的修为,要是废了,咱们每个月少几十块灵石呢!”

修炼第一境界,肉身境。

淬炼肉身,壮大气血,能手撕虎豹。

秦诗雨,秦飞扬都在此境界,而叶轩肉身三重。

修炼第二境界,练气境。

吐纳灵气,能够使用法器,百步飞剑。

秦陆山,萧玉兰都是练气一重,资质只能说是一般。

修炼第三境界,法门境。

凝聚真元,拥有拔山倒树的可怕力量。

只要达到法门,就能成为秦家长老,据说执法堂主的修为达到了法门十重,凶名赫赫。

“对了!”

秦飞扬一拍大腿:

“爹娘,差地忘了和你们说。”

“刚才叶轩夸下海口,为了给姐姐赎罪,要十天之内,拿出十万灵石,熄灭执法堂的怒火。”

十万灵石!

两夫妻惊呆了。

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你疯了吗?知不知道十万灵石是什么概念。”

“我们全家一月俸禄也才三百块灵石,不吃不喝三十年也凑不出这么多灵石啊!”

秦诗雨都快急哭了:“都怪我,鬼迷心窍去窃丹,爹,能不能和爷爷求一下情,我真的知错了,再也不敢了。”

她的爷爷正是秦家家主,神通广大,神威凶横,只要他一句话,强硬如执法堂主,也要服软,放弃追责。

“难啊!”

秦陆山无奈长叹一声。

她的母亲,只是一个小小的秦家婢女。

因为秦老爷子酒后乱性,这才生下了资质平平的他。

要知道老爷子几十个孩子,自己属于垫底的存在,加上母亲的缘故,极其不受待见,求情谈何容易。

“老爷子连你爸的名字都记不清,又怎会管你死活。”萧玉兰翻了个白眼,毒辣道:“还不如做伪证,说是叶轩主谋,把锅甩到他头上,你也少受一些苦。”

秦飞扬点点头,他也是这个意思,叶轩只是一个废物,一个外人,若是死了换回姐姐的生机,也是不错。

“绝对不行。”秦诗雨无法接受,据理力争。

一家人吵了起来。

“行了!”

叶轩抬手打断,笃定道:

“放心,十天之内,我一定弄来十万灵石。”

秦飞扬等人不屑一笑,恍若看着一个跳梁小丑:“一个肉身三重的废物,我看你连十块灵石都没有......”

他们心中不忿,还想继续嘲讽。

“我说行,就一定行!”

叶轩冷哼一声。

背脊笔直,目光深邃。

展露出昔日万古天帝的一丝风采。

仿佛是脚踩大地,肩扛苍穹,带着侵吞日月的气魄。

“你......”

一家人都被吓到了。

那一头白鹤更是瑟瑟发抖。

“这头白鹤借我代步,我要去一趟坊市。”

叶轩只是肉身武者,本质上只是一个凡人,只有成为练气修士,才有资格御器飞行。

所以暂且借助灵兽代步。

“唳——”

一声鹤鸣。

白鹤驮着叶轩。

展开双翼,乘风而去。

留下了原地懵逼的一家人,许久回过神。

“刚才怎么回事。”秦诗雨心灵震颤,只感觉丈夫在一瞬间无比伟大,令人窒息。

“这个废物,居然骑走了我们家的白羽鹤!”萧玉兰看着消失天际的白羽鹤,气的直跺脚。

秦陆山则是拿着一块玄铁御兽牌,难以置信道:“没有御兽牌,他是怎么控制白羽鹤的。”

“反正他跑不了,要是十天拿不出十万灵石,就把他踢出去顶包。”对于一个死人,秦飞扬不想深究。

白羽鹤速度很快。

宽大翅膀扇出阵阵旋风。

叶轩端坐在鹤背上,不动如山。

向下眺望,能看到整座秦城的瑰丽风貌。

琼楼玉宇,鳞次栉比;宝塔金殿,美不胜收;清澈的河流蜿蜒整座城池,蒸腾氤氲;几座翠峰拔地而起,洞府含光。

时有修士御剑飞行,也有雅客乘鹤扶风。

天边更是一片艳丽火烧云。

“秦城!”

“我又回来了。”

叶轩不由得感慨一笑。

前世,他也是秦家人,也在秦城长大。

可惜他与秦家不和,最后随了母姓,也叫作叶轩,没想到第二世,依旧长在秦城,依旧叫做叶轩。

“秦家好歹是皇道世家,居然没落成这样,焚天古皇留下的大阵,也残破的不成样子。”

叶轩看着天边的火烧云,那是杀阵的一部分,蕴含绝世杀机,就算一百个执法堂主强闯秦城,也会被烧成灰烬。

所以没有一个人觉得,叶轩能够逃出秦城。

“灵石坊,终于到了。”

叶轩乘鹤落下。


“南山矿脉最新一批的灵石矿。”

“低价抛售灵石矿,走过路过别错过。”

“这块灵石原矿,可是我废了老鼻子劲挖出来的。”

灵石坊市,熙熙攘攘。

叶轩闲庭信步,决定在这个地方捞上一笔。

“老板,这块石头多少?”他捡起一块蜜瓜大小的原石,黑不溜秋的,渗出丝丝灵力,但看不清内部品质。

所以能不能开出好石头,一靠眼力,二靠运气。

“一百灵石!”

地摊老板伸出一根手指。

“我没灵石。”

叶轩淡淡说了一句。

他是外姓人,可没有秦家俸禄。

和秦诗雨成婚后,也是住在岳父母家,等同于入赘。

“但是我家里有钱,要是这块矿石开不出一百块灵石以上,我就把白羽鹤送你。”

地摊老板吓了一跳。

看向叶轩的眼神,满是古怪之色:

“小子,一头白羽鹤三千灵石,你真的舍得吗?”

叶轩淡淡道:

“放心,君无戏言。”

咔嚓!

一敲矿石。

黝黑原石裂成两半。

露出了蓝宝石一般的质地,灵光闪烁。

地摊老板的脸色却垮下去,感觉亏了三千灵石,心痛。

“水灵石,这种品质,绝对是中品灵石,小哥,我出一千多块灵石,卖我如何?”一个满脸市侩的修,拿出一个储物袋,笑眯眯的挤了过来。

他是灵石贩,来往坊市,依靠倒卖灵石赚钱。

“可以!”

叶轩点点头,说道:

“不过你这储物袋,必须送我。”

他之前混的太差劲,身边连一个储物袋都没有。

“小兄弟,你还真精。”灵石贩苦笑一声,储物袋一百灵石一只,而这块原石最多一千二百灵石。

这笔生意下来,他最多也就赚几十块灵石。

不过终究也是赚了。

当场交易。

叶轩有了第一笔财富。

也不耽搁,继续寻找有价值的矿石。

“这小子踩了狗屎运,怎么又开出一大块灵石!”

“神了,又中一块,价值八百灵石!”

“他有透视眼吗?”

坊市不大。

叶轩接连开出灵石。

自然引起了大量修士的围观。

他们跟在叶轩的背后,一边观摩,一边啧啧称奇。

“老板,这一块矿石我要了!”叶轩并不在乎,前世见惯了风浪,暴露一点神异又如何。

“五百灵石!”老板直截了当。

“等一下。”

忽的。

背后传来一道声音。

人群之中,走出一个赤发少年。

双目含光,面容俊朗,一袭火蚕丝的华袍,热力惊人。

“六百块灵石,这块原石我要了。”

叶轩眉头一挑,抬价道:

“我出七百灵石。”

不过。

老板不敢接茬。

而是抱着灵石,献给赤发少年:

“既然旭少爷想要,那就五百灵石,权当卖个人情。”

叶轩虽然出价最高,但是完全被无视了,周围人见此,觉得很正常,小声议论道:

“原来是七杰之一,秦旭。”

“二十出头,就已经练气五重,果然天资非凡。”

“那可不,谁叫他是丙火灵体,能卖他一个人情,这地摊老板赚大发了。”

叶轩摇摇头。

他听说过秦家七杰的名头。

乃是秦家年轻一代最杰出的七人,个个都是灵体。

“秦家真的没落了。”叶轩回想起前世,一万年前,秦家也有七杰,不过个个都是王体。

和他们一比,秦旭提鞋的资格都不配。

“一千灵石!”

秦旭打开这块矿石。

是一块中品火灵石,价值极高。

不由欣喜一笑,还用玩味的眼神,打量叶轩。

叶轩懒得搭理。

转身离开。

然而。

秦旭不打算放过。

跟在他的背后,伺机截胡。

“不长眼的东西。”叶轩暗暗冷笑。

他找到一块半人高的灵石矿,问道:“老板,多少钱?”

“小哥,有眼光,这可是整个灵石坊市最大的矿石,只出售三千灵石。”摊主热情推销。

“我要了!”

秦旭直接插了进来。

丢出一袋灵石,不容置否。

“原来是旭少爷,阔气,真是阔气。”

那摊主欣喜若狂,接过储物袋,连忙献上原石。

对此。

周围看客回过味来:

“旭少爷摆明要截胡,这小子要倒霉了!”

“没办法,修真界弱肉强食,只怪这小子实力太弱,才肉身三重。”

“可悲啊!有这等眼力,却没有对应的修为,如同小孩持黄金过闹市,迟早要遭劫。”

有些人幸灾乐祸,有些人微微叹息。

秦旭得意一笑。

一副高高在上的嘚瑟模样。

不过一破开这块原石,笑容瞬间僵硬住了。

半人高的矿石,竟然只是一块废石,没有开出一块灵石。

“为什么会这样!”秦旭脸都绿了,三千块灵石打水漂,这个损失难以接受。

叶轩笑而不语。

算是给这个家伙一个教训。

掂量掂量储物袋,这一次赚了一万灵石。

坊市中已经没有好石头。

该离开了!

“站住!”

秦旭气急败坏。

拦在前面,眼中迸发怒火:

“臭小子,你是不是故意引导我买废石。”

“对!”

叶轩轻笑一声:

“怎么,还嫌亏的不够?”

秦旭宛如被踩了尾巴,气的炸毛,堂堂秦家七杰之一,居然被一个肉身蝼蚁给摔了。

“很好很好!”

他深吸好几口长气,才压制心中怒火,冷冷道:

“小子,你很有本事,那些强大修士的神念,也难以完全看清楚灵石矿的品质。”

“你却能百发百中的,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称一句奇人异士,也不为过。”

叶轩负手而立:

“别废物,有屁快放。”

秦旭猛地展露出练气五重的威势。

浑身火灵力缭绕,蒸腾层层光焰,逼得周围人步步后退:

“在这个世界,弱小就是原罪。我天生灵体,是注定要成为大人物,是你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不过看在你小子有些本事,你可以获得我的庇护,从今往后,为我挑选灵石矿。”

“至于收入,九一分成!”

“我九你一!”

叶轩笑了。

似乎听到了天大笑话。

一个区区灵体,居然想收自己作小弟。

这是多么狂妄与无知,竟然有这种自信,比小丑还小丑。

“哈哈哈!多少年了,鲜有人能逗笑我。”叶轩收敛笑意,清秀脸庞上浮现蔑视万物的天帝气度。

“作为奖励,我饶你一条狗命。”

“滚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