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莫负昔日痴情人

莫负昔日痴情人

焦糖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白语昔暗恋三百年,终于等到一纸婚约,她以为那是幸福的开始,不曾想,那只是一场噩梦。新婚之日,她被龙彦亲手送进渊狱,受尽磨难,也受尽了屈辱。为了保护自己的心上人,龙彦逼着白语昔顶罪,让她彻底成了一个废人。昔日的龙族娇女,被折断了傲骨,逼上了绝路。如果一切重来,她会选择怎样的人生,是否还会义无反顾的爱他,嫁给他?

主角:白语昔,龙彦   更新:2022-07-16 10: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语昔,龙彦 的武侠仙侠小说《莫负昔日痴情人》,由网络作家“焦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语昔暗恋三百年,终于等到一纸婚约,她以为那是幸福的开始,不曾想,那只是一场噩梦。新婚之日,她被龙彦亲手送进渊狱,受尽磨难,也受尽了屈辱。为了保护自己的心上人,龙彦逼着白语昔顶罪,让她彻底成了一个废人。昔日的龙族娇女,被折断了傲骨,逼上了绝路。如果一切重来,她会选择怎样的人生,是否还会义无反顾的爱他,嫁给他?

《莫负昔日痴情人》精彩片段

龙族,最冰寒的深渊之狱。

穿着大红嫁裳的白语昔,满身疲惫仰望着不远处冰冷的男人。

直至此刻,她都不敢相信今晚便与自己成亲的龙彦,亲手把她送进龙族最骇人的牢狱。

白语昔极力压抑内心的煎熬,强装镇定问:“阿彦,为什么?”

龙彦朝白语昔走近,桃花眼带笑睨着白语昔,竟是难得的缱绻。

仅这一丝柔情,便勾得白语昔又复欢喜,重怀希冀。

却听他说:“雪茹胆小又纯洁,她不能背负屠龙骂名,你和她的身形最像,你替她最合适。”

霎时,白语昔血色尽失,心口仿佛被划破,疼的她难以呼吸。

半响,她才艰难挤出话问:“萧雪茹,就如此重要?”

萧雪茹不能背上骂名,那她呢?

可龙彦却似笑非笑睨着她,极致嘲讽。

白语昔连看第二眼的勇气都没有。

可她还是不肯死心。

他都答应和她成亲了,难道对她就没有半分情意?

她低头,颤抖扯住他的衣袍,哽咽哀求:“阿彦,别对我这么狠心……”

龙彦低头望着脚边卑微的白语昔,她哪里还有半点白龙族大小姐的傲气清贵?

他微微俯身,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颚,用从未有过的温情语调问她,“白语昔,你不是很爱我?”

白语昔怔怔望着他,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她爱慕他一事,在龙族早已不是隐秘。

但她还是近乎虔诚回答:“是,我爱你。”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她便沦陷。

可下一刻,龙彦却突然甩开她,还冷沉说:“你既如此爱慕我,难道不该为我做任何事?”

白语昔摔倒在地,痛呼还未出口,却又听他残忍说:“只不过是顶罪这种小事,你都不愿,你的爱慕不过如此!”

这一字一句仿佛冰凌,刺得白语昔每一寸肌肤都是冷的。

他怎能这般践踏她的心意?

为了萧雪茹,他已经是非不分了吗?

白语昔红着眼,忍着委屈倔强说:“阿彦,你可别忘了我是白龙族的大小姐,让堂堂龙族为区区黑蛟顶罪,祖父绝不会同意!”

龙彦眸光一狠,他最厌恶的就是白语昔从骨子里带来的清高。

他故意恶劣说:“白龙族已应允了。”

白语昔满眼不可置信,可龙彦却还意味深长说,“白语昔,我到要看看,到了刑堂上你是否还能保持这该死的骨气!”

留下此话,他便离开了。

龙彦走后,没有谁再来见白语昔。

她越来越不安,而直到被拖到刑堂,她才明白龙彦话里的真切含义。

她的好叔叔,竟然在刑堂上帮着龙彦做伪证,而疼惜她的祖父,却始终没有出现。

白语昔跪下刑堂之中,只觉得刺骨的冷,这四海八荒,她仿佛只剩一个人。

这时,却听龙彦冷情质问:“白语昔,如今证据确凿,你还不认罪!”

心,好像又被狠狠捅了一刀!

白语昔仰望着高堂上的龙彦,这个她爱了三百年的男人,哪怕说着弥天大谎,可他却是一派理所当然。

他分明知道,一旦定罪,她会被刑雷碎骨,彻底沦落成废物。

但他,就是如此迫不及待逼她。

白语昔苦笑,她现在才知道,这场爱恋,原来不过是一场劫难。

她没有辩解的余地,只凝视着龙彦,轻问:“龙彦,这三百年来,你可曾有一刻爱我?”

话落,却听他嗤笑一声,道:“从未。”

分明只是轻飘飘的两个字,却彻底压垮了白语昔。

两行清泪滑落,她失魂落魄眼望他,凄哀低喃:“白语昔,认罪……”

认罪之后,白语昔便被拖倒了刑台。

九九八十一道刑雷,将她劈的劈开肉绽,龙骨俱毁。

纵然恍惚,可她分明见到,龙彦就在邢台不远处,居高临下,满目冰冷。

白语昔闭眼,留下两行血泪。

错付深情,这代价太狠了。

可白语昔没有想到,龙彦还能更绝情!

碎骨之后,她被扔到了深渊之狱最低层,一群真正穷凶极恶之徒,像争夺天材地宝般朝她扑来!

“你们别过来!”她刚逃到牢狱口,却又被拖了进去。

奋力挣扎间,却听他们说:“三皇子吩咐,只要能剥下这女人一寸龙脉,便可减刑百年!”

“不要!不——!”白语昔绝望喊道。

没了龙脉她还怎么活?

龙彦,就一定要对她如此干净杀绝吗?!

最后,惨叫声响彻整座渊狱。

却没有谁来阻止。


转眼已是一年后。

一年的时间,对龙族而言,不过是修炼一息的时辰,可对白语昔来说,却每时每刻都是煎熬。

这日,她刚经历一场厮打,好不容易能够休息片刻,可却被强行拖到了渊狱门口。

“白语昔,不过一年不见,你怎么成了这副鬼样子?”独属龙彦的嘲讽,狠狠刺进白语昔心间。

她满眼冷漠望着不远处的男人,身上的每一寸痛都提醒着她,他有多残忍绝情!

龙彦也打量着她,蹙眉震惊她的伤痕。

却听白语昔说:“三皇子,这不都是拜你所赐?”

“如你所见,我如今卑贱如蝼蚁,三皇子可满意?”她盯着他,恨到咬破了嘴唇。

龙彦神色突然阴沉,都这副样子了,她竟还敢同他傲?

他不甘上前,扔出一句杀手锏,“白语昔,你祖父病的快死了,你不想去见他最后一面吗?”

白语昔果然慌乱。

她抓紧他的手臂,急切问:“你再说一遍!祖父他怎么了?”

龙彦勾唇笑着,故意慢悠悠说:“你祖父病的快死了,可怜龙族堂堂战神,临死之际,身边竟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白语昔深呼吸着,强装镇定,“不会的,白龙族受祖父庇佑多年,他们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可龙彦却冷笑一声,说:“白语昔,你怎么还是这么蠢,你以为你叔叔为什么能出堂做伪证?”

白语昔的心一点点凉了下来,又听龙彦说:“不妨告诉你,早在你上刑堂之前,你祖父已经重伤不愈,连人形都维持不住了。”

“不……怎么会这样……”白语昔悲痛跌倒,原来不是祖父不要她,而是有心无力。

“白语昔,只要你肯跪下求我,我可以考虑带你去见你祖父,要是……”

龙彦话未说完,白语昔已然跪下磕头!

还极尽卑微说:“三皇子!是我错了!求你带我去见我祖父……”

是她错了。

守着几分傲气,救得了祖父吗?

这厢,分明如愿以偿了,龙彦的神色反而越来越难看。

还甩袖冷言:“早这么听话多好。”

最终,龙彦将白语昔带到了一个腥臭肮脏的洞穴面前。

白语昔不敢置信,她的祖父,堂堂龙族战神,竟被扔到一个连巴蛇都不愿意待的地方!

她跌跌撞撞跑进,见到却是已经奄奄一息的白龙!

“祖父!”白语昔哽咽喊着,颤抖着抚着龙首,压下酸楚轻说:“祖父,小昔来看你了……”

“是小昔的错,我来晚了。”

可白龙却没有半丝反应,气息也越来越弱,龙腹的伤口甚至还在不断渗着鲜血。

白语昔越来越慌,最后泣不成声,只紧紧抱着龙首哭求:“祖父,求您睁眼看小昔一眼啊……”

“你祖父被神器所伤,普天之下只有冰灵芝能续命。”一旁的龙彦突然发话。

白语昔立即明白他的意思。

她连忙奔到他面前,跪下恳求:“求三皇子赐药!求您救救我祖父……”

龙彦没有表态,却用一种令人倍感屈辱的姿态,挑起白语昔的下颚。

还别有深意说:“我和雪茹缺一个典妾,你说谁来做合适?”

所谓典妾,便是借腹生子的一具孕体,主人家用秘法培出胎儿打入其体内,待瓜熟蒂落,孩子与典妾没有半丝血缘。

所以,典妾是最为屈辱下贱的一类人,连人间花街女子都不如!

白语昔恨到指甲都嵌入了肉里,却又万分无力,龙彦让她看到祖父的惨状,不就是在告诉她,她没得选!

她抹掉眼角的泪,宛如抹掉最后的尊严,强颜欢笑说:“我最合适,求三皇子让我做您的典妾。”


转眼一月过去。

整整一月,白语昔亦过得生不如死。

为成为完美的孕体,她必须服下大量毁坏根基的药物,而她新婚夜的美好,也屈辱交代给胎儿移体之时……

种种耻辱,唯有见到祖父伤势好转时,才有些减轻。

只是,他却仍未醒来。

“祖父,到底是谁把你伤成这样?还狠心伤到了你的神魂……”白语昔抚着白龙的鳞片,心痛无法制止。

神魂之损,不可挽回,遑论有多痛?

可她如今灵力尽失,连屏蔽痛感都做不到。

“祖父,都是小昔的错,若是我当初听您的话,没有招惹龙彦就好了……”白语昔呜咽着,懊悔像巨山一样,压得她喘不过气。

倘若没有招惹龙彦,白龙族就不会轻易被分崩,祖父堂堂战神又怎会沦落到连伤药都求不到。

如今,她除了腆着脸求龙彦,完全没有其他办法。

无助如浪潮般涌来。

白语昔忍不住像从前一样握住祖父的手寻求安全,哽咽问着,“祖父,小昔该怎么办?”

这时,白龙的龙爪微弱颤动了一下,白语昔瞬间坐直,激动到语无伦次,“祖父,你听得到对不对!”

眼泪流的更凶,可白语昔却笑得灿烂,还说:“祖父!小昔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

她抹了一把泪,认真说:“祖父,小昔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

话音刚落,殿门处却传来尖锐的嘲讽,“白语昔,你如今不过是自身难保的阶下囚,还想着救这老头,做梦呢?”

来人正是萧雪茹,而她穿着的正是金色的王妃正装。

白语昔认得,那裙摆处流光溢彩的珍珠,分明原是自己那凤冠上的宝珠,是祖父曾不远万里为自己寻来的百岁生辰贺礼!

可如今!!!

好一个龙彦!

白语昔盯着珍珠,恨得唇都被她咬出血痕。

萧雪茹欣赏这白语昔的屈辱,只觉得快意。

她瞥了一眼白龙,又故作姿态说:“啧啧,真是可怜呐!白语昔,要是这死老头知道你靠卖身才给他吊着命,你说他会不会气得魂飞魄散?”

白语昔心中一寒,警惕挡在白龙面前,怒道:“萧雪茹,你要干什么!

可萧雪茹却突然变脸,一巴掌甩了过来——

“放肆!区区卑贱典妾也配直呼本王妃名讳!”

“啪”的一声,白语昔被打的摔倒在地,疼的半边脸都麻了,内心更是翻江倒海般难受。

可她再恨,在怨,却只能忍耐。

她爬起来,倔强护在白龙面前,一字一句说:“三皇妃,这也是你祖父,你诅咒他就不怕遭天谴吗?”

萧雪茹却嗤笑说:“他算我哪门子祖父!这老头眼里只有你白语昔!我同样有白龙血脉,可无论是功法,宝物,我哪点比得了你!”

白语昔被这番无耻的话气得浑身发抖。

但她还是忍着愤怒,为祖父辩解说:“三皇妃,你是蛟,蛟和龙所用之物本就不同!”

蛟的承受能力远逊于龙,稍有不慎甚至会爆体而亡!

可祖父的苦心竟然被萧雪茹曲解至此!

萧雪茹显然不信,还凶狠扣住白语昔的伤口,怨毒说:“白语昔,你自以为血统纯正,可还不是被我踩在脚下!”

白语昔痛的满脸惨白,却又见萧雪茹恶毒笑说:“痛吧?可这还没够呢,白语昔,我要你彻底陷进沼泽里,永远都别想出来!”

说完,她猛然朝殿门撞去,“嘭”的一声巨响,还伴随着她惊慌的呼救:“彦哥哥,救命……姐姐要杀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