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惑水

惑水

谁也不知道小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八岁那年,谢可可被自己的外公带到了沈家,外公告诉她,只要她待在沈家,好好长大,家人就会接她回家。沈青橘是一个面瘫脸小男孩,是谢可可的娃娃亲老公。高中那年,她突然得知自己亲生父母车祸身亡的真相,她毅然离开沈家,出国留学,并跟沈青橘断了联系。经年之后,她完成学业,回国开了一家叫“惑水”的酒吧,与自己的娃娃亲对象再次重逢!

主角:谢可可,沈青橘   更新:2022-07-16 02: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可可,沈青橘 的女频言情小说《惑水》,由网络作家“谁也不知道小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八岁那年,谢可可被自己的外公带到了沈家,外公告诉她,只要她待在沈家,好好长大,家人就会接她回家。沈青橘是一个面瘫脸小男孩,是谢可可的娃娃亲老公。高中那年,她突然得知自己亲生父母车祸身亡的真相,她毅然离开沈家,出国留学,并跟沈青橘断了联系。经年之后,她完成学业,回国开了一家叫“惑水”的酒吧,与自己的娃娃亲对象再次重逢!

《惑水》精彩片段

惑水里的谢可可像一支撒野而妖娆的玫瑰,绽放在震碎人心的音乐中。

却又格格不入的落座在吧台,处于喧闹又似隔离在喧闹之外。

背影不像往昔那般直挺高傲,反而微微的驮着。

一双纤细的腿翘叠在一起,一只手把玩着一只装着浅黄色液体的高脚杯,轻轻地晃着,另一只手拇指与中指之间扣着一根燃到一半的烟。

性感的红唇在昏暗的酒吧里显得尤为的妖艳,一双桃花眼盯着舞池里的一个方向,目不转睛的,不知道在思索着些什么。

片刻,谢可可感受到了一道炽热的目光盯了她许久,转头看过去,却只看到了男人一张清冷的侧脸。

谢可可垂下眸,不动声色的抿了抿杯中的烈酒。

订婚前夜在自己的酒吧里碰到未婚夫可不是什么好事。

卡座里,宋星辰似乎感受到了好友沈青橘的心不在焉,撇了一眼沈青橘盯的方向。

抬了抬下巴对他说,“感兴趣?”

沈青橘挑了挑眉,既没有否定也没有承认。

宋星辰略显遗憾的拍了拍沈青橘的肩膀,摇摇头说,“别说哥们没有提醒你,这个女人你还是不要招惹得好。”

没等沈青橘开口,一个身影便踩着红色的高跟鞋摇曳生姿地朝着他走来,魅惑众生的脸庞浮现一丝笑意,“少爷盯了我这么久,要不要跟我回家?”

沈青橘的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目光由下自上的打量着她,从白皙的脚踝一路向上探测到她风情万种的双眼。

谢可可扯着勾人的笑与沈青橘对视数十秒,不等他回复就干脆利落地挽着手中的小包扬长而去。

沈青橘向上推了推金丝眼镜,而后猛地一口将手中的威士忌干完,在好友的错愕中踱步跟了出去。

谢可可走的步伐不算太快,斜靠在转角停下,似乎是有意在等着,随手从包里拿出一根烟点燃,然后慢条斯理的脱下高跟鞋垂在身侧拎着。

感受到沈青橘的目光后,转头过来不咸不淡地看了他一眼,吸了一口手中的烟又缓缓将云雾吐出来,烟雾被风吹到沈青橘的脸上,引得他不自觉的咳了两声。

“我腿疼。”

谢可可转头把视线继续放在前方,清冷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

沈青橘走到了谢可可的跟前,俯身将谢可可的腿抬了起来,把她的身子往上提了提,就顺利地把谢可可背住了。

谢可可看起来前凸后翘的,但是背上身之后沈青橘才感觉她似乎太轻了些。

一路上两个人都一言不发,谢可可的公寓离酒吧不是很远,沈青橘默认地往谢可可的公寓走去。

走到一半了,谢可可才出声说,“我们去婚房那边吧,今晚我不想一个人睡。”

说完歪头靠在沈青橘的后颈处,行走的时候微微颠颤将皮肤摩擦出别样的情愫。

沈青橘没说话,只是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将谢可可放在座椅上关上了门,才又从另一端进去坐好。


谢可可将头抵在出租车的窗上,一头长卷发遮住了半边脸,脸上没有什么多余表情,眼神很空洞看着窗外。

任谁看了都心生怜惜,甚至能够共情到谢可可低落的情绪中。

但沈青橘不会,他自知谢可可此时的情绪与自己无关,也并不在乎谢可可的情绪和谁有关。

长辈定下的婚事,对于他来说娶谁,似乎都没有太大分别,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下车的时候,谢可可开了车门赤着脚就自顾地走下去。沈青橘付款之后跟上来,看着她打着赤脚朝前走却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意思。

在谢可可第三次因为踩到细碎的石子,发出“嘶”的声音之后才将她拦腰抱起。

谢可可在这个角度,刚好看到沈青橘的颈部弧线,嗤笑了一声,“小少爷这样的好好学生也会流连夜场?”

沈青橘没有回答,到别墅门口时,看了一眼怀里的谢可可眼神示意她开门。谁知道谢可可眼睛一眨不眨无辜地说,“我没有钥匙。”

别墅的大门并没有装上指纹锁,还是用的钥匙。

只是谁也没想到他们竟然提前来到了婚房。

谢可可在原地等了许久听到玻璃窗被砸碎的声音,在静谧的郊区显得尤为的刺耳。随后又听到利落攀爬落地的皮鞋声,再抬头时沈青橘已经从别墅里将大门打开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上了楼,进了主卧沈青橘直径走到衣帽间,打开衣柜准备拿出睡衣去洗澡,跟后谢可可只是轻轻一瞥,就看到衣柜里面甚至连她的衣服也准备好了。

啧,意外的周到。

随即转身回到沙发上坐着,从包里摸索出一根烟点燃。

她在烟雾中微微眯起眼,终于离自己的计划又近了一步。

沈青橘挑好衣服走出来,看见沙发上烟雾缭绕,冷着的脸拧紧了眉,缓缓开口,“就不能出去抽?”然后转身欲要向外走去。

只是谢可可抢先走在他前头关上了卧室的门,语气里尽是撩人的情愫。

“不是说了?我今晚不想一个人睡。”

说完拉扯着沈青橘的领带逼迫他低头,踮着脚毫不犹豫地亲了上去,先是颈侧而后到喉结,再然后吮住了他的唇瓣,双手也继而攀上他的脖子。

沈青橘明显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就紧搂住了谢可可纤细的腰肢。

盈盈一握。

反客为主。

灼热的气息就萦绕在彼此之间,空气的温度也逐渐在升温。

酒精是最好的催情素,更何况风情万种的狐狸主动挑拨。

再者而言,两人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还有什么矜持可言。

沈青橘将谢可可抱起放到床上,继而俯身下去继续亲吻她,一只手穿过她的长发,另只手一颗又一颗解开自己的衬衫纽扣。

......

翌日醒来,谢可可身边的人早已不知所踪,如若不是身上的暧昧的痕迹,昨夜仿佛就是一场梦。

不过成年男女之间不就是洒脱到片叶不沾身?

只是这“身”沈青橘想不沾也不行了,宫春一早就给她发了酒店地址,她要赶去酒店参加订婚宴。


有头有脸的家族订婚是必须要有的仪式感,订婚与结婚的时间差拉得长一些,似乎也足够谢可可实施自己的计划。

订婚的前一天宫春到了婚房,宫春语重心长地握着谢可可的手说:“可可,我也算是完成了当初对你外公的承诺,青橘性子冷,今后你多担待些。”

“外婆,您放心。”谢可可对宫春是有感情的,毕竟从小到大在沈家只有宫春对她是真心的。

说起来谢可可和沈青橘娃娃亲是宫春自作主张定下的,倒也是用不到自作主张这个词,毕竟宫春真的是为谢可可好的。

当年宫春与谢可可的外公谢源青梅竹马,宫春的父母生意越做越大,而后因为家中突然遭遇生意上的经济危机,斩断了他们的这段姻缘,宫春不得已答应家里订下的商业联姻。外公从此远走他乡,各自有了新生活。

多年后两人重逢,谢源病重妻子早年离世,两人育有一女,谢可可的母亲——楚思。楚思与谢松相识相知相恋,在一次意外中两人均在车祸中丧生,八个月大的早产儿谢可可就成了车祸的幸存者。

宫春得知谢源病重,提出两家订下娃娃亲,将来自己的孙子照顾谢可可,保证她这辈子衣食无忧。

宫春从小就说,“可啊,你就当我是你外婆,以后我就是你最亲的人。”

谢可可小时候不明白,长大了才知道,原来宫春一直都想嫁给自己的外公。

——

订婚的仪式感按照了谢可可的想法没有大肆操办,宴请的基本都是家里的亲戚。沈家那么庞大的一个家族,虽然只是知会了一些关系比较好的亲戚,但是婚礼那天还是来了不少。

沈家人都知道谢可可已经没有亲人了啊。

造型师为她做完造型之后,只有她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坐在婚房里等着司机来接。

只是订婚宴而已场面自然也就没有结婚那么的繁复,婚车抵达的时候,阔别几日的沈青橘甚至没有下车迎接她,谢可可也不介意扯着礼服上车。

一路无言,不过抵达酒店的时候,沈青橘倒是下车主动牵起了谢可可的手,在无数礼花和掌声中缓缓走进订婚现场。

面对笑脸盈盈的宫春时,沈青橘更是伸手揽过谢可可的腰,亲昵的为她拿去落在盘发上的礼花,“奶奶,我们来了。”

“好好,上去吧,仪式就要开始了。”宫春指着舞台回答。

啧,谢可可忍不住腹诽,这奥斯卡男演员沈青橘参与的话势必能获得头筹,前后的变脸速度可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舞台上司仪说着俗套的场面话,沈可可瞧见了沈青橘的神色平静如水,转头看向舞台下的宫春,就颇有一点可歌可泣的迹象,看着仪式的进行每每忍不住抹泪。

谢可可看到的时候内心多少有点波动,但是瞄到一旁的沈嘉统之后又恢复了原先的淡漠。

似乎感受到远处的白眼,是沈青橘那个小表妹,小时候就是围着沈青橘转悠。

但是沈青橘是谁啊,那高高在上的性格次次都把小表妹气哭。沈可可作为沈青橘的跟屁虫理所当然就被小表妹怨上了。

也就是在察觉到白眼的瞬间,谢可可就向她炫耀般挑了挑眉,小表妹气得当场就变脸。

两人交换完宫春送上来的戒指,在听到司仪说可以亲吻的时候,沈青橘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在沈可可的嘴角落下一吻,丝毫没有几日前夜里那般缠绵不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