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词神大人太能撩

词神大人太能撩

徐徐声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蒋小菲不知道为何命运如此不公,弟弟出了车祸,男友劈腿,为了给弟弟筹集救命钱,她不得不答应下那些所谓的家人去相亲。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相亲局竟然是一场早就策划好的阴谋。阴差阳错中,她走错了房间,与一个陌生男人产生了纠葛。家人的如意算盘落空之后,并没有因此放弃,就在最关键的时刻,那晚的陌生男人突然出现,救她于水火之中……

主角:蒋小菲,蒋梦寒   更新:2022-07-16 07: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蒋小菲,蒋梦寒 的武侠仙侠小说《词神大人太能撩》,由网络作家“徐徐声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蒋小菲不知道为何命运如此不公,弟弟出了车祸,男友劈腿,为了给弟弟筹集救命钱,她不得不答应下那些所谓的家人去相亲。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相亲局竟然是一场早就策划好的阴谋。阴差阳错中,她走错了房间,与一个陌生男人产生了纠葛。家人的如意算盘落空之后,并没有因此放弃,就在最关键的时刻,那晚的陌生男人突然出现,救她于水火之中……

《词神大人太能撩》精彩片段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蒋小菲直直地从床上坐起,快速环视一圈这陌生的房间,地上有自己的包包和些零零散散的衣物,那个不是自己的内……

她突感头皮发麻,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一副交叠在一起的躯体,画面不断转换却错乱无序。

头痛欲裂,天啊,昨晚她到底是喝了多少,才会允许自己放纵到发生一/夜/情?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

蒋小菲的心脏顿时停顿住,不是吧,人还在?

她的脸颊绯红,快速光脚下地,突来的隐/痛使她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又跌坐回床上,但她顾及不了那么多,光速将所有衣物一股脑地套在自己身上,将地上散乱的物品划拉进包中,拎着一双高跟鞋蹑手蹑脚地打开门离开。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不带一丝犹豫。昨晚已经够丢人的了,一定不要让她知道那个人是谁,她怕自己控制不住杀人的冲动。

尤邵波,那个挨千刀的,如果不是因为他偷吃被抓还突然提出分手,她也不会大半夜地去什么“夜色”买醉,一杯就倒的她更不会喝到连躺到别人床上都不知道的地步。

这个仇她一定要报回来。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自她耳边响起,刚刚走到“夜色”门口的她就被拦截在身前的黑色凯宴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车门打开,由车上下来三五个壮硕的大汉,齐齐整整地将她围住。

蒋小菲眸光一低,原本因为吹到冷风有些嫣红的小脸此刻显得更加娇俏动人。

“大小姐,夫人请您回家一趟。”

蒋氏大宅……

蒋小菲进屋甩掉脚上的高跟鞋,单手扶在鞋柜上揉搓着吃痛的脚踝。

“舍得回来了?”

这阴冷的声音蒋小菲用脚指头都能听出是她那恶毒的继母的声音。

她将包包放好,走进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双手支撑着一副龙头拐杖,颇有一副帝王的姿态。而她的继母韩欣茹则坐在一旁斜睨着她。

“找我回来什么事儿?”蒋小菲没被这阵势吓到,反而平静到毫无波澜。

“听说你跟小波分手了?”老者的声音仓劲有力,浑然天成,即使已年过八十,仍然能感受到他逼人的气场。

蒋小菲的心猛然漏掉一拍,这么快就知道了?比狗的嗅觉还灵敏。

“嗯。”

“既然这样的话,那应该没有理由再拒绝家里给你安排的相亲了吧?”

她猛抬起头,原来叫她回来是为了这个,果然,这个家里是容不下她的。

“我不去,要是非要联姻你们可以让蒋梦寒去,不要想着牺牲我。”

老者旁边的妇人坐不住了,突然站起了身,用快要喷出火的眼眸看着蒋小菲。

“你怎么说话呢?寒寒是蒋家的千金,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小三生的野种能嫁给上流社会家庭你都要烧高香了,别不识好歹。”

“上流社会吗?哼,你们谁稀罕谁去嫁,我不稀罕!”

说完,蒋小菲头也不回夺门而出。

老者气急怒目瞪着妇人,“不是叫你沉住气的嘛,你怎么这么没用呢!”

“爸,你看她刚刚那个样子……”

“好啦,许家是港城地产业的龙头,以后在港城拓展事业还要仰仗人家,他们家点名要她,看来还得另想办法。”

蒋小菲出了蒋宅的大门,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才走到街道上,电话铃音在深夜里显得格外突兀。

“喂?蒋小姐吗?小杰今天趁人不注意自己跑到马路上被车撞了,您能不能马上赶过来?”

蒋小菲的心里像被塞进了千万吨石头,顿时沉重地喘不过气来。

“你们……你们先救人,我马上就过去。”

蒋小菲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收拾了行李连夜乘飞机赶到了位于港城东区的一所公立医院,上飞机前,她跟自己的闺蜜郑卓楠通了电话,让她先过去照看一下。

“小菲,这边。”

蒋小菲听到郑卓楠的声音马上急奔而来。

“楠楠,小杰怎么样了?要不要紧?”蒋小菲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行李箱都被她丢在了走廊上。

“你先别急,现在还在手术……”郑卓楠不免有些担忧地望着蒋小菲,“不过小菲……医生说……”

蒋小菲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她没敢出声问,静静等着她接下去的话。

“挺……挺严重的。”

听到这话,蒋小菲的眼泪“唰”地一下就落了下来。

深夜里的医院格外地静谧,手术室的红色灯光显得诡异莫名,蒋小菲感觉都能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声。在这几个小时里,她想了很多很多……

韩欣茹一直说她和弟弟是野种,说她妈妈是小三,可明明韩欣茹才是介入别人感情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因为她使出卑鄙的手段嫁给父亲,她妈妈也不会因为伤心难过而在生下弟弟后撒手人寰。韩欣茹在她眼里根本连继母都算不上。

弟弟蒋小杰因为早产天生身子骨就弱,要靠长期吃药,本来一直寄养在港城的福利院里平安无事,谁知……

手术室的门被人推开,走出来一个医生模样的人。

“医生,我弟弟怎么样了?”蒋小菲冲上去急切地询问。

“他的颅骨受到很严重的撞击,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即使过了危险期,后边还要进行几次大手术才有可能逐渐恢复。”

医生的耐心说明听在蒋小菲耳里全部都成了靡靡之音,她的脑海里只接收到一个信号,就是弟弟要离开自己了……

眼前天旋地转,紧接着一片黑暗,她听见郑卓楠的惊呼声:小菲小菲……


 再次醒来时,蒋小菲看到郑卓楠正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己。

“我怎么了?”

“小菲,你吓死我了,你刚才晕倒了。”

“小杰……小杰怎么样了,我要去看看他。”蒋小菲掀开被子,从病床上下地,手上连着吊瓶的输液管被扥了一下,手背马上渗出血来。

“小心……”郑卓楠拉住蒋小菲,“你放心吧,小杰暂时没什么事了,在ICU呢,你去了也见不到他。倒是你,你可别倒下了,小杰还需要你照顾呢。”

蒋小菲失神地坐下,感觉到周身的疲惫,这一夜,她的生活似乎一下子全都被打乱了,先是无故被甩,接着又莫名跟陌生人发生了关系,而现在,唯一的亲人又在ICU里生死未卜……

“楠楠,我该怎么办?”她第一次感到了绝望。

郑卓楠看着好友难过的样子,不禁心疼。“要不我给尤邵波打个电话?”

“不要!”

蒋小菲异常坚决的语气吓到了郑卓楠,她举着手机的手顿在那里,疑惑地看着蒋小菲。

“我们分手了。”

“什么?”

郑卓楠的惊讶不是没有道理的,尤邵波可是一个有名的音乐大才子,不仅人长得帅气还谈得一手好琴,会作曲编曲,嗓音也不错,刚一毕业就被唱片公司签了,最近两年已经在娱乐圈迅速蹿红,势头正劲。

他是蒋小菲高中时期的学长,虽然当时是尤邵波对蒋小菲一见钟情,但四年多的情侣关系蒋小菲可是倾尽所有地在支持着他的音乐梦想啊,本就不算富裕的她宁愿每天打三四份工一日三餐食不果腹来满足他的大把挥霍。现在蒋小菲居然还是被分手的那个?

“他凭什么啊?他说分手你就同意了啊?”

“不同意又能怎么样?我不喜欢拖泥带水,他心都不在我这了,留着人有什么用?”

蒋小菲脑海中回想起分手前撞见的那一幕,在他家外面的楼梯上,她隔街看到他在跟一个女人接吻,两人吻得痴缠,甚至没有怕被记者拍到的警觉性。

她记得尤邵波曾经因为怕影响事业而让她对恋情保密,他说这是团队的决定,这因为关乎到他的事业她能理解。可他居然转身就跟别的女人当街拥吻……

第二天她去质问他的时候他连否认都没有就直接提出了分手,连一个转圜的余地都没留给她,试问她还有什么理由不同意呢?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先努力赚钱给小杰做手术,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

华灯初上,“星耀”娱乐的创作部,位于整座大楼最中心的位置,里面有一个单独的办公室,那是创作部总监安然的房间。

此刻他正翻看着经纪人王凯拿回来的文件,里面是此次参加“港城作词人大赛”的所有人员名单及作品。这个大赛每年都会举行一次,而作为娱乐圈填词界天花板的安然,自然身兼着评审的重任。

更何况,他还是此次大赛的评审团主席。

他修长白皙的手指停在一页简历上,女孩的证件照看上去端庄秀丽,眉眼间透出一股坚韧,眼神中灵气十足,只是表情略显得严肃了些。

安然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一张女孩微醺的脸,她的手白嫩软糯,紧紧地抱着他在他怀中低喃着,她身上裹挟着浓浓的酒气和香皂特有的馨香,那张绝美娇羞到让人窒息的脸现在就在他指尖相抚之处。


 他看向照片旁边,简介字迹很工整,写着一些简单的自我介绍,他目光快速侧向姓名一栏——蒋小菲,港城大学文学院语言文学系。

港城大学……她居然还是个学生……没想到她会喜欢歌词创作……只是这作品……安然又把目光定格在一张名为《追梦的女孩》的印刷稿上。

“怎么,有什么问题?”察觉到他的异样,王凯询问道。

安然突然将文件合上放到桌面,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烟点上,深吸了一口才吐出一句:“海城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吗?”

“那边盯着的人说这次消息是从蒋氏集团内部传出来的,但是没有切实的证据证明阿明的死跟蒋英山有关。”

安然点头,似在沉思。整个人隐在一片烟雾之中。

如果不是收到线报,说好友刘佑明的死有了新的线索在海城,那晚的事也就不会发生……

“那杯酒……”安然再次发问。

王凯神情一凛,紧皱眉头突然正色道:“经过检验,那杯酒确实是加过料的,而且是加强版的。”

“谁干的?”安然的声音极冷,这在他身上是很少见的。几乎所有认识安然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个平易近人、礼貌谦卑的绅士。

王凯作为多年好友也从没见过他如此冷戾阴郁,即使是生气也都是闷闷的不波及他人的那种。

甚至外界都对他有一种极高的评价,形容安然就像是水,不管跟他合作的人是什么样的容器,他都能与之相契合。

生活中亦如是。

但是一个完全削去自己棱角的人,在某种特定的情境下做起事来往往更加狠厉、决绝。

那天公司在海城的“夜色”给同事举办一场生日会,词神安然和影帝叶黎昕无疑是空降的重量级人物,谁都没想到他俩能去,那杯酒确实是新倒的,只不过是倒给叶黎昕的。

如果不是他后面还有事安然代他喝了那杯酒那被送入酒店房间的就是叶影帝了。

“听说那酒是寒冰的助理给送过去的,你说会不会是……”

“寒冰?就是蒋英山的孙女?”安然的眉毛紧蹙在一起。“她当时也在‘夜色’?”

王凯偏头想了想,“那天寒冰就在隔壁办庆功宴,中间她助理来过包间说那酒是送给叶总的。”

那不是太过明显了吗?在酒里下了药又让自己人去送,寒冰是傻疯了么?那那个女孩呢?难道是寒冰知道了喝酒的不是叶黎昕所以才临时找来的替身?

这整件事都透露着诡异和难解。

安然的脑海里不断闪现女孩白皙清纯的脸庞,怎么看她都不像是做那种行当的,何况……那晚是她的初/夜。

“听说寒冰最近要往大荧幕发展了,第一部戏就是跟叶黎昕合作。后期还有可能唱歌,没准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接到她的单子了。”

安然冷哼一声,将烟蒂捻灭在烟灰缸中。随后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整个港城的夜景在脚下一览无遗。

“你知道该怎么做。”

“我只知道有钱不赚王八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