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一诺难永存

一诺难永存

沐蜂儿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林诺爱上一个人,便是全心全意,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深爱十年,结婚七年,冷然风是她生命里的全部,她相信自己能够一直抓住男人的心,现实却狠狠的给了她一个耳光。冷然风移情别恋,喜欢上别的女人时,林诺一点办法都没有。两个彼此深爱过的人,最终一步步走向了陌路,错过了彼此。难道说相濡以沫,真的不如相忘于江湖吗?

主角:林诺,冷然风   更新:2022-07-16 05: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诺,冷然风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诺难永存》,由网络作家“沐蜂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诺爱上一个人,便是全心全意,眼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深爱十年,结婚七年,冷然风是她生命里的全部,她相信自己能够一直抓住男人的心,现实却狠狠的给了她一个耳光。冷然风移情别恋,喜欢上别的女人时,林诺一点办法都没有。两个彼此深爱过的人,最终一步步走向了陌路,错过了彼此。难道说相濡以沫,真的不如相忘于江湖吗?

《一诺难永存》精彩片段

昏黄的灯光笼罩房内,窗户打开一半,夜风裹携夏天的闷热吹进。房间甚至没有打开风扇,安静、压抑。

这是上百个夜晚中,平淡无奇的一刻。

医院惨白的病情通知单,孤零零躺在桌面上。而林诺则呆呆地坐在床角,一动不动盯着地面的阴影。

属于她自己的,佝偻的影子。

医生语重心长的话语回响在耳畔:“你的情况,现在一刻也不能拖,必须马上做化疗。”

头发丝压在影子上,隐隐要与它交融成一体。林诺深呼吸片刻,转身取来床头手机,颤抖着,手指按下一号键。

“喂……风……”

电话另一头和她身处的空间一样静谧,无声几秒钟,冷然风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又想到什么借口了?”

林诺胸口一塞,原本脆弱的心瞬间封上一层躯壳。

上一次给他打电话,是雷雨天的时候。往常有他在身边,只需要睁眼看一看,就什么恐惧也没有了。

医生让林诺尽快告知家属,化疗需要家属签字。可是,她除了冷然风,还有什么亲人呢?

父母早在三年前的冬天,出车祸身亡了。

“你后天生日,回来吗?”

沉默许久,林诺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情况。她抬头扫了眼房间的黑暗,硬逼下涌上眼眶的泪水。

冷然风只说了句没空,电话便传来“嘟嘟”的声音。

林诺张开嘴巴,深深吸了口气,将手机放回床头,紧接着整个人陷进软卧里面。被子蒙头,把房内仅有的微弱光线也给遮掩了。

在爱情里面,她一向是知性而通达的。不曾无理取闹,不曾强迫过他。

腹部隐隐作痛,困倦袭来,千丝万缕的黑暗将她缠绕,杂乱而不安的梦境侵扰她的睡眠。

……

冷然风回来,是半个月后。一身风尘,一如既往的薄冷神情,纵使见到林诺,也不曾变过。

林诺连忙把手心的药塞进大衣口袋,迎面走过去,朝他笑了笑。

“风,回来了?”

“嗯,拿点东西就走。”冷然风面无表情。

笑容凝在林诺脸上。她看着大敞的门,面上的笑缓缓收敛,目光黯淡没有生气。

“我们回不去了吗?”

冷然风翻东西的手一顿,并不回答,冷淡道:“有事打电话,我很忙。”

林诺的心像被针深深扎进,几乎喘不过气来。

高而冰冷的身影路过林诺时,她忍不住抓住了冷然风的手。她抬起头,注视冷然风冷冽的侧颊,梗在喉头的话语始终还是出了口。

“我生病了……”

瘦弱的手被冷然风无情甩开。

“生病了找医生,我医不了你,没钱了找我要。”

大门被砰地一声关上。偌大的家,又只剩林诺孤单一人。

瘦弱的身体,仿佛风一吹就倒。

林诺自嘲地笑了笑,取出口袋里散开的药片,低头看了一会,走到桌子边,一次性和着温水服下。

水喝得太急,她不小心呛到,猛地咳了起来。

七年的婚姻,从炽热到冷却,光影跟随灯光出现又消失,心里的痛慢慢变得麻木。

林诺不是没想过分开,可是七年的感情,早已深深扎根在她心里,成了她血与肉的一部分。


甜蜜成了回忆,加工变作霜糖,她却甘之如饴,一天天盼着冷然风回头。

没了冷然风,她林诺,就真的了无牵挂,无所依靠了。她好像一只干渴的鱼,执着依赖着冷然风的这湾冷泉,纵使温暖不再,也无处可以逃离。

白色高楼出现在林诺眼前,周围有草坪、花卉与人。或穿着条纹病服的,或穿着护士服的,或身上背着包而不见喜悦的,医院里的人。

林诺告诉医生,她希望暂时先用药物治疗。医生显然并不赞同。

可林诺于医生而言,不过是万千病患中的一个,便只微皱了眉头,叮嘱一声要尽快住院,接着给她开了药。

林诺道了谢,取出一袋苦涩的药,转身出了大门。

黑夜像只猛兽张大的嘴,企图吞噬掉她仅存的希望。

失眠的午夜辗转反侧,雨淅淅沥沥飘打在窗上。

林诺终是抵不过想念,倚靠床头,拨打半个月来不曾通过的电话。

这次响了很久。

“什么事?”

话语的不耐已不能再明显。也是,冷然风一向不会太过晚睡。

斟酌片刻,她终是寻到了借口。

“下月初是我们的结婚记念日,记得腾出时间。”

林诺尽量平静地开口。

在这座城市最奢侈的酒店六楼,vip房间内,冷然风赤裸着身躯躺在床上,身旁一个女人正依偎着他,笑意盈盈。

冷然风道:“我那天有事,你自己过吧。”

他早已厌倦了林诺那副不恬不淡的面孔,好像就算天要塌了,她也无动于衷,无论好坏。

林诺握紧了手机,声音不再平静,微微带了颤抖。

“冷然风,别忘了,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

七年前,他单膝跪于林诺身前,拿出一枚普通的戒指求婚时,曾许诺:无论将来贫穷或富贵,别人能有的,她一样也不会少。

冷然风皱起眉头:“不过一个节日,你气什么?”

安妍的手在这时抚弄冷然风的鬓发,他不耐烦地推开,力道忘了控制,以至于安妍痛呼的声音传入通话筒。

冷然风神色变了变,林诺的声音就在这时传了过来:

“冷然风,结婚七年,这就是你的答案对吗?”

指甲嵌进掌心,林诺挂断电话,浑身颤抖。

黑暗里,她仰起头靠在床板,自嘲地勾起唇角,任眼泪肆意流淌。

安妍捂住手蜷在床的右边,畏怯眼神看向冷然风,待他挂断电话,连忙开口:“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风……”

冷然风按压眉头,闭着眼克制下情绪,呼吸片刻,方才坐起身。

“记得吃药,我先走了。”

价格不菲的西装套在身上,冷然风头也不回走出房门。冷峻的背影,让安妍阴鸷了神情。

她确实不是故意的,可这结果却让人格外开怀。

她掏出包里的一盒药片,将其中一枚取出,走进浴室。白色药片从手心掉落马桶,冲水声响起,转眼便消失在她眼前。

“我就不信,你会不想要自己的孩子。”

安妍一改往日在冷然风面前的柔弱,冷笑起来。镜子反映出她的面孔,尖尖的瓜子脸,那双狐狸眼眸显露出它应有的狡诈。


冷氏集团,全公司上下的员工,暗地里都在窃窃私语。

昨日冷氏总裁冷然风,被拍到和安氏千金安妍一同进入酒店的消息,如飓风般刮过金融界,各种小道消息与猜测层出不穷。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条,就是冷然风将与安妍订婚,两大集团结成亲家。

冷然风扫过报纸上的内容,随意扔到一旁。林诺从来不会关注这些,他并不担心。

况且,就算她知道了又怎么样?还能无理取闹不成?

冷然风不可能会娶安妍,但林诺日渐消瘦的身躯突然出现在脑海,昨夜的事也在这时涌上心头,烦闷再度充斥进冷然风心里。

他拨通电话,让安妍即刻过来。

报纸上的绯闻有助于两大集团股票上涨,而引人不愉的情绪也在催促着他,让事情发酵,最好,能传到林诺面前。

让林诺受伤,是他找到心理上平衡感的最佳方式。

宽敞的总裁办公室主为黑白色调,转椅之后是落地窗,映入外头辽阔景象。

冷然风将安妍压在办公桌上,狂野地掠夺她的嘴唇。

……

林诺坐在床边,窗外烈阳高照,阳光笼洒在她身后,却将身形衬得愈发孤单。

她抿着唇瓣,看向梳妆台的镜子,竭力扬起笑容。

目如死灰。看了片刻,只觉镜子里的人面色暗黄,昔日粉嫩的脸颊现已有些凹陷。

她摘下无名指上的婚戒,放在桌子上,再拉开抽屉取出诊断单,看了看,让打火机蓝色的火焰将它烧成灰烬,落入纸篓里。

过往就让它封存,世间纷繁喧闹,只求心有一处静谧。也许,她是时候离开了。

她和冷然风,有的也仅是十年的记忆,七年婚姻,不曾拥有孩子的联结。他的变心,无可厚非。

林诺走在街上,身上穿着粉色的连衣裙,长度及膝。她的眼眸恢复了些许生气,左右环顾,却觉这走过无数次的街道,周遭的景象,在此刻变得陌生又熟悉。

该走吗?

林诺看着马路上人来人往,车流穿梭。一个念头倏地涌上脑海:

若能与父母一般结局……

手机响了。林诺回过神,低头取出手机,看了眼上方陌生的号码,犹豫片刻还是接了。

风轻轻吹过,卷起林诺柔顺的黑色长发。她把手机贴近左耳,开口道:“哪位?”

话筒传来一个温润带笑的男声:“林诺,不记得我了?”

林诺蹙起眉头,在回忆里搜索认识的好友。

当初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决然跟随冷然风跨省白手起家,也一同断了所有朋友的联系。

这声音,是……

“罗天翊?”林诺的表情浮现些许意外。

罗天翊笑道:“不错嘛,还记得我。”

当然记得。

林诺轻轻笑了笑,抬起头,眼眶盈动水晶般的光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