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先生请你自重

先生请你自重

二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辛夷的婚姻就是一个笑话,她与丈夫之间是受家人逼迫。尽管如此,她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婚礼当天她穿着沉重的婚纱步行去教堂,婚后丈夫每一天都不安分,带着形形色色的女人回家。外界人人都知道她是个豪门弃妇!终于在忍无可忍之后,顾辛夷提出了离婚!原本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相信相信婚姻,一个叫做周临渊毫无预兆的闯入了她的生活……

主角:顾辛夷,周临渊   更新:2022-07-16 02: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辛夷,周临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先生请你自重》,由网络作家“二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辛夷的婚姻就是一个笑话,她与丈夫之间是受家人逼迫。尽管如此,她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婚礼当天她穿着沉重的婚纱步行去教堂,婚后丈夫每一天都不安分,带着形形色色的女人回家。外界人人都知道她是个豪门弃妇!终于在忍无可忍之后,顾辛夷提出了离婚!原本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相信相信婚姻,一个叫做周临渊毫无预兆的闯入了她的生活……

《先生请你自重》精彩片段

玄关处散落着凌乱的衣服,还有一双红色高跟鞋。

顾辛夷只看了一眼,就淡淡的拿出手机,发了一条消息。

——明早我六点醒,让她六点之前滚。

那方迟迟没有回信。

估计这会儿也没空。

她扶了扶昏沉沉的脑袋,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卧室隔壁是周辰的房间,对这段家人做主的婚姻,他从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结婚当天让她穿着婚纱步行去教堂,好不容易走到教堂外面,又是一番言语羞辱。

婚后便和各种各样的女人交往,打定主意要让大家知道,她这个妻子,头上有多绿。

幼稚。

顾辛夷听着里面女人的叫声,眉心拧紧,喝了几支解酒药,进了房间后,趴洗手间吐了起来。

晚上应酬喝了太多酒,又加上用餐不规律,这会儿已经吐不出什么东西了,全是黄水。

她摸出两颗胃药,胡乱灌进了嘴里。

又从床头拿出安眠药,迷迷糊糊的一同塞了进去。

隔壁的响声终于消失了。

*

六点,闹钟准时响。

她收拾好东西起床,下楼便看到一个艳丽的女人和周辰搂在一起,两人旁若无人的亲昵。

周围的佣人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

先生和太太结婚半年,这是每天都会上演的戏码。

周辰看到顾辛夷下楼,越发放肆的搂着女人的腰肢。

女人手上涂着鲜红妩媚的指甲,柔柔的窝进他的怀里,“周少,我想喝粥,你喂我好不好?”

周辰眉眼含笑,将粥喂进自己的嘴里,抬手掐住女人的下巴,吻了上去。

女人瞪着眼睛,娇羞的捶了捶他的肩膀。

一吻结束,却越发得意。

看来外面的传言是真的,这个嫁进门的周太太,确实不得周辰的喜欢。

她对上顾辛夷的视线,还以为会看到正妻恼羞成怒的模样,结果人家却平静的出奇。

看到摆满食物的餐桌,顾辛夷瞬间没了胃口,随手拿了一个面包。

刚转身,有人就沉不住气了。

“周太太,抱歉,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她的眼眶红了两下,擦了擦自己唇边的水迹,耀武扬威似的,“但是你也看到了,你和周少在一起不会幸福,不如大大方方的放手,周少也会更喜欢你一些,周太太,你觉得呢?”

顾辛夷的视线落在周辰的身上,男人隐忍的目光里也露出了那么一丝复杂。

她觉得好笑,微微弯了弯唇瓣。

“我一直都同意离婚,没本事离婚的,是你身边的男人。”

周辰的脸色瞬间就黑了,捏着勺子的手紧了又紧。

顾辛夷觉得痛快,挎上包包就毫不犹豫的出门。

背后传来了碗盘碎裂的声音,以及佣人们的惊呼声。

她不作停留,没时间搭理丈夫和新欢在家里调情,今早还有一个早会,不能迟到。

空了一夜的胃,正一抽一抽的不舒服,开车拐过十字路口,想着要不要趁红灯咬两口面包下去垫垫,刚踩下刹车,就被迎面失控的一辆黑色轿车撞了个正着。

瞬间侧翻——

天旋地转间,脑袋还撞在了挡风玻璃上。

顾辛夷勉强睁开眼睛,只觉得满世界都是血迹。

她爬出车门,扭头发现撞她的那辆车已经快要报废,还在往外冒着烟。

车是宾利,里面的人应该身价不菲。

顾辛夷拖着受伤的腿,走到前方,发现驾驶位上趴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先生!先生,你醒醒!”

再不离开,这辆车待会儿估计要自燃了。

总不能见死不救。

门变形严重打不开,她只好伸手将已经碎裂的车窗掰开,手掌被尖锐的玻璃割得伤痕累累。

却仿佛感觉不到痛,抓住男人的后脖颈,在他被迫抬头的一瞬间,眸底划过一抹惊艳。

尽管双眼紧闭着,但这人的长相也太出众了一些。

皮肤很白,鼻梁高挺,五官深邃,仿佛刀刻一般利落优美,压迫感十足,鼻头旁边一颗极细微的小痣,弱化了那份凌厉,平添的一丝柔和使得整张脸矛盾而又和谐,让人印象深刻。

顾辛夷收回目光,把车窗上的玻璃全都清理干净,这才抓着他往外拖。

男女之间的力量差距悬殊,她的手臂被窗框上遍布的碎玻璃渣磨得血迹斑斑。

车头还在持续冒烟,浓烟已经开始弥漫到后边。

没时间了!


“先生!”

她又喊了一声,男人总算幽幽睁开眼睛,在对上她视线的刹那,眼里飞快的划过一丝什么。

顾辛夷松了口气,清醒了就好。

总算将人拖了下来,她拿过自己的手机,想打120,手机却先一步响了。

“顾辛夷!你在搞什么?!还有五分钟就开早会了,今天新上任的总裁就要到了,你居然敢给我迟到!”

“经理,抱歉,我路上出了点儿事……”

“你能出什么事?!别以为你是周家的媳妇,就能享受特权,人家周少可没把你放在眼里,别先把自己端上了。”

顾辛夷蹙眉,直接挂了电话,冷静的拨了120。

“你好,这里是人和大道第一路口,发生了车祸,有人受伤,需要两个担架。”

时间还很早,周围都没什么行人,哪怕偶尔有人停下拍照,也只会匆匆离开。

顾辛夷坐下,这才有空去观察一直沉默的男人。

哪怕与她同样靠坐在路边,哪怕这会儿十分狼狈,他的身上依旧有种惊人的气场。那种多年上位者的气度,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

对未知的麻烦,顾辛夷下意识保持距离。

“先生,你再忍一忍,救护车马上就到了。”

女人手臂上到处都是血,打电话的时候,鲜血顺着手肘,滴在地上,明明快要脱力,可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变化。

周临渊静静地瞥了她一眼,眼瞳深沉,没有说话。

两人就这么对坐着,身上都在流血,偏偏一言不发,有种诡异的平静。

救护车赶到时,顾辛夷终于没忍住,刚起身就软的倒了下去。

眼看就要跌在地上,周临渊扶住她的肩膀,扫了一眼战战兢兢的几个护士。

护士瞬间一惊,浑身冰寒,赶紧将人移到担架上。

几人正要去搀扶他,却看到男人自己坐上了救护车,微微阖着眼睛靠在车壁上,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清冷,不知道在想什么。

良久,他才轻笑出声。

这女人,救人时不遗余力,救完了反倒开始防备,直到救护车来,才放心让自己陷入昏迷。

警惕性强的像个敏感的小兽,他有那么可怕?

*

顾辛夷醒来,身上已经换了病号服,那件血衣消失了。

手机上好几个经理打来的未接电话,最后还气急败坏的留下一条短信。

——别他妈把自己当回事,挂我电话是吧,敢不接我电话是吧,明天不用来了,你被解雇了!

顾辛夷抬手揉着眉心,注意到隔壁的病房还住了人,不过被用帘子隔开了。

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是周辰打来的,“小叔从国外回来了,今晚有家宴,晚上六点,我来公司门口接你。”

“我今晚去不了。”

“顾辛夷,你这是跟我闹脾气?”

因为早上没让那个女人提前离开,所以在这给他摆脸色?

顾辛夷的心头憋着一团火,身上的伤口都在隐隐作痛,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有点儿事,我会主动给爷爷打电话说明,你不用接我。”

“随便你,你以为我乐意见到你那张脸?”

顾辛夷被气得有些头疼,良久才将手机丢一旁。

隔壁的帘子被人拉开,露出男人惊艳的脸。

尽管趁他昏迷时仔细打量过,但这会儿还是被小小的震撼了一下。

不过顾辛夷不是花痴,何况周辰也长得不差。

周临渊笑了笑,手背上还打着点滴,“你好像有很多烦心事?”

顾辛夷抿唇,叹了口气,“家里的琐事,倒是先生你,我以为你会住vip单间。”

开着那样的豪车,又有着这样的形貌,应该身份尊贵吧?

周临渊笑,眼尾轻轻勾了起来,“像电视里那样,再请十几个保姆,是不是才符合我的身份?”

顾辛夷也跟着笑了起来,没想到这个人还挺平易近人的。

看起来大概二十八岁左右,举手投足之间温和知礼,周身的气质沉淀下去,显得既成熟又从容,有种洗尽铅华的感觉。

和周辰那种锋芒毕露的纨绔少爷,简直是天差地别。

果然男人的魅力,从不只在脸上。

顾辛夷的心情好了不少,不过想到晚上周家的聚会,眉心又是一紧。

其实她还挺想去一趟的。

这些年,只从别人的嘴里听过那位小叔的名字。

华尔街的天才分析师,出身世家,却能在海外不依靠任何家族集团光环加持下,不到三十便缔造过一个又一个金融传奇。

如今怕是没人知道他手里到底握有多少不可估量的财富。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有周家的基因在,这位麻省理工的双学位学神,长得应该也不差吧?


她不由得失笑,可惜那些财经杂志上,竟然没有一张照片。

听说他不喜欢接受采访,为人十分低调。

周辰这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居然还有这么优秀的亲戚,血缘真是神奇。

“在笑什么?”

低沉的男声传来,顾辛夷这才发现自己不小心把情绪表现在了脸上。

她扭头看过去,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拉开了窗帘,和煦的阳光恰好落在他肩头,映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将本就英挺的五官衬的更加立体。

一时间竟分不清光影与他谁更夺目,有种人真是上天钟爱,得天独厚。

“就是觉得,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周临渊弯唇,眼里也含了几分笑意。

他的手机适时的响了起来,按了接听键后,背对着顾辛夷,接了电话。

“嗯,我晚点到场,总结一下会议的内容,待会儿发到我的电脑上。”

挂了电话,他回头,这才说道,“抱歉,车祸原因已经找到了,是我连累了你,全部损失我来赔偿。”

顾辛夷抿唇,她马上就要被解雇了,今天的早会十分重要,空降的这位新老板显然手段凌厉,眼里容不得沙子。

经理大概是被批评了,才会把火气全撒在她身上。

这两年待在恒瑞,前前后后处理了不少危机公关,只不过都被经理把功劳抢走了。

同事又因为知晓她嫁入周家,不停闲言碎语,尽管认可她的公关能力,却又嘲笑她的家庭不和谐,丈夫在外乱来。

一地鸡毛到如今,也不差这一桩烦心事。

“没事,你把医药费付了就行,精神赔偿什么的就免了。”

她淡淡的说道,清丽柔美的面容泛着几分疲惫,往后靠了靠,露出雪白纤长的脖颈。

周临渊只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看样子,你的婚姻并不幸福。”

顾辛夷睫毛颤了颤,下意识不希望别人提到她的婚姻。

当初救了周家老爷子,本以为可以借助周家势力查清当年父亲去世的真相,没想到周老爷子直接乱点鸳鸯谱,并且以她的前途作为要挟嫁给周辰。

她甚至有些怀疑,老爷子是不是知道她救他其实是别有目的?

谁人不知周辰是江都周家赫赫有名的纨绔子弟,声色犬马,经常出现在各种花边新闻里。

本不想答应老爷子的指婚,那晚却莫名收到了一条短信——顾屿林的死,与周家有关。

嫁给周辰,是最快打进周家的办法。

“先生,你怎么会这么以为?”

周临渊重新回到床边,“你的警惕性很强,说明现在的男人给不了你安全感。”

顾辛夷眯了眯眼睛,想到他刚刚接的那个电话,更加验证了自己的想法。

这是个身份尊贵的男人,而且有着敏锐的洞察力。

“安全感本来就是自己给自己的。”

“你不爱你的丈夫?”

听到这句话,顾辛夷沉默了。

周临渊主动拉上帘子,“是我越距了,抱歉。”

刚躺下,却听到她说:“苯基乙胺,多巴胺,内啡肽,去甲肾上腺素,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先生知道这些是什么吗?”

还不等周临渊回答,顾辛夷就笑着答道:“人在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分泌这些激素,是这些激素,让人产生了爱的幻觉,所以爱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不存在的。”

周临渊的眼睛眯了眯,眼里掠过一丝笑意。

似乎她总能出人意料。

还没开口说什么,病房的门突然被人大力推开,一个妆容精致的贵妇人怒气冲冲出现在门口,“顾辛夷,你又在闹什么幺蛾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