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最强重生三爷的星际女王燃炸天

最强重生三爷的星际女王燃炸天

琥珀妖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天才少女苏燃,被称作特工之王,她的业务能力无人能敌。可是这样优秀的一个大佬,最终却死在了最信任之人的手中。悠悠转醒之后,苏燃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到了异界,成为了一个刚刚被接回豪门的乡下丫头。没多久,凌家乱了套,他们发现自家这个小丫头非常不简单,任何一件马甲都让人大跌眼镜!

主角:苏燃,厉夜霆   更新:2022-07-16 04: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燃,厉夜霆 的武侠仙侠小说《最强重生三爷的星际女王燃炸天》,由网络作家“琥珀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天才少女苏燃,被称作特工之王,她的业务能力无人能敌。可是这样优秀的一个大佬,最终却死在了最信任之人的手中。悠悠转醒之后,苏燃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到了异界,成为了一个刚刚被接回豪门的乡下丫头。没多久,凌家乱了套,他们发现自家这个小丫头非常不简单,任何一件马甲都让人大跌眼镜!

《最强重生三爷的星际女王燃炸天》精彩片段

塔瑞斯星球。

豪华的星际飞行器在厚重的云层中穿行,瞬间隐没其中。

担任此次武装押运队长、享有特工之王美誉的天才少女苏燃,正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她手边放着一个精致的黑色金属材质的箱子,箱子里正是这次押运的重要物品。

突然,额角传来一阵冰冷的触感,随即一道熟悉又冰冷的男声响起:“苏燃,东西给我。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少女睁开眼睛,看到了一张俊朗的面孔。

她的副手,兰越,此刻正用冰冷的枪口抵着她,他那双漂亮的暗蓝色眼睛里充斥着贪婪。

她五官精致的脸蛋上毫无惧色,反而扯唇一笑,带点痞气的飒,淡淡地说:“你要是有本事拿得去,就给你。”

对于兰越的背叛,她早有察觉。

随着话音,苏燃迅速握住箱子的把手,拎起来身形一闪,如一道残影一般转瞬不见踪迹。

不过四分之一秒的时间,当兰越猛然迅疾转身的时候,一把冰冷的匕首已经贴在了他的脖子上。

“为什么?”苏燃冷冷地问道。

兰越轻嗤了一声:“自然是利益。你手里的东西,有人想要,开价很高。”

“为了钱,就可以背叛?”苏燃眼神虽然冰冷,但又似乎有些不解。

毕竟,兰越曾经是她最好的搭档、副手和朋友。

“当利益达到最大化,没有什么是不能背叛的!”男人的俊脸上闪过一丝阴鸷的神色。

少女的神色越发冷戾,眼角眉梢都透着极寒,声音有些发沉:“你猜,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刀快?”

男人的唇角牵起了一丝得意的似笑非笑:“你错了,不光是我的枪,还有他们的!”

随着他的话音,机舱里的七名队员齐刷刷地举起了手里的枪,枪口一致对着苏燃。

男人的唇角抽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弧。

他很清楚,即使身手再快,枪法再准,她也不可能同一时间制服八个人。更何况他们个个都身手不凡,手里的武器又都是最先进的装备。

兰越冷哼了一声:“苏燃,我们是一师之徒,我也不想伤你。如果你愿意,放下刀,我们可以合作。”

少女那张漂亮的脸蛋上瞬间闪现出慑人的冷色,极大的怒意直撞头顶。

“兰越,你真的要这么做?如果你现在收手,我可以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放你退役,不再追究!”

男人冷哼了一声:“别说废话了,东西给我!”

苏燃的两腮一阵剧烈的跳动。

她在所有人都没有看清行动轨迹的瞬间,修长纤细的手指从衣兜里摸出一把极微小的闪光粒子,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尽数抛出。

随着白皙的手臂一扬,闪光粒子在空中迅速聚集形成一根根极细的针状物。周围七名叛变的队员来不及出声,同时捂住了脖颈动脉处,几乎在同一时间尽数倒地。

刚刚还一脸胜券在握的兰越此刻脸色巨变。

“铀离子针传感?你什么时候学的?”他脱口问出。

“老师亲传,他早就说过你心性不稳,所以对你留了一手。”女孩微沉的脸色没什么波澜,手里抵着他脖颈的匕首却更加用力了些。

局势惊天逆转,也不过片刻的工夫。

“所以,你想怎么处置我?”兰越咬了咬牙问道。

“带回去,交给老师处置。”女孩淡然回答。

“呵,左右难逃一死。不如,我拉你一起吧!”

“砰砰砰——”话音未落,男人抬起握着枪的手对准飞行器机舱的位置连开了三枪。

最先进的科技产物也有它的弱点。飞行器机舱的仪表盘一旦受损便无法修复。

男人手里的武器是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光子流弹枪,轻而易举地射穿了机舱隔板,三颗流弹准准地射中了仪表盘。

随之而来的,一阵剧烈的震颤使得女孩差点脚下不稳。

“你疯了!”她一声低吼,手里的箱子却是半点没有松开。

男人笑了起来,俊逸的脸庞有些扭曲:“怕了?哈哈,一贯所向披靡的特工女王也有怕的时候!”

此时,强烈的气压差,令苏燃感觉呼吸困难。她的两腮狠狠地跳了跳。

随即,豪华飞行器的机身在太空巨大的强力压迫之下迅速扭曲变形,分崩离析,四分五裂。

随着冲天的红光闪过,飞行器瞬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

苏燃死死地把箱子抱在胸前,作为享誉整个星球的金牌特工,名誉比她的生命更重要。即使有一线希望,东西也不能落入他人之手。

女孩被强大的热流冲进了茫茫太空,她抱着箱子,身体急速坠落。

压力、黑暗、寒冷瞬间袭遍了全身。

死亡的阴影把她完完全全笼罩其中。

下坠了不知道多久,苏燃的身体一头扎进了汪洋冰海之中。身体早已被烈焰和巨大的冲击撕扯得伤痕累累。

头重重砸入海面的瞬间,她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候,手里的黑色金属箱子忽然绽出一道暗红色的冷光,把女孩的身体包裹其中。

苏燃感觉喉咙一阵窒息,身体猛烈地痉挛。

“啊——”

她猛地睁开眼睛,眼前依旧是满目鲜红。

但那不是光,而是——血。

此刻,她正身处一个硕大的浴缸之中,周围满是鲜红的血水。一阵浓重的腥味扑鼻而来。

苏燃惊讶地意识到,自己竟然还活着。

看看周围的环境和陈设,她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地球上。

三年前,她执行任务曾经来过这里。

她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竟然完好无损,不见丝毫大爆炸留下的伤痕。手里握着的几根几近透明的莹白银针,正是铀离子针离开塔瑞斯星球之后所呈现的形态。

等等!

不对,这双手!

这绝对不是她自己的手!

她由于常年训练,手上覆了一层薄茧。而这双手,娇娇嫩嫩,柔弱无骨,俨然一双大家闺秀的纤纤玉手。

手腕上一道深深的伤口很好地解释了浴缸里血水的来源。

她想坐起来,却发现此刻自己的身体非常虚弱,力气仿佛都被抽空了。

她扶着浴缸边缘努力地站起来,踉跄着走到镜子跟前。

镜子里,她惊讶地看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与自己之前一样年轻漂亮,只不过,这张脸更娇弱妩媚,没有丝毫冷冽的戾气。

除了那双眼睛。

黑澈的深眸,锐利的目光。能看出她原来的影子。

这是另外一个女孩的身体!

她重生了?


重生在一个刚刚自杀的普通女孩身上?

太匪夷所思了!

重生这件事情,即使在科技异常发达、能够实现跨时空传导技术的塔瑞斯星,即使各大公司高端技术人员花费了多少年心血进行研究,都没有结果。

她完全想不到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时候她发现,自己白皙的脖颈上挂着一个奇怪的挂坠。

挂坠呈不规则的球形,直径一点五厘米左右。似乎是中空的,但是里面一片模糊。球形外面被一圈网状硬膜包裹。

她轻轻触了触这个奇怪的挂坠,瞬间似有一股电流通过,随即脑海里闪现出不属于她的记忆画面。

那是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经历。

片刻之后,画面散去,她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这个不幸的女孩叫苏燃,很巧地和她的名字一样,十八岁。

她的母亲是富商凌安邦的小三,她是私生女。多年来一直跟母亲相依为命。

半年前,母亲突然带她去见了她的亲生父亲,还问她愿不愿意跟生父一家生活。

又过了三个月,母亲留下了一张字条,让她去找她的生父之后便失踪了。于是她不得已便住进了凌家。

生父凌安邦和正牌太太周玉蓉育有五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苏燃住进去之后被所有人排挤。生父冷漠,五个哥哥不待见他,周玉蓉和女儿凌曼更是一门心思想把她置于死地。

凌曼表面装作关心她,实际从她住进凌家,就给她设下了一个又一个圈套让她钻,导致她不断出丑,使周围的人越来越讨厌她。

今天,凌曼和周玉蓉又做下圈套要把她送上一个老男人的床,给她下了药之后反锁在酒店房间。

女孩抵死不妥协,于是便在浴缸中割腕自杀了。

可怜的女孩!苏燃在心底轻叹了一声。

而就在这时候,一道不属于她自己的声音竟然从她心里冒了出来。

“小姐姐,求求你,帮我报仇,帮我找到妈妈,帮我夺回我的一切!这副身体作为我给你的回报!”

苏燃微微一惊,确定四下无人,那声音就是从自己身体内部发出来的。

震惊之余,她犹豫了片刻,说:“好,成交。”

这时候,只见胸前的挂坠倏然闪过一道红光,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重生的苏燃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扫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失了血色的唇瓣微微牵起一个冰冷的笑容。

因缘际会,自己替这个可怜的傻丫头重活一世,她一定会信守承诺,属于她的,一样也少不了。该死的,一个也别想逃!

苏燃往浴室里扫了一眼,没有发现自己之前拼命护着的黑色金属箱子,稍稍有些沮丧。

她推测是被不同时空的磁场阻隔了,所以只有手里的几颗铀离子针被随身带了过来,箱子则不知去向了。

她扯过一条浴巾裹住湿漉漉的衣服,走出浴室,浑身还是酸软无力。看来是这具新身体失血过多,导致她的力量一时间没办法恢复。

忽然,她听到走廊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塔瑞斯星人的听觉比地球人更敏锐,更何况她常年接受训练,五感敏锐过人。

那脚步声急促又略显笨重的,听方位是朝这个方向来了。大概是金主来收货了。

如果在之前,别说是一个老男人,就算再来一百个,她也能秒杀完爆。但是此时不行,她的这副身体,完全用不上。

她看了一眼手中的铀离子针,不知道这会儿能不能正常使用。

她得想个稳妥的办法离开这里。

门被反锁,她走到窗前,发现这里竟然是酒店的十八楼。

苏燃推开窗子,朝下面望了望,这个高度跳下去的话,以自己之前灵活强健的身体借力攀援应该没问题,但是现在不行。

她朝墙壁上看了看,发现房间外墙上有一个个空调室外机。

苏燃有了主意,她小心地纵身一跳,就跳到了室外机上。然后找准了不远处的另外一个室外机又跳了上去。虽然没什么力气,但是灵活性还是有的。

这点难度完全不在话下。

这时,旁边的一扇窗子里探出半个光裸肥胖的男人身体。

他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问道:“小妞,偷情被抓了?要不要来我房间啊?”

随即房间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咆哮:“死鬼,给老娘滚过来!”

苏燃觉得恶心,又跳到了隔壁房间的室外机上。

窗子关着,没有挂帘,她朝这个房间里张望。

此刻房间里有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五官绝美,一丝阴柔之中又透出逼人的英气,正坐在写字台前翻阅着什么。另一个微胖,年岁稍长一些,戴着眼镜,站在他身侧。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个美得近妖近仙的男人,苏燃脑子里瞬间闪过了许多杂乱的画面。

极不清晰,一闪而过。

脑海里又迅速归于平静。

苏燃微微蹙了下眉。

那或许是原主前世的记忆吧。

1816房间里,厉夜霆正在翻看特助许安递上的文件。

许安推了推眼镜,说:“三爷,厉盛这两年的全部内部资料都在这儿。公司的几个元老悉心栽培二少爷,二爷把集团搞得风生水起,令老爷子很是满意。”

厉夜霆饱满有型的唇微微勾了下,似漫不经心地说:“很好。二哥如果能一心为了厉盛,那我倒是放心了。”

许安脸上的神色稍稍变幻,想要再说什么,然而就在这时候,他的视线一晃瞟向了窗外。

下一秒,一贯处变不惊的许特助一声嚎叫:“啊——鬼啊!”

他叫着跳到厉夜霆身后,抱着椅子靠背躲在后面。

厉夜霆俊眉微蹙,顺着许安的视线看了过去。

漆黑的夜色中,一个浑身惨白,长发披肩的女人站在窗外,一双极好看但没什么神采的狐狸眼正微眯着往这边看。

厉夜霆幽深如冰海的黑眸微微眯下来,目光中的温度极寒。他修长雅致的食指在桌面上轻轻扣着,不自觉散发出来的威压气场令人心颤。

谁知窗外的女鬼丝毫不惧地伸出小手,在窗子上拍打起来。

苏燃觉得有些丢人。

对于她来说,所有的门窗禁备都没有任何意义,登堂入室历来如同探囊取物。什么时候站在外面敲过人家窗子!

但是眼下她虚弱的身体不具备这种能力,她只能耐心地等待房间的主人开窗放她进去。

“三爷,好像,不是鬼诶!”许安回过神儿来,直起身子说道。

废话!

厉夜霆瞥了他一眼。

“三爷,你刚回国就有女人跟来了?十八楼爬窗,也太生猛了吧!”许安有些疑惑,“但你这次是秘密回国,消息封锁得很严密啊!”


“打扮成这样跑过来追你,这女人真是拼了!”他自说自话道,“或者说,会不会是小三被堵,从隔壁爬过来避难的?”

厉夜霆一个眼神瞟过去,许安立马住了嘴。

“不过三爷,让不让她进来呀?我怕她站不稳摔下去......就成饼了!”许助理有些发愁。

厉夜霆妖冶的俊脸上闪过一丝不耐:“让她进来,然后扔出去。”

许安立刻点头,跑到窗前,把窗子打开了。

苏燃一跃跳了进来,身体极其轻盈。

她的视线在厉夜霆那张近妖近仙的脸上快速扫过,微微点头:“多谢。”

厉夜霆一双极好看的凤眼微微眯着,极快极轻微地打量了苏燃一下,脸上除了些许不屑,再没有半点波澜。

对于女人,他天生排斥。尤其像眼前这种,仗着长得漂亮,动心思耍手段想接近她的女人。

“门在那边,自己滚出去还是我找人帮你?”他的声音极悦耳醇厚,却冷冰冰地骇人。

“对对,这位小姐,请你马上离开!”许安也一脸严肃地说。

苏燃脸色有点发黑,还从来没有人对她如此不敬。

她是塔瑞斯星享誉星球的金牌特工,虽然只有二十岁,但是从小天资聪慧过人,又得到第一武师的亲传。

从十六岁第一次出任务开始,四年间上百次任务无一失误,一跃成为商政两界争相聘请、炙手可热的天才少女、特工之王。

此刻竟然被两个普通人呼来喝去,实在丢面子。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她咬牙忍了。

“路过而已,有必要这么出口伤人?”苏燃冷冷地回了一句。

抬腿要走,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

“我需要你帮忙,我要一身衣服和一些钱。”她盯视着厉夜霆,说得很直白。

厉夜霆稍稍一愣,他没想到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丫头,在他面前竟然毫不慌乱,如此镇定自若。

随即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凭什么?”

苏燃没说话,手里不动声色地捻出一根铀离子针。手腕微微一扬,一根极细的银针不声不响地刺入了厉夜霆的肩胛。

这铀离子针传感是老师的独家秘术,小小一根针,既可以杀人取命不见血光,也可以寻根探病治愈顽疾。

前者相对简单,只要刺进致命的死结即可。而后者,则需要将针刺进人体不同的结点,然后根据银针传导回大脑的电磁波动来感知病灶的部位。

刚才苏燃就发现,这男人美则美矣,但是脸色不太好,她推测他身体上可能存在某些病灶。

她不确定以她现在的能量能否正常操控铀离子针,不过她要试一试。

还好,银针把电磁波传导了回来。电磁波在她脑中形成了一股极大的波动。但是因为她身体尚未恢复,所以暂时还无法准确地判定病灶的具体部位。

“你有病。”苏燃淡淡地说了一句。

一旁的许安立刻炸毛:“你这丫头,是不是找死?”

“病在胸腔。”她不慌不忙地补了一句。

“......”这下许安闭了嘴。

厉夜霆一双幽深如寒潭一般的眸子里折散出明灭不定的流光。

他的病,外界从来没有人知道。除了厉家老爷子和他父亲厉军,就只有心腹许安知道。

这个秘密对于他来说是致命的,一旦被外界知道,无疑就成了可以钳制和攻击他的死穴。

他紧紧地抿起了唇瓣,紧接着大手一扬,死死地钳住了苏燃消瘦的肩膀。

“谁派你来的?”厉夜霆的声音里仿佛淬了一层薄冰,震颤人心。

女孩下意识地一把掐住对方的手腕,迅捷地转身就要来个过肩摔。但是等发力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力道不足以支持她的动作。

她顿住了。

粉腮跳了跳,慢慢转回身,眯了眯眸子:“把手拿开!”

看到她刚刚的动作,厉夜霆心头微微一动。这个看起来羸弱娇嫩的小女人,竟然有这么敏锐的反应力和迅捷的动作!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她并没有完成她的招式。

“不说?”他又问了一遍,眉眼中已经氤氲出了暴风骤雨般的怒意。

“没谁,路过而已。”她的语调一如既往地冷淡,“不过如果你帮我这个小忙,作为交换,我可以给你治病。”

她说着,顺手在他肩上轻轻撩了一把,把银针抽了回来。

铀离子针在粒子状态下是可以自动回到操控着手中的,但是在地球上这种银针的性状,就只好手动回收了。

厉夜霆微微蹙起眉,身体警惕地往后闪了闪,极敏锐的视线察觉到女孩手里银光微微一现,他朝她手心里瞟了一眼:“什么东西?”

苏燃眉角稍稍一挑,桀骜的气息扑面而来:“与你无关。”

男人如鹰隼一般的犀利目光在女孩脸上逡巡着,发现她那双漂亮的狐目里一片清澈平静,没有惧色,也没有丝毫心思和算计。

良久,他松开了手。掏出一条Herme小方巾优雅地擦了擦手指,随手扔在了桌上。

“给她找身衣服。”他朝许安吩咐道。

“是。”许助理带苏燃走到外间的衣柜跟前,拉开衣柜,里面挂着很多套高端定制的男士服装。

“小姑娘,我们这里没有女士衣服,你选一套吧。”

苏燃的视线在一套纯黑色的手工西装上扫了一眼,伸手指了指。

许安小心地把衣服取下来递给她。

她把那条板正有型西装裤往身上比量了一下。

塔瑞斯星人比地球人高大。但苏燃忘了,现在她这副身体却只有一六五左右。厉夜霆一八三的身高,再加上腿长,那条西装裤的裤腰都快到她的胸口了。

许安在一旁差点笑出声。

苏燃一抬眸,一个凌戾的眼神瞟了过去,许安后背一阵恶寒,立马把喉间的笑声吞了下去。

看来他的裤子她穿不了,她又在衣柜里逡巡了片刻,说:“那件睡袍。”

当苏燃穿上了厉夜霆的那件浅金色长款睡袍的时候,厉夜霆正好从套间里走出来,视线对上了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