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30140

30140

喜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景司寒的妹妹景媛媛,跳楼自杀而亡,这些跟沐晴天没有丝毫的关系,他却认定她是杀人凶手。因为莫须有的罪名,他憎恨她,折磨她,羞辱她,就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没能得到景司寒的一丝善待。深爱一场,爱到最后,她遍体鳞伤,心生绝望,既然他认定她有罪,罪不可恕,那她就去死,用自己的性命做出和解,只求来世不再相遇!

主角:沐晴天,景司寒,景媛媛   更新:2022-07-16 09: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晴天,景司寒,景媛媛 的武侠仙侠小说《30140》,由网络作家“喜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景司寒的妹妹景媛媛,跳楼自杀而亡,这些跟沐晴天没有丝毫的关系,他却认定她是杀人凶手。因为莫须有的罪名,他憎恨她,折磨她,羞辱她,就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没能得到景司寒的一丝善待。深爱一场,爱到最后,她遍体鳞伤,心生绝望,既然他认定她有罪,罪不可恕,那她就去死,用自己的性命做出和解,只求来世不再相遇!

《30140》精彩片段

2021年5月20日,情人节,本该是个浪漫的日子。

我的丈夫送了我一个永生难忘的礼物。

一张女人的遗照!

我眼前一花,女人惨白的面色在照片中不断扭曲,两行泪从她眼中流下。

“挂起来。”

冷硬的声音响起,晋权禹面无表情,眼中的憎恨却像有实质一般将我穿透。

我恍然间明白,原来,他根本没有原谅我,这张遗照就是最好的证明!

“晋总,挂在哪里?”

晋权禹迈步往楼上走去,一脚踹开房门,“就挂这里面!”

房门因为粗暴的对待而狠狠摇晃,粉色的牌子“啪”地掉在地上。

我心脏骤然紧缩,我为宝宝准备的婴儿房,他竟然要设成晋媛媛的灵堂?

宝宝像是也有感知,腹部猛地一阵紧缩痉挛,我忍不住弯下身,沉沉地喘了几口气。

我强忍着疼痛,艰难蠕动着爬上二楼。

“都住手,全都给我住手!”

晋权禹伸手将我拦在门口,“滚开,你害死媛媛就应该付出代价。”

望着他满脸的厌烦不耐,我喉咙一堵。

晋媛媛,晋权禹的妹妹,坠楼自杀而亡。

那天发生的事,至今想来,我都觉得不真实,愧疚感如同一座大山压在心上,几乎喘不过气来。

那可是一条人命!

我眼眶酸涩,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抓着他的手臂哀求:“她的死我一个人承受就好,你的恨和怨,全都冲着我来,为什么要牵连孩子?”

晋权禹身体紧绷,蓦地厉喝,“当时要不是你用怀孕来威胁我,媛媛怎么可能跳下去!”

“我只是说了一个事实,”我摇摇头,艰涩地说,“晋媛媛哪一次自杀是真的,谁也没有想到她会跳下去……”

晋权禹的吐息骤然沉重,眼里迸射出浓烈的恨意,猛地高高抬起了手。

我咬紧牙关,强忍着内心的酸楚,仰起脸,“打,有本事你就打,总之,我绝对不会让出宝宝的房间。”

他迟疑了一下,我立刻咬在他的虎口上,他倒吸一口冷气,终于松开了手。

我飞快从他侧边钻了过去,房间里一片狼藉,精心布置数月的玩偶掉在地上,被人踩了好几脚,我鼻子一酸。

“都给我出去……”

他们一动不动,我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威胁,“再不出去,我就报警了。”

“啪”的一声,手机掉落在地,屏幕四分五裂,我的手腕也被紧紧攥住,骨头几乎碎裂,疼得我直抽眉头。

“要不是你肚子里还怀着孩子,我早就让你给媛媛偿命了!”晋权禹的目光像是一柄尖刀,将我穿了个透,连呼吸都带着腥气。

我僵硬地望望四周,冷漠的仆人,畏缩的保姆,我蓦地意识到,根本没有人站在我这边。

分明是盛夏时节,我却只觉冷得可怕。

整个晋家都在晋权禹的掌控之中,我不过是个空有其表的晋太太。

“嗡嗡!”仆人往墙壁里钻孔,却像是钉在我的心上,一下一下……

我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猛地挣脱晋权禹,冲向仆人,想夺下他手里的工具,谁知他惊呼一声,直直摔了下来。

我的心狠狠一抽,伸出手,却已经来不及了。

那张巨大的、玻璃装裱的遗照晃了一晃,“哐当”掉到地上,巨响震动,碎屑四溅。

有什么飞进了眼睛,我条件反射地闭紧,感到滑腻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火辣辣的疼。

脖子猛地被人掐住,重重掼在墙上,我的脊背几乎断裂。

我费力睁开眼,鲜红的视线中,吊顶的灯折射出五彩的光。

碎片上是晋媛媛的脸,每一张都在冲我笑,诡笑、嘲笑、狞笑……

同时,脖子上传来强烈的剧痛和窒息。

晋权禹神色扭曲,眼底怒火蔓延,几乎要将我燃成灰烬:

“既然你这么看不得媛媛好过,那你下去陪她吧!”


掌心猝然收紧。

肺部的空气一点点抽空,我渐渐喘不上气来,脖颈和腹部的疼痛同时折磨着我。

晋权禹忽地松手,低沉的声音抵着耳廓渗入,像是从地狱传来,阴冷得令人战栗:

“就这么死了多可惜,你该生不如死地活着,给媛媛赎罪。”

说罢,一把将我推开。

“咳咳咳!”新鲜的空气涌入鼻腔,我捂着脖子,疯狂咳嗽,眼泪飙了出来。

不用照镜子也知道我现在有多狼狈。

“猜猜,你爸的公司还有几天破产?”

他翘着腿,十指交叉,唇边挑起的笑讽刺十足。

我心中一寒。

连忙扑向座机,拨通家里的电话,“爸……”

女人凄厉的哭声响起,“你爸哮喘发作,送去急诊室了,你快求求权禹吧,放我们一条生路,算是妈求你了!”

我的心顿时揪紧,倏地望向晋权禹,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毫不留情,那可是他的岳父啊!

我抓着领口,艰难地说,“你真要害我家破人亡?”

“你害死媛媛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媛媛跟我相依为命那么多年,就因为你的自私,她……”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遏制着情绪,蓦地冷冷看向我。

“凭什么我就要忍受失去至亲的痛苦,我就要活在地狱里?你也该下来看看。”

强烈的刺痛传来,我低下头,恍觉掌心里红痕遍布。

我喃喃,声音轻得像是要碎掉:“你这么折磨我,你就痛快了吗,你不也一样活在痛苦之中……”

他面部一抽,蓦地厉喝,“我痛苦?江离,你别摆出一副了解我的样子,你以为今天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

“当初要不是你硬逼着我跟你结婚,媛媛根本不会想不开,也根本不会死。她只是太依赖我,你为什么不能多为我,多为这个家想想?”

我沉沉喘了几口气,难受得心口痉挛,倏地沉默了下来。

他说的这些,我没有办法反驳。

晋媛媛得过严重的抑郁症。

我跟晋权禹交往满一年,他才公开,把我介绍给晋媛媛,我还担心她会不会接受我。

那天她梨涡浅笑,甜甜地叫我大嫂,给我倒果汁。

一切是什么时候变的?

我记不太清了,晋媛媛怎么就死了呢?

她死了,死在我的面前,噩梦夜夜纠缠,我将永远背负着这个沉重的枷锁,不得解脱。

心脏压抑紧迫,在狭窄的缝隙中艰难地生存。

腿渐渐没了力气,我扶着墙壁,像是走在钢丝上,一个不慎就会从万丈高空中跌落。

我慢慢地低下头,如今的我,早已不是那个光鲜亮丽的江小姐,只是一个罪人。

“要怎样才能放过我,和我的家人。”

晋权禹指着那张黑白照片,“给媛媛跪下,道歉。”

我盯着晋媛媛巧笑嫣然的脸,忽然想到一件事。

那一天,我从昏沉中醒来,晋媛媛告诉我,她给我倒的果汁里,放了大剂量的安眠。

听了她的话,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她要害死我?

她又说,开玩笑的,只放了一点点,她听说我睡眠不好,这样做是为了让我睡一个好觉。

我却忘不了,她死死盯着我的眼神,满是恨意。

我霍然清醒过来,晋媛媛就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凭什么要给她道歉!

“跪下!”

“我数一二三……”

胃里蓦地一阵翻涌,我一把推开他,冲向卫生间,对着马桶便是一阵狂吐。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无力地靠在墙壁上,盯着天花板,如果这是一场噩梦,就让它赶紧结束吧……

我挪进房间,晋权禹坐在落地窗前,声音冷淡。

“跟你结婚,就是一个错误。”

“如果,可以换媛媛重新活过来,”

我的脚步像是被钉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晋权禹缓缓抬起手,左手无名指上,光芒闪烁。

“我愿意扼杀这个错误。”

我呼吸一滞,胸腔里涌出巨大的恐慌,下意识脱口而出:

“不要!”

一个闪亮的弧度,随着他无情的动作抛出,没入草丛,渐渐归于死寂。

仿佛一盆冰水从头浇下,我浑身凉透。


霓虹灯下浪漫的一切,永远守护的誓言,在今晚被他彻底粉碎。

这一刻,我蓦地意识到,我跟他永远回不去了。

我僵硬麻木地看向他,好半天,动了动嘴唇:“随便你。”

深夜已过,天上没有星星,万籁俱寂。

乌云聚拢在天边,漆黑得像是能滴下墨来。

找不到,为什么找不到……

已经在草丛里翻找了两个小时,我双腿酸痛,手背割的全是伤口,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下雨了,一颗一颗雨珠砸在我的脸上,顺着脸颊滑落至口中,又咸又苦。

单薄的睡裙贴在身上,湿冷难受,我却毫不在乎,只拼命地扒开树丛,指甲缝里全是泥土。

明明就是扔进这里,为什么没有了?

我忍不住埋头哭了起来,几乎背过气去,只觉世界变成了一片荒漠,深深的无助感将我包裹。

蓦地一声喝问传来:“谁在那里?”

我受惊地瑟缩了一下,看见是保安才松了口气。

他见到我很诧异,“晋太太,您在找什么?”

“没,没什么,”我摇摇头,牵出一个勉强的笑:“你去休息吧。”

冷,好冷……

我筋疲力尽地回到家里,浑身湿透,冷得直抖,裙角满是泥点,脚肿得站立不稳。

“在找这个?”

“啪”的一声,室内大亮,刺眼的灯光令我无所遁形。

晋权禹修长的手指间,赫然捏着一枚闪烁的钻戒,肆意嘲笑我的愚蠢。

我感到天旋地转,几乎晕倒,“耍我很好玩是不是?”

喉咙嘶哑剧痛,就像是有沙子在里面滚过一样。

我蓦地笑了,抱紧颤抖的双臂,努力从紧绷的状态中逃逸出来:

“你赢了。”抽了一口气,眼泪又开始不争气地往下掉:

“等孩子生下来,我们好好谈谈,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晋权禹沉默着,我无声笑笑,与他擦肩而过,蓦地被拉住了手臂。

我的眼泪掉得更凶,默默扭过头去,一股难捱的寂静就这样在我们之间蔓延。

我知道,他还是在乎我的。

可是,晋媛媛的死,成了横贯在我们之间不可跨越的鸿沟。

忽地,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

是我和他都很喜欢的英文歌,他特意截取了片段作为铃声,还在我生日给我唱过。

那个时候,我们是人人羡慕的天作之合。

可是为什么,一切都变了呢……

我眼眶湿热,还在恍惚,晋权禹接着电话,却是面色骤变。

我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下意识抓紧他的袖子,“怎么了?为什么这副表情?”

难道是爸爸的病更严重了?

我心惊肉跳,冷汗唰地下来了,脚步也有些不稳。

晋权禹松开手,狠狠剜了我一眼,好像恨不得将我看穿一般:

“滚开!”

他厌烦得一句话也不跟我说,匆匆拿起外套出了门。

我摔倒在沙发上,鸵鸟一般缩成一团,心口酸苦,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发怒。

明明刚才还有所缓和不是吗。

一整晚,我都在想那个电话到底是谁打来的,竟然让他这么紧张?

早上,我正在厨房里忙碌,门外响起车子熄火的声音,我拉开门,还没开口,迎接我的就是重重一耳光。

我眼冒金星,踉跄几步,死死抓住扶手以防摔倒,指甲掀了起来,疼得抽搐。

脸火辣辣的,嘴里泛起浓重的铁锈味。

一只大手猛地提起了我的衣领,脖子勒紧的窒息传来,晋权禹的眼眸猩红暴怒,恨不得将我拆骨。

“你是不是非要她死?”

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谁?”

“还在装傻!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媛媛还活着?”

晋权禹蓦地厉喝,“她都成植物人了,再也威胁不了你,你还要去医院折磨她?”

我倒抽一口冷气,瞪大眼睛,“晋媛媛……没有死?”

明明亲眼看见她坠楼,惨死在我面前……她竟然没死,而是成了植物人?!

“都这时候了你还装?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了!不死也快了!我没有想到你这么丧心病狂,简直畜牲不如!”

晋权禹破口大骂,将手机怼到我面前,里面正播放着监控视频。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女人,在病房门口鬼鬼祟祟,肚子圆滚,赫然是一个孕妇。

不论发型还是穿着,都跟我一模一样!

我感到不可置信,无比的荒谬,因为一个看不清脸的视频,晋权禹就要给我定罪?

“我连晋媛媛活着都不知道,何况,我这几天都没出门,怎么可能去害她?”

我试图解释,晋权禹却脸色阴沉,厉声打断:

“媛媛急性肾衰竭,医院要摘除,我不同意。我一定要让媛媛完整地离开这个世界。”

“你配型符合,去给她换肾!”

晴天霹雳,我一下子震在那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