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寒门妻逆袭成皇后

寒门妻逆袭成皇后

凤凰于飞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的沐青婈,被姐姐和她未婚夫哄骗的团团转,眼瞎心残,堂堂嫡女被逼下嫁给了一名庶子;拼死逃脱,却落得个不听父命,弃祖母性命不顾的不孝之名,最终落得个被狗男女折磨致死的结局。重生之后,沐青婈发誓要改写自己的命运,戳穿渣男贱女的阴谋,将仇人踩在脚下。

主角:沐青婈,傅令朝   更新:2022-08-08 19: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青婈,傅令朝 的武侠仙侠小说《寒门妻逆袭成皇后》,由网络作家“凤凰于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沐青婈,被姐姐和她未婚夫哄骗的团团转,眼瞎心残,堂堂嫡女被逼下嫁给了一名庶子;拼死逃脱,却落得个不听父命,弃祖母性命不顾的不孝之名,最终落得个被狗男女折磨致死的结局。重生之后,沐青婈发誓要改写自己的命运,戳穿渣男贱女的阴谋,将仇人踩在脚下。

《寒门妻逆袭成皇后》精彩片段

 

沐青婈呆呆坐在铜镜前,细细地端详着镜中的自己。

少女清艳浓媚,粉颊桃腮,还带着一点婴儿肥。

就连搁在桌上的手,也如青葱一般水润,顶着粉白的指甲,个个娇嫩可爱。

这些年,看惯了自己枯骨一般丑陋的容貌,少女时的模样乍然映入眼帘,她竟一时恍不过神来。

“小姐,咱们动作得快点,迎亲队都来了。”如水在身后收拾着衣衫,“再不去,就赶不及看新娘出门了。”

沐青婈怔怔的:“今天……谁成亲?”

“小姐,你怎么糊涂了?”如水好笑道,“今天出嫁的,当然是大小姐呀!难道还是二小姐你么?”

沐青婈呆了一下,心中一阵狂喜,但马上,她便把这份激动压下来,生怕眼前这一切是梦,一碰就碎。

指甲一点点掐进肉里,痛楚蔓延,渗出鲜血。

直到如水惊呼一声,扑过来给她止血,沐青婈这才终于相信,眼前不是梦!

她真的回来了!重生回到改变她命运的那一天。

“呵呵……”沐青婈看着镜中稚气未脱的自己,这张脸,清澈明媚,满是娇憨与烂漫。

她指尖挑起浓稠的玫瑰脂膏,往唇上狠狠一抹,娇嫩的唇瓣瞬间鲜艳如血,把她整张脸衬得越发娇艳浓丽。

少女原本清淡的眉梢眼角,也染上丝丝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毒辣和狠色。

“小姐……”如水只觉得沐青婈有些陌生,又见她越发媚艳绝色,不由惊叹:“小姐从没抹过这么艳丽的唇色,真好看。”

说着,又笑了笑:“不过,今天是大小姐成亲的大日子。小姐本来就长得比大小姐漂亮,若打扮过于精心,压了新娘子一头,到底是不好的。”

不想,沐青婈却挑唇一笑,眼底带着无尽的嘲讽:“马上,我就会成为今天的新娘。”

“啊!”如水吓了一跳,“小姐,你说的是啥话?”

实在搞不懂沐青婈为何突然开这种玩笑。

今天是大小姐沐珍儿的大喜日子,新娘怎会突然换成自家二小姐?

沐家现在的当家是沐青婈的祖父沐守城。

沐守城共有三个儿子,分别是嫡长子、庶次子和庶三子。

而沐青婈父亲是嫡长子。身为嫡房嫡女,她的未婚夫身份自然也贵重,是荣国侯府的世子爷。

而沐珍儿的父亲是个庶次子,身为庶房之女,沐珍儿的成亲对像也是个庶子。

所嫁之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谁要换呀!

“小姐,这种玩笑可不能胡乱开呀!”如水苦哈哈的。

沐青婈媚艳的眸子掠过一抹嘲讽:“等着吧!好戏,要开演了!”

“什么?”如水怔怔的。

她还没反应过来,外面便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接着,大门“砰”地一声,被甩开来,只见丫鬟冬儿铁青着小脸,风风火火地冲进来:“小姐,小姐。”

如水拍拍胸口,瞪了她一眼:“你咋咋呼呼的干什么?”

“我……”冬儿气喘吁吁地道:“大小姐……落水了!”

沐青婈眸子一眯!呵,果然!

“什么?”如水轻皱着眉,“大小姐可是今天的新娘,不是该在房里待嫁么?怎会突然落水的?”

“听说,不知哪来一个疯婆子,拿着刀冲进了大小姐的房间就是一顿胡乱挥舞,大小姐和丫鬟们吓得四处逃窜,最后,大小姐竟然失足落水,接着……”说着,冬儿脸色发白。

“接着怎么了?”如水急道,“大小姐可还好?没事吧?”

“没事……当时好几名贵公子在湖边,当即有一人跳了下去,把她给捞上来了。”

“阿弥陀佛,谢天谢地,幸好没事。”如水狠狠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

“她在水里跟一个男人又搂又抱的,名节都毁了!嫁不出去了!”

“这……”如水这才回过味了,“真是飞来横祸,名节毁了……怪可怜见的。”

“她可怜个鬼!”不想,冬儿却瞪红了眼,几乎快哭了:“现在,她名节毁了,老太爷那边说大小姐嫁不进宋家!但婚事不能取消,所以,要让我们二小姐替她嫁!而且,救她的人,与她有了肌肤之亲的人,正是……何世子!”

“你说什么?”如水被冬儿的话砸得七荤八素的。

何世子……荣国侯府的世子爷何子惟,正是沐青婈的未婚夫啊!

可现在,何子惟竟然与大小姐有了肌肤之亲!

老爷还让自家小姐替大小姐嫁?

谁都知道,大小姐的夫婿是宋家庶子!而且那宋家早就家道中落,穷得叮当响!

“怎么会!”如水声音颤抖,“老太爷不会这样对小姐的……”

正说着,“砰砰”两声,外间的门被甩开。

只见两名身材壮实的粗使嬷嬷笑意盈盈地走进来。

“二小姐。”其中一名嬷嬷笑着:“老太爷说,今天沐家办喜事儿,但现在场面不够热闹。所以,让二小姐换一身喜庆的衣服。”

如水这才见那嬷嬷手中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套艳红的衣裙。

两名丫鬟脸色一变,什么喜庆的衣服,明摆着就是一套喜服啊!

真的要让二小姐替嫁?

“怎么可能!”冬儿急道,“你们休想!”

两名嬷嬷对视一眼,便冷笑:“不换也得换!”

说着,便凶神恶煞地扑过去。

如水和冬儿惊呼着,还来不及阻拦,一个花瓶狠狠地照着冲在前面的嬷嬷头上砸去。

“砰”地一声巨响,那嬷嬷瞬间头破血流。

“啊啊啊——”那嬷嬷滚摔在地,满头鲜血。

如水和冬儿倒抽一口气,另一名嬷嬷更是吓得僵在原地。

抬头,只见沐青婈手里拿着碎了一半的花瓶,碎口上还沾着丝丝鲜血,以前娇憨软糯的二小姐此刻正勾着冷笑,目光薄凉地看着她。

“啊……”嬷嬷吓得“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嗤,走!”沐青婈把手中半个花瓶往地上一扔,便快步往外走。

“好……”两个丫鬟这才怔怔地回过神,追着沐青婈往外跑:“咱们找老太爷主持公道去!这事不用说,一定是二夫人干的!”

主持公道?

沐青婈听着这话,眸中闪过嘲讽。

 


 

沐青婈一口气跑到了大厅。

那里已经被宾客围得水泄不通。

沐青婈拔开人群,走进去。

往里面一扫,只见祖父沐守城阴沉着脸,背着手站在大厅里。二婶朱氏正抱着她的堂姐沐珍儿哭得肝肠寸断的。

“呜呜……我不活了……”沐珍儿一身艳红的嫁衣,却浑身湿淋淋的,扑在朱氏怀里,哭得梨花带雨。

看着她这副楚楚可怜的姿态,沐青婈一时竟觉得有些可笑。谁也想不到,眼前这样一位惹人怜惜,被“无辜”破坏婚礼的新娘,将来会露出那样恶毒的嘴脸!

“我的女儿,为什么这么命苦啊!”朱氏不住地轻拍着她的后背。

沐守城纠着眉,一声不吭。

“新娘名节毁了……现在怎么嫁?”周围的宾客不住地低声议论着,“花轿还在外门等着呢,现在怎么办?把婚礼取消吗?”

“怎能取消,因为……”

正说话,一名丫鬟突然跑过来,跪在地上:“老太爷,老夫人吐血了。”

“什么?”沐守城回过身。

丫鬟道:“今天早上,老夫人眼看着就要好转了,可就在一柱香前,老夫人突然开始难受,现在,都咳出血来了。”

“一定是因为珍儿成不了亲。”朱氏痛哭着:“原本珍儿的婚期是明年春天的,因为老夫人病危,这才提前婚期,选在今天出嫁,好给老夫人冲喜。现在成不了亲,老夫人自然就……”

“呜呜,我没用,救不了祖母,我不孝啊!”沐珍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怎么办,祖母……祖母她……”

“父亲,婚礼若取消,母亲怎么办?”朱氏一脸难过。

“自然不能取消!”沐守城说着,狠狠一叹:“来人,拿上备用嫁衣,给二小姐送去,让二小姐替大小姐出嫁。”

不想,此时一个清凌凌的冷笑声响起:“你们不是早就派人给我送嫁衣来了么?二婶和大姐姐何苦还要演这出?”

沐守城和朱氏母女全都一怔。

“二妹妹,你在说什么?”沐珍儿一张素白的脸泪水涟涟,“呜呜……我不活了!”

“婈儿。”沐守城看着沐青婈微微一叹,“你姐姐名节已毁,再也不能嫁入宋家。但你祖母病危,需要冲喜!婚礼万万不能作罢。婈儿,家中只有你与珍儿年纪相仿。只能由你替她嫁入宋家!”

沐青婈听着这与前生一模一样的话,唇角勾出一抹嘲讽。

“呜呜,都是我!”沐珍儿站了起来,痛哭着,“祖父,还是让我嫁吧!由我嫁!”

“珍儿,你疯了!”朱氏惊叫一声,“你被外男抱过,若嫁到宋家,那宋家一定不会好好待你的。”

“没关系。”沐珍儿抹着泪,笑得一脸悲凄,“若是运气好,大不了一辈子吃斋念佛。若是运气不好,大不了被一根白绫给勒死。只要能救祖母,我这条命算什么!”

“哎呀,沐大小姐真是孝顺!”周围的宾客个个同情地看着沐珍儿,接着又盯着沐青婈,“沐二小姐只顾着自己的富贵,全然不管亲祖母的死活。”

“小姐……”冬儿铁青着小脸,拽着沐青婈的衣摆,低声道:“眼前对咱们不利,小姐不如假装顺从,一会再想法逃吧!”

逃?

听着这个字,沐青婈不由恍了恍神。

前生,她就是这样逃了!

可结果……

 


 

前生,也是眼前这情景。

她不甘,受不了这委屈。

她疯了似的挣扎和对抗,最后实在架不住,才假装答应,以回房更衣为借口,她逃了!

最后,沐珍儿与宋家的婚事自然黄了,沐家赔偿了宋家一大笔钱,祖母也没有病死,还康复了。

她在外躲了几天,回到家后,沐守城一个耳光就扇到了她脸上,骂她不孝,竟然不顾祖母的死活逃婚。

她据理力争,虽然保住了与何子惟的婚事,但却也背上了不孝的骂名。

而沐珍儿,最后以平妻之礼嫁入何家,姐妹共侍一夫!

沐青婈与何子惟成婚后,何子惟连碰都不碰她,看到她就横眉竖眼,说她心思恶毒,不孝之人难有善心。

直到那时,她还不知哪里出问题了,明明自己才是他的未婚妻,明明自己才是受委屈的那个,却得不到他一丁点理解和怜惜

后来,看着何子惟与沐珍儿琴瑟和鸣,如胶似漆,她才恍然回过神来,这二人,早就暗通款曲!

什么意外落水,什么救人心切才有了肌肤之亲,不过是一场精心算计!

但那时,她已病入膏肓,手足溃烂成白骨。

沐珍儿得了意,便常到她床边“排解”心事:

“我说你,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当年出了那样的事,你就该乖乖替我嫁给宋家那个低贱的外室庶子。逃什么逃?还死抓着子惟不放……你难道看不出,子惟爱的是我么?啧啧,看看你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离死也不远了吧!”

“好,你想嫁,那就成全你!像你这种坏人姻缘的恶人,就该受尽折磨而死!我们须得把你困在侯府,再一勺勺把毒喂进你的嘴,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才能解我们的心头之恨。”

后来,她就在沐珍儿和何子惟的折磨下病逝。

原以为,时间不可逆转,海水不可倒流。那些年失去的人,还有她曾经青春明媚的人生,再也回不去了!

哪想,再睁眼,她重生回来了!

看着与前生一模一样的情景,沐青婈眸子掠过狠色,这一世,她不会逃,也不会再走上前生那条老路!

更不会背上忤逆祖父的命令,不顾病危祖母生死的不孝之名!

今生,她要向前走,走出属于自己的锦绣之路!

而且,害她之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娘,不用说了,让我去吧!”沐珍儿楚楚可怜的脸,带着大义凛然,“为了祖母,都值。”

“不准去!”沐守城急吼道,“这事决定了,就由婈儿去!这不只是你的婚事,也是为了给你祖母冲喜。你不幸落水,又被外男抱过,已经不吉。不吉之人,如何能冲喜,所以,只能由婈儿嫁!”

“就是,就是!沐大小姐也不是故意的!”周围的宾客不住地起哄,“沐二小姐怎这么不孝。”

“不孝?”不想,沐青婈却冷笑一声,“我有说不嫁吗?”

“什么?”朱氏和沐珍儿惊道。

“二妹妹,你真的愿意替我嫁?”沐珍儿不敢置信,激动和欣喜都快溢出眼框了,但却生生被压制住,“妹妹,姐姐也不想这样。现在……只能委屈妹妹了……”

说着又委委屈屈地坠起泪来。

沐青婈看着她这幅假惺惺的模样,眸子掠过一抹嘲讽和狠色,小脸却满是单纯软糯:“没关系。只是,在出嫁前,我想问大姐姐你一个问题。”

“你问!”沐珍儿生怕沐青婈反悔,急道:“若是可以,我恨不得立刻上花轿……可事实却不允许!都是为了祖母啊!妹妹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只要姐姐能答的,绝不敷衍。”

“好!”沐青婈眨巴着眼,娇嫩的小嘴却说出最狠的话:“我想问的是,姐姐,你是不是怀孕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