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萌宝突击妈咪是满级大佬

萌宝突击妈咪是满级大佬

山楂打糕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秦意被一个小包子碰瓷了!她本来正在享受农家的惬意生活,哪知道突然冒出了一个小包子,保住她的大腿直喊妈咪。如果不是她单身二十几年,别人一定以为这个孩子是她亲生,因为他们竟然长得有八分相似!只不过秦意顾不得多想,她只想尽早摆脱这个小麻烦。但事与愿违,小麻烦还没有解决,又来了一个大麻烦!

主角:秦意,墨靳臣   更新:2022-07-16 08: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意,墨靳臣 的武侠仙侠小说《萌宝突击妈咪是满级大佬》,由网络作家“山楂打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意被一个小包子碰瓷了!她本来正在享受农家的惬意生活,哪知道突然冒出了一个小包子,保住她的大腿直喊妈咪。如果不是她单身二十几年,别人一定以为这个孩子是她亲生,因为他们竟然长得有八分相似!只不过秦意顾不得多想,她只想尽早摆脱这个小麻烦。但事与愿违,小麻烦还没有解决,又来了一个大麻烦!

《萌宝突击妈咪是满级大佬》精彩片段

六月,烈日高悬。

北庄村的田地上,秦意正弯着腰专心地插着秧。

她随意地挽着裤脚,脚踝浸在水中,露出纤细白嫩的一节。

阳光照在秧田里,水光反射出的波光,打在她异于常人的白皙脸庞上,左眼角下方一颗芝麻般小巧的泪痣越发的妩媚撩人。

时至正午,干活的人家纷纷收拾好准备回家吃饭,秦意喝了口水也正准备收工。

突然间,一道又甜又软,满是兴奋的声音响起:

“妈咪!”

离秦意几步远的地方,一个穿着连帽小t恤、下身黑色牛仔裤,看起来不过五岁的小男孩正眼睛亮亮地朝她的方向看来。

小家伙的声音很大,不少村民停下了动作朝两人的方向看过来。

秦意动作微顿,掀了掀眼皮。

这小团子,叫谁妈。

不等她琢磨,下一刻小团子眼泪汪汪地朝秦意扑来,藕节似的小胖手一把抱住秦意的大腿不肯松开。

“呜呜,妈咪,你受苦了!崽崽终于找到你了!”

语气十分悲愤可怜。

秦意一口水没咽下去,险些呛住。

哈?

秦意被定住半秒,半晌才反应过来。

修长的手将小团子扯远,垂下眸打量眼前哭兮兮的小家伙。

五官很精致。

水葡萄似的眼睛转了转,似乎因为被她推开还带着几分委屈。

眼角相同的位置,一颗小泪痣,恍惚倒真有几分她的影子。

秦意放下水瓶,挑了挑眉。

要不是她单身二十一年,差点就要信以为真。

一旁围观的吃瓜村民也惊住了,目光在秦意和小团子身上滑动,他们村里的小神仙,秦老师有娃了?

还是个漂亮的雪娃娃。

村长忙凑到秦意身边,看着香喷喷白嫩嫩的小团子,连声殷勤地夸赞道:

“秦老师,这小娃娃是您的孩子啊,怪不得长得这么漂亮!”

秦意瞥了眼萌化了的小团子,嗓音清冷,声音里有些懒怠:

“不是,不认识。”

小团子像是遭受了什么重大打击,眼睛湿漉漉的,可怜兮兮道:“妈咪,你不要我了吗?”

小团子本就生的粉雕玉琢,委屈起来更是让人心都化了。

村民见小团子这副模样,也不忍地对秦意劝道:“秦老师,我瞧着这孩子长得倒真像您。”

狡猾的小狐狸。

眼见村民一副“秦老师有孩子了”的模样,秦意眉头一挑,轻笑了声,拎着小团子:“既然这样,小狐狸,先跟我回家吧。”

她拔腿往家走,身后的小团子眼中闪过丝亮光,连忙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

江城首富,墨宅内。

燃着茶香的书房,凉爽而舒适。

英俊冷漠的男人正坐在皮椅上,漫不经心地翻阅着手中的文件。

一旁的秘书屏息而立,等着自家总裁的吩咐。

突然,一道惊慌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安静。

“总裁,不好了,小少爷他留书离家出走了!”

管家连门都来不及敲,顾不上礼貌急得直接破门而入,捏着张皱皱巴巴的小纸条窜到男人面前,神色又慌又急。

墨靳臣的脸色一沉,眸中如同压抑着狂风暴雨般的怒意,眯着眼问道:“说清楚,怎么回事?”

管家将纸条递到男人面前,微微躬下身道:

“您回来后,少爷正在屋内拼乐高,直到午餐时间,下人去叫少爷起床,却发现少爷不见了踪影,床上只有这样一张纸条。”

墨靳臣剑眉冷蹙,接过管家手中的纸条打开,只见上面写着一排可爱稚嫩的小字:

“墨jin臣大渣男,我要去找妈咪,给妈咪幸fu了,再也不见!”

结尾处还画了个可爱的猪头,旁边标着墨jin臣的字样。

这个小兔崽子!

“调监控,给我把他抓回来!”墨靳臣墨靳臣的脸色一黑,将纸条攥在手心险些捏碎。

管家看着气得不轻的总裁,咽了口水小心翼翼道:“监...监控,被黑了。”

很好。

能黑了墨家监控的,除了某个三岁开始盯着代码长大,拿得动鼠标就已经纵横四方不留姓名的低调小天才墨某人,还能有谁。

想到小崽子干得好事,墨靳臣眸中掠过道冷光,冷哼声对着身旁的秘书掀唇吩咐道:“去,给天眼下个指令,把墨宴修这个小兔崽子,给我抓回来!”

秘书吸了口气,犹豫地问道:“总裁,不..不用报警直接动用天眼吗?万一小少爷被坏人带走或者拐走...那...”

呵。

那兔崽子不坑死别人就不错了。

墨靳臣冷峻的脸上不带一丝慌张,沉着乌云密布的脸,声音如深冬薄冰般:“不用报警,直接让天眼去,人找到后,不必听他多狡辩,直接带回来!”

不妙。

秘书扫了眼总裁的表情,立刻心领神会地去下命令。

还没等他走出门口,带着些愠怒的男声倏地把他叫住:

“算了,让天眼找到人后来禀报,还是我亲自去把他带回来。”

这回,他不把这崽子关到天荒地老,都对不起他做的好事!

某个小团子此时根本不知道自己闯了滔天大祸,此刻正坐在秦意家院子的石椅上,喜滋滋地吹着彩虹屁。

葡萄藤蔓蜿蜒出一寸寸阴凉,藤架下小小的石桌上摆着副疑似死局的围棋,石桌前是一条铺满石子的小路,两边种植着各式各样罕见的花草,将院子点缀得美不可言。

“妈咪,这些都是你亲手种的吗?这些花花真是全世界最漂亮的花花,妈咪你真是太棒了,你是全世界最棒的妈咪!”

秦易看着小团子儒慕地仰视着自己,一脸兴奋与崇拜,唇角掀了掀。

小狐狸戏不怎么样。

话还不错。

一旁来给秦意送材料顺便蹭饭的路远,目瞪口呆地看着个小团子抱着自家老大的大腿,一口一个妈咪,满脑子都被一个念头给占据:

秦意,他敬慕了十几年的女神,他追逐奔跑视为偶像的老大!

什么时候有个孩子了??

“老大……你的孩子?”

路远难以置信的目光落在小团子身上。

粉白的小团子见被路远质疑,鼓着腮帮子瞪向他,奶凶奶凶道:

“我查了好久才找到了妈咪,一定不会出错哒!”

而且他想象中的妈咪,就是这么棒哒!

墨宴修喜滋滋地拽着秦意的衣服,十分满意。

听到他的话,秦意意外地抬起头掀了掀眼,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不紧不慢地搭话:

“哦?是嘛,小狐狸,你怎么查到的我是你妈妈的?”

“当然是通过墨家的云端黑进世界基因数据……”话刚说出口,墨宴修就意识到自己暴露了,忙捂着嘴,眼睛瞪大,粉嫩的嘴巴撅得老高:“妈咪坏!”

居然套崽崽的话!

秦意放下手中的材料,清冷的眉眼带上几分柔和的笑意,对着一旁看傻了的路远淡声道:“听见了?联系墨家,让他们把人接回去。”

这小团子是墨家的孩子?


墨家地处江北,坐拥三城经济命脉,实力骇人,怎么会让自家孩子跑到老大这。

墨宴修瞳孔骤然紧缩,他没想到妈咪不仅不认自己,还要把他遣送回去。

心急之下抱住秦意的手,软声哭唧唧道:

“妈咪,你不要把崽崽送回去,崽崽是偷偷跑出来的,要是被墨靳臣抓到了,肯定会把崽崽关小黑屋的。妈咪,你真的不记得你和墨靳臣做了什么吗?你们怎么都提了裤子不认账,你不要崽崽,崽崽又要被人说是没有妈咪的小妖怪了。妈咪,崽崽真是你的宝宝鸭!”

路远忍俊不禁地笑出声。

这小团子可真敢说。

秦意眉一挑,拎起小团子往石桌上一放,十分无情地对路远吐出:

“马上打电话给墨靳臣,让他把这小狐狸领回去!”

路远收起了笑,看着急得泪眼汪汪的小团子,二十多年的钢铁直男动了几分恻隐之心道:

“老大,我看这件事可能没那么简单,要不您先收留这小团子一晚上,我去调查下墨家到底什么情况?”

粉雕玉镯的小家伙,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秦意眉头皱了皱,一根手指轻轻点了点石桌。

路远趁机解释道:“再说今天也快天黑了,小团子折腾多了也容易生病,不如等明天调查清楚了再说吧。”

小团子满是期盼地抽噎:“妈咪……”

秦意目光落在墨宴修红红的眼皮上,转瞬即逝。

“就照你说的做吧。”

秦意对照顾小孩实在没什么经验。

路远一走,她如常做了几个菜,又让人送了几套童装来。

把小团子安顿好后,就开始处理材料,一回头却发现小团子已经乖巧地睡在床上,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

秦意看着小团子的模样,心莫名地觉得有些柔软。

第二天。

秦意让路远给小团子洗漱收拾,自己收拾好便开始侍弄院子里的花草果树。

而北庄村五十里外的高速公路上。

一辆加长版的限量版迈巴赫里,气压低到可怕。

墨靳臣脸上黑云笼罩,声音冷的可以滴出水来:

“所以,墨宴修这个小混蛋认了个村姑做妈?”

助理咽了咽口水,不敢反驳。

天眼上传来的资料确实是这样。

小少爷通过墨家独有的网络技术黑进世界基因数据库,匹配自己的基因找到了一位叫“秦意”的女孩,并且查到了秦意所在的北庄村。

思母心切的小少爷黑掉监控,千里迢迢跑到这个北庄村。

认这个村姑当了妈……

两个小时后。

墨靳臣的车缓缓停在秦意的院子前。

他一从车上走下来,就看见院子里的女人。

她穿着身再普通不过的白t恤加浅蓝色牛仔裤,黑发随意地披在身后,拿着水壶俯下身浇着不知是花还是药草的植物。

光影交错间,露出精致漂亮的五官。

气质清冽而散漫。

与资料上显示的辍学在家种田的村姑形象丝毫不匹配。

墨靳臣有些意外。

秦意收起水壶,将手中记录下的数据递给路远,没注意到门口来人:“这些黑果树再等几天就可以结果了,到时候你带回去给老林他们尝尝。”

她说完,又轻轻踢了踢赖在她身边仰着头笑眯眯叫着她的小团子:“妈咪!”

不等小团子抱大腿撒娇,门外传来冷厉低沉的声音:

“墨宴修,玩够了吗?”

秦意抬头看去,就看到身穿手工定制西装的男人站在门外。

他的身材修长挺拔,气质冷漠凌厉,俊美的脸上沉沉如冰,在这小小的一方院子充满了违和感。

更衬出几分格格不入的矜贵与冷傲。

小团子看着门外的男人,眼睛倏地一亮,拽着秦意兴奋地低语:

“妈咪,我告诉你哦,这就是那个和你一起造出崽崽的便宜爹地!墨氏的大老板,他超有钱的,可以当你的提款机!”

秦意忍不住勾唇笑了笑。

墨家的家主,墨氏的总裁。

到了儿子的眼里,却成了可以当提款机的便宜爹。

这个墨靳臣,实惨。

“过来,我们回家。”

他脸色一黑,压住心中的怒火,走到小团子身边,伸出手。

小团子委屈巴巴地从秦意身后走出来,将手递给冷冰冰的爹地,蔫蔫地唤道:“爹地……”

墨靳臣一手牵过小团子,让一旁的助理递上张支票,淡声道:

“抱歉,宴修有些调皮,麻烦秦小姐了,这张支票,是我的一点心意,还希望秦小姐保密。”

这些年为了保护宴修,他从没让宴修在公开场合露过脸。

自然也不想因为这场小意外,暴露儿子的模样。

秦意漫不经心地看了眼递到她面前的支票,扬了扬眉。

真有趣,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拿钱封她的嘴。

怪不得小团子会把他爹当提款机。

秦意没有碰男人递过来的支票,只是扫了眼小团子懒声道:

“不麻烦,不过看好自家的孩子,是做父亲的责任,希望墨先生没有下一次。”

“秦小姐说的是,我这就带宴修回去,好好管教。”

墨靳臣墨眸深深地看了眼眼前的女人,对她话中的讽刺恍若未闻,淡声应下。

男人看着一副冷傲疏离的模样。

可心思深沉,行事周到。

倒是有几分意思。

秦意眼中掠过丝暗芒,唇角不自觉弯了弯。

一旁的小团子墨宴修眼睁睁看着两人左一句墨先生,右一句秦小姐,一句比一句客套,心里哇凉哇凉。

提款机啊,妈咪都不心动吗?

想到近在眼前的妈咪,马上又要和自己千里相隔,他忍不住哇地哭出声。

“哇,我要妈咪,爹地你怎么能这么渣,你提了裤子走人也就算了,我都替你找到妈咪了,你怎么能不认账!我要妈咪跟我一起,爹地做人不能太渣男,会没老婆哒!”

“墨宴修!”

墨靳臣咬牙切齿地唤着小团子的名字,弯下腰吸口气冷声呵斥道:“你都几岁了,还哭哭啼啼的,谁教你的这些乱七八糟的!”

见墨靳臣发怒,小团子委屈地收了收声,可怜兮兮地抽噎不断,时不时用湿漉漉的眼睛看向秦意,眼底满是期盼。

“可是...我要妈咪...”

墨靳臣替小团子擦了擦眼泪,墨宴修这个小混蛋从小到大最擅长的就是撒娇卖好,真正哭哭啼啼的时候还真不多,想到这小家伙从小到大心心念念要有个妈咪,墨靳臣揉了揉他的头以示安抚,淡声否认:

“她不是你的妈咪,墨宴修,你认错了。”

“不可能,我和妈咪的基因匹配度明明就是百分之百。”小团子十分认真地解释。

基因匹配度百分之百。

墨靳臣像是想到什么,皱了皱眉,余光扫了眼秦意,随即一口否决道:

“基因匹配度不能证明什么,你这么大了,要学会独立思考,不能只会依靠现有数据。”

路远抽了抽嘴角。

神一样的“基因匹配度不能证明什么”,那不是现今最科学的基因库数据吗?


秦意却丝毫不以为意,提起水壶淡淡地送客:

“既然墨先生也找到了孩子,就不多留了。”

秦意转身要回到屋中,却见小团子一把窜上前,抱着她的大腿,哭得可怜:

“妈咪,你为什么不相信崽崽,崽崽和你的泪痣都是一样的。呜呜,爹地,崽崽要跟妈咪一起,别的小朋友都有妈咪,崽崽为什么不能有!”

一旁的助理看着小少爷的模样,心都要被他哭化了。

恨不得窜上前对这个村姑大喊一声:“你就当我们墨夫人又怎么样!”

墨靳臣被小团子哭得脑壳疼,他的眉头沉了沉,走到秦意身旁,将墨宴修抱起来,沉声道“抱歉,叨扰了。”

秦意从父子俩身上收回了目光,无声走回屋中。

墨靳臣抱着悲痛欲绝的小团子走上车,路远看着小团子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跟上秦意的步伐。

上了车,小团子睁开墨靳臣的怀抱,扒着窗子看向庭院哭得更大声了。

墨靳臣额头青筋跳了跳,低声警告:“墨宴修,够了。”

小团子看都不看他眼,“墨靳臣,你不要跟我说话!你连妈咪都不让我认。”

气鼓鼓的,很不爽的样子。

助理在一旁瑟瑟发抖。

就在墨靳臣准备好好教训这个小家伙时,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来电显示是墨老爷子。

墨靳臣摁下免提键,听到墨老爷子慈声道:

“靳臣啊,带着宴修回老宅住几天吧,爷爷找你们有点事。”

另一边,路远转身跟着秦意回到屋内。

看着秦意优哉游哉地烤着点心,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老大,那个小团子说你和他的基因匹配度是百分之百,你就没怀疑过他真的是你的孩子吗?”

秦意将手中的奶油抹的均匀,随口道:

“不怀疑,本人对于有没有和墨靳臣生过崽这种事还是很清楚的。”

“有可能是人造……”路远话还没说完,少有的,秦意一个冷眼斜了过去,语气淡漠而冷戾:“这种违背科学的事,只有那群王八蛋才做得出。”

“但是可惜,那群人想拿到我的基因,不如洗洗睡。”

路远立时低眉顺眼地应是。

他当然知道老大说的王八蛋是谁。

更知道这种时候,不要触老大的霉头。

秦意的戾气转瞬即逝,她将手中的刀擦干净,垂眸道:“那些试验植物的资料我一会发给你,你让言初他们处理完,我有些别的事要处理。”

秦意的手下里,言初是负责生物医学方面的,也是当今世界最顶尖的内科医生,而这些试验植物也是为了应用到医学。

只是为了秦意的安全着想,这些成果都被安在了国研所和言初的名下。

路远向来知道这些惯例,只是听到秦意说有些私事要处理,随即应声道:“需要我们帮忙吗?”

秦意看着完整的甜点,淡声回绝:“不用了,我要出趟门。”

当年秦家动乱,她便成了孤身一人,被师父送去了国研所,不久后师父病逝,死之前曾交代过有一样东西留给她。

就在江临的和园内。

她和师父情意深厚,师父的遗物她一直惦记在心上,所以等到国研所的成果差不多了,就打算去取回这件遗物。

隔天,秦意便买了车票特地跑了趟江临。

秦意打车到和园时,已经快要下午两点,她刚要踏进和园,忽地一辆豪车停在了和园前。

秦意漫不经心抬了抬眼,绕过豪车往里走,然而女人掀着裙摆走出来的那一刹那,秦意的眸倏然收紧。

女人的身旁还跟着个穿着精致华贵的贵妇,两人有说有笑,似乎心情很不错。

瞧见两人,秦意慵懒的眸,瞬间盈上几分讽刺与讥笑。

还真是,巧得很。

竟然会遇到这两个人。

-----她的好妈妈和好姐姐。

五年前,她的父亲因为资金链断开,经营不善,导致秦家破产,父亲一夜之间病来如山倒。

她为了父亲的病,四处哭求讨要了一笔手术费,没想到这笔钱却被母亲叶眉拿走,没几天,叶眉便带着姐姐秦悠嫁给秦家的死对头陈北安,重新做了豪门贵妇,陈北安的夫人。

当年她一边跟着师父暗中学习,一边料理家中惨局,等她反应过来时,向来高傲的她跪在叶眉面前求着叶眉把手术费还回来,留她那个可怜的父亲一命。

可没想到,温柔美丽的母亲把她像垃圾一样丢出门外,转身带着秦悠嫁入陈家,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再接着。

父亲病亡,秦家家破。

至于她这个被遗弃的女儿,是死是活,从没有人过问。

秦意垂了垂眸,将思绪抽回。

说不清是恨还是厌恶。

只是少有的,戾气与烦躁从心头涌上来,密密麻麻地遍布心中。

秦悠和叶眉走到和园门口,一抬眼也看到秦意,瞬间惊愕不已。

她们早就以为秦意死了。

毕竟当时秦家家破人亡,还有一堆高利贷追债,秦意也只是个高中还没毕业的孩子,怎么养得活自己。

然而没想到秦意居然还好好活着。

“……秦意,你怎么会在这?”

秦悠拦住秦意的去路,惊愕不已地问道。

秦意实在不想看到这对母女。

五年都过去了。

只要想到那些陈年旧事,她就忍不住,烦。

当年她和秦悠这个姐姐关系不好,父亲病重的那段时间,秦悠不知道在神神秘秘做些什么,丝毫不关心父亲的死活。

后来更是离谱地支持母亲嫁到陈家……

秦意掀了掀眼皮,戾气很重地看了眼秦悠和叶眉,语气恶劣:“关你屁事。”

秦悠没想到秦意会这么粗鲁,她抱着臂错愣了片刻,随即红唇一勾,笑得很得意:“如果你要是想去和园,那当然关我事,你不知道吗?今天我要和墨总相亲,和园被墨总包了,今天的和园不接待客人。”

她说完,顿了下,目光扫过她全身,笑得更嚣张:“也不接待乞丐!”

五年过去,秦意这个当年眼睛放在脑门上的骄傲小公主,现在也什么都不是。

廉价的白t恤,黑裤,可不就跟乞丐差不多。

一旁的叶眉复杂地看了眼秦意,她嫁入豪门,悠悠也马上要成为墨夫人,秦意这时候出现,恐怕会坏了她们的好事。

她走到秦意身前,有些为难地温声道:“小意,妈妈没想到你还活着,这么多年没见,妈妈也想和你叙叙旧,但是和园现在的确被墨总包下,悠悠也要和墨总商量订婚的事,所以你要是有什么事,换一天再来吧,要是真的没钱,妈妈这还有几百块,你先将就着用。”

她说着,从包里掏出几百块现金递到秦意面前,浑似打发叫花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