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吻你时春色很甜

吻你时春色很甜

一口时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某天上学的路上,秦书来了一场见义勇为,三两下把正在欺负小学生的小混混给打倒了,刚要转身离去,却看见一个男人,正在一旁悠哉的旁观,秦书顿时感到十分不爽,并向男人放出了一句狠话,直到晚上学生会聚餐的时候,秦书发现那个讨厌的男人,竟然是文体部新上任的部长.......

主角:秦书,温玠寒   更新:2022-07-16 03: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书,温玠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吻你时春色很甜》,由网络作家“一口时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某天上学的路上,秦书来了一场见义勇为,三两下把正在欺负小学生的小混混给打倒了,刚要转身离去,却看见一个男人,正在一旁悠哉的旁观,秦书顿时感到十分不爽,并向男人放出了一句狠话,直到晚上学生会聚餐的时候,秦书发现那个讨厌的男人,竟然是文体部新上任的部长.......

《吻你时春色很甜》精彩片段

 “秦书,你还在干什么呢?今天开学也不早点出门。”

一道声音让秦书从发呆的状态中回神,朝阳透过窗户洒在她的脸上,卷翘的睫毛轻晃了几下,如画的眉眼间这才带上了些许灵动。

她从床上起身,又打量了一圈四周后,拖着行李箱走出房间:“我在看还有什么东西没拿。”

行李箱的轮子在地板上拖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客厅里看着电视的林琼皱了皱眉:“a大离家这么近,你住校不是浪费钱吗?在家里住着哪里不好了,非要住校。”

秦书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走上前靠在沙发上懒洋洋道:“再不体验一下当住校生的生活,以后就没机会了。”

林琼哼了一声,视线又落回了电视上:“随便你吧。”

“行了妈,你也别生气,我又不是不回来了,以后每周末还是会回家住的。”秦书敲了敲行李箱,声音里带着浅浅的期待又道:“今天第一天开学,你不送我去吗?”

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林琼起身往厨房走去:“你自己去吧,我在给你弟弟炖汤走不开。”

“行吧,那我走了妈。”秦书拖着行李箱走到门口后,看着厨房忙碌的人影:“我这两周周末也要军训不回家。”

“知道了,你快去报到吧。”

听着厨房里传来的声音,站在玄关处的秦书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拖着行李箱出了门后,看着楼梯有些腿软。

秦家所住的小区是a市一个比较老旧的小区,没有电梯,好在家住4楼,倒也不是很高。

秦书将行李箱扛下楼后,事先约好的车也正好到了。

司机热心的下车帮她把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两人上车后,似乎是看着后排只有秦书一个小姑娘,司机忍不住问道:“小姑娘,还要等人吗?”

“就我,走吧。”秦书说着朝他礼貌的笑了笑。

司机有些惊讶:“你家里人不送你吗?我看见你定位的a大,小姑娘你成绩很好啊!”

“我爸妈很忙,没时间送我。”秦书单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自己熟悉的景色脸上没什么表情:“读a大成绩就很好吗?”

“读a大成绩还不够好吗?这可是我们国家最好的一所大学了。”司机的神情有些激动:“要是我的孩子以后也考上了a大,我怎么着也要八台大轿将他给抬去,就怕别人不知道。哈哈哈哈。你父母也是,再忙开学怎么也得空出一天时间啊。”

此刻汽车已经驶出了小区,因为是开学季,马路上的车很多,秦书微微眯着眼盯着,打了个哈欠:“他们确实抽不出时间,好在学校也不远。”

大概是她说话间的睡意太过明显,也大概是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妥,司机开着车也没再说话了。

车厢里安安静静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才停了下来。

“小姑娘,我可能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今天开学,从这里到校门口那节路很堵,根本进不去。”

秦书揉着眼睛醒来,声音嗡嗡的:“没事,我自己进去。”

得到了她的回答,司机手脚麻利的下车将后备箱的两个行李箱拿了出来,秦书接过行李箱,看着人潮拥挤的路,有些咂舌。

好在小时候贪玩来过很多次a大,也比较熟悉,她买了一杯奶茶后,拉着行李箱凭着记忆朝着一条小路走了进去。

这条路到a大是一条近路,只不过路比较偏,不是对这附近很熟悉的话根本就不知道。

a大新生比高年级的学生要早一天报道,即使有提前到的高年级学生也不会在这个新生报道的拥挤点出来闲逛,因此这条小路根本就没什么人走。

秦书一路上听着行李箱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奶茶甜腻的香味在嘴里漫开,心情好了许多。

只是,渐渐的,小路上除了行李箱的声音外多了些其他的声音。

“小孩,还是小学生吧?这么早你们就开学了?”

“这条路是我们哥三个的私有路,你要从这里过,必须得先给钱才行哦。”

“哟,还瞪人?小心哥哥我把你眼睛给挖出来哦。”

……

秦书停下了步子,道路转弯处传来的声音说的话越来越骇人,她好不容易好了些的心情一下子又烦躁了起来。

从听到的内容上判定,大概是三个人抢一个小孩零花钱的戏码。

三个……

秦书略微思量了下,将行李箱搁在原地后端着奶茶朝着声源处走了过去。

三个看起来大概十八九岁,染着乱七八糟颜色头发的少年脸上带着嘚瑟的神情围着一个七八岁背着个小书包的男孩。

男孩正好背对着她,虽看不清神色,但她觉得应该是很害怕的。

秦书又吸了一口奶茶,缓缓吞下后,咀嚼着嘴里的珍珠淡淡道:“你们在强抢小孩零花钱吗?”

属于女孩子特有的柔和声线在这一幕里显得格格不入,男孩和三名少年应声抬起头看过来。

秦书这才看清楚男孩的模样。

五官精致,小脸上除了眼睛里带着些惊慌外,不哭不闹安安静静的。

秦书觉得有些欣慰,还颇有一种即将英雄救美的感慨。

听了秦书的话,站在男孩最面前的少年头头凶神恶煞的朝着她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恶狠狠道:“臭娘们,管闲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代价?”秦书不紧不慢的看了他一眼,单手晃了晃手里的奶茶杯子,感觉到没有多少后,她满意的用两只手抱着杯子。

看着她不慌不忙的神色,少年头头不悦皱眉,声音又加大了些:“识相点,把你身上的钱拿出来,我们就不和你计较了。”

秦书眨了眨眼,诚恳道:“可我身上没钱,只有值钱的东西。”

似乎是对她的态度很满意,少年头头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朝着她伸出手:“值钱的也行,快点拿出来。”

“行,你可得拿好,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东西。”秦书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在几人目不转睛的注视下,两手用力一握,被她拿在手中的奶茶直接从吸管处喷涌出一条奶柱,在少年头头的脸上绽开。

一行人都没料到她的行为,一时间大家都愣住了。

被喷了满脸的少年头头最先反应过来,当即暴怒,扬手就要朝着秦书打过去:“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打死你。”

“我好怕。”秦书‘啧’了一声,一脸惆怅的接住了少年头头的手。

少年头头使劲扯了两下都没将自己的手扯回去,顿感惊慌,嘴上却还是不依不饶:“给老子松开,老子说不定还能放你一马。”

秦书笑眯眯的看着他,加大了手上的力量。

少年头头痛得哀嚎了一声,艰难回过头朝着还愣在原地的两名少年吼道:“站在那里干什么,过来打,给老子往死里打。”

两名少年立马上前。

秦书就着少年头目的手一个干净利落的过肩摔就把他砸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响,另外两个少年被吓得僵在了原地。

“你没事吧,他们打你了吗?”秦书拍了拍手,回过头看着小男孩,近距离看着,男孩的皮肤是真很好,又白又干净,就连毛孔也看不见一个。

“没有。”男孩看着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声音糯糯的指了一下还站着的两名少年:“姐姐,他们欺负我。”

那话语间全是委屈。

愣在原地的少年大概是被事情的神反转吓到了,当即反驳道:“我们哪里欺负你了,最多说话语气稍微重了一点点。”

秦书没理会他们,拍了下小男孩的脑袋:“恩。”

话落她很公平一人一脚将两个少年踹在了地上,满意的看着地上三名哀嚎的少年:“我觉得你们做这种事情有些不好,你们觉得呢?”

“不,不好。”

三名少年被碾压打了一顿后脸上的表情不难看出害怕。

秦书蹲到他们面前,三名少年下意识的就往后挪,一副生怕再被打一顿的鹌鹑模样。

与之前气势汹汹的样子比起来有些打脸。

在他们恐惧的注视下,秦书摸了摸下巴开口:“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嗯,第,第一次。”

少年们狂点头,其中一名看起来年龄小一点的说话间甚至带着些哭腔:“对,对不起,你可以放我们走吗。”

“想走?”秦书轻佻的声音微微上扬,配合着地上三名瑟瑟发抖的少年看起来像极了恶霸:“想走也可以,以后不要做这种事情了。”

少年们听话的点着头,看她没有要追究的模样,都松了一口气。

只是这气还没松完,秦书不紧不慢的晃了晃手机:“刚才你们抢小孩的视频我录下来了,以后好好做人,要是再做这种事情……”

她顿了顿,满意的看着三名少年瞪大了眼睛一副更害怕的样子又道:“我就把你们抢钱的视频交给警察,这样你们就可以去牢里包吃包住了。”

“可以删了吗?我们以后一定不会做这种事情了。”

“不可以。”秦书起身:“行了,趁我改变主意之前滚吧。”

少年们争先恐后的爬起来就要离开。

秦书转眼看见地上被捏扁的奶茶杯子,皱了皱眉:“站住。”

“大姐头,还,还有什么吩咐吗。”三名少年害怕的看着她。

秦书指了指奶茶杯子:“我的奶茶是因为教育你们洒的,你们得赔我。”

少年头头二话不说立马从包里掏出50块钱,小心翼翼的塞在了秦书的手里后转身就跑。

看着他们跑远的身影,秦书烦恼的捏着手里面的50块钱,不知为何,有一种……

“喂,钱多了,你们等等,我找零给你们。”

几名少年仿佛没听到似的加快速度跑出了巷子。秦书有些无奈,捏着手里的50块钱走到小孩面前,递给了他:“一会儿把我的奶茶赔了,剩下的是他们赔给你的精神损失费。”

“给我了?”

小孩一脸懵逼的接着钱,似乎还没从‘被抢钱’者的身份转换成‘抢钱者’的身份,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忽然视线落在了某处,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幽怨。

秦书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巷子转弯的那个位置,有个男人斜斜的靠在那里,表情闲散带着些许趣味,也不知道围观了多久。

男人长得很好看也很高,对比着狭窄的巷子有种格格不入的高雅感。那张脸上一种斯文败类的感觉扑面而来,却被鼻梁上的银框眼镜硬衬出了些温柔。

是一个长相和气质都极品的男人。

可不知为何,秦书迎上那双微微含笑的眸子,总有一种自己是动物园里正在表演胸口碎大石的大猩猩一样。

极度的不舒服。

她一把牵起小孩,白了那男人一眼,冷冷道:“再看,爸爸打你。”

男人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他看了秦书一眼,又看了眼十分不悦看着他的小男孩,没说话,勾了勾唇,转身走了。

秦书看着他的背影挑了挑眉。

这是她头一次在人身上感受到天赋异禀。

就是那种,对方仅仅是看你一眼,就能让你忍不住想打他的天赋。


 秦书一手推着自己的行李箱,一手牵着小孩。

安静的小路上除了刚才见过的三个不良少年和那个好看且欠扁的男人外都没有路过的人,显得有些阴沉沉的。

小男孩走在她的旁边,神色正常,根本就不像是刚刚遇见过抢劫的。

秦书忍不住晃了晃他的手:“小屁孩,你们都开学了?”

“还没呢,我不叫小屁孩,我叫小瑜。”小男孩仰头认真的看着她,眼里带着些许惆怅:“妈妈说小学生不配有假期,给我报了特长班。”

一想到弟弟秦文小时候一放假就展示出来的‘拆家’本领,秦书点了点头:“你妈妈倒是个明白人,你那特长班在哪里?”

“在a大旁边。”小瑜说着拉了拉她的手:“姐姐,你可以送我去吗?我害怕。”

莫名其妙被安上这么一个任务,看着小瑜那张十分好看软糯的脸,秦书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捏了捏手里肉嘟嘟的小手:“知道怕那你还专挑这种小路走?以后不要走小路,知道吗?”

“好。”小瑜点头,朝着她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像极了小天使。

秦书觉得这笑容眼熟,只是印象中确实不认识这孩子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了。

两人一路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走出巷子后拿着‘慰问款’一人买了一杯奶茶,秦书带着小瑜去了艺术学校。

“行了,你好好去上课,以后不要走小路了知道吗?”

“知道了姐姐,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是哪个专业几班的?”小瑜红着脸看着秦书也不进教室。

“怎么,问那么清楚要来我们班报答我?”秦书调笑一声,朝着他摆了摆:“得了,不用你报答,快去读你的书。”

话落她转身就走,只是还没走两步,就看到不远处站着巷子里碰见过的那名‘天赋异禀’的男人。

男人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似乎有些打量的意味。

那目光虽温和,可被他看着时,那股子自己是个被围观物种的感觉又冒了出来。

秦书皱了皱眉十分不悦。

那男人嘴角却荡开了一抹笑意。

依旧是那种会让人想扁他的笑。

秦书咬了咬奶茶吸管,还没做反应,男人转身又走了。

“……”

还真是莫名其妙。

*

根据学校的指引图,秦书找到了自己系的报到地点,领了寝室钥匙后,在引路学姐的带领下,成功找到了自己的寝室。

a大的寝室条件在大学里算是很好的,四个人一间,每一间都有单独的卫生间和浴室。

秦书是最后一个到寝室的,看见她的到来,门口一名有些黑,还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的女生满脸带笑的给她招手:“嗨新室友,我叫万倩文,你叫什么呀?”

秦书笑了笑:“我叫秦书,秦始皇的书那个秦书。”

听到动静,寝室里另外两名正在铺床的女生也看了过来。

“噗,你这自我介绍倒是明了。”一名娇小的女孩蹦到秦书的面前,那双灵动的眸子笑眯眯的看着秦书,有样学样:“我叫阴玉,阴天的白玉。”

“秦始皇的书我能理解,毕竟秦始皇肯定有书,但阴天的白玉是个什么鬼?”万文倩拍了拍阴玉的肩,笑得捂着肚子,转身却还是帮着秦书拖着行李箱,打趣道:“这位‘秦始皇的书’,你的床我们帮你清扫过灰层了,快快把东西收拾好,一会儿我们一起出去逛逛。”

秦书点头:“好。”

旁边的阴玉不客气道:“你不都收拾好了么,你赶紧帮着书书收拾呗。”

“这种事还需要你提点么。”万倩文白了她一眼。

两人你一下我一下的往对方身上戳,丝毫没有今天才认识的陌生感。

秦书原本对于第一次住校心底还是有些担忧的,只是看着眼前这一幕,那担心倒是也消散了。

两位室友一看性格就很活泼,且好相处。

秦书跟着笑,利落的开始收拾行李箱,视线落到旁边的床上,一名白白净净的女孩子脸红扑扑的看着她。

女孩和她对上了视线,那张原本就红的脸一下子就变得更红了,十分的可爱。

秦书好笑的对着她招了招手:“你叫什么名字啊?”

女孩声音娇娇翘翘的:“我叫林舒念。”

“舒念动不动就脸红,刚和她说话的时候让我都有一种自己是个绝世大美男,她看着我就害羞的感觉。”旁边帮忙的万文倩调侃的朝着林舒念眨了眨眼。

林舒念的脸蹭的一下更红了。

四个女孩一下子都笑了起来,关系似乎更加融洽了。

大家一边收拾着寝室一边聊着天,气氛十分的好,秦书这才了解到整个寝室就她一个人是a市本地人,其他三个都来自不同的地方。

好不容易等到床铺好,卫生打理好后,四人也不嫌脏的随便垫了点东西在地上,围坐在一起聊天。

阴玉给大家一人拿了包辣条:“书书,你家就在a市,为什么还要住校啊?”

“没住过校,想来体验一下。”秦书咬着辣条好心情的说着:“幸好来了,认识你们很开心。”

“哈哈哈哈,那我很荣幸!”阴玉笑着抓了两下她的腰,而后朝着大家道:“我刚刚进学校的时候发现学生会各部门在招人哎,你们有没有兴趣啊?一会儿我们一起去报名怎么样?”

万倩文被辣条辣得满脸通红,哈着气道:“我要去。我们高中有一位我认识的学姐也在a大,听说a大学生会的主席是个风云人物,长得好看不说,能力还爆表,高中的时候没怎么看过帅哥,我就想进学生会养养眼。”

“那个主席叫温玠寒,在a大确实很出名,学校里还有他的后援会,我来这里读书之前特意去逛过a大的贴吧,热门帖子有一大半不是关于学生会长温玠寒的就是关于靳习言的,这两人据说是a大的绝色双娇。”阴玉喝了口水,眼睛里带着无限向往道,“虽然没见过,但我好奇一个暑假了。”

秦书抿了抿唇,想到自家闺蜜向晚晚和她的‘那一腿’,难得八卦的赞同道:“靳习言啊,确实长得不错。”

三人的视线立马汇聚在了她的脸上,阴玉有些激动:“我在贴吧看见靳习言是a市本地人,书书你也是,难道你们认识?快给我们搭线让我们也认识认识传闻中的美男。”

好闺蜜的那个暧昧对象,秦书见过几次。

好看是好看,就是‘攻击力’有些强,就算不是闺蜜的盘中餐,秦书觉得自己也是不敢在这样的人面前造次的。

她摆了摆手:“这我可不敢,你们也别想了,靳习言早就有主了,而且他那对象一般人干不过。”

万倩文嘿嘿一笑:“你连这也知道?”

秦书耸了耸肩,也没提向晚晚的事情:“我们学校学长,听说过不少。”

“帅哥都是别人的。”阴玉道叹了口气后又自发的振作了起来:“那没事,还有温玠寒,书书,舒念,你们两也一起去学生会报个名吧?”

林舒念轻轻摆了摆手。

秦书摇头:“不去,很麻烦。”

阴玉扒拉着秦书的肩膀晃了晃:“舒念这么害羞不去我能理解,你为什么不去啊?就算不为了帅哥去,为了奖学金总可以吧?”

“还有奖学金?”

听到了自己感兴趣的,秦书提起了些许兴致。

“对啊。a大为了鼓励学生会那些优秀的干事,特意成立了一项奖学金,表现优秀的学生会成员每学期都能领那项专项奖学金,据说是一笔不小的钱。”万文倩劝道:“走吧,我们一起去报名。”

秦书点头:“那我可以。”

“这就可以了?”本以为还需要劝几句,没想秦书答应得这么快,万文倩‘啧’了一声:“秦书你立场很不坚定啊。”

秦书面无表情的摇头:“我立场很坚定,一切都是为了奖学金。”

……

几人都是说风就是雨的,没一会儿后就一起到了学生会的报名地点,看着眼前写着‘学生会’三个烫金大字的独栋豪华办公楼,秦书莫名就觉得这奖学金应该是不低的。

门口摆了很多列办公桌,每一张桌子后面都立了一面小旗子,上面写着部门名字以及负责事项,每一列排的队列还都很长。

无处不彰显着竞争不小的现状。

阴玉兴奋的张望着四周:“我先去找一个适合我的部门报名啊。”

话落她就跑开了,万倩文在秦书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指了指学生会办公大楼旁边的一棵树:“我也去看看报什么部门,报完名一会儿在那里集合。”

“行。”

三人分开后,秦书眯了眯眼看着离自己最近的一张报名桌。

纪检部

一听就不是一个适合自己这种爱犯事性格的部门。

秦书扫了眼每列队列的长度,最后走到了一列人数相对最少的文体部面前。

文体部是文艺部和体育部合并的部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报名的人比其他部门少了很多,但是本着竞争就会更少的思路,秦书果断报了名。

报完名后秦书又到了万倩文指的那棵树下,结果等了大概十几分钟,另外两个都还没影儿。

就报个名,也不是选秀,真不知道这两人磨蹭的什么。

离大树十几米远的位置有一张长凳,秦书站得腿都麻了,便又走到了长凳处,一屁股坐了下去。从她的位置虽然看不见报名的场面,但是大树周围却是一览无余的。

她懒洋洋的靠在凳子上,视线放在大树的周围,就等着两人出现后一起回寝室。

秦书没有注意的是,她坐的凳子旁边正好是学生会大楼的侧面。大楼的第三层刚好有一扇窗户是打开的,窗口靠着一名男人。男人原本表情闲散的看着窗外,却在视线落到她身上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唇角微勾露出了一抹笑意。

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原本是有些发热的,可不知为何,秦书忽然就感觉到了一阵凉意。

她看了眼头上的太阳,甩了甩脑袋,这才将这股凉意驱散。

*

陈培走进主席办公室,巡视了一圈发现他要找的主席大人温玠寒此刻正懒洋洋的靠在窗边,似笑非笑的盯着窗外。

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他走到温玠寒的面前:“主席你在看什么?”

温玠寒收回视线,侧过脸看着他,没有回答他的话,问到:“有什么事?”

“这一届新生报名学生会的还挺多的,鉴于他们没几天就要军训了,副主席建议各部门将选成员的时间安排在迎新会之后,你觉得可以吗?”

“有多少缺位?”

“各部门要招的新人加起来有26个。”

“26……”温玠寒低喃了一声视线又落回了窗外,看着椅子上的少女手上拿着一张报名学生会后返的报名单不停的扇风,他淡淡道:“那就让他们安排在明天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将时间安排得这么急,陈培还是答应道:“嗯,好。”

话落他又顺带问了一句:“这一次各部门甄选,主席你要去看看吗?”

温玠寒点了一下头:“好。”

以往学生学招新,按道理主席是该去看看的,只不过温玠寒是一个不怎么理会这些的,也就从来都没有去过。

陈培问也只是按流程顺便意思一下的,却不想眼前从来只有大事才出席的人,忽然就愿意屈尊降贵去看这种选新人的流程了。

“主席你要去啊?!”

陈培很震惊,就连公事公办的声音都拔高了好几度。

学生会大楼的每一层楼层都比较低,再加上陈培又是朝着打开窗的位置嚷嚷的。以至于楼下椅子上的人也听到了这道不小的声音,似乎要抬起头寻找声源。

温玠寒收回了视线,侧身站到了关着的窗后面,微微扬眉:“不可以?”

“不是。”感受到了温玠寒的不悦,陈培缩了缩脖子,“那我先去安排了。”

“好。”

陈培告退后,走到办公室门口要出去的时候,又看了一眼窗口的方向。前一刻还在散发不高兴的学生会主席,又唇角微勾的看着窗外。

陈培纳闷了,盯着窗外能露出这种表情,所以到底是在看什么?


 三人报完名回到寝室后没一会儿,都收到了来自学生会的短信。短信通知第二天到所报名的部门进行面试。

这消息可以说是让人措手不及了。

阴玉指着手机有些激动:“我听说往年学生会面试都定在迎新会之后啊,今年怎么回事,今天报名,明天就要让我们面试?我都没时间准备我的面试内容。”

万倩文附和道:“对啊太突然了。也不知道是谁安排的,这么着急是上赶着投胎么。”

“贴吧里也在讨论这个事情。”阴玉忽然从手机上抬起脑袋,一脸的不敢相信道:“有内部消息说这是学生会主席温玠寒安排的。”

吵闹的寝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万倩文最先打破这阵静谧:“我收回我刚才的话。我觉得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只能证明主席是个办事效率很高的人,不愧是a大的学院之光。”

看着她的狗腿样,秦书忍不住啧了一下:“虽然不知道这个主席在急什么,但还是得感谢他,我喜欢速战速决。”

“能是着急什么,肯定是想看一看我们这一届新鲜的血液呗!”阴玉捂着脸有些兴奋:“而且我还看见有言论在说,这次主席还要亲自去各部门巡视,运气好的说不定正在演讲的时候就被他看到了,然后直接招到学生会了呢!”

“好了,现在你们两个谁也别和我说话了,你们都是我竞争对手。”万倩文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为了主席我要写一个感天动地的面试稿子。”

“还有我,还有我!”阴玉说着也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走到了离万文倩最远的角落,一副防着她抄袭的样子。

“……”

所以三个人都不是报的一个部门,真的有必要这样吗?

看着两人神色认真的一人霸占一个角落在本子上敲敲打打。秦书也默默的搬出了自己的本子。

准备还是要好好做的,毕竟奖学金不低。

*

花了两个小时将自己的稿子写好,秦书很满意,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稿子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第二天,秦书到了学生会大楼,还没找到文体部的时候就听见一阵起哄声,十分的嘈杂,并且伴随着阵阵怪叫,也不知道是哪个部门搞出来的。

她朝着指示牌往文体部走,越近喧哗声越大,她皱了皱眉,基本上可以确定那一阵阵怪叫正是她即将面试的部门里面发出来的。

秦书走到了文体部门口。从大敞开的门往里看,有了一种自己找错地方的感觉。

文体部里汇聚了二三十人左右,房间里面的办公桌全部都被归置到了墙角,正中间取代办公用品的是一台可移动的拳击擂台,擂台两边一边站着不足十个女生,一边站着二十来个男生。

擂台上面有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此刻正一脸嘚瑟对着那几个女生比划了一个挑衅的手势。他身后的那群男生应着他的手势一个劲儿起哄怪叫。

“……”

看着眼前一群恶男戏娇女的情景,秦书忍不住嘴角直抽抽。

文体部选新都这么玩儿的么。

秦书进了房间,走到末尾端的一名女生旁边。

“请问……”秦书指了指擂台上还在耀武扬威的肌肉男,“这是在干什么?”

女生回过头,那张白皙小巧的脸上全是愤怒。

她的视线落在秦书脸上的时候,那阵愤怒就像是皮球一样泄了气,“你是今年新报名我们文体部的小学妹吧?”

秦书点头:“恩。”

“今天不是部门招新么,需要部长出面。我们文体部部长出国当交换生请辞了,主席让我们自己内部定新部长,这群男生仗着他们人多,投票决定选部长方案的时候他们一致都投了武斗,能在擂台上呆到最后的人就是文体部新任部长。”

这种选部长的方式还真是……有一种混混选老大的感觉。秦书又指了指台上的人:“所以他现在是竞选到了部长?”

“这都不能叫竞选了。”女生说着话眼眶微微发红:“唐时是跆拳道社团社长,男生们都想推举他当部长,我们女生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秦书倒觉得这群男生虽然有点胜之不武,但还挺团结的。她内心其实挺欣赏这种团结的。

不过看着女生气得掉眼泪的样子,秦书按耐住了自己想笑的心情,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卫生纸递给她后,又开始打量擂台上激起女生愤怒的唐时。

这人五大三粗的,看着那逗比的行为似乎还带了点脑残,也不知道今后是不是要带着文体部往小品那个方向走。

不过,秦书觉得这也不关她的事,无论谁当部长,她都只是来混奖学金的。

“谢谢。”女生接过卫生纸,擦了一下眼睛,声音有些哽咽,“他们太过分了,这样下去明年部门内奖学金大部分又在他们男生那里了。”

秦书内心的那些欣赏,一瞬间烟消云散,她挑了挑眉:“为什么?”

“部门里的奖学金都是部长组织安排的。唐时上任以后肯定不管做什么都只让男生去,我们部门奖学金是要按照平时的个人贡献度分发的。”

“……”

秦书眯了眯眼,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这群女生被这样欺负了还不了手太委屈了。实在是需要英雄救美的人。

秦书随手将身上的包取下来,递给了面前的女生,“你帮我拿着一下。”

女生疑惑的擦着眼泪:“你…你要干嘛啊?”

秦书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脸严肃:“帮你们出气。”

女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秦书就走到了擂台面前,轻轻一跃跳到了擂台上。

原本还在挑衅女生的男生们都愣了一瞬,随后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哇哦!还真有巾帼女英雄啊!”

“唐时,你一会儿下手轻点,别把人家妹妹打坏了。”

“这妹子是这一届新生吧?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

起哄声持续了好一会儿,最终在唐时一个禁声的手势下,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秦书默默地活动着手腕,视线扫到擂台下那群女生身上,女生们一脸担心的看着她,帮她拿着包的那名女生甚至还挤到了擂台边上来,一直给她招手,示意她下擂台。

秦书安抚的看了她一眼。

挑衅了女生许久,唐时心里肯定她们不会上台的。于是面对秦书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愣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美女,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秦书看了他一眼,神情淡淡道:“这里是在选部长?”

唐时点头:“对啊。”

秦书将手腕上的表取下来随手放在了擂台边上:“那我没走错。”

听了她的话,唐时的表情十分纠结:“你要竞选部长?”

秦书轻轻地瞥了他们一眼:“我不能竞选部长?”

唐时整张脸更纠结了。他总不能真的打女生吧。

周围的男生们听到两人的对话,又开始起哄。

擂台下一名站在最前面的男人扯着嗓子道:“当然可以!你要是打败唐时了,我们都认你当部长。”

话落他嗤笑出声又道:“当然这必须是你用正常手段啊!万一你要是用什么美人计,我们可不认!”

他的话一落,那群男生又开始狂笑。

秦书也没怎么在意他们的话,只是看了眼闹得最凶的那个长什么样,就回过头朝唐时扬了扬下巴:“开始吧。”

唐时完全没有想过真的有女孩子上擂台这件事,此番盯着秦书完全下不了手。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怔怔看了对方一会儿,一直等不到他的进攻,台下还闹得心烦,秦书有些不耐烦,摆出起势,助跑两步过去,抬脚就朝着唐时的脑门儿踢去。

原本是激情的一幕,却导致大家都安静了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擂台上。

完全没有人想到,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女生,没一会儿就将五大三粗的唐时给踢得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还开始求饶。

倒是憋屈了许久的女生们,在唐时被踢来砸到地上的时候三三两两的抱着跳了起来,好几个压抑得狠了点的女孩子们甚至哭了起来。

一边哭一边还嚷嚷道:“小学妹部长,踢死他,踢死唐时这个狗东西。”

秦书对着她们比了一个‘ok’,缓缓朝着蜷在地上的唐时走去。

站在唐时身后的男生们看着她慢条斯理走过来的模样,全都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唐时捂着青红青红的脸,对着她直摆手:“我认输我认输,你别过来了。”

明明是个身高体壮的汉子,这一刻委屈得像一个孩子。

听着他认输的话,女生们拔尖儿着嗓子又哭又跳的朝秦书喊着‘部长’。

男生们全都一脸似乎吃了屎的模样默不作声。毕竟部门里武艺最高强的唐时都被揍得这么惨,全程围观了唐时的惨状后,男生们一瞬间都没人敢挑衅了。即便有不服,可选举方法还是他们定的。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于是秦书就这样简单地用了点‘暴力’收下了文体部部长这么个位置。

*

看着工作室里被一群女生围住的女孩一副不习惯的样子,温玠寒轻笑出了声。他旁边学生会秘书长陈培瞪着一双眼,嘴里啧啧称奇。

副主席李慈音眉眼间尽是不屑,她朝着温玠寒问道:“主席不进去吗?”

温玠寒的声音里带着点点的笑意:“不了。”

感受到他的愉悦,李慈音皱了皱眉:“文体部用这样儿戏的方法选部长,我们不用阻止吗?况且这样选出来的部长有没有组织能力都说不定。”

“你这话说得可就不对了。”听了她的话,陈培皱眉指了指擂台上那条写着‘胜者为王’的横幅,“部长选举由部门内部决定,这是他们文体部自己定的方法选出来的不是吗?”

李慈音瞪了他一眼:“可这个女孩好像是新生,这样当上部长根本就不服众。”

“不服众?”听了两人的对话,温玠寒的视线从工作室里被围绕的女孩脸上收了回来,落在李慈音的身上:“李副主席觉得不服吗?”

“不是。”对上他的眼神,李慈音莫名就感觉到一丝凉意直袭背心,她有些慌神,却还是表面冷静的解释道:“我只是觉得像这样轻浮又轻而易举就当上了部长,学生会里很多人都不会服气的。而且还是靠这种野蛮的方式……”

“怎么就不服众了?”陈培不怎么听得下去,打断了她的话,指着室内高兴拥戴的女生们和在强悍实力下认输的男生们,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而且这女生哪里就赢得轻而易举了?”

唐时从大一到大三连续三年都是跆拳道社长,这期间接受了无数挑衅依旧稳稳的守住了那个位置,在学校可以说很出名,要赢他根本就不容易。而且小学妹刚才和他对决的时候看起来虽然轻松,陈培5.0的眼睛却还是发现她其实有被踢到两脚。只是人家挨了揍,面上看起来很淡定,就给人一种轻松的感觉。

在a大,能用跆拳道打败唐时,陈培就觉得很厉害了,更不用说对方还是个女孩子了,而且陈培发现小学妹其实很聪明,男女之间力量悬殊本来就大,学妹却还是凭着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拿下了唐时,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只会蛮力的。

想到这里,看到李慈音那一副有些鄙夷的表情,陈培皱了皱眉,正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一旁的温玠寒勾了勾嘴角,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说话。

陈培收回了那股子要和李慈音理论的架势,眼不见心不烦的看向人声鼎沸的位置。

温玠寒垂眸瞥着李慈音:“李副主席如果觉得很不满,可以去挑战。”

他的脸上虽然带着淡淡的笑,声音也很温柔,只是那笑意根本就不达眼底。

以往招新这些事情温玠寒都是交给她全权安排的,这一次亲自来,李慈音一直就觉得奇怪,却也没多想。

只是对上他这样几乎不给人留面子的话,李慈音忽然就想到了他们刚走到文体部门口的时候,温玠寒那时候看着台上的女孩时候的微笑,似乎和平时那种不走心的温柔……有些不一样。

“不是……”李慈音呆呆的看着他,脑袋因为刚刚意识到的事情一片空白。温玠寒却没有想要再理会她的意思,说完那句话转身便走了。

陈培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两人不轻不重的谈话声传到她的耳朵里。

“陈培,明天晚上安排所有部门的部长聚会。”

“好的主席。”

“……”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