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柠檬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陌上花开红颜枯骨

陌上花开红颜枯骨

夏雷炮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阮笙患有严重的心疾,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她与楚宁煜成亲七年,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一纸和离书,他们从此阴阳相隔,阮笙活着的时候,楚宁煜屡次误会她、折磨她,阮笙离世后,他才看到她的好。然而,一切都无法挽回,那场大火中,她已断情绝爱。当一切重来,楚宁煜回到了她的身边,把她宠在心尖,护在羽翼之下,往后余生,他会用尽全力来弥补前世错误。

主角:阮笙,楚宁煜   更新:2022-07-16 11: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笙,楚宁煜 的武侠仙侠小说《陌上花开红颜枯骨》,由网络作家“夏雷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阮笙患有严重的心疾,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她与楚宁煜成亲七年,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一纸和离书,他们从此阴阳相隔,阮笙活着的时候,楚宁煜屡次误会她、折磨她,阮笙离世后,他才看到她的好。然而,一切都无法挽回,那场大火中,她已断情绝爱。当一切重来,楚宁煜回到了她的身边,把她宠在心尖,护在羽翼之下,往后余生,他会用尽全力来弥补前世错误。

《陌上花开红颜枯骨》精彩片段

她尴尬地望着镜头笑了笑,抬手用力握住了裴南泽把玩她头发的手。

她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真的没想到今天出来相个亲就变成直接结婚了。

裴南泽含情脉脉地看着她,顺势于她十指相扣,然后面向众人。

她用力地想把手抽出来,裴南泽却握得更紧了!

“裴总,今天是你刚回国就与高氏集团千金高夕芮大婚的日子,请问这位女士和你是什么关系呢?”

“裴总,你现在的举动是想告诉大家她才是你爱的人吗?”

“裴总,你和这个看起来很特别的女士是怎么认识的呢?”

……

听了记者的提问,黎挽清默默地把头低下,今天丢脸丢大了。

原来她撞上的人是临城裴氏集团刚回国的大总裁裴南泽,而且她还在裴氏旗下的公司做设计总监。现在她不光是惹上了大角色,还让自己颜面尽失。

“我今天就是想告诉大家,她才是我要结婚的对象。”裴南泽笃定地说完,就牵着她往前走。

众人哗然,像吃了颗深水炸弹!

裴南泽与高家千金大婚的日子,居然要另娶一个与他品味差了十八条街的女人。

黎挽清机械地跟着他往前走,只感觉自己浑身飘飘然,一时半会还没从这场闹剧中缓过神来。

与此同时,陈觅大步流星地向他们走近,裴南泽顿住脚步,嘴角邪魅地扬起。而跟随陈觅一同前来的一行保镖纷纷拦住了后面的媒体。

“妈,我答应你会来的。”

在他要回国之前,陈觅就告诉了他自己已经安排好的这场婚事,她一是为了巩固裴南泽在裴氏的地位,二是作为一个母亲为年满25的儿子着急婚事。

当时他直接拒绝了,可没想到陈觅居然以死相逼,让裴南泽不得不到场。

陈觅冷声质问,“所以你就给我带着这种女人来?”

黎挽清头越来越低。

裴南泽则是笑而不语。

“你让我怎么和高氏一家交代?”陈觅声音分贝提高几倍,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裴南泽。

她挡住了一个孙露叶,却不知道裴南泽又从哪里带来了这样的极品。

他嗤笑一声,继尔讥讽地说道:“那是你的事。不是要结婚吗?我们可以进去了。”

陈觅几乎是在他话音刚落的瞬间,就感觉到自己的脑袋眩晕了一下。

她气地胸口不停起伏着,双眼直直瞪着黎挽清。

等裴南泽拉着她和陈觅擦肩而过时,陈觅反手一把拉住黎挽清的手臂,随后在黎挽清一脸错愕之后,一巴掌狠狠地扬了下去。

黎挽清差点没被这巴掌打到地上去,她捂住脸庞,只觉得左耳在嗡嗡作响。

“我的儿子不是你这种乱七八糟的女人都能勾搭上的!”陈觅冲她吼道,“现在就给我滚!”

黎挽清捋了捋头发,咬了咬嘴唇,这当她好欺负是吧?

“阿姨,你不知道当代社会结婚都是要两情相悦的吗?你看我这个样子很糟糕对吧?可你儿子就是要娶我不娶其他女人啊。”

她一口气把话说完,然后挽住裴南泽的手臂把脸蹭了上去,还故意把脸上的腮红擦在了他干净的西装上。

裴南泽低眸看了看身下的女人,满意地勾了勾嘴角,虽然人长残了,但反应能力还是不错的。

陈觅扶了扶额头,快被这个女人的话气疯了。

恰好在这时,黎挽清的电话响起来了。

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她猛然想起还有相亲这事没有解决。

她转过背接起电话。

“你个死丫头,多少点了!你……”电话那头传来李袖铺天盖地谩骂。

“妈我有事来不了先挂了。”

挂断电话,她刚回身就看见前方三个人走来,为首是新娘,其他两人应该就是她父母了。

黎挽清汗颜,转头看了看裴南泽冷峻的侧脸线条,说道:“来了。”

“放松。”他只是有力地吐出两个字。

高夕芮披着头纱,隐约可见她白皙美丽的面孔,这么一个美人胎子,裴南泽这么能狠下心拒绝呢?

“南泽,她是谁啊?”高夕芮小声地询问,一副娇羞的样子。

虽然此刻她很生气裴南泽带了其他女人过来,但单看这个女人的外貌,她是有足够信心的。

她一定要得到裴南泽的心,从年少时偶然在裴家看见他一眼后,她就倾心而出了。

“很明显,你看不出吗?”裴南泽淡漠地说完,用手搂了楼黎挽清的肩膀。

“这就是你们裴家对我们高家的诚心吗?”高父看着他的动作,厉声道。

陈觅连忙解释道:“不是的亲家,是个误会。不关铭晟的事,是这个女人今天突然赖上他的。”

高母鄙夷地眼神落在黎挽清身上,她感受到高母的眼光之后,冲她灿烂一笑。

高母走近她,心里想着要为女儿出口气,手抬起来要落下的瞬间,就被黎挽清死死握住了。

黎挽清盯着那只戴满戒指的手,幸好有了刚刚的教训,这次才眼疾手快挡住了,不然就真的被打毁容了。

“高夫人,这样打人不好吧?”她咬着牙说完,就把高母的手甩了下去。

“取消婚礼!”高父怒吼出声,然后带着高夕芮离开。

“诶,南泽。”高夕芮边走边回头,期盼裴南泽可以回应她。

不过裴南泽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而是往相反方向带着黎挽清离开。

“南泽,回来!”陈觅看见快步离开的他,只有无奈地大声吼道。

裴南泽带着黎挽清来到了附近的酒店,叫人送来了冰袋递给她敷脸。

黎挽清坐在酒店的地毯上,把冰袋紧贴在左脸上,感觉舒服了很多。腮红被冰袋表面的水滴晕染开,弄得她一手都是。

裴南泽坐在椅子上俯视着她,右手夹着一根香烟,拿起来深深吸了一口吐出去之后,他才淡淡开口:“先前表现不错,车的事情不跟你计较了。现在我不急着赶你走,你去洗簌一下再敷吧。”

黎挽清闻言抬头,烟雾缭绕之间模糊能看清他深邃的五官,确实很帅,若不是裴南泽这样整她,说不定她都拜倒在裴南泽的西装裤下了。

“我谢谢你啊裴总!”

她起身进入浴室,把脸上的浓妆卸掉之后冲了个澡洗了个头,换上裴南泽叫人给她准备的衣服才清爽地走了出来。

“今天的事情就这样吧,冰袋我拿走了,拜拜。”

裴南泽正坐在电脑桌上翻阅资料,听她这么一说抬头刚想回话,却被惊讶到了。

卸了妆的她皮肤白皙如瓷,杏眼闪着细碎的光,鹅蛋脸带着一点点婴儿肥更显得有几分俏皮的味道,白衬衫和黑色短裙被她穿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

明明长的不错却要伪装成一个非主流?

有点意思。

裴南泽眼神最后落到她颈脖处的锁骨处,想了一下,他沉声开口:“我又改变主意了。”

随后,他起身朝黎挽清步步逼近。

“什么?”黎挽清往后一退,却触碰到了冰凉的墙壁。


虽然现在局面很棘手,但是上天既然让他重生到了这里,他就要好好的活那么一辈子,任何阻拦在姬林和会所之间的人都是他要消灭的敌人。

“府上的侍卫长,李忠呢?”

“表哥,李将军带着人在外面负责守卫内院,若不是李将军,恐怕咱们的内院也一毛不拔了。”

“我知道了,扶我出去!”

姬林带着苏酒来到院子外面,看到李忠一身戎装,手持长矛的守卫在门口,在他对面则是一群手持长矛,劲弩的西军甲士。

“李忠,我敬你是条汉子,但是现在京师大局已定,摄政王已经彻底掌控大夏北方,你还要负隅顽抗吗?”

“笑话!摄政王只是辅助太子,你主次不分,莫不是你想造反吗?”

“还是说摄政王早有反心?”

李忠手里紧握长矛,虎视眈眈的看着外面一群虎狼之士,心里确担忧着姬林。

“太子殿下,您快醒醒吧,这京师变天了。”

咳咳!

姬林轻咳两声,在苏酒的搀扶下走到惊讶的李忠的旁边。

“什么时候摄政王可以命令我这个太子了?”

“回太子的话,今日京中多暴民乱兵,摄政王首尾难顾,所以派遣我等过来保卫太子安全!”

“哦?”姬林轻笑一声,走到那个回话的士兵面前,轻轻的拍拍他的脸蛋,“那我问你,我表弟的脸谁打的啊?”

“是不是以为苏战老将军战死,苏家人就可以随便欺负了?”

越说姬林的表情越狰狞,在姬林的心中,外公是不可触碰的逆鳞,从小到大,若不是他的外公,恐怕他早就已经死在各个妃子,皇子之间的势力倾轧之中。

“末将不敢”

“不敢?我看你们敢的很啊!”

“滚开!我要去见姬俊杰!”

姬林直接喊了他二叔也就是摄政王的大名来彰显自己的身份以及态度。

“太子殿下,我们接到的命令是守卫太子府,还请您不要让我们为难!”

“那你们就让我为难?”

姬林往后退了两步,一把抽出李忠腰间的佩剑,“一句话,让还是不让,见王不跪乃是死罪,你见太子非但不跪,还敢直视本宫,灭你三族都是轻的!”

“太子,摄政王有令......还请不要让我等难做!”这人低下头寸步不让的说道。

“你都说是摄政王了,他凭什么管我,难道,摄政王在你眼里就是当朝皇帝?”

“我是太子,怎么,他想软禁我,独揽大权吗?我劝你,好好想一想,别给你自己的主子找麻烦!”

“这......”

“滚!”

姬林吼了一声,直接走了出去,这甲士纷纷收起兵器避让,生怕伤了姬林,看着姬林离去的身影,赶紧派人去通知姬俊杰。

“表哥,他真的让你出来了!”

苏酒有些不敢信的说道,要知道,这群家伙连皇后和公主都敢圈禁。

“不然呢,姬俊杰不过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罢了,毕竟形势不如人,让他给个下马威也正常”

“但是如果说姬俊杰要杀我,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不为别的,就为他那二十万西军他也不敢”

几人一路走一路聊着到了摄政王的府邸。

“来人止步!”

“那个娘生出来的瞎子,不认识本宫?”

姬林摆出一副蛮横的姿态,这是他的一个手段,或者说对姬俊杰做法的一个表态。

他相信,自从他踏出王府那一刻,这一路上他的一言一行,甚至每一步先迈的哪只脚,跨出了多远都会有人汇报给姬俊杰。

他现在要做出的就是一个蛮横,不讲理的姿态,误导姬俊杰,然后寻求生机。


女人又晕了过去,但她的身下,已经流出了鲜红的血……

---------------

再次醒来时,江妩已被带到一间干净的牢房。

下腹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江妩下意识的朝下面抹去,却摸到一手的血红。

“孩子……我的孩子!”

孩子没了。

女人掩面而泣,嚎啕大哭起来。

不多时,牢房打了开,走进了一位矜贵卓然的男人,他睨着她,只是那么淡淡的一眼,就令满室的晦暗都亮了起来。

大梁的宣王,永远这么耀眼。

江妩在他眼中看到了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自己。

她用力咬了咬唇,声音嘶哑的喊了声,“王爷……你是来看我的吗?”

她死死支撑着,在地狱般的日子里等着,等着他相信她,等着他来寻她。

他终于来了。

他一定是相信她了。

江妩哑着嗓子低泣,一脸委屈的开口,“王爷,我们的……我们的……”

她想说我们的孩子没了,可是话到嗓子眼,怎么也说不出口,被满满的哽咽代替。

楚天逸皱了皱眉头,眼底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旋即又被一抹冷嘲取代,“在牢中的滋味怎么样?本王送你的礼,喜不喜欢?”

江妩僵住,“王爷,这什么意思?”

楚天逸慢慢的笑了,眼中一片凉薄,“看看你浑身上下的伤,本王的意思,还不够明显么,嗯?”

脑中翁的一声炸开,刹那间,如被雷击。

江妩眼中的光一寸一寸的暗了下去。

原来,她经历的一切,都拜他所赐。

他们的孩子……也是被他杀的?

她夜以继日的期盼他来……是图什么?

血红的眼泪拼命的落下,江妩哭得哽咽,“王爷,你怎么会这么对我,你以前明明许诺过我,绝不伤我的……”

“住口!”楚天逸突然怒斥,“本王许诺是本王的仁慈,可你呢,你伤了阿璃!要是阿璃醒不过来了,本王就让你给她陪葬!”

江妩彻底呆住,神色在一瞬间灰败至极,原来她在他的心里这么一文不值,他甚至不惜杀了她的孩子!

楚天逸似被女人皴裂的眸光刺痛,将脸别了过去,从怀里掏出了那份和离书打在了江妩的身上,“签了它,本王放你走。”

他属下来报,说她在牢中几日死不认罪,这个女人能一直拖到现在,也是本事。

可毕竟是将军府嫡女,虎威大将军的妹妹,总不好弄出人命。

所以,现在,只有和离的办法走得通了。

“不!”江妩拼命摇头,“我不签。”

整个将军府的荣辱都在她身上,他杀了她的孩子,她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男人嗤笑一声,“虎威大将军江凛现在在塞北这一仗孤立无援,你以为,你还有拒绝的机会吗?更何况,你哥哥最精锐的军队还在本王手里。”

“哥哥……”

提到哥哥,江妩的眼中浮起一丝慌乱,“你什么意思?”

男人勾了勾唇,“虎威军连败,已经陷入被动局面,要是本王不发援军,他可就危险了。”

江妩的脸色赫然凝住。

她的哥哥是大梁最勇猛的虎威将军,手里曾有一支以一敌百的精锐府军。

他曾说,他妹妹在哪,这支精锐就在哪。

直到楚天逸允诺绝不休妻,他才放心的将这支精锐给了他。

可,如果她死了,或者,她主动提出和离。

这支精锐,还会是楚天逸的。

这才是他逼着她和离的原因。

如今,哥哥这一仗难打,大梁剩余的兵力都在楚天逸手中,要是他不发兵,哥哥很难扭转危局。

这几日她抵死不认罪,所以,他才想到用哥哥来威胁她,也顺便,解了他伤害心尖女人的气。

男人的声音冷冷的在头顶响起:“签了它,否则,不仅你哥哥,你们整个将军府,连同飞鹤老将军,都会失去他们现在所持有的一切。”

江妩煞白了脸。

她慢慢的抬起头来,眼中忽然泛起一丝倔强的光泽,她竭力撑起自己的身子站了起来。

连日的刑罚让她的腿都在颤抖,但是她依旧挺直了自己的脊背,一字一字道:“如果我的任何一个家人有事,你这辈子也别想得到和离书。我还会告诉所有人,你的真面目。”

楚天逸被气得发笑,嘲弄的睨着江妩,“嘴倒是硬,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谁会信?”

江妩忽然笑了,“别人或许不信,但你的政敌们,总会见缝插针的……”

“你敢!”男人顿时被激怒了,连步上前就扣住了江妩的脖颈,狠狠的撞在了墙上,“你想告诉谁,辰王吗?你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和辰王那点事!”

他的弟弟,楚慕言,大梁的辰王,是他最强的政敌,更是一直都倾慕着他的女人。

江妩护着肚子,心底忍不住发笑。

看吧,她爱的男人,从来不信她,却轻而易举的就相信了她和别人会有点什么。

刹那间,江妩心凉至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