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绝宠王妃要休夫

神医绝宠王妃要休夫

爱吃西瓜奶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到古代,天才医学家成了明王府又哑又残疾的王妃。原主一家被人算计,她从郡主变成了王府内最不受宠的糟糠王妃。为了查明自己家族倾覆的真相,她不得不周旋在各种势力之中。首先是面对自己那暴躁无常的丈夫,其次还要面对各种围在丈夫身边的白莲花和绿茶。虽然情况不算乐观,好在她有空间作为金手指,虐渣不在话下!

主角:叶卿歌,冯明殷   更新:2022-07-16 03: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卿歌,冯明殷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绝宠王妃要休夫》,由网络作家“爱吃西瓜奶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到古代,天才医学家成了明王府又哑又残疾的王妃。原主一家被人算计,她从郡主变成了王府内最不受宠的糟糠王妃。为了查明自己家族倾覆的真相,她不得不周旋在各种势力之中。首先是面对自己那暴躁无常的丈夫,其次还要面对各种围在丈夫身边的白莲花和绿茶。虽然情况不算乐观,好在她有空间作为金手指,虐渣不在话下!

《神医绝宠王妃要休夫》精彩片段

高大身影笼罩而来,男人眸中布满了厌恶和愤恨。

刚要开口解释,却发现喉咙疼的像刀子扎。

咋回事?

被人喂了哑药?!

叶卿歌气的差点呕血,拼命挣扎,换来只有男人的更加残暴。

下一刻,她感受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

这男人……可真行!

就在她痛的差点昏厥过去时,男人居高临下的目光,透着浓烈的恨意。

“好手段,为了这桩婚事,你算计本王,又害母妃昏迷不醒。”

“你以为,事情当真能如你的意?”

“来之前,本王已经下令,明王妃降为侍妾,禁足听雨阁,没有本王允许,任何人不得探望!”

撂下一番话,男人眼中闪过一道厉光,头也不回的离开。

好一个叶卿歌!

他在前面举行庆功宴,有人禀告王妃在后院与男人举止亲密。

只是来瞧瞧她想搞什么幺蛾子,不曾想,她的目标竟是自己!

垂眸看向模糊的背影,叶卿歌缓缓吐出一口气,只觉浑身都散了架,连动一动手指都费力。

听着落锁的声音,她终于有时间理清头绪。

穿越就罢了,还这般糊涂,唉……

原主好歹是个郡主,咋就这么想不开?

在北齐,卿歌郡主爱慕明王冯明殷是众所周知的,为嫁给他,不惜在宫宴上算计了明王。

身为四皇子的明王自然不愿,奈何叶卿歌父亲手握重兵。

为了巩固其手中兵权,皇帝不得不赐婚。

成亲当日,叶卿歌并未得到梦寐以求的盛大婚礼,反是等来了叶家谋反,被满门流放的旨意。

而她,因与明王有一纸婚约,则幸免于难。

幸,也不幸。

入明王府前,她被人喂了哑药,又废了双腿,塞进一顶破漏不堪的小轿,从侧门入了王府。

许是为了羞辱她,当晚明王就带人去了边疆,扔下叶卿歌在王府自生自灭。

可怜叶卿歌一人,在王府苦撑三年。

等来的,却是明王愈发张狂的羞辱。

开锁声唤回思绪,就见一个小丫头跌跌撞撞跑了进来。

“主子!”

“今日是王爷得胜归来的庆功宴,您做了那样的事,他岂会放过我们。”

小丫头哭的惨不忍睹,叶卿歌想伸手安慰,嗓子却发不出声,身子又虚弱不堪。

医者的经验告诉她,叶卿歌这些年,过的属实凄惨,身子很是虚弱。

再加上被冯明殷那般对待,骨头都似被折辱了百遍,如今的她,奄奄一息。

缓了口气,叶卿歌撑着力气,在丫头梨花手心里写了几个字。

见状,梨花连忙擦干眼泪,熟练架起她的身躯。

“梨花这就带您去沐浴。”

泡在温水里,叶卿歌舒服的闭上眼,趁空想些事情。

洁白身躯满是青紫痕迹,教梨花心疼极了。

“主子,您受苦了。”

原主苦,可她更想哭好吗!

接手了这么个烂摊子,她真的是欲哭无泪。

曾经金尊玉贵的郡主,落魄到连个下人都不如的境地,想想她都心疼自个儿。

下身的痛,教叶卿歌眸光一冷。

冯明殷的心不属于她,所以才这般折辱她。

而可悲的是,她不能开口辩解。

造就如今局面的,正是冯明殷心中的白月光——陈素素。

嫉恨皇帝赐婚,当初陈素素找人毒哑了她,还打断了双腿。

如今,又来了这么一出。

啧啧,真真是狠如蛇蝎的女子。

视线落在铜镜上,瞧着镜子里触目惊心的划痕,再看看浑身没几两肉,她又是一阵无奈。

好好的娇人儿,被毁成这样,可见陈素素的歹毒。

冯明殷也是不挑食,对这张脸,也能下得去嘴。

不过……

眸光转瞬蒙上一层阴冷。

她可不是原主,不会懦弱无声忍受。

叶卿歌,我既接收了你的身子,自会为你讨回公道,你安心的去吧。

婢女擦拭着身体,叶卿歌决定好生睡一觉。

现在要紧的,是养精蓄锐,解毒也是首要之事。

她是21世纪的天才医学家,解毒自是不在话下,还有这双腿,也并非完全被废。

可如今,她被困在听雨阁,没钱没药,就一个丫头,这要怎么解毒?

还没想完怎么解困,叶卿歌就沉沉的睡去了。

睡梦中,她来到了一个烟雾缥缈的地方,这里有世界顶级的医疗设备,还有各种中医医书,最为重要的是,各种药材应有尽有。

随手打个响指,一张药材名单就出现在眼前,甚至,还有各种古方。

虽然只是场梦,但也足够让她心生向往。

毕竟,她很需要啊!

真没想到,堂堂新人类,竟然会拜倒在一场美梦之下。

揉揉眼,咦?

没消失?

伸手摸摸,竟然是真的!

难道,穿越也赋予了她美梦成真的技能?!

那我要……一大箱金子!

哦豁,没金子,只有药材和医学实验室。

摸了摸耳垂上发烫的耳钉,整个人瞬间被弹了出去。

再睁眼,又是古色古香的房间。

连忙掏出枕头下的小铜镜,瞧着铜镜里的耳钉,叶卿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她的穿越,会不会因为这枚耳钉?

难道,这就是好运?!

为了验证想法,叶卿歌闭上眼睛,又摸了摸耳钉,果然回到了刚才的地方。

随口念了句银针,而银针,立刻出现在自己眼前。

我滴个乖乖,有了外挂加持,她还怕个鸟!

什么明王、什么陈素素,还不都得成为她的手下败将!

咳咳,不能骄傲,解毒、疗伤最重要。

人呐,要戒骄戒躁。

取出祛疤膏涂抹,叶卿歌又调出轮椅,往恢复器械过去。

只要坚持,她就可以重新站起来。

经过实验证明,不管她在空间里面待了多长时间,外面的时间都是静止不动的。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太方便了。


落锁的声音,教梨花一惊,跑过去拍打门板。

“你们这是做什么!打开!”

门外嬷嬷冷声道:“这是王爷的吩咐,防止王妃不守私德。”

“若王妃当真与他人有染,咱们王府的脸,可就真丢尽了!”

嬷嬷的冷嘲热讽,让梨花气急了。

“胡说八道!我家主子那是……”

叶卿歌拽着她的袖子,及时制止。

看主子木然的脸庞,梨花心疼极了,抱着她便痛哭流涕。

“主子,您以后,可怎么办呀!”

身为王妃那时,就受人欺凌,如今,还成了侍妾!

拍打着丫头给予安慰,叶卿歌在她手心写下。

既来之,则安之。

“主子!”

叶卿歌示意她噤声,听着门外的嬷嬷离去,这才缓缓开口。

“不用哭,为了狗男人流泪,不值得。”

“主子,你、你能说话了!”

梨花一脸的不可置信。

“许是之前吃的那些药,有了效果。”

叶卿歌随口扯个了谎。

自从成了废人,叶卿歌一直让梨花寻药,不管什么药都吃。

殊不知,是药三分毒,她的身子虚弱,也是与此有关。

而身子虚弱,她对灵丹妙药的渴求也就越多,银子如流水一般花出去,才造就了如今的穷光蛋。

不过,这也给了她一个借口。

梨花高兴的擦泪,“您会说话了,就把误会和王爷解释清楚,他会原谅您的!”

“我说了,他会信吗?”

“这……”梨花再度萎靡了下去。

叶卿歌冷哼一声,“冯明殷自信骄傲,只相信自己,我若解释,他只会认为,我是为了自保诓骗他。”

尤其是今日的下药事件,环环相扣。

而幕后之人,为的就是冯明殷大发雷霆,直接杀了她。

可惜,她还是死里逃生了。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阵开锁的响动,就见一名脸色清冷的嬷嬷走了进来。

直接将饭菜放在桌上,“快吃吧。”

望着没有油水的清汤面,叶卿歌皱紧眉头。

“拿去喂狗。”

飘着的烂菜叶子,是当她眼瞎吗?

谁知,嬷嬷却是冷哼一声。

“还以为自个儿是王妃呢,摆什么谱!”

说罢,嬷嬷扭身就走,临走前,还特意嘱咐院子里的看守盯紧些。

“都仔细着些,明儿个皇上可是要来参加庆功宴的,决不能让她跑出去!”

嬷嬷的话,教叶卿歌眸光一亮,嘴角扬起一抹诡笑。

有了!

叶卿歌拍拍梨花的肩膀,“睡吧,明日,还要看你的表现。”

“明日?”梨花一脸迷茫。

附耳在她耳边说着,听完,梨花一脸惊恐。

“您当真要这么做?”

坚定的点头,叶卿歌呵呵一笑,眼底掠过一道冷光。

“大错虽铸成,可这局面,还是有解。”

“可您是要休……”

“休夫。”

接着她的话说,叶卿歌冷笑连连。

“他对我无意,我对他执念已去,不如各自安好。”

主子冷漠的面孔,让梨花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眸。

“您、您莫不是中邪了?!”

竟然要休夫!

当年为了得到王爷,主子不惜下药,甚至咬牙撑了三年。

现在,说放手就放手?

相对于梨花的不敢置信,叶卿歌则轻松许多。

“抓住不爱自己的男人,岂不是给自己找罪受,我已经苦了三年,可不想苦一辈子。”

“您终于想通了!”

梨花那叫一个激动。

“只要您肯离开这座活地狱,但凭主子吩咐!”

“咱们不止要离开,还要救我爹娘兄长回京。”

叶卿歌心中已有计划,看向梨花的眼神,更添几分冷意。

“从此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我们。”

“之前欺负过我们的人,也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打今儿起,她就是钮祜禄.卿歌!

主子的振作,让梨花泪流满面。

“好!”

说话间,梨花看向那碗面,吞了口唾沫。

见状,叶卿歌闪过一道冷光,“忍一忍,明天,咱们就翻身了!”

明天就让他们知道,病猫,也是有爪子的!

后半夜,叶卿歌一直待在空间做复健。

等到她从空间走出来时,外面已然天色大亮,而梨花靠在她的床榻前好梦正酣。

换上准备好的衣裳,从后窗悄悄离开了。

许是知道她双腿已残,冯明殷并未将窗户封死,阴差阳错给她留了一线生机。

扮作洒扫婢女的模样,叶卿歌一直盯着门口的方向。

一个妙龄少女,从马车上走下,鹅黄色衣裳衬托出她的娇俏可人,珠翠环绕,张显贵气。

虽面戴白纱,可叶卿歌仍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陈素素,冯明殷的白月光,亦是京城第一才女,同时……

也是害她的凶手之一。

人刚下马车,冯明殷便迎了上去。

笑意盎然的模样,与在她面前时的冷酷截然不同。

那等珍惜的神情,好似眼前女子如珠如玉。

“明哥哥,昨夜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我本应陪着你的,可母亲说女子要注重德行,我这才……”

“你尚待字闺中,是该畏惧流言,本王明白。”

“走,进府,父皇该来了。”

间两人携手并进,好一副金童玉女的样子,叶卿歌翻了大大的白眼。

白茶配渣男,般配的很!

享受着冯明殷的呵护,陈素素笑的很是得意。

“昨夜,明哥哥很伤心吧?”陈素素故作哀愁。

想到叶卿歌,冯明殷眼底闪过厌恶,“今日不许提她,扫兴。”

“哦。”

陈素素乖巧的住嘴,依偎在男人身旁,心中别提有多得意。

暗地里,眼里却闪烁着阴冷。

叶卿歌,就算你成了王妃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被我踩在脚底下!

昨夜明王在前厅办庆功宴,而明王妃却在后院偷人,当场被抓。

虽然她很想知道叶卿歌究竟是个什么下场,但,冯明殷不想提她,也只能有机会再侧面敲打。

那个逃犯都被斩杀,想必,叶卿歌也不会有好下场。

眼看两人走来,叶卿歌连忙垂首洒扫。

眼睁睁看着冯明殷从眼前走过,一转身,叶卿歌就朝他背影吐了口唾沫。

渣男!

有你后悔的那一日!


在场宾客见两人高调亮相,不禁议论纷纷,而这结果,正中陈素素下怀。

就让他们知道,明王,是她的男人!

而冯明殷也没解释,他本就要趁此机会,求父皇赐婚。

明王本就得圣心,又是战功赫赫,自然风头无两,但皇帝将庆功宴设在明王府,还是让人大吃一惊。

但,也同样可见,他对明王的偏爱。

明王府虽不及皇宫的奢华,可也是金碧辉煌,绿水成荫,造景美不胜收。

宴会伊始,众臣纷纷献上贺礼,皇帝更是笑的合不拢嘴。

礼国公府嫡女陈素素献舞一曲,而明王自请伴奏。

曲毕,舞终,一男一女立于大殿之上,宛如一对璧人,羡煞旁人。

眉目传情间,任谁都看出了端倪,惹得众臣工纷纷夸赞,却好似将明王妃遗忘了。

趁着场面火热,冯明殷执手佳人,倏然跪下。

“父皇,儿臣心悦素素已久,恳请父皇下旨赐婚!”

身旁男子昂首挺胸,目光灼灼,陈素素心里乐开了花,羞涩点头表示两人心心相印。

望着眼前的璧人,皇帝并未回应,反而意味深长敲打着案几,似在等什么。

忽然间,一抹娇俏身影从天而降,裹着浑身煞气款款而来。

“儿媳叶卿歌,恭贺父皇寿诞!”

娇嫩嗓音宛若天籁,一时间,众人皆看向来者。

只见戴着面具的叶卿歌端庄而来,行走之间红袖飞扬,强大的气场,恍若当年意气风发的卿歌郡主。

她的腿……好了?!

陈素素死死盯着她的双腿,暗中握拳,心中直道不可能。

难道,她瘸了三年,皆是做戏?!

冯明殷的念头,与她如出一辙,恶狠狠瞪着行礼的叶卿歌。

“你是把本王的话,当成耳边风了不成!”

该死的女人,敢骗他!

坐了三年轮椅的人,忽然健步如飞,众人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叶卿歌,顿时议论纷纷。

淡淡瞥了他一眼,叶卿歌忽的冷笑一声。

这一笑,冯明殷心中浮现不好的预感,猛然握紧她的手腕。

“你想干什么?”

低声恨恨警告道:“今日乃是寿宴,你不能……”

一把挣脱牵制,叶卿歌呵呵一笑,眸中满是嘲讽。

“我做什么,王爷在意吗?”

“你……”

不等对方开口,叶卿歌顿时握拳行礼,倏然抱拳跪地,举止间英气勃发,颇有几分豪爽之气。

“儿媳来迟,还请父皇恕罪。”

“来了就好。”

皇帝笑盈盈望着她,意味深长看向她的腿。

“你的腿,何时痊愈的,连父皇都瞒着。”

当初明王离京,御医曾来瞧过,明确说过她此生再也站不起来了。

可现在,人却好端端站在这儿,皇帝很想知道,她究竟是用了什么法子。

“儿媳……”

不等叶卿歌回话,一旁的陈素素忽然啜泣起来,引得皇帝直皱眉头。

见状,陈素素立马叩首请罪。

“皇上恕罪,寿宴之上本该喜庆吉祥,可……想到叶姐姐做了那般不贞之事,还敢自称儿媳,臣女就替王爷伤怀。”

不贞?!

顿时,目光都看向叶卿歌还有明王。

“怎么回事?”皇帝挑眉诧异地看向明王。

昨夜之事,冯明殷封锁消息及时,只有几人知道后院究竟发生了什么。

陈素素的一番话,自然引来他人猜度,纷纷看向这对貌神离合的夫妻。

冯明殷脸色变化莫测,狠狠剜了一眼叶卿歌。

堂堂明王被戴了绿帽,这话,他终究说不出口。

冯明殷顿时叩首,“此事羞于启齿,只求父皇准许儿臣休妻,赐婚儿臣与素素,共结连理!”

霎时,大堂内寂静一片,大臣们恨不得连呼吸都屏住。

皇家之事,谁敢多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