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后她成了大佬的心尖宠

重生后她成了大佬的心尖宠

叶玖玖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温瑾若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婚姻,竟是一场骗局。她引以为傲的老公,最终会成为将她推进深渊地狱的刽子手,就连她的孩子,都没能幸免于难。因为错爱一人,她最终落得一个家破人亡,葬身火海的下场。一朝重生归来,温瑾若疯狂的报复渣男,让那人尝尽她曾经的痛苦和绝望。再世为人,本以为自己不会再爱了,却一个不小心,掉进裴新的温柔陷阱里!

主角:温瑾若,裴新   更新:2022-07-16 04: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瑾若,裴新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后她成了大佬的心尖宠》,由网络作家“叶玖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瑾若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婚姻,竟是一场骗局。她引以为傲的老公,最终会成为将她推进深渊地狱的刽子手,就连她的孩子,都没能幸免于难。因为错爱一人,她最终落得一个家破人亡,葬身火海的下场。一朝重生归来,温瑾若疯狂的报复渣男,让那人尝尽她曾经的痛苦和绝望。再世为人,本以为自己不会再爱了,却一个不小心,掉进裴新的温柔陷阱里!

《重生后她成了大佬的心尖宠》精彩片段

“妈妈......妈妈我怕!”

熊熊大火中,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紧紧攥着温瑾若的衣服,撕心裂肺地哭喊。

“大宝不怕,妈妈在呢。”温瑾若边安慰边拉着小男孩往后退。

她怀里还抱着个更小的女孩,早已被浓烟呛得喘不过气,正趴在她肩上无声哭着。

“轰隆”一声,一根被烧焦的木头砸在了温瑾若身上,滚烫的温度几乎要将她后背掀去一层皮。

“妈妈!”小男孩吓了一跳,哭得更凶了。

烈火步步逼近,温瑾若身后早已没有退路,她连忙把两个孩子拥到身前护住,“大宝二宝,蹲好。”

话音刚落,火势猛地蔓延,将她疯狂地吞噬。

一刹间全身传来刺骨的剧痛,她眼前顿时一黑。

“妈妈,我要妈妈......呜呜......”

耳边突然传来小女孩声嘶力竭的哭声。

温瑾若猛地睁开了眼——

紧接着又听到一道刻薄的女声:“你这小白眼狼,吃何家的穿何家的,到头来胳膊肘还往你那便宜妈那儿拐,记吃不记打的小东西!”

她眸光一凛,瞬间反应过来:这不是自己那个恶婆婆吗?

可是她分明记得,自己和孩子们早已葬身火海,怎么又听到了女儿的声音?

“妈妈醒了,妈妈救哥哥!”小女孩又哭着喊她。

温瑾若抬眸望去,正看到女儿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满是泪痕。

她难以置信地摸了下女儿的小脸,触感温热又真实。

这一刻她才猛地惊觉:自己这是重生了!

看现在的情形,她是重生到了何康安刚出轨开始转移公司财产的时候,因为外面有人,那个渣男开始整天夜不归宿,留下她和两个孩子受恶婆婆的冷眼。

“妙妙不哭。”温瑾若忍着身上酸痛下了床,牵起何妙菡朝客厅走去。

客厅内,夏寻芳正用食指使劲戳着何睿的额头,骂他:“你是何家的血脉,什么时候都要站在你爸爸这边,你妈那种软柿子能带好你?还敢天天维护她!何家真是养了个小白眼狼!”

“妈妈才不是软柿子,她只是尊敬你才不和你吵。”何睿脑门红了一大片,还是仰着小脸替温瑾若辩解。

“你还敢顶嘴!”夏寻芳气得扬手就要打他。

“别动他!”温瑾若冲上去挡在儿子跟前,挨了夏寻芳一巴掌,嘴角立刻洇出了血迹。

何睿抬头一看,气得眼圈都红了,小牛犊一样猛地朝着夏寻芳撞去,“不许欺负我妈妈!”

“哎呦你这小兔崽子!还要翻了天不成!”夏寻芳捂着腰连连后退。

又觉得脸上挂不住,狠狠推了何睿一下。

谁知那小身影一歪,竟摇摇晃晃地倒在了地上。

“敢动我儿子!我跟你拼了!”温瑾若顿时火冒三丈,猛地扑倒了夏寻芳,抡起拳头劈头盖脸地往下砸。

“你疯了?快放开我!”夏寻芳被打得鼻青脸肿,又气又怕地吼道:“要是我出了事,康安一定饶不了你!”

“让你欺负大宝,你这恶婆子!”温瑾若理智所剩无几,只知道胡乱挥着胳膊。

何妙菡被这种场面吓坏了,扯着嗓子嚎啕大哭,任哥哥怎么安慰也没用。

女儿的哭声让温瑾若分了神,动作一下子顿住。

夏寻芳趁机偷偷爬了起来,骂了句“疯子”,踉跄地奔出了门。

嘴边突然传来清凉的触感,伴随着一阵刺痛。

温瑾若低头一看,大宝正拿着棉签小心翼翼地给她涂药。

许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何睿抬起头,红着眼眶安慰她:“妈妈不疼,大宝给吹吹。”

“妈妈,二宝也给你吹吹,吹一吹,痛痛都飞走。”何妙菡也挤到她怀里,抽泣着抱紧她。

看着凑到跟前的两个小脑袋,温瑾若恍惚想起了自己和两个孩子在火场中被活活烧死的场景。

但是现在,她的两个宝贝分明是活生生存在着的。


温瑾若激动得又哭又笑,几乎说不出话来。

“妈妈怎么了?”何睿皱巴着一张小脸,十分担忧地看着她。

“妈妈是不是疼哭了?”何妙菡也一抽一抽地软声问。

“宝贝,妈妈只是......觉得对不起你们。”温瑾若回想到前世,她因为何康安对婆婆百般忍耐,让孩子们受了不少委屈。

她将两个宝贝抱紧,认真地道:“以后妈妈会保护好大宝二宝,不会再让你们受委屈了。”

何睿伸出小手给她擦眼泪,“妈妈,我不委屈,只要妈妈不委屈就行。”

温瑾若闻言心里一酸,眼泪差点儿掉下来,大宝一直都很懂事,比同龄孩子早熟了不少。

既然老天有眼,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这一次,她一定要将那个狗男人拉进地狱!

可她的复仇计划一旦展开,难保不会牵连到孩子。

想到这儿,温瑾若试探地问:“宝贝们,待在这里是不是很难受?想不想去外婆家住几天啊?”

何睿皱着眉想了下,点点头。

何妙菡也赶紧跟着哥哥点头。

征求完他们意见,温瑾若立刻收拾了几件衣服,带着他们回到温家。

一进门,正对上父亲母亲满脸惊讶的目光。

自从她嫁进何家后,处处受恶婆婆打压,连回趟家都要被冷嘲热讽。

距上次回到温家,已经过去很久了。

她心里一揪,忍不住一把抱住他们,委屈地放声大哭起来。

“怎么了,若若,是不是在何家受了委屈?”龙雅柏心疼地拍着她的后背,轻声询问。

温志和也被女儿的哭声搅得心软,但还是掩去关切,严肃地道:“温家人从不任人宰割,上楼找你大哥去,让他去找何康安算账。”

温瑾若哭得太厉害,一时没听清他的话,只隐约捕捉到“算账”两个字,连忙拦住他:“爸,别去。”

她不想把家人卷进她的复仇计划里,毕竟前世因为何康安的算计,温家一家人都未得善终。

“为什么去不得?你还想维护那小子不成?”温志和恨铁不成钢地训斥道。

“行了!”龙雅柏喝止他,又使了个眼色示意,“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孩子还在呢。”

“等等,爸,你刚才说什么?”温瑾若突然反应过来,“大哥在家?”

“是啊,在楼上。”温志和对女儿过长的反射弧有些无奈,拧眉答道。

温瑾若闻言立刻蹲到孩子们跟前,柔声道:“妈妈有事去找舅舅,你们乖乖跟外婆待着好不好?”

两个小家伙乖巧地点头。

“来,心肝儿们,外婆带你们去玩玩具。”龙雅柏走了过来,一手牵起一个,拉着他们进了玩具房。

温瑾若迫不及待地小跑上楼,到门口时却顿住了。

她想起大哥前世因为自己,被何康安设计入狱。她去探监时,大哥那副苍老的样子让她心痛不已。

这一世该怎么面对他?

正犹豫着,门突然开了。

温瑾若浑身一僵,情不自禁抱住了门口的人,脑袋埋在他胸口小声呜咽。

突然被抱住的裴新之一脸愕然。

他是因为在宴会上替温承泽挡了杯红酒,弄脏了衣服,被温承泽带回家洗澡。

没想到一开门,便遇到了个投怀送抱的女人。

他沉着脸正欲扯开温瑾若,却听怀里的人哭声渐大,似乎委屈极了。

抬起的手又僵在了空中。

温瑾若哭了一会儿,突然想到这个时候何康安已经开始算计大哥,止住抽泣想提醒他。

一抬头,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陌生的英俊面孔。

温瑾若心里一惊,又很快警惕地冷声质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低头对上她晶亮的眸光,裴新之心情莫名,下意识解释:“是你一上来就抱我。”

温瑾若顿时脸色爆红,慌忙松开了手。

两人无声僵持着,气氛十分诡异。

突然温承泽慌忙从浴室走了出来,对裴新之道:“不好意思,裴总,我妹妹刚回来,不知道你在这里才闹了误会。”


本来温瑾若正窘迫地低垂着头,突然捕捉到“裴新之”这个名字,诧异地抬起头打量他。

因为她记得他是前世唯一帮助过温氏的人。

“若若,跟我来。”温承泽目光在他们之间扫了一遍,拉着温瑾若站到一旁。

“怎么了,大哥?”

“你刚刚用那一脸痴汉样子盯着裴总,是要做什么?”温承泽意味深长地问。

“我没有!大哥,你说什么呢。”温瑾若急忙反驳。

但很快又回想起自己刚刚的举动,颊上顿时一烫。

好像那样确实很容易让人误会。

她心虚地低咳了声,“大哥,我先下去了,你们谈完事情再说吧。”

说完落荒而逃。

刚到楼梯口,便撞上了带着俩孩子去洗漱的龙雅柏。

“对了若若,妈刚才忘记告诉你了,你大哥带了人回来,你遇到他了吗?”

“没有。”温瑾若生硬地否认,“我只看到了大哥一人。”

话音刚落,温承泽就带着裴新之下了楼。

“伯母,我先回去了。”裴新之温笑着和龙雅柏道别,视线似是不经意落到温瑾若身上。

对上他深邃莫测的眸光,温瑾若有些心虚。

想到自己刚才对母亲撒谎,八成也被他听见了,更困窘得六神无主起来。

直到裴新之走后,她才被母亲唤回神。

“若若,你刚才怎么回事,人好像傻了似的,我让你和新之打招呼都没听见。”龙雅柏一脸戏谑地看着她。

“啊?妈你叫我来着?我没注意听。”温瑾若掩饰性地撩了下头发。

龙雅柏又盯着女儿看了两眼,摇摇头没打算追究。

两岁的二宝却仰着小脸天真地说:“妈妈脸红红了,是不是病了呀?”

一句话引得温志和都转头看来,面色凝重地问:“若若,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回家了?”

听到父亲关切的询问,温瑾若心里一酸。

当初何康安曾表示过,既然温家看不起他,那他们结婚后这个家也不必再回了,所以她确实很少回家。

可现在她已经知道那人就是个渣男,又何必再留恋。

“爸,妈。”温瑾若深吸了口气,坚定地道:“我要跟何康安离婚。”

温志和顿了片刻,突然狠狠拍了下桌子,怒道:“那混小子竟然敢欺负我女儿,我一定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若若,快让妈看看。”龙雅柏也一下子紧张起来,拉着她转圈检查,发现她并没受什么伤后才松了口气,一把将她搂紧怀里。

“妈,我没事。”温瑾若感受到母亲的身体在发颤,心里也跟着一揪。

“若若,是妈不好,当初你非要和他结婚,妈应该拦着的。”

“妈,这不怪你。你们别担心,这件烂事我会自己处理好。”温瑾若咬牙坚定地道,“但孩子一定要留在温家,妈,麻烦你帮忙照顾了。”

“傻孩子,这种大事你怎么能一个人扛啊。”龙雅柏偷偷抹了把眼泪,“你应该早点跟我们说的,要是我们知道,怎么也不可能让你受这么大委屈啊。”

“我不是说了?让你大哥去解决。”温志和语气依旧有些凶,但其中的关切却无法掩饰。

“爸,妈,你们先别着急,让我自己先处理。”温瑾若晃着龙雅柏胳膊,撒娇道:“你们是我的家人嘛,我有委屈一定会找你们的,你们看这次不就是?”

温志和沉着脸没接话,龙雅柏则是止不住地抹眼泪。

温瑾若心里一热,眼眶不自觉红了。

两个孩子许是察觉到了什么,小嘴一撇似乎要哭了。

二宝毕竟太小藏不住情绪,踮脚去拽温瑾若的衣角,见她一低头就放声大哭起来,“妈妈......妈妈不走......要妈妈......”

大宝用力抿着嘴唇,伸出小手给妹妹擦眼泪,自己声音却也带着哭腔,“妙妙乖,妙妙不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