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成炮灰女配后我席卷全球

穿成炮灰女配后我席卷全球

之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姜离意外穿进书里,成了人人喊打的假千金炮灰女配。这是一本过于狗血的作品,以致于她身上有各种恶毒人设。可姜离简直开心坏了,她终于可以在书里耀武扬威,大杀四方了。她手撕无良亲戚,狂虐女主,疯狂玩转剧情。只是怎么渐渐的,她成了大反派的白月光了!

主角:姜离,季时   更新:2022-07-16 02: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离,季时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成炮灰女配后我席卷全球》,由网络作家“之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离意外穿进书里,成了人人喊打的假千金炮灰女配。这是一本过于狗血的作品,以致于她身上有各种恶毒人设。可姜离简直开心坏了,她终于可以在书里耀武扬威,大杀四方了。她手撕无良亲戚,狂虐女主,疯狂玩转剧情。只是怎么渐渐的,她成了大反派的白月光了!

《穿成炮灰女配后我席卷全球》精彩片段

“小东西!还敢跑,栽到老子手里你还以为能逃吗?今天非得让你尝尝苦头!”

粗犷的声音震耳欲聋,随即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转。

意识迷糊中,姜离感觉到自己被人扛在肩头,被车撞击那一瞬的腾空感消失了。

脑海此刻空白一片,她来不及想太多,抬手撑住男人肥胖的脊背,长腿上踢,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体,稳稳落在地面。

肩膀空了那一瞬,男人还有点懵。

可不等她多想,就扯住男人的胳膊,这次换她给对方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体,面朝地板狠狠砸在地上。

姜离不自觉的挑了挑眉。

什么情况?一个简单的过肩摔怎么这么吃力?

她撇了眼卧在地上吃痛哀嚎的男人,体格虽然庞大,可左右也不过两百斤模样,她曾经可是散打冠军,不应该啊……

“别白费劲了,乔总既然把你卖给我,你今后注定是我的!”

男人从喉咙中爆发出怒吼,下巴撞在地上的疼痛令她更加火大,抬手扯住姜离白皙的脚踝狠狠一拉。

姜离险些没站稳,迅速撑住身旁桌面,一脚踢开男人的咸猪手。

乔总是谁?

正在回忆时,眼前模糊一瞬,一段段碎片化记忆涌入脑海中。

姜离....派对……

不是吧,她不会倒霉到穿书了吧?

还是一本名为《影后来袭,霸道总裁甜蜜爱》的狗血总裁爽文!

慕瑾是天定男主,而姜离只是一个出场不足三万字的炮灰女配而已。

按照书中剧情,现在这个环节,应该是原主把男主白月光推进大海后,被男主无情丢弃在异国他乡的会所里,任人揉捏搓扁的情节。

照剧情发展,炮灰女配被人玷污后彻底黑化,给女主泼毒药不成反被男主打脸,后来视频曝光,直接社会性死亡,最后决定拉着女主共赴黄泉。而姜离这个角色,只是一个全文不到三万字的女配炮灰!

啧啧啧,姜离扯了扯唇角。

真是尽职炮灰,即使作死,也不忘为男女主的感情添砖加瓦。

惨是真的惨,可能不能告诉她,老天鹅为什么要她来取代这个角色?

因为同名同姓吗?

还不等她怨天尤人,脚腕又被扯住了。

姜离冷眸眯起,冷意一闪而过。

身体某处异样感愈发强烈,方才视线就已经开始模糊,不管了,先从这里离开再说。

她躬身弯腰,抬手扯住男人后脑勺头发,在她挣扎之前,按住头颅往地面狠狠撞去。

“砰——”

“啊!”

男人的尖叫声伴随着撞击声传来,随即是恶狠狠的咒骂:“臭小子!知道老子是谁吗?你敢打老子,待会别哭着求饶!让你知道知道老子的厉害!”

求饶?

她稳了稳身形,几乎把全身的力量都使在手劲上,接下来就是蓄力一击。

“我是你爹!”

伴随着她话音落下,男人手掌一松,彻底没声了。

姜离甩开她的脑袋,拍拍手起身,晕眩感袭来,她连忙扶住桌子才勉强站稳。

药效已经发作了,必须尽快离开,否则她就真走不掉了。

厌恶的踢开男人虚握在脚踝处的手,扶着墙壁跌跌撞撞离开,走出包厢时,电梯刚好有人进去,门还没关上。

她加快步伐冲过去,却没稳住身形,一头撞进了男人宽厚的怀中。

刚转过身站定的男人被她撞得猝不及防,退了一步抵在电梯墙上才站稳。

意识到当前情况,男人墨眸一眯,闪过一抹危险冷光。

他毫不留情抓住来人的胳膊往后拽,可拽了两下也没扯开。

“……”

该死,居然还敢抱他!

姜离最后一缕残存的意识即将崩溃,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抱紧男人宽阔的胸膛,艰难开口:“拜托...能不能送我去医院...”

随后彻底陷入昏迷。

“.......”

察觉到怀中女人身躯软得一塌糊涂,甚至还有下滑的趋势,男人揪着她纤弱的胳膊把人从怀中剥开,抵在电梯墙上单手固定住,连眼神都懒得给一个。

电梯缓缓下沉,门打开时,助理周放已经等在门口。

当她看清电梯内情形时,瞳孔骤然放大。

他家总裁拎鸡仔般拎着的女人是谁?

不会是因为接近总裁被敲晕的吧?

毕竟他家总裁是个人尽皆知的洁癖狂。

好半天周猛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季总,这是……”

他话音未落,季时已经将少年半拎半拖扯出电梯,最后扯到她跟前:“送她去医院。”

声音充斥着不耐。

“是...是..”

周猛知道,他生气了。

刚准备抬手接过女人,却猛然看清女人几缕发丝掩盖下的容颜,眼仁一缩:“季……季总,她是慕氏的太太。”

嗯?

季时眉梢沉了沉,他对慕瑾的婚姻倒是有所耳闻,可没详细了解过。

看清他的疑虑,周猛解释道:“慕瑾一年前和人领证结婚,外界不知道,可在商圈不算什么秘密,他的太太脾气大人品差,您可能没听说过……”

说完后周猛只觉得自己多嘴,毕竟季总早就不把慕瑾放眼里了。

他刚准备接过姜离,可手还没伸出去,姜离就被季时扯了回去。

接着,他看到季时长臂一伸横在女人腰间,将女人转了身后扛在手臂上。

动作行云流水,轻而易举,就跟胳膊上挂了件外套似的。

“季总,您要做什么?”

“救她。”季时扛着姜离转身往外走,“你处理下监控。”

周猛本想跟过去,听完他的话后步伐顿住。

也对,季总身份特殊,确实不好留下什么视频,特别是他扛着的还是慕瑾的太太,这要是传出去还用做人吗?

季时迈步走到停车场,垂眸扫了眼挂在手臂上的女人,有些意外。

比想象中轻很多,最多不过九十斤。

他拉开车门将她塞进去,驾车离开。

慕瑾的妻子吗?脾气大人品差?

那样一个骄傲自律的男人也会娶这样的女人?有趣。

狭窄的诊所内,他立在用床帘隔开的病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出神。

他刚洗了胃,面色煞白,微微抿起的唇毫无血色。


鼻梁挺翘眉眼深邃,典型的浓颜美女,发色黑亮,连覆盖在眼皮上的卷翘睫毛都是浓密乌黑的。

眉心明显紧蹙着,似乎睡得不太安稳。

姜离察觉周围一片黑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有种灵魂离体的游离感。

这是哪里?

“姜离,原世界的你已经死了,你现在身处书中世界。”

空灵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这句话进一步证实了姜离的猜测,她真的死了。

在原世界刚刚获得演员终生成就奖的她,连奖杯都还没捂热就死了!

一朝回到解放前。

那道声音又传来:“这本书中世界已经结束主线剧情,最令人厌恶的角色已经择选出来,天道决定给这个角色一个加戏机会。”

“鉴于你成就非凡,天道认为你是最佳人选,活着的机会只有一次,且行且珍惜。”

声音很快消散,姜离觉得十分魔幻。

因为成就非凡,所以被抓来当炮灰?

呵,把世界观都给他扬了!

姜离清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空无一人。

脑海中除了书本剧情外,还涌现了属于炮灰原主的记忆。

曾经的云家掌上明珠,被娇宠着长大,养成了骄傲自大、目空一切的性格。

可无巧不成书,两年前,云家真假千金一事闹得人尽皆知。

被众星捧月的姜离是假千金,而那个真千金,自小流落在贫苦人家,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高中大学都是半工半学的状态读完的。

偏巧还是个学霸。

至于高高在上的姜离,大学毕业证都是买的。

彼时姜离只是一个花着父母钱出席各种宴会的娇纵小姐,而真千金云溪已经步入社会,是巨星慕瑾身边的生活助理。

云家毫不犹豫接回亲生骨肉,至于白宠了二十年的姜离,被无情扫地出门。

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离开豪门的姜离连生活自理能力都没有,为了寻口饭吃,靠颜值进入娱乐圈,演了将近一年的龙套花瓶角色。

勉强还能混口饭吃。

而回归豪门的真千金云溪,被慕瑾搭线进入娱乐圈,第一部电影就和慕瑾搭档,当之无愧拿下了最佳新人奖,靠着云家的资源,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凭借温软可人的模样成为了国民妹妹。

一年前姜离面临导演潜规则,慕瑾出手搭救,让她藏在了自己酒店房间。

可对此恩情,姜离非但不感激,还恩将仇报,用待在房间一整晚的由头威胁他和自己结婚。

因为慕瑾一直都是她的男神,眼睁睁看着男神和真千金在荧幕上炒cp,她当然不能忍。

那时国家方面号召开启正能量电影,本来男主角定了影帝季时,不过季时刚好在同个时间段宣布隐退,后来才令择人选。

慕瑾正争取这个角色,传出半点绯闻于他而言都是致命打击,无奈下同意领证。

两人是隐婚,外界不知道两人关系,慕瑾和云溪仍旧在银幕前打得火热,姜离一气之下,在一周前将云溪推下大海,然后就有了会所情节。

真假千金,白月光,恶毒女配……

狗血,太狗血了。

姜离抬手捏了捏眉心,有被雷到。

算了,能活着比什么都好,既然天道抓他来当炮灰,那么她就要让天道看清楚,有她姜离在的地方,原定男女主也就只有当炮灰的份!

捋好思绪,她这才开始打量起周身环境来。

狭窄,充斥着消毒水夹杂着药物的刺鼻味,不像是医院。

她这是在……

“吱呀——”

来不及细想,隔着床帘传来一道门被推开的声音。

处于陌生的环境,姜离瞬时警惕起来,翻身下床,站在床帘内沉默侯着。

奇怪,除了开门声,似乎没再听到别的声响。

沉气片刻后,他拉住床帘一侧,朝外望去。

隔在床帘后的,是窄小得有些败破的空间,还有一些残旧的医疗设施,如果没猜错,这里应该是诊所。

是了,照书中剧情来看,她现在所处的国家是一个混乱且不发达的地方,百姓整日陷在恐慌中,流离失所是常态。

她被人救了,或许附近没有正规医院,只有诊所而已。

可无论哪种地方都会有资本的存在,那个会所就是最好的证明。

眸光一转,便从陈旧的医疗设施移到了门口。

门开着,一个身影杵在那儿。

不是她想象中的暴乱份子,而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矜贵男人。

只是原本硕长的身躯此刻弯曲着,扶着门框的手骨节泛白,另一手捂在腹部处,面色惨白。

他腰腹处正插着一根不大不小的铁块,乍一看,泛着森森冷意。

“你是谁?”

姜离被这场景震了一瞬,回过神来后拧眉问。

他受伤了,难道是来就医的?

可是,这诊所内似乎只有他一人。

季时反手关上门,眸光触及眼前女人时顿了片刻。

原来她醒了啊。

他黑眸一沉,没什么情绪道:“你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

姜离恍然想起之前在电梯那一幕,药效令她神识不清,所以她都不太记得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他帮了她。

确实也算得上救命恩人。

意识到这一点,她快步上前,抓住他胳膊,架着他到床上躺下。

眼眸一扫,这才看清他的面容,诧异的瞪了瞪眼:“季时?”

那个蝉联五年影帝,一年前宣布隐退的那个季时?

“嗯。”季时眉头都要打结了,语气闷闷的,明显在强忍痛楚。

她认识他也并不奇怪,他已经习惯无论走到何处都被连名带姓指出来的常态了。

姜离见她白成一张纸的脸色,眉心一蹙:“你伤口必须马上处理,别乱动,我去找医生。”

说完身形一转,快步离开。

季时在她转身时连忙抬手去抓,可指尖只是虚抓一把,连她的衣摆都没触到。

想说什么,可动作扯动伤口,剧烈的疼痛令他闷哼一声,什么话也没说出来,眼睁睁看她掀开床帘离开。

哪里还有医生啊,那些打着巡视实际搜刮“保护费”的混混张扬过街,大家不是仓皇出逃就是闭门不出,原先在这里的医生恐怕已经离开了。

他长臂搁在床边,忽然又有些自嘲。


明明已经离开了,看到一群握着棍棒刀具的人往这条街涌来时,却又调头回来……

刚巧遇上准备进诊所的人,阻拦时发生争执,却在争斗中被赶来的人偷袭,他虽受伤了,好在那两人也没讨到什么好,等人离开后才强忍着摸索进诊所。

为什么要跑回来呢?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难道是顾及和慕瑾之间那早就消失的兄弟情吗?

还是五年以前,刻在他骨血中的迎难而上根本就没有改变?

几分钟过去了,季时只听到外边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

她在干什么?

正准备撑着身子起来,床帘先被掀开。

“你躺着别动!不要命了?”

姜离的声音闯入耳中。

他真就不动了,侧眸瞥去,只见她推着医疗架走进来,上边摆着医疗箱和一些器具。

“我没找到医生,外面一个人也没有,医生好端端的怎么丢着诊所不管?”

姜离一边疑惑一边打开医疗架上的医疗箱,翻出医疗工具,双手消毒后戴上手套,再扭头看向他时,神色肃然。

“你相信我吗?”

季时被她一顿操作整懵了。

她这架势,是准备亲手给他动手术吗?

他该信……吗?

听说她只是个十八线小明星,大学念的珠宝设计并且还没念完,怎么可能会医术。

见他面对自己的灵魂拷问时无动于衷,姜离干脆拿起剪刀走到床边,照着他那昂贵的手工高定西服一把剪了下去。

察觉到他开始行动,季时墨眸眯起,声音沙哑:“你别乱来。”

“你的伤势虽然棘手但不严重,铁块不早拔出来就会多一分危险,如果伤到肾脏,你下半生性福就不用指望了。”

肾脏,性福……

这个女人怎么能用这么云淡风轻的语气说出这种话来?

有被冒犯到的季时眉心拧起:“能保证我生命无忧吗?”

肾脏坏了可以再换,好不容易换来的命要是没了就真没了。

只是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其实和他一样,是已经丢过一次命的人了。

“非常时期,你只有两种选择,信我和我走。”

姜离说话间已经剪开他衣服,看着直戳在他腹部的铁块,心里反复计算过后,已经有了计较。

放下剪刀准备拔出铁块,目光不可避免的触及到他轮廓分明的八块腹肌,瞧着强劲有力。

“腰挺细。”她随口侃了一句。

季时眸色沉了沉,可疼痛令他说不出话来,纵使心有不满也只能干忍着。

这女人真是个冒犯人的高手。

姜离见他额角冒出大颗汗珠,知道是忍痛忍的,蹙了蹙眉:“时间紧迫,我没找到麻醉药房,箱子里没有麻醉药,你忍着吧。”

铁块被拔下来时,鲜血飞溅一瞬,她白皙的脸上也沾染了几滴。

赶忙翻出纱布捂住,先紧急做了止血处理,随后就是查看,清洗,缝合。

每一个步骤都有条不紊进行着。

她额角已经冒了细密的汗珠,眸色冷厉肃然,动作行云流水,仿佛已经重复了上万次缝合动作。

伤口缝合后,他拿出药物敷上,最后裹上层层纱布。

她弯腰环住他腰肢时,季时才从麻木的痛楚中回神,唇色煞白。

痛感似乎不那么强烈了……

他涣散的目光缓缓在姜离脸上聚焦,思绪恍惚一瞬后,眼前光景也有些模糊,似乎在某一瞬看到了五年前的场景。

她跟他……还挺像的。

“你学过医?”他声音沙哑得可怕。

姜离在医疗箱中捣鼓一瞬,随后单手握着针筒,在床边坐下,另一只手慢条斯理去解他残破西服的纽扣。

“我说学过你会信吗?”她反问。

季时没答,只沉默着看他。

短暂的相处,他心下已经了然,这个女人和传闻中大相径庭,不似他想象中简单。

似乎更有趣了……

给季时打了破伤风之后,姜离扯下手套丢垃圾桶中,掀起床帘离开,在外边洗手池前站定,思绪有些恍惚。

她掬了一捧水洗掉脸上的血迹,看着镜子中这张和她原本相貌一模一样的面容发呆。

她何止会医术呢?在原世界,她选择成为明星之前,是一名奔赴在前线的军医。

十八岁正式上岗,五年来,两千多场大大小小的手术无一败例,可二十三岁那年,她没能把军队中那个最重要的是人从鬼门关救回来,此后,她心底蒙上一层阴影,参加完烈士追悼会后便离开队伍。

之后出演了根据真实战争改写的剧本,电影上映后一炮而红,自此在演艺界混得风生水起,二十八岁,短短五年的时间,她取得了国家一级演员职位,获取终生成就奖。

是了,这次手术,是五年来第一次动手。

看来,心中的阴霾也并非不能跨越的。

她平缓思绪后,从身上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下午时分。

身体已经没有异样感,看来可以离开了,她探头看向仍旧清醒的季时:“你这种情况,需要休息。”

“联系过助理了。”他声音很缓,有点羸弱。

既然如此,姜离点了下头,准备离开。

“去哪?”他问。

“季总,你救我一命,我现在也救了你,算扯平了,往后互不干扰。”

丢下这句话,姜离头也不回离开病房。

她可不想和季时扯上半点关系,毕竟在书中世界设定里,他是最大反派。

不过原剧情中她两本没有交集,是她穿过来后产生蝴蝶效应了。

按照剧情走向,性格阴冷沉郁的季时将在半年后遇到女主,被女主温软的性格治愈,从此爱得不可自拔。

是那种为了女主什么都能付出的爱,甚至是生命的代价。

说来也好笑,一个昔日影帝,如今的财阀大佬,居然会为了一个爱而不得的女人去死。

这还不是最狗血的,更魔幻的剧情在于,这个反派大佬,和男主——她现在的丈夫慕瑾,六年前是双簧影帝。

六年前季时在演艺圈横空出世,和年幼时就混演艺圈的慕瑾共同演绎一部电影《无尽》,同时获得影帝称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