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天价娇妻慕总的私有宝贝

天价娇妻慕总的私有宝贝

如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知夏刚刚生下孩子,就发现丈夫出轨了,而且出轨对象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爱情与亲情的双重背叛,让她万分绝望,身陷囹圄之时,慕言洲来到她的身边,用一份结婚协议救赎了她。再婚后,她每天都很幸福,这个男人宠她入骨,对她的孩子视如己出,可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却越来越像慕言洲。原来,他娶她并不是交易,也不是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

主角:沈知夏,慕言洲   更新:2022-07-16 10: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知夏,慕言洲 的武侠仙侠小说《天价娇妻慕总的私有宝贝》,由网络作家“如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知夏刚刚生下孩子,就发现丈夫出轨了,而且出轨对象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爱情与亲情的双重背叛,让她万分绝望,身陷囹圄之时,慕言洲来到她的身边,用一份结婚协议救赎了她。再婚后,她每天都很幸福,这个男人宠她入骨,对她的孩子视如己出,可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却越来越像慕言洲。原来,他娶她并不是交易,也不是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

《天价娇妻慕总的私有宝贝》精彩片段

夏日,暑气正盛,可窗外却是乌云密布,蓄谋着酷暑里一场瓢泼的大雨。

云城的妇产医院里,两个孕妇同一时间被送进了产房。

外人都说沈家这两姐妹情深,就连生孩子早产都能在同一天,也算是心有灵犀。

可病房内,两人的情况却天差地别。

“别用力了,深呼吸,胎儿情况不好,顺不出来的。”

“快让产妇家属签字同意剖腹,孩子胎位不正,再晚就来不及了。”

痛。

浑身的骨头都像被敲碎了重组。

铺天盖地的疼痛席卷得沈知夏的意识几近消散。

这是她和贺季川的第一个孩子,他们从大学就在一起,整整四年,毕业婚后就有了这个孩子。

沈知夏一只手紧紧攥住身下的床单,另一只手轻轻抚着孕肚,宝宝你要加油。

伴随着雷声,外头传来贺母尖锐的声音:“剖什么腹?你没听说剖腹产生出来的小孩儿没有顺产出来的聪明吗?她沈知夏怎么就那么矫情?我当初生你的时候医生还不是说胎位不正,都是吓唬人的!”

沈知夏精致的小脸上此时全是汗,无力的望向一旁的医生,却没想到正对上了沈楚楚的脸。

沈楚楚脸上露出个人畜无害的笑来,压低了声音:“姐姐,你说要是我们同时病危,姐夫会选择谁的孩子呢?”

“你什么意思?”沈知夏下意识捂紧了肚子,秀眉微皱,身上与生俱来的清冷气息就连这种时候也不见得有半分狼狈。

“轰隆隆~”

一道闪电划破长空。

“别紧张,我才不会对你肚子里的野种下手。”

沈楚楚轻嘲的笑了笑,“姐姐,你们不是一直都好奇我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吗?现在我告诉你,是季川哥哥,你跟姐夫旅游结婚,可新婚之夜他丢下你陪了我一整晚。”

沈知夏美眸放大。

怎么可能?明明自己这个孩子,就是那个晚上才有的。

看着沈知夏的表情,沈楚楚满意极了。

继续添油加醋道:“而且,你难道不好奇姐夫为什么会抛下新婚的妻子出差5个月吗?那5个月里,我们可是日夜相守,他行李箱带回来的那件蓝白条纹的衬衫,你看到了嘛,我给他选的。”

那件衬衫,沈知夏记得相当清楚。

当时贺季川回来,她给他整理行李箱的时候她还问过,可从那以后,贺季川就再也没穿过,她当时还有些奇怪。

“不可能,季川怎么可能跟你......”沈知夏摇着头,疼痛和心里的锥心刺骨,几乎湮没她。

沈楚楚越发得意,沈知夏一向骄傲,这种事情换做是那个女人接受得了,她忍这么久,可不就是等的她生产这天?

“还不死心?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和你同时大出血他会救谁?”

尤其是,沈知夏肚子里这个孩子,还是个野种,贺季川比谁都希望这个孩子死掉。

沈楚楚说完,产房内的监护仪尖锐的报警声响起,助产士惊叫起来:“血!出血了,产妇大出血!快通知急救!”

产房门猛地被推开来,是贺季川和外头被叫进来的医生。

大片的血染红了床铺,像是绽开了一朵夺目璀璨的花,叫人心惊。

沈知夏纤长的睫毛颤了颤,阖上的眸子费力的狭开一条细缝。

沈楚楚一改先前的得意之色,柔柔弱弱的咬紧了下颌,看向高大俊美的男人,“季川哥哥,我肚子好痛......我们的孩子是不是保不住了?”

贺季川眉心微拧,见沈楚楚满脸的痛苦之色,还是三两步过去抓住沈楚楚的手,脸上的担忧清晰可见:“楚楚,别胡说,孩子会没事的。”

“医院库存的血不够,只能先急救一人,救谁?”医生催促,快下决定。

男人眉心拧起,手渐渐握紧沈楚楚的纤手,“楚楚......救楚楚。”

“呵......”沈知夏轻轻扯了扯嘴角,彻底昏了过去。

而助产房中悄悄走出一个护士,打了一个电话。

“慕总,沈小姐大出血难产,现在医院库存的血不够。”助理接到医院的消息,着急的推门而进。

冷色调奢华的办公室内,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黑色正装的纽扣散着,露出里面挺括白色的衬衫,左手的中指与无名指之间,静静的躺着一支钢笔。

闻言,男人缓缓抬目,眸光里的不怒自威让人发憷,喉间的嗓音淡漠又冷静,“让秦括过去接手。”

助理懵了片刻,秦括医生负责外科的呀,他冒着冷汗提醒,“秦医生不是......”妇产科的。

“他会有办法。”男人森冷的打断,语气不容置喙。


沈知夏没想过自己还能活下来。

醒来时身边空无一人,还是医生从监控中看到了她的情况,过去做了检查后告诉沈知夏母女平安,告诉她那日情况有多凶险,好不容易才让她捡回了一条命。

告诉她,她从ICU转到普通病房后,已经整整沉睡了一周多。

沈知夏眼神空洞,始终没有半点表情,淡漠得像是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若不是还有一口气在,任谁看着那张苍白到极近透明的绝美小脸,都会以为是个玩偶娃娃。

医生看她始终一言不发,也不再多话,做完检查,正欲离开,沈知夏却突然开了口。

“我能出去走走吗?”太久没说话,嗓音沙哑得厉害。

“沈小姐要看看孩子吗?”

医生的话,让病床上的沈知夏一下联想到了生产那天晚上沈楚楚说的话,为了刺激自己,什么口不择言的话都能说出口,又能有几分真话?

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如果不是他贺季川的孩子,又能是谁的?

沈知夏想到这,不由得厌烦的闭上了眼。

“不看。”她浅色的唇紧抿着,显然十分排斥。

沈知夏不说话,医生看她的目光带着几分疼惜。

生育当晚大出血,冲进手术室的丈夫却大喊着救别的女人,这对于正在生育中的母亲来说是多大的刺激!

要不是秦医生突然出现,沈知夏说不定就一尸两命了。

撕裂的伤口还没恢复好,沈知夏行动不太方便,护士好心的推着她去了医院后园。

医院后花园还算静谧,太久没见到阳光,初夏的暖阳不刺眼,却又恰到好处的温暖,连沈知夏身上那股淡漠的味道都冲淡了不少。

樱花开得影影绰绰,她坐在轮椅上抿着唇,试图自己站起来,细碎的黑发垂下,给倔强的小脸平添了几分绝美的温柔。

好不容易能站了起来,沈知夏还没来得及高兴两秒,却见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沈楚楚虽然穿着一身病号服,但不掩纤细的腰肢,柔弱万分,怀中还抱着一个孩子,面带笑容,径直朝她走来。

沈知夏冷艳的小脸瞬间沉了下来,一双淡漠的眸子轻扫过沈楚楚,随后撑着疼痛的身子坐下,挪动轮椅,想要离开。

沈楚楚三两步走到沈知夏面前拦住她的去路,瞧着她略带病容却更显冷艳的脸,妒忌更甚,脸上却是面带笑意。

“姐姐,没想到你福大命大,这都活下来了啊。”

“托你的福没死成,你很失望么?”沈知夏看她,一双冷眸里凝着冰。

沈楚楚笑得更加明媚:“是啊,不过也不算亏,好歹让你更加认清了你在季川哥哥心里的地位。”

提起贺季川,沈知夏面无表情的脸上才划过一丝苦涩。

沈楚楚继续添油加醋:“不过你难道不好奇,他是什么时候和我在一起的?好几年了,只是季川哥哥可怜你才没告诉你。”

“但可怜你也是分情况的,我和你之间必须选择一人的话,你永远是被抛弃的。”沈楚楚唇角轻扬,声音甜美,说出的话却恶毒无比,“你瞧,产妇大出血啊,多么危急,季川哥哥毫不犹豫选择救我,哪怕......你和孩子会死。”

最后一句,沈楚楚咬字沉重,轻蔑中裹着毒汁。

“沈楚楚!”沈知夏咬了咬牙,脸色难看。

从那日贺季川进病房后看她那一眼,她就什么都明白了,沈楚楚的话,不是空穴来风。

可笑自己那么久,居然一直被瞒在鼓里。

甚至在产房那一刻,她还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他手里。


“我想要的,最后都会属于我,比如爸爸的疼爱,比如你喜欢了那么久的男人,最后爱的都是我。你看看这个孩子,多可爱,多像季川哥哥。”沈楚楚一边说,一边蹲下,用脚抵住沈知夏的轮椅,让她无法离开,随后将襁褓中的婴儿凑到沈知夏眼前。

沈知夏别开眼,不想去看。

沈楚楚得意至极:“我听护士说,你连自己的孩子都没去看一眼,知道是野种,不敢面对吗?”

“拿开,别脏了我的眼!”沈知夏挥手。

沈楚楚突然脸色一变,手轻轻松开,襁褓里的孩子摔落在地,发出哇哇的哭声。

在旁人看来,就像被沈知夏故意挥落在地一样。

“姐姐,我知道我做的不对,你打我骂我都好,不应该拿孩子撒气啊!他还这样小。”沈楚楚的眼眶中挤出几滴泪来,委屈巴巴的样子,任哪个男人见了都心疼。

“沈知夏,楚楚抱着孩子,你怎么能对一个孩子下手。”

一个男人的身影健步走来,将地上的孩子心疼的抱起,脸色阴沉,眸间夹着怒气。

心疼和愤怒在眼底交汇,最后融成失望,看向沈知夏。

“知夏,孩子这么小,你怎么变得这么恶毒!”

早就知道沈楚楚不折手段,什么都干得出来,不过沈知夏还是没料到她居然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可以拿来利用。

虎毒不食子,贺季川就算不蠢,也没人会想到沈楚楚做得出这种事来。

是,论狠这件事,她沈知夏自愧不如。

沈知夏眸光冰冷,瞧着贺季川的眼神,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来。

四年的感情,抵不过沈楚楚这样卑劣的手段,贺季川对她还真是半点信任都无。

沈知夏看着他们就嫌恶心,“你们的孩子就算拿出去也算见不得光的私生子,还不配我对他动手。”

贺季川冷眼扫向沈知夏,面如寒冰,恼怒的叱责,“你自己做了什么现在还不知错吗?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失望?

他倒是说得冠冕堂皇,看着他们两个一唱一和的模样,自己倒还真像个恶毒的第三者。

沈知夏嘴角的嘲意更甚,抬眼看他:“是啊,贺季川,这么多年我就是这样的性子,比不上你柔弱不能自理的楚楚,能不要脸的勾搭上自己的姐夫,沈家姐妹同时收入囊中,真厉害!”

“季川哥哥,这件事的确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把姐姐的事情告诉,也不应该跟你在一起,姐姐说的对,我们这个孩子本来就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你没必要跟姐姐吵架......”沈楚楚接过贺季川怀里的襁褓,哭着转身离开。

贺季川看了轮椅上的沈知夏一眼,满脸都是复杂的表情,犹豫了几秒,最后下定决心一样,冷声道,“你先回病房,我们到时候谈谈。”

说罢,抬步追去。

不应该把她的事情告诉贺季川?

沈知夏挑眉,细细咀嚼着沈楚楚那句话,却也懒得深究。

事到如今,解释什么又有什么用?

沈楚楚当初三言两语就能挑拨她跟贺季川的关系,如今要抹黑什么更是简单。

不过至少有一句话他们说得对,沈知夏眸子暗了暗。

大人的错不应该由孩子来承担,至少,她怀胎十月血脉相连生出来的孩子,是无辜的啊。

沈知夏那么想着,推着轮椅去了新生儿病房。

而另一边的樱花树下,一个身着旗袍气质高贵典雅的老夫人目睹了一切。

“老夫人,我们不帮帮沈小姐吗?毕竟她也是小小姐的亲生母亲才是。”一旁的陈妈开口,那个女人真是太坏了,连自己的孩子都能下狠心。

也不怕遭报应!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