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万年医修

万年医修

十指露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原主是赵驰未过门的妻子,家中还有三个萝卜头要养活,其中一个还没有断奶。如今苏彤的便宜丈夫,还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刚过门的她,连同赵驰一统碑父母兄嫂赶出门……从此苏彤成了这个家唯一的顶梁柱,既要养活孩子,还要照顾腰伤卧病在床的丈夫,还好她有空间,且意志力足够坚定,否则还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主角:苏彤,赵驰   更新:2022-08-08 19: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彤,赵驰 的武侠仙侠小说《万年医修》,由网络作家“十指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原主是赵驰未过门的妻子,家中还有三个萝卜头要养活,其中一个还没有断奶。如今苏彤的便宜丈夫,还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刚过门的她,连同赵驰一统碑父母兄嫂赶出门……从此苏彤成了这个家唯一的顶梁柱,既要养活孩子,还要照顾腰伤卧病在床的丈夫,还好她有空间,且意志力足够坚定,否则还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万年医修》精彩片段

苏彤陡然睁开眼睛看到几尺外正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她的两个小孩子。

男孩五六岁,女孩三四岁。

他们面黄肌瘦,身上一点肉都没有,神情像是受惊的小兔子。

“哥哥,她醒了?”女孩颤声说。

“嗯!”男孩犹豫的点点头。

可他们眼神中依然满含惊恐,并不敢靠近她。

苏彤挣扎着站起来,她身处一条河边。

身为一个万年医修,在与魔族的大战中被魔君围困然后被魔液吞噬,怎么讲她也不可能活着。

可她现在却活着……

她的头一阵剧烈的眩晕,一股陌生的记忆涌进她的大脑与她的记忆融合。

她穿越了,穿越成了大夏朝,渭南县,渭河镇,牛头村,百户赵驰未过门的妻子,苏彤。

原主的身份有点尴尬,其实她是个寡妇。两年前她的未婚夫在迎亲的路上遇上山匪被杀。

恰巧经过的赵驰救下了她。

赵驰是她的救命恩人。

苏彤在婆家守了两年活寡,守不住就跑了,听说赵驰受了重伤卧病在床,她便住进了赵家,照顾赵驰,并且想要嫁给他。

赵驰现在还不同意,而且对她并不友善。

赵驰之所以对原主不友善是不想让原主因为报恩留在赵家。

他想用这种方式逼迫原主离开。

毕竟现在的赵家凄惨的很,一个残废的男人带着三个小孩子。

原主虽然心甘情愿,可赵驰似乎不想因为自己对原主有恩就对对方道德绑架。

苏彤心想,这样看来赵驰是个不错的男人。

赵驰的原配在生他们第三个孩子的时候难产去世。

这就是苏彤现在的处境,说实话这个开局真是够尴尬的。

不过也没什么,再差的局面慢慢扭转就是,日子是要一天天过的。

“别害怕,苏姨没事……”苏彤笑着对赵云霄和赵云诺道。

既然原主要报恩,她也不能抛下原主的心愿不管不顾,毕竟她占据了原主的身体,让她重活一世,也是她的救命恩人。

原主是怀着报恩的心留在赵驰身边的,苏彤也决定暂时坚持原主的想法,代替原主将赵驰的恩情报了。

其实在被魔液吞噬的时候,她想着自己是能穿越回二十一世纪,做回原来的自己,可没想到又来到这里。

作为一个老穿越者,这个开局虽然差,但也没有差到离谱。

太阳炽热如火,她死而复生,身体很虚弱,不由得晃了晃。

赵云霄上前来,伸出他干瘦如柴的小手护住苏彤的手臂,“苏姨,你没事吧?”

“没事……”苏彤笑了笑,稳住身形,她看了一眼此时的自己,身体其实很强健,皮肤黝黑,很有力气,只是刚才的落水事件让她虚弱。

其实赵云霄和赵云诺与她并不亲近。

毕竟她来到赵驰家没有多长时间,孩子还没有完全接受她。

但是,此时看她身体摇晃竟然能出手扶她,可见赵云霄是个善良的孩子。

只是这两个孩子太瘦了,瘦到风一吹就能被刮跑。

“走,我们回家吧!”苏彤道。

苏彤今日是带着他们出来抓鱼的,家里已经没什么好东西可吃了。

渭河畔离家并不远,不大一会儿他们就进了村子。赵驰家的小院在村子的最东头,与村落隔着一段距离。

这是一个破旧的小院子,一间低矮的平房,东边有两间小仓房,院墙残破不堪,院门是用木棍绑起来的。

她身体很虚弱就想先到东边的厢房躺一会儿。

赵云霄和赵云诺则进了正屋。

赵云诺进屋喊了一声爹爹便哭了起来。

“怎么了?”赵驰用低沉的声音问。

“爹爹,我害怕……”赵云诺哭的更厉害。

“云霄,让你照顾好妹妹,你是怎么照顾的……”赵驰说着连连咳嗽起来,显然是动气了。

苏彤有点听不下去,赵云霄不过才五岁。

“爹爹别生气,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照顾好妹妹……”赵云霄赶忙认错。

“什么吓到了云诺?”赵驰问。

“是苏姨……”于是赵云霄将自己好奇带着赵云诺跟着苏彤去抓鱼,苏彤落水的事情告诉了赵驰。

赵云霄很后悔自己听了苏彤的话,跟着她去抓鱼,吓到了云诺,现在还惹爹爹生气。

“爹爹,我再也不听苏姨的话,只听爹爹的话,照顾好妹妹,爹,你别生气了……”赵云霄说着也呜呜的哭了起来,毕竟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你还委屈了,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赵驰声音异常严厉。

“爹爹,你别凶哥哥,是我胆子太小了,我,我不害怕了,你别,别凶哥哥……”赵云诺哭着又护着哥哥。

就在此时,忽然又是呜哇一声,原本床上躺着睡觉的那个更小只也哭了起来。

苏彤听着正屋的哭声,异常的揪心,这三小只怎么这么会哭,好像每一声都哭进了她的心里。

苏彤进了正屋,赵云霄和赵云诺马上止了哭声,泪眼婆娑的看着苏彤,只有那只更小的,还什么都不知道在蹬着两只小脚丫哭得欢。

苏彤看向躺在床上的男人,五官棱角分明,是那种硬朗的容貌,看着也算是赏心悦目,只是有点瘦。

赵驰看到苏彤,眉眼依然冷厉,“我让你离开,你为什么不离开,现在又吓到了诺姐儿……”

“你走吧,这个家不欢迎你,这是我的忠告,不然我找里长,到时候我们都不好看。”

苏彤看着这一家四口,三小只,一个五岁,一个三岁,一个还不会爬,男人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没有她,她不知道他们该怎么活下去。

“今日其实……”苏彤正要解释,床上的赵云亭可能哭的太凶猛,剧烈的咳嗽起来,应该是被口水呛到了。

赵驰瞪了苏彤一眼,歪着身子艰难的将赵云亭抱起来,轻轻拍他的后背。

苏彤不知道怎么就看着心疼。

赵驰下半身现在不能动,却如此倔强,似乎在向她证明,这个家没有她照样好好的。

“爹爹,将弟弟给我吧!”赵云霄伸出自己细如麻杆的手臂试图从赵驰怀中接过孩子。

一个五岁的孩子还要照顾一个几个月大的更小的。

“云亭给我吧!”苏彤没有等赵驰的答复直接从赵驰怀中将孩子接过来抱在自己怀里。

孩子立起来爬在苏彤的怀里,她轻轻拍打着小云亭的后背,慢慢的他不咳嗽了,也止住了哭声,只是小脸贴在苏彤的脖颈处不断地哽咽着,让人揪心。

赵驰正要说什么,门外有人进来,声音也随之而来,“驰兄弟,今日感觉怎么样?”

 


赵驰听到声音,面色缓和了许多,“周大哥,我好多了……”

说话间,人已经进来了。

来人是赵驰的战友,在战场上赵驰曾经救过他一条命。

赵家有兄弟三人,赵驰排老二,上面有大哥,下面还有一个弟弟,此外还有妹妹。

他们这里的人都是屯田的军户,赵驰擅长练武,身上功夫很好,在战场上立了战功被提拔为百户。

现在没有战事,他们以种田和打猎为生。

前几日赵驰上山打猎,遇到一头野猪,一不小心从山上滚下来,撞到了腰,下半身便动弹不得。

赵驰是赵家三兄弟中唯一有军功的,本来在家里的地位很稳固,可惜这一次受伤让他彻底被抛弃。

俗话说爹爱老大,疼老幺,中间这个没人疼来,没人爱。

其实之前赵驰就是那个没人疼,没人爱的。

他受伤之后被送到了渭河镇,大夫诊断之后说,这辈子很可能就瘫痪在床上了,如果想要治好那得要到州府找更好的大夫,或者是用更好的药。

赵家人话里话外就将赵驰放弃了,只将他一个人分了出来。

这哪里是分了出来,这是被赶了出来。原主就是听到了赵驰的处境,才留下来要照顾他和他的三小只。

可赵驰似乎并不待见原主,就没有跟她说过一句好话。

“云亭这是怎么了,哭得这么可怜,是饿了吗?”周旺逗弄了一下趴在苏彤怀里可怜兮兮的赵云亭。

听到这个饿字,小云亭似乎真的饿了,怯怯的,又哭了起来。

“弟妹,一会儿我走的时候抱回去让你嫂子给云亭吃点奶。”周旺说道。

“周大哥,你别乱说。”赵驰有些尴尬地说道。

苏彤倒觉得没什么,也没有矫情的拒绝,点头答应下来。小云亭还这么小,没有母乳吃实在是太可怜了,吃点别人的奶水也是好的。

自从赵驰受伤赵家人就完全把他抛弃了。倒是周旺,每日过来悉心的照料。躺在床上的病人,吃喝拉撒都是需要人伺候的,尤其是大小便,根本离不了人。

不仅如此,周旺还让他媳妇儿给云亭喂奶,还拿出十两银子给赵驰抓药。

十两银子对于周旺这样的家庭算是将所有的家底都掏空了。

赵驰也算是积了德,救了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是知恩图报的。

不然真不知道这一家四口要怎么活下去。

周旺要伺候着赵驰解决个人问题。苏彤便转身出了正屋,去了厨房,将早上剩下的米汤给小云亭热了热。

她喂小云婷喝了小半碗米汤,然后将他放进摇篮里。

小云亭很乖巧,不怎么饿了便躺在摇篮里嘬着自己的手指头看着苏彤。

苏彤看他可爱,便伸手点了点他白皙的小脸颊。

小家伙灿然一笑,竟然还有两个小酒窝,可爱的不得了。

苏彤的心似乎也一下子被这灿烂的笑容给填的满满的。

万年医修,苏彤也收养过几个孩子,在她穿越修真界之前是个大龄剩女,有一个可爱的侄子她也非常疼爱。

既然穿越而来,一切都是缘分,带着他们好好的生活下去。

苏彤扫了一个残破的厨房,有几斤米是她从婆家出来时自己带来的,有十几斤高粱米,还有粟米……此外还有一些蔬菜。

灶台的拐角上放着几个鸡蛋是邻居张婶子送的。

因为送他们这几颗鸡蛋,张婶子的儿媳好像还和张婶子拌了两句嘴。

苏彤又将那些破烂的盘碗收拾了一下,好不容易找到一点菜油。

怪不得云霄和云诺都那么瘦,一点肉和油水都没有,孩子怎么长肉。

还有赵驰也是,身体这般模样,吃不到有营养的东西要怎么好起来。

之前住了万年的灵山从来也不觉得有多么珍贵,此时觉得,别说是整座灵山,就是给她一亩灵田也好啊。

就在此时,她的手心泛起氤氲的光辉。

苏彤眼睛一亮,内心满是惊喜,不会吧,难道是她的灵山真的跟着她一起穿越了。

魔君攻入宗门,她的灵山的确在浩瀚如海的魔液中随着她一起化为了乌有,没想到竟然真的随着她一起来了。

“还算你有良心,我伺候了你万年,关键时刻你随着我一起穿越而来……”苏彤嘴里一边嘀咕着,一边回到了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

她的灵泉,她生活的楼阁,她读的医书,她的诊疗室,她种植的各种草药,灵芝,百仙草……

此外还有她种植的各种蔬菜,还有她亲手栽植的果树……

当然这些东西不能随便拿出来用,但是只要有,她的底气就更足了。

“云亭,小可爱……苏姨一定将你养的又白又胖。”苏彤笑着点了点小不点柔嫩白皙的脸颊。

小云亭咯咯笑出了声。

“弟妹,小云亭真是喜欢你……”周旺进来看到小云亭看着苏彤笑说道。

“嗯,云亭好可爱……”苏彤笑着点头。

“那我抱着云亭回去喂奶,一会儿将孩子送回来。”周旺说着伸手抱起小云亭。

苏彤笑着答应,“谢谢你周大哥,照顾我们这么多……还要麻烦嫂子。”

“这有什么麻烦的,如果不是赵驰兄弟,我早死在战场了,哪里还有现在的我,别说这些……”周旺憨厚一笑,“倒是你……弟妹有点耐心,他就是好面子,要强,你说这个家没有你要怎么办?”

苏彤笑了笑,微微垂下眉眼,她得立住人设,表现得娇羞一点。

周旺也没再多说什么,抱着小云亭转身就走。

可小云亭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双手探过周旺的脖子一抓一抓的要去抓苏彤。

而且哭得还很是伤心。

“这是怎么了,前两日还好好的……”周旺不太会哄孩子,一看小云亭哭有点慌了。

苏彤伸手抓住小云亭的一只小手,笑着温声安慰,“云亭不哭,伯伯带着你去吃奈奈……”

可不论苏彤怎么解释,小云亭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苏彤伸手在自己的胸前开始比划了,小云亭依然没有止住哭声。

周旺看到苏彤的动作,尴尬的脸颊涨红,满脸是汗。

 


苏彤只好将小云亭接过来抱在自己的怀中。

小云亭瞬间化身小可怜,一双短小的手臂环住苏彤的脖颈,小脸贴在苏彤的脸颊上抽噎。

“看来云亭是真舍不得离开你,那这样,等会儿我让你嫂子到这边来,孩子还太小,不能不吃奶。”周旺笑着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一会儿午饭后我抱着云亭去吧,不知道嫂子要不要午休……”苏彤觉得有点抱歉。

“午休什么午休,不碍事的……”周旺说完转身离开。

“舍不得苏姨对不对,舍不得苏姨好,苏姨也舍不得你……”苏彤竟然觉得有几分得意。

她将小云亭放进摇篮里。小云亭又给了苏彤一个笑脸。

“小滑头……可怎么办,没有奶吃可怎么办?”苏彤笑着逗弄小云亭忽然感觉后面有目光看着她。

她转头向后面看去,见云霄和云诺站在门口看着她,眼神中似乎有几分羡慕。

“要抱抱吗?”苏彤笑了笑张开双臂。

云霄和云诺犹豫了一下还是跑开了,他们可能是听到小云亭的哭声跑过来的。

苏彤也不着急,日久生情,孩子生性善良,迟早会接受她的。

苏彤开始准备午饭。

她用小米和高粱还有大米一起蒸了一锅杂米饭。

现在她有了灵山,虽然不能随便拿取,免得被当作异类,可接下来的日子一定不愁吃喝,所以,厨房里这点存粮就不用省着用了。

蒸米饭用的水苏彤自然是取了灵泉水。

灵泉水虽然不能直接治病却可以让人神经活络,身体康健,充满力量。

用它来煮饭做菜能增加口感,味道鲜美,看着也赏心悦目。

蒸好了饭,她又将几颗鸡蛋也打了,放上葱花和盐,搅拌之后热油下锅,刺啦一声,香味四溢而出。

小云亭的眼睛都随之一亮,双臂挥舞更加欢实,双腿就像踩上了风火轮。

“小云亭,你还不能吃这些,等你能吃的时候,苏姨给你做肉吃……”

炒鸡蛋做好之后苏彤又用白菜和白萝卜做了一道汤。

白萝卜切成细丝,过热水之后捞出,白菜切丝,也过热水之后捞出。

锅里放油,油热之后放葱蒜炒出味道,之后放入煮过的白菜和白萝卜翻炒一下放入灵泉水。

饭菜做好之后,苏彤用小桌子端着进了正屋。

“吃饭了……”苏彤笑着看了一眼屋子里的两小只和那个瘫痪在床的男人。

饭菜的香味扑面而来,云霄和云诺抿了抿唇,咽下了泛滥的口水。

“我不吃,我不饿,以后你做的饭菜我都不吃……”赵驰盯着苏彤,目光没有去看桌上的饭菜。

云霄和云诺燃起的一点希望被赵驰的话给浇灭了,失落的低下头。

可是他们的肚子一点都不争气,咕噜噜连着叫了三声。

赵驰有点尴尬,“你出去,出去……”

苏彤将饭菜放下道,“你不吃你就饿着去,可别让孩子跟着你遭罪……”

“你……”赵驰冷厉的眼神瞪着苏彤,如果他的眼睛是箭,苏彤现在可能已经万箭穿心了。

“云亭哭闹着不让周大哥抱走吃奶,我还得给云亭弄点吃的……还有,我顺便也在厨房里吃了。”

苏彤说完转身出了正屋。

赵驰看着苏彤离去的背影,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爹爹……”云诺可怜巴巴的,用央求的眼神看着赵驰。

云诺再懂事也只是一个三岁的小姑苏姨,食物在前,她首先想到的还是饿,想吃。

“爹爹,苏姨对弟弟特别的好,弟弟特别喜欢她,要不我们……”云霄看着赵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是爹爹最担心的。爹爹已经害了你苏姨,不想再害另外一个女人。她跟着爹爹只会吃苦受累……”赵驰说道。

现在家里的情况他不是不清楚。他自己的身体,他也明白,可能永远瘫痪在床。

如果真是那样,或许他也活不了多久。他死了,云霄的祖父,祖母怎么也不会让孩子无家可归,终究会收留他们。

他的身体现在是这种情况,留下苏彤,不说他能给苏彤什么,就是苏彤又能坚持多久。

他对苏彤没有信心。

她在这个家里待的时间越长,孩子与她的感情就越深,到割舍的时候就越痛苦。

既然终究要离开,不如早些离开。

所以他才一直没给苏彤任何好脸色,就是逼着她早点离开这个家。

赵驰看饭桌上蒸的杂米饭,炒的黄灿灿的鸡蛋,皱了皱眉,心说,这是不过日子了吗?

“去吃吧。”赵驰对云霄和云诺道。

云诺答应一声便扑到了饭桌前。云霄却忍住了,看着赵驰道,“爹爹吃,我才吃。”

“好,爹爹和你们一起吃。”

赵驰说着眼眶有些发涩,三小只已经没有了苏姨,如果再没了他这个爹,将来的日子可怎么过?想到这些,赵驰就心如刀绞。

苏彤回了厨房,吃了一小碗杂粮饭,喝了一碗白菜胡萝卜汤。这是她给自己预留的饭菜,没有留炒鸡蛋。炒鸡蛋还是留给那爹三吃吧。

虽然她还没吃饱,但先这样吧。她的皮肤有点黝黑,得变白一些,一白遮百丑。

这倒不是问题,做医修的时候,她的美容养颜膏卖的是最好的。

她将杂粮饭用勺子背慢慢地在碗里摁碎,然后一点一点喂进小云亭的嘴里。

小云亭竟然很喜欢吃,吃的还很欢快。

苏彤正在给小云亭喂饭,周大哥的媳妇儿来了。

“周大嫂,说是我过去的,真是,让你亲自跑一趟。”苏彤抱着小云亭从厨房出来抱歉地道。

不过周大嫂好像心情不好,冷着一张脸,看苏彤的目光也很嫌弃。

苏彤也没有太计较,她是个寡妇,在这个世界,寡妇这个身份不受待见,只要周大嫂能给小云亭喂奶就好。

“我家阿强现在大了,饭量很大,都吃不饱,每次喂完云亭,我家阿强就哭个不停,你不是当苏姨的,你不知道,孩子哭我这心里多难受……”

“其实,这么大的孩子也可以吃东西了,比如米汤之类的,能活下去的……”

周大嫂念叨着掀开衣襟准备给小云亭喂奶。

为了小云亭这顿乳汁,看在周大哥的面子上,苏彤就当自己什么都听不懂。

可小云亭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根本不去吃奶,直在周大嫂怀里打滚。

“这孩子,你不想吃,我还不想喂呐!”周大嫂烦躁地用力摁住小云亭。可小云亭却反抗的更加厉害。

“不想喂就不喂,我家云亭还不想吃呐……”苏彤直接将小云亭抱在了自己怀里。

“你……”周大嫂气愤地瞪着苏彤。

“周大嫂,你说的,孩子一哭,这让苏姨的心里不好受,刚才的话,你别往心里去。”苏彤笑道。

她总不能为了自己痛快,说了更难听的话,让周大哥难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