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顶流对头隐婚了

顶流对头隐婚了

折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出道七年,沈南枝和容君羡成为了娱乐圈的顶流,她和他本该是郎才女貌的CP,然而全网都知他们不和,多年来只同框出现过一次,因此两家粉丝有事没事就掐架。殊不知他们眼中的男神和女神早已领了证结了婚。当他们再次同框组CP之时,全网才知原来他早已将她藏在心底了……

主角:沈南枝,容君羡   更新:2022-07-16 02: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南枝,容君羡 的女频言情小说《顶流对头隐婚了》,由网络作家“折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出道七年,沈南枝和容君羡成为了娱乐圈的顶流,她和他本该是郎才女貌的CP,然而全网都知他们不和,多年来只同框出现过一次,因此两家粉丝有事没事就掐架。殊不知他们眼中的男神和女神早已领了证结了婚。当他们再次同框组CP之时,全网才知原来他早已将她藏在心底了……

《顶流对头隐婚了》精彩片段

刚落完雨的天灰蒙蒙的,好似这雨还没下透,只等着时机再起,将这天给下出一个窟窿来。

飞机平稳地落地,一点点的光晕在云层里闪烁。

沈南枝将口罩墨镜和帽子全都武装戴上好,这才从机场的vip通道中摇摇曳曳的走出来。

一个通道,硬是被她走出了摇曳生姿舍他其谁的红毯气势。

早就等在外面的容君羡见着她来,便将口中的烟给吐出来,掐灭后,又打开车窗散了散味。

等这位大小姐上来,车内的烟味已经全都消弭殆尽。

沈南枝坐到副驾驶后,先将安全带给系上,又将车窗升起,这才将口罩帽子等一系列的东西从脸上摘下来,放在一侧:“你刚抽烟呢?”

“嗯。”

容君羡发动了汽车,引擎声在耳侧作响。

听见后,沈南枝戏谑笑着看向他:“容大影帝不是三好青年吗?怎么现在都开始抽烟呢?你这抽烟的样子要是被我拍下来发给媒体,啧啧,你这前程还要不要呢?”

余光里,女人雪肤乌发,红唇妖娆,美得惊心动魄,活色生香。

容君羡感觉车内好像有什么燥热的气息升上来,在这狭小又逼仄的空间里,就连她身上那浅淡的香水味都变得诱人。

“没狗仔跟着你吧。”容君羡不答反问。

沈南枝撩了撩头发,并不在意:“没吧!我一个过气的百花视后,哪里比得上三金影帝招人呢?”

“你倒也不用这么......妄自菲薄。”容君羡一边开着车,一边同她聊着天,也不知怎地,今天就是非常想要逗逗她,“毕竟沈老师演偶像剧还是非常不错的。”

这话倒是让沈南枝转头瞧了正在开车的男人一眼。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是真的很绝,不单单是皮相就连骨相那也是一等一的完美,倒三角的身材,经典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但是更让人称绝的,是他的马甲线和腹肌,不光手感好,就连观感也是无可挑剔。

那些小说里写的什么,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沈南枝觉得用来形容容君羡正好,只是这男人实在是太冷漠了点,偶尔有时候,就连她都觉得这男人像是没心似的。

“我演的剧当然不错。”沈南枝不服气的回道,“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平常不看娱乐新闻,难道你没看见有人夸我演技好吗?说我演得特别灵动,特别是那个吻戏,简直是一绝好吗?”

话音刚落地,沈南枝就感觉坐下的这个汽车蓦地来了个急刹,她没准备,身子因惯性往前,还好有安全带扣着,要不然沈南枝觉得自己都能血溅当场。

等她重新坐稳后,她气势汹汹的扭身看向容君羡:“你发什么疯呢!你不知道紧急刹车会要人命吗?”

容君羡一脸烦躁的用手指了指面前,目光沉郁,并不愿说话。

沈南枝拧着眉看过去,就看见一个老人正牵着一个孩子正慢吞吞的过着马路,周遭的车子已经全部停下,为他们让道。

她愣了下,抬头去看上面的红绿灯:“现在不是绿灯吗?”

“难道不是红灯停绿灯行吗?”

容君羡被她这话给逗笑,脸上的沉郁少了些,只是瞧着依旧还是非常的不爽:“是。”

“那是他们违反交通规则。”沈南枝没话找话的对着容君羡说道,“容老师。”

容君羡单手搁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则抵在车窗那:“没说不是他们的问题,沈老师。”

沈南枝听着刚想反驳,倏然间就想起自己在网上看见的那些传言,她气鼓鼓的将头扭回去:“不和你吵,像个小学鸡似的。”

容君羡伸手去揪沈南枝的脸,刚碰着那软绵绵的就被沈南枝伸手给直接打掉:“莫要挨我!”

前面那对爷孙已经走了过去,可原先的绿灯也由此变成了红灯。

沈南枝抱着从后座捞过来的抱枕,将下巴抵在上面:“好烦。”

“烦什么?”容君羡顺着她的话问道。

沈南枝抱着抱枕转了个脑袋,面朝着他:“当然是烦你了,每次和你见面都偷偷摸摸的,活像做贼似的,还要被狗仔偷拍,就算是演谍战剧,也不是这样演的。”

虽说容君羡知道这个烦他,是她对着自己的口头禅,只是随口说说,可每当他听见还是不太舒服。

于是他闭了嘴,继续开车。

见着容君羡没理自己,沈南枝倒也觉得无所谓,毕竟他一向高冷,对自己也是爱理不理的。

哪怕她们现在已经是合法的夫妻。

找到人说话的沈南枝只能打开手机,准备去找自己可爱的小助理聊聊天。

【南枝】:小可爱~一日不见,有没有想我呀?(可爱)

【萱萱不是宣宣】:啊啊啊!姐!你看热搜没有!我真的要是被容君羡那个狗男人给气死了!他怎么可以一点风度都没有!!

【萱萱不是宣宣】:网页链接。

瞧着小助理气愤不已发来的微信,沈南枝握着手机用余光瞥了眼正在开车的男人,一边打开网址跳转到微博去,一边同他说道:“容君羡,你最近是不是又在公开平台骂我了?”

容君羡没好气道:“我骂你做什么?”

“都上热搜了。”沈南枝轻哼一声后,开始认真地看着小助理给她发的视频。

视频里容君羡一身西装人模狗样的接受采访。

“请问容君羡老师,你对沈南枝老师上次说的话有什么意见吗?”

容君羡冷淡的的反问:“什么?”

记者:“沈南枝老师说,和容君羡老师不熟。”

闻言容君羡抬眼,神色冷漠的直视着镜头:“的确不熟。”

看完后,沈南枝摸了摸鼻子,小心翼翼的扭头看着容君羡。

容君羡单手打着方向盘,冷笑:“不是沈南枝老师说的要装不熟吗?请问我这样回答,有问题?”

沈南枝哪里敢在这个在他头顶继续瞎蹦跶,她赶紧摇头,解释道:“没有没有!都怪我的小助理!是她乱传谣言,我回去就收拾她!”


对于沈南枝的认怂,容君羡并没表现出任何的高兴来。

他继续冷冷淡淡的开着车,脸上的神色冷得就像是霜雪冰川,就连如今这大好的春光都无法消融半分。

沈南枝继续低头捣鼓着手机,和小助理林萱是你来我往数十条,最后在一条消息中停止了交战。

【萱萱不是宣宣】:姐,柳哥说,要给你接一个综艺。

【南枝】:啥玩意?

【萱萱不是宣宣】:综艺!!已经有营销号闻风而动了!

【南枝】:不是说这段时间没有工作吗?我这儿还有一堆事需要处理啊!

【萱萱不是宣宣】:姐,以你现在的身价,放假实在是太不划算了!而且你一口气请了两天假!柳哥都要被你给气死了!

沈南枝叹气,有气无力的回道——

【南枝】:什么综艺?

【萱萱不是宣宣】:听说正在接触一档旅行综艺,就是上一季大火的那个!

沈南枝回想了下,很快就从将这档综艺给扒拉出来。

【南枝】:就是上综艺扯头花的那个?

【萱萱不是宣宣】:?

【萱萱不是宣宣】:姐,你倒也不必这么实诚。

“实诚是我国良好的优良品德。”沈南枝嘟囔着,打开刚才的微博,此时关于她和容君羡的微博正高居热搜第一。

“我俩又上热搜了。”沈南枝举着手机给正在开车的人看,“你的粉丝好过分哦,一直都在骂我。”

“我俩从来都没有合作过,当然不熟呀!这有什么好骂的,一点都不可爱。”

容君羡沉默了下,才说道:“需要我将你粉丝骂我的评论给你看看吗?”

“那还是不必了。”

已经快到家了。

天色彻底变暗,昏黄的余晖收敛,转而月上枝头,两侧的灯光明亮磅礴,连带着远处的山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枝枝。”

沈南枝警惕的转头,神色戒备:“你干嘛突然这样喊我!很可疑知道吗?”

容君羡只当自己听不出这句话的弦外之音,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我们现在这样很累,我不想搞什么地下情,我们公开好不好?”

“不好。”沈南枝想也没想就拒绝,“公开后,在离婚很麻烦的!我可不想被人你的粉丝逮着喊前妻。”

容君羡眸色在一瞬间便冷下去:“为什么你总觉得我们会离婚?”

“你我这种商业联姻,很不牢靠的,懂吗?”沈南枝伸手指了指他后,又指着自己,“而且当初结婚的时候,不是说好了吗?如果以后对方遇见喜欢的人,就要无条件的接受离婚,婚前协议可还放在哪呢!容君羡,你想要反悔是不是啊!”

说到最后,沈南枝双眸一瞪,更是警惕,只差没有开口骂他不守信用。

容君羡握着方向盘的手陡然收紧,手背上甚至是有青筋冒出:“你有喜欢的人呢?”

问出这句话后,容君羡嘴角便死死地抿住,此刻内心翻涌,犹如惊涛骇浪,得不到片刻的宁静。

可始作俑者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她恹恹的打了呵欠,懒洋洋地抬眼说道:“没有呀,我只是以防万一嘛!”

这话并没有就此平息容君羡心头汹涌的情绪,反而是让他更加多疑。

“那你遇见你的理想型了吗?”

听他说完,沈南枝一愣,倒是坐正了身体,她歪头看着窗外,车后远处的路灯似都变成点点萤火,正追逐着他们。

沈南枝眨巴了下眼:“算是吧。”

听见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容君羡反而安了心。

算是吧,在沈南枝这边就是,还没动心,就连好感都微乎其微,只是他恰巧是她的理想型。

作为沈南枝的丈夫兼任发小,容君羡实在是太清楚沈南枝对自己另一半的设想,温柔稳重,持家大度。

可惜这四点,除了稳重外,和他是一点都不沾边。

车子已经到了车库,容君羡一个甩尾,就将车子稳当的停在了停车位上。

沈南枝哇呜一声,鼓了鼓掌:“你这车技,不去做赛车手实在是太可惜了。”

容君羡没有理会沈南枝的捧场,他低头将安全带解开后,便倾身过去。

沈南枝被他这一招给弄得猝不及防,整个人是死死地抵在椅背上,吓得脸色发白:“你要干嘛?我快要叫人喊你非礼了!”

容君羡轻笑一声后,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直接吻了上来。

男人身上清冽的松木香钻入鼻尖,沈南枝立即就红了脸,她眨巴了下眼睛,纤长的眼睫扑簌在男人的脸上,她突然就感觉到自己的嘴被男人给咬了一下。

“专心些。”

沈南枝推搡了他一下:“这是在......”

话没说完,男人便趁机吻住她,强势占有。

一吻完毕,容君羡将脑袋往后退了些距离,只是依旧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沈南枝,你要追人我不反对,但你要敢在婚内出轨,我就打断你的腿。”

沈南枝:“......”

“我们就一商业联姻,别弄得像是我背叛你。”沈南枝刚嘟囔完,车窗就被人给敲响。

一张俊秀的脸正贴在玻璃窗上。

沈南枝皱了皱眉,将车窗按下:“沈南晔,你干嘛?”

沈南晔抬手对容君羡挥了挥:“姐夫,你来了。”

沈南枝翻了个白眼,伸手就揪他的耳朵:“你姐姐我也回来了,难道你就没看见我吗?”

“还有你怎么在这儿?”

可惜,他刚一伸手,就被沈南晔给躲开:“妈让我下来接你们。”

听见沈南晔的话,沈南枝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见沈南晔继续说道:“妈还说,如果今天是你一个人回来,那你就不用进家门了,从哪来就滚回哪去。”

沈南枝一愣,随即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已经走到一起的两人:“到底谁才是沈家亲生的孩子?”

“如果姐你非要自取其辱的话,我只能遗憾告诉你,肯定不是你。”

沈南枝:“......懂了,我现在就走。”

刚说完,沈南枝还没来得及表演,就被容君羡给牵住了手:“今天是妈的生日,别让她老人家等急了。”

“南晔,过来帮我拿下东西。”


今天是沈母楚宁的生日,但因为楚宁不喜欢张扬的缘故,所以今天的生日也就是一家人简简单单吃个饭。

除了她还远在国外开拓商业版图的大哥外,她和沈南晔全都回了家。

刚回到家中,沈南枝便往沙发上一倒,没有丝毫坐相的瘫在那。

容君羡倒是见怪不怪,他笑着看了她一眼后,便将自己买来的东西送到丈母娘的面前去。

沈南晔踢着沈南枝垂下来的腿:“真该将你这副样子拍下来给你粉丝看看,还有半点女神的样子吗?”

沈南枝不耐烦的抱着抱枕翻了个身,直接背对着沈南晔。

沈南晔见着这般小孩子脾性的姐姐立即就是一声嗤笑,不过还是走过去,挤在她身边坐着:“这三年,容君羡对你好吗?”

“刚才不是还一口一个姐夫,现在就直呼大名?”沈南枝扭头看着他。

沈南晔俊秀的眉眼下垂,有一种当下很是流行的厌世脸的感觉:“我这么嘴甜是为了谁?没良心的狗东西。”

眼见着沈南枝要扑起来打他,沈南晔赶紧先发制人,按住了沈南枝:“你就这么喜欢跳舞演戏?为了它,连自己的婚姻都可以放弃?”

听见沈南晔的话,沈南枝轻哼一声。

沈家往上数是能追溯到明朝的大家族,而像这种大家族一直都有很多不成文的规定。

比如,凡是沈家子弟婚姻事业只可抉择其一,选了自己喜欢的事业,就要接受家族的联姻;选了自己喜欢的人,就必须要进入家族企业。

虽然沈南枝一直觉得这个规定就是个无稽之谈,可真落到自己身上时,沈南枝也还是孤掌难鸣。

当年,她自诩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在国外用三年时间修完本科和研究生的课程后,就暗度陈仓去了H国以练习生的名义出道。

在异国他乡,想要做出一番成绩实在是不容易,好不容易等她出道成团,事业如火中天时,公司团队出事,她不得不解约回国发展。

就在回国当天,她就被家里人给抓了个现行。

本来她以为她都已经成功出道,那家里人肯定拿她没有办法,谁知道......谁知道沈家竟然动用关系,直接将她雪藏起来,并且给她下了最后的通牒。

为了自己热爱的事业,沈南枝不得不向家里人投降,回来乖乖结婚。

就这样,她和容君羡两个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人被绑在了一起。

其实直到现在,沈南枝也不知道她爹妈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和容君羡两人从小吵到大,也是结婚后,稍微克制了下,只是她们吵架的地方从平时的斗嘴斗殴,发展到了床上。

沈南枝觉得也不能怪自己急色,实在是容君羡长得秀色可餐。

这么一个大帅哥,和自己同处一片屋檐,有时候还会同床共枕,大家也都是成年人,有些那啥需求实在是在正常不过。

于是你来我往天雷勾地火的,就发展成如今这样。

沈南枝翘着腿,用手撑着下巴看人:“你不是很喜欢容君羡这个姐夫吗?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被问到的沈南晔有些扭捏,不过还是说了出来:“姐,你是不是没看热搜?”

“看了呀。”沈南枝觉得有些奇怪,不过还是将微博给打开,“热搜第一我和你姐夫的粉丝还在吵架呢!就因为我说了一句不熟。”

一边说着,沈南枝一边低头看去。

不过这一看,沈南枝立即就傻了眼。

“这是......”

沈南晔一脸怜爱的摸着她的头发说道:“这就是我让你看微博的原因,所以姐夫是真的出轨呢?”

沈南枝翻了个白眼,点进去后截了图:“我怎么知道!”

说完,她翻身下了沙发,一脸气势汹汹的准备去找容君羡算账!

亏得刚才这人在停车库说得这么大义凛然,弄得她还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她没想到!

竟然是她棋差一着!

沈南枝一边怒气冲冲的去找容君羡,一边想自己要不要也给他的经纪人发个消息,让他给她炒个cp!

这一局,她沈南枝绝对绝对不可以输!

找到容君羡的时候,他正在阳台打电话。

他背对着玻璃门站着,手扶在阳台的栏杆上,穿着白色的衬衣,衣服贴着他的身体,显露出他极好的倒三角的身材来。

宽肩窄腰,劲瘦有力。

沈南枝气势一顿,逐渐变得有几分缓和。

阳台的玻璃是隔音的,沈南枝也实在是听不清这人正在说什么,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的将阳台的门给推开,伸了一个脑袋出去。

但是没等她出声,正在打电话的那人适有所感的回身看来,他弯着嘴角在她发顶揉了揉后,这才伸手帮她将阳台门打开,让她进来。

见着这人都不介意她偷听,她自然也不会和他客气。

她眨巴了下眼睛后,便大摇大摆的走到阳台上的吊椅里坐着。

容君羡跟着她过去,整个人就像一堵墙似的挡在她的面前。

“尽快处理。”容君羡说着,伸手绕过她的头发,将她头发缠在自己的手指上。

“我不想再看见类似的消息的出现在任何社交平台上。”

“那就走法律途径。”

这句话一出,沈南枝立即就睁大了眼,她忍不住垫着脚凑上去,将身子和他紧紧地挨在一块。

容君羡瞧着他就像是一只小猫似的倚在自己怀中,他自然也不会推拒。

他伸手扣住她的腰,好让她贴得更紧一些。

“就这样,你赶快处理。”说完,容君羡便直接挂了电话。

沈南枝没想到他的处理会这般干脆利落,先前的气势已经完全不复存在。

“怎么过来呢?”容君羡挂断电话后,便垂眼去看倚在他怀中的人。

沈南枝丝毫没觉得她现在的姿势有什么不对,她垫着脚指了指他的手机:“你知道呢?”

容君羡点头:“刚看到。”

“所以就让孟蒙去处理了。”

孟蒙是他的经纪人,也是圈内非常著名的金牌经纪。

这下点头的人换成了沈南枝,不过她此时显然还没在状态,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所以你和那小花真的没什么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